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王妃又醉了小说主角初樱夜南冥大结局在线阅读

时间:2020-04-21 20:58:19    作者:三竖    来源:WXB

小说简介:殿下,王妃又醉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殿下,王妃又醉了的作者三竖,最新章节目录解读。殿下,王妃又醉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初樱身为凰女之后,应劫而生,唯一的使命便是护他一世周全,可是他却爱上了她,所谓生死劫,到底谁又是...

殿下,王妃又醉了小说主角初樱夜南冥大结局在线阅读

殿下,王妃又醉了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一章 醉酒撩拨

  夜,阴沉得骇人,漫天樱花肆意翻飞,空气中弥漫着的令人作呕的腥味,昔日美幻的樱花岛在此时此刻犹如炼狱场一般。

  一身穿玄色金丝铠甲的俊美男子持剑而立,剑锋所指的,乃是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绝美女子。

  “凰女沐桐,我最后问你一次,可否知罪?”

  那女子名曰沐桐,乃凤凰一族公主凰女,因私恋凡人鸿离,触犯天规,天威震怒。

  如今那持剑而立,面色泠然孤傲的男子,便是天帝第九子夜南冥,奉命下凡捉拿沐桐。

  沐桐嘴里渗出丝丝鲜血,美眸含泪,望向不远生死未卜的书生,眼神凄凉。

  “七情六欲,人皆有之,世间万物,皆应平等,仙凡亦应平等,沐桐不知犯何罪,有何错。”

  字字铿锵,句句悲凉,说完便一只手扶着自己腹部,一只手指向夜南冥,“今日你杀我夫,弑我儿,我以凰女的身份诅咒你,生生世世,爱而不能相守,求而不可得,思念而成疾。”

  那岿然而立的男子身形微颤,深不见底的黑眸猛地一阵紧缩,随即散发出一道锐利的光芒,“你既执迷不悟,休怪我等无情。”

  语罢手中长剑指天,字字威严:“凰女沐桐,私恋凡人,污我天族血脉,其罪,当诛。”

  顷刻之间,宛若一个旋涡的夜空雷声大振,乌云滚滚而来,夜南冥手中的长剑幻化成无数剑雨,簌簌而下,沐桐身中一百零一剑,灰飞烟灭。

  与此同时,林间十里樱花齐凋,地上的花瓣顺着那一缕青烟飞逝的地方飘去,林间恢复平静。

  夜南冥自觉心口气息难平,呼吸渐渐温暖,终于一口鲜血喷溅而出,倒在地上。

  见天兵天将护送夜南冥纷纷撤去,一农夫从林间幽幽走来,环顾四周樱树,无奈长叹:“孽缘啊!”

  说罢长袖一拂,那倒在地上的书生便没了踪迹。

  走到那株百年樱树下,摊开手掌,只见手心有一瓣樱花,散发着淡淡柔光,似是有生命一般。

  “万物轮回,皆有定数,你母亲已亡,无母胎孕育,我便将你寄身于这樱花树中,以后便由这天地之气滋养你,孕育你。”

  说罢不知那农夫施了什么法术,那瓣樱花便化作一道白光,钻进树干之中。

  自那以后,那农夫便在树前盖了一座茅屋,日夜守护着那棵樱花树。

  百年过去了,整座樱花岛,唯独那棵樱花树,得百年樱花酿滋养,独自绽放,所开之花也有所不同,香味更为清冽,且有淡粉色光晕笼罩,缥缈梦幻,甚是好看。

  一日,晴空万里,忽的一阵风拂来,十里樱花争相绽放,樱花在空中旋飞成型,先是状如凤凰,继而幻化成人形。

  那农夫出来便瞧见一妙龄女子躺在樱花树下,覆着一层花瓣,淡粉纱裙隐隐可见,似是沉睡,走近方才得以看清,只见那人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恍若神女临世。

  不消片刻,见那女子睫毛微颤,缓缓睁开眼,眸子倒是比星空更明亮几分。

  缓缓站起身来,纱裙微抚,周围樱花萦绕,一头青丝倾泻而下,甚是美妙,且还氤氲着一股清冽的酒香。

  那农夫掐指一算,抚着花白胡子缓缓而语,“世间万物,皆天意二字不可逃,不可逃啊。”

  这女子便是百年前那凰女沐桐与凡人所生之女,当日沐桐死后,农夫将她的一魄留于这百年樱花树里,如今得仙气滋养,倒是修成了真身。

  “我是谁?”那女子打量着眼前的农夫,开口问道,声音着实好听得紧了。

  农夫放下手中茶盏,爽朗而笑,“今日初一,你且又生在这樱花岛上,便唤你初樱即可。”

  女子一双朦胧水眸微颦,“我父母是何人?”

