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情不知所踪》小说在线阅读-(乔郁离洛止)小说完整版

《情不知所踪》小说在线阅读-(乔郁离洛止)小说完整版

2019-09-11 11:36:15来源:WXB

《情不知所踪》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这里有!小说《情不知所踪》主角是乔郁离洛止,情不知所踪主要讲述:被姐姐设计爬上了自己心上人的床,本以为今后自己的幸福就要来了,却没想到,噩梦才刚刚开始。三年打掉她的三个孩子,更是为了乔海海对她百般虐待。终于她累了,想要放手了,那男人却是怎么都不肯撒手。

《情不知所踪》小说在线阅读-(乔郁离洛止)小说完整版

情不知所踪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1章 又怀孕了

“又怀孕了?”

乔郁离紧握住手机,目光停留在桌上的产检报告上,微微有些出神。

这是她的第三个孩子了……

在此之前,她的两个孩子,一个都没有留下来。

就算是再小心,她却还是怀孕了。

目光放到桌上的体检报告上,她伸手抚了抚自己尚且平坦的肚子。

“这一次,妈妈一定会好好保护你……”

就算是和洛止离婚,她也在所不惜。

她站起来,身子微微颤抖。

一步,两步,走到电脑前头,脚背上的水泡浮出来,她没走一步,伤口就被撕扯着。

倒吸一口冷气,她坐下来。

【离婚协议】

四个大字出现在电脑屏幕上,她的泪忽然开始止不住的往下落。

楼下忽的传来一阵响动,乔郁离手忙脚乱的起来,却忘了将电脑合上。

男人一下子将门打开,神色阴翳的立在门口。

一阵惊雷想过,电光将男人的脸映的越发可怕。

乔郁离心底猛地漏了一拍。

她下意识的后退两步,面上一阵惊惶。

“你不是去接……”乔海海了么?

后头的半截话未说出来,男人便带着一身寒气向她逼近。

“你怀孕了?”

几乎是逼问,乔郁离后退两步,却又是一个不慎绊倒在地。

洛止压下来,眸里闪过一丝阴翳。

“乔郁离,你休想骗我!”

这样一个肮脏的女人,还想生下他的孩子么?

“乔郁离,想拥有我的孩子,你配么?”

他狠狠地握住乔郁离的手,一脸阴狠。

男人的目光如同刀子一般,将她割得遍体鳞伤。

乔郁离恍然想起前两个孩子的死,就算是她跪在地上求他,他也不为所动,硬是逼她喝了堕胎药。

他当时,也是这样说的……

乔郁离轻笑出声,指甲刺进她嫩白的肉里,乔郁离再也忍不住,开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杀了他们的孩子……

她肚子里的孩子。

泪大把大把的涌出来,她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肚子。

洛止皱起眉头,粗暴的将她的手甩开。

翻箱倒柜的开始找堕胎药。

“我们离婚吧。”

乔郁离声音略显疲惫,洛止找药的动作不由的顿住,他转过头,脸上阴沉似水。

“你说什么?”洛止咬着牙,一字一句像是从他的牙缝里钻出来。

乔郁离的脚微微缩了缩,头一次,仰起头看他,眸里再没有从前卑微的爱慕之情。

“反正乔海海也回来了,你放过我……”

“你休想!”

洛止发了狠,一下子捏住她的下巴,手上用力,“你以为和我离婚了就可以保住你肚子里的这个孽种么?我告诉你!除非我死,否则你休想生下我的孩子!”

乔郁离咬住唇,眼底的痛意一闪而过。

“你已经杀了我两个孩子了!洛止!你个杀人凶手!你不得好死!?”

洛止轻嗤,冷哼一声,“不得好死是么?我倒要看看,我们两个谁会先死!”

说着捏着乔郁离的下巴强硬的将药塞进她的嘴里,手下微微用力,逼着她将药咽下去才松开手。

看着乔郁离蜷缩在地上,痛的痉挛,他才站起身。

“乔郁离,三年前我就说过,想要做我的妻子,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货色!”

“乔郁离,为了跟我结婚,你就这么不择手段,连自己的亲姐姐都不放过?”

“乔郁离,你让我恶心!”

“就算是结婚了又怎么样?既然你那样对海海,就得付出代价!”

他理了理领带轻嗤一声,抬脚从乔郁离身上跨过去,转身出门。

乔郁离抱着自己的肚子,一阵抽痛,便再没了知觉。

孩子……她的孩子……

血蔓延开来。

混蛋!

第2章 医院

当年设计爬上他的床,将自己的亲姐姐逼走,现而今居然要和他离婚么?

想起那女人轻描淡写的说出离婚两个字他的心底就更忍不住的浮躁。

将燃着的香烟掸出车窗外头,洛止忍不住的伸手在方向盘上用力砸了一下。

汽车发出刺耳的鸣笛声。

“凭什么?”

凭什么这段关系她说结束就结束,说开始就开始?还真以为他没脾气!

洛止冷哼一声,手机却是在这时候一阵嗡鸣声,瞥了一眼手机屏幕,他接起来。

“少爷!您快回来吧!少奶奶晕过去了!”

孙妈急切的声音传来,他的心底猛地一沉,一瞬想起临走前那女人苍白的面容。

这已经是她失去的第三个孩子了,可前两个都没事,为什么偏偏这个有事?

他皱起眉头,脸色冷的可怕。

总不会……真出什么事吧?

