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魔尊》小说在线阅读-(刘林枫蓝飞云)小说完整版

《魔尊》小说在线阅读-(刘林枫蓝飞云)小说完整版

2019-08-13 13:39:45来源:WXB

《魔尊》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这里有!小说《魔尊》主角是刘林枫蓝飞云,魔尊主要讲述:蛰伏久矣的冥族终于开始发难,妖族白虎王的叛乱更是让冥族如虎添乱,人类只是冥族征伐的第一站,幽冥邪王挟千年怒怨而年,死神武装的威力与赤狱无极大法无人能敌?强大的妖邪之力与幽冥能量所向披靡?人类,唯有引颈就戮?在冥族大军的强大攻击与威慑之下,一盘散沙的人类节节败退,空天陆上诸国临危自乱,抵抗者有之,投降者有之,苟和者有之,中立者有之!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战火所到之处,人民流离失所,苦不堪言,乱世之中何

《魔尊》小说在线阅读-(刘林枫蓝飞云)小说完整版

魔尊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6章灵善喜事(三)

“周明体内之所以有这样强大的火系能量,原因无他,当日在五行困龙林之中,他无意间继承了火龙族烈曜太子的全部真元,当然,这也是他真正蜕变成龙族的主要缘由,其实事情或许正如你所说,周明就是周明,不管他是何种的身份,何种模样,他都是周明,这一点从根本上而言,并没有多大的差别,当然更重要的是,周明还是喜欢你的,否则,他也不会放弃去妖族大陆冒险而回到你的身边,这点足以证明一切,说实在,去妖族冒险,这等诱惑还真不是一般人所能够坚受得住的,之前,我都还有些遗憾,没有随鹰雪一同去妖族见识见识!这些年轻人呐,不简单啊!”水连云在一旁感慨地说道,种族之分在他的心目之中亦已经渐渐淡薄起来,与鹰雪相处久了,奇奇怪怪的事情见多了,他亦深受鹰雪个性的影响,连一向深恶痛绝的冥族,水连云亦突然觉得轻松了起来,冥族之中亦有心地纯正者,凡事都有正反两面,的确,看人行事,绝对不能一棍子都打死了。

“呵呵,连云兄何时也这般爱感慨起来,你们这三个老头子啊,就偈我当初一样,拖着不肯飞升,虽然你们比我幸运,得到了仙器护身,又有蓝老仙翁送你们的仙药灵丹护体,想来再过个三四十年不飞升亦无大碍,但你们必须小心你们自己的心智,别迷失了心智,那样的话,你们恐怕真的难以飞升了!还有你们三个,师弟们呐,为兄只有一句忠告,前路多舛,旅途艰难,要小心谨慎啊!”灵虚子看着水氏兄弟和皓哲三杰六个,一脸感慨地说道,这三个人的修为比他当日要强横多了,但亦不可掉以轻心,修仙之道,坎坷艰难,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就会有倾覆之厄,此事绝非可以儿戏的。

“如果真的不能飞升,我看我们还是学着鹰雪与我们英明伟大的小天哥一样,都做个逍遥散仙得了,看灵兄如此这般烦扰,我们真是有些后怕,你说我们成了仙之后,又会是一个什么模样?”水连云一脸轻笑地说道,有些事情,看着美好漂亮,可是一旦拥有,反而不妙。

“师傅,你们就别聊了,你看周明是否是那个廖世伟的对手,我看着怎么不太妙啊,周明的火系能量完全被压制住了,再这样打下去,恐怕那廖世伟会伤到周明,怎么办才好呢!那个廖世伟的修为那么高,周明肯定架不住他的攻击,快帮我想个办法啊!”灵玉瑶的心思可不在这几个老头子谈仙论道之上,她关心的是周明,周明现在的身份可是龙族,如果被廖世伟一不小心给伤了,那就惨了。在空天大陆上的人类都知道,龙族在人类的眼中,恐怕不会有什么好印象,包括仙人在内。

“玉瑶啊,你这话可真难住我了,你可知道为师我在天界只是一个下品小仙,而廖世伟乃是堂堂的大罗金仙,我与他的差别就像萤火与皓月争辉,根本就搭不上谱,他只要动一动手指,恐怕我的护体仙气就被破掉了,如果你真要求人帮忙,我看,这三个水老头倒不错,他们虽然不是仙人,但修为强横,如果全力一拼,或许还可以抵住廖上仙,不过,如果廖上仙驭动仙器攻击的话,恐怕他们支撑不过三招!哈哈哈,你们也别不好意思,我说三招还是挺给你们面子的,说得不夸张,你们恐怕联手起来,连他一招都接不下,周明能够撑到现在,那也算是奇迹了!”灵虚子一脸苦笑地说道,这事对他而言,那可是高难度的动作。

“不是吧!你这灵老头,还真是给我们兄弟面子,按照你的说法,那周明的修为尚在我们三个老头子之上了?这不可能吧,我们之间也才三年不见,况且这三年之中,我们兄弟那绝对没有偷懒,自问修为亦不弱,与自己的仙器也已经初步合为一体,再怎么说,我们三个那也不可能连廖上仙一招都接不下吧!再说了,前几天,我们与廖上仙还交过手呢,我们至少也战了十来个回合吧!”水连恩可是一脸的不服气,这廖世伟哪会有灵虚子说得这么玄乎,又不是没交过手。

“你真是没看到过大罗金仙出手,你可知道我们这些刚成仙的仙人,那在大罗金仙的眼中,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只要他轻轻一动手指,我们的护体仙气就完了,在天界之中,实力是绝对的衡量标准,不存在有任何的投机取巧的可能性,尤其是护体仙气,那是随着修炼长久见真章的,当然,如果你有极品的护身仙甲那又当别论,不过,这种概念就像我们在人界寻到仙器那样渺芒,你们想想看,如果不是有鹰雪,你们费尽一生的时光,又何尝能够寻觅到一件仙器?”灵虚子一脸郁闷地看着水氏兄弟三个,这跟外行说话就是费力,他们是凡人,没有到过仙界,又哪能知道仙界的规矩和他的苦衷。

