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闪婚蜜爱:墨少宠妻法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秦洛音墨以琛

闪婚蜜爱:墨少宠妻法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秦洛音墨以琛

2019-08-12 13:53:14来源:zd

《闪婚蜜爱:墨少宠妻法则》完整版 (全文在线阅读),主角秦洛音墨以琛,作者璃莫,闪婚蜜爱:墨少宠妻法则小说精选:平城人都说,墨少宠妻,毫无底线。平城人都说,秦洛音骄纵蛮横,睚眦必报。墨少不悦:“我宠的,有意见?”秦洛音露出标志性的小虎牙,嘚瑟道:“有意见也给我憋着!”。。。

闪婚蜜爱:墨少宠妻法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秦洛音墨以琛

闪婚蜜爱:墨少宠妻法则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1章 你是第一次?

夜,漆黑如墨。

大雨滂沱,电闪雷鸣。

黑沉沉的夜色,像是一张血盆大口,要吞噬掉这个世界。

盛云大酒店。

520总统套房,床上。

一阵火热袭来。

秦洛音羞涩窘迫的要命,她死死的攥着手,声音低若蚊声般的哀求:“你轻点!”

那人微微一顿,没有说话。

但是,他的动作却没有停下。

秦洛音死死地咬着唇,她清楚的看到,那人的眸子越来越暗。

秦洛音认命的闭上眼睛。

这都是她自愿的,怨不得旁人。

房间内的气氛,越发的暧昧难言。

突然,一阵窒息的疼痛传来,秦洛音疼的眉头打结。

这时,那人突然震惊的停下来,难以置信的看着秦洛音。

秦洛音都要疼哭了。

她不明白,男人怎么突然停了下来。

那人僵硬的看着她,无比吃惊的开口:“你是第一次?”

秦洛音羞愧的无地自容,她又疼又紧张,死死的咬着嘴唇。

看着他震惊的样子,秦洛音疼的牙尖都在颤抖。

她艰难的点了点头,有什么问题吗?

难道他以为自己不是吗?

也对!

毕竟,她都是结过婚的人了。

那人沉默了片刻,眸中闪过晦涩复杂的情绪。

他突然附身,在秦洛音耳边,低低叹息了一声,说:“对不起!我会轻点的!我刚才……不知道!”

秦洛音的神色还有些茫然。

可接下来,那人的动作,却是异常温柔。

他火热的气息,洒在秦洛音的颈肩。

房间内的气温,节节攀升。

秦洛音甚至觉得,那人的心情,似乎都变好了呢!

房间火热,夜色浮沉。

暴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

秦洛音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还未亮。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慢慢涌上心头。

三天前,新婚当晚。

相恋多年的丈夫穆昊天,骗自己签署的夫妻股份共有证明,实际却是股权转让书,而拿到签署之后他就消失了。

昨天再次回来。

他又逼着自己签署离婚协议。

而新婚的别墅,也被他转让卖掉了。

一夜之间,自己和爷爷都被赶出家门。

爷爷秦怀瑜知晓——切后,被气得心脏病复发,紧急送往医院抢救。

她这才明白,这都是穆昊天精心设的局。

他想让爷爷死,想让秦家无人依。

医院里,主刀医生的话,就像是晴天霹雳,斩断了她最后一丝希

望。

他说,爷爷可能成为植物人,恐怕再也醒不过来了。

面对医生同情的目光,秦洛音直接坐在地上,失了魂魄一般。

“起来,地上凉,容易生病!”

就在这时,一声清冷的声音响起。

秦洛音抬头。

入目,是一张帅到让人发指的脸。

这是秦洛音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墨以琛。

以往,她都是在宴会上,远远的瞧过一眼。

墨以琛是平城最英俊潇洒的男人。

他也是平城最有权有势的男人。

他更是平城所有女性心中的白马王子。

金钱,地位,权势,样貌齐全,指的就是墨以琛这样的男人。

第2章 酒店里的小可怜

三年前。

墨以琛送国外留学回来,成为平城最年轻的接班人。

原本各大家族认为,墨家在这么个年轻小孩儿手里,百分之百会衰败。

可他万万没想到。

墨以琛用了三年时间,就将墨家带上一个让众人仰望的新高度。

这让众人对他,刮目相看,钦佩不已。

而墨以琛,也成为众人口中,名副其实的平城第一少。

平城有三大家族,墨家,风家,秦家。

墨家有墨以琛,风家有风轩。

唯有秦家,有她这个不争气的傻千金。

恐怕穆昊天也是看重了这一点,柿子挑软的捏。

看着墨以琛帅气逼人的俊脸,秦洛音下意识的缩了缩肩膀。

墨以琛弯腰,将秦洛音扶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

他的声音清冷,声线似乎没有什么起伏:“秦老已经如此,保重身体!”

秦洛音看了他一眼,咬了咬嘴唇。

她锋利的小虎牙,似乎要将嘴唇咬破。

墨以琛眸子一暗,他突然伸出手,压下她的嘴唇,低声:“别咬了,会疼的!”

秦洛音心想,她现在都已经麻木了,还有什么疼不疼的。

墨以琛靠秦洛音很近,秦洛音似乎能闻到他身上,若有似无的若有似无的木质般清爽的味道。

他伸手按住秦洛音的唇,秦洛音只觉得,心脏都有几分悸动。

被他按住的唇,莫名变得有点发热。

这样的感觉,从未有过。

她赶紧转身,低下头,保持沉默。

墨以琛的手,虚搁在空中,他的眸子闪了闪。

秦洛音转身,尴尬的看了他一眼。

她感觉气氛突然变得奇怪起来,她猛地起身,想要离开。

结果,脑子一阵懵,整个人天旋地转。

下一秒,她就晕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她隐约感觉到,晕倒前,她好像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秦洛音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盛云酒店的大床上。

她抬头,一眼就看见墨以琛那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就坐在床边,直勾勾看着自己。

秦洛音一下子紧张起来,几乎是本能反应,她猛地起身,往床头缩了缩,将自己捂的严严实实。

她警惕的看着墨以琛:“我怎么会在这里?”