天边又是一阵惊雷,洛止低声说了句我知道了便将手机挂断,调转车头,飞快的往回赶。

不出十分钟,就到了家里,洛止冒着雨进到屋里,一瞬就被眼前的场景给惊住。

满地是血……

乔郁离倒在地上,长发散开,双目紧闭,脸上毫无血色。

他蹲下来,脸色难看。

“乔郁离!”

恶狠狠的,她的名字从他的嘴里吐出来。

乔郁离微微动了动,却是一口咬住了洛止的指头。

双目赤红,满眼都是恨意。

洛止被那眸子惊住,竟也忘了疼。

“洛止!我恨你!”

乔郁离阴冷的盯着他,不过几秒钟,便又歪头晕了过去,洛止闷哼一声,连忙咬牙将乔郁离抱起来,快步将她送到车里,车子像离弦的箭一般飞快的冲向医院。

而乔郁离,却像是做了一个冗长的梦一般。

快要死了么?只有快要死去的人,才会这么冷吧?

其实这样死去也挺好的,对她而言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梦中有孩子的哭啼声,听得她心里揪疼。

血色的雾弥漫开来,男人的脸隐隐现出。

她下意识的张口,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下一瞬,男人一把掐住她的喉咙。

狰狞的脸上满是厌恶,“乔郁离!你不配!”

婴儿哭泣的声音更大,震耳欲聋。

她的眉头紧缩,像是身子也不住的颤抖。

到了医院,洛止再抱起她的时候,竟是被她身上的凉意吓到。

心里猛地漏了一拍,他慌忙抱着乔郁离进去,“我不允许你死,你就休想死!”

“你要是敢死!我就算是追到阴曹地府也要把你给弄回来!”

“我要折磨你一辈子!”

恶狠狠地,咬着牙在她耳边道。

似是听到一般,乔郁离的眉头皱的更紧。

手指一下抓住洛止的衣襟。

混蛋!你混蛋!

她想骂他,却怎么也醒不过来。

洛止一脚将急诊室的门踹开,一脸狠厉的对着医生道,“救人!”

原本喧闹的房间一下子安静下来,“洛总?”

洛止怎么会在大半夜抱着一个女人过来?

其他护士也是惊叫一声,被乔郁离身上的血给吓到。

“救人!”洛止再次出声,脸上的雨水滴落下来,衬得男人如同罗刹。

医生心里猛然一震,连忙吩咐护士,“还愣着干什么?带病人去急救室!”

洛止这幅样子,他毫无理由的相信,今天,只要乔郁离在医院里出什么事,洛止绝对会将医院翻个底朝天。

战战兢兢的拿上器材,在洛止杀人的目光里进到手术室。

外界不是传言,洛总与其太太不合?看上去可不怎么像啊。

第3章 乔海海

洛止立在急救室门口,定定的看着那刺眼的红灯,心底一阵焦躁。

没有他的允许,乔郁离决不能死!

洛止眸色更深,脸色也难看了几分。

“嗡……”

手机震动。

洛止看着手机上闪动着的名字,眼里闪过一丝柔情,“海海。”

乔海海的声音响起,娇俏软糯。

“洛止哥哥,你在哪里啊?外面打雷了,我好害怕。”

略微带着些哭腔,委屈的如同小猫一般,让人忍不住的想护进怀里。

洛止心头一软,“乖,我现在在外面,有事……”

话未说完,那头护士的声音便传了过来,“乔郁离的家属在哪里?乔郁离家属在吗?”

乔郁离?

乔海海的面色一变,寒意从脚尖蔓延到头上。

洛止竟然跟那个贱人在一块?

“洛止哥哥和郁离在一块?”

似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乔海海的声音有些颤抖,“对、对不起洛止哥哥,我不该打扰你们的……”

说完竟是将电话直接挂掉,只留下洛止一脸阴沉的立在原地。

那护士小心翼翼道:“请问是洛先生吗?您太太现在虽然已经脱离危险了,但是过度食用避孕药和堕胎药,严重影响了您太太的生育功能……”

“滚!”

洛止冷冷的扫了那护士一眼,那护士张了张口,竟是什么也说不出。

洛止紧抿住唇,从她身边擦过去。

“她是死是活,关我屁事!”

不能生孩子才是最好,反正他也不需要。

他冷哼一声,大步流星的从医院离开。

他爱的是乔海海,一个乔郁离而已,算不了什么。

乔郁离的死活,跟乔海海比起来,根本就微不足道。

酒店。

乔海海将花瓶高高举起,咬牙切齿,“乔郁离!”

她算是个什么东西?三年前没给够她教训,现在竟然还敢跟她抢男人?

她也配!!

一声清脆的碎裂声,精致的瓷器炸裂在光洁的地板上。

阴沉着眸子坐下来,女人冷哼一声,嘴角勾起一丝冷意的笑。

“跟我斗?三年前我能让你输的一败涂地,三年后我照样可以把你踩进泥里让你再翻不了身!”

捡起地上最为尖利的一个瓷片,狠狠地在手腕处划了一道。

血争先恐后的涌出来,她却眉头都不曾皱一下。

冷静的拨通洛止的电话,听到那头清冷的男声,乔海海心性定了定。

“洛止哥哥,我好疼……对不起,以后我都不能陪着你了。”

虚弱的声音,似是下一瞬就没了呼吸一般。

洛止的心脏猛地提起来,车子差点没能刹住。

“海海!海海,你怎么了?”

乔海海轻呼一声,将身边的柜子推倒,咚的一声,手机也被她摔到地上。

嘴角勾了勾,安然躺下。

“海海!”

洛止瞳孔猛然一缩,声音有些颤抖。

“海海!你说话!不要吓我!”

