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锦绣农女是娇娘章节阅读孙烟李牧小说全文

锦绣农女是娇娘章节阅读孙烟李牧小说全文

2019-09-11 18:47:46来源:wyy

锦绣农女是娇娘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作者秦歌刻画的主角人物出场了。锦绣农女是娇娘小说全文分享,锦绣农女是娇娘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中让小编和你一起进入主人公的世界。锦绣农女是娇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重生前的一个敌人闻风丧胆的顶级特工,一朝穿越,变成了古代一个乡野丫头不仅如此,她还爹不疼,娘不爱,爷爷一心只想把她卖掉于是乎,她只得和极品家人斗智斗勇,嫁个帅气老公,走上人生巅峰!...

锦绣农女是娇娘章节阅读孙烟李牧小说全文

锦绣农女是娇娘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四章又见李牧

“爹,你看你说的!”娘把孙烟扶起来,温柔的给他擦眼泪,孙老头这才明白儿媳妇说的意思,立刻和颜悦色的笑道:“傻丫头,你是我的孙女,爷爷希望你可以嫁得好。”

娘拍了拍孙烟衣服上的尘土,“对,你爷爷说得对。什么清白名节都是骗小姑娘的,那些怎么会有命重要,只要能活着,比什么都强。那些说你没了清白的话,你都不要听,凭空捏造的谣言,过段时间就好了。”

爷爷也知道孙烟现在很重要,忙着抱着孙烟安慰,“李家有什么好,一个傻子他们还看的那么金贵,我家丫头嫁给他家傻子那是他李家的福气,还这么不知好歹,欺负我家丫头,活该他们娶不到姑娘。”

娘和爷爷轻声安慰,各种好听话都说了,孙烟才算是停了下来,“爷爷,你一定要给我说门好亲事,不然……我……”说着,又开始掉眼泪。孙烟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演技神了,上辈子二十多年都没掉过这么多的眼泪。

孙老头连连称是,还给孙烟抹眼泪,“好的小伙子多得是,不看他们李家,他们李家算个什么东西。”

孙烟眨巴眨巴眼睛,“爷爷不怪我了吗?”

“爷爷如果还怪我,我倒不如直接死了算了!”

孙老头又是一阵安慰,这才算是真正消停了。今天的事儿,把他累的够呛。他躺在床上,骨头都是酸的,娘把饭递到他嘴边,一口一口的喂,“孙烟这丫头可算是安生下来了。”

孙老头唉声叹气,“都哭半天了,再不消停,她就把我这个老头子给哭死了。”

这孙丫头也不知道撞了哪门子邪,突然改了性子,以前大气儿都不敢吭,现在连哭带闹的折腾人一天。孙烟那么瘦弱的姑娘,还能有力气从早哭到晚,孙老头都佩服。

孙母想到今天的事儿,苦着脸,孙烟除了这事儿,想嫁出去,那是难上加难,“爹,你看咱们烟儿怎么办,金荣的彩礼又要怎么办。”

孙老头沉思了片刻,“不急,咱们金荣还能再缓一阵,烟儿的事儿再想想吧,如果真的没人愿意要,那就把烟儿卖给咱们村里的杨老头哪儿,明天我就去说说。”

娘垂着头,沉思着什么,孙老头的表情都很严肃,眼神中没有丝毫疼惜不舍的情绪,就好像,孙老头要卖的不是自己家的人一样,反而是那个巨婴一样的弟弟彩礼钱更重要。

娘又有些迟疑,“爹,咱们家烟儿不至于卖到杨老头那里吧。”

杨老头是村里有名的30好几的老光棍,家里有点钱,最喜欢玩小姑娘,而且杨老头年轻那会,有好几个姑娘都被他活活玩死,最重要的是,他有个侄子在衙门里当差,根本拿他没办法哪个姑娘要是去了杨老头哪里,通常会被折磨到死。

孙老头冷笑,“怎么,舍不得你这个闺女了?”