  “无父无母。”

  “那我从何处来?”

  农夫捋了捋花白胡须,指了指万里晴空,“天机不可泄露。”

  初樱着实是不甚明白,看向农夫,只听得他继续道:“如今你且出岛,到兖州大陆寻找一位有樱花木簪的少年,此生便是要守护他,待他羽化登仙之时,便是你功德圆满之际。”

  “为何要护他周全?”

  “万物相生相克,有得有失,你既得以重生,便也要接受这命运安排,这即是你的宿命。”

  话音一落,他便从她身体里取出一缕红丝,收入袖中之际幻化成双,“我且先收了你这情丝,也好让你免受些苦难。”

  林间樱花肆意翻飞,女子也随即消失不见。

  一男子从树后出来,丰顺俊朗,谦谦如玉,望着树下,满目萧然。

  “你当真是想好了?”农夫将半缕情丝呈到他面前,缓缓开口,似在确认。

  只见那男子惨然一笑,结果那情丝,化成一只簪子,怆然道:“这是她的命。”

  农夫无奈叹气,“你已经疯了,为了复仇,连自己的骨肉都不放过。”

  ……

  樱花落尽阶前月,象床愁依薰笼。

  樱花树下,少女手持一浅粉玉雕酒葫芦,背靠树干,面若桃花,却又更红润几分,颇有几分醉意。

  她来晟州已经数月,人未寻到,酒量倒是练得了几分。

  “九弟,你且说说,我特意邀你出来一醉方休,你倒好,两杯下肚便说是醉了,教我如何信你?”

  初樱正欲闭眼小憩,听见有人说话,便睁开水眸,微微侧头,瞧见不远处一男子走在前面,后面簇拥着一群侍从,身侧还有一风流倜傥的男子,想必是刚刚出声之人。

  醉意阑珊之际,华灯初上,借着那昏黄的烛光,方才看清那男子的容颜,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泠泠然似孤傲神祇,虽说处身在这烟火之地,却也难以侵袭其超然之气。

  不由的看得痴了,“世间竟有生得如此俊俏之人,莫不是我要守护之人?”暗自嘀咕道。

  “七哥先回去罢,莫叫佳人久等,不知为何,近日总觉着乏得很,我且先歇息片刻。”只听得那男子缓缓而语,带着些许慵懒之意。

  襟离面上笑意渐深,意味深长的看了对方一眼,“也罢,你且先去休息,待我回宫之时再喊你。”说完就转身带着侍从离开了。

  不知为何,初樱总觉着那离开的男子脸上笑意不纯。

  “殿下,可要回宫去休息?”身边护卫上前询问。

  只见男子摆了摆手,“罢了罢了,七哥的心思我还不清楚?你也退下吧。”

  “是,殿下。”那护卫抱拳退下。

  偌大的院子里登时只剩下他一个人和躲在树后的初樱。

  初樱慵懒的半睁着眸子,见夜南冥在石凳上坐下,一只手托着脑袋闭目假寐,殊不知他是在为自己逼出那襟离故意让自己吃下的东西。

  她且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酒葫芦,又喝了一口,迈着轻盈的步子朝夜南冥走去。

  俗语讲得好,酒壮怂人胆,她虽不怂,胆子却也不是顶大的。

  她走路似风,所走之处,清冽的酒香和淡淡的樱花香味相得益彰。

  一只彩色羽毛的小鸟站在她肩上,见她悄无声息在那男子面前停下,竟扑腾着翅膀飞走了。

  只见她微微弯腰,凑到他面前,好奇的打量着他,“这嘴唇看起来甚是好看,想必味道定是香甜。”

  说完不容多想便凑上前去,轻轻贴上对方的唇瓣,明亮的眼珠子胡乱转了一圈,好奇的伸出舌头轻触了一下,不料本来闭着的眸子倏地睁开,一时间,四目相对。

  初樱眸子愈发睁得大了,却忘记了自己还亲着对方。

  “嗝……”

