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总裁,我劝你善良》小说在线阅读-(白清泠卫枭)小说完整版

《总裁,我劝你善良》小说在线阅读-(白清泠卫枭)小说完整版

2019-09-11 12:54:34来源:WXB

《总裁,我劝你善良》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这里有!小说《总裁,我劝你善良》主角是白清泠卫枭,总裁,我劝你善良主要讲述:七年前,她指着他说:“我要这个男人当成人礼物。”她爸花二十万买下他送给她。七年后,他富可敌国,她潦倒落魄,他花二十万买回她。“还记得当年你是怎么对我的吗?”“忘了。”“我会一件一件让你想起来。”“我根本没有强吻你!”“这是利息。”“卫大总裁,求你做个人吧!”

《总裁,我劝你善良》小说在线阅读-(白清泠卫枭)小说完整版

总裁,我劝你善良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6章物是人非

第二天早上白清泠醒来时,浑身酸痛得厉害,她掀开被子下床看到遍布全身的青紫痕迹吓了一跳,脚下一软倒了下去。

拂落床头杯子,咚地掉在地上。

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有人顶着一头泡沫向她走来。

在他弯腰拉她的时候。

“啊!”白清泠捂住眼睛斥骂:“你变态啊!”

卫枭随手扯了条毯子围上,嘲讽的语气脱口而出:“连我与别人的大小都比较出来了,还要在我面前装清纯吗?”

“你说什么?”白清泠心里一痛。

“五年前你亲口对媒体说的话,这么快就忘了?”他捏住她的下巴,手上用了力。

白清泠疼得眼冒泪花,想起当年临走时说的那些气话,凄凉笑道:“怎敢忘?”

怕忘了,就抵不住泛滥成灾的思念,所以五年来她所承受过的一切,她一分一秒都不敢忘。

强装的洒脱,在对上他冷漠的眼神后,迅速分崩离析。

“很好。”他冷冷看了她一眼,转身进了浴室。

白清泠松了口气瘫软在地上,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昨天晚上她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是总监……

不,不会的,总监不是那样的人。

那么,会是谁呢?

她抬头看向磨砂的浴室门。

床头手机响了一声,她几乎是下意识地解了锁,看到崔佳怡发来的消息。

助理说你在公寓,我做了早餐给你送过来。

白清泠盯着消息发愣,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开的是卫枭的手机,用的却是她自己的密码。

他为什么不换密码?

卫枭出来的时候,白清泠已经换上他的衣服,准备开溜。

“站住!”他急切地往前走了几步,一掌拍在门上。

“你想干什么?”她瑟缩地往后退,眼中浓郁的防备和质疑刺了他的眼。

“外面全是记者,你想上头条尽管出去。”卫枭倚在门框上,通身透着骇人的冷意。

“你什么意思?”经历过五年前的背叛,白清泠听说外面有记者,第一反应是他又设了什么局利用她。

“我也想问问白小姐,刚回国就迫不及待地爬上前夫的床,想做什么?”卫枭低头转着无名指上的戒指。

白清泠只觉得怒火上窜:“明明是你半路劫持的我!”

“难道不是你试探勾引我在先?”

白清泠气到浑身发抖:“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

“是吗?那门外的记者作何解释?”卫枭双手环抱在胸前,收敛了情绪,一副气定神怡的样子。

“我怎么知道?谁知道你又想耍什么阴谋诡计?”白清泠急切地想离开这里,她现在不想见到崔佳怡。

卫枭面色阴了阴,冷沉道:“难道我自己找了记者来曝光自己劈腿,离间跟我女朋友的关系?”

白清泠心里一刺,五年前她尚未来得及问他一句事情真相,如今亲耳从他口中听到“女朋友”三个字,竟还是会痛。

痛得让她想干脆勾引卫枭拍两张艳照送给崔佳怡当见面礼。

“你的小情郎呢?五年前为了跟他私奔将我骗进火海,五年后为了给他铺路再次把我遗弃在即将爆炸的车上,这般情深义重还真是让人感动啊。”他眼中明灭不定,不知是嘲讽多一些还是愤怒多一些。

殷伯文要回国发展的消息,业内已经传开了,而卫枭显然是他最大的绊脚石。

把他遗弃在即将爆炸的车上?

