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婚途漫漫:爱你至清至浅》小说在线阅读-(沈清浅冷非墨)小说完整版

《婚途漫漫:爱你至清至浅》小说在线阅读-(沈清浅冷非墨)小说完整版

2019-08-13 12:59:46来源:WXB

《婚途漫漫:爱你至清至浅》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这里有!小说《婚途漫漫:爱你至清至浅》主角是沈清浅冷非墨,婚途漫漫:爱你至清至浅主要讲述:爱过,恨过,生过,死过,到最后竟是连恨都恨不起来……也许这就是爱情里最大的绝望。冷非墨,如果这是你想要的,那么,我成全你。是痛是苦,我都心甘情愿。只因为,那个人,是你……"

《婚途漫漫:爱你至清至浅》小说在线阅读-(沈清浅冷非墨)小说完整版

婚途漫漫:爱你至清至浅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六章 我嫌你脏!

  那晚的事情之后,冷非墨的脾气似乎比以前更加的暴躁起来,沈清浅晚上回到自己的房间,想起他刚才说的话,眼泪一下奔涌而出。

  似乎这个事情给了她当头一棒,之前对于冷非墨所有的幻想在这个时候都一一的破灭。

  自己在家里和之前一样将就着吃点东西的,平时冷非墨都不怎么回来,所以自己在他走了之后会稍微放松一点。

  沈清浅做好了一桌子的菜,正准备吃的时候,自己的很久都没有响起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来。

  沈清浅擦了擦自己的手,赶紧拿起来,惊喜的发现是冷非墨的短信,沈清浅有点吃惊,没想到冷非墨会发短信给自己。

  沈清浅赶紧的看开短信,原来冷非墨这个时候在外面应酬,要沈清浅送自己客厅里的手提包过去。

  沈清浅很着急简单穿了衣服,看着桌子上自己刚刚才弄好的饭菜,肚子已经不争气的开始叫起来。

  她还是强忍着饿意,手上抱着公文包朝着冷非墨说的地方去,下车之后,沈清浅很快到了一家ktv门口。

  她知道出来应酬大多数都是这些地方,没有想太多马上着急的朝着冷非墨说的包间走去。

  她着急的打开门,胸口因为刚才跑动的原因还在剧烈的起伏着,但是一进去并没有看到冷非墨的身影。

  沈清浅有点着急了,难道是自己记错了包间号?掏出手机再一次确认,没错是这里,但是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正当沈清浅想出去的时候,从门外走进来了一个身材健硕的男人,一上来一把抱住了正想出去的沈清浅。

  沈清浅被忽如其来的拥抱吓得够呛,大声的惊呼出声来,那个男人脸色绯红,身上一股酒臭味,像是喝醉了酒。

  淫荡的笑着“你是豪哥给我找的小姐是吧,没想到豪哥眼光这么好,来给哥哥抱一下”。

  那个男人的力气很大,沈清浅根本无法挣脱开,那个男人环抱住她,眼瞅着不安分的大手就要放在沈清浅的胸上来。

  沈清浅挣扎着惊呼:“你是谁啊,我不是小姐,你认错了人了,你是谁啊,放开我!”。

  但是那个男人已经喝醉了,完全无视了沈清浅说的话,不安分的大手在沈清浅的身上开始游走。

  沈清浅大惊失色,强力的挣扎着,但她微弱的力气,似乎并没有什么用,沈清浅此刻的心里害怕极了。

  她无助的朝着只息开一条缝的门外大声的喊叫着,但是这里整耳欲聋的音乐声,让她的声音显得无足轻重,根本没人听见。

  那个男人听见沈清浅的喊叫声音,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一样,但是自己身体内的兽欲让他不想清醒,直接一把捂住她的嘴巴。

  抱着她像是扔布娃娃一样,直接把瘦弱的沈清浅甩在了沙发上,身子重重的压上去。

  沈清浅被这忽如其来的撞击给弄的有点晕头转向,只是感觉到自己身上一沉。

  那个男人的嘴巴立即像她脖子上压上来,沈清浅大声的哭喊着,拼命的挣扎起来。

  那个男人按住沈清浅的手一把撕开了她的衣服,胸前的大片雪白立即暴露在外。

  沈清浅无助的闭上眼睛,知道自己肯定只能这样被人玷污了,眼角的泪水顺着脸颊流进了头发里。

  那个男人喘着粗气眼见着沈清浅就要被他给玷污了,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男人被一脚踹飞在地。

