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谋情周屹林晨曦小说精彩章节篇免费试读

谋情周屹林晨曦小说精彩章节篇免费试读

2019-07-10 17:33:38来源:WXB

谋情周屹林晨曦小说精彩章节篇免费试读,谋情的作者南喑,最新章节目录解读。谋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遇见周屹之前,林晨曦以为自己的余生要埋没在红尘暧昧中。她习惯被人踩在脚下,仰视着,奉献笑脸。但却未曾想到,那个神秘莫测的男人对她伸出手以后,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林晨曦,有我在一天,没有人敢欺负你。”平日里冷酷的周屹,对待林晨曦却恍若掌上宠。她害怕一切只是虚梦一场,想要逃开,却不知不觉,陷入他的温柔陷阱……

谋情周屹林晨曦小说精彩章节篇免费试读

谋情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再次羞辱

  我拿出自己对待那些客人的招牌式微笑,“好啊。”包房里的人见只是简单的事情注意力便不再我们的身上了。

  张佳一一路上微笑着和我“亲密”的走着,可是只有我能感受到她挽着我的手有多么的用力。

  当我们来到洗手间正巧里面都没有人的时候,张佳一脸色突变的放开我的手。

  她高傲的摆弄着一看就知道平时保养得很好的长发,“没想到你还是这么有本事,连周屹都能吊到。”

  如果她的这副样子被别人看到一定会非常惊讶平时大方得体的张家千金会像小太妹一样。

  我用力的攥紧自己的手不让自己的情绪有一丝一毫的外泄,我深吸了一口气,来到镜子面前打开手包把口红拿了出来。

  “那又怎么样。”我假装毫不在意的补着妆。

  张佳一看着镜子里散发着魅力的我再也伪装不下去的歇斯底里的看着我,“那又怎么样?呵呵。”

  她的眼睛像狮子盯着猎物一般的狠厉,“我告诉你,你以后离周屹远点。”

  张佳一不足一米六的个子在我一米七二的面前就像是一个小孩一般,我双手环胸牵动嘴角摆出轻蔑的微笑,“如果我不呢?”

  凭什么,凭什么关于自己的事情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她都想要抢过去,这一次,我绝对不会退缩。

  “你不?”她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故事一样笑了拍了拍手,然后在我没有防备的时候伸手打了我一个巴掌。

  她用了十成力而我又没有防备,几乎所有的力量我都承受了下来。我的脸迅速的变红了。

  “你凭什么打我!”我恨极了她这种居高临下的样子,就像是十年前那样,就像是一个公主一般,而我则是宫女。

  “凭什么?”她学我的样子拿出口红在镜子面前若无其事的补妆,“凭我现在是张家的女儿,凭你现在走出去说我打了你却没有一个人敢责怪我。”

  她满意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才转身看着我的眼睛,“你说是不是啊,林晨曦,差点成为张晨曦的林晨曦。”

  听到她的话我气的握紧了拳头想要打她,可是手刚刚抬起来却不得不放下来,因为她是张佳一,而我是林晨曦,地位将永远局限着我。

  “你不要以为当年的所作所为没有人知道!”我只能紧咬着嘴唇咬牙切齿的说道。

  “那又怎么样。”她无耻的样子即使过了十年都没有改变,“当年在孤儿院,院长最喜欢的是你,其他小朋友愿意在一起玩的也是你,但是这有什么用呢?现在高高在上的人是我不是你。”

  她脸部扭曲的样子就像是一个疯婆娘。

  “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是你让我吃了没有熟的豆角才中毒进了医院错过了张氏夫妇!”我愤怒的说出了当年的真相。

  “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她没有一点慌乱,反而带着小人得志的样子,“你能改变是我被领养的事实吗?你能让时光倒流吗?你能改变现状吗?”

  一连串的发问让我说不出话来,是啊,既然不能改变那自己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我捂着脸打算离开,张佳一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周屹马上就要成为我的未婚夫了,奉劝你赶快离开他,否则我不介意使用特殊手段哦。”

  我震惊的转过头看着她,看着她得意的样子狠狠的在心里骂着她,我没有说一句话转身想要离开洗手间。

  当我走出洗手间的时候没有想到看见了正倚靠着墙抽烟的林开阔,他的眼睛在烟雾之后让我看不清。

  我不知道他到底听没听到,正要离开,张佳一也出来看到了林开阔。

  “开阔哥,你怎么在这里啊?”发现有别人张佳一又变成了那个得体的大家闺秀。

  林开阔把烟蒂扔到地方,然后用他邪魅的丹凤眼看了看张佳一又看了看我。

  然后指着洗手间的门,“记得下次说重要的事情的时候要关好门哦,差点成为张晨曦的林晨曦。”

