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山河尽处暮雪白头全文免费阅读主角陆霜晚独孤霈

山河尽处暮雪白头全文免费阅读主角陆霜晚独孤霈

2019-08-13 13:53:46来源:WXB

山河尽处暮雪白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山河尽处暮雪白头的作者白衣染霜华,最新章节目录解读。山河尽处暮雪白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他伤她至深,却在她转身离去之后,才明白此生唯她不爱。

山河尽处暮雪白头全文免费阅读主角陆霜晚独孤霈

山河尽处暮雪白头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 江月示威

陆霜晚不是傻子,到了这个地步,她已经明白,江月不是她从前认识的那个人了。

眼前之人,来者不善!

“啧,姐姐,你看你怎么总是这么不小心?”江月勾起嘴角,脸上带着冷冰冰的笑意,顿了顿,她继续说道,“要是你大哥镇南王也像你一样不小心,可是会丧命的!”

“这是什么意思?”陆霜晚陡然睁大眼睛。

江月弯下腰,凑到陆霜晚耳边轻声说道:“镇南王要回皇城述职,苍州是必经之路。而他路过郊野的时候,会遇上一群穷凶极恶的山匪,混战之中,镇南王将被利刃穿心……”

“山匪?”陆霜晚惊恐地意识到,刚才江月用的所有词句都是在陈述,而不是猜测。

“从前在陆府的时候,镇南王对我也算不错。可是怎么办呢?想要把你踩在脚下,就得先除掉你大哥啊!你陆霜晚能有今天,靠的不就是锦城陆家的势力吗?没有了陆家,就没有了你陆霜晚在这后宫的立足之地!”江月一字一句,语气柔软,却是绵里藏针,针针都扎在陆霜晚的心上。

如果没猜错的话,江月口中的山匪绝对不是简单的匪徒,而是被派出的伪装杀手!

陆霜晚咬牙反驳道:“你休想!以我大哥的实力,你们绝对无法得逞的!”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你大哥绝对不会想到,在他前下属的地盘上,会遇到大批人马伏击。就算他再厉害,也没有三头六臂,能防得住所有的明枪暗箭。”江月说得轻巧,似乎成竹在胸。

“不许你动我大哥!”陆霜晚用力地掀了一把,江月便踉跄地摔倒在地上。

江月依然冷笑着,幽幽说道:“若非有万全的准备,你觉得我会跟你说这些吗?连镇南王的死法,我都想好了,不能让他死得太舒服,要先给他胸口一刀,让他失去反抗力,再一刀一刀剜下他的皮肉……”

“你闭嘴!”陆霜晚红着眼睛扑上去,把江月按在地上。

“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陆霜晚!你大哥,是因你而死。不止是他,你会害死所有人!整个陆家,整个锦城……”江月仍然咄咄逼人。

陆霜晚终于忍无可忍,扬起手一巴掌扇过去,江月的脸颊顿时红肿了起来,嘴角也渗出了血迹。她揪住江月的衣襟,厉声质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们的计划是什么?你告诉我!你说啊!”

“砰!”

大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

江月顿时一改刚才狠毒的模样,柔弱地抽泣着:“姐姐不要啊!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在霈哥哥面前说那些话,可我真的是无心的!我就是想来看看你,没有别的意思!”

“陆霜晚,你这个贱人!”独孤霈简直要疯了似的,拎起陆霜晚就将她扔了出去,转身拥住江月。

“霈哥哥,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不关姐姐的事,你不要错怪她!”江月扬起脸,泪水划过红肿的脸颊。

“朕都看见了!你好心来看她,她却如此待你,到这个地步,你还在护着她?还嫌她害你害得还不够惨吗?这次朕绝不会轻易饶过她!”独孤霈咬牙切齿,回头看向摔倒在地上的陆霜晚。

“皇上,你救救我大哥!求你派兵去苍州,救我大哥!”陆霜晚根本顾不上自己,抓住独孤霈的衣摆哀求道。

“苍州?”独孤霈蹙眉,这个女人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些什么呢!

