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神御医途》沈毅全文免费阅读

《神御医途》沈毅全文免费阅读

2019-08-13 12:06:56来源:zzy

新书《神御医途》由岭南小医生最新写的一本都市情感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毅,文中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世界上最神秘未知的佣兵之王:暗刃沈毅解甲归田,回归都市,十年前的他是个混混,十年后的回归,他打算改邪归正,要做一个正直、正义的孝顺儿子,从医院一个保安开始做起,于是,各色各样的美女纷至沓来。凭着一身通天本领,沈毅在都市混得风生水起;踩恶少,治百病,带着贫穷的家庭走向人生巅峰,财色兼收!

《神御医途》沈毅全文免费阅读

神御医途小说精彩推荐

第一章 沈毅

洋城,火车站。

一个背着帆布包的男子走出车站,他神情慵懒,皮肤黝黑,身穿一件发黄的白衬衫,洗的发白的牛仔裤,破烂的帆布鞋,头发乱糟糟的,给人第一印象就是,进城打工的农民。

平凡,土气,没文化是他给人的第一印象,但如果有人注意到他的眼睛,一定会震撼。

同样是一双平凡的眼睛,但他的眼神却深邃无比,如崩塌的星空,沧桑而伤感,但偶尔间迸发出的精芒,如流星般璀璨而锐利,让人不敢直视,怕被这眼神灼伤。

“时间真是残酷,匆匆十年,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了。”男子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非常感慨。

他名为沈毅,十年前,随着家庭搬迁到这城市里生活,少年叛逆,当了古惑仔,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他的生命轨迹将会和普通少年古惑仔一样,不是平凡无奇就是横尸街头,而现在,他变了,城市也变了,一切都不一样了。

“救命啊,有人晕倒了~”

忽然,一声惊叫传来,沈毅遁声望去,只见一个年约六十的老人躺在地上,左手捂着心口,不省人事,一个少女惊慌失措地守在旁边哭泣。

旁边,全是一群围观的陌生人,有人选择报警,有人冷漠地路过,几乎没有人敢伸出援手,这年头骗子那么多,谁知道去帮忙会不会被讹诈。

“城市变了,人心还是一样没变,唉…”沈毅感慨,大步流星地往那边走去.

以他的眼力,一眼就看出来这老人家之所以晕倒,有可能是心脏疾病突然发作,情况危急。如果赶得及,他说不定还能救这老人家一命。

“都让开点,我是医生!”

“都让开点,我是医生!”

沈毅一喊出口,不由一怔,遁声看去,只见一个眉目清秀、五官精致如画的美女也正看着他。

两人不约而同地点头,随后拨开人群,出现在老人身边。

美女身先士卒,开始为老人做体检,动作娴熟精炼,一看就是专业的。

“哥哥一定会把你爷爷救回来的,不要哭了好吗?哥哥问你几个问题。”沈毅把那个少女拉到了旁边,让她冷静下来,随后咨询了她几个问题。

“脉搏触摸不到,呼吸心跳已经停止,必须要马上执行CPR!!那个谁,快来帮忙。”

美女做出判断,立即开始给老人家进行心脏复苏。

“好。”

沈毅问完问题,回到美女身边,帮着美女把老人的头抬起,但是他的另一只手却按在了老人背部的至阳穴上。

一缕真气自他指尖发出,输送进老人穴位里,那穴位瞬间发热起来,热量朝老人心脏部位蔓延。

“你在干什么?快点帮忙人工呼吸通气呀。”美女医生呵斥,眉目间怒气凛然。

如果不是在大街上,以她的脾气,肯定会大声指责沈毅是庸医、江湖郎中、草菅人命了,哪有医生在别人做心肺复苏的时候把手伸进病人背部乱摸,这不是添乱吗?

“嗯,我觉得没必要做人工呼吸了,他已经醒了。”沈毅擦了擦汗,面色有点苍白,老人的心脏疾病严重得出乎意料,耗费了他许多真气。

仿佛在响应沈毅的话,老人睁开了眼睛,咳嗽了几声,迷茫地说道:“痛死我了……”

“爷爷……”少女扑了上来,哭得梨花带雨。

“这怎么可能?”