  只一句话,就证明了我们刚刚的谈话被他听得一清二楚,张佳一的脸色瞬间变得僵硬了。

  林开阔看着她的表情仿佛看到了新买的玩具一般兴奋,“没想到我们端庄得体的张大小姐原来有这么有趣的过去啊。”

  他慢慢的走过来,走到我们面前,“不过你们女人的这些事情我一向不喜欢也不会参与。”

  说到这里张佳一明显松了一口气,她笑着揽过林开阔的胳膊,“我就知道开阔哥最好了。”

  林开阔仿佛沾染到什么脏东西一样反应极大的让张佳一松开手,“我虽然不参与但是我也不想和你这样的女人有关系,你快放开我,周屹等着你呢。”

  虽然被林开阔变相的羞辱了但是张佳一的脸色丝毫未变,这种演技都能获得奥斯卡了。

  “周屹哥找我了啊,那我去咯。”说完还不忘偏偏了脑袋撒娇着。

  一直到张佳一的身影消失在走廊里林开阔才笑着又点上了一颗烟,“我说你看着挺精明的一个人怎么被这么一个人耍的团团转?”

  我笑着也靠上了墙,拿出包里的烟也点了一根,然后狠狠吸了一口来排解心中的苦闷。

  “可能当时我眼瞎。”

  一句话让林开阔笑的眼泪都快流了下来,我不知道这到底哪里有趣了。

  “有趣有趣,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在重重迷雾之中我看到了林开阔认真的眼睛,当我意识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已经晚了。

带刺的蔷薇

  林开阔突然伸手扣住我的下巴,嘴角噙着似真似假的笑意,“说真的,周屹可不是个好金主,不如跟了我如何?”

  我不动声色的推开了林开阔的手,林总这是在撬周总墙角?”

  “所以你的答案呢?”

  我抽了口烟,冲着林开阔的脸上吐了口烟圈,“我拒绝!”

  林开阔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vivi,我这个人最喜欢挑战,我敢打赌,只要你尝过我的滋味,一定会爱不释手,怎么样?你要试试吗?”

  林开阔说着,一只手竟然直接将我推到墙上,直直的冲我吻了过来。

  “你们在做什么?”

  冷漠的声音里夹杂着几分怒气席卷而来,紧接着一股大力将我直接从林开阔的身边拉开,我对上周屹冷若冰霜的眼睛,顿时如坠冰窖。

  林开阔笑嘻嘻的摊了摊手,“如你所见,我正在和vivi调情啊,你来的还真不是时候,扫兴!”

  “林开阔,我似乎和你说过,她现在是我的女人。”

  周屹语气冰冷,手上的力气大的像是要将我的手腕折断,我隐忍不语,心里却明白他这是生气了。

  强烈的占有欲让这个男人无法忍受自己的女人被被别人共享,哪怕是好朋友也不行。

  林开阔眸色平静,“不过一个出来卖的女人而已,兄弟看上了想玩玩又怎样?”

  “不行!我有洁癖!”

  林开阔嘴角抽了抽,“认识你这些年我怎么不知道?”

  “现在知道了,这是最后一次!”

  周屹却不再理踩他,只用力拽着我的手腕往包间走去。

  我跌跌撞撞的跟着周屹进了包间,林开阔紧随其后,看到我们三个一起进来,张佳一的脸色变了变,看向我的眼睛里带着几分嫉恨,我心里咯噔一下,以我对她的了解,每当她露出这种表情时候,多半是准备欺负人了,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多年,她依然死性不改。

  也是,攀附上豪门自然可以改变她的生活,却怎么都遮掩不了她骨子里卑怯。

  我心里暗自叹息,真是叫人可怜,不过一想,我现在又有什么资格去可怜别人呢?

  果然,没等我坐下来,张佳一就直接上前挽住了周屹的胳膊,下巴冲我微微抬起,那鄙夷不屑的目光似乎在说,希望我不要自作多情。

  周屹并没有推开张佳一,与她一起在沙发上坐下,我则十分自觉的坐到周屹的另一边。

  或许这就是男人的共性,总是希望能够左拥右抱吧。

  林开阔随后走了过来,十分自然的在我旁边坐下来,一只手虚虚的搭在我身后的靠背上。

  张佳一瞥了我一眼,随即嗤笑开口,“真不愧是媚色的头牌,这么一会儿功夫就让开阔哥也喜欢上了?”

  这种程度的羞辱对我来说实在是有些不够看,从踏入媚色开始,我早就已经将所有的面子和骄傲扔掉了。

  我冲张佳一笑了笑,“哪里,张小姐过誉了,要论惹人喜欢,我又怎么比得过张小姐?”

