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2519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刘子光

2519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刘子光

2019-07-07 21:53:44来源:zd

《2519》完整版 (全文在线阅读),主角刘子光,作者骁骑校,2519小说精选:枪林弹雨,刀光剑影依然是我们不朽的英雄梦。。。

2519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刘子光

2519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一季 1-21 开除与升职

把毛孩娘安排好床位之后,方霏又帮着联系了护工,毕竟李建国是男人,不方便照顾,毛孩又小,所以请了个医院家政公司的阿姨,价钱也不贵,一个月六百。

毛孩娘知道之后,吓得从床上跳下来:“不住了,不住了,一个月六百,我的天爷爷,赶上乡下一年的收成了。”

同病房的城里人就露出鄙夷的目光,李建国道:“嫂子,看病要紧,你要是想省钱,就赶紧康复出院,这才是省钱的正路。”

嫂子无奈,只好妥协,两个眼圈红红的:“建国,可辛苦你了。”

“嫂子,我答应过大哥的事情,就绝对会做到,大哥是为了掩护我才牺牲的,我会照顾你们娘俩一辈子的。”李建国掷地有声,嫂子暗自垂泪,毛孩也拿脏袖子抹着眼泪。

一阵悦耳的泉水声响起,方霏摸出了手机按下接听键:“什么,前面来了个重度烧伤病人,好,我马上回去。”

挂了手机,方霏对刘子光道:“我有急事先回急诊了,记住你的话哦,请我吃饭。”

刘子光笑答:“就今晚,不见不散!”

“好,不见不散!”方霏一路笑着走进了电梯。

……

“兄弟,过来说话。”李建国和刘子光一前一后来到靠窗户的走廊上,医院里严禁吸烟,俩个人都没把烟拿出来。

“我听说了,摊子被人砸了,这事儿你放心,给我一星期,绝对给你一个交代。”李建国信誓旦旦,眼中闪烁着愤怒的火焰。

“你不要出手,这事儿谁也别和我争,你主要查出是谁干的就行了。”刘子光狞笑着说。

“行,你等我电话。”

……

医院的事儿完了之后,刘子光让马超开车先带他回志诚花园,狗日的高经理,居然趁自己不在开除了那些和自己走得近的兄弟,这回不揍他个半死才怪。

到了小区门口,刘子光下车,一摔车门:“马超你先回去,有事我再招呼你。”

雅阁怪叫一声,拐个弯跑了,刘子光往大门里走,见门岗果然换了,原来分配在车库的几个四五十岁的老同事顶替了原来的兄弟。

刘子光暗暗皱眉,门岗是个重要位置,必须精兵强将才行,这个高经理真是糊涂了,还有白队长,傻逼一个,为了铲除异己啥也不在乎了。

门岗上两位大叔正是当初送老爸去医院的老张和老王,看见刘子光过来便招呼道:“小刘来了。”

“嗯,张叔,王叔,值班呢。”刘子光客气的答应着,摸出中华来给他们上烟。

值班期间,两人不敢抽烟,都把烟夹在耳朵上,老张神神秘秘的说:“小刘,你爸爸刚才来了,正在经理室和高总说话呢。”

“我爸他来做什么?”刘子光纳闷道。

“你还不知道吗,你也被辞退了,说是有案底了,总公司有规定,这样的人不能要。”

刘子光一听便明白了,怒火中烧,心道你个狗日的高经理胆子不小,欺负到老子头上了,老虎不发威,你真当我是hellokitty啊!

急冲冲走到物业办公楼走廊里,就听见经理室里面父亲谦卑客气的声音:“高总,白队长,这是个误会,我儿子是无罪的,这份工作对我们家真的很重要,请高总你高抬贵手,帮帮忙吧,来,高总,白队长,抽烟。”

然后就听见高经理倨傲的声音:“老刘啊,你也在咱们公司干了好几年了,啊,规章制度也很清楚,总公司那边制度卡的很死,你也是知道的,啊,那个,李总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啊,你觉得她会容许一个有前科的人继续呆在咱们公司么?对吧,咱们要讲事实摆道理嘛。”

然后是白队长揶揄的声音:“老刘,就你那个儿子,你自己还不清楚么,流里流气,打架斗殴,偷鸡摸狗,别说咱们公司了,就是外面扫大街去,人家也不敢要啊。”

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推开,刘子光面色平静的走了进来,正看见父亲手里拿着一盒十五块钱的中档香烟,很尴尬的站着,递出去的烟卷人家根本就不接,高经理半躺在宽大的老板椅里,白队长坐在旁边沙发上,得意的翘着二郎腿。

看到刘子光进来,高经理立刻就坐直了,白队长抖动的脚尖也停止了,父亲一转脸,怒容满脸:“小光,快过来给高总赔不是!”