美女医生瞪大眼睛,一脸难以置信,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心跳呼吸骤停的患者醒来的这么快,这第一轮CPR都没做完呢,简直就是奇迹。

惊讶之余,她急忙为老人把脉,这次脉搏摸到了,还强而有力,充满生命力,她不由震惊地看着沈毅,眼睛里写满了佩服、惊讶和求知欲,说道:“你怎么做到的?那是什么原理?”

以她多年的临床经验,她可以肯定,老人醒过来绝对不是她的功劳,而是沈毅刚才那奇怪的行为所导致。

以她研究生的学历和丰富的临床经验,这样的救人手段她还从来没有见到过,简直太神奇了。

“美女医生,这一切不都是你的功劳吗?我只是帮忙而已。”沈毅笑了笑。

“不,绝对不是,你刚才到底做了什么?”美女医生追问。

“你太谦虚了。”

沈毅从帆布包里拿出笔,刷刷刷地写了一个药方递给她,“小妹妹,这药方你拿着,照着它熬药给你爷爷喝,半年后,他的心脏病会有所好转的,待会儿你随这姐姐去医院一下,你爷爷情况需要住院观察的。”

沈毅又看了美女医生一眼,点头道:“这位美女,我还有急事,病人就由你来照顾了。”

话毕,他起身钻进人群,很快就消失不见。

“喂,你叫什么名字呀?”

走出很远,沈毅还听见那个美女医生的叫唤声,他笑了笑,没有回头。

悬壶济世,不求回报,这是悲天悯人的师父教给他的做人道理,颇有一种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侠客风范。

沈毅按照着记忆,穿越了大半个都市,来到了一条小巷,在一间挂着“沈瑞单车修理店”的小店前停下。

小巷里人来人往,有几个学生推着单车在让修车师傅修理,沈毅也不着急,背着包,静静地坐在门前,闻着弥漫的机油味,看着那个忙碌的中年师傅,以及师傅头上银白相间的头发,一时间,有点恍惚,几乎要流出泪来。

父亲老了,头发白了,脸上皱纹多了,连修车的手皮肤也比十年前干瘪了不少,沾满油污。

学生仔们推着修好的车有说有笑地离去后,门前冷清了下来,终于,那个中年师傅看见了坐在门前用温情的眼神看着他的沈毅,他顿时呆住了。

惊讶、疑惑、愤怒、激动、哀伤,各种情绪在他脸上变换,眼睛里似乎有泪光闪过。

“爸,我回来了。”沈毅轻声道。

“哼~”

修车师傅眼神忽然变冷,冷哼一声,理也不理沈毅,径直回屋去了。

沈毅站在门口,任由他本领通天,在国外叱咤风云,面对父亲在这一刻也不知所措,父亲应该还在为十年前的那件事情生气吧?

毕竟那件事情伤透了父亲的心,此时此刻,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直至另外一个他熟悉的声音传来。

第二章 去医院当保安

“老头子,怎么突然发这么大脾气啊?”

随着这慈祥的声音,一个面目慈祥的中老年妇女走了出来。

熟悉的面容,让沈毅情不自禁地喊出一声:“妈。”

“毅儿~”

中年妇女名为林惜弱,她见到沈毅也和沈瑞一样,脸上瞬间涌现出了各种情绪,最后喜极而泣,冲过来把沈毅抱在怀里,泪流满面。

沈毅紧紧抱住母亲,坚强如他,也差点流泪。

一家人坐在一张圆桌边,桌子上全是沈毅最爱吃的家庭小菜,糖醋排骨,煎炸鲤鱼,韭菜炒蛋,椒盐大虾……

“吃多点,在外面可吃不到这些哩,你瞧你比以前瘦了许多哩。”林惜弱不停地给沈毅夹菜。

这才是家的味道。

沈毅吃着老妈做的菜,感觉如同在梦境,温馨地那样不真实,直到此刻,他才觉得自己真正地远离了那些枪林弹雨、战火纷乱。

而父亲沈瑞却冷着脸,像闷葫芦一样喝着小酒,没有去理会沈毅。

“我吃饱了!”沈瑞仿佛不想看到沈毅一样,放下饭碗,转身就出门去了。

“妈,爸还在生我的气吗?”沈毅问道。

“他生什么气?你别看他这样不待见你,你不在的时候,他比谁都想你,天天念叨你的名字哩。”