“咦,周明这小子竟然能够撑这么久,看来,他在龙族之中获益匪浅,难怪鹰雪与小天等人一出现在陆离沉冤岛之上,就敢跟那鬼王乌贼动手,想来他们此次龙族之行绝对是获颇丰啊!我们真是老了,枉自苦修这么多年,原为以为修为已然算是不错,没想到竟然比不上一个后生小辈,惭愧啊,惭愧!”水连波此时亦感到脸上发热,鹰雪已经帮他们创造了可以说是空天大陆之上最好的修炼条件,而他扪心自问在修炼之上亦没有偷懒,可是这修为竟然赶不上一个原本不及他的周明,这岂非咄咄怪事,想想此事就让他颇为不舒服。

“师兄!何必如此耿耿于怀呢!弦真大师常言,我本空灵,不着色相!所谓问道无先后,达者为先!我们的资质与际遇哪能与鹰雪等人相比,他们都是天之骄子,我们能够随着他们见识到这一切,已然是缘份幸运,何需再徒增烦恼呢!”水连云一脸淡然地说道,看来,他在水氏兄弟三个之中修为最为高深,而又籍籍无名,这绝非没有道理。

“周明这小子驭动的是什么武学,竟然有如此强大的能量!看来廖上仙要降住周明,恐怕要费一番手脚了。这小子还真在龙族有了让人羡慕的奇遇啊!”水连恩一脸好奇地看着身形急速闪动的周明,五灵步法他还是深谙其中之道,虽然周明的身形已经非常难以捕捉,他他还是能够勉强看得到,剑气破空之中,廖世伟早就已经隐去了身形,但那漫天强横的剑气他却是清晰可见,这可是难得的高手对决,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观摩的大好时机了,但周明仅仅是去了一趟龙族就变得这么强横,倒是让他既欣慰又羡慕,可惜他已经是暮暮垂老,否则他一定会跟着鹰雪等人一同四处闯荡冒险。

“莫非这就是龙族的武学?好强大的能量,这种至罡的能量绝对是冥族的克星,龙族之所以有此恶名,除却别的原因之外,这种霸道强劲的武学亦是让人心惊呐!”水连云脸色凝重地说道,如果不是周明秉性良善,恐怕人类就要多难了,怪不得当年龙族为祸人界之时,竟然会造成如此大的杀戮与血腥,这其中绝非无因。

“不好,廖上仙动了杀机了,周明恐怕有难了!”灵虚子的脸色突然一变,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了他的心头,如果廖世伟发飚,在场诸人恐怕没有一个能够制止得住,毕竟大罗金仙的修为绝对是恐怕级别的,如果全力施为之下,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整个灵善国的王宫都会在一瞬间化为烟尘,以仙人之强横,对付普通的人类,这对一个大罗金仙而言,亦非难事。

“廖世伟这个家伙肯定是打出了真火,以他大罗金仙的强横,竟然对付不了一个龙族,他的脸面怎么能够挂得住,这个家伙也太爱面子了吧!行,我可不管那么多了,先打散了他们再说,不然这样下去,不是周明重伤,就是两败俱伤!周明这小子也太鲁莽了,什么人不好惹,竟然敢主动挑战大罗金仙,真是要命!”水连恩绝对不可能坐视周明受到伤害,低吼一声,催出了九焰浩月剑。

“别冲动,周明暂时还没有事,如果你这样一岔手,恐怕反而会让他们的攻击更加凌厉,我们还是让他们先观察一会儿战斗,等有一方不支之时,我们再上前劝架吧,况且,以我们的修为,恐怕是毫无用处!”灵虚子一脸无奈地说道,做为一名仙人,他根本就无力阻止廖世伟做任何事情,大罗金仙对他而言,那绝对是高山仰止。

灵玉瑶一听灵虚子之言,立即惶恐地阻止了水连恩的冲动,她并非一无知女子,灵虚子的话她更没有丝毫怀疑的理由,现在的确是非常时期,如果冒贸然冲上前去,反而会弄巧成拙,等一方败相渐露之时,再上前相劝,或许成功的几率会更大一些,仙人她惹不起,她更不想将水氏兄弟都搭进去,毕竟廖世伟到目前为止,还是友非敌,她必须想出一个妥善的办法阻止廖世伟的发疯,周明是龙族的身份已经无法改变,但她绝对不允许廖世伟伤害周明,为救周明,她绝对是不惜任何代价,但现在还不是绝望之时,她必须想出一个好办法,阻止他们之间的这场争斗。

周明与廖世伟已经进了入流光境界,二人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而且场中根本就听不到任何兵器相接的碰击之音,但那团漫天飞舞的剑气之中,偶尔会传出巨大的冲击音波,这些音波虽然没有发出多大的声响,但却以催枯挟配之势,将王宫的建筑物与地面都毁得一塌糊涂,灵玉瑶已经让水连恩将所有的侍卫都赶走了,这战斗,她不想无辜的人受到波及,数千平方之内的一切建筑都被齐整整地破开,而后在一瞬间就垮塌断裂,化为一堆烟尘,一眨眼的时间,王宫已经倒了数十幢房屋,如果灵玉瑶等人不是有水氏兄弟与灵虚子合力催开的防护盾保护,恐怕早就已经受伤了。

战斗依然在激烈地进行着,周明虽然是处于下风,但他并不胆怯,廖世伟的确强横,他的剑气处处压制着周明,不过,周明有九阳灭阳心法和龙阳神剑在手,他信心十足,面对强横的大罗金仙,周明顽强地战斗着,手中龙阳神剑已经连续换了三套剑法,不过,依然没有在廖世伟的攻击之下讨得好处,强大的火系元素能量根本就伤害不了廖世伟,反而让廖世伟更加的怒不可遏。

