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宅怨》完本小说结局

时间:2020-09-16 14:41:53    作者:崔血月    来源:qm

小说简介:小说角色名是崔血月古耀武的名称叫《大宅怨》,这本书是作者崔血月创作的古言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一个穿越历史的宅院;一栋充满诡异的黑楼;一幅历经沧桑的古画,演绎着一个个骇人听闻的阴谋。五百年的公案,穿越六十年的谋杀,是...

《大宅怨》完本小说结局

大宅怨 第十二章 午夜对话

  他和黄小婉从文化宫走了出来,因为没有开车杜晓彬请黄小婉打车回家。可是黄小婉不干了。张口就埋怨杜晓彬忘恩负义、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等等一切可以用上的名词。杜晓彬无奈之下只好咳声叹气的问她还有什么要求。

  黄小婉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杜晓彬喝道:“今天你得陪我逛街!”

  “好好好,你说吧到哪去逛?”杜晓彬也只能满足她的要求。

  “去崔家大院……”

  “去那里干什么?”杜晓彬简直不能理解这位刁蛮的妹子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黄小婉得意洋洋的将手背到身后摇头晃脑的说道:“刑警队长黄敬光有令,命令黄小婉从今天起作为杜晓彬的得力助手协助侦查崔家老宅的历史疑案。”这就是她刚才要和杜晓彬所说的秘密。

  “啊……”杜晓彬一阵眩晕差点没摔个跟头“英明的黄队长你怎么能出此下策啊。”杜晓彬本来在心里的话竟然脱口而出。

  “什么把我派过来是下策,今天是谁帮你留住崔广元的。”黄小婉怒冲冲的说道。

  杜晓彬已经是无奈至极一副苦大仇深样子说:“黄叔叔是怎么安排你的?”

  “名义上是你的女朋友,当然是名义上的哦!不要自作多情噢。实际上作为你和局里的联络员,这样嘛彻底杜绝了你借机泡妞的肮脏想法,可以安心查案,但是我就吃亏喽……”黄小婉的小脸上更加得意了。

  “那黄叔叔,有没有说这个案子该从哪查起?”见事已至此杜晓彬只能认命了。

  “这正是他让我问你的问题。”没想到黄小婉父女反将一军。

  杜晓彬点了点头略作沉思,其实在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方案了“小婉,最近那所院子还有那个小黑楼越来越充满诡异。先是疯癫老人的出现,声称是崔子华转世,然后我又在门房还有那栋黑楼的厅堂听到一个老妇人的声音;再后来黑楼里的灯莫名其妙的点亮了;还有今天真个神秘的作家。这么多不可思议的现象我感觉背后肯定隐藏着一个大阴谋,就像预感的那样这里还会出事。因此我想从那个就从这个崔广元入手查起。”说这话他们已经走到崔家大院对面不远的地方。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了……

  “嗯,这个思路很对头,不管是真还是假我们得探探那个崔广元的老底……。”

  “别说话!快躲起来。”杜晓彬小声急促的说道,吓了黄小婉一跳。这时她顺着杜晓彬的目光看去,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在崔家老宅的大门口徘徊着。

  杜晓彬和黄小婉立刻躲到一个大树的后面,紧紧盯住院外的黑影。过了两三分钟,那个黑影见左右无人,推开虚掩的院门钻了进去。

  杜晓彬和黄小婉立刻跟了过去,来到院门前没有贸然进去,而是透过门缝看着那个黑影溜进了门房小屋。杜晓彬按住黄小婉的肩头,用手指了一下门缝里的窗台下面。黄小婉会意点了点头。

  二人高抬腿,轻落足,小心的将门缝推开一些,侧身进入,神不知鬼不觉的藏身在窗台之下。里面的声音传了出来,这个声音对于黄小婉和杜晓彬来说都不陌生,说话的正是几个小时前在文化宫曾和他们交谈的崔广元……。

  “你怎么出现了?我今天早晨来过一次没看到你!你是不是在有意的躲着我!”崔广元的声音厚重有力包含着一股瘆人的杀气。

  室内沉默良久,几乎能听崔广元和疯癫老人的呼吸声。过了许久老人用嘶哑的声音说道:“是你的那本书逼着我出现的。你把老崔家的故事都公布于世了。我再藏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你应该知道我才是崔家唯一的合法继承人。因此你就不应该出现,除非你不想活了。”

  “呵呵”疯癫老人苦笑了一声说道:“如果不是我这个死过一次的人告诉你崔家的许多故事,你怎么会知道那幅图隐藏的秘密,你又怎么会知道你是崔家的后人。”

  在外边关注屋内动向的杜晓彬有些诧异,这位往日里看似疯疯癫癫的老人今天说话的语气却十分正常。

  “我才不相信你是什么崔子华的投胎转世!你不过是宋老蔫收养的一个来历不明的野种,你要想平安过完下半生,就趁早躲到那个野店去。我和这个院子里的人之间的交易跟你无关!”崔广元恶狠狠的说道。

  “呵呵……”老人再一次意味深长的笑了声音低沉的说:“你放心,我是不会影响你和那个人的交易的。不过那个人不像是个成大事的人不要过分相信他,也许他只是把你当做一枚棋子利用罢了。”

  “这些我都不管,我现在需要的是钱。你的出现无论是对我出书还是其他生意都是搅局,我不希望你影响我?”崔广元提出一连串疑问。

  “你不要急,那个张浩已经死了还有人要死。我希望你为了一点利益不要做傻事,现在回头还为时不晚。”老人不紧不慢的说着。你不要危言耸听来吓唬我死几个人算什么?逼急了我也会杀人。”崔广元说话的声音有些紧张。