白清泠皱眉,还没来得及解释,他伤人的话脱口而出:“是不是为了他,你跟谁睡都可以?”

“随你怎么想。”白清泠心中一恼,懒得跟他解释了。

反正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爱过她,误会毫无意义。

可卫枭却大步上前把她困在墙壁和自己怀抱中间,掐着她的脖子一字一句道:“白清泠,你凭什么这么若无其事地跟我说话?你欠我的还不够多吗?”

“我欠你什么?卫枭,我欠你的早在五年前就已经还清了!”白清泠心中怒气翻滚,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厚颜无耻之人!

“你还了我什么?是伤痕累累的身体还是伤痕累累的心?”他低头狠狠咬住她的唇,撬开齿关辗转吮吸,眉目间蹙着懊恼的怒意。

他应该恨她,恨她半途而废,恨她薄情寡义,恨她移情别恋……

白清泠挣扎着在他肩膀上抓下一道道血痕,泪眼模糊间看到一大片烧伤的疤痕。

那是为崔佳怡留下的。

她抬手扇了他一巴掌,趁他愣神的瞬间从他怀里挣脱开来。

“卫枭,我白清泠这辈子对不起父亲对不起家族对不起所有人,唯一对得起的就是你!五年前你利用我瓦解白家,利用我换取崔佳怡的痴情,那是我自作自受我不怨任何人!我知道从前的白安宁斗不过你,如今一无所有的白清泠更加斗不过你,所以我没想过报复什么,从今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谁也不认识谁!”

卫枭整个人怔在那里,看她满眼委屈与无奈,看她强忍着悲痛假装坚强,心里似乎有什么在蠢蠢欲动。

不该是这样的。

“在事情查清楚之前,你留在这里。”他微微皱眉终止了话题。

“放心,我巴不得你跟崔佳怡百年好合,所以你不必担心我会破坏你们,丢掉的东西我从来没有捡起来的习惯。”

“可我不想让她受半分委屈。”卫枭直直看着她,下颚线紧紧绷着。

白清泠被他气得笑了出来,几乎笑出几行清泪。

在他眼里,就好像要求被他利用后残忍抛弃的前妻来稳固他跟他现任女友的关系,是那么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卫先生也有这么不自信的时候吗?区区一个白清泠,如何能撼动你们患难与共的真情?”

“你自然不能,可她会伤心。”他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如针尖扎在她心上。

白清泠鼻子突然犯酸,扭过头愤然道:“这是你们的事与我无关,你没有权利关我。”

“我只需有能力关你就好。”卫枭拽着她的胳膊将她搡在沙发上。

“卫枭,你这个乌龟王八蛋!”

这是自认识以来,白清泠第二次骂他。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两人都僵着一动不动。

“从前你从不这么大声跟我说话。”卫枭仍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眼眸低垂,突然半真半假地露出几分伤感。

便是这样无辜的样子,将她骗得险些尸骨无存。

第7章到底是爱还是不甘?

“以前年少轻狂,以为自己人见人爱,未认得卫先生真面目,实在是愚蠢至极。”白清泠冷笑,谁又知道当初不可一世的白大小姐,如获至宝般将那个一脸无害的男孩带回家,百般纵容百般喜爱。

却不知为何在世人眼里她竟成了性格刁钻刻薄,手段残暴的坏女人。

而满腹算计的他却成了善良纯真对她百般容忍,以德报怨的大好人。

那时她竟为只他一人肯相信她而感动得痛哭流涕。

哎,真真假假追究起来也没什么意思。

卫枭抬头,一双眼睛如寒潭染墨,看不清半点情绪。

良久他才开口,带着森森凉意:“五年前那个晚上,发生了什么?”

他向来能准确戳中她的死穴。

白清泠脸上淡漠的表情终于崩落,连嘴唇也忍不住颤抖起来:“发生什么你会不知道吗?向来运筹帷幄的卫先生,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为何拿我去换崔佳怡?”