  沈清浅立马被一双强劲有力的手给拉起来,身上立即多出了一件外套裹住了自己暴露在外的身体。

  沈清浅看见站在自己面前一脸阴沉的冷非墨,压制着的害怕和无助一下涌上来,泪水就像是短线了一样落下来。

  冷非墨没有理会沈清浅的哭泣,拉起沈清浅大步的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粗暴的把沈清浅塞进车里去。

  一路上沈清浅都低着头小声的啜泣着,她知道冷非墨不会在乎自己,但是还是忍不住在他的眼前流泪。

  到了家之后,冷非墨一把拉起刚刚才下车的沈清浅,大步的朝着她的房间走去。

  沈清浅被拽着一路踉跄的跟在他的身后,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但是按照之前对他的了解,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冷非墨一路板着脸,把沈清浅一路拽到了浴室里,打开撒花,把沈清浅像是扔布娃娃一样,朝着浴室花洒下甩去。

  墙壁与身体的撞击,让沈清浅吃痛的叫出了声来,手臂上立即出现了大片的红肿。

  头顶上的水顺着沈清浅的脸颊留下来,她惊慌失措的看着冷非墨,像是受惊的小鹿。

  冷非墨一把掐住她的脖子,迫使沈清浅与他对视,语气满是鄙夷和愤怒:“我这才几年没有碰你,你就按耐不住自己的野心了是吗?”

  沈清浅不知所以,只是感觉到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越来越紧,她知道他再一次的误会了自己。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沈清浅刚想解释,冷非墨不由分说的直接一把撕碎了沈清浅身上仅存的衣服。

  冷非墨看着全身赤裸的沈清浅,不知为何,身下升起燥热,该死!他这么会对这个女人有心思。

  沈清浅被冷非墨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惊呼一声,马上伸出自己的手怀抱住自己。

  她的动作充满了防备,沈清浅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嘴唇,眼神慌乱。

  沈清浅低着头,强忍住眼泪说:“不你从来都不相信我,我能怎么办….”

  冷非墨听了沈清浅的话,脸色更加的铁青,他相信?那么阿离的事情是他亲眼目睹,还在这里和自己说相信?

  沈清浅知道自己的话明显震怒到冷非墨,小心的挪动着自己的身体想要到角落里去,但被冷非墨很快识破。

  冷非墨走上来直接一把抓住她的脚踝朝着她的床上走去,沈清浅还没有反应过来,冷非墨的嘴巴已经强势的压上来,让她有点窒息的感觉。

  沈清浅明显的感觉到了他某个地方正坚硬的抵着自己,她知道冷非墨想做什么。

  冷非墨动作粗鲁,沈清浅早就习惯了这样的事情,她躺在床上闭上眼睛,绝望的泪水夺眶而出。

  冷非墨感觉到了身下的女人似乎没有挣扎,手上的动作一下停了下来,自己在干什么,这样的女人,自己还有欲望?

  他立马站起来,厌恶的看了看沈清浅的身体,:“你这样的女人,送给乞丐,我想他都嫌弃你脏。”

  说完,头也不回的朝着外面走去,沈清浅闭着眼睛,眼泪打湿了被单一大块,她已经习惯了,习惯了冷非墨对她不好。

  

第七章 移植中断

  冷非墨很少来找自己,但是却在那件事情之后找到自己,和沈清浅说起检查身体移植的事情。

  冷非墨无情的站在沈清浅的身边毫不在乎的告诉她:“准备好时间去医院,剩下的检查做完了就能移植。”

  沈清浅看着冷非墨还是依旧冰冷的脸庞,不知道自己这些年来坚持的到底是什么。

  眼眶一直都在打转的泪水终于还是不争气的顺着脸颊流下来。

  冷非墨冷冰冰的看着沈清浅,嘴角带着一丝嘲笑的说:“你觉得我能相信你吗,还是说,这个也是你想好的一个对付我的招数?”

