主角是短篇沈阳阳陆霆渊的小说东北硬妹穿进总裁文-短篇沈阳阳陆霆渊小说

时间:2022-01-13 16:18:50作者:百里风来源:知乎

小说简介:主角叫短篇沈阳阳陆霆渊的书名叫《东北硬妹穿进总裁文》,高评分小说的作者是百里风,书中主要讲述了:走,就算头破血流也撕你几块肉,看谁先走谁前头。沈阳阳就秉承着干仗第一定律,忽略其他所有打在她身上的拳头,揪住其中一...

主角是短篇沈阳阳陆霆渊的小说东北硬妹穿进总裁文-短篇沈阳阳陆霆渊小说

不过手狠归手狠,她毕竟还是个女人,对面又人多势众,还都五大三粗的,很快他们二人就落了下风。

但跪地求饶不是沈阳阳会干的事儿。干仗第一定律,如果对面群殴,那你就揪着其中一个往死了揍,今天要么你先走,要么我先走,就算头破血流也撕你几块肉,看谁先走谁前头。

沈阳阳就秉承着干仗第一定律,忽略其他所有打在她身上的拳头,揪住其中一人的头发,灭火器咔咔照头削。就是铁打的脑袋也禁不住这么削,一个削蒙了就换一个削,削不死你不算完。

这帮人常年干下黑手的活,从来没遇见过这么难整的绑架对象,更没见过这么虎的娘们儿,残存的几个人慑于沈阳阳的威势,竟然先退后了。

正在此时,警笛声响起了。

这几个人争前恐后地跑,被及时赶到的警车全部拦在了停车场里。沈阳阳扔下灭火器,陆霆渊看了她一眼:「你报的警?」

「是啊。」

「你什么时候报的警?情势这么紧迫,哪有报警的空当?」

沈阳阳觉得总裁文里的人真的很可怜。

科技都这么进步了,他堂堂总裁,竟然还不知道现在可以一键报警。

太可怜了。

不过仔细一寻思吧也是,总裁文里头啥恩怨都是私了,啥时候看见过警察叔叔到场啊?

沈阳阳觉得有必要给总裁普个法。她拍了拍陆霆渊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我们活在法治社会,个人力量再能耐,也强不过法制的力量。下次记住了,遇见不法侵害,要报警。不管是寻仇绑架还是失踪啥的,找警察肯定比你自己瞎使劲儿快多了。记住了没?」

6.

虽然严格来说,沈阳阳才是故意伤害的那位,但这里是总裁文,总裁就是天,在陆霆渊的保护下,沈阳阳被定性成正当防卫,做了笔录就出来了。

然后,他们就再度回到了医院。

总裁那位医生朋友不仅能治烫伤,还能治皮外伤,在以后的剧情里还能治胃病骨折和流产,是个全才。沈阳阳和陆霆渊从诊室出来,拎着一兜子药,又在长椅上坐下了。

陆霆渊问出了一个和挡咖啡异曲同工的问题:「为什么不上车?」

沈阳阳摸了一下脸上的纱布,疼得龇牙咧嘴:「我们东北人都比较仗义,干仗的时候自己个鸟悄儿跑了这事儿多不地道啊,我们不能这么干。」

陆霆渊咂摸了好一会儿「鸟悄儿」是什么意思,实在是听不懂,最后暂时放下了作为总裁全知全能的自尊心,不耻下问:「这个『鸟悄儿』,是什么意思?」

沈阳阳组织了一会儿语言:「嗯……就是悄悄摸摸的意思。」

总裁无言。

但是,起码算有点儿理解了。

他和沈阳阳只认识了一天,但她口中有太多词汇他不理解了。而且他觉得沈阳阳可能有点暴力倾向,依据有两个,一是刚才沈阳阳披头散发把对面揍得劈头盖脸的样子,二是在沈家刚见面的时候,她说要削她的继母。

陆霆渊觉得自己还是有义务提醒一下,如果真用上锐器伤人演变成虐杀案,他就不一定能把她捞出来了。

「虽然不知道你和你继母有什么深仇大恨,但是在家的时候,还是冷静一些比较好。」

沈阳阳一愣:「……我不冷静吗?」

「你都要削她了。可能我有必要提醒沈夫人把家里的锐器刀具都收起来。」

不能怪陆霆渊。「削」这个动词乍一听过于残暴,他脑补的是凌迟之刑千刀万剐那种削。

一听他说要收刀,沈阳阳就明白过来了,赶紧解释:「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儿!『削』在我家那边就是打的意思,不是真动刀子,你就等量替换成打就行。」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