“你说说她名声都烂成那样了,谁家愿意要。不卖了难不成还要在家里蹭饭吃?金荣的彩礼钱怎么办,我们金荣还要娶媳妇儿呢?难道你忍心让金荣没媳妇儿?”

“没有,爹,金荣更重要。”

孙母把头埋得更深,今日在孙家的地位,可都是金荣挣来的。

孙烟那个赔钱货,留在孙家也没什么用,还不如换点钱。

——

解决了一桩事儿,孙烟难得睡了个安稳觉。大半夜的肚子又开始打鼓,她揉了揉红肿的眼睛,又干又涩的,很难受。

“演员这活儿还真不好干,差点把我眼睛哭瞎。”孙烟小声嘟囔着,伸了伸懒腰,肚子饿的紧。

向窗子外头看了看,黑漆漆的一片,很适合出去觅食。

现在没有嫁人这个风险,孙烟只觉得浑身轻,走起路来也松快了许多。

为了避免再遇到那个不知道名字的男人,孙烟钻到黄山深处吃野味,奈何又碰到那个男人和他的狗。

孙烟怀疑这人是不是跟踪他,她都跑这么远了,还能碰见他,实在是不合理。

两人四目相对,有些尴尬。孙烟长叹一声,又向火堆里扔了根木棍。

“我也捉了山鸡。”李牧把鸡放到孙烟手里,像是个乖巧的孩子一样坐在孙烟旁边。

孙烟叹了口气,把手里烤好的鱼分了大半出去,而后开始处理山鸡。

开膛破肚,在山鸡肚子里塞了一堆野料,在包着荷叶的鸡身上裹了层泥巴然后丢到火堆里烤,一点儿都没跟李牧客气。

孙烟这一系列的动作娴熟,这种事情她好像做了无数次一样。

李牧有些吃惊,这个孙烟还真是让人意外,他不由得对这个孙烟更加好奇。

火堆里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两个人静静的吃着烤鱼,一直没有说话,两人一狗,孙烟竟觉得这气氛还不错。

孙烟摸了摸大黄狗,长得挺可爱,“你的狗叫什么名字啊。”说着,空闲的手逗起了狗。

“它叫大黄。”李牧看到孙烟手下那只乖巧的狗,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要知道大黄除了他,可是没人能摸得了的,在外人面前特别凶。

上次看到孙烟也是很乖巧,这次还是,莫不是孙烟身上有什么魔力?

孙烟继续问道:“你难道都晚上出来打猎吗?”如果不是晚上打猎,也不会这么凑巧的两次都遇到。

山上的晚上,野兽多,大多数野兽也都是在晚上行动,所以危险系数要比白天多很多。村子里的人,胆子大的也不敢大半夜的上山,生怕被山上的狼给吃了。

孙烟本来觉得这个男人住在山上或许是因为一些无奈的原因,但是现在看来,分明是她的担心多余了。

李牧望着一望无际的星空,轻点头,“晚上的猎物要比早上的多,猎物也好打。”李牧侧脸看向孙烟微笑,橘红色的火光映照在他的脸上,刚毅的脸庞柔和了些,目光也是异常温柔。

这么看来,这个男人长得还不错,貌若谪仙不至于。但是比村子里的那些个男人们,长得要好看许多许多。

这就更加凸显出这个男人和村民的与众不同,放到一堆村民里格格不入,就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第五章看上了一个村姑

“你一直生活在山上吗?”

她问过村民,因为黄山的夜晚很危险,所以住在山上的猎户只有李牧独一个。也许是因为他独来独往惯了,也不经常和村民们说话,以至于村民们都觉得李牧很冷漠,就像是冰坨子似的。

现在想想这些描述,孙烟扫了眼李牧,笑眯眯的看着很和蔼。完全没有办法将冷漠和不近人情这样的词安在他的身上,是不是村民对他又什么误解。

“我觉得你和我们村子里的村民都不一样。”就像是鸡群里混进了一只鸭子。

“在我看来,你和村民们也都不一样。”李牧看向孙烟的目光多了几分的深意,“我还没有听说过哪个女子不在意清白名节,你呢,是我见过的第一人,把清白扔在地上踩的女子。”

孙烟清了清嗓子,他说的这么直白,她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别瞎说,女子的清白岂是你这种男子可以懂得?”