卫枭面色阴沉,手中水杯生生被捏碎,血水滴在地毯上,晕开一团难看的痕迹。

然后起身拂袖而去。

崔佳怡大概刚好跟他擦肩而过,白清泠还没来得及缓口气,门铃便响了。

她没有开门,也没有躲藏,听着她跟保镖争吵一番后,开了门。

骤然看见白清泠那张惨白的脸,崔佳怡以为见了鬼,手里的保温桶掉在地上,倒了一地的海鲜粥。

“你,你怎么会在这?你是人是鬼?”她哆哆嗦嗦地抓着保镖的衣袖。

白清泠似笑非笑地坐在沙发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这是我家,我为什么不能在这?”

她也是非常不解,卫枭既然已经抛弃了她,又取而代之地做了梧城新任首富,为什么还要屈就在这小小公寓里?

“你还活着?你为什么还活着?”崔佳怡冲过来抓住她的手,确定她是人不是鬼,眼神也从恐惧变得嗜血。

白清泠起身将她手拂落:“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

当初若不是她跟殷伯文一同离开,恐怕早就在崔佳怡那些杀手的刀下,暴尸荒野了。

“你回来做什么?当初想杀你灭口的是卫枭,是他让我那么做的!”

有的人谎说得太久,连自己也相信了。

要不是殷伯文手段狠辣,逼得那些人吐出真相,恐怕她真的会以为他绝情如斯。

“从地狱里爬回来的人,当然是要为自己和家人报仇了。”白清泠只是单纯想吓一吓她。

看她抖如筛糠的样子,抑郁许久的心情也好了些。

“报仇?你在说笑吧?卫枭在梧城的地位,你觉得你能撼动得了?”

“我撼动不了他的地位,可撼动得了他的身体啊。”白清泠笑得很是畅快。

崔佳怡顺着她的视线看到一片狼藉的卧室,气得抬手要打她:“贱人!”

白清泠眼疾手快地捉住她的手腕:“崔佳怡,你最好不要招惹我,否则七年前我能把卫枭留在我身边,现在我也能。”

瞧瞧现实把她这个大好青年逼成了什么样,说谎都不带眨眼的。

“七年前你是花钱把卫枭留在身边的,现在你还有钱吗?”崔佳怡紧拽着拳头,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

白清泠冷笑:“你不妨自己去问问他,是为什么留在我身边的。”

“你到底想怎么样?”崔佳怡目光闪烁,狠厉威胁道:“你以为卫枭还像以前一样纵容你吗?他认为是你害死了卫薇,他恨了你五年,你以为他还爱你吗?”

“他爱不爱我,我根本不在乎。”白清泠淡定地看着面前歇斯底里的女人。

“你刚才说你是回来报仇的对吗?我告诉你是谁害死你爸爸的,但是你要跟我保证,再也不见卫枭。”崔佳怡突然收敛怒意,挑衅地看着她。

白清泠半信半疑地点头:“好。”

她本来也没打算再跟卫枭纠缠。

一个小时后,卫枭带着萧仪回来,保镖和崔佳怡晕倒在门口,房间里却已经空无一人。

桌上压着张纸,纸上画了只竖起中指的手。

“噗!哈哈,果然还是那个我认识的小夜叉。”萧仪笑得前俯后仰。

卫枭整个人笼罩在化不开的阴郁中,看上去像极了地狱里走出来的阎罗。

萧仪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连忙回归正色。

“看来你家小夜叉不是一个人回来的啊。”

卫枭目光阴沉的横了他一眼,良久才开口:“去查五年前那起绑架案。”

“怎么突然查那个?当时你跟段恒说好了拿你家小夜叉去换崔佳怡,演出戏给崔佳怡她爸看,后来段恒就莫名其妙失踪了,连带小薇也……”

“把段恒找出来,我要知道那晚的所有细节。”卫枭目光一冷,带着摄人的凌厉气势。

萧仪不解地摸着下巴:“还有什么好问的?崔佳怡不是拿出一堆证据证明小夜叉跟殷伯文早就有染,这起绑架案就是给他们私奔找的借口,段恒多半是被殷伯文干掉了,而且你不是还在火场看见他们了吗?”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她既然敢回来,就该承担背叛我的后果。”卫枭罕见地动了怒。

“你这报复人的方式还真是特别啊……”萧仪看着没来得及收拾的卧室忍不住想笑:“别那么看着我,昨晚摆明了是宋隼给你下套,而你是心甘情愿上勾的。”

“我若是不救她,宋隼未必相信。”

“要让他相信你,有无数种方法,何必非用这种可能会和崔建邦撕破脸的方式?这些年大家付出的心血难道还比不上你心里那点不甘吗?”

