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民国娇宠:长官,夫人要毁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鹿悦然厉殇

民国娇宠:长官,夫人要毁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鹿悦然厉殇

2019-07-07 21:13:28来源:zd

《民国娇宠:长官,夫人要毁婚》完整版 (全文在线阅读),主角鹿悦然厉殇,作者悦然纸上,民国娇宠:长官,夫人要毁婚小说精选:他显赫一方,嗜血战场,从来不将女人放在心上,他自知相貌俊美,身边美女络绎不绝,那有如何,自从遇见他。。。

民国娇宠:长官,夫人要毁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鹿悦然厉殇

民国娇宠:长官,夫人要毁婚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21章 占线的电话

“真是个傻子。”

张兰看着鹿悦然一边打着电话,一边翻着那本厚厚的药典,神思恍惚。适才,铃声响起的时候,她便一直都注意着鹿悦然这边的动静。心里也早就猜了个七七八八,果然是白起来救他的青梅竹马了,也是,凭借白家的势力,在背后帮她弄到这些药材,也不是不可能。到如今,居然还想着这个青梅竹马,白起对鹿悦然的喜爱还真是执迷不悔。

而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草包,偏偏还不领情,真是可笑。她弄不来这些药材,可不就是给白起丢脸吗?还瞧不起她。她不知道是自己高攀白起了吗?更不要说,他身边还有一个魏芸穷追不舍了。

“铃铃铃”

张兰接起眼前的电话,听到那边的声音,立刻连露出讨好的神色。可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马上变得微妙起来,随后又难看了几分。但,还是毕恭毕敬地问安,等对方挂了电话,才颤抖着手放下话筒。

她好不容易平静下心情,这才走到鹿悦然的身边,心情复杂地说道,“孙老,请你接下他的电话,他说,刚才打过去,你这边占线。”

“知道了。”鹿悦然点了点头,挂了白起的电话,他没有给自己回答,自己也不知道在等什么。

刚放下下话筒,电话的铃声便立刻响起。她接了过来,一个威严又苍老的声音,在电话一侧响起,开口便是跟鹿悦然道歉,说自己一时疏忽,没和前台打招呼,态度十分诚恳。

“您这么说,我才不好意思。是我有事要麻烦您啊。”

鹿悦然见不得老人跟自己道歉,闲谈几句,才把药材的事情跟孙管事说了起来。孙管事那边连连称好,说是马上派人给她送了过去。鹿悦然就着谢意,又和他闲聊几句药材的事情。她知道乐清阁不缺这些药材,是因为乐清阁在寸土寸金的沧州,建了偌大的药田。孙管事心里满意至极,别说,这药田还是自己亲手建的。

直到提示声响起,两人才意识到闲聊的太久。鹿悦然看了一眼脸色发白的张兰,耸了耸肩,她可不想第一天来白鹿坊就浑水摸鱼,便委婉地挂了电话。另一端的孙管事这才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随后,目光凛冽地看向一旁的前台。

“你们这些废物,要不是我路过,是不是连名字都不写。”

孙管事越想越悲愤,这位鹿悦然,可是厉殇再三告诫自己要时时关注。他可从来没有见过厉殇如此重视一个人,还是放在心上的。要知道,他伴着厉殇从一个三岁小孩到如今的位高权重的男人,对他的冷血无情是亲身体会的。这么多年下来,他最怕的是自己一旦离世,厉殇身边连个知冷知热的都没有。厉殇这一路走来荆棘遍布,他是真的心痛又无能为力啊。

前几年,因为那个女人的事,厉殇不得不远离他乡,他就想关了乐清阁一同前去。若不是为了大业,他才不会让厉殇一个人去那苦寒之地,至今,想到此事,他心里都是苦恨啊。

“你们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以为我看不出来啊。”

孙管事心底恼恨,一脚踹倒那个妖娆的前台,她跌倒在地,波浪的长发散落在白色的地面,像是一抹落下的墨迹。孙管事又叹了一口气,早年,厉殇身边总有这些红颜祸水,赶都赶不走。厉殇心底厌恶,他也是防不胜防,生怕这些红颜祸水的下三滥招数会毁了厉殇的大业。可他又庆幸厉殇心智坚定,为人冷漠无情,对这些女人不屑一顾。

