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绵绵情丝挂南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沈南枝李觅

绵绵情丝挂南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沈南枝李觅

2019-07-07 21:47:05来源:zd

《绵绵情丝挂南枝》完整版 (全文在线阅读),主角沈南枝李觅,作者贰鱼,绵绵情丝挂南枝小说精选:一朝重来,沈南枝凭着聪慧勇敢,斗渣男灭渣女,狂撩青梅竹马,守住了沈家的同时,身边还多了一个宠她入骨的男人——威慑朝堂的首辅权臣,李觅。宫宴上,首辅大人一身月牙白长衫,嘴角含笑,拱手道,“我家夫人是武将之女,不善口舌争斗,还望各位莫要再打趣她。”“......”一群被沈南枝欺负的世家小姐们瑟瑟发抖,她确实不善口舌之争,因为她都是直接动手!。。。

绵绵情丝挂南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沈南枝李觅

绵绵情丝挂南枝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二十一章:密函

说罢,便张开双臂朝李觅扑过来,一身环佩叮当作响,头上步摇乱撞,乱七八糟的声音里夹杂着她惊喜的叫声,“世子哥哥,你真的回来了啊!”

那副娇嗔的样子和刚刚刁蛮任性的样子判若两人,李觅只觉得眼前一道花影子扑过来,想也不想便侧身躲过,身姿矫健。

那个花影子扑空了之后还想过来拽住李觅的手臂,李觅顺势往后撤了一步,眉宇不自觉的微微拧起来,“平月郡主当心些。”

他眉间那一点折痕微不可见,但是语气里的生疏却是难以忽视的。

平月郡主接连被他躲了两次,身后诸多宫女看着,脸上觉得十分过不去,当即变了脸色,一双凤眸敛起来,颇有些威严的感觉。

但是那威严在李觅眼中却显得有些可笑了,眉头不动声色皱得更紧了。

无心周旋,李觅脚下步子一转就要离开,身后却突然传来一声厉喝,“李觅你给我站住!”

听到这话,李觅脚步半点停顿都没有,依旧从容不迫的仿若四处无人。

“本郡主亲自来找你,你居然对本郡主视而不见,成何体统!”

见李觅对她视而不见,平月郡主更加恼羞成怒起来,头上的珠钗因为她剧烈的动作而发出凌乱的撞击声。

那群宫女被这变故吓得心都提起来了,这两个人都是不可以轻易得罪的,万一起了冲突,到时候倒霉的可是她们。

好在平月郡主还有理智,知道李觅不是她轻易能碰的,所以她也只能是在后面跺脚放放狠话。

见李觅一下子走的没影了平月郡主才阴沉着一张脸咬牙切齿道,“你不待见我,我非要缠着你!下月狩猎,你非与我一同不可!”

是了,每年的春季皇上都会组织一次狩猎,狩猎的地方就在城西二十里外的皇家猎场,而今年,拟定名单的恰是平月郡主的父亲襄阳王。

按照襄阳王那个宠女儿的个性,安平郡主这确实不是说大话。她想与谁一组不过是襄阳王大笔一挥的功夫罢了。

只是他们谁也不知道,这一年的狩猎和往年注定是不一样的,命运的齿轮在这一刻被缓缓拨动。幕后的那只手操纵着这一切,他们所有人都只是棋盘上一颗棋子而已。

外表上看起来繁华的京都,那华丽的外衣下早已暗潮汹涌、波云诡异,无数没有硝烟的争斗就此拉开帷幕。

而此时此刻,被平月郡主惦记着的襄阳王正在御书房里,皇上的几位心腹大臣全都在列,刚刚皇上才下了一道关于春猎的指令,只是这指令的内容却不像此时的氛围这样平静。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襄阳王脚下一软,差点没站稳。

其余几位大臣同样是一副惊愕的模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敢说话,一时之间,整个大殿里只能听见笔落在奏折上沙沙的写字声。

须臾,那笔停了下来,一声清脆的搁笔声久久回荡在大殿里。

接着就是小太监匆匆上前接了那封密函,跑到半跪在殿中一位大人面前,脚步声碎碎的,似乎是怕惊扰了这大殿里肃穆的气氛。

早先皇上的话还在耳边回响,知道这封信递到手上,这位执金吾钟意大人才反应过来,原来方才皇上说的话竟是认真的。

天子立在高台上,俯视着脚下的臣子,视线在他们身上扫了一遍,接着便没有再多说什么,往内殿去了。

直到那明黄色的身影消失,那些人跪的笔直的脊梁才微微松懈下来,一个个面面相觑。

这京都的天,终究是要变了。

那几位大人纷纷散去,与此同时,一封密函加急发往了边疆

从这一刻开始,在某些人心中,京都的气氛就开始变得紧张起来了,站队也愈发明显起来。

那一封密函在六天之后就抵达了边疆,那个信差一下马就看见一团旋风在自己眼前刮过,在跑出数百米之外后又重新跑回来站到他面前。

少女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了几圈,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眼里顿时迸发出极炙热的光芒。

那直白的目光看的得信差小脸一红,他看着眼前这个分外娇俏的小姑娘,心道难不成她看上自己了?虽然他是很英俊没错啦,但是才刚一见面,这么大胆的看着他,他还是会害羞的!

