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历尽千帆归来是你全文免费阅读主角盛碧佳季云宁

历尽千帆归来是你全文免费阅读主角盛碧佳季云宁

2019-07-10 17:27:57来源:WXB

历尽千帆归来是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历尽千帆归来是你的作者樊家七爷,最新章节目录解读。历尽千帆归来是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五年相恋,他以为遇见了天使,谁知一朝成了他的恶魔。一无所有之际,他只身离开,五年过去,他强行而归,从此地狱游走,受尽折磨。她想逃,却被他掐住一切逃无可逃。爱到荼靡,彼此绝望。最后的最后,一切结束,他送她到机场,无声泪流。“别忘了我们的誓言。”此生相爱,来世相寻,三生不悔。

历尽千帆归来是你全文免费阅读主角盛碧佳季云宁

历尽千帆归来是你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遇见前夫

  盛碧佳想转头就走,可哥哥在这,她不能那么做。

  乔雨华已经拉着她坐下来,她先打过招呼,盛碧佳才缓缓开口,“哥,韩、韩先生。”

  “你们怎么在这?”盛东一问,眼睛一直看着妹妹。

  “这问题应该是我们问吧,你们两个什么时候这么好了?”乔雨华笑说。

  “我们两个有事情要谈,也好久没见了,正好有时间便出来坐坐。”

  盛碧佳看着他们,有什么东西从眸中闪过,她捏了捏手指,“哥,有些事情,我希望你心中有数。”

  季云宁已经用过他们很多次来威胁她了。

  盛东一蹙眉。

  韩奕彬温雅一笑:“佳佳,你要喝点什么?”

  “随便。”

  乔雨华道:“我可不能随便,服务员,把你们的菜单拿来。”

  她挑着,韩奕彬突然伸手要拉住盛碧佳的手,盛碧佳反应极快的躲过,空气中,那只孤零零的手,特别的尴尬和心酸。

  男人苦涩问:“佳佳,你对我当真要如此绝情?”

  盛碧佳无奈,“奕彬,我们已经离婚了。昨天我也跟你说的很清楚,我配不上你,也不想再连累你。”

  “可你哥说他对你并不好,他要是真的喜欢你,怎么会让……”

  “够了。他喜不喜欢我不重要,重点是我爱他。”盛碧佳面色平静,“奕彬,以你的条件,何必要执着呢。”

  “我不信你会不恨季云宁,”盛东一道,眸光如同两道尖锐的光,“你是我妹妹,我从小看着你长大,你什么样的心性我清楚。”

  盛碧佳索性不说话。她看向窗外楼底,却隐约意外看见了一辆熟悉的车子。

  那似乎是……季云宁的车!

在哪轮不到你说了算!

  她一惊,心都慌乱了起来,转而想起季云宁这时候应该在公司,这想必是某个专门跟踪她的人。

  盛碧佳意料到不好,仓皇站起来,“对不起,我突然想起来今天下午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三人一愣,乔雨华在后面不停的叫她,她假装听不见,落荒而逃。

  开车回去的路上,盛碧佳速度特别的快,她只希望,季云宁能不知道她又碰到了谁。

  匆忙回到家,看到家中没人回来,她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那下面的车,可能是她看错了。

  她进浴室洗了个澡换了衣服,打开电视机进厨房做晚餐,奈何冰箱中只剩下了几个生鸡蛋。她这才想起来,下午本来要去买食材的。

  简单煎了鸡蛋,她边吃边看。调到娱乐新闻的时候,也正巧,电视机上正在播放着季云宁那张棱角分明的脸。

  他身边站着的,正是他的未婚妻,尧兴股份有限公司的副总,他将来会明媒正娶的女人。

  她深深的看着他们,两人站在一起真的很般配,家世相当,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似乎,她和他,曾经也有过这样的圆满和幸福。

  这是尧兴和宁瑾新合作的发布会现场,媒体关注的点自然不会只是商业,很快就有人问开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和什么时候结婚。

  季云宁对粱咏媚真的很好,眉宇之间尽是藏不住的宠溺和深情。

  盛碧佳只觉得刺目。

  没一会儿,竟有人在这种场合下提起了她的名字,她一惊,上面粱咏媚的脸瞬间变了。季云宁则很平静,他一贯的翩翩有礼,温和从容中带着高高在上。

  他说,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单纯,以前他曾经公开回答过他们的关系。

  盛碧佳自嘲讥笑,是啊,一年前,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他曾经当着媒体的面,说她是心甘情愿做他的情妇。

  从此,口水横行,万千辱骂。

  “你在看什么?”

