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地球最后的修仙者》小说在线阅读-(陈玄)小说完整版

《地球最后的修仙者》小说在线阅读-(陈玄)小说完整版

2019-07-09 06:55:35来源:WXB

《地球最后的修仙者》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这里有!小说《地球最后的修仙者》主角是陈玄,地球最后的修仙者主要讲述:天地异变,灵气复苏。全民修行时代来临,人类打破寿命的限制,深层探索宇宙的奥秘。那九天之上,到底是否有神。等待着人类的究竟又是什么?洒落神光的宇宙为何破碎,那暗黑冰冷的地底是否真有幽冥?修行,到底能不能凌驾九天成神?登九天,下幽冥,屠神证道。

《地球最后的修仙者》小说在线阅读-(陈玄)小说完整版

地球最后的修仙者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新来的会计

  周大勇放下手里的文件,连调戏镇上新来的会计小妹心思都没有了。

  昨天他可是亲眼见到陈玄沉下龙王潭的,怎么可能还活着呢?

  就在周大勇准备出门打听的时候,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敲响。

  “谁啊,门没锁,自己进来。”

  本来就没个好心情,说话自然也就有点火气。

  陈玄推开周大勇办公室的门,笑着一张脸走了进去。

  “陈玄,你……”周大勇吓了一跳。

  要不是看陈玄身后跟着会计李雪莲,早吓得从椅子上滚下来了。

  “周书记,他非要进来,我拦不住。”李雪莲一脸为难的说道。

  “咳咳!”周大勇可以咳嗽了两声,认真打量了下陈玄。

  他也不信这光天化日之下真的还闹鬼了不成。

  看样子陈玄昨天是吓唬他的,根本就没有溺死。明白过来的周书记心里也放松了下来。

  不过昨天他跟马桂香的事情,陈玄是撞见了。

  要是陈玄出去乱说,侯大头还不得给他拼命。

  “周书记,好久不见啊,怎么脸色看起来那么差啊。”陈玄笑嘻嘻的说道,一副跟周书记很熟的模样。

  他也不客气,一屁股就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还吩咐道李雪莲。

  “去给我倒杯水,要用你们书记最好的茶叶哦。”

  李雪莲看了看周大勇,等到周大勇点头,这才出去泡茶。

  看着李雪莲的俏臀,陈玄忍不住心里幻想了一阵。

  李雪莲年龄不大,但发育的相当不错,衣服下面的一对饱满那可是跟熟透的木瓜似得,呼之欲出。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起来楚楚可怜,特别是那粉红色的小嘴,看着就像上去亲一口。

  李雪莲出去后,周书记立马站了起来,态度也变得极其恶劣起来。

  “陈玄,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知道我的背景……”

  “周书记,看把你紧张的,咱们无冤无仇的,你那么凶干嘛。我是来找你谈公事的。”陈玄打断了周大勇过的话。

  “公事?你小子想干什么?”周大勇皱眉问道。

  陈玄把自己想种药材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周大勇听着笑了起来。

  心里不禁在想,陈玄有求于他,只要给他足够的好处,他跟马桂香的事情就能圆过去了。

  “项目款的事情有点难办,你也知道,你们村的王雪依已经申请了大棚蔬菜的项目。”

  陈玄一听这话,自然知道周大勇的言外之意,不由得继续说道。

  “周书记,您在咱们镇子上可是手眼通天的人物,这点小事,肯定难不住你吧?你只要把我的事情办妥,之前的事情呢,我就当做没看见。”

  “混账东西,你敢威胁我?”

  “书记,你们的茶来了。”

  这时,李雪莲端着两个茶杯从门外走了进来。

  一杯给了周大勇,这才端着过来给陈玄。

  陈玄在接茶杯的时候顺手摸了一把李雪莲的手,滑滑的,一摸就知道是城里的女人。

  李雪莲恨了陈玄一眼,随后出门把门给关上了。

  “陈玄,你的事情我会往县上报,过不过那是上面的意思,你最好别乱说话,否则后果你知道。”

  “得了我的大书记,我可没想跟您过不去,放心吧,只要项目申请下来,我安心种我的草药,你还是当你的书记。”

  说完,陈玄把杯子里的茶一口喝了下去,味道是不错。

  周大勇一阵肉疼,这可是他招待重要客人的金骏眉,几百块钱一包呢,哪有当开水喝的。

  临走的时候,陈玄又折回来说道。

  “周书记,你这茶不错啊,是啥牌子的?”