可等厉殇年岁渐长,他心里又是悔,又是恨。他悔的是,如今厉殇年岁正好,可依然对女人不屑一顾,尤其是那个女人闹出来的破事。他生怕原本就对女人不放在心上的厉殇,从此,对女人更没有了兴趣。恨的是,自己居然没防住,硬是让这些贱女人在厉殇面前搞了幺蛾子。

昨夜,得知厉殇让自己留意一个女人,他只差老泪纵横了。当晚也没忍住,在被窝里哭的是喜不自胜。

“滚出去,乐清阁可不缺前台。”

孙管事是越想越怕,瞧见那个瑟瑟发抖的前台,此时,她正跪在自己面前,狠狠的磕头求饶,鲜红的血液流淌了半边脸蛋。“拉出去。”

要是再来几个不懂事的,这不是断了他的希望吗?他如今唯一的想法,就是把鹿悦然当菩萨供起来。要是可以,恨不得给她镀上几层金光,把厉殇迷的晕头转向。

两个黑衣人拖着求饶的前台快速离开,她眼光闪过恨意。孙管事拂袖离开,亲自去清点药材,嘱咐他们用珍贵的礼盒装好,这才放心。随即,一想,不行,这趟他必须自己亲自过去。

“你怎么认识孙老的。”

张兰犹豫半天,好不容易才问出口。她实在是不敢相信,孙老居然直接打电话找鹿悦然。要知道这个老骨头特别的难啃,作为乐清阁最大的负责人,这几年的手段越发狠戾,为人又生冷不忌。要不是白鹿坊的名气大,恐怕也打不上这个交道。可是,鹿悦然居然让孙老亲自打电话。

原本有不满的普通药师,这下全都禁声不语,耳朵却全都竖了起来,他们也非常好奇鹿悦然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只见鹿悦然冷冷一笑,带着戏谑的口吻,“当然是我痴心妄想又不知天高地厚啦。”

这般回答引的一些人哄堂大笑,张兰怒目瞪着那些人,他们才停了笑声,可是抖动的肩膀,也显出他们忍得有多辛苦了。这一些资深的普通药师,对张兰的狐假虎威和假仁假义早有意见,如今看她吃了鳖,心中别提多舒爽了。原本对鹿悦然有些意见的人,此时也改变了一些心思。

吃惊的不止是药师间,这件事情也传到了白起耳中。他心中闪过一丝疑惑,他并不知道鹿悦然居然和孙老走得如此之近,他查到的,不过是鹿悦然在乐清阁留宿。

超出他掌控的鹿悦然,让他有了更多的心慌与紧张。他总觉得鹿悦然越来越陌生了,害怕失去的恐惧在他心底发芽。想起刚才被挂掉的电话,白起烦闷异常。第21章结束

第22章开始

第22章 眼高于顶

比他更烦闷的,只有一旁的赵晨阳和宁泽风了。他们两个人听到这个消息,直接蒙了。谁能想到鹿悦然居然能够被孙老青睐。两人又对视了一眼,眼中闪过难以置信,还想要问白起什么。可看他失魂落魄的,显然也不了解此事。

看来他们都低估了鹿悦然,能让孙老亲自打电话,这鹿悦然居然比世家大族还厉害?

“谁知道能不能送呢。”赵晨阳低低笑了几声。他心里知道,既然孙老都打电话了,这药材百分之一百少不了。但是,不甘心依然在他的心中,随后,他又补了一句,“白起,你可没说过,这青梅竹马这么厉害。”

他一贯直来直往,比一旁的宁泽风要胜上几分。宁泽风如今长眉深锁,打算事情如何收尾,预先订下的药材是没有办法了,只能自己吃了下去。这类时令性药材转手难度极大,除了按需预定,旁人几乎不收,只能烂在手中。

这可是一笔不小的钱财,不算惊人,却足够让他肉痛。宁泽风点燃一只雪茄,浓厚的烟草味道稍稍缓解他的烦闷。他吐出一口烟雾,缭绕一大圈后,才问白起,“我们和孙老打过交道,他这个人,你也知道,眼高于顶。”

一份话,大家又安静下来,停滞的空气继续低沉着,仿佛难以流动一般。

“有烟吗?”