沈南枝并不知道这个信差是如此自信的一个少年,她心里把沈柏寒骂了一遍,她已经缠了他快十天了,他就是不愿意告诉自己该怎么寄信去京都。

而眼前这个人,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应该是京都来给爹爹送信的,而且还是个生面孔,她也许可以

心里有了较量,沈南枝眼睛一弯,笑得眉眼生花,“大哥哥,你是来送信的吧?”

沈南枝的声音清冽,像是这塞外夹着寒意的风,听起来却意外的让人觉得精神一凛。

那信差在沈南枝那样清澈的眸光里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太好了!”她雀跃的欢呼一声,紧接着表情变得小心了一些,带着点祈求,“大哥哥你可不可以帮我带一封信去京都?”

沈南枝这个请求一说出来,刚刚还一脸和善的信差神色瞬间变得冷肃起来,跟刚才判若两人,看着沈南枝的眼神带着陌生的审视,“你是何人?”

“我是将军夫人的小丫鬟,我刚满七岁的时候就被送给了将军夫人做丫鬟,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我娘了,我好想她啊,我实在没办法就给我娘写了一封信,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寄出去”沈南枝越说越惨,说着说着自己都以为是真的了。那种我上有老下有小的悲戚语气被她学得淋漓尽致。

“大哥哥,你就可怜可怜我吧”

那个信差被沈南枝这说哭就哭的架势吓了一跳,脸色稍有松动,旁边突然传来一道淡淡的男声,“我怎么不知道你突然变成母亲的小丫鬟了?”

信差顺着声音转过头去,一个少年玉立在一旁,眉眼淡淡,话是对着沈南枝说的。第21章结束

第22章开始

第二十二章:离京都的人远一些

沈南枝假哭的声音顿时一僵,惊愕的抬头去看沈柏寒,这个坏哥哥!他什么时候来的?

编的身世被当场揭穿沈南枝也不觉得恼,只是扁了扁嘴低声埋怨道,“还不是你嘴巴牢得跟什么似的。”

那句话说得极快,沈柏寒并没有听清楚,沈南枝心虚,也不敢看他,只飞快的转头看向信差,表情自然得仿佛方才什么都没有发生,“大哥哥,你能不能帮我带一封信给李觅?”

她的话音一落,对面二人神色剧变。

信差自然知道李觅,那个高在云端的少年,只是眼前这个小姑娘居然敢直呼世子的姓名,她到底是谁?要给世子递信的人究竟是她还是她背后的人?

一时之间,诸多猜测盘旋在心中。

沈南枝不是不知道这样的举动会引来猜忌,她也知道沈柏寒为何会露出这样担忧的神色,他是怕沈家被安上结党营私的罪名。

同时,她还认出来,眼前这个信差后来成了六扇门的最出色的密探,是李觅培养多年的心腹,江青。

这也就是她为什么敢拦下他的原因。

沈柏寒却是不知道的,上前一步把她拽到自己身后,侧回身去微有些严肃地看着她,“胡言乱语些什么,这天底下崇拜世子的人如过江之卿,若人人都像你这般,国公府岂不是要被信淹没?”

这个平日里少言寡语的少年三两句话把她的行为解释成了对云端高阳的世子的崇拜,彻底打消了那信差心里的猜忌。

毕竟崇拜世子的世家小姐们确实很多,大抵能从京都的南城门排到北城门。

沈南枝还是第一次听见沈柏寒一次性说这么多话,她恍然觉得,这个少年当初其实是真心爱护沈家的吧,只不过后来被人骗了,而且最后他还为爹爹挡箭了。

这厢挡住了沈南枝的话头,少年身子一转,脸上又是不显山不露水的从容,对着江青颔首便拽着沈南枝走。

而林蔚则很上道的引江青去见沈将军。

一直到了沈柏寒的帐篷沈南枝才小心翼翼的开口,“哥哥,你是不是生气了?”

