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爱你成瘾难自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苏锦严爵

爱你成瘾难自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苏锦严爵

2019-08-13 13:50:11来源:WXB

爱你成瘾难自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爱你成瘾难自愈的作者加肥猫,最新章节目录解读。爱你成瘾难自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遭男友背叛,被妹妹设计,苏锦嫁给娱乐圈响当当的大佬严爵,本着以还清债务脱离严爵为己任的她,缘何一步一步深陷严爵为她编制的紧密牢笼?直到某天她捉奸在床,严爵却依然笑的邪魅。他说:为夫有隐疾,此事非你不行......

爱你成瘾难自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苏锦严爵

爱你成瘾难自愈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 友情价五十万

严爵的别墅里,苏锦正襟危坐。

她实在不知如何开口要求严爵能陪她回去...因为严爵对她并不友好。

他靠在沙发上看似研读手中的剧本,其实余光早已将苏锦看穿,只是他好奇,这个女人当初也算“有勇有谋”能在他这里骗婚骗钱,如今为何这样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

“有什么话就说。”

严爵突然一开口,苏锦竟然吓的一个哆嗦。

“我...我...我想...”

“苏小姐,是结巴吗?”

苏锦默默抹了一把汗,你才结巴,你全家都结巴,怕什么?自己又不欠他的。她咳嗽两声清清自己的喉咙说道。

“有个活动,需要你陪我去。”

“友情价五十万。”

五十万?苏锦倒吸一口凉气,这是传说中的奸商吧...

可严爵没有给她一丝讨价还价的余地。想起母亲无助哭泣的模样,她只能咬着牙答应下来。

第二天一早严爵有一个采访,苏锦便一个人先过去了,她想找机会见一见母亲。

工作室选的地址她很熟悉,之前燕青不止一次带她来过。这个五层独栋的玻璃房在寸土寸金的商业中心尤为显眼。

仿佛还是昨天,燕青带着她挤了十几站地铁来到这个璀璨的玻璃房。说这是设计者的天堂,如果能在这里开自己的工作室那真是极大的幸福。

“一楼做陈列式的接待大厅,将我设计的衣服摆在最显眼的地方吸引顾客。”

“二楼就做办公区,招上十几名助理来给我打下手。”

“整个三楼就是我的天地,我做设计的地方。”

“四楼呢,就放布料和其他辅料。”

苏锦托着腮帮子佯装生气地问:“那我呢?”

燕青从背后环抱住她将头抵在她的肩膀,在她耳边深情地说:“五楼,整个五楼是我留给锦儿宝贝的,我要给你打造最大的卧室,最舒服的沙发,还有一整块儿童区,到时候我的锦儿就在这儿陪着我生个大胖小子,相夫教子。”

苏锦笑出了眼泪:“那要是生个女儿呢?”

“不可能,一定是儿子...”

两人围着玻璃房打打闹闹着幻想着不可能的生活。

因为这里的房租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天价...

可现在,燕青在里面,她在外面。

男主人是他,女主却不是苏锦。

看着面前在阳光下闪耀的玻璃房,苏锦擦掉眼角的泪突然没有走上前的勇气。

她看看自己,一条洗到发白的牛仔裤,一件胸口还沾着无法洗掉污渍的帽衫,脚下那双鞋底补了又补的短皮靴是燕青送她的唯一一件礼物,她与这里真的格格不入。

“哟,好姐姐你来了,姐夫呢?”

苏沫走过来四下张望确定只有她一人之后,脸色刷的阴沉下来。

“老不死的,不是说搞定了严爵一定会来?”消息已经放出去了,一大批娱记明里暗里的端着长枪短炮的候着,这工作室的知名度全靠今天打响了,结果严爵没来,一切计划都付之东流。

苏沫嫌弃地白了一眼苏锦。

“跟那老不死的一样没用,滚吧,别脏了我们这地,晦气!”

苏锦真想扭头就走。

阿明适时赶到,解了苏锦的围。

“严先生到了,两位苏小姐,严先生说,他与苏锦小姐的关系,请保密,如果有任何一家媒体或狗仔将严先生已婚之事曝光,那么遭殃的是整个苏家。”

苏锦无所谓,她巴不得不让任何人知道。

苏沫更是笑靥如花,严爵越是不承认苏锦她越是高兴,她只要利用这层关系将燕青的工作室打出知名度就好了,至于苏锦在严家过得越糟她越开心,毕竟骗钱骗婚这个事实落在她的头上,就算她有通天的本事也得不到严爵一丝好感。

自严爵的座驾停下之后,四周呼啦啦涌来一群粉丝,将他的车围的水泄不通,苏锦瞄了一眼,只见车门打开。

一只黑的锃亮的皮鞋先映入眼眸。

哇!严爵!严爵!