看着秦洛音防贼一样的表情,墨以琛的桃花眼里,泛着玩味的光芒。

他回答的坦荡:“我抱回来的!”

秦洛音顿时觉得,头皮都发麻了。

她结结巴巴的,不知道怎么开口:“我……我……我怎么会被你抱回来,我不是在医院吗?”

看着秦洛音可怜巴巴的紧张模样。

墨以琛勾唇笑了笑。

他迷人的桃花眼里,似乎充满了多情的目光。

可秦洛音仔细看去,却是满满的清冷疏离。

他嗤笑了一声:“你这副模样,难不成,还以为我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

墨以琛答非所问,气得秦洛音有点抓狂。

她露出小虎牙,凶巴巴的瞪着墨以琛,像是在给自己壮胆一样:“我……我问你我为什么会在酒店,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墨以琛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没看出来啊,你这名门闺秀,倒像个小野猫,爪子还挺锋利的嘛!”

秦洛音都快哭了。

她先前凶巴巴的气势,一下子就蔫了。

她瘪着嘴巴,委屈的看了一眼墨以琛:“我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吗?亏我在医院的时候,还当你是好人!”

墨以琛听到她的话,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放大。

他猛地欺身,直接靠近秦洛音,一脸暧昧的说:“好人怎么会带你来酒店呢?”

秦洛音吓得一把抱住枕头,紧张兮兮的瞪着墨以琛。

好像只要墨以琛敢动,她就能把枕头摔在他脸上。

墨以琛越靠越近。

他温热的呼吸,都喷洒在了秦洛音的脸上。

秦洛音却怂了,她收起小虎牙,微颤的看着墨以琛,好像下一秒就能哭出来。

第3章 墨少的公主抱

看着她可怜到极致的模样,让人心疼的挠心挠肺的。

墨以琛的玩心大发。

他的唇,似乎都要贴到秦洛音的唇上了。

他长长的睫毛,在她的脸上,刷了一下。

秦洛音感觉痒痒的,她屏着呼吸,悄悄的移开了一些。

秦洛音如此可爱,墨以琛轻笑了一声,站直身体,看着她,目光柔和了许多。

看他终于正常了一点,秦洛音装着胆子问:“那个……你能不能告诉我,我怎么会在酒店里啊?”

按道理,她这会应该在医院陪着爷爷才对啊!

看着秦洛音皱着眉头,歪着脑袋认真思考的模样,墨以琛的心,微微一动。

他直视秦洛音,嘴角微微上扬:“你真的很想知道吗?”

秦洛音忍不住翻白眼。

废话,她要是不想知道,干嘛一而再,再而三的问啊!

看到她的小表情,墨以琛乐了:“你这小白眼,是在鄙视我?”

秦洛音一下子瞪大眼睛,赶紧摇头:“没有没有,我就是刚才眼睛不舒服!”

墨以琛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脸上的笑意,一闪而过。

他悠悠然开口:“是这样的,我听说,平城府邸被卖了,你无家可归,我就只好带你来酒店了!”

秦洛音皱了皱眉,似乎有点懊恼:“你怎么能带我来酒店呢?”

以往,爷爷是不会让她跟男子轻易来酒店的。

墨以琛听到她的话,轻笑了一声:“原来你是想让我带你回家啊!”

秦洛音猛地抬头,瞪大眼睛看着他:“你胡说,我没有那个意思!”

墨以琛勾唇:“那你是哪个意思呢?”

秦洛音郁闷的嘟了嘟嘴,低着头,闷闷的开口:“跟陌生男人来酒店,这样不好!”

墨以琛眼底闪过一抹幽暗的神色:“那你躺在医院的走廊里,就好了?”

秦洛音立马想起前因后果,她自责的微微张嘴:“抱歉,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你就当我刚才什么都没有说吧!”

墨以琛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来,修长的腿叠在一起,双手环胸。

他的姿态,看起来,说不上的随性自在。

秦洛音偷偷看了他一眼,咬了咬嘴唇,小虎牙不自觉露出来:“墨先生,那个……医生有没有说,我身体怎么样啊?我还要去照顾爷爷呢!”

墨以琛的眸子,微微眯了眯:“医生说你身体本就虚弱,加上忧思过甚,今天情绪大起大落,悲伤过度,一时体力不支,所以晕了!”

墨以琛解释的非常仔细。

秦洛音听完,终于松了口气。

她的小脸上闪过一抹喜色:“那就是说,我其实没什么大碍,我不能在待在这里了,我得赶紧回医院!”

秦洛音说完,立马下床找鞋子。

她没有看见,墨以琛的俊脸,一下子就变了。

秦洛音没有找到拖鞋,就直接赤着脚,向着门口走去。

结果,她刚走了两步,就一下子被人从身后,打横抱起来。

秦洛音瞬间惊恐的瞪着墨以琛,着急的伸手拍他的胸口:“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墨以琛黑沉着脸,神情有些恐怖:“谁让你走的?”

秦洛音的小脸一怔,小脸上闪过一丝怒意:“我不是说了,我要去医院看我爷爷吗,你耳朵有问题吗?”

她一直小心翼翼的跟墨以琛说话,就是害怕这个平城第一少,不按常理出牌。

谁知道,她已经这么小心了,他还是这么阴晴不定,换谁能受得了啊!