白起划破迫人的沉闷,如同死亡的安静消失不见。宁泽风漏出讶异,他一眯眼睛,或许这场仗,败的并非一塌涂地。

“你不是不吸烟吗?”赵晨阳不掩饰自己的惊讶,看白起也不回答自己,撇了撇嘴,掏出一根雪茄扔给他。又想到他第一次抽,亲自给他点上。

浓烈厚重的醇香炸裂在口腔,白起忍住从舌尖弥漫而出的刺激,等它冲刷自己的烦闷,自己的忧虑,自己无法躲避的不安。

直到松木的质朴清香,蔓延在整个口腔,清悠怡然的花香丝丝衬托其中。白起吐出撩人的烟雾,他开始有点喜欢上了。

他至今为止,从未有过抽烟的经历。或许有过好奇,或许有过自己不知道的渴望。但他一直都记得,一个扎着羊角辫,嬉戏着湖水的小女孩,双瞳明亮,像是一颗闪闪发亮地墨色宝石,她稚气地说抽烟不好,她的丈夫是绝对不抽烟的。

“我得亲自看看。”

赵晨阳依然心有不甘,他不相信自己听到的真相,也知道这由不得自己信不信。可他依然心有不甘,这份不甘早就让赵晨阳难以忍耐。不到最后一刻,他是绝不认输的。

离约好的时间还有些时候,清水间的安静再次弥漫,赵晨阳时不时抬起头,盯着挂钟的分针,心底地焦急毫不掩盖。比他更焦急地是张兰。张兰正在大门口来回踱步,事态发展超乎她的预料,电话是她接的,虽然只是在远处听了孙老几句吩咐,从未见过,可这声音绝不会认错。

送药材的一直是乐清阁的小陈,自己往日没少讨好他,连带他的情头都弄进白鹿坊了。他不会不告诉自己,这鹿悦然和孙老是什么关系。既然鹿悦然身上打听不出来,她也拉不下脸,这乐清阁总能找到点路子的。

一辆奢华的加长豪车停了过来,张兰下意识退让一步。今日上品药师停休,也不知道是这位贵人何事过来。她琢磨着如何招待贵人,又不愿意错过前来送药材的小陈,颇有一些纠结恼恨。

在她犹豫纠结的时候,一个老人从车里走出。一身古朴的中山装,苍白的发丝不苟地梳了起来,精干威严彰显而出。十个虎背熊腰的保镖站在他的身后,各自端着一个诺大的礼盒。

“您,您好。”

张兰被来人的气势震住,脑子一团乱转,费了时间,才认出了从老人后面出来的年轻男人。那人五官端正,儒雅的脸上荡漾着笑意。这是乐清阁的“小管事”周易之,以往只能远远地看上一面。此时,他居然恭敬地跟在这位老者的身后,这位老者究竟是何人?

“孙老给鹿小姐送药,张兰是吧,麻烦前面带路。”

周易之打量张兰,暗自摇头,居然结结巴巴,真是上不得台面。他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虽然只在会场扫过一眼,但他记得这是白鹿坊的采买负责人,倒是有个印象。

“这边请。这边请。”

张兰听到孙老二字,连人都不敢看,迷迷糊糊的,居然直接引他们去了药师间。等她意识到自己犯下弥天大错时,冷汗早已湿淋淋的覆盖在身上。

孙老此等大人物,自己哪有本事接待,哪有资格会见。要不是恰好在门口,自己如何见得了他的庐山真面目。可她如今,居然直接把孙老请到了普通药师所在的药师间。张兰眼前一黑,汗水早已打湿半件衣裳。

“是不是来了?”

外面的骚动引起了赵晨阳的注意,他焦急万分,也不管其他两个人,直冲冲地跨步去了药师间。他确定骚动是这边传来的,莫不是药材已经送到了?

果然,等他赶到药师间,门里门外挤着一堆人。众人看到赶过来的赵晨阳,急忙让出一条路来。

“孙,孙老。”

赵晨阳被眼前一幕激的发昏,不敢置信地瞧着老者和少女两人。后面闻风过来的白起和宁泽天二人也有些发昏,眼前所见,即使再三确认,也依然让他们不可置信。

此时,威赫严谨地孙老显得和颜悦色,笑容中是满满如同春风一般的和煦,苍老的皱纹都舒展开来,像是风中摇曳地菊花花瓣。一眼看去,便知晓孙老心情极好,全然不是让他们心生畏惧的老不死。

“你就是鹿小姐,好,好,好。”