“这个女人要害我大哥!他们在苍州设了埋伏!”陆霜晚指着江月,对独孤霈苦苦哀求。

“姐姐,你、你在说些什么?”江月睁大眼睛,一脸无辜。

片刻之前,独孤霈本还有些犹疑。虽然他讨厌陆霜晚,但也知道这个女人作为巫族后裔的占卜能力,本以为她说这些话是因为什么预兆,却没想到,她竟然把矛头指向了江月!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在谎话连篇!真是死性不改!”独孤霈脸上的神情失望到极致。

不,对这个女人,连失望都是多余的!

独孤霈抱起江月,毫不留情地将哀求的陆霜晚踹开,转身走了出去。

“皇上!”陆霜晚追上去,侍卫却砰的关上了门。她无力地摔倒在地上,不管怎么拍门哭喊,都无人理会,直到她完全失去力气,在门后晕了过去。

第5章 皇上给你的惩罚!

不知道什么时辰,有人从外面推门。

倚在门后的陆霜晚被推倒在地,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瞧见走进来一个面生的嬷嬷,跟着进来的几名侍从,不由分说的上来将她按住,用一张绢子捂住了她的口鼻。

很快,陆霜晚身上便没有了力气,瘫软在地上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放开本宫!本宫可是皇后!”

“奴婢当然知道您是皇后!锦城陆家,雄踞巴蜀,普天之下谁人不识?”那花衣嬷嬷皮笑肉不笑地说着,弓身揪住陆霜晚的头发,“素闻陆家大小姐歌喉美妙,还弹得一手好琵琶,令世间不少男子为之倾倒,更是师从药谷神医,习得一身妙手回春的绝世医术。不知,你若是没了这嗓子和这双手,会如何?”

陆霜晚无力地挣扎:“你们想干什么?谁指使你们来的!伤害皇后,这是诛九族的大罪,你们敢动本宫分毫,本宫定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这内务司还有谁的命令能让奴才们畅通无阻?我奉的,自然是皇上的命!”花衣嬷嬷低头俯瞰着陆霜晚。

“皇上?不、不可能……”

独孤霈不会这样对她的!

陆霜晚一边摇头,却一边想到独孤霈所说的,绝不会轻饶她。

“这是皇上给你的惩罚!”说着,嬷嬷恶狠狠地捏住陆霜晚的下巴,将一碗味道古怪的药汁强行灌进陆霜晚嘴里,滚烫的药汁顺着咽喉不断地往下咽。

好疼!喉咙里火辣辣的,像是一团火焰灼烧着血肉!

“唔……”

陆霜晚呜咽着,发现自己一点声音都发不出。嬷嬷一松开手,她便趴在地上,拼命用手指抠着喉咙,想要把药汁吐出来。

“别太浪费力气,更疼的还在后面呢!皇后娘娘您可得挺住了!”嬷嬷冷笑着,让侍从将陆霜晚的手按在地板上,随即掏出一把尖嘴铁钳,凶狠地拔掉了陆霜晚的食指指甲。

啊!

陆霜晚吃痛地尖叫,喉咙里却只能发出几不可闻的哽咽,震动的声带好像是被无数支针扎着,殷红的血水顺着下巴流淌。

“不是说锦城陆家有巫族血统,善占卜、预言之术吗?还说当年就是皇后凭借预言术,替当今圣上打下江山!既然如此,皇后可有算到过,你会有今日?”

嬷嬷一边说着,一边挨个拔掉陆霜晚右手的指甲,很快,陆霜晚的指尖已是鲜血淋漓。

陆霜晚无助地颤栗着,身体疼到似乎每一寸骨头都要碎了,意识也一点点变得模糊起来。

恍惚中,她好像看见了独孤霈,他冲进来一脚踹开跟前的嬷嬷,蹲下身抱起她,喊着她的名字。

是你么,霈哥哥?

陆霜晚无声地翁动嘴角,合上眼,一头栽倒在对方的臂弯里。

“陆霜晚?陆霜晚!”

独孤霈低头看着倒在怀里的陆霜晚,心一下子揪紧了。她苍白的脸上满是血迹,红肿的右手也被鲜血染红,被拔掉的指甲胡乱扔在一旁。

这个女人,明明是高高在上的皇后,陆家的大小姐,凭什么被一个低等奴才折磨得如此狼狈?她的傲骨,她的盛气凌人,都去哪里了?