一阵忙音。

洛止牙关打颤,脸色也变得越发难看起来,油门一踩,车子飞一般的向前驶去。

“海海,你可千万不能有事!”

医院。

冰冷的仪器在乔郁离腹上滑动,乔郁离眉头也皱的越发紧。

不,她不要醒过来。

这个世界太残酷了,她不要再面对那个男人。

这三年的折磨已经让她遍体鳞伤,既然孩子已经没有了,她也不想再活了!

护士着急的看向医生,只见医生额角的汗都要滴落下来。

“病人根本就没有求生的意志。”

在这样下去,乔郁离根本就醒不了。

到底是遭受过多大的苦难,才会让她这样讨厌这个世界?

医生脑海里浮现出那个男人冰冷的神色,咬紧牙关,“上心脏起苏器!”

只怕是这个女人死了,他也就活不成了,今天无论如何,他都要将这个女人的命给保下来!

第4章 割腕

洛止一脚将乔海海的房门踹开,抱起她就往医院里去。

“洛止哥哥……”

她声音微弱,小手紧抓住洛止的袖子。

“不要救我……你应该跟郁离在一块……”

眼泪断了线的涌出来,洛止脑海里却一瞬间映出乔郁离的脸。

洛止冷着脸为她系好安全带,将脑海里那个女人的容貌挥走。

“瞎说什么?”

乔海海微微笑了笑,娇小身子不住颤抖,似是极冷。

“洛止哥哥,可现在郁离才是你的太太不是么?我是个可耻的第三者……她……她是我的妹妹,也那么爱你,我不能破坏你们……可是……”

乔海海的眼眶一下子红了,说话也越发吃力,泪水决堤般的涌出来,“可是洛止哥哥,我爱你,我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和别的女人那么恩爱!我办不到!”

乔海海手腕上的血还不住的往外流,她闭上眼睛,一副决然的样子。

“既然如此,我死了不才是最好的结果么?”

洛止心底猛地一震,注意到她呼吸越发急促,连忙启动车辆。

乔海海也终是在这时候昏迷过去。

洛止开着车,心乱如麻。

让乔海海死?不!他怎么可以!

他深爱的一直都是乔海海,娶乔郁离也不过是为了折磨她!

当年乔郁离设计爬上他的床,害他与乔海海两地分离,他对她恨之入骨。

现而今乔海海回来,他就更不会让她因为乔郁离出事!

他的目光紧紧盯着前方,眸里越发阴沉。

车子飞快的在路上行驶,不出片刻便到了医院。

谁知刚下车,一群记者就把前路堵的严严实实。

“洛总,您怀里抱得是乔太太么?这么晚来医院是出了什么事?”

“洛总,早前听闻您与乔小姐不合,看来只是传言了。”

“洛总……”

长枪短炮,冲着洛止的面门直直的怼过来。

洛止的眸里透出狠厉,抬手将怼到面门的相机摔的粉碎。

“滚!”

其余记者纷纷被吓得后退,神色惊惶。洛止的新闻诚然可贵,可自己的小命却也无价。

等到洛止的身影消失不见了,才有人小声嘀咕出声。

“我怎么觉着洛总怀里抱着的不像是乔小姐啊。”

乔郁离虽然不经常露面,可他们到底是混娱乐圈的,多少也是知道乔郁离长什么样子的。

此话一出,场上记者的脸色都变了,眼底闪烁着光,互相对视一眼,纷纷四散离开去找素材去了。

洛止咬着牙将乔海海送到医院,一身的怒气怎么都遮掩不住,竟是将那些医生护士吓得不敢动。

他一把揪住主治医生的衣领,眸色阴沉,“我告诉你,她要是今天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要你们整个医院给她陪葬!”

医生不敢耽搁,连忙推着乔海海进了手术室。

洛止立在外头,一阵焦躁。从怀里掏出一支烟,却在看到禁止吸烟的牌子之后将香烟默默的放了回去。

明明现在乔海海才是危在旦夕,可他的脑子里,竟全是乔郁离那个女人。

随手抓来一个护士问乔郁离在哪个病房,他便抬脚往那里去了。

只是看一眼,他很快就回来。

门被他轻轻推开,屋里暗黄的灯亮着,女人面比纸白。

额角的发被汗浸湿,紧紧贴在她嫩白的皮肤上,看的出来,她应该是遭了不少罪。

“洛止……”

乔郁离双目紧闭,梦呓出声,洛止动作一下子顿住。

过了许久才又上前。

微微抿了抿唇,将手探向乔郁离的脸。

他想将她脸上的发拨开。

“我恨你!”

三个字似是咬牙切齿,从她嘴里一字一字吐出。

洛止立直身子,看着她的脸,眸里一阵暗沉。

她纤细的脖子微微起伏,洛止勉强压下想要掐死她的冲动,冷哼一声从病房里出来。

这个女人,还真是让人讨厌!

外头的雨也渐渐停了,乔海海被推出来。

他抿住唇,瞥了医生一眼,医生连忙说道:“乔小姐现在已经脱离危险,没什么大碍,手腕上的伤也绝对不会留疤,在这里观察三天之后就可以出院。”

洛止微不可闻的嗯了一声,便跟随乔海海进入病房。

所有的医生护士也都终于松了口气。

帝都的瘟神,果然名不虚传。

……

相比于这边的热闹嘈杂,另一边乔郁离的病房倒是安静许多。

空荡荡的房间,死一般的静寂。

乔郁离蜷缩着抱紧自己,浑身发抖,“冷,我好冷……”

“啊!”