刘子光说:“爸,你消消气,不要发愁,我会和高总认真谈的,对了,我刚进来的时候,门口张叔说找你有事。”

老爸叹口气:“有事给领导好好谈,高总和白队长人都不错,挺照顾咱家的。你们先谈着,我出去下。”

说着就给两位领导赔个不是,出去了,临出门还仔细的帮着把门带上了。

办公室里气氛凝重,鸦雀无声,等走廊里的脚步声消失,刘子光才回头把门插销按死,面无表情的撩开褂子,从后腰带上拽出一柄斧头来,一步一步走向高总。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高总吓坏了,直往后缩,可是后面就是墙,退无可退,白队长的小脸也吓得煞白,悄悄地想溜走。

刘子光一扭头,暴喝一声:“站住!”吓得白队长腿一软,当场就坐在地上。

“今天我要不把你们打出绿屎来,就算你们没吃过韭菜!”刘子光恶狠狠地挥动斧头,锐利的短柄太平斧深深地砍进了高经理的老板桌,惊得他一个出溜从椅子上滑下去。

正当刘子光杀机毕露的走过去,忽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是老爸的声音:“怎么锁门了,小光,你在里面么,高总,白队,有邮件。”

此时高总和白队长已经跪在刘子光面前了,听见刘大爷的喊声,如同抓到救命稻草,但也不敢胡乱说话,只是喊着:“老刘,稍等,马上就来。”然后用哀求的目光看着刘子光。

“呸,算你们走运!”刘子光恶狠狠地一转身,在旁边沙发上坐下了,白队长这才敢爬起来走到门边,打开了办公室的房门。

老爸和老张一起走了进来,老张手里还拿着一封快递:“高总,总公司的快递。”

至诚花园的这个物业公司,属于一个大集团,物业这一块只是其中一个组成部分而已,集团公司很有老派,重要公文都是通过实物邮件和电子邮件组合的方式,所以这封快递是上面下达的正规公文。

一般来说,这种正规公文都是牵扯到人员任免方面,恰好昨天高总给总公司人力资源部发了个邮件,说本部有个员工涉嫌犯罪已经被公安机关羁押,需要解除劳动合同,因为刘子光好歹算是个领班,总部人力资源部有挂号的,所以高经理必须走这个程序。

没想到人力资源部的效率这么高,今天就给回复了,而且还是正规公文,公司红头文件形式,让高经理心中一喜。

对于刘子光这尊瘟神,他是恨不得立刻送走,哪怕挨打都无所谓了,现在正好,把总部的公文给他看,还能证明不关自己的事儿,有本事就到总部人力资源部去闹吧。

高经理接过快递信封,叹了口气道:“老刘,小刘,不是我不想帮你们,实在这件事捅到天上去了,据说连集团李总都知道了,我想护也护不住啊,实在是抱歉,小刘,要是打我能解气的话,你就打我两下吧。”

一听这话,老爸就冲着刘子光发火了:“你这个孩子怎么这样!动不动打打杀杀,成什么样子!”

刘子光一耸肩膀,很无所谓的样子。

“小白,打开给他们念念。”高经理一边惋惜的叹着气,一边将快递信封交给了白队长。

白队长会意,接过信封撕开封口,抽出一张挺括的白色硬纸来,干咳一声念道:“职务任命书,任命志诚物业公司一期分公司保安部领班刘子光为……为……”白队长张口结舌,竟然念不下去了。

高经理一听不对劲,抓过那张纸一看,上面赫然写着任命刘子光为保安部部长!后面加盖了人力资源部的部门章,还有物业公司的公章,以及部长、老总的亲笔签名。

一时间高经理就觉得天旋地转,是不是在做梦啊,保安部部长,那可就只比自己低半个级别啊吗,而且进入这个级别,就是公司正式员工,有全套养老保险,医疗保险,住房公积金等等,月薪也从普通保安员的八百到一千二直接上升为两千,加上各种补贴,加班费,奖金等,怎么也有三千多块,等于鸡犬升天了!