  盛碧佳浑身一震,美眸睁大惊讶的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房内的男人。他,他什么来的?

  她转头快速扫了一眼电视屏幕,果然,右上角的位置上写着重播二字。

  季云宁慵懒的笑着,坐到她身边,手臂摊开放着,随性中带着抹张扬和凌厉。盛碧佳早就学会了要如何伺候他,先帮他换下鞋子,接着半蹲在他面前给他脱下西装外套和解开领带。

  因为她的姿势,原本就不太高的睡衣领口更是露出来一大片白皙诱人的肌肤,饱满的双峰因为呼吸微微起伏。季云宁看着她的眼睛,黑眸深处一片暗潮涌动。

  盛碧佳也就刚刚弄好,他倏然用力扯住她的腰,将她霸道的拽入怀中。

  炙热的吻就那么不管不顾的落在她的唇上,一连往下,直至快到胸口,盛碧佳才下意识的将她推开。

  自心底发出的抗拒,让男人危险蹙眉。

  两人相对无言,盛碧佳最怕这样的沉默。

  半晌,季云宁倏而笑着看向电视机,戏虐道:“你这是在看我和媚儿的镜头?怎么,刚刚那表情,吃醋了?”

  “没有,”盛碧佳淡淡说,心里的情绪隐藏的特别好,“我哪有那个身份,再说你们迟早是要结婚的。”

  季云宁捏住她的下颚,额头贴上她的,“你很希望我们结婚?”

  她心中苦涩,垂了垂眸,“无所谓。”

  反正对她来说,无论他已婚未婚,她只能是情妇。

  “呵,”季云宁放开她,冷笑,“是该无所谓,你还真是有自知之明。哦对了忘记告诉你,再过几个月就是你父亲入狱两年的日子,想不想去看看他,嗯?“

  盛碧佳身子突然抖了起来,她防备的看着他:“你又要做什么?”

  “我还能做什么,亲爱的,你最近这么乖,我疼你爱你还来不及。”

  他的声音明明那么温柔,却让女子惶恐难安,她紧握住他的双手,“我知道你恨我,我求求你,折磨我一个人就够了。只要你高兴,到时候你想怎么玩我都随你。”

  季云宁勾起唇角,笑的好似一个孩子,下一秒,他就粗鲁的将她压到身下,如同清醒的猛兽。

  “你说,你妈这些年见我如此公开你的身份,会是什么感觉?”

  盛碧佳咬唇,“我心甘情愿的,当了婊子,就不会去立牌坊。”

  季云宁动作一滞,黑沉的眸如同结了冰。他想起一年前他们刚在一起时她的模样,现在……

  他蓦地吻住她的唇,双手利落的解开她的衣服。这具身体,他早已习惯。

  唇角讥讽的笑容不减,“很好,我就是要让你记得,你不过就是一个婊子。”

  既然她不要爱情,那就彼此折磨到死!

  “别,别在沙发上好不好?”盛碧佳喘息着卑微请求,她怕,她怕一会儿他身边的人突然进来看见这不堪的一幕。

  以前不是没有过。

  季云宁却铁了心要在这,“在哪里还轮不到你说了算!”

你再也不配生下我的孩子!

  身上的束缚全部被解开,盛碧佳再次认命般的闭上眼睛。身体惩罚,她虽然战栗,却已经无可奈何。

  然而,等了很久,那种熟悉的胀痛都没有传来。

  她睁开眼睛。

  季云宁额头上都是隐忍的汗珠,他却生生站起来,随手拿过衣服披上,将她横抱起来。

  “你说的对,我们还是上去做,这里没有避孕套,我可不想再让你这样的女人怀上我的孩子!”

  盛碧佳如同被人狠狠扇了两巴掌,过去的记忆又浮现上来。他们之间的孩子……

  她倏而也笑了,“季先生,我今天整理房间时特意看过,确实已经没有了。既然您不想让我怀上您的孩子,那就请您放过我。”

  季云宁眉目如刀,进了房间,他将她扔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怎么,不想给我生孩子?”

  盛碧佳转开目光,“我想不想生,你应该最清楚。”

  这句话,勾起了他心中最深的痛。是啊,她曾经悄无声息的打掉了他的孩子,害他一无所有,最后还那般决绝。

  他早就看清楚她的真实面目了不是吗,为什么在刚刚那一瞬间却还希望听到她说她愿意?