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觉得如此生气,抱起陆霜晚就大步走了出去。

第6章 下人的报恩

冬夜的月光从窗户漫进来,潮水一般随着青纱帐涌动。

太医已经诊治过陆霜晚,因为她之前就身体虚弱,才会晕过去,如果好好调养,被拔掉的指甲倒是能慢慢长好,只不过嗓子的问题比较严重,说是被灌了哑药,需要尽快用对症的解药才有机会挽救。

“那你们还在这里杵着干什么?还不快去调制解药!”独孤霈黑着脸,声音中压抑着怒火。

“这种哑药十分复杂!若是连太医在的话,或许能尽快制作出解药,但是连太医最近回了药谷,尚未回宫……”太医支支吾吾的,抬起眼皮,就对上独孤霈冰冷的眼神,吓得头皮一紧。

“看来太医院只需要连城一个人就够了,朕还用大笔俸禄养着你们这些废物干什么?”独孤霈冷冰冰地打断太医。

“微臣这就去和同僚们商议!”太医赶紧告退,可一转身,就看见连城快步走了进来。太医一愣,如见救星,连声说道:“连太医,您回来了?”

连城看都没有多看旁人一眼,径直大步走向床边,看到躺在床上的陆霜晚,眼底顿时露出疼惜的神情。

“丫头?”他咬了咬牙,强忍着怒火,头也不回地对独孤霈说道,“皇后娘娘认床,在皇上这里会睡不好,如果皇上没有其他事,微臣就带皇后娘娘回长离宫了!”

说完,不等独孤霈发话,连城就弯腰抱起陆霜晚。

独孤霈一把抓住连城的手腕,俩人目光相接,殿内的气压陡然降低,让众人噤若寒蝉。

连城是皇后带进宫的御用太医,一手出神入化的毒医之术,令人不敢轻易招惹,可独孤霈乃是天子,敢当面给当今圣上甩脸色,那不是找死么!

就在俩人僵持的片刻,江月匆匆忙忙地走了进来,“皇上……”话音未落,她便感觉到了殿内非同寻常的气氛,识趣地止住了话头。

独孤霈眼底掠过一道黯然的光色,缓缓松开了手。

连城抱起陆霜晚,冷冰冰地瞥了一眼江月,一言不发地离开大殿。

江月这才重新开口,一脸关切地问道:“听说姐姐在内务司遭人毒害,这是真的?”看她脸上的表情,像是看到刚才的场景,才确认这件事一般。

独孤霈抬眸看向她,语气低沉地开口:“那个花嬷嬷不是你身边的人吗,你会不知?”

“臣妾方才一直在寝殿休息,是皇上您送臣妾回去的呀,臣妾怎会知道花嬷嬷她……”江月停顿了片刻,她又自顾自地呢喃,“花嬷嬷向来待人温和,下人们有口皆碑,怎会突然对姐姐做出这般残忍歹毒之事……”

这话听上去,好像是说问题出在陆霜晚自己身上!

独孤霈脸上闪过狐疑的神色,问道:“你的意思是,你对她的所作所为,毫不知情?”

“臣妾当然不知情!皇上,难道你怀疑臣妾?”江月眼里瞬间蓄满了眼泪,泛红的眼圈在苍白的小脸上显得格外楚楚可怜。

若是寻常,独孤霈疼惜她,看不得她受委屈,定是会上去好言好语地哄着,但此刻他却抿唇不语。

一个低等奴才,若是背后无人撑腰,哪来的胆子和机会,潜入重重守卫看守的内务司毒害皇后?

正想着,侍卫褚墨便进来禀告:“皇上,那恶奴招供了。”

“是谁指使她?”独孤霈眼底的神色夹杂着犹疑和不安,怕这个答案会印证了他的怀疑。

褚墨摇头说:“她说,一切都是她自发而为。”

“自发?她与皇后有什么仇,要豁出性命去干这种事?”独孤霈蹙眉。

褚墨用眼角余光看了一眼江月,答道:“那恶奴说,月贵妃是她的大恩人,却被皇后娘娘连番设计,受人羞辱,还几次差点丧命,所以她对皇后娘娘怀恨在心。早先您带月贵妃回寝殿时,便趁您不注意偷走了令牌,假传圣旨去内务司行凶报复!”