听到她的口气,墨以琛的俊脸,更加阴沉。

他公主抱着秦洛音,将她放在床上,直接欺身压上去。

第4章 为什么强吻我

这下,秦洛音是真的被吓到了。

她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墨以琛,大气都不敢喘。

因为,她清楚的看到,墨以琛的眼睛里,似乎有熊熊怒火在燃烧。

秦洛音爆发的小宇宙,也瞬间熄灭了。

她抿了抿唇,可怜的看着墨以琛,一动也不敢动。

墨以琛就这样,压在她上方,阴沉的盯着她,看的秦洛音害怕。

突然,他的手抬起来。

秦洛音吓得瞬间双手抱胸,她闭着眼睛,惊恐的喊道:“你不要乱来!”

墨以琛的眸子,更暗了:“如果我乱来呢?”

秦洛音感觉到,自己害怕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如果你敢乱来,我就杀了你!”

墨以琛突然像是听到了什么搞笑的笑话。

他嗤笑了一声,眯着眼:“你能杀了我?”

秦洛音愣了愣,似乎也感觉到,这个不大可能。

她委屈的吸了吸鼻子:“那我自杀,你总不能阻止我自杀吧!”

墨以琛单手撑在她身侧,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脸:“你自杀了?那你爷爷呢?”

秦洛音傻眼了,她发现,这个男人把自己吃的死死的。

她咬着嘴唇,小虎牙似乎都要陷进肉里了。

墨以琛的眸子沉了下来,他的手碰到她柔软的唇:“我说了,别咬嘴唇,会破的,怎么?把我的话当耳旁风?”

秦洛音吓得立马收回小虎牙,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凭什么啊,她连自己的小虎牙咬哪里,都不能做主了!

她瞪着眼睛,泪汪汪的:“要你管!”

墨以琛的眸子一暗,他直接俯身,对着她的小嘴,亲了下去。

秦洛音顿时瞪大眼睛,眼睛瞪的跟铜铃一样。

等她反应过来,只有上方那冰凉的唇,还有温热的呼吸。

秦洛音猛地一把将墨以琛推开,惊恐的像个小白兔一样,直接跳下床。

她连鞋子都顾不得穿,直接向着外面冲出去。

墨以琛的脑子乱糟糟的,唇上的温热,还没有淡去。

秦洛音的气息。

秦洛音的味道。

秦洛音的温度,都在他的心头盘旋。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秦洛音已经推开门,光着脚冲出去了。

墨以琛懊恼的捶了一下床,来不及多想,赶紧追了出去。

墨以琛刚冲出大堂,值班的两个前台,顿时目瞪口呆。

甲:“刚才冲出去的,是墨总吗?”

乙:“应该不是吧,墨总向来都是淡然自若的,什么事情能让他急成这样!”

……

墨以琛在酒店楼下,追到了赤着脚的秦洛音。

秦洛音站在雨中打车。

墨以琛一把将她拽回来,生气的开口:“你疯了吗?鞋子都不穿!”

秦洛音看向墨以琛,她红着眼。

眼泪跟雨水交织在一起。

她胡乱的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抬头一脸冷漠的看着墨以琛,愤怒的开口:“你为什么强吻我!”

墨以琛沉着脸,不知悔改:“我就是强吻了,怎么着!”

秦洛音没想到,堂堂墨少,如此蛮不讲理,居然欺负她一个弱女子。

她红着眼睛,哭的厉害:“我们才认识多久,你就敢非礼我,你就是个大色狼!枉我一直小心翼翼的跟你说话,害怕惹你生气,亏我觉得你能在医院救我,肯定坏不到哪里去……”

墨以琛皱眉看着她委屈的小脸,再低头,看到她光着脚,站在雨中。

他也顾不得她怎么想,直接将她再次打横抱起来。

这次,秦洛音可没有那么乖巧听话了,她伸手,直接向着墨以琛的脸上挠去。第4章结束

第5章 要你陪我

结果,秦洛音这一失控,瞬间有点控制不住力道。

等到她的手落下,就看见墨以琛的俊脸上,出现一道血痕。

秦洛音似乎都能感觉到,自己的指甲缝里,有墨以琛脸上的皮。

下手重了,秦洛音吓的不敢说话了。

她委屈的咬着唇,任由墨以琛黑着脸,抱上楼。

经过大堂的时候,前台值班的两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他们揉了揉眼睛,一再确认!

还真是墨总,而且,还是去追一个女人!

这简直就是惊天绯闻啊!

墨总居然会为了一个女人这么慌张,这女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啊!

只不过,秦洛音的脸埋在墨以琛的胸前,他们始终没能看清。

墨以琛将秦洛音抱上楼。

这次,并没有扔床上,而是将她放在沙发上。

然后,他去浴室,洗了一个热浴巾,仔仔细细的帮她把脚擦干,捂了片刻。

秦洛音的脚丫子暖和起来了,她突然就觉得有些心虚。

可是,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

外面的雨声变大了。

秦洛音赌气的咬着唇,低着头,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

墨以琛将浴巾放回浴室,他在镜子里瞧了瞧,脸上已经有血渗出来了。

他无奈的摇摇头,向着外面走去。

秦洛音坐在沙发上,她低着头,看见墨以琛的脚,一步一步的向着自己走来,好像每一步,都踩在她的心尖上。

她呼吸变得紧张,下意识的捏紧了手指。

墨以琛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神色有些无奈:“怎么?现在害怕了?”

秦洛音壮着胆子瞪着他,眼神明显有些胆怯。

她委屈的吸了吸鼻子:“明明是你先强吻我的!”

墨以琛挑眉:“所以,你就下狠手,将我毁容,我现在都毁容了,估计也没人要了,你可要对我负责!”

秦洛音听到他这么说,一下子就认怂了。

她低着头,声音低弱蚊声:“我也不是故意的,再说了,你就算是再丑,也有女人上赶着要你!”