粉丝们整齐划一的呼喊声震的苏锦耳朵一阵发懵。

苏锦第一次仔细打量自己这个合法的“老公”,身高估计要一九零了吧,她伸手朝自己比划一下,貌似自己刚刚能及人家的肩头,穿着一身一看就价值不菲的深色西服,却一点都不古板。当一双深邃的凤眸望向她时,她突然觉得有点脸红,迅速低下头去。

如果说燕青是清秀俊逸的邻家大哥哥,那严爵便是霸气侧漏品貌非凡的超级型男吧?苏锦摇摇头,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

脑子进水了!干嘛下意识的将严爵与燕青对比。

啊...

又是一阵阵尖叫,人群拥挤。

“花少!是花少啊,花少...”

跟在严爵身后下车的是仲华-花少。这一前一后简直就是鲜明的对比,严爵在前西装革履不苟言笑,花少名副其实,顶着一头奶奶灰,一件火红色的呢子大衣随意的披在肩上,大衣下一件破洞牛仔搭配一角塞进裤腰的花衬衫,已是深秋的天气,他脚下居然就跻拉着一双厚底凉拖...而且搭配的是一双绿袜子。

苏锦只觉得是一只花蝴蝶搔首弄姿地扑面而来,对于她这种不懂时尚的底层人士只觉得两字浮夸。

苏锦迅速避开人群,进到店里,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掏出手机。

“妈,你在哪?我在一楼一进门左边角落的模特后面。”

她给母亲发了信息,因为母亲说苏沫同意带她来与自己见上一面。

苏锦不可能等到母亲也得不到母亲的回应,因为此时苏母正在苏家后院的小屋里抱着摔碎的手机抹眼泪。

苏沫是答应她带她去见女儿的,可没想到苏沫是骗她的,就当她要通知女儿的时候,苏沫竟抢过她的手机摔在地上,落了锁的小屋,苏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一个着急,竟又咳出血来。

等不到回应的苏锦正准备打个电话,却被一双手一个用力拉到后面的休息室中。

“妈...”

“锦儿是我。”

燕青!苏锦用力挣开他的手,转身就走。

他竟然单膝跪了下来拿出一枚戒指:“锦儿,求你别离开我,我爱你,我不能没有你。”

声音里夹杂着哭声,撕扯着苏锦的每一处神经,看着燕青这样她心疼的无法自已。

可是他抛弃她和苏沫结婚了,对!他结婚了!

她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把他当做一个陌生人,不去恨他。

“求你别再纠缠我了,你现在名义上是我的妹夫,我们以后毫无瓜葛。”

燕青倔强的摇头,强行拽过苏锦的手不顾她的挣扎将戒指套上去。

“我说过的,只要三年,锦儿,我只要三年,为什么你就这么固执,不肯等我呢,三年之后我便能给你荣华富贵。”

苏锦使劲抽回自己的手,她要的和他给的,原来从来没有达成共识。

只当自己真情错付,今后便再也没有关系。

戒指有些紧了,苏锦使劲薅了半天也没有拿下来,她有些着急。

燕青的电话突然响起来。

“我上个洗手间,马上来,乖,你先招待着,我马上就来了...”

听着语气肯定是苏沫,看着手上的戒指苏锦只觉得恶心。

“锦儿,你好好的,我不会离开你的。”

“滚!”