一个奴才,真有这么大的胆识?

见独孤霈仍是半信半疑,江月掩着嘴唇倒抽一口冷气:“啊?嬷嬷她怎么会这么想?当年她卖身葬女,我见她可怜,才收留了她,她虽一直将我当成女儿一样看待,可她怎么能为了我去做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何况我已经说过,我不想再追究往事,只想安安静静地陪在霈哥哥身边……”

她一边说着,眼泪簌簌地往下掉,一边剧烈地咳嗽起来,蓦地吐出一口鲜血!

第7章 她活该!

江月急火攻心,服过太医开的药之后便昏睡过去。

见她似是睡着了,独孤霈本是起身要走,可江月紧紧攥着他的手,他无法脱身,脑海中竟想起先前连城冲到床边的时候,同样也是握住陆霜晚的手的画面,心头有一丝恼意。

那个女人有她的好师兄陪着,怎么会有事?

何况,如今月儿这副模样,全都是那个女人造成的,就算真的是月儿派人去折磨那个女人,也是那个女人活该!他又怎么能因此责怪月儿?现在月儿旧伤发作,他居然还想丢下她,去探望那个女人,真是脑子犯糊涂了!

一夜过去,天蒙蒙亮时,独孤霈才换了身衣裳走出寝殿。

褚墨走上前来禀告:“皇上,听说连太医为皇后娘娘调制了医治咽喉的解药,应该会没事。皇后娘娘已经醒过来了,您要不要……”

“该上早朝了!”独孤霈冷声打断褚墨未说完的话。迟疑了片刻,他压低了声音,补充道:“派一队暗卫去苍州,打探一下镇南王的情况。”

即便陆霜晚那个女人该死,但锦城陆家并无过错,更何况,他知道小妹独孤雪对镇南王陆风晚钟情多年,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他们兄妹跟陆家之间的孽缘!

金鸾大殿上,众臣早已在恭候。

大太监捧着圣旨上前一步,宣读册封江月为贵妃的诏书,话音未落,就听见殿外传来宣声:“皇后娘娘驾到!”

众人愕然,看见果然是陆霜晚走上了大殿。

独孤霈微微蹙眉,这个女人,做完刚受了刑,不在寝殿好好休息,跑来金銮殿凑什么热闹?不待他发问,陆霜晚抬头看向他,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一字一顿,声音沙哑地说道:“江月为妃,本宫不同意!”

独孤霈眼神一凛,“朕的旨意,何时轮到你来置喙?”

“皇上封的是后妃,臣妾乃是后宫之主,自然有资格过问。江月并非清白之身,若是封她为贵妃,这是对皇室尊严的亵渎,必将受天下人耻笑!”纪泠音丝毫没有退让,虽然嗓音喑哑,却字字清晰。

独孤霈的脸顿时沉了下来,喝道:“陆霜晚,你胡说什么!”

陆霜晚直视着独孤霈:“皇上不是也很清楚吗?当年江月与二皇子独孤沐已有夫妻之实,独孤沐身亡之日,江月服毒自尽殉葬。若是谁有异议,大可让太医院的嬷嬷为江月做一个检查,一验便知!”

“够了!你住口!朕心意已决,容不得你在朝堂之上撒野!”独孤霈已经快要抑制不住怒火。

陆霜晚也毫不示弱,即便独孤霈会更加憎恶她,她也决不能让那个想要害她的女人轻轻松松就当上贵妃!于是她跪下来说道:“若皇上执意如此,那就先废了臣妾这个皇后!否则,臣妾日后无法再管理六宫,也无法向皇室的列祖列宗们交代!”

“你真以为朕不敢?”独孤霈咬牙切齿。

不待纪泠音回答,大半朝臣们就跪了下来,纷纷大喊:“皇上三思啊!”

锦城陆家,八代忠良,是几百年来江山稳固的根基,若是为了一个不洁的女人,废了陆皇后,不止会得罪陆家,也会让天下人寒心!

