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冥婚深如墨小说-深如墨小说作品(郁卿惠月)

时间:2020-09-16 15:53:49    作者:深如墨    来源:qm

小说简介:人气火爆的小说《夜半冥婚》,文中主角包括“郁卿惠月”,由网络畅销大神“深如墨”潜心所创,又名《夜半冥婚》,小说主要内容是:我突然暴毙而亡,与父母阴阳相隔。到了地府才知道是冥王下的黑手,我屡屡与他作对,想还阳却害了亲人...

夜半冥婚深如墨小说-深如墨小说作品(郁卿惠月)

夜半冥婚 第12章 无话可说

  我依旧不回一句话。

  呵呵,真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要解释什么,而且你貌似也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对我解释的吧,除了……那个叫林灵莉的女人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一想到这个女人我就来气!先不说她和郁卿的事情,光就撞人事件,我还没找她算账呢!

  郁卿,你这个大混蛋,混蛋混蛋混蛋!哼……

  “为什么不说话?”

  “因为无话可说。”我看着窗外迅速飞闪的树影,不知道他要将我带往哪去。

  “所以,你现在说的,不是话吗?”

  混蛋,还是和以前一样混蛋!行,我不说了,真的不说了成吗!

  这个姿势让我略感不适,尤其是郁卿呼出的热气,在我颈间环绕,抓挠着我骚动的心。我挣扎着,想挣脱出来。

  “别动!”

  哼,不让我动,我偏要动!怎么了,你治不了我吧,略略略……

  可是我似乎是高兴过头了。郁卿松了手,捧住我的脸,将我的头掰向他,直接将唇压了上来。

  冰冰凉凉的触感,却是最熟悉的触感,让我心动,却也让我伤心。

  我放弃了挣扎,身子渐渐软了下来,这一刻,我想彻底沉沦,如果这是梦,我宁愿永远都不要醒来……

  “乖,别闹了。”他将我一把抱住,将头埋在我的颈间。

  “我……”

  “别说话,抱我。”

  额……这个……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为什么画风会突然变成这样?郁卿他是记起什么了吗?

  见我没有反应,他抓起我的手,就往他腰上放去,按住。

  犹豫了一会儿,我将另一只手也放在他腰身上,双手将他环住,就这一次,就让我随心随性。

  “对不起……”郁卿叹了口气,轻声地在我耳边道,“七年前我出了一场事故,而这场事故让我昏睡了整整六年……对于以前的事情,我几乎都不记得了……”

  “那你……”

  “你是想问我是如何认出你的吗?”

  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怎么我想什么你都知道呢?

  “昏睡的六年来,我一直做着奇怪的梦,梦里的一切都是古代的……”郁卿继续道,“我能感觉到,在梦里的我是愉快的,而一切快乐都源自于一名女子……”

  古代?难不成这梦……是他前世的记忆?

  “清醒后,我再度回想,可是越努力想记起,那女子的脸就越模糊……我也曾请过心理师做过催眠治疗,试图找回之前的记忆,但依旧是徒劳无功。更奇怪的是,我动用各种关系,尝试各种方法去查询我的踪迹……可除了基本信息,却是查不到其他的任何痕迹,就好像我是凭空出现的。”郁卿抬起头来,看向我,道,“醒来后,我每日都觉得心里空落落得难受,可我不知道究竟是缺了什么……直到那天我遇到了你,虽然你嘴上说不认识,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你我定有牵连。”

  “你怎么就这么确定,你没有认错人?”

  “在你眼里,我是不用脑子的人吗?”郁卿嘴角上扬,微微一笑,“我找人调查过你,你猜,我发现了什么?”他一副神秘的表情,让人心生好奇。

  “什么都没有。”这点我很自信,毕竟是要在阳世混下去的,这点措施都不做好,让有心人发现了怎么办?

  “没错,除了基本信息,其他的一切都是假的。”郁卿继续道,“而机缘巧合,刚好林灵莉闹了事,所以我便想借机接近你。”

  “调查我?”我看向他道。

  “嗯……与其说是调查,不如说是试探。”

  “嗯哼?”试探?所以,你试探出了什么?

  “你一直在躲我……”郁卿皱了皱眉道。

  “我……”我承认,我的确在躲你,但一切都是我的问题,是我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没办法面对你。

  “为什么要躲着我?你心里明明放不下我,不然那晚你也不会如此痛哭。难道是我做错了什么,让你决然毅然的要离开?”