墨以琛听到她这话,没忍住笑了。

他的桃花眼里,聚集的怒气,似乎都消散的一干二净:“听你这么说,你自认为,毁了我的脸,没错反倒有功了?你是不是还想说,我要是真的毁容了,才能鉴定出,谁是真的爱我,谁是为了我的钱!”

秦洛音抬头,不好意思的看了他一眼:“我没那个意思,我就是不喜欢别人强迫我,抓花你的脸,是我不对!”

墨以琛轻哼了一声:“知道不对就好!”

他话风一转,眸子深了深:“只不过,我并不觉得,强吻你,有什么错!”

“你!”秦洛音猛地抬头,生气的瞪着他,此刻只想骂人。

只不过,看在墨以琛幽幽的目光时,她还是识相的闭嘴了。

没办法,她潜意识的害怕这个男人。

她的嘴巴动了动,半天才憋出一句:“你凭什么啊,我就没有人权啊!”

墨以琛突然靠近,双手将她禁锢在沙发里:“秦洛音,我下面说的话,你听好了,我不仅强吻你,我还要你陪我一夜!”

秦洛音瞬间又羞又怒,她猛地抬手就去打墨以琛。

只不过,她的手还没有碰到墨以琛的衣角,就被墨以琛抓的死死的:“想打我?没有那样的机会了!”

秦洛音愤怒的瞪着他,小虎牙像是要咬人一样:“墨以琛,你无耻!”

墨以琛深深地凝视着秦洛音:“不,我不无耻,无耻的是你的前夫穆昊天,旁人都落井下石,可是,我却雪中送炭,你陪我一夜,我帮你付医药费,解决眼下的困境,如何?”

秦洛音愣住了。

墨以琛的手抬起,撩了撩秦洛音的发丝。

他轻声道:“其实,你不亏的,秦洛音,毕竟,你都结过婚了,放眼整个平城,愿意用一夜就帮你的人,寥寥无几吧!”

秦洛音看着墨以琛。

她脸上的表情,从错愕到震惊,难以置信到最后的了然。

也是,现在的她,一穷二白,还有什么能引起这位平城第一少的兴趣!

墨以琛就算是再厉害,他到底是个男人!

第6章 送给自己一首凉凉

秦洛音突然就释然了,她嗤笑了一声,原来是对她的身体,感兴趣么!

这么说来,她还真是不亏。

毕竟,眼前这个男人,有钱有势,有样貌,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呢!

多少女人对他趋之若鹜,他都不一定感兴趣呢。

这么说来,他看上自己,还是她的荣幸了?

秦洛音抿着唇,平静的看着墨以琛。

她心里有些酸涩无助,她这是出了狼窝,又进了虎穴吗?

可是,墨以琛不管怎样,比穆昊天那个伪君子,坦荡多了。

他要什么,会给予什么,他说的很清楚!

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她接下来要面对的,可能比这个更糟糕。

想到这里,她死死的咬着牙,倔强的抬头,视死如归的看着墨以琛。

她重重的点头:“好,我答应你!”

墨以琛的脸上,有一种她看不懂的表情。

他的眸子一闪,伸手将秦洛音抱起来,一步一步向着床上走去。

接下来要面对的一切,秦洛音到底有些害羞:“我……我没洗澡!”

墨以琛桃花眼,闪烁着火热幽暗的光。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没事,我不介意!”

秦洛音羞愤的低着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

回忆戛然而止。

接下来的一切,似乎就变得顺理成章。

秦洛音看着窗外凉凉的月光,此刻只想送自己一首凉凉。

为了爷爷,为了秦家,她现在就这么把自己卖了。

其实,她也可以去求风轩的。

他们是青梅竹马,他若是知道,肯定会帮自己的。

可是,他现在还没有接手风家。

风家那么多的人,对他的位置虎视眈眈,他的压力也不小。

而且,她和穆昊天结婚的时候,他就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去出差了。

不然,他也不至于,她的婚礼不到场。

说到底,她还是不想让风轩为难。

秦洛音动了动,悄悄地摸到浴袍,顾不得舒不舒服,就穿在了身上。

她刚穿好浴袍。

突然,墨以琛伸手抱住她。

他声音沙哑,睡意朦胧的开口:“怎么还不睡?”

秦洛音立马绷紧神经,她赶紧摇头:“没事,这就睡!”

墨以琛的手搭在秦洛音的腰上,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给秦洛音一种,他抱着珍宝的错觉。

墨以琛一会就睡过去了。

秦洛音也不知不觉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

秦洛音醒来,感觉浑身就像是被车撵过一般,疼的要命,腰也酸涩的不像是自己的。

她睁开眼开,发现墨以琛居然在盯着她看。

她的小脸,一下子就红了。

墨以琛轻笑了一声,在她耳边低声道:“怎么?后悔了?”

秦洛音一惊,小脸一红。

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她的小脸火烧火辣的。

她瞪着墨以琛,思绪有点飘。

她跟墨以琛,现在这算是什么情况?

主顾关系?各取所需?

秦洛音正想的入神,突然听到墨以琛清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秦洛音,你在想什么呢?”

秦洛音吓得猛的抬头,看到墨以琛那张帅气逼人的脸,一下子放大在她面前。

她吓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忍不住往后缩了缩。

对于他无声无息的靠近,她还是有点不适应。

只不过,他喊自己的时候,她竟然也莫名觉得,他的声音,意外的好听。

看到墨以琛玩味的目光,秦洛音连忙摇摇头:“没……没事!就是胡思乱想!”

墨以琛凉凉的看了我一眼:“那就停止胡思乱想,去洗澡!”

第7章 差点

“啊!”秦洛音反应迟钝的看着墨以琛,明白他的话后,脸顿时红的滴血。

她压着声音:“现在洗澡干什么?”

墨以琛看到她的反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

他靠近她,暧昧的气息,撒了她一脸:“你说我要干什么呢?”