孙烟把裹着泥的山鸡翻了个儿,“反正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也无力改变什么,大不了就是不嫁人吧。”

李牧打量着孙烟的神情,她说的很轻松,虽然表情没什么变化,但是确是认真的,如果可以,孙烟真的可以一辈子都不嫁人。

“我倒是还第一次听一个女子说一辈子都不嫁人的话。”

静默了许久,孙烟幽幽的声音从晚风中传来,“不嫁人有什么好稀奇的,自己过一辈子挺省心的。”

李牧盯着孙烟的脸,不禁侧目。她的目光坚毅,好似任何困难都没办法阻挡她。

李牧觉得这种话很稀奇,但是在她这样一位女子的口中说出来,却又觉得理所当然。

“我今天路过你家的时候,看到你的爷爷和村子里的杨老头在一起说话,你以后还是小心一点吧。”

孙烟刚扒出烤好的鸡,咬下一块儿肥美的鸡肉,闻言楞了一下。

杨老头她知道,卖给杨老头的女孩会被他活活折磨死。

她很快恢复了神色,鸡肉也没心情吃了,随手丢给了大黄。

“谢谢。”孙烟微微低头,语气很平淡,就好像孙家人要把她卖了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似的。

男人看不见的地方,孙烟的目光像是沾了毒的刀刃般狠厉。

孙家人还真是好样的,为了那么点彩礼钱,连家人都可以卖。

他们既然可以这么无情无义,那也就别怪她孙烟翻脸不认人。

···

李牧远远的就看到自己院子前站着一个人,脸上的笑容登时敛了去。

“殿下。”那人看到李牧,躬下腰,低声唤道。“七哥,你怎么才回来啊!”紧接着另一道身影从树后窜出来,像是孩子一样扑向李牧。

李牧面若寒霜,瞪了眼小泉子,“小十三怎么跟着你?”

小泉子跪在地上,“奴才也是到了地儿,才知道小十三皇子跟着。”

十三皇子抱着李牧,“七哥,你别怪他,是我自己要跟出来的,我真的很想七哥。”

李牧叹了口气,摸了摸小十三的头,“明天早上让小泉子送你回去。”

“不要!我要让七哥跟着我一起回去。”十三不依不饶的抓着李牧。

李牧对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颇有些无奈,从小就喜欢跟着他,现在都十二岁了,还跟个孩子一样天天缠着他。

他和父皇闹别扭,本想躲个清静,没成想还是被他给发现了。

“你如果想多住几天,你就住几天,但是……回去我是绝对不会回去的。”李牧放下手里的山羊,很重一只,砸在地上还震了震。

小十三撇撇嘴,好在七哥同意自己住下,他也欢天喜地的跑到了屋子里,在床上打滚。

李牧听着小十三吵闹的声音只觉得头疼,他好歹也是娇生惯养的皇子,怎么能适应得了小山村的生活,想着又瞪了眼小泉子。

小泉子慌忙垂下头,他也没办法,走了一路都没发现小十三跟着。

闹腾累了,小十三才消停下来,“七哥,父皇天天都念叨着让你回去呢,我也想让七哥回去,要不然……”

小十三期盼的看着正在擦刀的李牧,李牧看着擦得锃亮的刀尖,冷冷的回道:“不可能,除非他死了。

“七哥,父皇还是很疼你的,你别这么说嘛。”小十三撇着嘴,他没想到七哥和父皇的误会会有那么深。

“金国的公主还在我们宫里,七哥就算和父皇闹别扭,也要去看看公主吧。”

李牧擦刀的手顿了顿,悠悠道;“你回去告诉父皇,让他别操心了,我的婚事我已经有注意了。”

“哦。”小十三有些失落,好像觉得哪里乖乖的,突然瞪大眼睛,“啊?”“七哥,你这是……你这是……看上哪家姑娘了,你不会要娶一个村子里的丫头吧!”