  “没有,你没有做错什么,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别开头,往窗外看去……

  风很安静,安静得就像是一切都静止了似的。车穿过几道结界,停在一处幽僻的庄园。

  我挑了挑眉,居然有结界,还不是普通的结界,这倒是有意思,不知道是出自何人之手。我再看向郁卿,一大串的问号不断涌上心头——他为何还与冥界有关联?为何我对他施展的魂力会不管用?还有,他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跟我来。”郁卿避退了手下的人,带着我进了大门。

  我安静地跟在郁卿身后,偌大的庄园悄无人迹,虽然它表面看起来一切都很正常,可是有时候正常过头,就成反常了……我能感觉到脚下的土地里,有成千上万只不安分的灵魂在动荡。

  “郁少,您回来了。主子在里面等您很久了。”一白发老翁恭敬地对郁卿道。当他抬头看见我时,身子微微一颤,眼神明显有所慌乱,但只是一刹那,他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

  我虽然收敛了气息,但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同道上的,一见便知。

  “嗯,我知道了。”郁卿拉过我的手,对我道,“走吧。”

  “嗯嗯。”我点点头。

  相对于外面的冷清,房子里倒是热闹多了,虽然说除了郁卿和坐在我们对面的老太太,其他的没有一个是人。

  “来了。”说话的是那个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尽管岁月在她脸上留下了伤痕,但她的目光却是精明尖锐。

  “嗯。”郁卿轻声应道,继而看向我,“这是我奶奶,我唯一的亲人。”

  奶奶?唯一的亲人?这……我原本以为你在阳世会有个幸福的家庭,没想到……

  “她就是你所说的那个人?”她看向我,上下打量了一番。

  “是的。”

  “你,跟我来。”她看向我,眼里意味深长。

  “我只是带她来见你。”

  “我只想和她说两句话。”

  “什么话不能在这说?”郁卿按住了我的手。

  “怎么,我又不会吃了她……”

  “没事,我去去就回。”我反握住郁卿的手。我倒是要听听,她想说些什么?

  一进房间,迎面而来的是一条拴着镇魂铃的朱砂绳。我伸手接住,这就是见面礼吗?这绳子真不错。

  “你!”她眼里闪过一丝诧异,继而又对着我开始念咒。

  我承认,东西是很好,但是对我来说没用啊。

  她见我安然无恙,不禁有些许慌张。“你,究竟是谁!接近我孙子有什么目的!”

  “我是谁……这重要吗?”我走到她面前,将手里的绳子放回到她的手中,“至于目的……没什么目的。不过您放心,我不会伤害他。”

  “哼,想必你也感受到庄园地下的动荡了吧,这些都是嘴上说没有目的,心里却不单纯的鬼怪。”她继续说道,“我不管你是从哪听到的消息,但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冥石根本就不存在!”她语气略有些激动。

  冥石?我记得曾听说过一些关于它的事,说是它所含能量巨大,是撑起整个冥界的核心。不过,这不是冥界的东西吗?怎么散落到人间了?没有了冥石,冥界怎么办?

  “我想,无论我说什么,您也不会相信吧。”我是真的没有恶意。

  “你当我这么多年的饭是白吃的吗?人话尚且不可信,鬼话更不可信!”她板着脸,语气不爽,“马上离开这里,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孙子身边!”

  “那,我要是不离开呢?”你会怎么做呢?

  “哼,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她一把扯下挂在脖子上的玉坠,嘴里快速地念叨着咒语。

  玉坠发出淡淡的光亮来,忽明忽暗,就像是一种信号一样……

  “嗯,这么着急找我,是有何事?”

  诶,等等……这声音,怎么听着那么熟悉呢?我是在哪听过来着,好像是……我眼睛一亮,没错,是他的声音。

  我立马转身,只见一白袍男子站在门口,手中拿着一把折扇,悠悠地扇着。

  他在看见我的瞬间,愣了一愣,然后收了手上的折扇,对着我抱拳道:“玖钺见过王妃。”

  “好久不见。”我扬起嘴角,微微一笑。

  “大人,这妖孽……王,王妃?这……”老太太的话卡在了喉咙里。

  老太太叫玖钺来,是为了让他收了我,可她应该是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出吧,想必此刻她脑袋里装满了大大的问号。

  “你先下去吧。”

  玖钺打了个响指,两黑影穿墙而过,推着老太太出了书房。

  “过得好吗?”这是出于朋友的问候。

  “还好。”我也不知道好不好,只能这么形容,“你呢?”

  “你也看到了,我现在的修为。”玖钺得意地笑了笑,道,“你走了之后,冥王宫只剩下了我一人,我需要时间来消化那件事……所以,我把自己关起来修炼……”

  “入口的那几道结界,是你的杰作吧?”我继续道,“我还以为是哪位高人,没想到……很好啊。”的确不错。

  “哈哈,谈不上杰作,过奖了。”玖钺摸了摸脑袋,有些许不好意思,“对了,你怎么找到这儿的?或许……你已经见到他了?”

  “嗯,是他带我进来的。”我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说说是怎么回事吧。”说说我不在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为何会在这里,为何要设那么多道结界……

  “这事说来话长。”玖钺也坐到了我的对面。

  “那就长话短说。”

  “其实,当年宸王带走了冥王后,并没有将他送入轮回,而是……”玖钺有些犹豫,并没有说下去。

  “而是什么?”直觉告诉我,这里面绝对有故事,而且绝非一般。

  “没事没事……”玖钺摇摇头,继续道,“你不是说要长话短说嘛,所以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所看到的,他已经回来了。”玖钺眼神有些飘忽。

夜半冥婚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