她惊叫一声,睁开眼睛,一身的虚汗将衣服浸湿。

攥紧被子,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泪不觉涌落下来。

就算是在梦里,也不放过她么?

第5章 离婚吧

两只手用力扯住自己的头发,她隐忍的哭出声。

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她连忙擦干眼泪坐了起来。

护士进门,一眼见到她红肿的眼睛,不由的有些愣神。

低低叹了一口气,不由的有些同情。

“乔小姐,您现在还是尽量少哭,女人家的身体,这时候最容易落下病根了。”

说着递给乔郁离一杯温水,收拾地上的玻璃碎片时,才看到乔郁离满脚的泡。

乔郁离握着那杯温水,这才感觉自己又重新活过来一般,对着那护士温柔一笑,“谢谢。”

“请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护士起身离开的时候,乔郁离小心翼翼的叫住她。

“三天之后吧,您现在身体太弱了,需要在医院里好好养养。”

乔郁离点点头,笑的温和,“好。”

房间很快又恢复寂静,乔郁离肚子一阵响动,她不由的苦笑起来。

一个人住院,到底有诸多不方便。

强撑着起来,双腿打颤,她只能扶着墙去医院的餐厅。

可没走两步,就听见熟悉的声音。

“洛止哥哥,你真的答应娶我了!?”

乔海海一脸兴奋,差点将洛止手里盛着粥的碗给碰倒。

洛止伸手将乔海海嘴边的米粒摘下来,温柔的嗯了一声。

“可是……郁离呢?”乔海海定下来,眼里尽是惆怅。

洛止的脸色一下子有些阴沉下来,“不要跟我提她!”

乔海海微微瑟缩,洛止知道自己吓着她了,连忙抚了抚她的头顶叹了口气,“海海,她当年都那么对你了,你就是太善良了才会被她那样欺负。”

他永远都忘不了,乔郁离当年是如何侮辱乔海海的。

想到这里,他眼里的嫌恶更深。

“可是……洛止哥哥,她终究是我的妹妹,你的妻子……”

“她不配!”

洛止直接出声打断乔海海接下来要说的话,冷哼一声将碗放下。

“海海,能做我妻子的,只有你一个。”

“噼里啪啦!”

外头传来一阵响声,洛止下意识的出门去看。

乔郁离正蹲下来帮着护士收拾被碰倒的药,“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卑微道歉的样子,让洛止脸上越发难看。

“乔郁离!你又想耍什么花样!”

刻意将声音压低,生怕里头的乔海海听到。

乔郁离将最后一瓶药放到护士的托盘上,而后强撑着哆哆嗦嗦的站起来,冷眼看着他。

洛止被那眼神盯得浑身不舒坦,有什么从他心底翻涌起来。

他一把抓住乔郁离纤细的手腕,拖着她就要往她的病房里去。

乔郁离回头,正对上立在门口似笑非笑的乔海海的眼神。

“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她比出口型,却并未出声。

乔郁离猛地一下甩开洛止的手,“松开!”

洛止脸色变了变,将她逼进墙脚,“你说什么?”

“看着你的海海去,别来管我!”

她扬起下巴,眼里尽是倔强。

洛止一把重重捏住她的下巴,脸色难看,“你要对海海干什么?”

几乎是怒吼,乔郁离心底冷笑,“我能对她干什么?”

厌恶感席卷而上,洛止甩开乔郁离的下巴,贴近乔郁离的耳朵,“看看你那副丑恶的嘴脸,我真是恶心!”

乔郁离轻笑出声,“那我还真是荣幸。”

“乔郁离!”

她总是有办法让自己生气。

洛止脸色难看,每一次念她的名字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

“我们离婚。”

洛止冷静下来,淡淡的道。

第6章 他的白月光

“离婚给乔海海让位么?”她盯着他的眸子,眼底闪过一阵轻嘲。

洛止收回禁锢住她的两条手臂,从怀里拿出一支烟点上。

“只要你跟我离婚,什么条件,你只管开就是了。”

乔郁离脸色难看,一瞬间的扭曲。

她看向洛止,眼底恨恨。

“你杀了我的孩子!想要离婚是么?不可能!我这辈子,都要跟你们两个纠缠下去!至死方休!乔海海……”

“呵,她一辈子都只能是被戳着脊梁骨骂的小三!”

大手一下子掐住她的咽喉,男人的脸和梦中的重合到一块。

“你找死!”

她下意识的扒着洛止的手,眼底的讽意却是一成未减,“有种、有种你就杀了我!看看你们洛家还会不会把公司给你!”

要不是乔家当年对洛家有恩,她也不会那么顺利嫁到洛家。

这么多年,她除了讨好洛止以外,就是尽力讨好洛家的长辈,她一死,洛家人绝不会轻饶他。

洛止一拳砸到乔郁离耳边,“乔郁离!你有种!”

洛止陡然一松开,乔郁离就止不住的开始咳嗽起来,脸色憋得通红。

可就是这么狼狈的时候,乔郁离眼底的恨意却丝毫没有减少,“比起洛少来,我这也是小巫见大巫。”

洛止眼皮轻轻抬起,又点燃一只香烟塞进嘴里,手指轻轻摩挲乔郁离通红的下巴。

一瞬闪过怜惜,却又很快消失不见。

感觉到乔郁离身子在颤抖,洛止冷笑出声,“你以为,你不想就可以了么?我能让你退位的办法多得是,你要是不签,我就一辈子折磨你,让你……”

“生不如死!”