  季云宁沉了脸,大手掐住她纤细的脖子,那么狠烈,那么愤怒。盛碧佳却依旧笑着,“季先生,你何必呢?”

  男人的眼角都因为极端的隐忍在抽搐,有那么几秒钟,他是真的很想掐死她。

  可……

  不管怎样,终归是舍不得。

  他一拳狠狠的砸在枕头上,盛碧佳的额头边。她整个人都一抖,却不怕死的继续笑,季云宁失了控,抬手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

  清脆的声音,将两人都打懵了。

  盛碧佳不可思议的看着他,直到眼角流下了泪水,她闭上眼睛。

  而男人的手,也在微微的颤抖。

  季云宁胸前都在剧烈起伏,他再也顾不得什么,强迫她和他融合在一起。

  身体的逼迫,原始的欲望,成了发泄的渠道。

  盛碧佳被折腾惨了,季云宁对她从来就没有温柔过,尤其怒火攻心的时候更像是要将她生吞下肚。她体力不支的睡过去,却半夜被噩梦惊醒,开始失眠。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是人心中最脆弱和最痛的时刻。回忆自然而然的涌上来,甜蜜的,幸福的,却都成了一把让人苦不堪言的刀。

  她想逃离开这个房间,想逃离他的身边,可她不敢。

  “佳佳,佳佳……”

  “盛碧佳,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季云宁呓语不停,盛碧佳先确定他没有醒来,转而痴痴的看着他,苦涩自知。

  这不是第一次了,她知道,他恨她,却终究还爱着。

  若非如此,以他的手段,她和她的家人,会死无全尸。

  盛碧佳缓缓支起身子,轻轻的,吻上了男人的唇。

  大概这世上真的有一种爱,叫爱恨两难、进退维谷。

  ……

  清晨,她是被人给叫醒的。一睁开迷糊的眼睛,就看见季云宁那张森冷的脸。

  他一句话都没说,只交给她一粒药,床头柜上放着一杯水。盛碧佳连看都不用看,就知道这是什么。

  事后紧急避孕药。

  她勾唇,也什么都没问,利落的吃下。

  男人的眼睛微微眯了眯,转身扬长而去。

  盛碧佳很平静的起床,很平静的进浴室洗澡。所有发生的一切,她都学会坦然接受。

  然而,季云宁刚离开不久,她的手机铃声就又响了。

  约她见面的,正是他的未婚妻,粱咏媚。

  她敛眸笑了,正室找小三,天经地义不是吗?

你有什么资格留在他身边?

  日本料理店。

  盛碧佳见到粱咏媚的第一眼,就是觉得她真人比电视上更加美丽不凡,珠光宝气。

  这让她深深的感觉到了,什么叫云泥之差。

  她微微点头,礼貌又优雅:“您好,梁小姐。”

  粱咏媚上下打量她一眼,淡淡说:“你好,还有我不介意你叫我季太太。”

  盛碧佳笑容如风,从善如流:“季太太。”

  粱咏媚眸色一深,无声冷哼,她道:“盛小姐,坐吧。这快两年来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和你谈一谈,可惜都不得空,今日一见,你还真是与我想象中的一般无二。”

  盛碧佳自然听出她话中的意思,她浅笑:“我想,我浑身上下都有一种被包养女人的奴性吧?”

  “那倒不是,”粱咏媚边说边叫侍者,“你很美艳。”

  她垂眸,“您也很美。”

  粱咏媚点好午餐,将其中一份菜单递给她,盛碧佳手都没伸,“我要份和季太太一样的。”

  侍者一愣,目光似是认出了她们,在她们身上转了好几圈才离开。

  粱咏媚唇边的笑容收敛起来,冷冷的看着她。

  她不说话,盛碧佳自然也不主动。

  这个时间正好饭点,幸好这家是高档料理店,人并不算多,但来的都是名流豪门。四周很多人都在看她们,悄悄议论,无声鄙视。

  盛碧佳索性当自己是聋子和瞎子。

  等到料理都上齐,粱咏媚才边吃边问:“听说盛小姐和云宁认识很多年了。”

  她点头,“是,在季家败落之前,我和他谈了五年的恋爱。”

  粱咏媚冷笑,好一个不动声色的下马威。

  “这个我知道,云宁早就告诉我了,你还怀过他的孩子是不是?”

  盛碧佳手指一紧,“的确。”

  粱咏媚轻笑:“这些年我和云宁之间没有秘密,我知道他回来就接着找上你的原因,所以也不在乎,你也应该有数,你对我造不成任何威胁。”

  “那是自然,”盛碧佳面不改色,“那季太太今天找我做什么?”

