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此情无关风与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林以沫

此情无关风与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林以沫

2019-07-10 17:31:53来源:WXB

此情无关风与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此情无关风与月的作者蓝澜澜,最新章节目录解读。此情无关风与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我和叶奕钦谈了六年恋爱,一毕业就结了婚。才结婚的时候,我像是泡在蜜罐里,他宠我宠得无法无天。但我们在一起的第七年,他无端的猜忌害死了我和他的第一个孩子。在我怀上第二个孩子的时候,他向我提出了离婚……

此情无关风与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林以沫

此情无关风与月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瞎眼看上你

  我毕业之后就进入了一个认识的师兄的公司,大家关系都很好。

  我要离职,师兄以为我出了什么事,找我深谈了一番,最后我坚持辞职,他也没再多做挽留。

  因为我的要求,离职手续办得很快,我知道这都是我和师兄关系好的便利。

  我正式离职那天,师兄请我在写字楼二层的餐厅吃饭。

  “以沫,我以为你会答应去美国的。”

  我笑:“为什么?”

  师兄犹豫地看了我很久才开口:“以沫,我无意打探你的私事,只是偶然得知了你老公和你姐姐的事。我以为我提议让你出国是给你一个冷静下来好好思考的机会,却没想到你会选择辞职。”

  我愣了下,然后低下头:“你怎么知道他们的事?”

  “我上个月和程庭吃饭的时候,偶然碰见的。”

  听到程庭的名字,我把头埋得更低。

  时至今日,我不想再和程庭有任何的牵扯。

  师兄的视线一直在我的头顶盘旋:“程庭一个月前到这边发展,我看得出来,他仍然很关心你。”

  “莫师兄,不要再说了。”我打断师兄的话,抬起头看着他,“我暂时还没有离婚的打算。”

  “叶奕钦都那样对你了……”

  “师兄,男人都会犯错,我想给他一个机会,也想再给自己一个机会。”

  选择辞职,就是我留给我和叶奕钦的最后一个机会。

  我和叶奕钦之间的心结源自于工作,而且我的工作很忙,导致我和叶奕钦在婚后相处的时间并不算多,这才造成了我和他的隔阂。

  我决定将自己的时间都给叶奕钦,我想要挽救这段早已岌岌可危的婚姻。

  叶奕钦因为恨我不愿意离婚,但我不确定自己在心灰意冷的情况下还能苦苦支撑多久。

  回到家后,我看到叶奕钦在家里等着我,很是意外。

  “你怎么在家里?”

  回应我的是一叠照片袭来,我手里抓住了一张,看清楚了照片,照片上面是我和师兄吃饭的画面。

  “你派人监视我?”我走向叶奕钦,顺手将照片扔进垃圾桶里。

  我刚一靠近叶奕钦,叶奕钦就将我压在了身下,用冷到极致的口吻质问我:“林以沫,都辞职了,还不忘勾引一下前上司,你就那么缺男人?”

  “叶奕钦,你有病吧?”

  我试图推开叶奕钦,但男女力量悬殊,我没能推动他。

  叶奕钦冷笑了一声:“是,我是有病,眼疾,瞎眼看上了你。”

  听着叶奕钦羞辱的话,我咬紧了嘴唇。

  在我的沉默中,叶奕钦又要对我动手动脚,我没有反抗,只是问他:“叶奕钦,我对你而言,就只有发泄欲望这一个作用?”

  “不然呢?”叶奕钦反问,“你这样的贱人,难道还值得我真心喜爱?”

  我闭上了眼睛,不想再看他混杂着痴迷和厌恶的脸。

  结婚之前,我的追求者不算少,我讨厌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就是因为他们看着我的眼神赤裸得好似在脱我的衣服。

  而我自己挑选的丈夫,现在只是把我当做发泄欲望的工具。

我怀孕了

  我怀孕了。

  一大早,我就恶心反胃。

  我以为是最近情绪不好造成的,到医院一检查,没想到怀孕了。

  我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个结果,甚至期待着这个孩子的到来能够改变我和叶奕钦的关系。

  我给叶奕钦发短信:“我怀孕了。”