寒意从脚底涌上来,乔郁离瞳孔微缩,明显是被他吓到了。

洛止满意的松开手,背对着她离开。

“乔郁离,我等着你跟我跪地求饶。”

乔郁离无力的瘫坐在地上,脸色白的没有一点血色。

手指微动,嘴唇嗫嚅。

“生不……如死么?”

她低下头自嘲的笑了笑,手抚上自己平坦的肚子,人人都想让她生不如死,却没人知道她早就生不如死了。

洛止面无表情的将香烟从自己嘴里拿出来,伸手掐灭扔进垃圾箱,拿出手机,将电话拨出来。

“这几天,看好乔郁离,不要让她做任何不利于乔海海的事!”

说完直接挂断电话,迈着大步进到乔海海房间。

乔海海仰起脸,笑的天真无邪。

像是一道光一般,驱走他心底的阴翳。

想起乔郁离那张总是冷冰冰的脸,洛止冷哼一声,对眼前的人越发宠溺。

“洛止哥哥,刚才是郁离在外面么?”

“不是。”他的脸色发冷,乔海海小心翼翼的用眼睛瞄他,“我想去看看郁离了。”

洛止冷哼一声,乔海海连忙缠上去,“洛止哥哥,她到底是我的妹妹,今天听到你们在外面说话了,她好像……过得并不好。”

洛止将手里的水杯放下,定定看着她,“她把你害的这么惨,你管她那么多干什么?”

说到底,还是乔海海心思太浅,才会被乔郁离害成这样。

乔海海深呼出一口气,有些可怜巴巴抱住洛止,“洛止哥哥,你要是生气,我就不提郁离了,我们都三年没有见面了,我好想你……”

洛止眸子里的寒冰瞬间化成一池春水,脸上都柔和了几分,将乔海海按进自己怀里,“我也好想你。”

乔海海嘴角带着笑,眼里闪过一道精光。

第7章 狮子的暴怒

乔郁离出神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水龙头开着,冰冷的水哗啦啦的往下流,有几滴溅到她的身体上,她竟也不为所动。

镜子里的女人脸色苍白,头发蓬乱,别说是洛止了,就算是她自己看着这幅病容,心底也生出几分嫌恶。

乔郁离嘴角轻轻勾起,眼底尽是自嘲。

嫁给了洛止,除了洛止对她的折磨之外,她什么都没得到。

门口一阵响动,乔郁离下意识的往门口看去,脸色一变,“是你!”

乔海海赤着脚进来,一脸的笑意盈盈,“不是我,你还想有谁?我的好妹妹!”

好妹妹三个字,被她刻意咬重了些。

从她嘴里说出来,未免有些讽刺。

乔郁离伸手关掉水龙头,冰冷的水一瞬划过指尖,冷意刺骨。

她抿紧唇,一脸戒备。

乔海海没看到眼里,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轻嗤一声,“你和三年前倒是一点没变,这张脸,还是这么惹人讨厌。”

乔郁离身子轻颤,眸子看向她,“滚!”

她的身子实在是太弱了,刚刚又强撑着精神和洛止一阵折腾,现在再面对乔海海,她有心无力。

“乔郁离!你让我滚?你凭什么这么嚣张,你有今天,你以为靠的是什么?还不是我将你送到洛止床上的,现在发达了得意了,可是你忘了,你只是我乔海海的替身!”

“知道他为什么不让你生下他的孩子么?因为从你肚子里出来的,也只是贱种!”

乔郁离脸色一变,猛一抬头,指甲刺进自己嫩白的肉里,隐隐有血迹渗出来。

“乔海海,你哪里来的优越感?”

她一步一步逼近乔海海,眼里的怒意竟是将她镇住。

“我的孩子是野种?我是洛止的正牌妻子,你算什么?只要我不离婚,你就永远都是洛止养在外头的小三!我的孩子是野种,你的孩子又是什么,杂种吗?”

“你……”

乔海海脸色一白,心底不由的暗恼,这贱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牙尖嘴利了?

恼羞成怒,她抬起手一巴掌打到乔郁离的脸上,乔郁离的脸上瞬间浮起一个鲜明的手印。

火辣辣的疼。

乔郁离冷着眸子,毫不退让。

“贱.人!你是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么?一场有名无实的婚姻就让你得意成这种样子,洛止他爱的是我!你才是第三者。”

乔郁离轻笑出声,“当年究竟是谁爱慕虚荣逃出国外,设计将我送到洛止床上?怎么,现在后悔了?你这幅嘴脸,只怕从来都不敢在洛止面前露出来吧?”

“乔郁离!”乔海海咬着牙,扬手又要打向乔郁离脸上,谁知乔郁离这次竟是直接握住她的手腕,拼尽全身力气打过去。

“乔海海,你以为我还是三年前的乔郁离么?”

任人欺辱,任人打骂,三年过去了,她早就变了。

乔海海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没有想到乔郁离会还手,刚准备与她大打出手,眸子却是触及一道灰色的影子。

眼底闪过一丝讽意,转瞬间眼里竟是蓄满了水。

她捂住自己的半边脸,泣不成声。

“郁离,我只是来看看你而已,我没有要和你抢洛止哥哥……”

乔郁离背对着门口,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男人。

她皱起眉头,一时猜不出乔海海是什么意思。

“你来的目的,我根本就不想知道,要哭的话就到你的洛止哥哥面前哭去!”

