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锁春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沐卿儿

锁春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沐卿儿

2019-08-12 14:27:47来源:zd

《锁春愁》完整版 (全文在线阅读),主角沐卿儿,作者不鸣居士,锁春愁小说精选:那一夜,他亲手剜下她一颗眼珠,一场大火,沐卿儿似疯子一路往火海深处而去,泪水如同鲜血……  他眼睁睁看着她消失,一切都来不及了……  才知道卿儿再也回不来了……。。。

锁春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沐卿儿

锁春愁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21章 都想起来了

北凝霜说罢,满是得意的样子,眸中却尽是情伤。

“夜胤,三年,我和你在一起三年,你从来就不碰我,说什么大仇未报,一心报仇,无法分心他事!我会那么做,都是你逼的!”

北凝霜泪水滑落,深呼吸一口气,想起那一日,她满怀期待等着的一天。

“那一日,我在你汤里下了媚药,那可是最强的媚药,我就在龙榻上等着你,我放下公主的尊严,将自己褪得一干二净,可你呢?即便中药失了理智,心中唯一的人还是沐卿儿!”

“那一日,我等不到你,我亲眼看着你进入大牢,命人来了沐卿儿的牢房,你竟然在大牢内与沐卿儿痴情缠绵,那一幕,我心里真的好痛!你竟然一声声叫着她的名字,说你爱她!”

北凝霜声音哽咽,三年,三年来,他都是骗她的,不是无法分心,而是他根本就不想,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因为他心里只有沐卿儿一人。

夜胤眉头紧皱,听她的话,脑海中似乎泛起一些记忆,迷迷糊糊的画面。

“我当然不能让你知道你们又……我命人将你抬回了寝宫,将知情之人都杀了,再安排另一个侍卫到沐卿儿的身旁,第二日醒来,你以为和你发生一切的是我,捉奸的滋味如何?”

北凝霜说罢,心中一番疼痛,她堂堂公主殿下,从小被人敬仰,被人捧在手心,在夜胤眼里,确实如此不堪。

夜胤红了眼眸,脑海中的画面越来越多,可一幕幕都很模糊,他看不清捉不住。

“夜胤,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是你亲手杀死的!”

大火中,沐卿儿对他满是恨意,卿儿说,是他让她最后一丝希望都破灭了。

胸口一阵闷,夜胤眉头紧皱,喉咙一阵血腥。

“噗!”

夜胤捂住胸口喷出一口血,卿儿那时该多疼痛,可那一日,卿儿为何不告诉他,孩子是他们的,为何不告诉他,那一夜发生了什么事?

可说了……他会相信吗?

“皇上!”

一旁,阿箐惊吓一跳,这对皇上来说是一辈子都无法补偿沐小姐的。

夜胤眸中满是恨意,看着北凝霜,咬牙切齿开口。

“来人,别让她死了,将她的手筋脚筋接起来,朕要每日都挑断她所有的手筋脚筋!”

夜胤说完,转身直径离开,看着夜胤离开,北凝霜放声大喊。

“夜胤,你不要走,我已经说了,你放了我,我不要待在这里。”

“夜胤,你放了本公主!”

“你们放开我,我不要!”

曾经,她也对沐卿儿说过,只要她活着一天,她就在沐卿儿脸上划一刀伤疤。

北凝霜看着给自己医治的御医,想要反抗却难以动弹。

她不要这么活着,这一月里,身旁爬开许多耗子飞虫她都害怕却又躲不开,甚至有时候会爬到她的脸上,衣裳里……

她动不了,喂她进食的都是粗鲁的侍卫,每日都是疯狂塞进她的口中,对着她害怕尖叫的声音在一旁不知羞耻。

大牢外,夜胤抬脚走出,胸口越来越闷,脑海中的画面也越来越凌乱与重现。

眼皮沉重,下一秒晕厥过去,一旁阿箐惊吓一跳,伸手将夜胤扶住。

“皇上!”

皇上好不容易醒过来,如今又再次晕过去,南阙国该怎么办?

……

夜深

龙榻上,夜胤满头细汗,梦中,是自己艰难抓住的画面。

“皇上,臣妾为你熬了汤,你先喝下再看吧!”

“嗯!”