  我只是向他转达这个消息,至于别的期盼和希冀,我根本不敢在他面前提起。

  我走出医院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我看到手机屏幕上“老公”两个字,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我捂着自己的胸口,感受着胸腔里的心脏有力的跳动。

  我暗暗告诉自己,这或许是最好的机会。

  新生命的到来,或许就是我和叶奕钦的转机。

  我接起电话,用最温柔的声音说道:“老公,我怀孕了,你……”

  “林以沫,我劝你最好还是打掉你肚子里的孩子。”

  林怡景的声音传来,我忍不住拿下手机看了眼屏幕,看着屏幕上“老公”两个字,我以为自己花了眼,揉了揉眼睛。

  可无论我怎么揉眼睛,那两个字还是那两个字。

  手机传来林怡景的声音:“林以沫,你以为你怀孕了,奕钦就会回心转意?我告诉你,我也怀孕了,奕钦现在正陪我在医院产检,我劝你别做无用功。”

  我不想再听下去,挂断了电话。

  我辞职在家,在床上也尽力配合,叶奕钦却还是要去找林怡景。

  林怡景就那么好?

  我摸着自己的肚子,感受到肚子里的小生命似乎正在成长,也可能这一切都只是我臆想出来的幻觉。

  我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医院,我要回去吗?

  将这个意外降临的小生命无声无息地拿掉,装作一切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做不到,我根本迈不开步子往回走。

  “以沫?”

  听到有人喊我,我抬起头,看到程庭,有些诧异,他的脸上也很诧异。

  程庭走近我,问道:“你生病了?”

  “不是,只是过来做个检查。”我不想过多地说自己的事,问他,“你来医院做什么?”

  “我一个同事摔断了腿,工伤,我代表公司过来看看他。”

  我点点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程庭似乎有些尴尬,问我:“以沫,你等会儿有时间吗?”

  我不解地看着他:“有什么事吗?”

  “我想和你说一下……”程庭神色间似乎有些犹豫,吞吞吐吐的很不像他的作风。

  “说什么?”

  “有关你老公的事。”

  我感觉程庭的话像是一巴掌扇在我的脸上,我曾经拒绝了程庭,果断地选择了叶奕钦,而我如今和叶奕钦不堪一击的婚姻在程庭面前无所遁形,这让我觉得丢脸。

  我当初有多骄傲,现在就有多可怜。

  “你是想说他出轨的事吗?”我强撑起自己最后的自尊,尽力保持自己声线的平稳,“我知道,所以……你不用提醒我什么。”

  我不堪忍受昔日追求者用怜悯的眼光看着我,转身就要走,程庭却抓住了我的手。

  “以沫,我是想对你说,你有很多的选择,没必要委屈自己。”

你只能选择其中一个

  在医院告别了程庭,我去花店买了一束花,又买了一个蛋糕,坐在店里等着蛋糕做好,拎着蛋糕回家。

  我打电话订了一桌菜,让饭店打包送到家里来。

  我坐在沙发上,等着叶奕钦回来。

  我决定认真地和叶奕钦好好谈一谈,我无法继续忍受下去,也不愿意继续忍受下去。

  我仍清晰记得师兄惋惜的眼神,以及程庭怜悯的目光。

  以前的我从未想过,我会成为朋友熟人眼中的悲惨角色。

  为了叶奕钦,我将我的自尊我的骄傲全部抛弃,但我真的支撑不下去了。

  林怡景说她怀孕了,而我也怀孕了。

  我不敢想象等我生下孩子,等我的孩子长大,问我爸爸为什么不回家,问我爸爸为什么和别的阿姨在一起,问我林怡景的孩子是不是他的兄弟姐妹。

  只是想想,就足以让我崩溃。

  叶奕钦回到家,看到我在等他,有些诧异。

  大概是我结婚以后很少再准备一份精致的晚餐等他回家吃饭,我看到他眼中的诧异,内心里涌起两分羞愧。

  我想,或许我们走到这一步,我并不是完全的无辜。

  曾经我仗着他爱我,也忽视过他的感受,或许就是那个时候,林怡景给了他他想要的关怀,所以他才会犯了错。

  我走向他,拉住他的手:“奕钦……”