在周明的抢攻之下,廖世伟已经打出了真火,原本他以为只是动动手指,就可以生擒这条名不见经传的龙族,没想以半盏茶的时间过去了,这名龙族非但没有擒住,反而越战越勇,灵玉瑶等人还在观战,这让他的面子往哪里搁。在妖族,他施展不开拳脚,败在小天的手上,那还情有可原,现在面对一只小小的火龙族,他竟然无法将其生擒,反而让人一旁看笑话,这口气,他是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别以为他这大罗金仙真是纸糊的,廖世伟双眉一扬,倏然收回手中长剑,反手抽出了鹰雪交予他的镜光剑。

金剑行,母剑隐,金剑动,母剑斩。白隐镜光剑在天界是有名的厉害仙剑,而且剑仙在天界已经是凤毛麟角,虽然这柄仙剑是廖世伟的师尊白隐的,可是这镜光剑并不抗拒廖世伟,毕竟这柄剑他也曾经用过,仙剑有灵,镜光剑在廖世伟的催动之下,自然是威力倍增,仙剑在白隐的手中已经数千年没有发挥过全部的威力了,似已感应到廖世伟的愤怒,经此一催动,立即光芒大炽,一时间,剑气大涨,杀机凛然,无边的杀意与剑气立即充斥了整个的空间。

“哈哈哈,来得好!看我的巨鲸翻浪!”周明亦感应到了廖世伟的杀意,他不怒反笑,厉啸一声,立即催动了龙阳神剑的剑灵,他修炼的是上古龙神所遗留下来的绝世心法,九龙灭阳心法更加助长了龙阳神剑的威力,在漫天剑气之中,一只数丈长的巨鲸在空中断地游动着,眨眼间的工夫,巨鲸所带动的强大水系能量将漫天的剑气吞噬了一大半。

“哈哈哈,就凭你这点小小的道行就敢跟我斗,自不量力!”廖世伟并没有将这只巨鲸放在眼中,金剑急闪之下,另一只巨剑已经完全隐去了身形,现在他就在找寻一个机会攻击,只要周明稍一大意,镜光剑将会急攻而至。

“仙人大哥,还没完呢,看我火龙族的终极攻击之术―龙焰九变!”周明虽然不知道廖世伟要发动什么样的杀招,不过,他可是把自己压箱底的工夫都催动了,这是炽修龙王传授于他的天焰龙族必杀绝技,整个天焰龙族也就只有炽修龙王与周明知道驭动这种元素之法,周明虽然有自信,但面对廖世伟这样的大罗金仙,他可不敢掉以轻心。

“周明这小子竟然能够将水火两系的元素驭动得这般纯熟,这小子已经完全到了元素融合的境界,假以时日,前途不可限量!”灵虚子现在好歹也是仙人,眼光自然有独到之处,面对周明驭动这样强大的元素力量,而且自身还是一名超强的战士,仅凭这一招,周明的修为绝对在空天大陆上罕有对手。

廖世伟可没空夸奖周明,他虽然也有些心惊周明的修为,但他现在有镜光剑在手,根本就不惧周明,何况,他是有名的剑仙,驭动能量之术,谁会有他熟悉,周明的龙焰九变与巨鲸翻浪固然威力十足,但那也只是停留在人体武学的基础上,他成仙已经有数千年了,周明根本就难以对他形成威胁,廖世伟怒哼一声,金光大炽,十二柄金光闪闪的金剑,朝着周明郭射而至。

周明连变了数次身形,依然没有闪过这些金剑的围攻击,而更为可恶的是,周明刚才这一闪避,金剑已经前后左右形成了错落有致的合围之势,周明顿时傻了眼,这仙剑还真不是盖的,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他围住了,而他还没有察觉出来,周明正在犹豫之间,前方与后面的金剑已经发动了攻击,周明正想闪避之时,突然一股大力朝着他身体撞了过来,周明措手不及,立即被掀翻在地,十二柄金剑毫不客气地朝着地上的周明急压而下。

“不好!”灵虚子脸色一变,立即转动身形,朝着周明急速掠去,水氏兄弟与皓哲三杰亦不敢怠慢,在灵虚子之后迅速跟进。灵玉瑶自然是最为着急,可惜她的修为最弱,勉强跟在了皓哲三杰之后,虽然只有百十丈的距离,可是对灵玉瑶而言,却是一段要命的路程。

“奶奶的,老子来喝喜酒,没想到竟然碰到你们在打架,我老人家送你镜光剑,你竟然拿剑对付我兄弟,没天理了!”就在灵虚子等人心都悬到了嗓子眼的时候,五条颜色各异的真龙突然在空中急速出现,朝着空中的金剑的中央急速飞至。

“是小天!糟了,我的镜光剑!”廖世伟突然醒悟了过来,立即收回了镜光剑,他可不糊涂,小天的五龙神剑绝对是袭向他的镜光母剑,如果不收回,恐怕会毁在小天这个楞小子的手里。

“小天哥,你也太不够意思了!非要我倒在地上,你才出手,这说不过去吧!”周明倒在地上,见小天骑着一匹白色的飞马上,对着他挤眉弄眼的,不由大为不满。

“我靠,我们英明伟大的鹰雪哥让你回来成亲,你小子倒好,竟然找上仙人干架了,你不知道这白隐镜光剑乃是子母剑吗?这金剑虽然威力十足,但真正厉害的乃是隐形的母剑,你这小子不明缘由就打架,你这挨揍这不是白挨了吗?活该!别躺地上了,我们美丽的女王看得都不好意思,什么不好学,竟然学曾昭立这个无赖,真是郁闷啊!”小天坐在飞马之上,得意洋洋地对着地同的周明笑骂道。

第7章知福惜缘

“喂,小天哥,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老曾可没得罪你啊,有本事,你就跟那廖上仙去切磋切磋,干嘛把事又扯得到我的头上,再说了,我老曾好歹也是名人呐!被你这样一说,以后我怎么混啊!”曾昭立坐在飞马之上,一脸的不高兴,他可是有种荣归故里,衣铢还乡的感觉,可是被小天这一说,那高兴劲立即没了。