林惜弱又夹了一块大虾给沈毅,道:“不要理会他,你能回来,他心里呀肯定乐开花了,来,毅儿,吃虾。”

沈毅闻言笑了笑,父亲还是那样,外冷内热,不会用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情感。

还记得小时候家里很穷,他在商店里哭着想要一台电动游戏机,结果被父亲狠狠打了一顿,但是两天后,那电动游戏机就出现在他的桌子上。

听老妈说,那时候老爸花了两天功夫去工地里出卖劳力,用挣回的钱给他买的电动游戏机,其他弟弟妹妹们都没这待遇呢。

“妈,弟弟妹妹们呢?”沈毅边吃边问。

“今天星期二,都在学校上课呢,估计星期六晚上才回来。”林惜弱道。

沈家有七个孩子,沈毅排行老二,上面还有个大姐沈桂花,已经出来工作,在一家妇产科医院做护士;下面有三个弟弟,两个妹妹,其中妹妹老三沈青莲在读大学,已经大五了,弟弟老四沈剑在读大一,妹妹老五沈水仙在读高三,弟弟老六沈达在读高一,弟弟老七沈全在读初一。

一般除了周末,其他人都在学校或者工作单位不回来。

吃完饭,沈毅回到卧室。

由于子女都读书,家境贫穷,他们都是四兄弟住一间房,房里放置两张上下铺类似学校宿舍的铁床,老四读大学住宿舍了,现在只有老六和老七住。

坐在床上,沈毅打开帆布包,里面放置着一张面具、一张黑卡、一套迷彩服。

黑卡,是他这十年的储蓄,十年浴血奋战所获得的大金额报酬。

面具和迷彩服是他这十年的作战制服,这迷彩服并非是军装,而是一套刻满神秘纹络的特殊制服,制服胸口处刻着图案很霸气:一条狰狞的血色龙纹盘绕在一柄匕首上,霸道锋利,不可一世!

“要给家里买一套房子吗?”

沈毅拿起黑卡,陷入沉思,卡里的钱足够他在洋城买十套面积几千平米的别墅,但一旦动用这个卡,必定会被上面的人查到,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师傅说过,这次回洋城有大机缘,也有大风险,如果暴露了身份,可能还会给家里人带来危险,还是算了。”

沈毅思索了一阵,默默放下黑卡,他这次回来,并不是告老还乡那么简单,而是要在这里等一个人,等待命运中那位能够化解他生死劫的那个人出现。

沈毅记得师父说过,他命里有三次生死劫,但每次劫难都须有贵人相助,方能逢凶化吉,这次,所谓的贵人就在洋城。

所以,在师父的操作下,沈毅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脱离了作战团队,回到了故乡。

“既然黑卡不能动,看来我得找一份工作,赚点钱给老爸老妈。”

说干就干,沈毅准备了几分简历,第二天就直奔人才市场。

然而,在这大学生多如牛毛的时代,沈毅有十年空白期,只有高中学历,根本没有竞争优势,而一般公司招人的第一要求就是学历,最起码大专学历,所以沈毅接连碰壁,连续三天,都没有找到一家公司。

而且,他不想当众显露自己的本领,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引起上面的人的注意。

“这要是让师父和其他队友知道,恐怕会笑掉他们大牙啊。”沈毅感觉挫败不已,原来做一个普通人找工作这么难啊。

“工作我帮你找好了,去市中心人民医院当保安。”

这一天,吃饭的时候,老爸沈瑞离开饭桌时忽然说了一句话。

“啊?”沈毅一怔,有些感动。

回家三天,父亲从没有搭理过他,显然在生气,现在突然说替他安排了工作,可见父亲一直在默默关心他,只是说不出口而已。

这一份父爱,沉重如山!