看着燕青焦急离去的背影,隐忍的眼泪终还是落下了,不知是戒指箍的手疼还是心疼,她甩甩手擦掉眼泪跟着出去。

第5章 涉嫌谋杀

严爵那里众星拱月,苏沫笑嘻嘻的站在他身旁,看那个谄媚的样子都快贴上去了,早知如此干脆你自己嫁了多好。

她找不到母亲着急,也不管什么场合,直接过去将苏沫拽出来。

苏沫碍着面子陪笑:“有点事情处理一下,你们先聊。”

一出门便甩开苏锦。

她向远处走了几步,确定没人能听到她们的对话,沉下脸来开口道。

“干什么你,臭丫头,识相的就赶紧离开。”

苏锦忍住心中的不快,低声下气的地请求苏沫:“让我见见我妈。”

苏沫理都没理她,径直转身回工作室去。

她急了追上去拽住苏沫的胳膊。

“求你让我见见我妈吧,她最近身体不好。”

苏沫甩开她:“她身体不好管我什么事,她死了我才开心。”

才刚说完她一个转身被突然冲出来的机车撞倒在地。

“沫沫...”

燕青冲了出来。

苏沫疼的在地上痛呼:“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啊...燕青...我们的孩子...”

血顺着苏沫的大腿流了出来。

燕青一把推开傻眼的苏锦,抱起苏沫赶往医院。

看到血苏锦也吓坏了,可燕青对她的态度着实也让她心凉。前一秒还跪在你面前说爱你,后一秒就能为了别的女人将你狠狠推倒在地。

机车男将机车停稳,上前扶起苏沫。

“这位小姐,你没事吧?”

苏锦摇摇头,刚想说什么,就被赶来的警察打断了。

“是苏锦小姐吗?”

苏锦点点头。

“刚刚受伤的苏沫小姐报警称是你将她推向机车的,如果属实,你将涉嫌谋杀,请跟我们回公安局一趟。”

苏锦语噎:“我...我没有...是她自己不小心撞上去的,对,你问他,是他撞的,他肯定看到了。”

谋杀!这个罪名可不小,如果坐实,她可能下半辈子就要在牢狱中度过了,那她的母亲怎么办?苏锦焦急的拉过机车男想让他帮自己作证。

机车男:“不好意思,我没注意。”

“你撞的人,你骑过来的,我们两个在你面前,你怎么能没注意呢?”

苏锦急的都快哭了。

机车男依旧不慌不忙道:“如果注意了,我还能撞人吗?”

“你...”

警察打断他俩:“有什么话回公安局再说吧,肇事者一起。”

严爵站在窗前看着苏锦被警察带走。

阿明过来回话。

“说是苏锦小姐拉着苏沫小姐说话,趁着机车过来,就将苏沫小姐推过去了。”

严爵点点头,看来这个女人不仅诡计多端还心狠手辣,将她留在身边怕是要养虎为患...

仲华端着一杯香槟一饮而尽,摇着头说道:“可惜喽,可惜喽...”

阿明好奇便多嘴问了一句。

“花少,您说的可惜是指?”

仲华心不在焉的说:“那个单纯的大姐啊,被冤枉了,可惜她可能有牢狱之灾喽!也不知道被撞倒的美女怎么样了?哎呦,我这小心肝心疼哟...”

严爵打断他的意淫严肃的问:“你刚刚说什么?”

“小心肝呀,怎么你吃醋了?哎呦,我说我的小心肝一直是小严严哈,其他粉粉蝶蝶的那哪能跟你比...”

仲华说着伸出胳膊搂住严爵的肩膀,一脸造作的将脸靠上去。

“上一句!”

“啊,什么上一句?”

严爵推开他:“你刚说被冤枉什么意思?”

“哦,那就是你知道的,本少人气太高了,一群女人追着我,我烦了,我就到窗前透口气...”

“说重点!”

“别打断嘛,那重点来啦,我在窗前透气嘛,就看到这个单纯的大姐和这个美丽的小姐在争执什么,我就好奇嘛,就仔细看,这美丽的小姐要走,这单纯的大姐不让她走,就拽了这个美丽的小姐一把,这美丽的小姐呢,就甩开这个单纯的大姐,结果她转身没看路就被撞喽!”

严爵揉揉头,仲华这爱跟他啰嗦的性子真是没救了,再多听几句他怕是要直接踹人了。

“你确定?”

“那是当然,小严严,你是知道的,我的眼睛那是一个好使,两眼都是5.0啊,我怎么会看错。”

“你去警局替她作证。”

“不去,不去,那很麻烦的,而且人家今天要去小严严家的,那有时间去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阿明,将家门密码改了,以后面前这人要是再出现在我眼前,那你就收拾东西滚蛋。”

仲华见严爵如此严肃,撇了撇嘴巴:“去就去嘛,干嘛要改密码,真是的,我说小严严,你现在一点也不可爱了,这么久没见人家,难道你就不想人家嘛?就知道凶凶凶...人家好心跟着你来的...”