“你们是朋友?!不会吧,他可是龙族啊!这事……”廖世伟一脸郁闷地看着从天而降的小天与鹰雪等人,虽然鹰雪与小天改变了模样,但是廖世伟还是从气息之上感应出了他们,尤其是小天,他这特别的声音,一听就知道了。

“喂,大哥,我让你来灵善国等我们,可我们并不想你来揍我们可爱的明哥的,再说了,你揍也就揍了吧,干嘛不下手重点呢,不然,这小子还真以自己是天下无敌了!”小天一脸贼笑地盯着刚刚爬起来的周明,看他的模样应该没大问题,毕竟龙族是皮粗肉厚的。

“喂,小天哥,你这话可就有些离谱了,我只是想跟廖上仙切磋一下嘛!没想到他这大罗金仙还真不是盖的,看来我得继续努力了,不然,这以后真没法混了!”周明有些气馁地说道,刚才与廖世伟这一交手,立即分出了高低,他虽然近来进展神速,但与真正的仙人匹敌,那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

“鹰雪,你竟然也与龙族交友,你乃是逍遥散仙,不怕天界追查此事吗?再说了,你们虽然改变了外形,但声音与气息都没有隐藏好,你们这一路来可有感应到有人追踪你们?此事不妥,你们立即穿上封仙禅衣,然后尽量隐藏自己的气息能量,尤其是小天,声音也要改改,否则,必会遭祸,天界那些仙人是决计不会放过你们的!一切要小心行事呐,不然,定会殃及无辜!”廖世伟一脸心悸地说道,这些家伙在妖族如此羞辱仙人,以冯非为首的那些仙人是绝对不会善罢干休的。

“不就是仙人嘛!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们要真惹毛了我老人家,我一定宰了这些混球!奶奶的,我老人家不去招惹他们已经是很给他们面子了,竟然敢找上门来找碴,活昨不耐烦了!”小天一听廖世伟的话,立即发飚。

“你们这些家伙真是不知死活,在妖界是无法使用仙器的,但是现在可是在空天大陆,仙人们的仙器之威力,绝对不可小觑,尤其是要对付数以百计的仙人,你的修为就是再强横,那亦无法对抗他们,况且,那些仙人们已经遍联仙界仙友,如果你们被他们发现,一定会有大批仙人来兴师问罪的,届时,你们绝对是穷于应付,如此的话,你们何谈对抗冥族,仅仅是应付对些仙人们,你们就头痛不已!故而,我还是奉劝你们,低调行事吧,此事能瞒多久,就瞒多久!唉,你们闯下如此大祸,恐怕就是天帝出现调停,那些仙人也不会善罢干休的!”廖世伟碰到小天这个楞头青,他真是没话说了,不把这件事情说透了,恐怕小天这家伙还真以为这是一件轻松好玩的事情呢。

“低调,低调行事!我们听你的廖大哥,这样吧,我与小天都穿上仙甲,以免泄露身份,混在仙人之中,应该无虞了吧!”鹰雪与小天把目光投在了玉灵的身上,这土财主身上肯定还有宝贝,送他们两件仙甲应该不是什么难事的。

“我靠,碰到你们两个家伙我真是倒霉,我这点土特产迟早会被你们两个败光了!这仙甲送给你们真是浪费了!”玉灵一脸不满地看了鹰雪与小天一眼,钻进了如意神炉之中帮鹰雪与小天找仙甲去了,他这里存的可都是好货,可送鹰雪他们完全是用于伪装,那真是可惜,尤其是小天,他本来就有金龙战甲与妖战圣甲,再穿上仙甲,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玩意了。

“唉,这小子真是小器,不就是借件仙甲穿穿嘛,有这么为难的吗?早知道我就穿封仙禅衣了,懒得跟他开口!”小天郁闷地说道,这小妖精真是个小气鬼。

“龙、妖、仙三者之气合于一身,小天,你到底是什么来历啊!我真是看不透了!”廖世伟一脸感慨地盯着小天说道,在妖界他看不出小天的真身,没想到到了空天大陆,他依然无法看透小天的真身,小天身上集合了龙族、妖族和仙气,这个家伙真是个身份异常复杂之人,以他的修为竟然看不透,要知道,他可是大罗金仙啊,竟然看不透一个普通的人类,这事真是没面子。

“廖大仙,你用这么客气了,鹰雪与小天这两兄弟向来都这般怪异的,我老曾与他们相处这么久了,都不知道他们是如何修炼的,更别提你这个外人了,再怎么说你也是大罗金仙嘛!上次不是让你从上面给我捎几件礼物吗?怎么样带来了没有?送给我老曾吧!我可是良善之人呐,你一眼就可以看透的!”曾昭立涎着脸,朝着廖世身上挨去,他的脸上还带着一脸的贼笑。

“喂,曾大哥,我叫你一声大哥得了,你别把我老廖当冤大头行不行!我可没有什么仙器法宝之类的,我是剑仙,不炼制这种玩意的,下次吧,下次我一定去偷些宝贝仙器来送你,这次算是我欠你一个人情,行了吧!”廖世伟见大家的脸上都出现了暧昧之色,他可是久经世故的仙人,立即就知道事情不太妙,身形一转,轻轻闪过了曾昭立。

“我靠,这仙人当久了,都当成精了,难怪人们都传说,人老了就成精了,奶奶的,早知道在妖族把你的毛啊、腰带啊,内裤什么的都剥下来,据说神仙的毛也是很有作用的!”曾昭立盯着廖世伟一脸认真地说道,这话听谁说的,他还倒真的忘记了。

“我靠,这话是谁说出来的,真是欠揍!什么神仙的毛,去你的!”廖世伟不得不为仙人们做一个澄清,这事真是天大的冤枉。

“那都是传说,传说而已,廖大哥不必当真!你的师父就在这凝魂瓶之中,该怎么帮助他,我想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吧!”鹰雪心中有鬼,他立即拿出了凝魂瓶,送与了廖世伟,让他自行处理。