萧仪的话说得有些重,他只是想让他看清楚,他对白清泠到底是爱还是不甘。

卫枭不说话,暗自拽紧了拳头。

白清泠从卫枭那里逃出去后,在冯宝宝家躲了两天,旁敲侧击地从同事那打听到卫枭并没有找过她。

她才放心地回了公司。

想来崔佳怡的枕头风吹得很好,卫枭必定不会再找她的麻烦。

这几天,媒体开始大肆报道卫枭劈腿,崔佳怡转移目标跟宋隼同进同出,今年梧城最大的建筑项目多半会落在宋隼头上。

三两天后娱乐风向急转,卫枭和崔佳怡重归旧好,高调秀恩爱。

而宋隼给卫枭下药,使用下三滥手段陷害卫枭的事情也被添油加醋地写得玄乎其玄。

建筑项目最终花落卫枭,宋隼不仅竹篮打水一场空,还因为声誉问题失去国外重要合作伙伴。

白清泠看得手脚发凉,五年不见卫枭的演技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高度,等他俩结婚的时候她可以考虑给他们送座小金人。

第8章她的女儿

一周后,白清泠被外派到了九州总部。

每天浸泡在卫枭和崔佳怡恩爱不休的八卦当中,泡得都忍不住想为他们矢志不渝的爱情摇旗呐喊。

鉴于卫枭忙着谈恋爱,已经完全忘记她的存在,所以她打消了辞职的念头。

“让一让,让一让。”白清泠提着两杯滚烫的咖啡往电梯口冲。

还剩两分钟,要是咖啡没送到女魔头桌上,她就完蛋了。

电梯门刚一打开,白清泠就感觉有人在背后推了自己一把,她猛地往前一冲眼看要撞上电梯里的人,突然一股大力将她往旁边一搡。

咚的一声,她脑袋撞在电梯壁上,咖啡也跟着全倒在了脚背上,整个脚背瞬间红透。

“没事吧?”温润浅冷的声音,熟悉得已经融入骨血。

白清泠心尖猛地一颤,缓缓抬头,冤家路窄啊。

卫枭侧身将女人半拥在怀里,满脸关切地看着她,几滴热咖啡溅在手背上,恍若未觉。

“没事。”崔佳怡柔弱地把头埋在他胸口。

“这不是……”站在卫枭身后的萧仪看到白清泠,两只眼睛瞪得如铜铃般大。

白清泠竖起食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可卫枭还是冷森森地抬眼朝她看了过来,带着摄人的寒意,足见他对怀中人的维护。

“抱歉,总裁。”白清泠淡淡迎上他的目光,浮浅一笑转身离去。

感觉到他的视线追着自己的背影,她心里狂喜,这种潇洒转身只留给对手一个背影的感觉太好了。

英雄,从来不回头!

崔佳怡感觉手臂一疼,诧异地抬头看向卫枭,顺着男人的视线却只看见一群围观在电梯前的同事。

他在看谁?

“你弄疼我了。”她轻声说。

卫枭却跟失了魂似的一动不动。

“有意思。”萧仪拍拍他的肩膀,他才回过神松开她。

白清泠脑袋撞得狠了,有点头晕想吐,只好给女魔头打电话请了假。

刚走到公交车站,手机就来短信了。

女儿想见你。

白清泠背脊一凉,整个人笼罩在惶恐之中。

今年还真是流年不利啊,那人竟这么快又找到她了。

黑色迈巴赫从车站前驶过,萧仪瞥了眼专心开车的男人,狐疑道:“你家小夜叉怎么跟见鬼了似的?”

嘎吱一声急刹。

卫枭从后视镜里看到身形单薄的女人苍白着脸排队上公交车,心神不宁地踩了前面人的脚。

“下去。”他冷冷看了萧仪一眼。

萧仪连忙做了个封口的动作:“不说了,我不说了行了吧?”