其实更崩溃的是白队长,他垂涎部长这个位子已经足足两年了,可是一直没有扶正,只能以队长的身份暂代部门之责,现在好了,升级的希望完全破灭,那个小混混,小流氓,上班一共也没几天的刘子光竟然摇身一变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一时间,白队长死的心都有。

说啥都没用了,这可是正规的公司红头文件,绝没有造假的可能,高经理到底是高经理,随机应变的本领很强,他将公文递给刘子光,又抓起他的右手热情洋溢的摇了起来:“恭喜你,小刘!”

刘子光也有些愕然,拿着公文仔细端详。

那边高经理又去和老爸握手:“老刘啊,你培养了一个好儿子啊,事实上昨天晚上我和总部那边通了电话的,要力保你儿子,当时他们不同意,我是摔了电话的,没想到今天他们终于转过这个弯了,唉,不管怎么说,好好干吧,要对得起领导的信任哦。”

老爸激动的热泪盈眶,抓着高经理的手不放:“谢谢你啊,高经理。”

“好说,好说。”高经理矜持的笑着,从自己桌上拿过芙蓉王:“老刘,抽一颗!”

这边刘子光已经看完了公文,清楚了自己的待遇和职责,他嘿嘿的狞笑着,对白队长说:“老白,风水轮流转啊,以后你得听我招呼了。”

白队长笑的比哭还难看:“刘部长,以后多多关照。”

……

从办公室出来,刘子光埋怨道:“爸,你还不清楚姓高的为人么,这事就是他捣的鬼。”

老爸叹口气道:“你爸我在厂里也混了几十年,什么人没见过,这点猫腻还看不出来么,不过人啊,有时候就要装傻才能活下去啊。”

刘子光无语,老爸又说:“可能总公司知道你的事迹了,这才提拔你的,这是好事,今晚得喝一盅。”

刘子光道:“爸,我晚上约了人了。”

“哪个?是不是方护士?”

“嗯。”

“好好好,这更是好事,我和你妈自己庆祝,你们慢慢玩,记得别太晚,送人家回家要送到家门口。”第21章结束

第22章开始

第一季 1-22 第一次约会

刘子光升任保安部部长,从此有了自己的专门办公室,此前保安部办公室是被白队长盘踞的,现在他只有灰溜溜的搬着自己的东西出去。

两个伙计帮着刘子光把房间打扫干净,刘子光坐在旋转气压办公椅上转了一圈,将腿翘在桌子上,开始给那几个被白队长辞退的临时工保安打电话。

对方接到刘子光的电话都很惊讶,然后马上答应赶回来,老大当了部长,还说啥,怎么着都得来捧场。

打完电话,刘子光拿起了考勤表。

志诚花园是一座中等档次,大型规模的住宅小区,有上百座楼房,高层,小高层,多层,叠加别墅都有,光进出口就有五个,还有绿地,池塘,会所等公用设施,以及一个大型地下车库,管理起来事务很是繁忙。

物业公司分为客服部,保安部,工程部、绿化部和一个负责内部打杂的综合部,光是刘子光管辖的保安部,就有近百个保安,小区实在太大,现在的治安大环境又日益恶化,所以不得不增强保安力量。

这近百名保安中,只有一个部长,一个队长,四个领班是有正式编制的,其余的都是合同工,合同工也分三六九等,有诸如老张老王这样社务街道安排的长期合同工,公司帮他们缴纳最低的养老保险,还有更低的一个等级,就是诸如王志军之流的临时工,每月八百块,没有保险金,就连白队长都能随意的辞退他们。

物业公司用成本较低的下岗工人和临时工,是因为公司收支实在不平衡,别看小区这么大,有相当一部分人是拒不缴纳物业管理费的,所以长期亏损,只好靠减少支出来维持。

刘子光当了部长,以后这个艰巨的任务就担在他肩膀上了,既要保证小区的安全,又要压低成本,尽量用最少的人员,完成保安任务。

刘子光是看了内部文件才知道这些事情的,他将嘴一撇,这些傻逼,开源节流才是王道,光知道节流有个P用,应该把精力放在收物业费上才是。

不过现在他还用不着操心这个,他先拿着考勤表道:“白队长呢,把他给我叫过来。”

正在擦桌子的保安赶紧跑了出去,找了一圈之后回来报告:“白队长不舒服,回家了。”

“哼,他要是能舒服了才叫奇怪,这考勤表咋画的?早退,给他打个圈圈!”刘子光拿着圆珠笔在考勤表上画了一下,扔笔道:“以后几个门岗给我注意白队长的上班时间,晚一分钟都是迟到,别忘了。”