  在外边偷听的杜晓彬心中一动,听崔广元的口风,他是存在杀人动机的。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黄小婉眼睛一亮,这个小丫头早已经掏出手机打开了录音功能。

  “杀这些人没有用的,就算你们得到那张画也没有多少好处”老人慢悠悠的说着。

  “我管不了那么多,我需要的是钱,这个时候为了钱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崔广元说话的语气中杀气更重了。

  “还有啊,我要提醒你现在很多人关心那张画,不仅仅时眼前的这几个。因此你要多一分小心,别中了人家的圈套啊。”老人似乎并没有把崔广元语气中的杀气看得很重,仍然苦口婆心的规劝着崔广元。

  “哼,随你怎么说吧我只知道拿钱办事!”崔广元冷哼道。

  “你走吧,小心隔墙有耳……”老人提醒道。

  “你说什么?有人在偷听我们说话。”崔广元声音颤抖起来。

  警觉的杜晓彬、黄小婉闪电般的溜到院外紧跑几步,然后装作闲来无事的样子手拉手向院门走去。

  “噢,怎么是你崔大作家?”黄小婉故作惊喜看着刚从院里走出来的崔广元说道。

  “哦,刚好路过这里。”崔广元心不在焉的回答后快步离开了。

  杜晓彬回到自己的房间已经是凌晨一点,躺到了床上想着和黄小婉折腾了大半夜她婉此刻应该也在睡梦中了。因此也不必再等待她的回音。拿起《野店古宅》静静的翻开……。

  一九四七年的那一天,我崔子华作为崔家的族长接受了侄孙崔广义和侄孙媳妇秋芬的礼拜。当我看到秋芬抱着那可爱的娃娃找我要赏钱的那一刻,我的笑容凝滞了。我想起了刚才的那个梦,也许那不是一个梦,就是自己的魂魄回到了祖先生活的年代。啊,那个不可一世的胡惟庸或者说那个在灭亡前绝望叫喊的胡惟庸,孙媳的神态怎么就和他那么相似啊。

  “秋芬啊,你娘家不是姓古吗?”

  “是啊三爷爷,我娘家姓古。”

  “那有没有姓胡的啊?”

  “老辈人说胡、古是一家嘛。兴许啊,在以前姓过胡。”

  我再一次感到一阵的眩晕,身子又开始向上飘。没过多久就听到了金鼓齐鸣。我出现在皇帝的金銮殿上。现在的我回到了明朝崇祯十七年。这时候我的名字叫崔重阳,官拜礼部侍郎。眼下的金銮殿只剩下我和神情萎靡的崇祯皇帝了。

  “崔爱卿,如今闯贼已经打到了通州,朕要各地督抚带兵进京勤王。他们找朕要军饷;朕要文武百官捐资助饷,他们拿不出钱来。唯独是你给朕送来这幅画说看破玄机便可以得银亿万充作军饷。朕在后宫看了一夜只觉得这幅画是个不祥之物,你拿回去吧。”崇祯皇帝从龙书案上将那幅《血月寒鸦图》扔到了我的面前……。

  在回府的路上,我心怀忐忑盘算着马上收拾金银细软,带上这幅画和家人逃离京城。

  没想到就在我家一片大乱收拾行囊的时候,一个不速之客登门了。

  “崔侍郎,小人姓古,名叫古有为。昔日祖上本来姓胡。洪武年间犯了事满门抄斩,余下一支后人死里逃生便姓了古。”

  我一阵惊惧想起来先祖留下的“不与胡姓往来”的祖训。便不耐烦的打发他说:“我与你素无来往,先生可自便吧。”

  古有为当时看着我嘴角露出一丝阴鹜的笑:“我们的祖上可是有交情的。洪武年先祖胡惟庸让崔侍郎的祖上崔绍画过一幅《血月寒鸦图》,后来令祖将此图像给了太祖皇帝,因此我家才落了个谋逆之罪,要了满门三百口人的性命,。如今大明朝气数已尽,您又把图献给皇帝,他却说是个不祥之物。看来这幅图也应该物归原主了。”

  他的放肆的笑了起来,笑得我心惊肉跳。我眯起了眼睛仿佛看到了当年胡惟庸,立刻那种从来未有过的杀气蒙上了我的眼帘。

  我闭上眼睛尽量不让古有为看到我杀人的意念,对他说道:“也好,本该物归原主,不过你得先问问你老祖宗他还想不想要。来人啊,把这个狂徒拖出去乱棍打死!”

  古有为死了,我看到了他的尸体,那双愤怒、幽怨、肃杀的眼睛大大的睁着。而后我命人将他的尸体肢解粉碎扔了到了荒郊野外,为什么这么做?我心里很清楚,希望从今往后在没有胡家的后人……。

  从那以后我就搬到了平阳镇,在此之前我托人打听过这里没有姓胡的和姓古的人家……

  看到这杜晓彬已经困意全消,从这本不知是真还是假的小说来看,崔家的历史真是让人触目惊心,让这所古宅增加了太多的历史厚重。两张人皮、一具碎尸以及后来的祖孙二人在人间蒸发、两个不相干的人尸横古宅、无辜的学生、驾车的司机死于非命以及自己的父亲因此案死因不明,还有前天发生在平阳河畔的那起凶案……

大宅怨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