“去不去随你!反正我从没指望你来养家糊口。”沈瑞冷冷抛下一句话,出去店里帮人家修理单车去了,只留给沈毅一个略显佝偻的身躯。

父亲越是如此,沈毅越觉得对不起父亲,当年年少轻狂,做了许多错事。

“不管怎么样,这一次我一定要好好弥补当年的过错。”沈毅下定决心。

“草泥马,老不死的,老子说过多少次了,不给保护费,就不许在这里修车!!”

正想着,忽然一声大喝传来,紧接着是一阵噼里啪啦砸东西的声音。

沈毅皱眉,抬头看去,只见一群把头发染得五颜六色、打扮地流里流气、凶神恶煞的青年正在砸店里的东西。

“你们住手!”沈瑞当时就红了眼,这些东西都是他赖以生存的器械。

“住手!”

带头的黄毛让手下停止砸东西,不怀好意地看着沈瑞,用力地戳沈瑞的胸口,“老不死的,别以为你年纪大老子就不敢打你,最后一次警告你,再不交保护费,老子就不只砸你的店,还要打你全家,听见没有?!”

最后那句话,黄毛是吼出来的。

“你要多少钱?”沈瑞气得浑身啰嗦,但不敢发作。

这群人无恶不作,手段残忍,上次有人不交保护费还和黄毛动手,结果第二天黄毛就带了几十个人冲进那一户家庭,把那人全家都砍得鲜血淋漓,就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按人头计算,每个人一千块钱一个月,你家现在8个人,每个月需要交八千!”黄毛狮子大开口。

“八千块,你怎么不去抢!?”沈瑞激动叫道。

八千块,相当于沈家一个月的总收入!

要是给了黄毛,那沈家所有人都会饿死。

啪~

“抢你麻痹!”黄毛甩了沈瑞一记耳光,一把揪住沈瑞的衣领,冷冷说道:“草泥马的,敢这样跟老子说话,想死是吗!?”

“放手!”

沈毅怒气冲冲地走出来,一把抓住黄毛的手腕,将他推开。

此刻的沈毅,眸子冰冷,浑身散发着一股骇人的煞气,吓得黄毛下意识地要后退了几步,但却被沈毅紧紧抓住手臂,无法后退。

如果有熟悉沈毅脾气的队友在,就会知道,他动了真怒!!

“草泥马,你是谁啊?”黄毛大怒,挣扎不已,却发现沈毅的手如铁钳般强而有力,根本无法挣脱。

“刚才就是这只手打人的吧?”沈毅神色阴沉。

“打你麻痹,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你敢动我一下试试?老子……”黄毛嚣张地叫着。

卡擦~

他话还没说完,沈毅拉着他的手一拉一折,一声清脆的骨折声响起。

“啊~~”

黄毛爆发出惨绝人寰的惨叫声。

第三章 四方来朝

“兄弟们,干他!!!”

不知谁叫了一声,剩余的混混们全都冲了上来,挥舞着武器,没头没脑地砸向沈毅。

“小心!!”沈瑞情不自禁地大喊起来。

“啊~~”屋内的林惜弱惊慌地捂住嘴巴。

“哼~~找死!”

沈毅冷哼一声,一脚将黄毛踢飞,如虎入羊群般冲过去,在沈瑞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三拳两脚就把这些人打趴在地上,哀鸿遍野。

这十年来,沈毅所对付的人全是世界上最凶狠最强大的罪犯,眼前这些乌合之众给他做热身运动的资格都没有。

“草你老”黄毛提着钢管砸向沈毅身后。

砰~~

沈毅一记神龙摆尾将黄毛踢飞。

黄毛倒在地上,胃水都吐出来了,刚才那一脚实在太重,简直就像被一辆货车撞倒一样,他心中升起恐惧,这人的身手也太恐怖了吧?这样的力量还是人的力量吗??