  浓烈的酒气让面前的男子眉头微锁,带着几丝嫌弃。

  初樱赶紧捂住自己的嘴,脸颊微微泛红,傻笑一声,“公子见谅,今日贪杯了。”

  “这紫玉轩的姑娘投怀送抱的本殿倒是见过不少,唯独你这见面便吻我的,第一次碰见。”男子语气轻肆,较之之前倒是多了几分风流之气。

  初樱不解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据理力争,“我且是瞧你这嘴唇生得好看,想要尝尝是何味道罢了。”

  “那你可是尝出是何味道?”男子剑眉微挑,玄色衣袍在月色下更显得神秘清冷。

  初樱认真的点了点头,“微甜,又有点辣,想必是饮过酒的缘故。”

  听到这里,男子笑意渐浓,玩味十足的审视着初樱,继而又道:“我且瞧你长得不错,平日里见惯了胭脂俗粉,换换口味倒是不错的,今日你既主动找上了我,本殿便帮你赎回那卖身契,随我进宫可好?”

  “万万使不得。”初樱赶紧摆手,着急拒绝。

  男子神情微顿,“为何?”

  初樱有些为难,义愤难平的喝了一口酒,“我听这里的姑娘说,喜欢一个人,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迷于声音,醉于深情,如今我虽见了你的美貌,听了你的声音,又尝了你的美味,觉得甚合我意,但是,我还是不能随你离开这里,我须得在这里等一个人。”

  “你既占了本殿的便宜,便只能随本殿进宫,不论你要找何人,本殿帮你便是了。”

第二章 吻他上瘾

  初樱思来想去,倒也觉得是个好法子,遂答应了他。乐滋滋的就跟着上了马车。

  马车里男子靠在茶几上,一只手撑着头看着对面不断打瞌睡的初樱,声线沉沉,“你且说说,你叫什么名字,为何紫玉轩并没有你的卖身契?”

  “小女子名叫初樱,你可记清楚了啊,切不可忘记。”初樱迷迷糊糊的应着,随即往前一倒,倒进他怀里,还不忘砸了咂嘴,津津有味道:“甚是香甜,甚是香甜。”

  男子有几分哭笑不得,自出生到今日,他倒是头一回被一个小丫头给调戏了。

  初樱不知自己是何时睡着的,醒来已是日上三竿,坐起来靠在床栏上,打开腰间的酒葫芦喝了一口酒,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见一丫鬟模样的女子进来,便穿上鞋子下床问道:“姑娘可知这是何处?我为何在这里?”

  昨日里她有些贪杯了,依稀记得自己吃了一个甚是甘甜的东西。

  那丫鬟放下洗漱的脸盆,笑道:“回姑娘,这里是宸佑宫。”

  “宸佑宫,我为何在此?”疑惑之际,见得门口进来一人,定眼一瞧,兴奋的指着他道:“我认得你,昨晚梦中的俊俏公子。”

  “殿下。”丫鬟转身跪下行礼。

  “见了九殿下还不行礼?”身后郁尘厉声喝道。

  男子摆手笑道:“罢了,不行礼也可。”

  初樱并非愚笨,着实因为来这人间时日尚短,目光尚浅,不懂这些个繁文缛节。

  见丫鬟跪下,她也跟着跪下,学着丫鬟行礼道:“殿下。”

  男子失笑:“你可是真心拜我?”

  “并非真心,只是照本宣科罢了。”初樱一本正经的回到。

  男子微顿,上前两步,看着面前如出水芙蓉般的初樱,“起来。”

  初樱乖乖起来。

  “敢问殿下姓甚名谁,为何带我回来?”

  男子看着她,心中愈加喜欢,不事雕琢的美玉,甚是有趣。

  “夜南冥,你可记清了,切莫忘记!”

  声音虽清冷,却也少了些盛气凌人。

  初樱诺诺点头,只觉得这话有几分耳熟,一时也想不太起。

  而且这名字甚是有趣,夜难眠,是什么事情让他难以入眠的?