沈柏寒原本确实是气极,但是少女轻轻柔柔的声音一响起来,那气顿时消了一半。

他认真的看着沈南枝,“枝枝,离京都的人远一些。”

他说的是离京都的人远一些,而不是离李觅远一些。

这些日子以来,除了关于给李觅递信这件事,沈南枝和沈柏寒相处得还是很不错的,她就差一日三餐都赖在沈柏寒的帐篷里了。而沈柏寒对她也越发亲近起来。

沈南枝知道,哥哥心里大概也是明白沈家到底处在一个多么危险的位置,而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远离京都那些纷杂的争斗。

这样一想,沈南枝越发觉得上辈子的自己简直白活了,明明看起来他还是个少年,却已经对大局有了这样的敏感。

也难怪后来他能那样出色。

她想告诉哥哥,这些事情都是不可避免的,他们势必要回到京都,势必要卷入那场纷争中。

而她,也势必要为沈家,为自己报仇!

只是,沈南枝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会这么快,在她的印象中,沈家是在她十一岁那年才迁回京都的。

但是江青来的那天夜里沈将军就将他们叫进了帐篷。

她这才知道,原来江青这一次来送的密函是皇上将沈家召回京都的旨意。

借的正是春猎期间需要沈家保护众人安全的名头,而这一回京都,怕是再也没有机会回边疆了。

皇上的这些心思,沈南枝猜的明明白白。

看来因为她的重生很多事情确实发生了改变,娘亲这算不算是避开了明天的那一场劫难?

其实早些去京都对沈南枝来说并非坏事,早些去便可以早些部署,而且她也想知道上一世国公大人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在后来一点消息都没有流出来。

这一次她一定要把所有的谜底揭开。

皇上的旨意下得急,似乎是急匆匆的想要掩饰什么,所以沈南枝一回帐篷就开始收拾东西。

他们第二日便要随江青一同出发去京都。

其实说来也并没有什么好收拾的,沈南枝记得,上一世他们回京都的时候带了许多的东西,但是后来并没有用上,因为京都的环境与边疆不一样,许多东西根本就用不上。

而且那时候沈南枝心气还很傲,被那些世家小姐们嘲笑是土包子的时候把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发泄在了沈将军身上。整日整日哭闹,她记得,沈柏寒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真正厌弃自己的。

那时候将军夫人刚刚出事没多久,皇上以将军夫人需要入土为安的理由把他们召回了京都。

往事像潮水一样涌来,把沈南枝淹没,四肢百骸都在发冷。

所有的帐篷里都亮着灯,那些副将们一个个站在沈将军的帐篷外不肯散去。

他们虽是武将,却并不是莽夫,沈将军在边疆镇守十余年,如今却突然这样将他急召回京,他们知道,这一别怕是再难相见了,京都与边疆隔的不止是那几千里的距离。

他们是一路陪着沈将军拼杀出来的,说是下属,倒不如说是出生入死的兄弟,感情非比寻常。

沈南枝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她只知道这一夜整个边疆出奇的静,只能听见夜里狂风吹动旌旗的声音,偶有战马嘶鸣,只是这些声音却让这个夜显得更加寂静。

那些个副将在沈将军的帐篷外站了整整一夜,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第一声号角吹响,他们才看见沈将军从帐篷里出来,很显然,他也一夜没睡,眼底布满了红血丝。

他出来的时候手上拿着几个锦囊,递给那几个立在晨露中曾经一起刀口舔血、出生入死的兄弟。

那些铮铮铁骨的铁血汉子一时竟红了眼,手紧紧攥着锦囊没说话。

沈将军被召回京了,那势必是会有人来接替他的位置。他是怕这群人不懂得应变。

沈将军进帐篷把沈南枝抱去马车里的时候其实她醒着,但是并没有睁开眼睛,而是在沈将军将她放进马车里的时候装作睡梦中无意识的样子亲昵的蹭了蹭沈将军那粗糙的脸颊。第22章结束

第23章开始

第二十三章:冷淡的态度

这么多年来,沈南枝其实很少与沈将军这样亲近,所以在她那个动作之后沈将军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不敢动,身体一直保持着前倾的姿势,生怕惊扰了沈南枝,良久,见着女儿似乎再一次陷入了睡眠之后他才缓缓伸出自己的大手落在她头顶上,轻轻的揉了揉。

一切动作罢,他抬头看向对面的夫人,眼里是显而易见的愧疚,“夫人,又害你吃苦了。”

对面那个温婉的女子眉目淡淡的,光是坐在那里就像是一幅江南的水墨画,温柔的让人觉得似乎这颠簸的路途会将她冲散。

这个女人总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似乎无论在何种境地下都不会抱怨,可其实明明在嫁给他之前,她也是锦衣玉食,养尊处优的世家小姐,一想到这些,沈将军眼里的愧色更浓,低头轻轻吻向爱妻的发顶。

沈柏寒坚持要自己骑马,他不愿意坐在马车里,他要将这沿途的景致全部记在骨子里。

他转头看了看身后的马车,车帘掀起来的缝隙里露出少女半个身子,她睡得正熟。

睡着了也好,省得她难过哭闹,到时候他把她错过的景致讲给她听就好了。沈柏寒这样想到。

“出发!”