他喝下北凝霜送过来的那碗汤,待她离开后便出现不适,随即失去意识,迷糊中朝大牢而去。

他将沐卿儿摁住,心中对她又爱又恨,一直有一个声音告诉他很渴望,沐卿儿害怕,一直叫着他的名字,可沐卿儿满身伤痕,根本反抗不了。

“夜胤,你放开我,你要做什么?”

“卿儿,我爱你!嗯!”

他不顾她的伤势,一次又一次的夺走,一次又一次的折磨她。

转而,知她有了身孕那一日,他命人准备了堕胎药。

她一声声的求饶,他都当做浮云一般,因为恨她怀了别人的孩子,恨她口中的第一个孩子,亲手将那滚烫的堕胎药灌入她的腹中。

卿儿说……杀了这个孩子,他会不得好死的。

因为……那是我和卿儿的孩子!

“卿儿……”

泪水从眼角滑落,夜胤缓缓睁开眼眸,他该死,他那般折磨卿儿,杀了念卿,让卿儿这几月里如此痛苦。

“念卿,爹对不起你!”

从龙榻上坐起,看着周围夜深人静,这个世间已经没有了她的声息。

如今,南阙国四处战争,卿儿曾经说过,如果他要登基为帝,她便希望他当明君,为天下苍生谋福利,为天下百姓谋平安。

“卿儿,对你的承诺我都负了,剩下这一条承诺,我不会再负你,待我护百姓安定,我定会下来赔罪,你如何惩罚我都可以!”

夜胤艰难从龙榻上下来,他不能再让卿儿失望。

卿儿善良,为百姓安宁忧心。

御书房烛光亮起,阿箐急忙便御书房过去,伸手推开御书房大门,见远处正看着这这一月上报的军情。

“皇上……”

夜胤并没有理会阿箐,视线从未离开过手中的书信。

“阿箐,去将南阙国的地形图纸取来,朕还要……南陵国的地形图纸。”

闻言,阿箐一时间还未回过神来,许久,阿箐愣是点头。

“是……皇上。”

这一夜里,御书房的蜡烛烧完再点,在御书房上头的夜胤也从未听过下来。

翌日,夜胤停下动作看着手中的图纸,如今被占的城池越来越多,流离失所的百姓也越来越多。

卿儿,我不会再辜负对你的承诺。

“阿箐,立刻派人给流离失所的百姓发放粮食,将那些百姓安排妥当。”

闻言,阿箐心中震惊,皇上如今竟是先将百姓安定下来,果然,无论什么都比不上沐小姐曾经说过让皇上当一代明君让百姓安居乐业一句话的重要。

夜胤抬头,一夜之间,胡渣都冒出来了。

“即日起,朕亲征沙场,让所有将士准备一同出发!”

夜胤走出御书房门口,停下脚步,抬头看着阳光,卿儿那时,多久没见过阳光了?

“阿箐,朕不在皇宫,由你看住北凝霜,每日务必给朕将她手筋脚筋挑断,将她骨头给朕打断再加上再打!朕要她——生不如死!”第21章结束

第22章开始

第22章 卿儿,朕很快就能遵守承诺了

闻言,阿箐眉头微皱,低头跪下。

“皇上,属下要与皇上一同出征。”

若是他跟着皇上去,至少还能保护皇上,可如今……

夜胤转身冷眸看着跪在面前的阿箐,一字一句开口。

“朕可不想北凝霜死了或者消失了。”

“可皇上……”

阿箐欲言又止,最后咬牙应下。

“属下遵命!”

夜胤抬脚直径离开,如今对他来说,让百姓安居乐业,让北凝霜生不如死是他唯一活下去的理由。

这一日,整个南阙国都兴奋了,他们以为新帝不理战事一月,如今终于传出新帝亲征,百姓也从惶恐不安中找到一丝安全感。

宫中,夜胤一袭战袍骑马离开,身后将军带领密密麻麻的士兵一同出发。

靠近被夺城池附近的城县也已经收到皇令出兵应援。

大牢内,阿箐一步步走进,牢房内是北凝霜痛呼求饶的声音。

阿箐站在门外看着里面的一幕,脸上冷漠平静。

“啊!”

“不要!”

北凝霜被绑住,一旁四人那些手中刑棍打在她的手臂和腿,尽数骨头被打断。

“噗!”

北凝霜口吐鲜血,那刑棍并没有停下,直到奄奄一息躺在地上,嘴里一直求饶不停。

“停!”