  周大勇脸一黑,近乎用咆哮的声音吼道。

  “小李,送一盒给他。”

  “谢谢您勒。”

  陈玄高高兴兴的跟着李雪莲去拿了一盒茶叶。

  “你胆子真大,竟然敢跟周书记要东西。”李雪莲笑着道。

  “其实吧,我跟周书记很熟的。”

  “鬼才信你,你就是个无赖,书记怕你而已。”李雪莲朝着陈玄吐了吐舌头。

  陈玄也没理会,把茶叶揣在兜里准备回家。

  周大勇是聪明人,他肯定会把这事办好。

  陈玄心里不禁想到马上就能得到一大笔项目款了,心里美滋滋的。

  到时候拿到钱,再去购买药材幼苗跟种子,要是做起来了,狠狠的打一下王雪依的脸。

  那个高傲的女人,欺负了他十多年了,也该“报仇”了。

  陈玄在想,要是赢了王雪依,让她做什么好呢?

  亲她一口?还是让她亲自己一口呢?

  陈玄眼睛一亮,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哼!你不是说我偷看你洗澡么,等你输了,我就让你洗澡,我光明正大的看。”

  陈玄哼着小呀嘛小二郎一边朝着回家的路回去,走到山林小路的时候。

  陈玄感觉有些不对劲,好像背后来的几辆摩托车有点问题。

  车速非常快,眨眼就到了他身边,一辆摩托车与他擦身而过,并没有什么异常。

  “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陈玄自语刚完,前面的那辆摩托车突然掉头回来了,只见车上的一个男人手里多出了一根钢棍子。

  “不好。”陈玄转身想跑,后面还有三辆摩托车,上面的男人都拿着铁棍子。

  “砰!”的一声,一根棍子砸在陈玄的头上。

  陈玄当时就感觉头晕目眩,见陈玄倒在地上。

  四个男人停下车,快速的从上面跑了下来,握着棍子超陈玄跑来。

  陈玄甩了甩昏昏沉沉的脑袋,眼看四个男人越来越近。

  前面又是一处悬崖,陈玄来不及思考了,留下来肯定会被打死,这个时间根本就没人路过这里。

  “去尼玛的,老子要是还能活着,回来要你们的狗命。”

  陈玄一个飞跃直接跳了下去。

  四个男人取下头盔,露出一张张凶神恶煞的脸。

  “大哥,这算完事了吧?”

  “这崖高着呢,掉下去肯定死了,回去交任务吧。”

  四个男人对视了一眼,然后骑着摩托车快速的离开现场。

  陈玄运气好,挂在了一棵树上,但掉下来的时候跟石头撞击了好几次。

  他现在全身是伤,头破血流。

  肋骨都断了好几根,如果没人发现他。

  也难逃一死。

张翠芬的安慰

  这四个混混他认识一个,是镇上的老流子胡德开,当初砍伤过人,在牢里待过几年。

  放出来也没几年,在镇上开了个麻将馆,里屋摆着一些赌博机器,赚些黑心钱。

  他没得罪过胡德开,这几人明显是受人指使来的。

  除了周书记,那还有谁。

  “死王八蛋,老子要是不死,一定要你的狗命。”陈玄龇牙咧嘴的说道。

  张口就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他现在手脚都使不上力气,身上一阵一阵的剧痛,也喊不出话来。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陈玄感觉昏昏欲睡,似乎心跳都变慢了许多。

  “我不能死,我的人生才刚开始,怎么可以死呢。”

  陈玄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从树枝上挣脱下来,可是却没有一点用处。

  也就在此时,他突然感觉胸口一热,一股很强大的暖流在他的全身运转。

  他的断骨在慢慢的修复,他所受的伤也开始止血。

  “这是……”

  陈玄低头一看,吓了一大跳,他竟然能够看到自己的五脏六腑了。

  他体内的那颗冰蓝色的珠子散发出一道道蓝色气体,正在治愈他的伤。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陈玄震惊的看着自己的伤慢慢愈合。

  可以想象,一个正常的人看到这一切,会是多么的可怕。

  陈玄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反而不觉得害怕的,而是一种欣喜。

  这珠子赋予不仅赋予他识别药材以及看病的能力,还能自愈身体的伤口。

  那以后,再看到那四个家伙,直接上去干不就得了吗?