“鹰雪,我廖某人欠人一个天大的人情,如果人有用得着我廖某人的地方,请直言,我廖某赴汤蹈火,亦一定为你完成!我廖世伟在此立下重誓,以万神之主的名义发誓,鹰雪若有差谴,誓死完成,绝无二言!”廖世伟一脸严肃地当着众人的面,立即了仙界最为庄重而神圣的生死之誓。

“行了吧,你这家伙,以后只要不揍我们可爱的明哥就行了,什么龙族、妖族、仙人、人类的,还不都是一样的,分那么清楚干什么,只要心地善良,你管他是龙族是妖呢!明哥再差,那也比你们那么些高高在上的仙人要强多了吧!那些浑球,就是欠揍!不把他们打醒了,他们还真忘记了,很多年前,他们也是人类!”小天一脸气愤地骂道,幸亏这里已经被廖世伟封印了起来,否则,他这般骂天骂仙,肯定会被仙人侦知的。

“大哥,你留点口德吧,今天这里已经被我用仙气罩了起来,平时里,你可不要这般乱骂,万一被其他仙人听到,你这就是无妄之灾,你自己倒是小事,恐怕牵累其他诸人呐!雷亟之下,难免伤及无辜,这笔帐天界都会算在你的头上的,可怜那些无辜生灵呐!”廖世伟一脸惶恐地说道,他虽然是大罗金仙,但仙有仙规,他亦要谨小慎微,哪有像小天这般口无遮拦。

“呵呵,其实我也是仙人,我骂骂自己你应该没有意见吧!”小天一脸贼样地说道,他的话立即让廖世伟无语。

“对了,廖大哥,你是否还有事情找我们帮忙?是否是关于你师尊之事?难道你身为大罗金仙都不能搞定此事?”鹰雪看着廖世伟的似乎还有话要话。

“不错,我师尊转世重修之事我倒是能够帮他完成,可是这人界数年的光阴,我不可能天天守在他的身边,我只有待到他十岁之后才能够带他入道,等他成年之后,我才能够帮他天窍,恢复前世记忆,转世重修之事,万万不可被其他仙人知道,如果万一被我师尊的仇人知道,恐怕他将会遇到很大的劫难,但这段时间里,我恐怕无法照顾他,所以要拜托各位帮我这个忙!”廖世伟脸上有些郝然,他身为仙人,竟然要求人类帮忙,这多少有些丢脸,不过,转世重修之事,的确困难危险重重,他又不放心任由白隐一个人独自面对,他必须妥善安排,周全布署,这样,他方才能够安心。

“这事简单啊,廖大哥,白前辈十岁之前之事,由我们灵善国照顾,等您来了之后,再将他带走,我以灵善国王的名义,必定保白前辈周全,并且让他受到良好的教育,并且打下深厚基础!以重续你们师徒情缘,你看此事如何?”灵玉瑶身为南部大陆之王,她说这话,的确是很有份量。

“好,妹子,大哥多谢你了!不过,此事还有些麻烦,大凡仙人转世之时,皆有异相发生,而且还有兵刀血灾,恐怕你得派人陪我一同前往,牺牲一个无辜的家庭,我实在是不忍心,但这也是无奈之举,唉!”廖世伟一脸郁闷地说道,这件事情,他想低调处理,但冥冥之中自有天命,恐怕他师父转生之事,瞒不过天界的。

“什么?!这事天界也要搭上一腿,奶奶的!这还真没天理了!难怪你们仙人都有些变态,看来这就是缘由所系啊,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奶奶的,你们占了别人的身体,还要杀光他们,是不是这样,你们就了无牵挂了?这就是天规?看来这世间最为倒霉的事情就是沾上了仙人!”小天一听廖世伟这话,立即大怒起来,这事也只有仙界这些没天良的家伙干得出来。

“不会吧,你师父一出生就注定是孤儿?这道理从何说起?不成,不成!”周明一听这话,立即傻了眼。

“这事其实也不难,由我前去示警,而后,你们将孩子抱来就是了,你借别人的身体重生,不说报恩,那亦不能让人枉死啊,对吧!”鹰雪可不希望此事发生,这种事情他必须阻止,他虽然不能改变天规,但这种事情,他见到一件,就必须遏制一件,这不是什么原则问题,而是基于人的最基础的良心。

“其实,这件事情就牵涉到前世今生的因果循环之道了,今生他们是枉死的,那是因为他们前生做孽太深,故而今生要受此惩罚,他们得到仙人荣光的庇护,天界就会饶恕他们的罪孽,来生就可以转逆因果之道,一生多福多贵,如果我们此生救了他们,来世,他们还依然是苦困之命相,从这点上而言,我们救他们,并不是真正意义上地救人,反倒是害了他们!只是我知道你们都是正直忠义之人,不希望看到此事的发生,其实我师尊重生乃是逆天而为,故而,我可以违反这天规,以免那对无辜的夫妇受这无妄之厄,但这其中的前因后果,我还是要点破的,以免你们日后再犯糊涂之事!其实,有些事情并不是表面看起来的那般简单的,至少这其中的因果就绝非一言两语能够说得清楚的。”廖世伟一脸认真地说道,这其中的因由,如果他不说出来,恐怕鹰雪这些人一辈子都不会明白这其中的深层次的道理,反而会对天界产生大误解,这可不是他的初衷。

“我靠,什么前世今生,这么复杂的事情谁能够知道?还不是你们仙人们说了算,反正前世今生这种虚无飘渺的东西,对于人类而言根本就不能够察觉发现!一切还不是你们制定的游戏规则!鬼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嘴是两张皮,如何动,一切皆随你!”小天一脸气愤地说道,他身上的叛逆情节很重,这些东西最容易激起小天的火气。