沈将军从马车里下来,跨上自己高大的战马,冲身后的队伍高声喊道。

其实随他们回京都的人并不多,沈将军这一声出发也并不全然是对他们说的。

因为他这一声喊出来之后,许多在操练的士兵们也都偷偷的停下了动作,转头来看向他。

若是平日,他们是怎么也不敢分心的。

江青不由自主的把目光转向练兵场,心中感叹,难怪沈家遭人忌惮,这样的将士一心,谁不忌惮?

京都里那几位,谁要是得了沈家的支持,大抵就握牢了半壁江山了。

沈南枝躺在将军夫人的怀里,思绪随着那渐渐远去的操练声而变得越发模糊起来。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恍惚间又觉得那些操练声似乎一瞬就变大了许多,就像是他们刻意大声呐喊,用这样的方式与他们告别。

马车在路上走了整整十天才远远的看见了城门。

他们这一次回来的低调,原以为会回来得悄无声息。可是沈南枝趴在窗边突然发现前方有一队人马,正当前有一点雪白。

她的心突突一跳,那好像是,李觅!

即便离得很远,可她就是知道,当先那人是李觅,而他旁边的墨衣少年便猜不出了。

这还不止,走得近了沈南枝才发现,城门是大开着的,道路两旁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人,全是寻常百姓,他们自发自觉地站在两旁,绝不逾越半步,在中间留下一条足够两辆马车通过的宽度。

他们的臂弯里挎着篮子,篮子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水果糕点,有的人则是手上捧着酒壶,伸长了脖子来看,远远看见马车出现一个小小的黑点已经欢呼雀跃起来了。

远远听见那些欢呼声,她的心里顿时有些酸涩,胀胀的,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你看,这是祁国的百姓,他们爱戴着守护了他们数十年的战神将军,他们懂得感恩,可是有些人,为了一己私欲不择手段。她爹爹这么好,这么爱护祁国的百姓,这么会通敌叛国呢?他是战神将军,怎么能死在那样的人手里?

想到这些,沈南枝的眼里有一抹厉色一闪而逝。

她拉着将军夫人的手轻声道,“娘亲,这些百姓都是来迎接爹爹的,也是来迎接你的。”

上一世也有这样一幕,只不过那时将军夫人没有机会看到罢了。

马车还是在平稳的行驶,走到那一队人马近前沈南枝才看清楚出来迎接的人有三个,襄阳王,三皇子和李觅。

沈南枝心道这是狭路相逢,她没想到这么快就会见到三皇子。一时间恨意翻涌,没能忍住那种锋利的眼神像刀一样落在三皇子的身上。

也许是她这眼神太过炙热,三皇子居然径直把目光转过来精确无误的与她对上。

对于这种人,沈南枝连伪装都不屑,于是径直挪开了视线,她怕自己再多看一眼会把今天中午吃的烤馕吐出来。

她的目光一偏就对上那个白衣少年的视线,也不知道李觅是察觉到了她在看他才转过来的还是早先发现了她看向三皇子时不同寻常的眼神。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她几乎是在李觅看过来的同时就朝着他展颜一笑,两只眼睛弯成一对月牙,声音里带着不言而喻的欣喜,“李觅!”

这一声便惊动了策马在一侧的沈柏寒,他顺着沈南枝的声音看过去,果然又看见了那个少年,当初只远远看见他半张脸,已经惊艳得惊为天人,如今一见,果然是龙章凤姿之辈。

气质似书,眉眼如画,那一张脸上始终带着无懈可击的微笑,光是一眼会让人觉得这是一个极为温和谦逊的人,但是再多看一眼就会发现,他的温润其实是浮于表面的,这个看似温和的人实则拒人于千里之外。

只是这样一个人居然和枝枝关系这么好吗?

沈南枝喊了一声之后李觅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淡淡的向她点头,唇边抿着一抹温和却疏离的笑意,“沈小姐,别来无恙。”

他这样的打招呼方式让沈南枝心里一下子慌了,这才几天没见?难道李觅这家伙已经把自己给忘了?他这态度也太冷淡了吧?

而且她怎么看都觉得李觅就像是被掉包了一样,这哪里还有半点她熟悉的样子。

另一边,襄阳王已经开始和沈将军寒暄了,沈南枝嘴唇翕动了几次,最终没有再开口。

李觅如今这个样子让她突然记起来,前世那个威慑朝堂的首辅大臣,难道她不在的这些天李觅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要不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沈南枝觉得自己和李觅打好关系的如意算盘似乎落空了,这么一想难免有些沮丧。

绵绵情丝挂南枝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绵绵情丝挂南枝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绵绵情丝挂南枝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7024501号-2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