她眼神闪躲的看了他一眼,结结巴巴的摇头:“我……我不知道!”

墨以琛大笑起来:“难道你早上都不洗澡的么?”

秦洛音顿时明白过来,感情是自己误会了,她顿时羞的无地自容。

她直接下了床,冲向浴室,几乎是狼狈的落荒而逃。

现在,她无比庆幸,自己昨晚起来,偷偷穿上了浴袍。

不然,她刚才就只能当着他的面裸奔了。

在浴室里,秦洛音隐约还能听见,外面的墨以琛,发出低低的笑声。

他的声音沙哑好听,悦耳的让她有点窒息。

关上浴室门,秦洛音还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砰砰砰的胡乱跳个不停。

洗完澡,秦洛音却傻眼了。

自己忘了带衣服,睡意刚才也脏了,被她习惯性的,随手扔进洗衣机里了。

怎么办?

这下真的要裸奔了!

墨以琛已经在另一个房间,洗完澡买了早饭回来。

秦洛音却以为他在外面,她还一直在浴室里磨蹭着,不愿意出去。

她实在是不知道,赤身裸体的,究竟要怎么跟墨以琛相对。

可能是她在浴室里时间太久了。

墨以琛竟然过来敲门:“秦洛音,你要是不出来,我可就进去了!”

听到墨以琛的声音,秦洛音吓得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本来就紧张的要命,现在更是雪上加霜。

她红着脸,要命的开口:“那个……我忘了带衣服!”

秦洛音说完,恨不得找个地缝,直接钻进去。

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这样的场面。

就算是跟穆昊天在一起的时候,也因为爷爷从小的教养,自尊自爱,从未让他碰过自己。

否则,昨晚跟墨以琛在一起,她也不会是第一次。

片刻,浴室门再次被敲响。

墨以琛清冷的声音响起:“开门,伸出手,我给你把衣服拿来了!”

秦洛音赶紧打开门,伸出皓白的手腕。

看着那白生生的一截手臂,墨以琛的眸子暗了暗,将衣服放在她的手心里。

皮肤触碰的那一瞬间,墨以琛的表情,微微一变,他压住眼底的火苗,迅速转身离开。

秦洛音穿好衣服出去。

墨以琛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将手中的早餐放在桌上:“吃完来书房找我!”

墨以琛说完,就向着书房走去。

他的态度很冷淡,秦洛音本来也没奢望,因为这样的一夜,就能改变什么。

只要他愿意帮自己解决目前的困境,就足矣。

秦洛音随口吃了几口早餐。

医院那边打电话过来,告诉她,爷爷下半年的住院费和医药费,已经预付了。

秦洛音有些吃惊。

她没想到,墨以琛的速度这么快。

但是想到,他看起来就是那种,言出必行的人。

秦洛音一下子就放下心来。

这样看来,她昨天做的决定,还不算离谱。

毕竟,爷爷的医药费有着落了。

吃完早饭,秦洛音本来打算去书房找墨以琛。

谁知,电话又催命般的响起来。

秦洛音拿出来一看,差点摔了手机。

打电话的,可不是穆昊天那个白眼狼。

想到医药费的问题已解决,秦洛音的底气,似乎也足了些许。

她接通电话,穆昊天恶心人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秦洛音,你跑哪里去了?赶紧去民政局把离婚证扯了,也算是万事大吉了,你要是不识相,我就让你在平城待不下去!”

想到曾经那么信任的人,如今变得这般面目可憎,秦洛音心里还是很难过。

人善被人欺,这句话真的很在理。

如果不是她这么善良懦弱,穆昊天他哪来的胆子,这么欺负她。

第8章 长得帅了不起啊

秦洛音不断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努力坚强起来,否则,谁也帮不了她。

想到这里,秦洛音调整了一下声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尽量的若无其事。

她冷声说:“穆昊天,你娶我的目的,既然是秦家的财产,那我去哪里,跟你也没有半分关系,至于最后是谁让谁在平城待不下去,我们拭目以待!只不过,就算你不提,我也会提。”

她的咬了咬牙,抑制着自己愤怒的情绪:“还有,我们既然已经签了离婚协议,那就算是离婚了,早点拿到离婚证,也好摆脱你这样的人渣,像你这么恶心的人,只要还跟我有一点点的关系,我就浑身不舒服!我巴不得早点跟你拿离婚证呢,明天早上,民政局门口见!”

秦洛音说完,就愤怒的挂了电话。

虽然在电话里,她装的很镇定。

可是,她却心知肚明,现在的自己,根本不是穆昊天的对手。

一个是浸淫商场多年的狐狸,诡计多端

一个是养在深闺单纯的千金,单纯无知。

试问,这还有可比性吗?

她想要对付穆昊天,真的是太难了。

秦洛音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墨以琛身上,他说过,要帮她的!

至于会帮到什么样的程度,这还要看墨以琛本人。

毕竟,这样不得事情,她没办法强迫。

就算是昨晚,他们在一起了,她也不可能狮子大开口。

估计是她的声音太大了,惊扰了在书房的墨以琛。

他面无表情的走出来,站在一旁看着秦洛音:“怎么?被挑衅了?”

秦洛音沉默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该说什么。

人活到她这份上,也真是够衰的,被人抢了家产不说,还被人踩在脸上。

墨以琛见她不说话,英俊的眉头,打成结,他无奈的叹口气,轻声:“走吧,去公司!”

秦洛音吃惊的看着他:“去正风吗?”

秦家的正风集团,是按照秦洛音父亲,秦正风的名字起名的。

墨以琛无语的看了我一眼:“你是想去正风打架吗?就你现在这样子,去了也是被赶出来!”

秦洛音撇了撇嘴。

好吧,她承认,自己什么都不懂。

可是,她好歹也是正风集团的千金,也不至于被赶出来吧!