“前世已杳,来世飘渺!珍惜眼前人吧!时间对仙人而言并不算什么,但是对于凡人而言,却是非常珍贵的。重在当下,知福福常在,惜缘缘自来!不管来世如何,如果我们不珍惜现在,何谈来生,今天留憾,来生岂不是还是遗恨?不管你们神仙如何想,我也知道我们的能力有限,但事情既然是我们碰上了,那就得插手此事!无论如何,还是救人要紧!廖大哥,你认为呢?”鹰雪皱着眉头说道,从某种程度而言,仙人亦是挺可怜的,即便是转体重修亦是形单影支,如果这样的话,还不如做个普通人。

“唉,道理我们都明白,可是有些事情宥于仙规所限,我们也不好妄言其他,你们还是随我走吧!这件事情两天就可以办完!”廖世伟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神情异常地严肃。

“你们两个应该办喜事了吧,上次因为我而没有办成,这次一定要大张旗鼓地办!也算是我艾启鹰雪还你们一个人情,我先与廖前辈去把白隐前辈的事情办妥,回来之后,希望你们已经准备妥当!”鹰雪看着周明与灵玉瑶,一脸笑意地说道。

“灵善国王娶男人,这可是稀罕事情啊,等我老人家回家后,一定要好好地闹闹洞房!水老头,你们准备怎么操办此事?我们鹰雪老大说了,一定大办特办!可不准怠慢我们明哥啊,无论如何,也是他要嫁人了!”小天一脸兴奋地说道,难道周明嫁出去了,他可算是少了一个累赘。

“恭喜明哥,贺喜明哥!终于嫁出去了!以后你是女王SZ的人,可得遵守夫德啊!你把SZ伺候好了,我们也就跟着你沾光享受呐!别让我们失望哦!”曾昭立亦一脸嘻笑地戏谑道。

“你们这些家伙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灵玉瑶就是再豪爽大度,也被小天与曾昭立两个弄了一满脸通红,轻轻地啐了一口之后,便先行离开了,跟这些家伙在一起,她的脸皮实在是不太够厚。

“你们这些混球,我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行了,李宛儿现在在秘魔门总坛,心月现在烟翠山上修炼,你们办妥白隐上仙的事情之后,就去与她们汇合,而后来忆灵城喝周明与玉瑶的喜酒,我们这次将这桩喜事公告整个空天大陆,并向各国国王和各大知名人物下邀请函,除却办事喜事一事外,我们还想找些盟友商议对付冥族之事!希望我们在时间上还能够来得及,否则,以今天冥族之势力,我们恐怕没有多少时间谋划了!”水连云皱着眉头说道,现在鹰雪已经从妖族回来了,并且带回了虎族叛逃之事,想来,冥族留给他们的时间无多了,再不抓紧,人类就会陷入完全的被动之中。

第8章瞽目舞姬(一)

一直向北,一直向北,目标是什么,目的是哪里,要找什么人,这些都没人知道,刘林枫唯一知道就是向北,他乘风而行,速度极快,他跟鹰雪等人差不多,先是修习魔法,而后又转修战列系,得到过仙丹洗渡,又在妖族多番奇遇,一身修为早就已经臻化境,如若不是得到过玉灵的告诫,他早就开始御剑而行,以他现在的强横修为,这并非难事,不过,这次向北而行,最主要的是为了保持低调,他是个谨慎之人,这次乃是受玉灵所指来北方寻伴侣的,如果亮出他的身份,恐怕就不用寻了,肯定会有人送上门来的,基于此,刘林枫还是奈着性子在空中急速穿行,而不敢驭动魂影剑,御剑而行,毕竟像魂影剑这样的集妖器与仙器两者所之长的灵器,绝对会引起不少人的觊觎的。

北方可是一个混乱之地,这里不仅有南部联盟的地盘,亦是北联众国的地界,当然,更加强大的乃是北联众国的地界,这里是以云神开创的国家,不过,被南部联盟的国家侵吞了不少领土,但北部大陆地域辽阔,北联众国虽然名义上是一个整体,但这些年来却是战乱不堪,这给南部联盟的入侵提供了机会,南部联盟上的各个国家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时机,倒是东方联帮鞭长莫及,唯能看着眼热,除却现在已经统一的西部大陆西星国和地处东大洋以南偏僻的南部大陆灵善国之外,整个空天大之上,依然是南部联盟、北联众国和东方联帮三个整体最为强大,但这三个大整体内部却矛盾众多,战乱纷纷。尤其是现在的北联众国,忙于巩固自己的地盘尚且无暇,哪里还会理会到大陆之上其他的事情,战火已经在这个混乱的大陆之上持续了三四百年。

已经足足飞行了十二个时辰以上,刘林枫感觉有些累了,虽然他是魔法师,能够驭风而行,但如果不是他有强横的真气,他根本就不可能飞这么久,飞这么远的,只是不知道现在已经飞到了什么地方,按照速度,理论上来说,他已经应该飞到了北联众国的地域,只是不知道他飞到了哪里,玉灵曾经交代过他,一切随随,他也懒得去想这是什么地方,先降到地面上再说。

“不是这么巧吧,一降下来就遇到打劫的,我靠,早知道就应该先观察一下形势!”刘林枫从高空直接坠下,没想到站到地面之后,竟然不偏不倚地站在了两队人中间,看双方的架式,应该是一般大侠都会遇到的旧版本―强盗打劫。

“小子,你是什么人,看你的模样,像是个魔法师,你想来趟这趟浑水?那可就别怪兄弟我不客气了!”一个络腮胡子拿着一把鬼头大刀,一脸凶相地看着这个从天而降的年轻人,看他的神情,想来他也吃不准这个年轻人是否是个角色,按照规矩,他必须给他来个下马威,让他知难而退。