  我话还没有说出来,林怡景从屋外走了进来,抱着一束花,自然而然地挽上叶奕钦的手臂。

  我看着叶奕钦的手从我的手中滑落,就像是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离开了一样。

  我盯着林怡景的手和叶奕钦的手臂贴在一起的地方,我脑子里乱成一片,不知道该怎么整理自己的大脑。

  过去一年里,叶奕钦出轨,用尽全力羞辱我,但都给我保留了最后一分余地。

  他从未带着林怡景出现在我的眼前,只要我愿意装作不知道,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奕钦,你不是有话要和以沫说吗?”

  我抬起头,看到林怡景仰头看着叶奕钦,眼中带着期待的光彩。

  我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下意识地想要逃。

  但我刚一转身,叶奕钦就开了口:“以沫,你不是一直想要离婚吗?我成全你。”

  身后传来叶奕钦的话,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个笑话。

  我一直想要离婚?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想要离婚?

  为了维持这段婚姻,我一直委曲求全,甚至辞掉了自己的工作放弃了自己的事业。

  “我不想离婚。”

  我十分冷静地说道:“我从来都不想离婚。但你和林怡景有了孩子,你想和我离婚了。”

  我转过身,看着叶奕钦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叶奕钦,是你想要离婚。”

  叶奕钦的瞳孔里倒映着我的脸,我看着他的眼睛,看着他幽黑双眸里我扭曲的脸,内心升起浓浓的无力和哀伤:“叶奕钦,我也怀孕了,孩子是你的。”

  叶奕钦愣怔住,呆呆地看着我。

  “叶奕钦,现在有两个女人为你怀了孕,你只能选择其中一个和她的孩子。”

预兆

  “你……怀孕了?”

  我是第一次见到叶奕钦如此呆滞的表情,那双终年寒冰的眼瞳里一点点浮现出融化的迹象。

  察觉到叶奕钦的动容,我心稍安。

  我捂着自己的小腹,定定地看着他:“是的,我怀孕了,如果你……”

  我话未说完,林怡景便将我的话打断。

  “奕钦,我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你的!”

  我没有看向林怡景,而是一直看着叶奕钦,我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变化,他眼中的光亮一点点湮灭,他那张好看的脸纠结成一团,写满了为难。

  他看向我,轻启薄唇:“以沫。”

  这是他时隔一年没有连名带姓地叫我,我咬了下后槽牙忍下复杂难明的心情,努力用平稳的声线回了一个字:“说。”

  “孩子是无辜的,我……”

  “啪!”

  林怡景一巴掌扇在叶奕钦的脸上,打断了他的话:“叶奕钦,你压在我身上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也是无辜的!”

  因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叶奕钦眼中闪动着怒火,却又很快熄灭。

  这个折磨了我近一年的男人,却轻易地为了另一个女人收敛了易怒的脾气。

  我突然间有些茫然,我真的愿意和叶奕钦重新开始?不再计较他和林怡景的那些事?

  我看着叶奕钦,从来没有一刻像此时一样的冷静:“叶奕钦,无论你选择谁,你现在都要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我只要你的最终答案:我,或者林怡景。”

  我不想听叶奕钦那些无关痛痒的理由。

  我和林怡景都怀着他的孩子,每一个孩子都是他的亲生骨肉,他就算对这两个孩子有着不同程度的怜爱,那也是因为他对我和林怡景不同程度的感情所造成的。

  叶奕钦看着我,看了我很久。

  他说:“以沫,我想和你重新开始。”

  听到叶奕钦的话,林怡景毫不迟疑地撞向了旁边的桌角。

  一时间,血流满地。

  林怡景倒在地上,捂住自己的小腹,脸上带着深沉的恨意:“叶奕钦,我恨你!”

  我看着叶奕钦跑向林怡景,将林怡景抱起,头也不回地跑出门,脸上的肌肉像是被打了麻药,做不出任何表情。

  我呆呆地坐回椅子上,看着地板上艳红的一滩血,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和绝望。

  林怡景那个人从来都是如此,为达目的不折手段,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我脑海里闪过叶奕钦刚才布满惊慌心疼愧疚的脸,揉了揉眉心。

  我想,我的罪状大抵又能多加上一条。

  我害死了他的孩子。

  因这多出来的一条罪状,叶奕钦又会折磨我多少年?