  懒得细想,抬头看向夜南冥,目光却落在他那好看的唇上,一本正经的叹气摇头道:“昨日我虽尝出殿下的嘴唇甚是甘甜,却也没有细细品味,甚是可惜,甚是可惜。”

  “咳……”

  身后郁尘见自己突然的咳嗽让夜南冥脸色不甚好看,赶紧和丫鬟一起退了出去。

  看着面前一脸惋惜的初樱,夜南冥却是怎么也怪罪不起来。

  “怎么,还想尝一下?”

  “那是自然!”初樱回答得甚是爽快,拍了拍腰间的酒葫芦,“这酒得慢慢品才可体会其中滋味,你这嘴唇自然也是一样的道理。”

  夜南冥被她这番谬论弄得哭笑不得,“我倒是很想知道,是谁教与你的这些言论?”

  “小女子愚钝,自学成才而已。”

  “那你家住何处,父母是谁,怎一个人在那烟花之地?”

  初樱不假思索道:“无父无母,也不知从何而来,只知道要来寻一个人,护他一生,待他羽化登仙之日,便是我功德圆满之日。”

  那农夫的话她依稀也只记得这些,所以她便觉着此生便是寻一人,护一生。

  夜南冥不语,心中却也暗嘲,如此不谙世事,不食人间火的女子,拿什么去护他人周全?

  “殿下,我既已回答完问题,可否让我细细品味品味你这其中滋味?”初樱两根食指戳个不停,望着夜南冥似乎是要流下口水了。

  她似乎,对他这朱唇甚是痴迷。

  夜南冥自然是不肯,昨夜便被她调戏了,岂有重蹈覆辙之理?

  “你可知男女授受不亲,你昨夜便已经吻了我,我乃君子,自有雅量,不与你计较,你倒是不知羞,竟还想着要非礼本殿。”夜南冥故作不快道。

  初樱倒是着了急,手舞足蹈的想要上前解释,却不料面前脸盆不曾挪开,一脚踩进脸盆里,身子往前倒去,夜南冥眸子微闪,置于身后的手一抬,便将她捞进怀里。

  初樱抓着他的双臂,忽觉得心脏扑通跳个不停,抬头望着面前绝世风华的男人,痴痴的央求道:“你且再让我尝一尝,一口即可。”说完便踮起脚尖,主动凑了上去。

  夜南冥浑身僵硬,动弹不得,心中暗自恼火,枉他风流半生,竟被面前的女子吃得死死的,既无法动怒,又无法拒绝。

  初樱只觉着自己心跳得着实厉害,离开他的唇站稳,捂着自己的胸口,似乎是有丝丝心虚,“甚是甘甜,甚是甘甜。”

  “仅仅只是甘甜?”夜南冥不甚满意,挑眉追问。

  初樱有点尴尬的笑了笑,“初樱不才,待日后慢慢品尝,定能参悟出更多滋味来。”

  夜南冥:“……”

  他岂是她想吻就能吻的?

  “哦,对了,花辞呢?”她突然想起一早便没见到自己的宠物,开口询问。

  “什么?”

  “就是那只漂亮的小鸟。”

  夜南冥哦了一声,便道:“院子里。”

  话音刚落,初樱便跑了出去,看到花辞正在笼子里飞来飞去,赶紧把它放出来,花辞扑腾着翅膀落到她肩上,朝着相跟出来的夜南冥委屈的叫了两声。

  初樱笑着解释:“这是我唯一的朋友,可不能丢。”

  “非也。”夜南冥朝她逆光而来,那绝美的画面,犹如那些话本小说里踏光而来的盖世英雄了。

  初樱痴痴的望着,竟又打起吻他的主意来了。

  “你既已住进了这宸佑宫,便不再是独自一人了。”他信誓旦旦的模样看起来倒是正经了不少,初樱不甚感动,大抵是没有领悟到其中的深味。

  见她半天不应,他抬手敲了一下她的脑门。

  她吃痛的皱起眉,“殿下为何打我?”

