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你与世人皆凉薄小说主角许流年苏璟全本大结局阅读

你与世人皆凉薄小说主角许流年苏璟全本大结局阅读

2019-07-10 17:29:54来源:WXB

你与世人皆凉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你与世人皆凉薄的作者猫小狐,最新章节目录解读。你与世人皆凉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三年婚姻,虚伪,屈辱,无性,家暴。我以为我推开了地狱的门,谁知却打开了天堂的窗。消失三年的前男友强势回归,以爱为名义,以救赎为目的。当我再次靠上他的肩膀,才发现,一切不过又是一场虚妄。

你与世人皆凉薄小说主角许流年苏璟全本大结局阅读

你与世人皆凉薄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再遇

  与苏璟再次相遇是在火蜥蜴会所的V包房里,那天下了K城近年来最大的一场雪。

  开车等红灯时,我点开桃姐发过来的一段语音微信。她告诉我,今天专门给我准备了不一样的,很刺激的玩法。保证食髓知味,一次难忘。

  这是我纠结茫然了三年的婚姻中的,第N次出轨。

  “在哪?”

  手机铃声震动了我兴奋且不安的精神前奏,是我先生顾冷峰的电话。

  “出来玩。”我并不需要撒谎,因为他根本不会在意。

  如我所想,电话那端的他哼出不屑一顾的随意,“昨天是我的生日,你赶快发一条微博上去。图片都给你配好了。该怎么说,不用我教你吧?”

  “哦。”

  划开手机屏幕上那些五彩斑斓的照片,鲜花party红酒气球,我挑唇笑出讥讽。

  【亲爱的老公生日快乐,永远爱你么么哒。】

  手指一阵噼里啪啦,我发出微博,就好像发出我婚姻里的又一团浊气。

  三年前,顾氏文娱集团的顾冷峰与旗下名不见经传的一个小舞蹈演员许流年喜结连理的消息,爆炸了娱乐版块的所有头条。

  像顾冷峰这样的男人,身价高贵,事业有成。更可贵的竟然是多年以来零绯闻,飞花丛中片叶不沾身。他帅气,多金,成熟,风度。尤其是为我遭遇车祸的弟弟提供了最好的医疗条件。可以说,真的让当时走投无路的我倍感恩德与幸运。

  我接受了他的追求和闪婚,然后眼睁睁地看着新婚当夜——他手牵着一个白净高帅的男孩进主卧,坦白告诉我说自己是双性恋。

  他需要一个乖顺的妻子做挡箭牌。而我,需要家,需要钱,需要安全感。却唯独忘记了需要爱与呵护。

  哎,世事无常,真他妈的fuck!

  我记得桃姐告诉过我,真正的暴力不是拳打脚踢,鲜血横飞。而是其中一个还怀着修好的愿景不停努力,另一个,却丝毫不在意。所以我想,在与顾冷峰这段连博弈都没资格的婚姻里,顺从和出轨是我独独能为自己选择的消磨与出路。

  感慨停在v包房外烫金的大门口。而此时此刻的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再遇苏璟。

  脱掉与天地间撞色的纯羊绒大衣,我露出火红般炽烈的蕾丝情内。屋里的温度适合激情,不适合怀旧。

  所以我什么都不打算先说——

  “我没想到,你现在做这个?”苏璟晃了晃手腕,精致的皮质小鞭像条魅惑的夜蛇。

  我顿了顿,似能听见自己的吞咽声。天作证我并没有饥渴到这种程度,但今天的苏璟真的性感到如同尤物。

  “别误会,我是来治病的。”我妩唇一笑。

  “性冷淡?”

  我皱皱眉:“也算吧。”

  “没有真正的性冷淡,只有没本事的男人。”苏璟冲我勾了勾手,我乖巧地蹭过来,仿佛时间从来没走。

  进门之前桃姐就跟我说,今天这个男人癖好特殊,让我掂量着玩。玩得high了,自是上瘾非常。玩不习惯,直接喊卡就是。

  那之前我略有忐忑地查了查小论坛,心里多少有点谱。

  按说颜值高,技术好都是其次。关键是一个好的S(性施虐者),不仅能在互动过程调带出伴侣的节奏感,更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王者贵气,让人身心皆俯。

  只是对于从未玩过SM的我来说,新奇与期待之余,自是夹杂几分将信将疑的不屑。

  “说个安全词吧。”苏璟从床上坐起来,微微侧身,似给我让出一块空间,可以轻车熟路地跪上床。

  我愣了一下,旋即想起桃姐教过我几个入门知识。

  安全词是作为被调教一方的M,在不能接受更刺激的体验之前,随时喊停的暗语。

  一般来说,S方听到M方喊出安全词的时候,无论处在多么兴奋失控的状态下,都要立刻停止。

  “我爱你。”我脱口而出。

  “哦,很特别哦。”苏璟游了游那双深蓝伴浅灰的眸子,赞许的笑容挂在似笑非笑的嘴角边。

  他和几年前一样,笑不笑都像游戏人生。

不说我爱你

  “啪”一声,小小的皮鞭冷不丁落在我的大腿外侧,不疼。但火辣辣的,有点痒。

  我没防备,抬眼迎上苏璟的双眸,那戏谑的温柔瞬间镀染了狼性。比鞭笞来袭还要猝不及防。

  “力道怎么样?”他用修长的食指钩开胸前的衣扣。肩线平滑性感,胸肌波澜壮阔。

  我笑笑,低头轻抚了那道浅浅的红痕。嗤嗤一声:“你就剩这点本事了么?”