  沈清浅张开嘴巴,哑然了很久没发出声音,她心里面却已经完全崩溃了,惨然的说到:“所有的一切我都说了,可是你不相信我,为什么就不能相信我,为什么啊!”

  她又泪流满面的摇了摇头,说:“你没有爱过我。”

  冷非墨冷笑说:“不用和我说这些话,我告诉你,把心脏移植给阿离,这样的话,你才能赎罪!”冷非墨的话强劲而有力,容不得任何人反抗。

  沈清浅仰着自己的脸,看着冷非墨,脸上的泪痕早已风干,干在脸上有点生疼生疼的感觉。

  她终于在这一刻幡然醒悟,从头到尾都是为了江语离,自己在他的心里,或许从来都没有一点位置,所以这三年来的隐忍和付出,在他的眼里就像是一种赎罪。

  她低着头,蹒跚着脚步转身离开。

  回到房间之后,她就捂着自己的腹部,痛苦的蜷缩在了地上。

  强烈的抽痛感觉,几乎要让她整个人都崩溃了

  她一边哭着,一边想着,恐怕她也是快要死了吧。所以他才会这么无情?

  泪水不停的流,划过脸颊,落在地上,也淹没在了心里。

  昏昏沉沉的,她就这么蜷缩在地上,疼痛夹杂着心痛,而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看着时间已经到了饭点,沈清浅慢慢的朝着楼下走去,

  看见一个穿着短裙拿着迷你小包的女人背对着她坐在沙发上,头发简单的披在身后,就算是坐着,只是能看出来,是一个身材极致的女人。

  她手上拿着协议,小声的叫住了沈清浅:“你好,是沈小姐吗,我是冷总叫来和你签协议的,您现在有时间吗?”

  那个女人脸上带着标志性的笑容,对着沈清浅说着。

  沈清浅呆呆的站在原地,原来是这样的,他是害怕自己反悔还是怎么样,难道说,他就这么想要剥夺自己的生命,去救江语离吗?

  沈清浅苦笑,对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毫不在乎的说道:“签吧。”

  那个女人依旧带着标志性的笑容,拿出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协议,递给了沈清浅。

  沈清浅接过手去,刷刷的几下在合同上签字,一下放在了桌子上,一点都不含糊的朝着厨房走去,边走边背对着那个女人说:“你告诉你们冷总,我沈清浅什么都不好,但就是说话算数。”

  那个女人点了点头,没想之前在外面听说的这个夫人会是这样的脾气,拿起签好的协议朝着外面走去。

  沈清浅听着客厅没有了动静,正在拨菜的手一下就停了,心里明白但是依旧不相信他能做到这么无情。

  晚上已经很晚了,沈清浅躺在床上,听到似乎客厅有点动静,可能是冷非墨应酬完之后回来。

  但是只要想到今天早上签字的事情,沈清浅心里开始难受起来,并不打算出去。

  冷非墨回来的时候站在客厅里,并没有看到沈清浅的身影,本来就不是很满意她。

  他故意在客厅里弄很大声,想要引起沈清浅的注意,但等了很久,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冷非墨大步的朝着沈清浅的房间走去,一脚踹开了她的房间门,朝着躺在床上一脸不知所措的沈清浅走去,一把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臂。

  沈清浅被冷非墨的动作吓到一句话都不敢说,只能呆呆的盯着站在自己面前浑身散发出危险气息的男人。

  冷非墨斜眼盯着只穿了一件薄薄睡衣的沈清浅,低声怒吼着:“你觉得你是有享受好条件的人吗,要不要我教教你为人妻子到底应该做点什么事情?”

  沈清浅盯着站在自己眼前的男人,她很清楚冷非墨是再次来找茬的。

  沈清浅说;“我在没有死没有和你离婚之前我都会做你想要我去做的事情,你尽管说,我能做的我都去做。”

  沈清浅从来都是顺从,这三年来,这样的事情早已经习惯,对他这样的人只能乖乖的缴械投降,不然到最后,肯定会遍体凌伤。

  冷非墨盯着沈清浅扯了扯嘴唇,戏虐的笑着说:“是吗,我说什么都会照做,你知道什么是夫妻义务吗?嗯?”