  若真的不在意,何须亲自来演戏。

  粱咏媚表情一变,接着又挂上笑容。她从包中拿出手机,摆弄了一会儿递给她。

  盛碧佳接过,低眸一看,相册中全部都是他们两人在一起的画面。

  有很多地方,还是她再熟悉不过的。

  甚至,还有床照。粱咏媚靠在季云宁的怀中,闭着眼睛似是睡的香甜,拿着手机拍照的,是季云宁。

  她的心,狠狠一抽。

  她很想讥笑,却不能笑出来。原来,他曾经专属于她的温柔,真的早就给了别的女人。

  呵,也是她不配。

  “季先生和您真是般配啊,我昨晚才看见你们在新闻发布会的视频,果然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粱咏媚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突然将手中的餐具放下。

  “你们两家的事情,我了解的并不多。可我知道云宁的父亲心脏病猝死,母亲喝药自杀,而他正处于落魄之际,身为未婚妻的你改嫁旁人,还流掉了你们之间的孩子,他万念俱灰被你们逼到绝路才到了美国。盛碧佳,我就想问你一句话,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留在他身边?”

爱恨两难

  她的话已经毫不客气了。

  “你想过没有,你和其他人恩恩爱爱的时候,他在美国的街头上孤身一人无家可归;你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时候,他步履蹒跚在异国他乡狼狈要饭;你享受盛大小姐这个身份带给你的尊荣和优越时,他却要牢牢铭记着家族的仇恨和爱人的背叛。云宁那么骄傲,你知道他都是怎么熬过来吗,你就是这么爱他的?现在还死皮赖脸的留下!”

  盛碧佳抿唇,拳头在桌子底下攥的死紧。明明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再说起来却依旧痛彻心扉、历久常新。

  这是她今生最大的错误,仅此一步,天堂便成了地狱。

  粱咏媚看着她终于破裂的表情,勾唇笑了。这些过往,其实并非季云宁所说,全部都是她让人去查的。

  也因为此,她心中很清楚,云宁爱她,即使仇恨入了骨,他也要留盛碧佳在身边。

  那么,她呢?

  盛碧佳阖了阖眼睛,千般情绪皆在一瞬间被压下。她站起来,高贵优雅,不卑不亢。

  “梁小姐,您放心,季太太这个位置我没有任何兴趣。只要季先生点头让我离开,我保证,我会以最快的速度,彻底从你们的世界消失。”

  粱咏媚眯起眼睛。

  “抱歉,我还有事要先走了,”盛碧佳道,笑靥如花,“感谢季太太款待。”

  她说完就走,到门口时,就听见身后传来瓷器碎裂的声音。

  进了电梯,她疲倦的靠在里面。

  她的世界,早就没了阳光。

  回家的路中,盛碧佳屏蔽了外界的声音,脑子中一直不停回响粱咏媚的那些话。温热的泪水,渐渐从眼眶滑下,流了一脸。

  好不容易到家,她再也绷不住,趴在方向盘上哭的撕心裂肺,声声抽泣说着对不起。

  时间和命运,是最残忍的存在。

  只可惜,哪怕痛的千刀万剐,她也放不下他。

  世上温柔男子那般的多,可若再爱一个人,却只能死去。

  盛碧佳整理好情绪,这才进了别墅。

  没想到,门刚一打开,她就正直对上了季云宁那张冷冽的脸。

  她下意识的向后一退,脸上全是惊慌。

  季云宁沉了眸。

  男人伸手抚摸上她的脸,摩擦着那细腻的肌肤,最后,停在了她微红的眼眶上。

  他的心,猛地一滞。

  “去哪了?”季云宁问,温柔中带着压抑。

  “身体有些不舒服,出去随便走了走。”盛碧佳嘴巴比理智更快已经脱口撒了谎。

  季云宁黑漆的眸看着她,突然笑了:“佳佳,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竟然敢骗我?”

  “我,我没有。”盛碧佳反驳,抬起头来直直的看着他。以往的经验告诉她,心虚更会引起他的怀疑。

  季云宁笑容越发森冷,一把将她推到墙上,高大的身子桎梏住她,唇像是惩罚一样,狠狠的咬在她的红唇上。

  唇齿相依间,立马有了鲜血的味道。

  “你没有?你再说没有!盛碧佳,这些年你骗我的还少吗?!”

历尽千帆归来是你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历尽千帆归来是你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历尽千帆归来是你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7024501号-2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