保安笑道:“忘不了,差一秒都给他记下来。”

白队长为人刻薄寡恩,大家早看他不顺眼了,现在换了上司,可算拨开乌云见明月了。

刘子光又拿起对讲机招呼了几个领班,让他们调派年轻力壮的同事去门岗守卫,把那些四五十岁的老同事换到轻松地岗位上去。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刘子光准备回家,离家不算远,就没喊马超过来接,而是自己去地下车库开那辆张彪留下的捷达。

白色的捷达车是包工头的最爱,皮实,耐操,零配件便宜,即便是街头的修车铺都能修理,按说应该是辆好车,可是张彪这货实在太操蛋,他不是开车,是吃车,好好的捷达都被折腾的快散架了,怎么都打不着火,兴许是电瓶没电了。

没办法,刘子光只好步行回家,路过修车摊郭大爷那里,刘子光停下来,找个马扎子坐下,抛了一根中华给老头:“郭大爷,来根好的。”

郭大爷一伸手,香烟正好夹在两只手指之间,拿到鼻子下嗅了一下,老花镜后面的眼睛眨了眨:“嗯,好烟,不过大爷我抽不惯。”说着夹到了耳朵上。

刘子光笑道:“那郭大爷平时都抽什么?不会是旱烟袋吧。”

郭大爷笑笑:“稍等,我的烟马上就到。”

正说着,郭大爷豢养的小黄狗颠颠的跑来了,嘴里叼着一盒烟,蓝白相间的烟盒很雅致。

郭大爷从小黄狗嘴里接过烟,问道:“找的零钱呢?”

小黄狗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咕哝了一声。

郭大爷装作很生气的样子举起了巴掌:“又让你买火腿肠吃了,你个狗东西!”

小黄狗赶紧拱着两个前腿给郭大爷赔罪,把个刘子光惹得哈哈大笑。

“郭大爷,你这狗还会买东西啊?”

“是啊,我给它五块钱,它就帮我买一包烟,剩下一块钱买火腿肠吃,这狗头,比人都精。去,给刘叔上烟。”

小黄狗真能听懂人话,从郭大爷手里叼过烟盒,又颠颠的跑到刘子光跟前,刘子光想伸手去接烟盒,它却忽然往后撤了一步。

“只能拿一根,拿多了它不干。”郭大爷在后面解释着。

刘子光嘿嘿一笑,就从烟盒里抽了一支烟出来,又摸了摸小黄狗的脑袋,夸奖了一声:“小狗真聪明。”

小黄狗舔了舔刘子光的手,表示接受他的表扬,然后又颠颠的跑回郭大爷身边了。

“这小狗,是我从花江狗肉馆救下的,我无儿无女,这狗就等于是我的儿孙了,对吧,郭小四?”郭大爷亲昵的拍了拍小黄狗的脑袋。

刘子光看着手中的烟卷,过滤嘴是白色的,三个蓝色的小字:中南海。

点上,深深抽了一口,感觉确实和中华不一样,这种烟的味道比较冲一些,更加有劲。

“怎么样,不错吧,这才是男人抽的烟,四块钱一盒又不贵,你这一支中华,顶我半包烟了。”郭大爷自己也点上了一支,开始吞云吐雾。

刘子光以前没抽过混合型卷烟,现在一尝,觉得还真不赖,他嬉笑着问道:“郭大爷,没想到您的口味还挺高,喜欢抽这种外国口味的烟。”

郭大爷吐出一股烟道:“习惯了,年轻时候就抽camel,后来就改不过来了。”

刘子光一看手机,时间不早了,便起身道:“大爷,其实我找你有点事,这两天交通不大方便,想借辆车骑骑。”

郭大爷道:“这孩子,怎么都不早说,你等等啊!”

说着,走到自己小平房后面,推出一辆黑黝黝的二八大架加重自行车。

“小光,这是老永久,加重的,辐条、内胎,闸皮我都换新的了,也上了黄油,你看看。”说着一摇脚踏板,后轮子转的像飞一样,链条转动,发出悦耳明快的声音,郭大爷一捏车闸,后轮嘎然停住,非常灵敏。

“郭大爷,这车?”刘子光挠挠头,这车真要骑出去,未免有点雷人。

郭大爷一拍车座:“这才是男人的车!送你了,明天给我买两条中南海就行。”

刘子光将烟蒂一丢:“好,成交!”