他想逃走,但下一刻,他的脸就被一只大手狠狠掐住,无法动弹,然后他就看到一双他这辈子都难以忘记的眼神。

明亮、冷酷、无情、锋利,如同高高在上的帝皇俯视众生,让他全身发颤。

“你你是谁?我我告诉你,我是城南东哥的人,你你要是敢”黄毛惊恐地问道,刚才的嚣张气焰已不翼而飞。

啪~~

一记重重的耳光甩得黄毛的脸肿成猪头。

“你你敢打我你”黄毛彻底懵逼了,寻常人一听到东哥的名字就吓得脸色发白,谁知道眼前这人竟然脸色都没变化一下。

“这是你打我爸的那一下,我这人很记仇,你打我家人一下,我就十倍还给你。”

沈毅一字一顿地说完,还没等黄毛反应过来,啪啪啪,接连九下耳光,重重地甩在黄毛脸上。

黄毛脸部火辣辣的痛,牙齿混在血液里被打出来,模样别说有多凄惨了,偏偏他一点脾气都没有。

面对冷酷如冰的沈毅,他完全不敢反抗。

“东哥是吧?没听说过,你回去告诉他,我叫沈毅。”

沈毅将黄毛扔到门口,朝那些还有力气活动的人冷声说道:“带上他,滚!!!”

其余人闻言,如蒙大赦,抬着黄毛屁滚尿流地走了,连狠话都不敢留一句。

“什么年代了还收保护费?真特么没出息!”

沈毅将地上的钢管全都踢出门外,转身来到沈瑞身边,关切地问道:“爸,你没事吧??”

“不用你管,我没有你这个儿子,给我滚,滚得远远的!”

沈瑞发疯一般把沈毅推开,怒视着沈毅,如一头愤怒的狮子,“你回来干什么??又想出风头、称王做霸是吗?又想带着几十个人满大街砍人是吗?”

“爸,我”沈毅解释道。

“滚~~~~”

沈瑞不由分说,用尽全身力量,把沈毅推出门外,然后砰的一声,把大门关上。

“爸!!”

沈毅连续叫唤了几声,里面都不回应,父亲好像是铁了心要赶他走,父亲越是如此,他就越内疚。

他知道,父亲是在为他担心,怕黄毛那些人来报复他,打算自己扛下这件事。

“爸,我不会走的,这里是我的家,我会保护好它!更要保护好你!”

沈毅从邻居处借来一张凳子,端坐在门口,他和父亲一样,很多话都藏在心里说不出来,都是通过实际行动来表达。

黄毛那些人肯定会来报复,就算父亲再怎么赶他走,他也不能离开。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

附近来来往往的邻居全都聚齐了过来,有些人认出沈毅,得知了事情的经过之后,大部分人立即离得远远的,怕殃及池鱼,因为黄毛那些人发怒起来是没人性的。

“那些人一定会回来的,孩子,你快点走吧。”邻居张爷爷劝说道。

“谢谢爷爷。”沈毅微笑拒绝。

他走了的话,父亲等人怎么办?

就在这时,一阵摩托车的轰鸣响起,一辆辆黑色摩托车如军队般浩浩荡荡冲向这里,巨大的轰鸣声震得人耳膜嗡嗡响。

张爷爷吓得脸色发白,连忙躲得无影无踪。

足足有二十辆摩托车开进小巷,把这里围的水泄不通,每辆车上坐着两个穿着黑色皮夹克、凶神恶煞的青年,基本上每个人都拿着钢管、链条、西瓜刀等凶器,刚才的黄毛在其中一辆摩托车上,脸部和手包扎着绷带。

带头那人与众不同,他戴着墨镜,脖子上挂着金光闪闪的大粗链子,他穿着无袖皮夹克,手臂上纹着狰狞的老虎纹身,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男善女。

“城南东哥,大家快躲起来,他们很残忍的。”

“这下老沈家惨了,惹到这些凶人。”

“快回去,不要出来!”