“这绝对是个意外,这事绝对跟我没关系,我只是路过,你们继续,继续!”刘林枫苦笑一声,一溜跑到了旁边,虽然是一般大侠都会遇到的事情,不过,他可没有准备管这闲事,这年头,大侠也不是这么好当的,想当初,他也干路劫道这活。这些家伙,再怎么说,也算是同行,他不能不让别人吃饭不是!况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在这群人之中,他压根儿就没有看到一个女的,他可是奉玉灵这个神仙来北部大陆解决终生大事,这里应该没他什么事,他的出现完全是个偶然。

“他娘的,原来是个胆小鬼,呔,你们这些肥羊给我听清楚了,只要放下你们的货,我们就饶过你一命,如果胆敢反抗,可就别怪老子手中鬼头刀不认人,我数三声,如果你们放下货,就饶你们不死,如若不然,那你们就做个冤死鬼吧!兄弟们,准备动手了!回头山寨之中喝酒吃肉!老子与你们一醉方休!”那络腮胡子闷声闷气地带着那三十来名喽罗慢慢地朝着那群看似商贾的人逼去。

一部分看似公众保镖的人亮出了家伙,准备迎敌,大部分商贾都被吓得瑟瑟发抖,刘林枫已经言明不参与此事,便静静地退到了一旁,静观其变,这群强盗虽然看起来凶悍,但倒也挺讲道上的规矩的,按他的想法,应该不会造下多大的杀孽的,当然,如果真的碰到那些要钱不要命的家伙,他也无话可说。

盗贼们人多势众,大部分商贾都弃货而去,那引起公众的保镖见妙不妙,象征性地抵挡了一下就四处溃散了,正如刘林枫所料的那般,盗贼们并没有追赶,而是围到了货车的周围,准备清理货物,而后押运回山。不过,在此之前,还需要处理几件烦杂事。

这年头,还真有不怕死的,还有四名商贾紧紧地围在最后一辆货车周围,虽然被盗贼们围了起来,那四个家伙还是没有要离开的打算,虽然他们的脸色已经被吓得苍白,但还是勉强地站立着,只是他们的双眼之中充满了恐惧之意,有一件事情他们总是想不明白,这条道路上一向甚少盗贼出没,可是为何这次会有如此之众的盗贼伏击他们,这趟货乃是献给相辅大人的,如果弄丢了,他们回去也是死路一条,与其回去被斩,倒不如留个英名,或许还可以抚恤家里遗孤。

“你们四个混球,竟然要钱不要命,再不走,老子就将你们千刀万剐了!奶奶的,这世上还真是有要钱不要命的主啊!”络腮胡子双眼一鼓,那双赤红的眼睛吓得那四个人差点尿裤子。

“这是当今相辅大人的货,你们这些毛贼竟然敢劫掠,你们想死吗?如果你们就此退去,我等就当此事没有发生过,如若不然,你们将会遭到灭顶之灾!”一名看似头目的人,壮着胆子勉强喝道,从他的言行上来看,应当大小是个官儿。

奶奶的,是个当官的,竟然敢叫我们毛贼,老子就毛给你们看看,到了下边得记住了,你是官,我们是贼,注定是水火不溶!哦,对了,老子还没告诉你们这些鸟人,老子就叫胡毛!兄弟们,把他的手给我剁下来!嘿嘿,今天竟然弄到一票大的,真是爽啊,别磨蹭了,全部砍了!”络腮胡子挽了挽手中的鬼头刀,下了格杀令。

“兄弟们,横竖是个死字,咱们跟他们拼了!杀啊!”为首的那名头目亦是个狠主儿,见已经被逼到了绝路,把心一横,抡着刀朝着盗贼们狠扑了上来。

可惜他的修为实在是太低,几个照面下来,就被活捉了,这还是盗贼们戏谑这些官差,要不然,真就分尸了。不过,这些人也活不了多多久,络腮胡子的脸上已经显出了不耐烦之意,他已经懒得理会这些没用的东西,轻轻挥了挥手,示意喽罗们将这四个官差给砍了,身为盗贼,他天生与官差就是冤家,今天不杀这些家伙,说不定哪会落到他们手里,恐怕死得更快,何况这事肯定要灭口,不然,抢了当今相辅大人的东西,那还会有好果子吃啊!尤其是他刚才还通了名,报了号。

“等等,大家别冲动,其实今天这事我完全可以做个见证!你们是求财嘛,何必多造杀孽呢!你们是当差的,拿人钱财与人办事而已,何必拼命呢!这样吧,你们拿了财物走人,人就不必杀了!刚才你不是说过吗?求财不害命的嘛!”刘林枫见胡毛准备杀人灭口,立即跑了出来,制止了这群盗贼。

“咦,你小子还没走人啊!今天我们的搂子捅大了,不杀人灭口是不行了,这些当官的平时做威作福惯了,今天落到老子手里,哪能放过他们,如果他们真是平常商贾,老子也不屑伤了他们性命,不过,既然是官差嘛,那就不好意思了,小兄弟,我看你这好人恐怕是没机会做了!”胡毛有些好奇地盯着刘林枫,这个小子挺面生的,看他的模样也不是一个大胆的主啊,怎么会不顾自己的性命跳出来为这些该死的官差求情呢。

“所谓盗亦有道,虽然他们是官差,可是你要是杀几个被俘之人,那也算不得什么英雄好汉,财已经到手,目的已经达到,赶紧走吧!”刘林枫一脸善意地劝解道,他干过这一行,知道这些人也是不容易,如果不是现在战乱不断,民不聊生,他们也不会占山为王,干这掠道抢劫的买卖。

“也是这么个理!行,算你小子运气,今天老子心情好,就放过你们四个混球吧!小的们,带上货物,走人了!”胡毛略一思索,便挥了挥手示意喽罗们带着财物离开。

“你们也走吧!各位,我想请教一下这里是什么地界!是哪个国家的领域?”刘林枫见盗贼们已经离开,便扶起了被压趴在地上的四个官差,到此时,刘林枫才想起来,自己竟然还不知道身处何地呢!