“我让你下去。”卫枭不容置喙地再次命令。

萧仪气愤地下车甩上车门:“重色轻友的家伙!”

大中午的公交车上还这么多人,萧仪嫌弃地挤上去,忍着满鼻子汗臭味,终于看到那抹鹅黄色身影。

正想挥挥手给她个热情的拥抱。

就看见一只咸猪手正在她大腿处摸着。

“干什么呢!”萧仪一脚踹过去,肥胖的中年男人往后压倒好几个人。

白清泠原本只是以为车上太挤才被人蹭到,待那人的手越来越往上,她才觉得不对劲,正想出声呵斥,萧仪就抢先给了他一脚。

“谢了啊。”她扭头看到那张吊儿郎当的脸,微微怔忪。

“hello,卫枭家的小夜叉,好久不见。”萧仪嬉皮笑脸地打招呼。

白清泠却突然冷了脸,车子停站就顺势下去了。

你他娘的全家都是夜叉!

萧仪想追,那该死的胖子却爬起来抓着他不放:“打了人就想跑?”

“我跑你大爷!”萧仪转身又给了他一脚。

可是车门已经关上。

“妈妈。”粉雕玉琢般的小孩朝她扑过来。

白清泠抱着她亲了两口,看见靠在窗前,神色阴郁的男人,连忙把孩子交给冯宝宝。

“进房间谈吧。”她嗫嚅道。

男人深深看了她一眼,过分坚毅的五官透着压倒一切的强势。

他跟卫枭很不一样,卫枭的阴谋算计都是内敛的,而眼前这个人总是肆无忌惮地张扬着他的邪恶。

那双狭长的丹凤眼,似能摄魂夺魄,让人毫无招架之力。

“跟我回去。”他双手插在裤兜里,以不容反驳的语气说道。

白清泠指尖颤了颤:“我有权利过我想要的生活。”

“到现在你还放不下他?”殷伯文嘴角勾起一抹嘲讽。

“我回来是为我自己,并不是为他。”白清泠避开他逼人的视线。

“我说过我不喜欢勉强别人,你不走可以,女儿我会带走。”

白清泠豁然回头,抓住他的衣袖强硬道:“她是我的女儿,你不能带走她。”

“她也是我的女儿,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考虑,一个月后如果你没回来,这辈子别想再见到女儿。”殷伯文甩开她的手。

“五年契约已到,你说好要放我走的,不能食言!”

“我的话你也信。”殷伯文冷笑,拂袖而去。

果果抱着白清泠的小腿不肯放,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白清泠整颗心都跟着揪了起来。

“妈妈,我不走,我不要跟妈妈分开……”

殷伯文冷眼旁观,不管白清泠如何哀求都不肯松口。

“如此你都不肯跟我走,在你心里那个男人就那么重要?”

他只一个眼神,保镖就上前拉走了果果。

白清泠感觉心脏被人挖空了一块,追在轿车后面泣不成声:“殷伯文,不要带走我的女儿……”

小区门口树荫下,车里的男人满脸阴郁地看着这撕心裂肺的一幕,烟头烫到手指才回过神。

萧仪摸摸鼻子把头从车窗探出去一边挥手一边大喊:“小夜叉!”

白清泠泪眼朦胧地回头看到他,想都没想冲过去趴在车窗上哀求:“帮帮我。”

“上车。”萧仪打开车门,眼看殷伯文的车拐了个弯消失在视线里,一脚轰下油门。

“你们……额,离婚了?”萧仪往后视镜里瞟了一眼,卫枭整张脸黑得跟锅底似的。

白清泠一颗心扑在女儿身上,压根没看到他。

“他想抢走女儿逼我回去,萧仪,这件事会很麻烦……”

萧仪轻咳一声:“你知道有人能帮你,就看你愿不愿意。”

“你是说卫枭?”白清泠睫毛颤了颤,嘴角漾开一抹苦笑:“他怎么可能帮我?”

总裁,我劝你善良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总裁,我劝你善良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总裁,我劝你善良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