语气生硬冷漠,有些受不了乔海海的黏腻。

乔海海一下子跪下来,双手抓住乔郁离的衣摆,惊叫一声,似是摔得极痛。

“郁离,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你打我也没关系,只要你能消气,我明天就离开好不好?离你们远远的,再也不打扰你们。”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重力,乔郁离不受控制的向前跌去。

扑通一声,柜子一下被她推倒,桌上的水杯摔下来,冷水淋得她满身都是。

她的手微微动了动,一下子按到其中一个碎片上。

倒吸一口冷气,只觉得自己皮肉仿佛都被刺穿一样。

而洛止的眼里,只有乔海海。

洛止直接从她身边迈过去,将地上可怜兮兮的乔海海抱起来。

目光触及到乔郁离消瘦的身影,如同刀刺一般,将她伤的片甲不留。

“到底是怎么回事?”

低沉的声音,如同狮子怒前的平静。

乔郁离再熟悉不过。

第8章 给你三天时间

乔海海眸里闪过一丝轻蔑,但很快就消失不见。

她转头拉住洛止的袖子,哭的不成样子的脸上出现一丝惊惶,“洛止哥哥,不是你看到的这样看,郁离只是跟我说了几句话而已,是我不小心……”

洛止大手抚上她细嫩的脸颊,将她脸上的泪擦干净。

乔海海握住他的手,脸色难看,“洛止哥哥,你不要误会,我就是被风沙迷了眼睛……”

才说了几个字,眼泪就止不住的哗哗往下流。

眼睛也委屈的红了起来。

拙劣的谎言,让洛止眸里的怒意更深,她看向扑在地上一身狼狈的乔郁离,怒极反笑。

“你可真是让我恶心!”

乔郁离脸色苍白,手指在地上蜷缩起来。

她知道,她在洛止心里,从来都是一个狠毒恶心的女人。

她张了张口,眼泪从脸颊上滑落,衬得她越发摇摇欲坠,可即便是如此,她还是倔强的不肯松口。

洛止心里微微动了动,竟是破天荒的觉得面前的乔郁离有些可怜,脚尖微动。

“你又不是头一天认识我,我就是这么阴险狡诈,怎么着?洛止?准备杀我泄愤?”

洛止面色直接黑了,乔海海连忙拉住他,一副温柔可人的样子。

“洛止哥哥!你别生气!郁离、郁离她还小……”

刚才洛止的动摇,她看在眼里。

微微抿了抿唇,她又伸手环住洛止的脖子,十分委屈的样子,“再说,我到底只是一个小三,郁离才是你的正牌妻子,郁离这么对我,也是情有可原。”

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头垂下来,露出半截细嫩的玉颈,“对不起,是我该死。”

想起昨天夜里乔海海割腕的事,洛止脸色直接变了,将乔海海的手拉起来,“胡闹!谁说你是小三了?这辈子能做我洛止妻子的只你乔海海一个!要我说几次你才明白?我爱的只有你一个人。”

像一把刀子一样,狠狠的刺进了乔郁离的心脏。

乔郁离的身子颤了颤,嘴角扯出一抹笑。

苍白,绝望,带着一丝丝冷漠。

“说够了么?说够了就赶紧从我这里滚出去!我这里不欢迎你们。”

洛止抬起眼皮看她,有些不耐烦。

他抱着乔海海站起来,“我再给你三天时间,把离婚协议书签了,以前你做过什么,我都可以不去追究。”

“是么?那您洛总裁还真是大发慈悲,我是不是要感恩戴德的跪下来?”

“你……”

讥讽的语气,冷漠的神态,一下子刺激到了洛止。

洛止看着她的脸,又可怜又可恨。

许久,才平静下来。

“有些话,我只说一次,你要是不签,后果自负!”

说完直接带着乔海海离开,再不看她一眼。

待到两人的身影走远以后,乔郁离的身子才放松下来。

手心的血不断涌出来,将地上的一滩水染红。

她自嘲的笑笑,感觉不到痛一般将手紧紧握住。

而抱着乔海海走到拐角处的洛止,心却猛地一沉,脚步微微顿了顿,怀里的乔海海感觉到什么一般,慌忙抱紧洛止。

她仰起头,纤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洛止哥哥,我难受。”

洛止微不可闻的嗯了一声,将她放到病床上。

“我现在要去公司一趟,你乖乖的在这里,我晚点再来看你。”

乔海海乖巧的应了声好。

等到洛止出去,她才拨通了一个电话,眸里带着前所未有的狠辣。

“看好洛止,一旦他去找乔郁离,立刻向我汇报!”

她能清楚的感觉出来,洛止对乔郁离不一样。

微微握紧拳头,脸色难看。

“就凭你也想跟我抢么?乔郁离,洛止只能是我的!”

第6章 他的白月光

“离婚给乔海海让位么?”她盯着他的眸子,眼底闪过一阵轻嘲。

洛止收回禁锢住她的两条手臂,从怀里拿出一支烟点上。

“只要你跟我离婚,什么条件,你只管开就是了。”

乔郁离脸色难看,一瞬间的扭曲。

她看向洛止,眼底恨恨。

“你杀了我的孩子!想要离婚是么?不可能!我这辈子,都要跟你们两个纠缠下去!至死方休!乔海海……”

“呵,她一辈子都只能是被戳着脊梁骨骂的小三!”

大手一下子掐住她的咽喉,男人的脸和梦中的重合到一块。

“你找死!”

她下意识的扒着洛止的手,眼底的讽意却是一成未减,“有种、有种你就杀了我!看看你们洛家还会不会把公司给你!”