  张佳一的脸色变了变,林开阔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唯有周屹像是丝毫没有听到我们之间的话,兀自端着酒杯垂眸不语。

  张佳一咬唇,“对了,我听说在媚色做事的都有个好酒量,倒是还没有见识过,不如vivi你表演一番怎么样?

  “可以。”

  说起来张佳一现在是客人,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陪酒女,有什么资格拒绝?何况我的金主都没开口阻止不是?

  我拿起酒杯,正准备倒酒的时候,张佳一突然从我手中将酒瓶夺了去,“我有说让你用杯子吗?”

  我一愣,就见张佳一直接将那价值不菲的红酒倒在地毯上,白色的地毯当即染上一片艳红,张佳一扔掉酒瓶,拍了拍手,冲我笑道,现在你可以喝了,记得要将地毯清干净哦。

  我心中愤怒,抬眸与她对视。

  张佳一得意的挑眉,“还不跪下来喝干净?这可是我赏你的,不是说媚色的服务一流吗?作为头牌,你就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客人的?”

  我下意识的去看周屹,却见他依然如同老僧入定,我不免自嘲,我在期待什么?难不成他会为我说情?别傻了,对于周屹来说,我不过就是一个还算好用的工具而已。

  我从沙发上站起来,慢慢在张佳一的面前跪了下去。

  “张小姐是想让我喝了这地毯上的红酒?”我抬头看向张佳一。

  “是又怎样?”张佳一愈发得意,“你是在拖延时间吗?媚色的头牌也不过如此。”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彰显她的高贵。

  我缓缓勾唇,目光落在张佳一的脚边,此时的她刚好站在那块被污染的地毯上,显然是想让我匍匐在她的脚边,可惜,我从来就不是娇弱的白莲,而是带刺的蔷薇。

  下一秒,我双手一个用力,直接将她脚下的地毯掀翻,张佳一的高跟鞋一歪,整个人朝着桌子摔了过去。

  桌子上七七八八的摆放着不少红酒和酒杯,被这么一撞,于是,张佳一悲催了!

  红酒瓶碰撞之间碎了一地,张佳一整个摔在碎玻璃和红酒里。

  “啊……”张佳一瞬间发出刺耳的尖叫,林开阔则嬉笑的吹了声口哨。

  “林晨曦,你敢推我?”

  张佳一声音愤怒且尖锐,有些玻璃碎片甚至扎进她肉里。

  我无辜的眨了眨眼睛,“有吗?我只是觉得媚色的头牌,哪有自己贪杯的道理,所以想请张小姐和我一起喝一杯,怎么样?这杯酒,张小姐满不满意?”

  张佳一一身狼狈,我却看的痛快淋漓,这就叫天道昭昭,报应不爽!

  她的目光像是要将我吃了,偏偏似乎又要在周屹和林开阔面前保持形象,于是,她只能委屈的看向周屹,“周屹,这就是你们媚色的头牌?居然对客人动手?你不觉得该给我个交代吗?”

  周屹从一片狼藉的沙发边站了起来,眼底一片漠然,他的目光淡淡扫了我一眼,“给张小姐道歉。”

  “只道歉怎么够?她让我受了这么大的侮辱,就该惩罚她。”

  周屹微微蹙眉,不快的情绪一闪而逝,“你的意思?”

  张佳一恶毒开口,“不如就罚她把这些碎玻璃吃了好了!”

  张佳一话音刚落,没等我开口,林开阔就上前一步挡在了我面前,“张佳一,过分了吧?”随后又意有所指道,“做人还是适可而止的好,你觉得呢?”

  张佳一大约是想到之前林开阔听到的话,一时间脸色难看至极。

好像是真的有些喜欢你了!

  “开阔哥,今天我给你面子,不追究这件事,不过这笔账,不能就这么算了。”张佳一终于选择了妥协,想来她也不想让当年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

  我不免嗤笑,这种人还真是让人无语,事情本来就是她自己折腾出来的,听她的语气倒像是显得她有多大度一般。

  张佳一一瘸一拐的站起来,看向一直仿若置身事外的周屹,“周总,你媚色的员工造成的麻烦,你总归要处理一下后续吧,否则这件事传出去,我的面子往哪里搁?还是你周总压根就看不起我们张家?”

  周屹抬眸轻扫过张佳一的脸,“张小姐误会了,我送你去医院。”

  周屹一边说着,主动上前一步,张佳一面色这才缓和一些,直接将手挎在了周屹的胳膊上,整个人的重量都像是要压在他身上一般,偏偏周屹站的笔直,不躲不避。

  我低垂了眼眸,不去看这让我莫名不快的一幕,对此我的理解是,或许是因为周屹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才会让我对他产生一种奇怪的眷恋。

  仔细想想,我一个出来卖的,有什么资格管金主的事情。

  我自嘲的勾起嘴角,眼睁睁的看着周屹带张佳一离开,先前让张佳一吃瘪时的痛快心情一扫而空。

  “啧啧啧……被抛弃的小猫咪,看着还真是可怜。”

  在我神色黯然的时候,林开阔突然出声调侃,我回过神来,露出一抹职业性的笑容,“林少,您还不走?要不换个包厢?”