刘子光骑着这辆经过翻新改装的二八加重老永久回到家,老爸看了也是大吃一惊,赞不绝口,声称这车要是早二十年,比汽车还威风。

刘子光实在无语,看来他们老年人的审美观是惊人的一致啊,不过仔细一看,这车确实洋溢着一种阳刚之美,大梁车把车圈都是货真价实的锰钢,如果那天自己骑的是这辆永久,追人贩子的速度应该会更快一些。

就是它了!

时间已经不早,快到方霏下班的点了,刘子光匆忙换了衣服,在老妈的逼迫下洗了脸,刮了胡子,跨上加重永久,风驰电掣一般驶向市立医院。

……

十五分钟后,市立医院大门口,换上了便装的方霏蹦蹦跳跳的跑过来,扭头看了半天,才发现跨在自行车上,叼着中南海的刘子光。

啪塔一声,小护士的双肩包掉到了地上,樱桃小口张的老大,能塞进去一个灯泡。

“你……这是你的车?”方霏瞪大了眼睛,小手指点着刘子光的新座驾。

“是啊,酷吧?”刘子光得意洋洋。

“嗯,酷毙了!我小时候也坐过。”方霏捡起书包,跑了上去,抬起穿着牛仔裤修长的大腿,跨坐在自行车后座上。

“我做好了,可以开动了。”小护士说。

“走咯。”刘子光脚一蹬,二八永久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了市立医院。

“去哪里吃?”刘子光问。

“随便。”

“随便是哪里?”

“嗯,反正不能拿麻辣烫米线糊弄我,哼,今天我帮你的忙,你要表示诚意哦。”

“那,必胜客?”

“不要,死贵又难吃,才不要去呢。”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来到了本市的餐饮一条街,刘子光也觉得这顿饭似乎应该正规一点,看到路旁有个什么西餐厅的招牌,便停下道:“请你吃西餐吧?”

“西餐啊,很贵的哦。”方霏似乎有些动心,又有些犹豫。

“小意思,没告诉你呢,今天我升职了,现在是保安部主管。”刘子光道。

“是吗,太好了,你怎么不早说,那就吃西餐,庆祝一下!”方霏兴奋地拿小拳头在刘子光背上一顿猛锤,这才从车上跳下来。

刘子光翻身下车,将自行车锁在路边,带着方霏进了这家西餐厅。

里面环境还算不错,清新雅致,服务员彬彬有礼,虽然摆脱不了山寨性质,但毕竟是认真的在山寨。

到二楼选了一个靠窗户的卡座坐下来,服务员去拿菜单的时候,旁边有个女人喊道:“方霏。”

方霏一扭头,看到不远处一个年龄相仿的女孩子,穿的很隆重,手里还捏着一份《知音》杂志,一个人孤零零坐着,似乎在等人。

“你是王雅丽,二班的,对吧,现在哪里工作呢。”方霏也认出了这位卫校的老同学。

“呵呵,我现在防疫站,马上就调到卫生局去了,当护士没前途的,我现在是事业编制,马上就能转行政编制了。”王雅丽不无得意的说道。

“是吗,真好,恭喜你了。”方霏只是淡淡的笑笑。

“对了,你现在哪里上班,还是市立医院的急诊室么?护士太累了,一年到头没有出头之日啊……还是想办法跳槽吧……“王雅丽喋喋不休的说着,表面上是为方霏着想,其实无时无刻不在炫耀着自己的机关事业编制。

此刻楼下来了一辆黑色奥迪A6,很牛逼的开上了路牙石,径直停在西餐厅门口,一个夹着皮包的年轻人从副驾驶位子上下来,冲着驾驶座热情的喊了一句:“替我问王县长好。”然后夹着包兴冲冲上了二楼。

看到男朋友到了,王雅丽急忙站起来:“怎么这么晚?”

“县里来人了,要陪,我这个当科长的走不开啊。”年轻人上身一件利郎商务男装,内穿梦特娇长袖T恤,腰间皮带扣上,七匹狼的LOGO闪着银光,报喜鸟的西裤和森达的翻盖皮鞋,都彰显了他的品味。

“啪”这位科长打了个响指,动作潇洒而成熟,远处服务生迅速走过来,声音很低:“先生需要什么?”