阿明看着严爵越来越黑的脸,也是没招,他只能赶紧催着花少将他送去警局。不过自他做严爵的助理这几年来,也就是花少敢在严先生面前造次,

而严先生又屡屡纵容,之前一度让他误会这两人是不是传说中的那啥。

苏锦被关在一间小屋里,从进来到现在约莫已过两个多小时了,除了收走她手机的警察之外没有一个人理会过她,只将她锁在这间狭小的屋子里等着。

从焦急到害怕...

门吱嘎一声打开,警察带着燕青走了进来。

“苏沫她怎么样了?”看到燕青她仿佛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燕青拍了拍她的肩膀,转头对警察说。

“能不能让我跟她单独说两句话。”

“这...不合规矩。”

“您通融一下,毕竟她也是苏家的人,苏老爷子托我问两句话。”

警察权衡之下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苏锦抓住燕青的胳膊,原本紧绷的神经一松懈下来身体不自觉的颤抖。

“燕青,我没有推苏沫,你是相信我的对吗?”

燕青的眼神里只有责备,他深深的叹口气将苏锦抱进怀里,抚着她的后背安抚。

“你别怕,我会想办法救你,谁让我是爱你的,即使你做再大的错事,我都能原谅你。”

错事?原谅?

苏锦用力推开燕青:“我说了不是我推的!”

就算全世界误会她,她都能吞下,可唯独燕青,她曾经百分百信任的燕青,居然不相信她。

对,他早已背叛了自己,自己还要对他抱什么希望吗?

苏锦笑的悲凉。

“我不会想以前一样逆来顺受,不是我就不是我,就算苏沫她能只手遮天,我也要想尽一切办法证明我的清白。”

燕青气急:“你怎么如此固执,我是万万没想到你居然能狠心去伤害沫沫,她是你妹妹,是无辜的,你怎么能下的去手,我告诉过你,是我对不起你,你有什么事情都冲我来!”

“所以呢,苏沫她是无辜的,你是来找我兴师问罪了吗?”

“我...”

苏锦后退打断他的话。

“你出去吧,我们无话可说,就算问罪也还轮不到你。”

燕青深深的叹了口气:“对不起,是我太激动了,锦儿,你知道的,我是爱你的,我是害怕你因此而坐牢,一时着急才说话难听了些。”

苏锦将身体的重量靠在墙上,转头不再理会他。

“锦儿,你听我的,你认错,给沫沫道歉,我相信她会看在你是她姐姐的份上原谅你的,我这还剩些钱,你拿去,补偿她。”

苏锦努力隐忍着泪水,燕青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刀子戳在她的心口。

门被敲了两下,警察推门打断他俩的谈话。

“苏锦小姐,你可以走了。”

第6章 王子拯救灰姑娘?

苏锦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

“警察先生,您刚刚是说我可以走了吗?”

警察点头:“有人帮你证明这件事情只是意外,所以苏锦小姐你可以离开了。”

苏锦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谢谢。”

燕青此时悔的肠子都青了,他拉住苏锦。

“对不起...我...”

苏锦冷漠地将他的道歉堵在口中:“不好意思,燕先生,让你失望了,我没如你所想被问罪。”

“我...”

苏锦甩开他头也不回走的了。

留下燕青一人愤恨的踢了一脚空气。如果当时他看到苏锦叫苏沫出去的时候,就陪着或者阻止,那就不会发生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可在他的角度看过去确实像苏锦推了苏沫一把,再加上苏沫所说,他一时情急就没想那么多...而苏锦却不愿再多听一句他的解释。

电话急促的响起。

“燕先生,您太太的胎儿保不住了,麻烦您尽快赶到医院...”

燕青焦急的跑出去在公安局门口甚至撞到了苏锦,不过他没心思停留,转身上车绝尘而去。

苏锦晃了两下被人扶住才站稳了身体。

仲华抱怨道:“什么人呐!撞了人也不道歉!”

“阿嚏...阿嚏...”

仲华有点嫌弃的松开苏锦:“大姐你没事吧?”