皇子是何等的尊贵,七哥竟然想娶一个村姑,这在小十三看来简直骇人听闻。

小十三又想了想,“我支持七哥,只要是七哥喜欢的姑娘,肯定都是好姑娘。”李牧这才轻咧嘴角,摸了摸小十三的脑袋,“这就对了。”

——

孙老头气急败坏的瞪着两手空空的孙烟,“死丫头,饭不做,衣服没洗,你又跑哪鬼混了?”他气的抓着拐杖,在地上乱砸。

孙烟害怕的垂着头,听到爷爷的呵斥,眼眶不禁红了起来,眼泪不争气的往下掉,

“……我……我·······。”孙烟搓捻着衣角,浑身上下抖个不停,连句话都说不完整,她真的害怕极了。

“磨磨唧唧的,说啊!”孙老头本就气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现在见到孙烟这样,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起拐杖就打向孙烟。

孙烟害怕的大哭起来,孙老头在后面追着打,她就在前面哭着跑。看似的害怕的躲,其实每动一下,就躲开了孙老头的棍子。

孙老头人老,跑的还倒挺快。这时候,孙烟看到坐在一边看热闹的孙金荣,这家伙笑的倒开心。

孙烟勾了勾唇,一个闪身,躲在了孙金荣的身后。

孙烟这时候才体会到当一个瘦子是多么好的事情,她藏在孙金荣的身后死死不出来,孙老头也没办法打,孙金荣的身子把瘦弱的孙烟遮的严严实实。

 

 

第六章我宁愿没有这个弟弟

结果那一棍子实打实的落在了孙金荣的肩膀上。

“啊——”紧接着,孙金荣撕心肺裂如杀猪般的叫喊声让孙家彻底乱了套。

全家都宠着孙金荣,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哪里舍得打一下,拍一下都不舍得。

这可好,一下子挨了一棍子,这可把他给疼的,巴不得趴在地上打滚。

看到棍子打在宝贝孙子的身上,孙老头彻底傻眼了,看到孙子哇哇大哭的样子,孙老头整个人都楞在那里。

孙子疼,他疼的比孙子还厉害,孙金荣可是他的心头肉。

“宝贝孙子,是爷爷对不起你,不疼了,爷爷给你吹吹。”越是哄,孙金荣的声音哭的越大声,恨不得让全村的人都知道他被爷爷打了一棍子。

已经乱成一锅粥的孙家人哄孙金荣还忙不过来,没有人注意到让孙金荣挨打的罪魁祸首正悠然自得的站在一旁看戏,还一脸的笑容。

娘正哄着孙金荣,看到一旁优哉游哉的孙烟,怒火恨不得从眼睛里喷出来,“孙烟,你这个臭丫头,给我滚过来!”

她揪着孙烟的衣服把她揪到孙金荣的跟前,“看看你把你弟弟害成什么样子了!还不快给你弟弟跪下说对不起!快点!”

孙烟面无表情的看着火急火燎的孙家人,好像这种事情和她孙烟没有一点关系。而已经乱了阵脚的孙家人,也没有发现孙烟的不对劲。

孙烟冷哼着向后退了两步,“我才不,我凭什么道歉。”

这家人还真是搞笑,如果可以,孙烟要指着他们每一个人笑一遍。

她四岁的时候,就开始给全家人洗衣做饭,他们一有个不开心就上手打,打的是要多狠有多狠,她这个弟弟也没少动手打她这个姐姐。

他不过挨了一棍子,就让孙烟给他道歉,凭什么!她给孙家人做牛做马这么多年,都没有换来这家人的感激,先是把她卖给李家傻子,现在又打算把她卖给杨老头,谁有想过,她孙烟也是孙家的人!