“九四年的王朝赤霞珠,一罐雪碧,要听装的。”科长很专业的说道。第22章结束

第23章开始

第一季 1-23 红酒雪碧小科长

穿着白衬衣黑马夹的服务生脸上泛起职业性的微笑,去安排科长大人的红酒雪碧去了,这边科长落座,将皮公事包放在旁边的座椅上,从裤兜里掏出诺基亚的手机和一包没开封的金南京丢在桌子上。

王雅丽热情的介绍道:“方霏,这是我男朋友赵振,土地局的科长。赵振,这是方霏,我卫校的同学,现在市立医院当护士。”

赵振抬头看了看方霏,眼睛不由得亮了一下,彬彬有礼的伸出手去:“你好,赵振。”

方霏很有礼貌的轻轻和赵振握了一下手,嫣然一笑。

王雅丽扫了刘子光一眼,问道:“方霏啊,怎么不介绍一下这位帅哥。”

方霏脸上一红,忙道:“这是我朋友,刘子光。”

刘子光很有礼貌的点点头:“你们好。”

“刘先生在哪里高就啊?”赵振伸手拿起了烟盒,撕开包装。

“我在一家物业公司做保安。”刘子光答道。

“哦”赵振刚准备递出去的烟不漏痕迹的缩回,自己点上了,再也不搭理刘子光了。

此时正好服务生过来点餐,很客气的提醒赵振:“先生,不好意思,这里是无烟区。”

赵振大怒,将烟盒一拍道:“什么态度,叫你们经理来!”

服务生面露难色,恰好领班就在附近,是个年龄稍大的女子,过来一看,赶紧赔礼道歉:“对不起赵科长,他新来的,不认识您。”

赵振这才作罢,嘴里咕哝着:“越来越不像话了。”手里翻着菜单,点了几个很是昂贵的菜品:

“澳洲大龙虾,法式焗蜗牛,红酒香菜烤羊排,金枪鱼杂蔬,意式牛肉蔬菜汤,再来个印度飞饼。”

两个人根本吃不了这么多,但是已经挨批的服务生根本不敢提醒赵振,也更不会提醒他吃海鲜需要配干白,而是职业性的微笑着,拿着菜单走了。

那边方霏也点好了,一份红酒牛排,一份黑椒牛排,蔬菜沙拉,罗宋汤,都是今天的特价菜,外加一瓶价位很低的威龙干红。

王雅丽很得意的瞟了一眼方霏,故意大声说道:“赵振,点太多了吧,好贵的。”

赵振道:“没关系,回头要张发票,打在招待费里,这回南台县要批地,得从我手里过。”说着,傲慢的目光不经意的从方霏身上划过,又瞄了刘子光一眼,大概在纳闷,方霏身材相貌都是一流,为啥找了个保安当男朋友。

菜品很快上来,赵振很帅气的拉开雪碧易拉罐的拉环,“啪”的一声,雪白的泡沫溢了出来,他将雪碧兑入红酒杯和王雅丽轻轻碰了一下,很文雅的说:“器而死。”

那边传来刘子光的声音:“服务员,给我拿一双筷子。”

听到这个,赵振和王雅丽不约而同露出一个鄙夷的微笑,赵振将头伸过去,悄声道:“我有个朋友,就想找个护士当女朋友,你看能不能安排,方霏就行。”

王雅丽也低声道:“行,看我的。”

……

赵振娴熟而专业的使用着刀叉,吧唧吧唧的大嚼着澳洲大龙虾,时不时举起高脚杯和王雅丽干一个,两人还时不时低语几句,然后让若无人的大笑,餐厅的服务员似乎早已习惯这位赵科长的特色做派,见怪不怪了。

倒是方霏有些不习惯,不时瞟一瞟赵振,有点吃不下去饭的样子,刘子光却无所谓,很快将他那份黑椒牛排吃完,方霏见他一副没吃饱的样子,赶忙用叉子把自己切好的红酒牛排送过去:“你吃。”

刘子光毫不客气,接过来吃了,又惹来王雅丽一阵窃笑。

两边几乎同时吃完,赵振大喊一声:“记在土地局的帐上。”又对王雅丽使了个眼色。

王雅丽道:“方霏啊,老同学好久不见了,不如我们去酒吧玩。”

方霏眼睛一亮:“好啊,我都没去过酒吧呢,他们都说好玩。”可是忽然又撅起了嘴:“还是算了,我不能太晚回家。”

王雅丽道:“没事的,随便玩玩就好了,九点多就能回家,赵振的朋友都有车的。”

方霏拉着刘子光的胳膊:“你有没有时间啊,咱们去酒吧玩。”