这浓郁的香水味是倒了一整瓶出门的吗?苏锦内心吐槽着,不过嘴上还是非常礼貌的道谢。

“没事,没事,我就是有点香水过敏...那个谢谢你扶我一把。”

苏锦抬头看向此人之后十分诧异。

“你...你不是那个...”

仲华得意的捋了一把灰色的头发将手指放在嘴前:“嘘!”

苏锦心领神会的点点头。

“本少都打扮的这么低调了,还是被你认了出来,没办法,天生做明星的命啊,走哪都是焦点。”

底调?全身上下也就那只黑色口罩还低调一点...

苏锦没心情听他吹嘘自己,只礼貌的点头:“谢谢你,我该走了。”

仲华摘下口罩叫住她:“喂!你不要合照?再次也得要个签名吧!”

“不用,我不追星。”

仲华自诩娱乐圈第一小鲜肉,走哪都有一大堆女人上赶着的往上扑,可眼前这大姐明显就是对他不感冒,大大的打击了他对自己的自信心,也激发了他想要征服的小宇宙。

“大姐,我说你就不想知道你是怎么出来的?”

是有人给自己作证,难道是...

“是你?”

“嗯哼!”

苏锦看着眼前抖着小腿的花少,突然感觉他很像一个做了好事摇着尾巴等着主人摸头的小奶狗。

一整天的坏心情好似找到了突破口噗嗤一声叫她笑了出来。

“谢谢。”

仲华明显不满意她的反应:“就...就谢谢?”

苏锦抿着嘴笑:“那不然我跟你合照?”

“好啊!好啊!”

苏锦掏出她那两三百块钱买的二手山寨机,小心翼翼的向仲华身边靠了靠,咔擦一声,留下一张之后给仲华带来无限希望和麻烦的合影。

“谢谢你,我走了。”

苏锦这不走不要紧,一走尴尬了。

她那双被修补了无数次的短皮靴,鞋底掉了...掉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仲华实在是忍不住大笑起来。

苏锦蹲下检查了下,鞋底整个掉落下来,真的是无药可救了,就像她跟燕青的感情一样无药可救了。

她将鞋子脱下来,光着脚站在冰冷的地板上,看看鞋,再看看垃圾桶,她心里特别明白,坏掉感情不能要,坏掉的东西要丢掉,可她还是狠不下心,这是燕青送她唯一的礼物...

犹豫间,只见仲华将脚下的凉拖送到苏锦脚边。

“穿我的吧,虽然是拖鞋,总比光着脚强。”

“不用。”

她不爱受人恩惠,因为她还不起。

“借你的总行吧,像我这种以普度众生为己任的大艺术家怎么能忍心看你一个弱女子光脚走路呢?”

“那你...”

仲华得意的瞅瞅旁边保姆车:“本少有车,没鞋不碍事,你可是腿着呢。”

“鞋怎么还你?”

只见仲华在大衣兜兜里一把摸出手机朝苏锦扬了扬。

“咱加个微信!”

完事之后仲华抢过苏锦手里的鞋准确无误的丢进垃圾桶,她深深的看了一眼,觉得这是最好的结果,该丢的不舍得也得丢了。

....

坐在车里的仲华看着苏锦别别扭扭的穿着他的大拖鞋渐渐走远,嘴角竟有了一丝玩味的笑容。

他的助理小王感觉像是看了一场王子拯救灰姑娘的大戏。

“主子,刚刚您的表现可真掉面儿!”

“有吗?”

“回主子,真有!”

“这个月奖金扣半。”

助理小王狠狠抽了自己一大嘴巴子,该,叫你多嘴。

仲华倚在真皮座椅里翘着二郎腿儿,手里把/玩着手机,翻转之间小王看到手机停留的页面正是刚刚两人的合影。

小王内心吐槽他的老板真是个脾气古怪的主儿,比如逼着他称他为主子,这年头,还有谁这么叫的?怕是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喽!

天天见的都是涂脂抹粉可着劲往你身上扑的,冷不丁来一个苏锦这样的,仲华确实觉得新鲜。不过叫人家大姐,过分了点吧,瞧着那扑闪扑闪的大眼睛娃娃脸,怎么着也像个小妹妹吧,衣服老气是老气了点...

仲华一个巴掌呼在小王的后脑勺上。

“又在YY什么?奖金扣完!”

小王低着头发出嗡嗡声:“哦...”

第7章 被丢下车

燕青几乎是闯着红灯赶到医院的。

“医生怎么样?”