  苏璟扬手,噼里啪啦一番节奏,掷地有声。

  鞭梢调皮又任性,吻得云淡风轻,但火热的质感仿佛能穿透每一寸皮层,强迫分泌了我的多巴胺。我终于明白桃姐说的,为什么看似这么扭曲的癖好,一旦点染便会欲罢不能。

  但我岂能服输?

  结束后,我微眯着眼睛。以相对理智的口吻告诉他:“二十七下,我记着呢。”

  苏璟丢下了皮鞭,单手拧住我的腰。

  我知道他接下来要干什么,只是没想到——那种难以自持的体验,会这么快!

  我酸着腰,终于软倒在床中央。

  “我之前打了你多少下,你还记得么?”苏璟在我身上擦拭着手指,那力度有点像在碾事后烟蒂。

  我摇头。

  “那就对了。都说女人c吹过后,大脑一定是断片的。”

  我并靠身体,只剩起起伏伏的胸腹,还在呼吸着欢愉过后的疲惫。

  “还来么?”

  苏璟眯着眼问我。旖旎的灯光下,他炫耀修长有力的手指,就像战士在炫耀一杆挂满荣誉勋章的枪。我大脑一片空白,忘了原则——不说安全词,就不算拒绝。

  于是苏璟二话不说撩起我的双手腕,像从水族箱里捉住一条最高调的鱼。

  啪一声,摔在湿淋淋的案板上。

  他挺直腰身,我难以抑制地压出一声嘤叮。

  我有多久没感受过这样的爱了?

  是苏璟当年抛下我,一声不响地消失以后?

  是我相依为命的弟弟遭遇车祸,走投无路而不得不落入顾冷峰的婚姻圈套时?

  抑或是我的身边出现了形形色色的男人,收钱的不收钱的,给我钱不给我钱的?

  过得太糊涂,就分不清死了还是活了。

  过得太放荡,就搞不清谁嫖了谁了。

  我把眼睛睁得大大的,脑子里却呈现出一片近乎恐惧的空白。

  “感受过窒息体验么?”苏璟立起腰身,在丝毫没有削弱速度的前提下,他腾出了两只手。

  那手又暖又大,敷上我脖颈的一瞬间,我竟滋生了一丝多年不遇的安全感。

  全身的血液随着视觉神经的模糊,一点一点膨胀在大脑皮层下。

  “不行的话,说安全词?”苏璟提醒我。

  我咬咬唇,不。

  身体越收越紧,我的灵魂我的意识,皆已玩弄在苏璟的股掌之中。

  “说!”他命令我。

  我继续摇头,嘴角扭曲了一丝嘲讽的微笑。

  我就那样看着苏璟,用一次又一次的颤抖回应着倔强。我告诉他,我玩得过他。

  选定这个安全词的时候,我就没想过要以说出‘我爱你’的代价,来寻求解脱。

  苏璟凝重这脸色,终于放开我。

  一股新鲜的空气猛然灌入口鼻,我只觉得全身的肌肉像死过一次一样放松。“我以为你今天是来找刺激的,没想到你是来找死的。”

  苏璟起身,给我倒了一大杯凉茶过来。

  我在他的搀扶下直起身,然后像个疯子一样大口大口地灌下。

  我知道自己一定是脱水很严重。

  “我去洗澡,你自己休息下吧。”

  “一起?”我眯眼冲他笑。

  “不必了吧。灵魂可以一起堕落,洗礼是个自我忏悔的过程。”苏璟瞄了我一眼,抬脚进浴室。

  “你觉得性爱是一种堕落的原罪?”我愤愤不平。

  “是你堕落。我还没到站。”

  我:“!!!”

  一个枕头丢过去,我脱力地瘫倒下去。仰望天花板上淫糜的大圆镜,身下地图一样扩散领域的水渍简直要把我整个人吞噬进去了。

  隔壁淋浴间里花洒声声,苏璟进去的时间比我想得要长很多。

  我猜想,他是不是进去要干完未竟的革命事业呢?