“这里是镇云国,此地离国都落云城仅三百余里,就在前面不远处,多谢侠士相救之恩,还未请教侠士大名,我等必将厚报!”为首的那名汉子一脸谦恭地对着刘林枫作揖感谢道,并且指明了落云城的方向。

“不必客气,我叫刘林枫,此事也是巧遇而已,在下能力有限,只能救得各位性命,甚为惭愧,岂敢言谢!各位,在下有要事在身,就先行告辞了!你们想干什么!找死!”刘林枫扭头看了看前面不见踪影的国都,然后对着那名头目拱了拱手便想离开,不想身边的另外三名家伙竟然朝他挥刀相向,如果不是刘林枫有天光盾护身,此刻恐怕已经遭到了毒手,饶是如此,刘林枫的衣服却被划破了几道口子。没想到这四个家伙竟然如此狠毒,刘林枫眼中怒光一闪,就想结果了他们。

“你就是那些盗贼的同谋,还假惺惺地在这里枉做好人救我们性命,告诉你,我们是绝对不会上当受骗的,你比刚才那些盗贼更加可恶,奸诈小人,再吃我韩虎一刀!”那名头目眼中狠光一闪,示意其他三人随他一起动,务必将刘林枫结果在此地。

“我靠,真是一群混账东西!不可理喻!“刘林枫怒不可遏,本想将他们杀掉,但转今一想,也不想造此杀孽,轻轻一顿,便腾空而起,朝着落云城的方向急速飞去,瞬间便消失在茫茫空野之中。

“韩头,我看他真不是盗贼一伙的,我们为何要杀了他,这不是恩将仇报吗?”刘林枫离开之后,韩虎身边一人不解地问道。

“妈的,你们这些混球知道什么啊!相辅大人要的货被抢了,我们就这里空手回去交差?这样的话,我们不死也会有牢狱之灾,这个叫刘林枫的家伙就是一个最好的替罪羊,我们上报相辅说就是这个刘林枫带领盗匪抢掠的我们!这样,我们还可以将功折罪,他妈的,那个叫胡毛的家伙的老巢在哪里我们都不知道,就这样回去回禀相辅大人,我们岂不是死定了,可惜刚才没有砍死那刘林枫,不然,还可以拿着他的尸首回去差!你们这些混球倒是有同情心,就是老子狠毒,有种你们自己回去领罪啊!别跟老子在这里假惺惺的,什么大侠英雄,装什么好人,狗屁!如果死了,你们就是一堆枯骨,什么也不是,知道吗!”韩虎朝着刘林枫消失的方向恶狠狠地骂道。

刘林枫哪知道自己这么快就在镇云国出名,不过,他的速度比韩虎四人快,在他抵达落云城之前,一切还是静悄悄的,他跟其他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都是一个匆匆的过客,来落云城的过客而已,不过,他倒没注意到自己的装扮,一个字,惨!

“滚开点,叫花子,真是不知羞耻,这么年轻就学着要饭,做什么不好!”直到路人这样说他的时候,刘林枫这才往自己身上招呼。

衣服已经破烂不堪,从妖族出来之时,因为被龟蜗族给擒住了,他脸上已经是脏兮兮的,刚才又被韩几个偷袭,衣服早就被被撕成碎条,这一块块的挂在身上,再加上一张脏脸和蓬松凌乱的头发,刘林枫现在不就是一个乞丐的模样吗?跟鹰雪与小天这群家伙在一起,自然没人提醒他这些,而且刘林枫一向也不注重这些外表现象,没想到现在到了大城市,他就成了另类,刘林枫不由苦笑一声,正寻思着找一个衣服店弄套上街的行头,至少也不能让别人耻笑吧。

急行乱走之下,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一个大广场之上,他幅尊容,别说问道了,就是走近别人,人家就皱着眉头,捂着鼻子先走开了,在这个势利的大城市之中,没人会注意你的内心美的,刘林枫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他走在热闹的大街之上,根本就没人搭理他,也真是奇怪了,走了这么久了,竟然没看到一个卖衣服的店铺,饭馆酒店倒是不少,可惜刘林枫现在很少吃东西,对于吃,他目前还没有欲望,他只是想换一身衣服而已,可惜他现在已经走到了一个大广场上,热闹非凡,人声鼎沸的大型广场。

至少千人在广场之上七嘴八舌地讨论着,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只是大家的眼睛都朝着一个方向看,广场中央的一个高台之上,难道这里是比武招亲?想当初高翔和周明就遇到过这种事情,没想到他今天也遇到了此事,看来,他来北方的确没错,这倒是省事了,以他的修为,想必没有人是他的对手,至少,在这个擂台之上,他应该能够心愿得偿的。玉灵这个妖精原本是让他来参加比武招亲的,直接说不就结了,拐这么大一个弯干什么,真是麻烦,不过,转念一想,这也挺好,事情很快就可以结束,他也就可以回灵善国与鹰雪等人相会了。

刘林枫一脸得意地把目光往擂台上看,只见擂台的正上方写有四个鲜红的大字“琵琶女王”,而此时,人群已经开始沸腾了起来,大家都在呼喊着一个名字琵琶女王,琵琶女王!

“我靠,真是想得太美了,丢脸!”刘林枫暗暗地骂了自己一声,便想挤出人群。

可惜他的速度已经慢了,他已经被重重叠叠的人群给围困了起来,除非他冲天而起,否则他别想再挤出去,这个时候,别人也不管他是不是乞丐了,纷纷朝着前面挤不止,刘林枫素来不太喜欢这种场合,双眉一皱,便想飞到空中,离开此地,到了这个时候,他敢顾不得被人指指点点了。

正当此时,一个甜美的声音轻轻地传入了他的耳中:“请各位稍安勿躁,大家都是来听飞云弹奏琵琶的,琵琶之音自然能够传遍整个广场,大家又何必朝前拥紧呢!请大家安静,飞云这就为大家弹奏一曲。”

魔尊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魔尊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魔尊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