“麻烦你在这签下字,马上手术帮她引产,胎儿已经死亡,长时间在子/宫内对大人也不好。”

他浑浑噩噩的签下自己的名字,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一屁/股坐在等待区的椅子上。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他走的时候明明确认好孩子没问题的,怎么就那么一会,他的孩子就没了呢...

...

手术台上的苏沫紧紧的攥住拳头。

医生再次跟她确定,她狠心的点头。

这笔账一定要算在苏锦头上,一想到燕青在确认她没事的时候赶去找苏锦的样子,她就恨不得将苏锦生吞活剥了。

她搞到手的只能属于她!不管是身或心,都容不得别人一星半点。

空荡的医院走廊,紧闭的手术室大门和苏沫因疼痛而发出的叫喊,一点一点刺激着燕青的神经。

灯灭了,医生告诉他:“很遗憾,是个男孩。”

苏沫惨白的脸哭的梨花带雨,看上去惹人心疼。

“我的孩子...”

燕青抹掉眼泪轻轻的吻在苏沫额头:“别难过,以后还会有的。”

苏沫尖叫起来。

“是苏锦,是苏锦,我要她还我儿子命来!”

“沫沫,你冷静一点,这只是意外,警方已经释放了苏锦,有人证亲眼所见是你不小心撞上去的。”

苏沫哭着一下一下将拳头捶在燕青身上:“你这个没良心的,明明是她推的我,你都看见了,怎么能相信别人的话呢!退一万步讲,就算是我不小心撞的,可是她不叫我出去,我怎么会撞上去呢!死的可是你儿子,你却还在为别的女人说话,你说,你是不是还爱她?”

孩子没有了,燕青也很难过。

苏沫又在这里不依不饶,他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却还是得耐着性子安抚,他想如果换成苏锦,锦儿她一定是静静的陪在他身旁,而不是像这样大吵大闹。

“沫沫,你乖一点,现在你需要好好休息,养好身子,我们还会再有孩子的,你这样,我很...我很心疼你。”

苏沫扑在燕青的怀里大哭,可眼睛里透露的却是一种诡计得逞的快意。

天色已经暗了,严爵的座驾在半路接到了苏锦。

他瞧着苏锦脚下穿着仲华的拖鞋,心里生出一丝厌恶。

“苏沫小姐的孩子没了。”

苏锦听到严爵如是说,脑袋嗡的一下就炸了,孩子没了...燕青来的时候还说苏沫是皮外伤,只是受到惊吓而已...

“恭喜你,奸计又得逞了。”

严爵话不多,可字字能敲的苏锦吐血!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苏锦懒的跟严爵解释什么,她没必要在乎他是怎么看她的。

车子一个颠簸,严爵的鞋子踢到了对面苏锦的拖鞋。

苏锦立马像是受了惊的兔子将脚缩起来,等车子平稳下来,便弯下腰去,用袖子哈了气将严爵踢过的地方仔细擦拭了几番。

明星的鞋子肯定很贵,要是哪里磕着碰着了自己可赔不起。

严爵瞧着她如此爱惜别的男人的东西,心中怒火更甚。

“脱衣服!”

苏锦大惊:“什么?”

严爵一把将她拽过来撕扯掉她的外套:“我说过,没钱还就人偿。”

“放开我!我也说过,我会还你钱的!”

苏锦紧紧拽着自己的衣服反抗。

“苏小姐还真是有趣,费尽心思的骗婚不就是为了得到我吗?怎么现在又看上新目标了?是给你拖鞋的仲华?”

严爵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解苏锦的牛仔裤扣子。

苏锦狠狠一口咬在严爵的胳膊上:“你混蛋!”

严爵吃痛却没放开手,看来还是朵带刺的玫瑰,这么多年来,他终于遇到一个能正常办事的人,既然是法律上的妻子,不做些什么岂不是亏大了。

胳膊拧不过大腿,眼看衣服要被扒下来。

苏锦羞耻的大哭起来:“求你,求求你,只少别在车上,前面有人...”

严爵的动作停了下来,这个女人有太多疑点,不管是行为还是衣着打扮上,都看上去像仲华口中所说的单纯“大姐”。登记那天晚上虽然他喝多了,可他隐约记得她好像是见红了...难道那是她的第一次?