  “为何事出神?”夜南冥不甚喜欢被人无视的感觉,想他荣华富贵半生,从来只有被人仰视,未曾见过在自己面前不卖力讨好之人,初樱便是这例外。

  初樱呼出一口气,噘着嘴若有所思道:“我只是在想,为何自从昨日吃了你,便时时想着要吃你,平日里甚是贪吃,现如今倒觉得没有什么比你这嘴唇更美味了。”

  “你这丫头,到底是谁教你这些污言秽语,信不信我现在就将你关入大牢?”夜南冥被她撩拨得有些无力抵抗,只得故作愠怒的威胁她。

  可是话音刚落,初樱就扑通一声当着他的面跪了下去,哭丧着一张脸,“殿下莫要生气,这世间太多事初樱还不甚明白,如果初樱哪里做错了,殿下指出来便是,初樱日后定会改正。”

  夜南冥万万不曾想到,自己一句话,初樱竟如此大的反应,心中怨气也顷刻消了,无奈叹道:“罢了,你且起来,念及你无人管教,本殿便饶了你这一次,你既好学,日后便教你为人处世之道。”

  “谢殿下。”初樱在那烟花柳巷之地除去学了一肚子撩拨男子的习性,也学得不少应和之道,虽不辨好坏,却也适用。

  夜南冥因要去请安,便不多周旋,给初樱留下些书籍便离开了。

  韶光易逝,光阴难留,不知不觉,初樱在宸佑宫也住了好些时日了。

  平日里实在是闲得无聊,除了四书五经,倒也没有其他可看的书了。

  一日,她正在亭子里背书背得昏昏欲睡,忽听得亭台外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睡意渐无。

  抬眸四处扫视一番,却发现东厢房的屋顶上立着一个女子,紫裙墨发,甚是美幻。

  那女子眸光犀利,直直盯着她,似有满腔怨气。

  初樱心中疑惑,揉了揉眼睛,待再去瞧时,已了无踪影。

  “九弟,听闻你那日带回来一位女子,姿色甚是倾国,可否让我瞧上一瞧?”

  初樱闻声望去,便见到那日在紫玉轩见到的那个男子,过往的仆人纷纷行礼,“七殿下。”

  心中纳闷,难不成这姿色倾国的女子是自己?这些时日夜南冥好似也只带了自己回来。

  夜南冥不语,抬眼便看到站在亭子里正望着自己的初樱,不理会身边兄长,沉步朝初樱走来。

  初樱见他来了,赶紧迎上前,调笑道:“殿下今日倒是回来得甚早,可是想念初樱了?”

  “噗……咳咳咳……”相跟而至的襟离听到这番话,一时忍不住笑,猛地咳嗽起来。

  夜南冥脸色难看,伸手敲了一下初樱的脑门,“你这小丫头,这些时日我教你的都学到哪里去了,脑子里怎的还是这些不着边际的话?”

  初樱委屈,“殿下可冤枉初樱了,你教与我的我都一一记下了,只是文字着实晦涩难懂,初樱不明其中意思,学着实在无趣。”

  “不懂为何不早说?”

  “我若说了,殿下万一不让我品尝你的味道,初樱岂不是损兵折将了?”

  夜南冥脸色一黑,身边的襟离却是已经笑得前俯后仰了。

  “九弟,想必这便是你那日带回来的女子,我瞧啊,不仅长得如花似玉,性子也甚是讨人喜欢啊,我喜欢,我喜欢,哈哈哈……”襟离拍了拍夜南冥的肩膀,差点笑岔了气。

第三章 云雨之谬论

  初樱不明所以,只道是在夸自己,害羞的跟着笑了起来,“七殿下过奖了,不敢当不敢当。”

  “回屋去。”夜南冥脸色愈加不好看,冷声开口。

  初樱见惯了他板着脸的样子,倒也不怕,朝襟离微微行礼,赶紧飞也似的跑了。

  花辞扑腾着翅膀跟上去,一人一鸟好不开心。

  “诶,这怎么就走了?”襟离有点扫兴,看向脸色没有得到缓和的夜南冥,“我说九弟,你这是金屋藏娇啊,而且,初樱这名字甚是好听,我喜欢,我喜欢。”

  “七哥难不成是在觊觎我的女人?”夜南冥语气不快。

  襟离赶紧摇头,“非也非也,既是九弟的人,我自然不会抢,方才听初樱说的话,想必她和一直守身如玉的九弟你,是已经圆房了?”