王雅丽忙道:“你朋友要是忙就不要去了,他们保安都是要值夜班的。”

这话其实就是在暗示不欢迎刘子光了,但是刘子光却很不识趣的说:“没事,我有的是时间。”

赵振有些不悦,猛抽烟不说话。

结了帐之后,四个人下楼,赵振打了个电话,不出五分钟,一辆漆黑锃亮的桑塔纳3000就开了过来,司机是个白脸年轻人,一手叼着烟,一手拿着手机,也没系安全带,一脸很吊的表情。

“行,我接几个朋友,这就过去。”白脸打完电话,对着赵振点点头,赵振笑着打招呼:“梁局长出国考察,这几天你可放羊了。”又转头对王雅丽介绍道:“这是我哥们,刘卓,咱市财政局梁副局长的驾驶员。”

白脸一撇嘴:“赵振,你马子?”转而一双眼睛又直勾勾瞪着方霏问道:“这你朋友?”

赵振神秘的一挤眼睛,道:“都是朋友,走,赶紧去酒吧,再晚就没位子了。”

桑塔纳的副驾驶位子上,坐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歪埋着头玩手机发短信,就看见一个硕大的耳环在晃悠。

车里已经有两个人了,后排再坐三个就满了,赵振和王雅丽坐进去之后,并没有显示出要再往里挤一挤的意思,等方霏坐进去之后就完全没有空余的位置了。

“方霏啊,咱们老同学见面,你一个人就好了,要不然让你朋友先回去吧。”王雅丽很客气的说道。

“算了,我就不去了。”方霏从车里出来,小声道。

“咳咳,那啥,你们再打辆车就是。”赵振敏锐的发现,白脸司机对方霏似乎很上心,而方霏又不想抛下刘子光,便只好将就一下带刘子光一起去好了,反正到时候让他出点糗效果会更好。

听到打车两个字,方霏骄傲的说:“不用,我们有车。”

然后,刘子光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路边,打开链子锁,推出了他那辆加重永久。

方霏跑过去,往二等座上一蹦,就这样坐在自行车上,桑塔纳那边掉了一地的眼珠子,大家都傻了,这也太雷了吧,小姑娘看着挺聪明的,做事咋这么没脑子,一个保安而已啊……

刘卓用只有自己听的见的声音骂了一个字:“操!”很愤怒的一踩油门,桑塔纳开走了,王雅丽伸出头来喊了一声:“1912,我们等你!”

刘子光问方霏:“你真想去?”

方霏点着头,一脸的憧憬:“嗯,听说1912满好玩的,是从南京那边请来的DJ,我们医院那些人都去过,就我没去过,平时和她们聊天都没话题,而且还有我老同学,所以……嗯,其实,你要是不想去的话,我也不去了,咱们找个地方坐坐就行。”

方霏是个乖孩子,刘子光不想扫她的兴,便道:“其实我也想去看看的。”

“太好了,我们走吧,你带我。”说着,方霏居然从后座上跳了下来,在刘子光一脸的愕然中爬到了自行车的大梁上。

方霏个头很高,足有一米七,幸亏是辆二八的大车子,不然坐起来还真憋屈。

“坐这里?不硌的慌么?”刘子光惊奇的问道。

“不硌,小时候爸爸就是这样带我的,不说了,快走吧。”

刘子光无奈的摇摇头,翩腿上了自行车,抄小路飞奔而去。

今天是周末,路上人多车多,主干道上堵的长龙一般,司机们都在不耐烦的按着喇叭,鸣笛声响成一片,更加令人烦躁不安。

与此同时,小巷口中正在轻快的飞驰,车铃铛清脆悦耳,方霏就像小孩一样坐在大梁上,两只手抓住车把中间位置,一任小巷里的风将自己的头发吹起,刘子光骑车很快,这辆经过过郭大爷改装的车子,加装了碟刹,效果相当只好,路上有惊无险,只听见方霏的一路欢笑。

来到1912酒吧的时候,赵振等人还没有到,这是位于江北市步行街附近的一所著名酒吧,门脸装饰的很夸张,也很豪华,比孙伟的糖果酒吧高了不少档次,光看门口停着的汽车就能知道,一辆奥迪TT,一辆宝马Z4就代表了1912的档次与品味,至于其他诸如别克君悦,天籁,奥迪A6之类的更是常见。