这个道理,陆霜晚懂,独孤霈也懂!她用这一招来将他的军,他根本没得选择!

好啊!这个女人,果然还是那个自私自利、功于心计的蛇蝎妇人!

他从来没有看错她!

独孤霈愤怒地抓过太监手中的圣旨,狠狠地扔在地上,虽然他没有亲口说,但册封之事显然是搁置了。

正当气氛僵持之时,殿外一名宫女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侍卫们拦都拦不住。那宫女一边跑一边喊:“不好了,青阳公主失踪了!”

第8章 害死公主

朝臣们一片哗然。

陆霜晚也跟着心头一紧,抓住那宫女问道:“怎么回事?小雪她昨夜还来过我宫里,怎么会突然不见了?”

宫女看了一眼陆霜晚,支支吾吾地说道:“昨夜……昨夜皇后娘娘您给了公主殿下那张纸条之后,公主的情绪就一直不太对劲,等到今早奴婢去伺候公主洗漱的时候,发现她和贴身婢女香兰都不见了,只、只留下这张纸条!”

陆霜晚一愣:“我什么时候给过她纸条?”

话音未落,独孤霈已经夺步上前,从宫女手中拿过纸条,只见上面赫然写着一行小字:苍州,救大哥!

陆霜晚的字迹,独孤霈一眼就能认出来,而且昨天在内务司,陆霜晚亦对他说过关于苍州和她大哥之类的话!

“陆霜晚,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明知她有眼疾,竟然指使她去苍州?你是想利用她,逼朕派兵去苍州是么?你这个女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究竟还能有多不择手段!”

独孤霈本就憋着一肚子火气,又得知自己最宠爱的妹妹独孤雪竟因为陆霜晚的这张纸条而离宫出走,顿时怒火中烧,一把揪住陆霜晚的衣襟质问起来。

陆霜晚惊慌地摇头:“我没有!昨夜我嗓子受伤,说不了话,这张纸条是我写给师兄,让他派人去救大哥!皇上若是不信,大可去查一查,我把身边的亲卫都调遣了出去!是这个宫女在说谎!”

就算在她和江月之间,独孤霈不肯信她,但她与宫女的话,他总该相信她了吧?

“够了!陆霜晚,朕不想再听你的谎话!你利用别人的感情,去达到自己的目的,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一年前对月儿是这样,如今竟然连青阳都利用,亏她对你大哥情深意重,更是把你当成亲人一般信任!她若是有什么闪失,朕绝不会饶你!”

当着一众朝臣的面,独孤霈字字狠厉,不留半点情面。

陆霜晚的心也一点点冷了下去。

祁王独孤洵赶紧上前来说道:“皇兄,事不宜迟,还是先派人去找回青阳要紧!”

独孤霈咬牙将陆霜晚推开,旋即对护卫队下令全城搜索。

命令还未下去,京都衙门的人就在殿外求见,说在城郊距离官道不远处的矮坡下,发现一具被劫杀的女性尸首,因为从坡上滚落,容貌受损,无法辨认,但衙役在附近的雪地里发现一块染血的皇家玉佩,上面雕刻着“青阳”二字!

独孤霈更是一眼认出,那女尸身上穿的,正是前几个月他让内需府为独孤雪缝制的冬衣!

“青阳……”独孤霈想要去掀开掩盖尸首的白布,手却僵在半空中,双膝发软地跪在了地上。

“皇上!”陆霜晚下意识的去搀扶独孤霈,谁知他反倒一把将她按倒在地上,疯了似的掐着她的脖子。

“陆霜晚,朕杀了你!是你害死了青阳!朕要杀了你,给青阳偿命!”独孤霈红着双眼,力气大得惊人。

陆霜晚快要呼吸不上来,浑身颤栗着,渐渐感到要窒息了,恍惚听到大殿外传来宫人慌张的声音:“镇南王,奴才还没通传,您不能就这样闯进去……”

宫人话音未落,陆风晚已经冲进大殿中,指着独孤霈大喊一声:“你给我松手!”说着,他夺步上前,不由分说地挥起胳膊,狠狠地一拳砸在独孤霈的脸颊上。

山河尽处暮雪白头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山河尽处暮雪白头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山河尽处暮雪白头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