  “哈哈哈……老子发达了。周大勇,胡德开,你们给老子等着。”

  陈玄双拳一握,一股强大的力量出现在手臂,他握住卡住他的树枝,“咔嚓”一声就断掉了。

  “这力量?”陈玄看着自己的身体,明显比之前壮硕了不少。

  而且他能很清楚的感觉到体内有一股强大的力量,现在一拳下去,别说胡德开,就是一头牛也扛不住。

  陈玄欣喜若狂,没几下就爬上了山崖,跟一阵风似得跑回了村里。

  好在这会儿天色已晚,没人看到陈玄的样子,不然会吓昏死过去。

  陈玄直接回了家,刚一开门,砰的一下就撞在一个人的身上。

  “怎么觉得这软绵绵的感觉还有香味有点熟悉呢?”陈玄在心里嘀咕了一句,立马想到了白天撞到张翠芬的怀里。

  不就是这种感觉吗?

  “臭小子,你干什么呢,怎么每次都往我怀里撞。”张翠芬捂住胸,一副吃痛的模样。

  “翠芬姐,不好意思啊,你怎么跑我家里来了?”

  陈玄急忙认错,鬼知道张翠芬半夜在他家里。

  这黑灯瞎火的,谁看得见啊。

  “你还好意思说,等你一整个下午呢,人影子都不见着,你跑哪里去了?”

  张翠芬在陈玄的治疗下,腹部的疼痛减轻了不少,为了感谢陈玄,特地来他家里。

  谁知道陈玄不在家,张翠芬见陈玄家里乱糟糟的,女人的本性使然,帮陈玄收拾了一下午的屋子。

  还炖了一锅老母鸡汤等着陈玄回来。

  “我去镇上办点事。”陈玄说着,也按开了家里的灯。

  张翠芬看清楚陈玄的时候,吓得直接坐在了地上。

  “你……陈玄,你出去干什么了?”

  陈玄楞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全身都是血,而且还没干,散发出一阵阵的腥味。

  “我……啊,那啥,我去邻村给张麻子家杀了头猪,那猪倔的很,七八个男人都按不住呢,溅了我一身血。”陈玄解释道。

  张翠芬从地上爬起来,心里还是有些害怕,毕竟她只是一个女人。

  陈玄话锋一转,问道,“翠芬姐,啥这么香啊。”

  “给你炖的老母鸡,都快六个小时了,肉都炖烂了。”张翠芬娇嗔了一眼陈玄。

  “嘿嘿!翠芬姐真是贤惠,谁娶了你一定享福,我先去洗个澡,出来再吃。”

  陈玄急急忙忙的跑去房间拿了件衣服出来。

  不过问题来了,他刚回来不久,屋子里根本就没有独-立的浴室。

  平日里,陈玄都穿个大裤衩子站在院子里面洗。

  不过这会儿张翠芬在,陈玄怎么好意思穿个大裤衩子在院子里洗呢?

  “翠芬姐,那啥,你一会儿就在屋子里,别出来啊。”陈玄脸红着说道。

  张翠芬瞬间明白了过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个臭小子,你还怕姐姐吃了你不成。”

  陈玄尴尬的挠了挠头,话在心里没说出口。

  他还真怕张翠芬把他给吃了,毕竟空虚了那么久的女人。

  又是如狼似虎的年龄。

  陈玄脱掉衣服裤子,用水勺子往身上淋水,脑海里却莫名其妙的出现给张翠芬治病的画面。

  那弹性十足的饱满,还有那细腰,特别是那让陈玄很好奇的地方。

  没有一丝毛发,传说中的白虎。

  “呼呼……”陈玄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起来。

  毕竟是个正常的男人,遇到张翠芬这种万里少见的女人,难免会产生十分邪恶的思想。

  “不知道跟翠芬姐……是什么感觉。”