要不是乔家当年对洛家有恩,她也不会那么顺利嫁到洛家。

这么多年,她除了讨好洛止以外,就是尽力讨好洛家的长辈,她一死,洛家人绝不会轻饶他。

洛止一拳砸到乔郁离耳边,“乔郁离!你有种!”

洛止陡然一松开,乔郁离就止不住的开始咳嗽起来,脸色憋得通红。

可就是这么狼狈的时候,乔郁离眼底的恨意却丝毫没有减少,“比起洛少来,我这也是小巫见大巫。”

洛止眼皮轻轻抬起,又点燃一只香烟塞进嘴里,手指轻轻摩挲乔郁离通红的下巴。

一瞬闪过怜惜,却又很快消失不见。

感觉到乔郁离身子在颤抖,洛止冷笑出声,“你以为,你不想就可以了么?我能让你退位的办法多得是,你要是不签,我就一辈子折磨你,让你……”

“生不如死!”

寒意从脚底涌上来,乔郁离瞳孔微缩,明显是被他吓到了。

洛止满意的松开手,背对着她离开。

“乔郁离,我等着你跟我跪地求饶。”

乔郁离无力的瘫坐在地上,脸色白的没有一点血色。

手指微动,嘴唇嗫嚅。

“生不……如死么?”

她低下头自嘲的笑了笑,手抚上自己平坦的肚子,人人都想让她生不如死,却没人知道她早就生不如死了。

洛止面无表情的将香烟从自己嘴里拿出来,伸手掐灭扔进垃圾箱,拿出手机,将电话拨出来。

“这几天,看好乔郁离,不要让她做任何不利于乔海海的事!”

说完直接挂断电话,迈着大步进到乔海海房间。

乔海海仰起脸,笑的天真无邪。

像是一道光一般,驱走他心底的阴翳。

想起乔郁离那张总是冷冰冰的脸,洛止冷哼一声,对眼前的人越发宠溺。

“洛止哥哥,刚才是郁离在外面么?”

“不是。”他的脸色发冷,乔海海小心翼翼的用眼睛瞄他,“我想去看看郁离了。”

洛止冷哼一声,乔海海连忙缠上去,“洛止哥哥,她到底是我的妹妹,今天听到你们在外面说话了,她好像……过得并不好。”

洛止将手里的水杯放下,定定看着她,“她把你害的这么惨,你管她那么多干什么?”

说到底,还是乔海海心思太浅,才会被乔郁离害成这样。

乔海海深呼出一口气,有些可怜巴巴抱住洛止,“洛止哥哥,你要是生气,我就不提郁离了,我们都三年没有见面了,我好想你……”

洛止眸子里的寒冰瞬间化成一池春水,脸上都柔和了几分,将乔海海按进自己怀里,“我也好想你。”

乔海海嘴角带着笑,眼里闪过一道精光。

第7章 狮子的暴怒

乔郁离出神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水龙头开着,冰冷的水哗啦啦的往下流,有几滴溅到她的身体上,她竟也不为所动。

镜子里的女人脸色苍白,头发蓬乱,别说是洛止了,就算是她自己看着这幅病容,心底也生出几分嫌恶。

乔郁离嘴角轻轻勾起,眼底尽是自嘲。

嫁给了洛止,除了洛止对她的折磨之外,她什么都没得到。

门口一阵响动,乔郁离下意识的往门口看去,脸色一变,“是你!”

乔海海赤着脚进来,一脸的笑意盈盈,“不是我,你还想有谁?我的好妹妹!”

好妹妹三个字,被她刻意咬重了些。

从她嘴里说出来,未免有些讽刺。

乔郁离伸手关掉水龙头,冰冷的水一瞬划过指尖,冷意刺骨。

她抿紧唇,一脸戒备。

乔海海没看到眼里,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轻嗤一声,“你和三年前倒是一点没变,这张脸,还是这么惹人讨厌。”

乔郁离身子轻颤,眸子看向她,“滚!”

她的身子实在是太弱了,刚刚又强撑着精神和洛止一阵折腾,现在再面对乔海海,她有心无力。

“乔郁离!你让我滚?你凭什么这么嚣张,你有今天,你以为靠的是什么?还不是我将你送到洛止床上的,现在发达了得意了,可是你忘了,你只是我乔海海的替身!”

“知道他为什么不让你生下他的孩子么?因为从你肚子里出来的,也只是贱种!”

乔郁离脸色一变,猛一抬头,指甲刺进自己嫩白的肉里,隐隐有血迹渗出来。

“乔海海,你哪里来的优越感?”

她一步一步逼近乔海海,眼里的怒意竟是将她镇住。

“我的孩子是野种?我是洛止的正牌妻子,你算什么?只要我不离婚,你就永远都是洛止养在外头的小三!我的孩子是野种,你的孩子又是什么,杂种吗?”

“你……”

乔海海脸色一白,心底不由的暗恼,这贱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牙尖嘴利了?

恼羞成怒,她抬起手一巴掌打到乔郁离的脸上,乔郁离的脸上瞬间浮起一个鲜明的手印。

火辣辣的疼。

乔郁离冷着眸子,毫不退让。

“贱.人!你是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么?一场有名无实的婚姻就让你得意成这种样子,洛止他爱的是我!你才是第三者。”

乔郁离轻笑出声,“当年究竟是谁爱慕虚荣逃出国外,设计将我送到洛止床上?怎么,现在后悔了?你这幅嘴脸,只怕从来都不敢在洛止面前露出来吧?”