  我回忆起第一次跟苏璟发生临界行为是在大二那年。

  就图书馆后面的那片草丛,有青蛙和蚊子的原生态环境下,做点什么让上帝叹息的事儿都不枉青春一场。

带你离开地狱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苏璟的身体,有少年膨胀而自信的张弛,也有暗含几许无奈的分秒争鸣。

  我还没等反应过来,他就结束了。当然事后迟迟不见原形毕露的他,夸口说自己可以再战三百回合的。然而事实是,他被野蚊子叮肿了。

  为这件事,我笑了他一个学期。

  他回馈给我本世纪最冷的笑话是——应该让蚊子也来叮叮你的胸。

  彼时,他是校园风云盛头的混血王子,多少姑娘趋之若鹜。

  只有我才知道,他也只是个被蚊子叮了丁丁后,不晓得要不要擦风油精的接地气傻逼。

  如果,他最后离开我的方式没有那么偶像剧。风一样地消失,连片卫生纸都卷走不剩。

  所以我想,王子终究是王子。挥着皮鞭对我驾驭凌辱的样子,反而更贴近于当年的情怀和幻想。

  只不过,他也许还是他,我却早已不是我——

  我只是个被低级婚姻拖垮了精气神的,性冷淡怨妇。

  哦不,不是性冷淡。

  我抓起提包里的手机,犹豫几分,拨通一个号码。

  “刘医生么?”

  “是……你是许流年?”对方的声音又惊又讶,“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都三个月没来续疗程了。你最近怎么样?状况好些了么?”

  “刘医生,我以后都不会再去做治疗了。”我深吸一口气,瞄了眼苏璟放在床头的烟,不客气地挑了一根点上。

  “你现在,不会再控制不住自己了?你跟你先生的感情是不是有好转了?”

  我微微一笑:“不,因为我觉得这样的心理治疗没有意义。我是骗你的,所有的症状表现都是骗你的,而你得出的结论也是大错特错的。

  我不是性冷淡,我是性瘾症。”

  啪叽一声我挂了电话,直接拉黑了刘医生的电话。我于半年多前上门做的咨询,因为我发现我连自慰都难以达到高潮了。

  “你不是性瘾症,你只是得了‘喜欢跟我做爱’的病。”苏璟出来了,穿上衣服再看他,我反而有点不习惯。

  虽然清灰色的长裤妥帖地衬托出笔挺的双腿,但上身只着一件开襟白衫,诱惑度开到胸膛的第三颗纽扣。

  黑发点滴着尚未风干的水珠。薄薄的棉布,透了若隐若现的肌理。

  我觉得他这个样子,比刚才更骚。

  “你处理完了?”我微微颔首,目光盯在某处,我们心照不宣。

  “嗯。”

  “比用我舒服?”我戏弄他。

  “呵呵。”他的笑容痞里痞气,然后故作姿态地挑起我的外衣,“穿上吧,一直这么光着,我总觉得我在跟雕像说话。”

  我狠狠盯了他一眼,软着手脚坚持穿衣。

  “孩子多大了?”许是我的动作笨手笨脚太缓慢,苏璟点了一支烟,随口问我。

  “没有。”我摇头。

  “那还好,我本以为你的孩子都会买手纸了,我的孩子还在手纸上,这差距太大。”

  他的话里,除了戏谑还有更重要的信息。

  “你还单身?”我拉上连衣裙,眉头轻轻一挑:“我还以为你当年不声不响地消失,是到某个石油大国迎娶公主,有皇位要传呢!”

  跪起立在柔软的大床上,我将身子背过去。然后单手撩起妩媚的长发。樱红的唇冲他努了努。

  苏璟愣在原地不动。

  我回眼瞄他:“拉上。”

  “你可是舞蹈演员,柔韧性不会这么不好吧?”

  “很久没跳了......”我咬了下唇,目光渐渐聚焦。自我与顾冷峰结婚以后,便退出了事业圈。

  苏璟只笑笑,没再说什么。他伸出大手压住我的脖颈,另一只,摸住了连衣裙的拉锁。

  哗啦一声,他无可避免的碰触我敏感的背肌。那手虽然好看,但触感粗糙,冰冷。形容其为入殓师的手都不为过。

  “流年,你变了好多。”苏璟突然这么说,目光顿挫了深邃,星眸仿佛遥远天际里投射的光芒。

  我的肩膀抖了抖,回手,就是一个耳光。

  “你还在怪我当年不辞而别?”苏璟舔了下嘴角,腥咸的气息让他皱了眉。

  我用的力量有点大了,指甲刮破了他薄情薄意的唇。

  “你想多了。我不爱你,不恨你,不记得你。我有家庭有老公有爱有自由,我过得非常好!”

  我像一只突然被剥了皮的白兔子,回过头,不再去看自己心灵深处仿佛被玷污过的伤口,“所以,桃姐只说给我找个新鲜的,又没说非得让我做M。我打你一下,过过女王的瘾而已。走了,不见!”

  咬咬牙,我翻起身推门而去。

  曾几何时,我以为最好的结果就是——苏璟可能是死了。

  这样,也许我就不用纠结这整整三年的因果。

  三年前,我大学刚刚毕业。一场车祸几乎夺走了我相依为命的弟弟。可就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相恋四年的男友苏璟突然不辞而别。一个月后,他发了一条短信给我,说分手。至此再无任何解释缘由。

你与世人皆凉薄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你与世人皆凉薄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你与世人皆凉薄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9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