  沈清浅被冷非墨这样一说,低着头一下就不说话了。

  她想了想,还是妥协,站在冷非墨的眼前,麻利的脱掉了自己身上仅存的睡衣,光溜溜的站在他的眼前。

  冷非墨皱了皱眉头,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妥协的,黑色的瞳孔慢慢的收紧,盯着她的身体不说一句话。

  沈清浅低着头,不去看他,此刻房间里只有她和冷非墨,安静的离奇,自己光着身体站在他的眼前。

  冷非墨看着已经脱光了的沈清浅,果然,这也是她为了吸引自己的目光用的手段。

  冷非墨走到沈清浅的身边,一把掐住沈清浅的脖子,迫使她站在自己的跟前,脸上带着嘲讽的表情说:“你看,嘴巴倒是很坚硬,身体却很诚实。”

  说完,朝着外面走去,剩下沈清浅一个人站在屋里,开始回味起刚才他说的话。

  还没有等沈清浅穿上衣服,冷非墨站在屋外大声的命令起来:“明天早上直接到医院来,做你该做的事情。”

  说完,门外已经没有了动静,沈清浅叹了一口气,强忍着自己心里的难受劲儿,勉强的坚持到了早上。

  到了之前说好的时间点,沈清浅很快收拾好了自己,毕竟也是快要死的人,不在乎时间的长短。

  打车到医院,沈清浅知道自己当时答应他的时候意味着什么,但是当自己知道那一份协议的时候,早就放弃了所有的心里挣扎,他想要自己死,那自己便把命给他就是了。

  冷非墨早早的就到了医院里,身边站着之前来找过沈清浅的那个高挑好看的女人。

  他有点不耐烦的看了看时间,一直朝着门口张望着,不一会儿,沈清浅很快出现在医院的门口,冷非墨一颗悬着的心才算落下来。

  冷清浅一路小跑着到了医院,胃部因为剧烈的跑动一阵阵的开始痛起来,但是她还是忍住面不改色的站在冷非墨的面前。

  冷非墨很不耐烦的朝着她大声的呵斥起来:“你不知道时间是吗,之前说好的,要是你敢不来,我一定会杀来你!”

  冷非墨说完朝着病房走去,沈清浅站在原地冷冷的笑着,难道来了,这就不算是杀我了吗?结局都是一样的。

  沈北刚刚才从值班室走出来,昨晚上的病人实在太多了,沈北一晚上都没有睡,刚刚才交接了工作走出来,就看见一抹白色都身影从前面跑过。

  沈北从来都不会看错沈清浅都背影,他知道沈清浅生病的事情,但是在这里见到沈清浅还是很惊讶,想了想,马上朝着那个白色的身影追去。

  冷非墨带着沈清浅来到医生办公室,给医生在说着什么,沈清浅没有心情去听,只是呆呆的站在门口。

  很快冷非墨走出来,冰冷的对着她说;“这个是你自己愿意的,能把心脏给我们阿离,也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沈清浅转过身去不再看他,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但是为了自己最后的一点尊严,在难受都只能忍着。

  沈清浅被医生带进去很快出来,冷非墨站在一边不说话,沈清浅低着头沉默着,这次之后,真的和冷非墨之间什么都完了。

  医生在十分钟之后拿着报告单出来,脸色不是很好看,冷非墨听见动静马上站起来,着急的朝着医生走过去。

  医生表情严肃看着沈清浅和冷非墨说:“她的身体出了一点状况,我想移植只能中断了。”

  

第八章 怀孕?

  冷非墨情绪激动,盯着医生大声的怒吼起来:“中断?之前不是都检查过了吗,什么都没问题,现在只是最后一个步骤了,你给我说要中断?”