“乔郁离!”乔海海咬着牙,扬手又要打向乔郁离脸上,谁知乔郁离这次竟是直接握住她的手腕,拼尽全身力气打过去。

“乔海海,你以为我还是三年前的乔郁离么?”

任人欺辱,任人打骂,三年过去了,她早就变了。

乔海海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没有想到乔郁离会还手,刚准备与她大打出手,眸子却是触及一道灰色的影子。

眼底闪过一丝讽意,转瞬间眼里竟是蓄满了水。

她捂住自己的半边脸,泣不成声。

“郁离,我只是来看看你而已,我没有要和你抢洛止哥哥……”

乔郁离背对着门口,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男人。

她皱起眉头,一时猜不出乔海海是什么意思。

“你来的目的,我根本就不想知道,要哭的话就到你的洛止哥哥面前哭去!”

语气生硬冷漠,有些受不了乔海海的黏腻。

乔海海一下子跪下来,双手抓住乔郁离的衣摆,惊叫一声,似是摔得极痛。

“郁离,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你打我也没关系,只要你能消气,我明天就离开好不好?离你们远远的,再也不打扰你们。”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重力,乔郁离不受控制的向前跌去。

扑通一声,柜子一下被她推倒,桌上的水杯摔下来,冷水淋得她满身都是。

她的手微微动了动,一下子按到其中一个碎片上。

倒吸一口冷气,只觉得自己皮肉仿佛都被刺穿一样。

而洛止的眼里,只有乔海海。

洛止直接从她身边迈过去,将地上可怜兮兮的乔海海抱起来。

目光触及到乔郁离消瘦的身影,如同刀刺一般,将她伤的片甲不留。

“到底是怎么回事?”

低沉的声音,如同狮子怒前的平静。

乔郁离再熟悉不过。

第8章 给你三天时间

乔海海眸里闪过一丝轻蔑,但很快就消失不见。

她转头拉住洛止的袖子,哭的不成样子的脸上出现一丝惊惶,“洛止哥哥,不是你看到的这样看,郁离只是跟我说了几句话而已,是我不小心……”

洛止大手抚上她细嫩的脸颊,将她脸上的泪擦干净。

乔海海握住他的手,脸色难看,“洛止哥哥,你不要误会,我就是被风沙迷了眼睛……”

才说了几个字,眼泪就止不住的哗哗往下流。

眼睛也委屈的红了起来。

拙劣的谎言,让洛止眸里的怒意更深,她看向扑在地上一身狼狈的乔郁离,怒极反笑。

“你可真是让我恶心!”

乔郁离脸色苍白,手指在地上蜷缩起来。

她知道,她在洛止心里,从来都是一个狠毒恶心的女人。

她张了张口,眼泪从脸颊上滑落,衬得她越发摇摇欲坠,可即便是如此,她还是倔强的不肯松口。

洛止心里微微动了动,竟是破天荒的觉得面前的乔郁离有些可怜,脚尖微动。

“你又不是头一天认识我,我就是这么阴险狡诈,怎么着?洛止?准备杀我泄愤?”

洛止面色直接黑了,乔海海连忙拉住他,一副温柔可人的样子。

“洛止哥哥!你别生气!郁离、郁离她还小……”

刚才洛止的动摇,她看在眼里。

微微抿了抿唇,她又伸手环住洛止的脖子,十分委屈的样子,“再说,我到底只是一个小三,郁离才是你的正牌妻子,郁离这么对我,也是情有可原。”

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头垂下来,露出半截细嫩的玉颈,“对不起,是我该死。”

想起昨天夜里乔海海割腕的事,洛止脸色直接变了,将乔海海的手拉起来,“胡闹!谁说你是小三了?这辈子能做我洛止妻子的只你乔海海一个!要我说几次你才明白?我爱的只有你一个人。”

像一把刀子一样,狠狠的刺进了乔郁离的心脏。

乔郁离的身子颤了颤,嘴角扯出一抹笑。

苍白,绝望,带着一丝丝冷漠。

“说够了么?说够了就赶紧从我这里滚出去!我这里不欢迎你们。”

洛止抬起眼皮看她,有些不耐烦。

他抱着乔海海站起来,“我再给你三天时间,把离婚协议书签了,以前你做过什么,我都可以不去追究。”

“是么?那您洛总裁还真是大发慈悲,我是不是要感恩戴德的跪下来?”

“你……”

讥讽的语气,冷漠的神态,一下子刺激到了洛止。

洛止看着她的脸,又可怜又可恨。

许久,才平静下来。

“有些话,我只说一次,你要是不签,后果自负!”

说完直接带着乔海海离开,再不看她一眼。

待到两人的身影走远以后,乔郁离的身子才放松下来。

手心的血不断涌出来,将地上的一滩水染红。

她自嘲的笑笑,感觉不到痛一般将手紧紧握住。

而抱着乔海海走到拐角处的洛止,心却猛地一沉,脚步微微顿了顿,怀里的乔海海感觉到什么一般,慌忙抱紧洛止。

她仰起头,纤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洛止哥哥,我难受。”

洛止微不可闻的嗯了一声,将她放到病床上。

“我现在要去公司一趟,你乖乖的在这里,我晚点再来看你。”

乔海海乖巧的应了声好。

等到洛止出去,她才拨通了一个电话,眸里带着前所未有的狠辣。

“看好洛止,一旦他去找乔郁离,立刻向我汇报!”

她能清楚的感觉出来,洛止对乔郁离不一样。

微微握紧拳头,脸色难看。

“就凭你也想跟我抢么?乔郁离,洛止只能是我的!”

情不知所踪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情不知所踪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情不知所踪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