阿箐抬手唤停,抬脚一步步走进牢房,侍卫听命退下,独留二人在牢中。

“嗤!”

阿箐抽出手中长剑,如今她的骨头被打断,接下来便是挑断手筋脚筋。

“不要,阿箐,不要!”

北凝霜虚弱开口,她知阿箐想要做什么,只见他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北凝霜慌张开口。

“阿箐,你不能这么对我,当初是本公主救了你们,若是没有本公主,你们怎么可能活到如今?”

闻言,阿箐手上的动作停顿,三年前,他和夜胤被追杀,满身重伤不得已落下悬崖,确实是北凝霜救了他们。

“阿箐,本公主求你,放了本公主,看在本公主曾经对你们的救命之恩,放了我!”

北凝霜一点一点爬向阿箐,伸手鲜血淋漓,如今,她只能求阿箐了。

看着那双手,阿箐眉头蹙起,咬牙切齿冷声开口。

“谁让你……碰了不该碰的人!”

话落,北凝霜心跳咯噔了一下,手上一阵疼痛,手筋再次被挑断,全身像是痉挛了一般。

“啊,不要,阿……”箐!

一剑一剑落下,直到手筋脚筋全被挑断。

剑入剑鞘,阿箐背对着北凝霜,微微启唇开口。

“从一开始,你就不该碰沐小姐,不该隐瞒真相。”

阿箐说罢,抬脚直径离开,曾经,沐小姐和皇上是羡煞旁人的一对,若不是沐将军的利用,北凝霜的隐瞒,如今皇上和沐小姐就不会天人永隔,沐小姐也不会对皇上如此恨。

“呵……”

北凝霜笑了一声,泪水滑落,眸中一阵傲骨。

“沐卿儿死了!本公主为何不能碰她!”

“为何你们都那么在乎沐卿儿!”

“哈哈,沐卿儿,他们在乎你又怎样,你还不是死在了本公主的前面!”

“哈哈……”

大牢内,一阵丧心病狂的笑声,让人感觉一阵毛骨悚然。

半月过去

战场上,一次次的应战,每一次回来军营都是伤痕累累。

“来人,皇上受伤了!”

侍卫开口,其他人急忙过来扶住。

……

木榻上,夜胤慢慢转醒,全身虚弱无力,睁开眼眸便要起床。

“皇上,且慢!”

曹将军伸手扶住夜胤,将他要立刻下床榻的举动,急忙跪下。

“臣恳求皇上好好养伤,这半月以来,皇上每次战后身负重伤还未痊愈便再次出战,御医说了,再如此下去,皇上唯恐性命担忧。,如今城池已经夺回,北陵虽停留边境,但一时不会再进犯。”

夜胤低头看向自己被包扎的脚,胸口一阵难受,低头一阵猛咳。

“朕等不了,朕要在死之前,彻底终止这一场战争。”

卿儿还在等他遵守承诺,允百姓安居乐业。

“恳求皇上保重龙体!”

将军低头开口,帐篷外,其余三位将军走进跪下齐声开口。

“恳求皇上保重龙体!”

“放肆,传朕口令,即刻书信一封北陵,若他们还纠结北凝霜一人不肯退兵签订协议,朕便带着他北陵太子的人头出兵北陵!”

夜胤手紧紧握着手中长剑居高临下看着他们,身上的王者气息压迫着他们,皇命难违。

将军也只好无奈应下。

“是,皇上!”

将军退下,帐篷外,曹将军叹息一声。

“皇上若是愿意交出北凝霜,一切便可恢复平静,可皇上却非要用命去恢复这一切。”

回头看了一眼帐篷,世人都知,北凝霜诬陷前皇后,在宫中百般折磨前皇后,导致前皇后辛者库没燃火自焚而死。

皇上对此事恼怒惩罚北凝霜,大殿上当着所有人的面挑断了北凝霜的手筋脚筋。

世人也不知,皇上既然如此在乎,当初又为何将前皇后一路拖行回宫,杀了前皇后的养子,下令将前皇后挂在宫门……

夜胤再穿上战袍,张口服下止痛药,只是止一时之痛,从怀中取出一张生辰八字放在手心。

“卿儿,朕很快,就能遵守承诺,朕很快,就能下去陪你,无论你怎么打骂朕,朕都不会还手,即便……你要杀了朕!”