  我突然间开始犯恶心,我冲到卫生间,抱着马桶吐了一会儿,漱完口后,我披上外套出门去医院。

  怀孕中见血,是一个不好的预兆。

  而且我之前的意外流产,让我的身体变得不易受孕。

  这个好不容易怀上的孩子,我并不希望他就这样离我而去。

  哪怕,叶奕钦会因为林怡景的决绝放弃我和他。

你和他在一起多久了?

  我没想到自己一天里会和程庭偶遇两次。

  之前是我离开医院,他到医院探望同事。

  现在是我到医院复查咨询结束离开,而他也刚好结束探病往外走。

  程庭见到我同样很是意外,轻笑出声:“好巧。”

  我颔首回应:“是的,好巧。”

  似乎并没有看出我的不耐烦,程庭说道:“许久没见了,能一起吃个饭吗?”

  我抬头看了看天,现在的时间并不算太晚,而我的确也有些饿了。

  就算我没什么胃口,我肚子里的孩子也需要营养。

  医生刚刚说我的身体有些弱,要注意调养。

  我轻轻点了点头:“好。”

  程庭选了一个安静的餐厅,靠着落地窗,能够俯瞰这座城市的夜景。

  等餐的时候,程庭看着我说:“以沫,我从没想过你会过得不快乐。”

  我嘴角扯开,自嘲一笑:“我也没想过。”

  当初和叶奕钦谈恋爱的时候,叶奕钦对我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我那时候怎么可能想得到自己会有今天。

  “以沫。”程庭突然间抓住我的手,“你可以有更好的未来。”

  程庭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我受到了惊吓,我想要挣脱程庭的手,却没能成功。

  “程庭!”我恼怒地低吼了一声。

  程庭仍旧没有放开我的手,眼中有着我看不懂的温柔:“以沫,我当初是为了让你快乐才放手,现在你过得不快乐,我决定回道你身边。”

  “你们在做什么?”

  一声厉喝传来,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调,熟悉的愤怒,我扭过头,看见了叶奕钦气得扭曲的脸。

  叶奕钦冲了过来,抓起我的手臂。

  似乎是怕我的手受伤,程庭松开了我的手。

  我被叶奕钦拉着站了起来,我没有反抗,只是小心翼翼地躲避桌角。

  “林以沫,你和他在一起多久了?”

  叶奕钦咬牙切齿的声音在我头顶炸开,我低着头不想回答。

  叶奕钦和林怡景的关系维持了那么长的时间,甚至连孩子都有了,他有什么资格质问我?

  程庭似是看不过眼,站起身来,拉开了叶奕钦的手,快速将我拉到了身后。

  程庭挡在我前面,替我抱不平:“叶奕钦,别用你的不齿来度量以沫。你既然已经变心,就放以沫自由,她值得更好的人,而不是留在你身边委曲求全!”

  “放她自由?”

  叶奕钦呵笑了一声,骤然挥拳打在程庭的下巴上:“和她离婚,然后成全你们这一对狗男女?”

  程庭显然没有预料到叶奕钦会突然间动手,身体不受控制地往旁边倒,我连忙将他扶住。

  叶奕钦锐利的视线好似要将我扶着程庭的手洞穿,我抬起头不满地看着叶奕钦:“你到底有完没完?!”

  我真的受够了如今的日子。

  “叶奕钦,你可以让林怡景怀孕,我却连和以前的朋友一起吃顿饭的权利都没有?”我愤怒地吼道。

  面对我的愤怒,叶奕钦只是不屑地冷笑了一声:“朋友?床上的朋友?”

  我咬紧了牙,不让自己再出声。

  医生说,戒骄戒躁戒怒。

  我也不想让孩子听着他父母的争吵长大。

  叶奕钦嘴角的冷笑敛去,双目赤红地看着我:“林以沫,你这是承认了?”

此情无关风与月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此情无关风与月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此情无关风与月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7024501号-2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