仔细打量身下的女人,真是丑,哭的鼻涕眼泪横飞,严爵突然一点想法都没有了,暴躁的扯开衬衫的衣扣,拿起车壁上的电话。

“停车!”

车子缓缓在路旁停下来。

就在苏锦以为自己又要委身与他的时候,严爵发话了。

“滚!”

她来不及多想迅速拉开车门逃了下去。

眼看着车在她眼前绝尘而去。

狼狈的她在深秋的夜里用撕破的衣服捂紧自己,风一吹,便灌进她的身体里。这是哪里?周围除了马路就是树,孤独又稀少的路灯散发出一点晕黄的光。

她抬头,竟连颗星星都没有。

她低头,却连个硬币也没有。

手机和包都落在了严爵车上,她现在真是孤家寡人身无分文。一整天她连口水都没有喝到,肚子咕噜咕噜的打鼓,这感觉...又让她想起燕青,那时候,她一天打几份工,为了攒钱供燕青上学,她经常只买一份晚饭给燕青吃,而自己谎称在外面吃过了,晚上肚子实在饿的睡不着,只能起来喝凉水给自己灌饱。

想着想着眼泪就随着风飞,发丝吹起来,幽幽的看着像一个无处可归的女鬼。

机车的轰隆声和口哨喧哗声由远及近,大晚上的这个地方荒无人烟,不会是遇到飞车党了吧?

苏锦低着头快走,几辆机车嗡嗡的在她身边擦过又折回,兜着圈将她围在里面。

“这妞儿不错啊!”

“大晚上荒郊野外的,要不要哥哥们送送你...”

第8章 顾睿接近苏锦

苏锦紧紧的抱住自己摇头。

她往左走,机车就嗖的一下转到左边堵住她的去路,

她往右去,机车便一个急转掉到右边拦住她的脚步。

苏锦一边后退一边打量四周。

可惜这个偏僻的地方偶尔路过一辆车都怕事的加速开走了。

当她无路可退一个踉跄靠到栏杆的时候,回头看了一下桥下黑漆漆一片,偶尔随着灯光晃动的波纹让她确定下面是一片水渠。

“别过来!再靠近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苏锦的声音带着些许颤抖但更多的是决绝。

口哨声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那几人竟然不为所动。

“跳啊!”

“大半夜的欣赏美女表演跳水,哥几个也是好运气!”

怕是遇上不好对付的混混,可想而知落在他们手中将是什么样的下场,苏锦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严爵这个王八蛋,将她丢在这种地方,一咬牙便爬上了栏杆。

就在她狠下心准备一跃而下的时候,一束刺眼的远光打在苏锦身上,抬头望过去,又一辆机车像是一道极速光芒划破了夜的黑暗。

近了,机车并未减速。

几个混混瞪着眼睛看着不可思议的一幕,就在即将与他们撞在一起时,一个急刹,刺耳的声音戳破耳膜。

只见来人稳稳的将车刹在距离他们不到一米的地方,左脚支地,慢悠悠的将头盔摘下。

几个混混看见来人不屑的切了一声。

“我当是谁,这不是顾家的私生子,顾二少吗?”

顾睿也不恼只是掏出手机晃了晃。

“我已经报警了,警察赶到这里预计还有五分钟。”

为首的混混狠狠的啐了一口痰,撂下狠话:“别落在老子手里,走!”

顾睿看着他们走远向还楞在栏杆上的苏锦招招手。

“赶紧下来,我是骗他们的,等下他们再回来,我可救不了你了。”

苏锦点头接过顾睿递过来的头盔坐上了顾睿的机车。

车子嗖的一下飞了出去,前倾的座位让苏锦一个不稳扑在了顾睿的后背上。

顾睿向后偏了偏头迎着风大声喊道:“抱紧一点,我要加速了。”

风很大,速度很快,树木建筑像是流逝的时间迅速倒流回来。

苏锦眯着眼睛恍惚了。

仅仅两天像是把一辈子最难过的事情都经历了。

男友背叛,嫁给陌生的丈夫,母亲病重,涉嫌谋杀,在车上被人逼迫,在路上还被混混围堵...

想着想着眼泪就不自觉的落下来,仿佛所有的不幸全部落在了她的身上。

...