秦洛音看了墨以琛一眼:“那我们去哪里?”

墨以琛似乎一点也不想跟她废话,他言简意赅的开口:“盛云!”

盛云集团,是墨家的公司,平城商界的龙头公司。

秦洛音本来还想问他,去盛云干什么。

可是,墨以琛一副不愿意搭理她的样子,让她把已经在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到了盛云集团,墨以琛带着秦洛音,光明正大的进了公司,直接上顶楼总裁办公室!

虽然秦洛音感受到各种各样异样的眼神,可是,她还是尽量保持镇定。

刚进办公室,墨以琛就把一沓文件扔给秦洛音:“从今天起,学着看文件,看不懂的问我!”

秦洛音不解的看着墨以琛:“只看文件?”

她有点纳闷,就这样单纯的认字,谁不会啊!这样能夺回正风集团吗?

墨以琛薄唇紧抿,英俊的侧脸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

秦洛音看的有点着迷,这个男人长的真帅。

这张脸,简直是上帝最完美的杰作。

只可惜啊,他冷冰冰的,还有点阴晴不定。

墨以琛似乎被秦洛音反问住了。

过了半天,他才开口:“让你看你就看,哪来那么多废话!”

秦洛音忍不住翻了翻白眼,长得帅了不起啊!长得帅就能凶人了吗?

虽然心里这样想,可她却不敢说出来。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现在人家是老大,她得听人家的,毕竟,这位墨少爷,还要帮她解决眼下的困境呢!

秦洛音抱着墨以琛给她的文件,坐在一旁,认认真真的看起来。

中午的时候,墨以琛问她想吃什么。

秦洛音说随便,墨以琛果真随便的点了两份蛋炒饭。

只不过,看了一上午的文件,秦洛音的确饿了。

吃饭的时候,一份蛋炒饭,被她吃的干干净净。

秦洛音刚要起身去扔垃圾,墨以琛突然一把抓住她。

她站立不稳,直接跌倒在墨以琛的怀里。

墨以琛带着一丝浅笑,勾唇的看着她,声音好听的让人沉醉:“笨蛋!”

他一边说话,一边伸手,从秦洛音的嘴角摸下一颗米粒。

秦洛音顿时羞得满脸通红,作为平城最出色的名媛,她什么时候吃饭,居然这么不注意形象了。

还有,墨以琛刚才碰过的地方,有点发烫,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她有些心神不定。

秦洛音从墨以琛怀里挣脱出来,快速的去拿着空餐盒跑开。

她隐约听到,身后的墨以琛,传来低沉的笑声。

她的脸很红很烫,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从心头蔓延开来……

第9章 带着妹妹来压阵

晚上,秦洛音跟墨以琛还是住在酒店里。

只不过,墨以琛竟然主动提出,让她睡在套间里。

秦洛音顿时觉得庆幸不已。

经过中午的事情,面对墨以琛的时候,她总觉得怪怪的,那种感觉,很微妙。

那是以前跟穆昊天在一起的时候,从未有过的!

第二天一早。

秦洛音起床很早,想到要跟穆昊天离婚,她心里就有点忐忑,怕他又耍什么花招。

秦洛音本来想告诉墨以琛的。

但是,想到这事跟他没有什么关系,她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自己一个人走了。

在民政局门口,秦洛音看到了穆昊天和穆涟漪。

她有几分吃惊,这还有领离婚证带着妹妹来压阵的啊,可真是奇葩!

穆涟漪一看见秦洛音,就上前挑衅:“这不是我哥的前妻嘛,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敢来了呢!”

秦洛音直接无视穆涟漪,越过她走到穆昊天面前,冷着脸说:“进去吧!”

“哥,你看,她竟然敢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穆涟漪委屈的嘟着嘴,嗲嗲的看着穆昊天说道。

穆昊天沉声:“秦洛音,道歉!”

秦洛音冷冷的看了穆昊天一眼:“那就不领离婚证了!”

说完,她好像转身就要走。

她是真的很生气,他们真的是欺人太甚!

穆涟漪一下子急了:“哥,你看吧,我就知道,这个女人就算是签了离婚协议,也要拿领离婚证的事情威胁你,你可不要忘记答应人家的事情!”

听到穆涟漪的声音,秦洛音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哪有这么奇葩的兄妹。

一点都没有兄妹的样子,倒像是奸夫淫妇,秦洛音在心里恶毒的想着。

她虽然单纯,但这不代表她就好欺负!

穆昊天的神色变了变,他沉着脸将穆涟漪拉到身后:“好了,先别闹,答应你的事情,我不会忘记!”

说罢,他冷着脸,看着秦洛音,不耐烦的说:“走吧走吧,快点去把离婚证领了!”

秦洛音有点郁闷,跟她离婚的是穆昊天,又不是穆涟漪,真不知道穆涟漪瞎起哄个什么劲。

穆昊天他又凭什么对自己这个态度!

可想到她出来的时候,没有通知墨以琛,她便不多跟这俩人纠缠,率先走进民政局。

他们拿走秦家的,自己迟早要他们还回来!

对于穆涟漪的态度,秦洛音很快就知道了答案。

她刚跟穆昊天刚离婚,他就迫不及待的跟穆涟漪登记结婚。

秦洛音这才知道,穆涟漪是穆家的养女。

而且,为了能跟穆昊天在一起,早就把户口从穆家移出去了。

这个措不及手的转变,连民政局的工作人员,都看呆了。

秦洛音是真真被他们恶心到了,果真是一对狗男女!

此刻她只想说一句,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终于拿到了绿皮离婚证。

虽然这个婚姻让她失去了太多,但总归是成长了不少。

秦洛音一回到酒店,就看见墨以琛阴沉着脸,坐在沙发上。

她心里有几分忐忑不安,他这是怎么了?