城南东哥,这一块势力最大的混混头目,有着五十手下,以收保护费为生,横行霸道,嚣张跋扈,据说和某个大人物有关系,只要不打死人,警察都不敢管他。

一时间,邻居们全都躲了起来,街上就只有机车党和沈毅对峙。

如果是普通人,早就被这浩大场面吓坏了,但沈毅却一点都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那深邃如星空的眼眸,波澜不惊,镇定自若,甚至还带着点不屑,如帝皇的姿态,冷冷地看着这群人。

“东哥,就是他!”黄毛用恶毒的眼神看着沈毅。

“妈的,你特么敢打我的人??活腻歪了是吗?”东哥下车,气势汹汹地逼近沈毅。

“你怎么不问问,他为什么敢打我爸?”沈毅反问。

“草,老子喜欢!”

东哥说着说着,忽然冲过来,一记钢管就砸向沈毅的脑袋。

寻常人的话,肯定会中招,谁能想得到他说着说着就动手?

然而沈毅并不是寻常人,他一把抓住钢管,闪电一拳将东哥的墨镜打碎,强大的力量将东哥击退了好几步,左眼迅速肿起来,睁不开了。

“玛德,敢打我,兄弟们,打死他!!!”东哥怒吼。

“打死他,把他家那老不死的也抓起来,打残他!”黄毛也趁机叫道。

“杀!!!”

足足有三十多人冲了过来。

看着自己的手下把沈毅淹没,东哥露出了残忍的笑容,然而,下一刻他的笑容就凝固了。

人影翻飞,惨叫连连,沈毅如人形暴龙,一下子冲破人群,所到之处,人仰马翻,那三十名手下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这……这么猛,这特么到底是谁啊?”东哥双手都哆嗦了,沈毅这么能打,出乎他意料,让他感到恐惧。

“我是东兴火山,谁敢动我大哥?”

就在此时,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响起,一个魁梧壮硕的光头佬带着三十多人从左侧冲进巷子,浩浩荡荡,气势磅礴,如虎入羊群般,一下子就把这些黑夹克冲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

“我是东兴小刀,谁敢动我大哥?”

右侧,一个油头粉脸的帅哥带着二十多人冲进来。

“我是东兴洪水,谁敢动我大哥?”

“我是东兴三鹰,谁敢动我大哥?”

仿佛连锁反应,一群群凶悍的汉子四面八方涌进来,足足有一百多人手持器械,一个个都目露凶光,气场强大,如一排排慑人的铁血军队,黑压压一片将东哥这群人围在中央,震得东哥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天啊,东兴!

东哥和黄毛吓肝胆俱寒,差点软倒在地上。

东兴是一个庞大的社团,控制着一大半洋城的娱乐行业,火山、小刀、三鹰、洪水都是东兴镇压一方、赫赫有名的十大天王之一,在他们面前,城南东哥连提鞋都不配,而眼前这个沈毅,是这四大天王的老大??

东哥脸色像吃了狗屎般难看,肠子悔青了,想抽死黄毛的心都有,惹什么人不好,你特么惹到这样的狠人还坑了老子?什么玩意?

还有沈毅,你明明就是大人物,干嘛不说出来,还扮猪吃老虎,这特么不是坑人吗?

东哥吓得腿都发软了,这样的大人物恐怕就是他背后的那个人都惹不起啊。

“大哥。”

光头佬、小帅哥等四人推开众人,来到沈毅身前,态度恭敬。

“火山,你们怎么知道我回来的?”沈毅蹙眉,神色复杂,这四个人是十年前在街头跟着他出生入死的兄弟。

“大哥,幸亏我有人在附近,一收到你的消息我就带人过来了。”小帅哥小刀说道。

“还愣着干嘛?你们都哑巴了啊,叫大哥!”光头佬火山扯开大嗓门道。

“大哥!!!”

一百多人齐声呐喊,这情形仿佛各路诸侯前来朝拜帝皇,骇人气势直冲天际,把东哥那批人震得面如土色,胆子小的,甚至直接就屁滚尿流了。

“大哥,打算怎么处置他们?”火山问道。

东哥等人闻言,顿时紧张忐忑地看着沈毅,眼神充满恐惧,因为只要沈毅一句话,他们就死定了。

神御医途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神御医途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神御医途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