  “并未。”

  一提到初樱口无遮拦的话,夜南冥就觉着十分头疼,今日被襟离听到,不知道是要笑话自己多久了。

  襟离有点失望,微微叹气,“也无妨,有我在,九弟你放心,定会把弟妹教会。”

  夜南冥睨了他一眼,抬步走到湖边,看着池塘里全部胀得浮在水面的金鱼,想必又是初樱的功绩。

  “男女之事,七哥自己精通便行了,初樱年纪尚幼,不便知道。”

  “这可不见得,不过看来九弟是想自己教了,我这做哥哥的,自然不方便再插手了。”

  “那便好。”夜南冥不否认,也不承认。

  初樱回去后对着花辞好一阵分析,自己到底是哪里说错话了,却也没分析出个什么来。

  晚上用膳的时候,她独自坐在桌子前迟迟不见夜南冥来,捂着肚子左盼右盼,最后终于等不住了跑去书房找他,见他正埋头书案,写着什么。

  “殿下,”站在门口小声喊了一声,得到允许后方才进去。

  这是夜南冥教她的,称之为“礼仪。”

  夜南冥见她进来了,放下笔,站起身来,看着桌上的折子,“过来。”

  初樱立马乖巧过去,凑到他面前,“这是什么?”

  “记住,这上面的条例,你以后切不可当着外人的面说。”夜南冥指着上面的条条款款,叮嘱道,随即把折子收起来,放到她手中。

  初樱捧着折子,诺诺点头,望向夜南冥,“殿下可要用膳?我饿了。”

  夜南冥宠溺的看着乖巧听话的她,虽说是十分迷糊,却也让人心中欢喜。

  “走吧。”

  初樱立马乖巧的跟着他出了书房,吃过晚膳,她在院子里一边喝酒一边记折子上的内容,不经意抬头便瞧见白日里瞧见的那紫衣女子正站在树后,目光幽幽的望着她。

  “你是何人?”初樱同样也望着她,甚是好奇。

  那紫衣女子眸色更加冰冷了几分,良久才一扫之前恨意,温柔无比的开口:“你可是忘记我了?”

  初樱因是贪杯了,想要起身去问个清楚,却是意识大于行动,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夜南冥过来的时候她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着,一身酒气,无奈的微微叹气,将她抱进了屋。

  没几日,襟离便趁着夜南冥不在来找她玩了,初樱本就无聊,见他来了,自然是很开心。

  襟离给她讲了好些有趣的民间故事,初樱也毫不吝啬的把自己在紫玉轩的所见所闻讲与他听。

  “机缘巧合啊,虽说你不通男女之事,却也难得有些底子,所以今日我特意为你带来了些书籍,你且认真研读,必成大器。”襟离一脸欣慰的笑着,从怀里掏出一本书递给初樱。

  初樱被表扬了自然开心,接过书看着上面的名字,一字一顿的念到:“风月宝鉴。”

  “嘘……”襟离听她念出了声,赶紧示意她住嘴,初樱也故作神秘的哦了一声,凑到他面前小声问道:“我素闻六界众生,除了佛界,皆喜欢风花雪月之事,这本书是否与这风花雪月有关?”

  襟离失声笑道,拍了拍初樱的肩膀,“真是块难得的好材料,我就说,我九弟看中的人,肯定是极品,真是让人欣慰啊。”

  初樱嘿嘿笑了笑,觉得他说得甚是有理,赞同的点了点头,“我乃璞玉,稍经雕琢,必成大器。”

  “对对对,所以初樱啊,你且好生努力,争取早日与九弟进行那雏鹰计划,我这当哥哥的也好晋升为叔叔。”

  襟离永远是荒唐话说得一本正经,初樱跟着他学,不但没学正经,反倒是愈发调皮了。

  初樱似懂非懂的点着头,听襟离的话把书藏得严严实实,只是每每夜深人静之时便拿出来研读。

  花辞在她肩头跟着她一起看,一人一鸟,虽是看得津津有味,却始终不懂其中奥秘。

  夜南冥短时间内并没发现初樱的异常,直到一日初樱闯进他的寝殿,嚷着要跟他睡觉他方才发现她的异常。

  “今日我便要与你云 雨——一番,你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初樱身着一身淡粉色纱裙,姿态婀娜,甚至美妙。

  夜南冥眼看着她钻自己的被子,眉毛微挑,略带风流道:“你当真是要与我共赴那极乐世界?”

  “当真啊,”初樱一脸笃定。

  “不后悔?”