  冷非墨的情绪很激动,在他的眼里,自己就那样的无足轻重,虽然这个沈清浅早就知道,但在亲耳听见的时候,心里还是止不住的失望和难受。

  沈清浅带着苦笑站在一边,使劲拽住自己的衣服,手指因为太过用力一节节的开始泛白。

  医生叹口气,看了看沈清浅,再看着冷非墨说:“冷总,不是我们故意出难题,但是,你知道吗,她怀孕了..

  冷非墨就像是被人抽走了灵魂一样,不可置信的看着医生,不相信是真的。

  冷非墨眼神里充满了不相信,怎么会,这个女人怀孕了,自己明明…..

  刚刚想否定是自己的时候,才忽然想起自己确实在不久之前和她发生了关系。

  但冷非墨根本就不能相信,拳头握得紧紧的,大步上到沈清浅的面前,一把抓住她的手。

  沈清浅也是一样的震惊,自己怀孕了,在生命快要到尽头的时候,上天还是满足了自己的愿望。

  沈清浅不知道这个消息对于自己来说是喜是忧,冷非墨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在沈清浅的眼里简直就像是在讽刺自己一样。

  她强忍着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冷非墨身体颤抖着逼近沈清浅大声的呵斥。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自己怀孕了,才会毫不犹豫的答应我把自己的心脏给阿离?”冷非墨此刻情绪完全爆发眼睛里的血丝轻而易见。

  沈清浅虽然之前就见识过了冷非墨的狂暴,但是在今天,这样的冷非墨还是沈清浅第一次见到。

  沈清浅无奈的扯了扯苍白的嘴唇,冷非墨从来都不会听自己的任何解释,但是为什么,在听到他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自己心里还是被揪着一样的难受。

  沈清浅苍白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死死的盯着冷非墨:“我在你心里从来都是这样的对吗,尽管我是真的想要把自己的生命给你,让你心爱的女人能活过来?”

  冷非墨的此刻完全不能接受,一把抓住沈清浅的衣领揪起沈清浅逼迫她与自己对视。

  此刻的气氛降至冰点,站在一边的医生和之前来找过沈清浅的那个女人大气都不敢出。

  沈北看见沈清浅被眼前站着的高大的男人揪着,马上冲上前去一把护住沈清浅。

  对着冷非墨大声的吼起来:“放开!你是谁啊?对着谁动手动脚的呢,大庭广众之下!”

  沈北面脸的怒气,他在之前的时候就知道沈清浅过的不是很好,看到这样的一幕,本来性格温和的沈北止不住的朝着冷非墨大声吼着。

  冷非墨本来就在气头上,满心欢喜的能救自己心爱的女人了,但是却在这个时候得知移植要中断。

  沈清浅沈北护在身后,看到沈北的到来满脸的吃惊,这不是她想看到的局面。

  没有轮到沈清浅说话,冷非墨阴沉着脸对着沈北说道:“你又是谁呢,我们的家务事,

  轮得上你一个医生来插手吗,在我没有炒你鱿鱼之前,你最好识相一点赶紧给我滚!”

  冷非墨强大的气场让沈北为止一震,这个男人看上去并不简单,也许真的是自己不能对付的,但是只要想到刚才他是这么对沈清浅的,自己就….

  沈北把沈清浅护在自己的身后,身边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已经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低声细语在说着什么。

  沈北看着站在自己身边一脸苍白的沈清浅,还是倔强的扬起自己的脸对上冷非墨的眼睛坚定的说:“我是她的朋友,她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沈清浅知道冷非墨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与自己硬碰硬的,她也知道冷非墨肯定有那个能力让沈北失去工作。

  所以赶紧走到沈北的身边扯了扯沈北的白色大褂,:“沈北,没事儿的,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来解决,先走吧。”

  沈北看着沈清浅一脸害怕的样子,大手马上抓住沈清浅的肩膀温柔的对着沈清浅说;“不要害怕,我知道之前你过的不是很好,但是一切都会过去的,有我在呢!”

  冷非墨看见站在自己面前举止亲昵的两个人,心里莫名的升出来一股怒气。

  

婚途漫漫:爱你至清至浅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婚途漫漫:爱你至清至浅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婚途漫漫:爱你至清至浅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