  陈玄狠狠的甩了自己一巴掌。

  “我怎么可以这么下流呢。”

  就在陈玄极力平复自己内心的时候,门口突然出现张翠芬的身影。

  她就站在门口,两只小手握在一起,脸上红彤彤的,眼睛中闪着泪光。

  “翠芬姐……你……你……”

  张翠芬没有说话,一步步的走向了陈玄。

  陈玄的身体就像被人施了魔法一样,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一直等到张翠芬走到他的面前,张翠芬伸出手,抚摸着陈玄的胸口。

  那里有一条条的伤疤,还有淤青……

  水灵珠治好了陈玄的内伤,但表面的伤还在,正好被好奇出门看一眼的张翠芬给发现了。

  “臭小子,你这是给张麻子杀猪弄的吗?你给姐说实话,你到底咋的了?”

  张翠芬的眼里含着泪,很是心疼,这么多年了。

  从来没哪个男人敢跟她说话,对她好。自打陈玄回来,她的生活才有了些乐趣。

  慢慢的,张翠芬发现,陈玄好像成了她心目中无可取代的一个人一样。

  像亲人,又胜过亲人。

  “你倒是说话呀。”张翠芬大声道。

  陈玄刚要开口解释,张翠芬却一把将他抱在自己的怀里。

  “傻小子,心疼死姐姐了。”

略略略……

  陈玄一时间有些难以适应……

  胸口顶着那么两-团柔软,哪个男人受得了的。

  这时候张翠芬心倒是很痛,陈玄某个地方很难受。

  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自然不受控制的就有了反应,加上张翠芬紧紧的抱着陈玄。

  张翠芬感觉到两-腿之间好像有个什么碍事的东西。

  “你……”

  虽说那几个男人倒霉,没有碰过她,但也是如狼似虎的年龄,哪能不明白怎么一回事儿。

  她家后院的苦瓜跟茄子可不是白种的那么大根的。

  “臭小子,还不快洗干净点,鸡汤热好了。”

  张翠芬跟个小姑娘似得转身就跑进了屋子,把陈玄晾在院子里一头雾水。

  陈玄摇了摇头,只能叹息:

  女人心,海底针的。

  也不知道他触动了张翠芬的那根神经。

  不过想起刚才张翠芬抱着他的感觉,陈玄不由得闻了闻手上的味道。

  还残留着一丝张翠芬的香味。

  “没想到翠芬姐那么有料。”

  刚才那柔软中还带着结实感,陈玄可以断定,张翠芬的那一对,可不比乡里卖的大木瓜小。

  真要是握在手里……

  陈玄不敢往下想,又舀了一瓢水泼在自己身上。

  洗干净之后,陈玄这才换上一身干净衣服,张翠芬也早已经把鸡汤给陈玄盛好了。

  满满的一碗鸡汤下肚,陈玄还是有些感动的。

  自打陈老头去世之后,还没人对他这般好过。

  陈玄连续喝了三碗,这才打了个饱嗝放下碗筷。

  “翠芬姐炖的鸡汤就是好喝,要是能天天喝到就好了。”陈玄乐呵道。

  “你不怕姐克死你啊。”

  “我命硬着呢,克不死。”

  陈玄大笑起来,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

  “臭小子,你笑什么呢,我跟你说正经的呢,老瞎子都说了,我这辈子命犯白虎星,注定孤独终老。”张翠芬有些难过的说道。

  “得了吧,老瞎子眼睛都瞎了,能知道个啥,我掉悬崖都摔不死,你不就是白虎吗?能克死……”

  陈玄的话戛然而止,张翠芬的脸变的通红,一只手指着陈玄,支支吾吾的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我是……”

  陈玄老脸一红,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但话都出口了,就跟泼出去的水一样,收不回来。

  只能硬着头皮实话道。

  “那啥,那天给你按摩来着,不小心看着了。”

  “你……你个流氓。”

  张翠芬又羞又气,捂着脸就跑出了门。

  陈玄摇头苦笑起来,这也不能怪他啊。

  陈玄收拾好碗筷,躺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门外便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陈玄迷迷糊糊的起了床,光着上半身子就去开门。

  一开门就看到侯大头跟王雪依站在门口。

  王雪依的脸当时就红了,怒骂道。

  “你是猪吗?大白天的不穿衣服?”