  “不后悔。”初樱再次肯定。

  夜南冥嘴角笑意渐深,顺势躺下,“你如今既不后悔,日后就算后悔也无用了。”

  初樱连连点头,盘腿坐在他身边,见他躺下,结合着书上和在紫玉轩的所见,俯身,两只手撑在他的两侧,满含深情的看着他。

  夜南冥眸色深沉,心跳竟莫名的加快了,默默等着她的下一步动作。

  “我且先吻你,你记得要回应我。”她一本正经的叮嘱道。

  夜南冥失笑点头,她便闭上眼睛,缓缓低头,随后又坐起来,褪去他的衣衫,自己也脱掉外衫,两人相拥着抱在一起。

  床榻之上,流沙床帐随风轻拂,空气中氤氲着淡淡的樱花香味,外加醇美的酒气。

  夜南冥心中明了,初樱定是饮了酒。

  感受到如雪般丝滑的肌肤,分分温热浸入寸寸神经,放在一侧的手不自觉抚上她的脸颊,心中甚是欢喜。

  “花辞,云。”只听得她喊了一声,他抬眼,便看到两人上方飘来一朵云。

  “雨。”

  话音刚落,豆大的雨滴便簌簌落下,夜南冥显然措手不及,正欲起身初樱便再次堵住了他的唇。

  被褥湿透,夜南冥拎着同样湿淋淋的初樱站在床榻前面,脸上覆上一层冰霜。

  “谁教你的?”

  “书上写的,”初樱也觉得方式没用对,甚是苦恼。

  “我苦苦钻研多日,唯独这云雨一番没有参悟透彻,七殿下说,须得实践,为何我今日实践反倒惹殿下生气了?殿下不是应该欢喜的吗?”

  夜南冥深深呼出一口气,强行把心中的怒火压下去,随即将她丢了出去。

  初樱站在院子里,看着紧闭的房门,酒已醒了大半,扭头看向肩膀上的花辞,沮丧道:“花辞,是你雨下太大了?”

  “啾……”花辞为自己辩解。

  初樱深深叹了一口气,“也罢,我且回去再好生钻研钻研。”

  次日一早,夜南冥便出门去了,气势汹汹的去找襟离算账了。

  “哟,今儿是什么风,把九弟你给吹来了?”

  襟离刚起床就看到杀气腾腾迎面而来的夜南冥,笑着打趣道。

  “七哥给初樱看了什么书?”夜南冥懒得拐弯抹角,开口质问。

  襟离的笑容慢慢僵在了脸上,随即尴尬的轻咳一声,“这,都是些《诗经》《离骚》,培养情操罢了。”

  只见夜南冥冷哼一声,“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襟离肯定的点头。

  “那初樱为何知道云雨之事?”夜南冥不与他打哑谜,尤其是提到云雨二字,那腾腾的怒气隔着三里都可以感受到。

  襟离倏地睁大了眼睛,看了一眼夜南冥,立马心虚的看向别处,指着空中,绞尽脑汁的想着,“兴许,兴许,兴许是从别处听说的。”

  “既是如此,那我便不做打扰了,父王前些日子说想将瑶光许配于你,问我意见如何,我现在便去回了他,说我甚是赞同。”夜南冥说完便往外走,忽略掉襟离那扭曲成一团的脸。

  “诶,九弟止步,”襟离赶紧上前拦住他,“让我娶那个悍妇,九弟你这是要让七哥我英年早逝吗?”

  “是七哥不仁在先。”

  “我……”襟离顿时语塞,思索片刻,深吸一口气,为了不落入瑶光那悍妇之手,只得暂时出卖初樱一下了,心里默默的祈求她的原谅。

  “还不说?”

  “是,是,是,那个,记载人间男女之事的,《风月宝鉴》”后面四字,他语气轻若游丝,却还是被夜南冥听了去。

  夜南冥脸色愈加不好看了,一想到昨晚的乌龙,寒气愈重,“七哥你……”

  “九殿下,没想到你今日也在七殿下这里。”话未出口,身后便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襟离一听到声音,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窜进了屋,关上房门,“你们且慢慢聊,我身子不适,需要休息。”

殿下,王妃又醉了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殿下,王妃又醉了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殿下,王妃又醉了全部精彩内容

殿下,王妃又醉了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