“你说什么?”娘不可思议的看着孙烟,孙烟长这么大,一直都胆小怕事的,一吵她她就会安安静静的承受,长这么大这么多年了,她都没有在这个家里说过不字,这么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了。

他们所有人都已经习惯了任意打骂,任意使唤孙烟,似乎认为理所当然。

他们认为孙家的一切不幸,都是孙烟带来的。

原主在这样畸形而扭曲的环境中长大,加上家人长时间的打骂,让她的性格懦弱,哪怕被欺负了,她也不敢吭声,只能受着。

因为她的心里还念着家人的好,但是没想到,她心中那些所谓的家人只会更加厉害的压榨她,利用她身上能利用的一切价值。

闹腾腾的孙家霎时安静了下来,孙烟冷笑着看向孙母,

“我绝对不会道歉。”

“你再说一遍?!”孙母的眼睛瞪得跟鸡蛋似的大,她以为她听错了,没想到孙烟真的说了不。

不光是孙母,就连孙老头和孙爹都很是震惊。

孙烟像是看笑话似的看着几个人,“我再说一遍,我不会道歉。”

“他算个什么东西,要让我给他道歉?

他拿着石头砸我的时候,怎么不给我道歉!

他天天揪着我头发骂我贱人的时候他怎么不给我道歉!”说着,孙烟把裤子卷起来,细的跟棍一样的大腿上,有一大块吓人的伤疤。

“我十二岁的时候,他拿着滚烫的热水泼在我腿上的时候怎么不给我道歉!”

所有人都愣住了,这是孙烟十五年来,第一次歇斯底里的发脾气,他们觉得这样的孙烟十分陌生。

这是他们认识的孙烟吗?

孙老头先反应过来,指着孙烟骂道:“你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他可是你的亲弟弟,你比他大,身为他的姐姐,你为什么不能多让一下。”

好一个弟弟,好一个让。孙烟一阵冷笑,

“那我还是他姐姐,他可知道尊重我?还弟弟,我宁愿没有这个弟弟!”

“还有你们,虚伪!我是你们的家人,你们却想着把我嫁给李家的傻子,李家不就是给钱多吗?

以为有那些钱,孙金荣就有个好媳妇?做你们的春秋大梦吧,用自己姐姐来换媳妇,只有人渣才会这么做,这么混蛋的弟弟,我认他我都觉得丢人。”

孙母脸色聚变,慌忙扑过去要捂着孙烟的嘴巴,“你这个下贱玩意儿!闭嘴!”

这事儿孙母知道对不起自己这个闺女,但是终归还是儿子重要。

可这种事儿如果让村子里的人知道了,还是会让人笑话的,他们孙家的脸面往哪儿放。

孙烟扯着嗓子喊的声音已经引来了村子里的人,孙母还是没捂住。孙家的院子外面,已经围上了几个好事儿的村民。

他们传话的功夫一等一,不过一会儿,全村的人都恨不得来围观。

隔壁几家估计也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大概。

孙烟不傻,这种事情她娘能想到,她巴不得闹得更大,让全村人都好好看看孙家人的嘴脸,看看他们有多不是东西。

孙老头几步走近孙烟,扬起巴掌就要打她。

孙烟也直愣愣的站在原地,连躲都不带躲的。

直到‘啪’的一声,孱弱的孙烟整个人都滚到了地上,模样很是狼狈。

反应过来的孙烟哭着捂着脸,半边脸上已经印上鲜红色的巴掌印。

“爷爷……,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到底是不是您的亲生孙女,是不是你捡来的野丫头?”孙烟瘫在地上,满脸都是眼泪。

看着周围村民对孙老头的指指点点,孙老头也知道自己做的过了,他讪笑着解释道:“你当然是我的亲孙女了。”

 

锦绣农女是娇娘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锦绣农女是娇娘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锦绣农女是娇娘小说全文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