  林开阔笑了笑,“确实是该换个地方,不如,我点你出台怎么样?”

  我笑的越发灿烂,“那还真是多谢林少捧场了,不过可惜,我只陪酒,不出台的,如果林少需要的话,我这就去喊霞姐为您安排。”

  林开阔目光灼灼的看我,“如果我一定要点你呢?”

  我抬手看了下时间,“那还真是抱歉了,我的下班时间到了!林少,回见!”

  我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招惹了一个周屹就已经够了,我可不想再多惹一个麻烦。

  “等一等!”林开阔突然抓住了我的手腕,“Vivi,不,林晨曦,如果我作为朋友邀请你呢?”

  “什么?”我有些错愕的回头,对上林开阔满是笑意的脸。

  “我说,作为朋友,请你出去兜风怎么样?”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被林开阔脸上诚恳的笑容打动了,还是因为现在心里难过需要发泄,总之等我回过神来,已经被林开阔拽上了那辆骚包的红色法拉利超跑。

  夜风微凉,穿过我张扬的长发,看着那道路两边不停倒退的街灯,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我突然想要站起来,迎着夜色的风,高声呼喊,将心底的种种郁气都抒发出去!

  林开阔转头看我,脚下突然加速,车子在公路上飙出了让人难以想象的速度。

  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若不是身上还绑着安全带,整个人几乎都像是要被甩出去,我害怕的大叫,“林开阔,你干吗?”

  “刺激吗?”

  隔着风声,林开阔的声音有些沉闷。

  我想要开口回答,却发现耳边已经只听到呼啸的风声,这种高速下所产生的恐惧,让我几乎以为自己要与死亡擦肩。

  真是疯了!

  “呜哇呜哇……”

  突然,一辆警车突如其来出现在我们的身后,我扯了扯林开阔的袖子,凑近他耳边吼道,“那个不会是冲着我们来的吧?”

  “不用管,它追不上我们!”

  我心里怦怦直跳,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这种被警车追的事情还真是第一次。

  林开阔说的没错,不多时,法拉利就和警车拉开了距离,迅速消失在夜色中,等到我回过神来,那辆警车已经看不到了,而林开阔也将车子慢慢的停了下来。

  我抚着胸口不停的喘息,仿佛这一辈子的激情都被耗尽了,只觉得酣畅淋漓,我突然有些理解一些人追求这种极致刺激的感觉了,在接近死亡的瞬间,一切仿佛都变得不那么重要。

  比起生命,其他的都不过是鸡毛蒜皮!

  我的头发乱糟糟的耷拉下来,脸上也被冷风吹的有些发红,不过心情却莫名好了很多,我转头看去,一直潇洒无比的林开阔此时也顶着一头乱发,在这夜晚的街灯下,竟多了几分呆萌。

  我们彼此对视一眼,都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谢谢你,林少。”

  柔和的街灯下,林开阔的眼睛就像是黑色的晶石闪闪发亮,他突然伸手抚了我的头发一下,“不用客气,林晨曦,其实你很可爱。”

  我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躲开了他的碰触,有些尴尬的回应,“谢谢夸奖。”

  林开阔的眼神让我有些害怕,也让我陡然惊醒,这样肆意张扬的生活纵然是我的渴望,却到底不是我的现实。

  我像是一只乌鸦,在这城市最肮脏腐朽的角落里残喘求生。

  理智在瞬间回笼,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乱发,重新变回那个媚色的Vivi,“林少,今天真是感谢你,不过,我该回去了。”

  “林晨曦!”林开阔突然喊了我一声,我抬头对上他的眼睛。

  “怎么办?我好像是真的有些喜欢你了!”

  我一愣,随即粲然一笑,“那么以后还请林少多多关照我的生意吗,不过现在,我该回去了,周总给我规定了门禁。”

  听我抬出周屹来,林开阔的脸色变了变,像是尴尬,又像是不甘,“那我送你。”

  “不必了,周总会不高兴。”

  我潇洒的转身,无视林开阔火热的眼神,这位大少爷或许不过是一时兴起,若我当了真,便要万劫不复了,何况,我清楚记得自己的身份。

  ……

  回到别墅的时候,夜色已经深了,惨白的月光透过窗棂,洒落一地的寂寞。

  别墅里没有开灯,我叹了口气,想来,周屹还没有回来,想到他带着张佳一离开时候的冷漠眼神,我的心里就会很莫名烦闷。

谋情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谋情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谋情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9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