大清早的,她也没招惹他啊,难不成,是公司出了问题?

秦洛音本想问问他,究竟怎么了。

可是,墨以琛周身的低气压,让她望而止步。

秦洛音蹑手蹑脚的向着套间走去,希望墨以琛不要找她发难。

谁知,就在她走到套间门口的时候,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一声阴沉的声音,跟墨以琛平日的清冷,迥然不同。

“你给我站住!”墨以琛的声音,低沉冷厉。

秦洛音吓得浑身一抖,缓缓转过身。

虽然心里有点害怕,可是,她还是鼓着腮帮子,露出小虎牙,倔强的看着他:“怎么了?”

虽然墨以琛帮助了她,可是,这也是她以最不堪的方式换来的。

她又不是他的犯人,他凭什么对她大吼。

第21章 玩什么花样

秦洛音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是墨以琛发过来的消息。

墨以琛:新环境,工作如何?

秦洛音笑着低头回复。

秦洛音:托你的福,一切顺利,只不过,暴风雨似乎很快就要来临了!

墨以琛:别怕,有我!

看着这四个字,秦洛音莫名觉得安心。

她嘴角不自觉上扬,等到她发现自己最近这段时间的变化时,她赶紧伸手捂住脸。

她这是怎么了?

她怎么又变得不清醒了,自己跟墨以琛之间,什么关系,那份婚姻协议书,就是最好的解释。

她竟然还会心存幻想,她真的太无知了。

秦洛音狠狠地捏了捏一把自己的脸,彻底冷静下来,这才给墨以琛回复。

秦洛音:恩。

话说,手机另一头,墨以琛看到秦洛音的回复,他下意识的皱眉,桃花眼里也渐生不悦之色。

同一时间。

正风集团顶楼,总裁办公室。

穆涟漪气急败坏的向着穆昊天的办公室冲去,也没有人敢阻拦她。

只不过,她走到穆昊天的办公室门口,立马停下来,换成一副梨花带雨的表情,这才敲门进去。

穆昊天正在工作,听到敲门声,他还以为是秘书。

只不过,等到来人敲门进来,他这才看清楚,居然是穆涟漪,哭着走了进来。

他下意识的皱眉:“涟漪,你怎么来了?这会功夫不是应该在上班吗?”

穆涟漪听到穆昊天这样说,顿时哭的更厉害了。

她走到穆昊天旁边,不顾他正在上班,直接扑到他怀里,楚楚可怜的诉说着她的委屈。

穆涟漪把刚才在策划部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穆昊天的眉头,瞬间皱的更厉害了。

他沉声,阴沉的开口道:“你是说,秦洛音现在成了策划部总监了,而原策划部总监,成了她的助理?”

穆涟漪连连点头:“可不是嘛,不仅如此,她刚来就给我一个下马威,直接把我开除了!”

穆昊天的表情有点阴郁,他的眸子危险的眯了眯:“看来,是我低估了这个女人的能力,居然还能找到帮手!”

穆涟漪有些不明白穆昊天的话,她惊讶的开口问:“帮手,你说林烨吗?他的确不是个东西,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羞辱我,你一定要为我出口气啊,昊天!”

穆昊天被穆涟漪撒娇摇晃着胳膊,他有些不耐烦:“好了好了,你看看你在办公室哭哭啼啼,撒娇吵嚷,这像是什么样子,擦一擦眼泪,我们去策划部看看,我倒是看看,这个秦洛音能玩出什么花样!”

他在秦洛音身边呆了十年,最清楚她的性格了。

她骨子里就是一个传统封建的深闺大小姐,怎么可能出来工作呢。

穆涟漪告诉他的一切,让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他现在迫切的,想去看个究竟。

关于策划部总监林烨辞职的事情,他是知道的,因为最近正风股份变动太大。

正风集团现在的第二大股东,是一个姓墨的神秘先生,他说自己不便现身,但是,会安排一个人来接替林烨策划部总监的工作。

他当时问了关于新来总监的情况,但是,对方只字不提,只说,今天他就知道了。

穆昊天却万万没想到,新来的策划部总监,居然是秦洛音。第21章结束

第22章开始

第22章 有何指教

这一切,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穆昊天低头,看见穆涟漪脸上还挂着泪痕。

他的眉头皱的更甚:“不是让你洗脸吗?你这个样子,怎么跟我出去见人!”

看到穆昊天生气了,穆涟漪赶紧站起来:“好,我现在就去洗脸!不过,昊天,我必须告诉你,我是不会当秦洛音那个女人的下属的!”

穆涟漪说罢,赶紧站起来去洗脸。

品牌策划部。

林烨的办公桌,就在秦洛音办公室门口。

当他看到穆昊天带着穆涟漪,气势汹汹的向着策划部走来时。

他赶紧在手机上打出,穆昊天来了几个字,快速的发送出去。

穆昊天一来,策划部的众人,赶紧站起来问好:“穆总好!”

穆昊天点了点头:“你们工作,不用理会我!”

说罢,他走到林烨办公桌面前,林烨还在认真的工作,完全没有察觉到穆昊天到来的样子。

穆昊天忍不住轻咳了一声:“林助理!”

林烨抬起头,看见穆昊天,他立马流露出一副吃惊的表情:“穆总,你怎么来策划部了啊!”

穆昊天冷笑了一声:“林烨,你倒是出息了,好好的林总不做,非要当林助理!”

林烨皮笑肉不笑的开口道:“穆总言重了,个人追求不同而已!”

穆昊天冷笑了一声:“好一个追求不同,我倒是不知道,你的追求是跟着水往低处流啊!”