“醒醒...到了。”

她摘下头盔置身人间烟火之中。

顾睿将苏锦从悲伤里拉出来。

大排档,各式各样的人三五成群的围坐在小桌子上,有开怀畅饮的,有哈哈大笑的...一瞬间生活的气息扑面而来。

苏锦的肚子应景的咕噜...咕噜...

顾睿抿着嘴笑了两声:“你这肚子可是抗/议了一路了,该喂食儿了。”

摸摸空空如也的口袋,苏锦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我请你。”

苏锦摆手:“你救了我,应当是我请你,可是今天实在不太方便...”

顾睿又笑了还顺手揉了揉苏锦被风吹乱的头发。

苏锦躲闪之中看到他的两个酒窝像是盛满了温柔让人只觉的温暖。

“小傻子,你当真没认出我来?”

顾睿将头盔重新带在头上又指指机车。

“你...你是今天上午撞人的那个...”

顾睿点头:“对,我是顾睿。”

苏锦讶异:“你不是肇事者吗?你怎么能这么快出来?”

“事故完全是她的过错,我是正常行驶,她突然闯出来,况且我又主动承担了她的医疗费和损失,自然就出来了。”

“哦...人不是我推的。”

“我知道,是我没给你作证,害你警局跑了一趟,所以这顿饭我请,当是赔罪了。”

苏锦摇头:“不用...”

话没说完顾睿就直接将自己的外套披在苏锦的身上推着她坐了下来,喊来老板点了五十串羊肉串。

“有什么话就边吃边说,就算你不饿,我都快要饿扁了。”

盛情难却。

苏锦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对她如此热情。

顾睿的笑容真的是有一种魔力,让人觉得安心。

苏锦看看四周大口喝酒的食客们开口道:“能给我点两瓶酒吗?”

顾睿点头。

看着苏锦一杯啤酒闷下去,娃娃脸都皱成了一堆。

“慢点喝,我叫顾睿,你呢?”

“苏锦。”

苏锦自顾一杯接着一杯看着顾睿问道:“古人不是常说借酒浇愁吗?”

“愁更愁。”

她点头。对,借酒浇愁愁更愁。

顾睿抢过她的杯子递给她一串羊肉串。

“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可以把我当成树洞倾诉一下,心里会好受很多。”

苏锦摇摇头,她从不习惯跟人讲自己的心里话,更何况是一个刚认识的陌生人。

“那你不讲,我讲好了。”

顾睿也不讲究,就着苏锦喝过的杯子也闷了一口啤酒。

“我是个私生子,你懂什么是私生子吗?”

苏锦点头,没人比她更懂,她在苏家不就相当于一个私生女吗。

“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的妈妈,我是福利院长大的,九岁的时候被父亲找回,算是认祖归宗得了一个顾姓。”

这一点苏锦比他好一点,虽然她也是私生女可妈妈却一直和她生活在一个屋檐下。

“父亲的妻子和他们的儿子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暗地里不知坑害了我多少次,为了能活下去,我只能扮演一个纨绔子弟,不学无术,吊儿郎当...父亲他,他只是把我接回来,从没有在意过我是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下成长,到现在,他只会骂我败家子...”

苏锦看着顾睿,他的笑容消失了,眼圈红红的,手指因用力而泛白。她从来只觉得世上像这般悲惨的只有自己一人...

“败家子...得了这句评价大哥才不会时时刻刻想要除掉我,因为他们知道任谁都不会把偌大的家产送到一个败家子手里。”

苏锦不知该如何安抚,只能再将酒倒满。

“我...”

顾睿打断她:“别说了,留着下次,等你请我吃饭的时候讲给我听。”

苏锦扶额,她可没打算将自己的事情说出来,可就这样被他预定了。

顾睿又喝了两口,脸上恢复了笑容。

“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了,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苏锦点头没说话,她还没像顾睿那般自来熟。

“不过我还想问你一句,如果今天我没救你,你真的会跳进河中寻死吗?”

苏锦幽幽道:“我会游泳。”

“哦,哈哈...”

顾睿尴尬的笑声让苏锦也跟着笑出声来。

“干杯!”

“干!”

苏锦觉得这是自己26年来吃的最痛快最饱的一次,虽然不熟悉可能今晚过后大家又是陌生人,但苏锦总觉得两人同病相怜,便心生些许惺惺相惜之意。

爱你成瘾难自愈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爱你成瘾难自愈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爱你成瘾难自愈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9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