简单一句话,到1912来消费的人几乎全是开车来的,时间正好是晚饭后,就见停车场上的保安忙忙碌碌,安排着一辆辆中高档轿车泊车,另外还陆陆续续有出租车抵达,一些穿的很暴露的摩登女子拎着小包包,目不斜视的下了出租,走进1912,也不知道是干啥职业的。

刘子光把车停好,和方霏一起在门口等,正好有个卖烟的大婶走过来,拿着装满香烟的木匣子展示着,似乎是第一次做生意的样子,不好意思叫卖,刘子光看到大婶身上的衣服很熟悉,是八十年代红旗钢铁厂的工作服,老妈也有同样的一件,看来这位大婶还是老妈的同事呢。

刘子光知道下岗工人的艰辛,便拿出五块零钱过去买了一盒四块钱的中南海和一个塑料打火机,大婶做成第一桩生意,感激的冲刘子光点点头。

等了十五分钟左右,赵振他们乘坐的桑塔纳才到地方,酒吧门口已经停不下了,于是将车停在附近,几个人走进了1912.。

幸亏先前已经来了几个朋友,占下了位子,所以大家都有地方坐,几个差不多年龄的小伙子坐在桌子旁喝着啤酒,见赵振和刘卓过来都打招呼,赵振介绍道:“这位是小斌,规划局的,这位是小洋,烟草专卖局的,这位是小国,市委的。”

介绍人的时候,表面上说给王雅丽听,其实主要是说给方霏,这些年轻的公子哥们在听到赵振介绍他们的时候,神情间都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倨傲的意思。

“这是我女朋友王雅丽,这位是她同学方霏,市立医院的。”赵振根本就将刘子光选择性的无视了,招呼大家坐下,又给女士安排饮料酒水,忙的不可开交。

好不容易坐定,几个人开始大侃,说的都是些机关轶事,哪个局长要高升了,哪个书记要二线了,谈到人物的时候,往往不说具体名字,而是用姓代表,反正大家都是混官场的,心里都清楚得很。

“市财政的吴局长这就要退了,四个副局长里面,最有希望的是梁,这次去欧美考察就是明证,市里对他很器重。”赵振侃侃而谈,转而又拍了拍刘卓的肩膀:“梁局还年轻,学历又高,几年内肯定还要动,到时候你也跟着水涨船高,安排个区局的科长不是问题。”

刘卓摆摆手:“没意思,我家老头不想让我从政。”说着不经意的扫了方霏一眼,一脸酷酷的表情,可惜方霏压根没往这边看。

那边王雅丽趴在方霏耳边轻轻说:“方霏啊,刘卓他爸爸是以前市人事局的科长,很有些人脉的,不如托他走走关系,调个工作。”

方霏淡淡的笑了:“嗯,谢谢你。”

王雅丽很不甘心,偷看了刘子光一眼,继续道:“方霏,你条件那么好,怎么找个保安当男朋友,你看看人家刘卓,家里三套房子,又在政府机关里上班,跟着领导当司机,前途无量啊,实话对你说吧,人家刘卓挺喜欢你的,想和你交个朋友。”

方霏有些不悦,但出于礼貌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敷衍道:“再说吧,我没来过1912呢。”

王雅丽无奈的走到那边,趴在赵振耳边一说,赵振的眉毛也拧了起来,几个男的一起转头看刘子光。

刘子光穿着款式过时的劲霸夹克衫,二傻子一样空着手坐在沙发边上,看着舞池中的红男绿女,一脸好奇的样子,一看就是个土条。

几个帅哥那个气啊,就这样一个货色都能泡上的妞,居然正眼都不看刘卓,对这群年轻的公务员来说,刺激不免有些大。

“刘卓,你去请方霏跳舞,咱们几个去和他聊聊。”赵振吩咐道。

刘卓起身,一甩头发,过去请方霏跳舞,方霏很客气的回绝,说想再坐一会,王雅丽见状赶紧过去圆场,好说歹说才说服了方霏,三个人一起下去跳舞。

这边赵振拿着啤酒瓶,带着几个小兄弟走到刘子光身边,将他团团围住,但刘子光似乎把他们当成了空气,连睬也不睬,只顾着摇头晃脑跟着音乐打拍子,更把赵振气个半死。

“你叫什么来着,牛什么紫光对吧?我和你说点事。”赵振坐到刘子光面前道。

“一边去。”刘子光伸手将赵振拨开。

“哥看节目呢,没空搭理你。”

2519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2519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2519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7024501号-2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