……

边境处,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夜胤胸口中箭,长剑刺入地上撑住虚弱的身子,周围皆是尸体。

同样伤痕累累的北陵皇帝北烁,如今,两败俱伤。

“夜胤,交出朕的太子和公主,朕饶你不死!”

北烁直起身子看着夜胤,从来没有想过,夜胤竟能撑如此之久,他身上的伤不比自己的少。

夜胤抬头看着北烁,嗤笑一声,伸手擦去嘴角的鲜血。

“北凝霜死路一条,至于北陵太子,就看北陵皇帝如何取舍了!”

“你……”

北烁紧握长剑,再次朝夜胤而去,两帝交战,要么一方先低头,要么杀死另一方皇帝!

利剑触碰,两人难分上下,北烁用尽最后力气手中利剑划破夜胤胸前的战袍,而此刻夜胤却有了杀北烁的机会。

北烁来不及躲闪,在划破他胸前战袍之时就已经处于了下风。

胸口一张纸掉落被风吹开,夜胤心中收紧。

“卿儿!”

夜胤唤了一声,收回手中长剑,伸手去抓住那张生辰八字。

“嗤!”

长剑刺过身体……第22章结束

第23章开始

第23章 他亲手把卿儿弄丢了

夜胤握紧手中的生辰八字,好在,卿儿还在。

北烁心中得意,从夜胤身体中抽出长剑,嗤笑一声开口。

“还真是无用,身为帝王,竟然对女子动情至此!”

“嗯!”

夜胤眉头皱起,再也没有力气站稳,用手中长剑撑着身子单膝跪地,低头看着手中的生辰八字,夜胤笑了。

“卿儿,这一次,我终于保护你了!”

“噗!”

夜胤口吐鲜血,撒在在满地沙尘上,这一次,他不会和卿儿分开了。

“夜胤,去死吧!”

北烁双手紧握长剑,扬起对着夜胤的头颅而去。

一阵风吹过,沙尘迷了眼,手中的生辰八字被大风吹起。

“卿儿!”

夜胤将生辰八字放在心口,即便要死,他也要和卿儿死在一起,等下去之后,他就可以拿着这张生辰八字去找卿儿。

“嗤!”

北烁瞳孔放大,头颅从身体上掉落在地,鲜血喷洒了一地。

阿箐收回长剑,抬脚走到夜胤的身旁跪下,见他身体被刺穿的洞,心跳咯噔了一下,终究……他还是来迟了。

“皇上!”

“噗,咳咳!”

夜胤喷血晕厥过去,闭上眼眸那一瞬间,似乎看见了一个娇影,她脸上的笑容好像一道光。

“阿胤哥哥!”

“卿……儿……”

夜胤唤了一声,卿儿是来接他了吗?是不是……原谅他了。

“皇上!”

阿箐将夜胤扶起,皇上到最后一刻,唤的都是沐小姐的名字。

边境沙场上,到处都是尸体,北烁死了,北陵国没了帝王,皆一一投降。

这一战,南阙国胜利了。

一时间,北陵国失去了帝王,太子也已经被处死,为了帝王之位更是一阵内讧,没有人再理会一个叫北凝霜的人。

南阙国恢复一片平静,经过这一次战争,其他国家纷纷向南阙国示好,没人敢再挑战南阙国,谁不知,南阙国的新帝有多狠。

一年后,南阙国日渐昌盛,百姓安居乐业。

夜胤也被百姓爱戴,称之明君,世人早已将他弑亲夺位一事忘却,如今在世人心中的夜胤,是一个明君,一个为了百姓安宁奋战沙场的皇帝。

只是……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日特追封逝去的沐承将军之女沐卿儿为后,葬入皇陵,已逝皇子夜念卿追封太子,葬入皇陵。”

公公将圣旨诸告天下。

夜胤下令,追封沐卿儿为后,夜胤是第一位追封皇婶为皇后之人,皇族的族谱上,多了一位逝去的太子,他的名字叫——夜念卿。

御书房内,一袭龙袍的男子视线一直看着桌子上的生辰八字,久久未回神。

阿箐抬脚走进,只见那男子根本没有察觉到,阿箐如今被封了大将军,在这宫中地位权高的除了夜胤,便是身为心腹的阿箐。

“臣参见皇上!”