  陈玄双手插在腰上,很不客气的回道。

  “王大小姐,请问你见过谁家的猪白天穿衣服了?”

  “你……你……”

  “好了,你俩别争了,还谈不谈事儿了?”侯大头阻止了两人继续斗嘴。

  王雪依拳头都握紧了,再吵下去,估摸着又得动手。

  这两人从小就不对付的事儿,村里人可都知道。

  “大头叔,一大早的找我啥事儿啊?”陈玄疑惑道。

  “周书记让我过来跟你谈谈你种草药的事情呢,天还没亮就打电话过来呢,催了好几个电话了。”

  陈玄冷笑起来,看来昨天的事儿还真是周大勇那个王八蛋干的。

  这么早催侯大头借着种草药的事情来找陈玄,不就是想看看陈玄是不是真的死了。

  这次陈玄猜的没错,昨天晚上胡德开几人连夜去了外省,临走的时候说的很清楚。

  事情办得妥妥的。

  可乡派出所一直没有传来动静,难道没人发现陈玄的尸体?

  周大勇一晚上都没睡踏实,天还没亮,就给侯大头打电话,让他去找陈玄。

  侯大头一想着商量土地分配的事情,也就把王雪依给叫上了。

  “大头叔,进屋来谈吧,我给你烧壶开水。”

  陈玄故意说你,而不是你们,王雪依自然听的懂。

  要不是侯大头拦着,她早就动手了。

  侯大头跟王雪依进了屋子,坐在板凳上,陈玄忙碌了一会儿,泡了两杯茶出来。

  “这可是周书记昨天送我的好茶呢,你俩也品品。”

  “嘿嘿!周书记这人还是不错的。”侯大头嘀咕道。

  陈玄还真想说,周书记人确实不错,都帮你照顾老婆呢。

  这话陈玄还是没说出口,要是侯大头知道他的宝贝老婆被周大勇给那啥了。

  他绝对会去找周大勇拼命,一个村长,怎么斗得过乡委书记。

  弄不好,还得出人命。

  刚品了一口茶,侯大头的手机又响了。

  拿出来一看,果然是周大勇打来的。

  侯大头对着电话“嗯嗯啊啊”了半天,最后才说道。

  “要不你跟小陈谈谈?”

  “那行,我就挂了,你的意思我会传达的。”

  侯大头挂了电话,很兴奋的站了起来。

  “小陈啊,周书记可是对你种草药的事情很上心啊,你的项目款申请下来了,整整十万呢。他还让我转达你,给你提供一些珍贵药材的种子跟幼苗。”

  陈玄嘴角微微上扬,心里自然清楚周大勇为什么会这么做了。

  倒是把家里的周大勇气的把新买的华为手机给扔在了地上。

  “MDZZ,那小子命就那么硬吗?希望你不要乱说话,要不然,下一次我真的会要你的命。”

  陈玄自然能想到周大勇此刻有多么的气愤。

  不过现在的他势单力薄,自然不会跟周大勇对着干。

  他早已经在心里盘算好了。

  他有珠子的帮助,再借助周大勇心虚多要点筹码,到时候等他成长起来。

  所有的账,他会给周大勇算的清清楚楚。

  就在陈玄乐呵的时候,王雪依突然开口道。

  “麻烦你别笑得那么猥-琐,或者进去把衣服穿上。”

  陈玄冷哼一声,“这是我家,我穿不穿衣服关你什么事儿。你这人可是很大方的,不像某些人,不就是看了一眼吗?还非得动手。”

  王雪依牙齿压的“咯咯”作响,侯大头急忙拉住王雪依。

  “大头叔,不要拦我,我今天非揍死这个流氓不可。”

  陈玄吓得跑到门口,做出一副鬼脸,舌头吐的老长。

  “略略略,你来呀,打不着我。”

  “……”

地球最后的修仙者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地球最后的修仙者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地球最后的修仙者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