林烨笑而不语。

穆涟漪见穆昊天一直跟林烨说话,她着急的伸手拉了拉穆昊天。

她现在只想冲进办公室,将秦洛音那个女人大卸八块。

穆昊天微不可查的皱眉看了穆涟漪一眼,这才清了清嗓子,看着林烨:“林助理,我是来找策划部的新任总监的!”

林烨笑着站起来:“是吗,我们秦总知道穆总可能要来,已经久候多时了!”

穆昊天的眸子闪了闪:“那就进去吧!”

林烨敲了敲门,听到秦洛音说“进来”,他才推开门。

秦洛音说到底,还是有点紧张的。

穆昊天一来,她就听到外面的问好声了。

虽然知道,早晚都有这一天,可是,真的面对的时候,她还是有点胆怯。

没办法,谁让她以前,都是那般的懦弱呢!

勇敢起来,真的需要一个过程。

在说进来之前,秦洛音还在忍不住呼气吸气。

办公室门打开的那一刻,秦洛音保持微笑,抬起头,公式化的看着林烨,以及他身后的穆昊天和穆涟漪。

看清楚他们,秦洛音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她缓缓站起来,优雅的从办公桌后走出来。

她看着穆昊天,目光丝毫不畏惧,当然了,鬼知道她手心里,出了多少的汗。

秦洛音走到距离穆昊天几人三米远的地方,在穆昊天打量的目光中开口:“穆总,您来了,先请坐吧!”

秦洛音说完,看了林烨一眼:“林助理,你也留下吧!”

林烨点了点头,他看得出来,秦洛音有点紧张,她得有个人留下来,陪着她,给她壮胆。

穆昊天坐在秦洛音办公室的黑皮沙发上,穆涟漪委屈巴巴的站在他身后,等着他给自己讨公道。

秦洛音坐在穆昊天的斜对面,林烨面无表情的站在她旁边。

办公室的气氛,有点诡异的安静。

许久,穆昊天才开口道:“我倒是没想到,新来的品牌策划部总监,居然是你,秦洛音!”

秦洛音心里嗤笑了一声,她不动声色的开口:“穆总,这个世界上,你没有想到的事情,多了去了,不知道穆总今天大驾光临,有何指教?”第22章结束

第23章开始

第23章 木头美人

穆昊天是第一次见秦洛音这般模样。

干练,利落,穿着职业装,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

她本来就是贵族美人,名门名媛,举止优雅,气质高雅,那是旁人模仿不来的。

她站在那里,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只不过,以前在穆昊天的眼里,她就是个木头美人。

穆昊天万万没有想到,她还有这么靓丽的一面,她的优雅干练,不急不躁,镇定自若,居然莫名的让他欣赏起来。

穆涟漪低头看了一眼,没想到穆昊天对秦洛音的眼中,居然出现一丝痴迷的神色。

她顿时气愤不已,伸手推了一把穆昊天。

穆昊天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来干正事的。

他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看着秦洛音:“秦总监,你就是墨先生推荐的人才?”

秦洛音当然知道,穆昊天所说的墨先生,八成就是墨以琛。

她的眸子冷了冷:“恩!”

不知道人是不是犯贱,失去了才发现某些人的好。

穆昊天就是这样典型的例子,他发觉,秦洛音的清冷,现在似乎都变得那般有气质。

只不过,他是为了穆涟漪讨个公道,他自然也不能忘了自己的立场。

他沉声道:“既然你是墨先生推荐来的,那我自然不能任意处置你,可是同样,秦总莫名其妙的开除员工,这恐怕就不妥了吧!”

秦洛音突然捂唇轻笑:“员工,穆总,你说的是穆涟漪小姐吗?”

穆昊天被秦洛音的笑容晃了眼,他点了点头:“对,就是涟漪!你凭什么开除她,就因为你是策划部总监吗?”

秦洛音玩味的看着穆昊天:“穆总,你的手伸的可真长啊,就算是你是正风集团的总裁,我也不得不说一句,策划部总监,难道就没有开除一个员工的资格了吗?还是说,穆总非要趟这趟浑水!非要管策划部的事情,那我也不得不在下一次的公司高层会议上,将今天早上,穆涟漪骂我的监控视频,直接放出来,看看以后,公司是不是每一个下属都可以辱骂上司了,如果开了这个头的话,说实话穆总,你坐在我面前,我也可以指着你的鼻子骂娘!”

秦洛音后面的话,越说神色越冷。

穆昊天眼底满是震惊,她变了,真的变了。

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秦洛音的话,说的林烨心里那叫一个爽快啊,看来,夺回正风集团,更进一步了!

可是,穆涟漪的脸色一下子变了:“秦洛音,你说什么呢,你敢指着昊天的鼻子骂一个试试!”

秦洛音讽刺的看了一眼穆涟漪,又看向脸色难看的穆昊天:“穆总,这就是你要问我的事情吗?你看看,当着你的面,都敢这样对我说话,这样一个下属,我敢留吗?还是说,穆总喜欢这样的下属,如果穆总喜欢的话,那我就拱手相让了!”

穆涟漪已经被气疯了,秦洛音说完话。

不等穆昊天开口,她直接指着秦洛音的鼻子质问:“我是昊天的妻子,他是正风集团的总裁,我想去哪个部门就去那个部门,什么时候轮到你拱手相让了!”

看着穆涟漪失控的样子,秦洛音盯着穆昊天,只是笑,不说话。

穆昊天生气的拉了一把穆涟漪,莫名的在秦洛音面前,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穆涟漪后知后觉自己的失态,她干巴巴的说了一句:“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再说了,你秦洛音凭什么开除我!”

穆昊天刚想制止她,却被一道声音打断。

“凭我!够不够!”办公室的门被一脚踹开,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

闪婚蜜爱:墨少宠妻法则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闪婚蜜爱:墨少宠妻法则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闪婚蜜爱:墨少宠妻法则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9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