闻言,夜胤回神,抬头看向阿箐,叹息了一声。

“阿箐,何事?”

“皇上,这是大臣的联名上奏!”

阿箐说罢,将手中奏折放在书桌上,夜胤举手拿起打开,看见上面选妃立新后几个字,夜胤眉头蹙起。

“放肆!”

夜胤怒声开口,将手中奏折扔落在地。

“请皇上息怒!”阿箐低头跪下,明显,他早就知道,这联名上奏的内容。

“朕这一生只娶卿儿一人,传朕的命令,若敢再上奏让朕选妃立后者,格杀勿论!”

夜胤说罢,将沐卿儿的生辰八字收入怀中起身离开御书房,卿儿,那一日,你为何不将我带走?

御书房内,独留阿箐一声,阿箐起身叹息,皇上心中,终究只有沐卿儿一人。

大牢内,夜胤抬脚一步步走进,身上冷厉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水牢里,一人被泡在水里,全身被褪干干净净。

头发蓬松看不清容颜。

“来人,将那匣关打开!”

“是,皇上!”

狱卒应下,伸手将匣关打开,随即水中出现一群细小的东西,被水中女子身上的血腥味吸引而去。

“啊!”

水蛭在一起爬满全身,感觉有的袭入,女子猛然清醒抬头。

她的双眼被剜去,脸上无数道伤疤,就如同当年沐卿儿一般,只是沐卿儿比她多了一只眼睛。

“北凝霜,朕送你的宠物,可喜欢?”

夜胤嗤笑一声,语气如冰窖一般,送?谁又会将这种东西理解为送?

北凝霜挣扎着身子,“夜胤,我错了,我错了,你杀了我吧,我错了!”

“你快让他停下来,我错了!”

闻言,夜胤抬脚一步步走进,嘲讽一声,手中取过长剑。

“错了?你错了有何用?朕当年也说朕错了,可卿儿不原谅朕,卿儿不相信朕了!”

话落,夜胤长剑刺进她的手臂。

“卿儿那日都不愿带朕走,朕的心好痛!”

夜胤全身戾气,如今,他就像魔鬼,夜胤抬手,直接卸下北凝霜一只手。

“啊!”

北凝霜喊叫,那只手掉落水牢底部,许多水蛭疯狂追去。

“哈哈,夜胤,你不得好死!”

北凝霜像疯了一般,这一年里,他命人将她送去了百花楼命人糟蹋,命人将她的子宫生生打落,将她百般折磨。

沐卿儿的诅咒……竟然成真的,那个贱婢居然还骗她!

如今,她不得好死,她如沐卿儿一般,被夜胤狠心折磨,被生生打落子宫,永生永世落不出孩儿!

夜胤眸中尽是冰冷,嗤笑一声,“不得好死,呵!”

夜胤转过身去,“来人,再放匣,没有朕的命令,不能关!”

“是,皇上!”

狱卒应下,看着夜胤离开大牢,看了一眼北凝霜,摇了摇头,如今北陵国内讧,让别国一网打尽,北凝霜不过就是一个亡国公主,先前那般嚣张跋扈,如今都是自找的。

这次皇上是想让北凝霜全身气血都被水蛭吸去,死了都是一具干尸。

北凝霜朝夜胤离开的方向吼道。

“夜胤,沐卿儿死的那一刻都不知道自己为何被你如此折磨,死的最后一刻,带着的都是对你的恨,沐卿儿恨你入骨,你们生生世世都不可能在一起。”

大牢外,夜胤停下了脚步,心口一阵疼痛,卿儿从头到尾什么都不知道,却经受一切折磨。

“卿儿恨我恨到不愿与我待在同一个地方。”

午夜

夜胤睁开眼眸,从龙榻上坐起,周围空落落,什么东西都没有,拿出怀中那张生辰八字,泪水模糊了双眼。

“卿儿,你不是说要化为厉鬼,每到午夜梦回都要扰乱朕的皇宫吗?为何还不见你?朕好想你……”

夜胤看着窗外黑景,卿儿,你为何变成厉鬼也不愿出现?

我好想你……你为何不来扰乱呢?

卿儿,要是你来该多好……

他亲手把卿儿弄丢了……

锁春愁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锁春愁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锁春愁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9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