孙老掩饰不住上扬的嘴角,满意直直地显露而出。鹿悦然巴掌大的小脸,看起来有些苍白消瘦,一双明亮如墨色宝石的双瞳,泛滥淡然与宁静。举止又很大方得体,一身长旗袍过了膝盖,收口极小,中规中矩的款式,甚至有些老气,却显得她娇嫩欲滴。不像那些烫着大波浪,穿着大收口又露着半个胸脯的女人。鹿悦然是规矩得体,又大方优雅。

“您好,孙管事。”鹿悦然跟着打了招呼,又瞧见一旁发虚的张兰。心中叹了一口气,谁曾想到这居然是个没见过世面的,连人都不会接待。她温婉地笑了起来,“没想到,您亲自来啦,经理可早就等您了。”

她可不记得经理是谁,像孙老这个级别的人物,招待该是谁,她也是毫无印象。鹿悦然只想把人请出去,这药师间真不是接待人的地方。

“这边。”

在一旁的周易之引了路。他原本绷着的脸,此时才有了笑意。他未曾见过鹿悦然,也不知晓她是何人。还纳闷这是哪里来的,居然莫名其妙得了孙老的青睐。他一贯不问,因为孙老一贯不说。

他其实很气恼,白鹿坊居然不识礼数,将孙老请到药师间。这张兰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都该死。他琢磨孙老的态度,有些犹豫,可鹿悦然一份话,解了围不说,还显出孙老的和善,着急看小辈。又把白鹿坊对孙老的重视说了出来。虽然从张兰的表现,显然孙老的突然造访是措手不及的。不过,这不是怠慢孙老的理由。

倒是这个鹿悦然,她俏丽的小脸满是从容,周易之若有所思地移开目光,还真不容小觑。

“是我疏忽了,这带路的马上辞退。”

宁泽风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职责。一切给他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他难以相信自己亲眼目睹的一切。孙老居然亲自来了,先前鹿悦然找到药材,孙老亲自打来的电话,这些冲击虽然依然残留。可到底不是他亲眼所见,如今,他眼睁睁地看着孙老与鹿悦然和颜悦色,显然分外满意。实在是让他紧绷的神经崩溃了。

不只是一时崩溃的宁泽风,众人也都没有回过神来。赵晨阳倒是回过神来,可这不懂礼数的印象,在孙老这里是留下了。他苦笑,又是一场轩然大波。

回过神的白起,也跟了上去。他在难以置信和震惊之余,比旁人又夹杂着极为复杂的感情。他是再了解不过鹿悦然的。她来到沧州短短一日,怎么突然之间就认识了孙老这位大人物。唯一的交际也只有去乐清阁的一晚。可乐清阁的客人如此之多,怎么会有如此机缘呢?

即使是有着如此丰厚底蕴的白鹿坊,与乐清阁之间的差距,其实也不可同日而语。孙老哪怕面对魏家,又何曾有过和颜悦色呢?孙老的行为举止只不过是客气疏远,骄傲的魏芸不服,也被他当面拂了面子。可如今却对鹿悦然喜悦有加。

“悦然,你还瞒着我什么?”

白起望着前方的窈窕身影,疑问不断的闪现。难道真的和那个人所说,鹿悦然其实一直都在骗自己?不,他不相信。可这一切,和他调查出来完全不一样。第22章结束

第23章开始

第23章 初次见面

“别叫我孙管事,太客气了。”孙老瞧着鹿悦然是愈发的满意,知书懂礼又规矩大方,“大家抬举我,都叫我一句孙老,我看你也别客气,就叫我一句孙爷爷吧。”

他怕鹿悦然不答应,笑容越发和煦,满脸沧桑的皱纹,极力舒展,宛若尽情盛放的金菊花瓣。

他身旁的周易之,深刻的五官岿然不动,眼底却流淌出讶异。短短接触,鹿悦然表现确实令人眼前一亮。可再天资出众的奇才,孙老又不是不曾见过,何况还有历殇此等怪物在身边,孙老到底为何对这位鹿悦然另眼相待,表现完全不与往常。

比起周易之的吃惊,亲自端着热茶的宁泽天,听到孙老这番话。双手微微一抖,差点端不住这杯热茶。他苍白一笑,又赶紧收敛情绪,把热茶敬了上去。

“好啊,孙爷爷,那您也别客气,叫我一声悦然吧。”

鹿悦然觉得孙老为人不错,和煦慈祥,对药材也了解甚深,即使不为别的,她冲着这份善意,尊称一句孙爷爷也是应该的。

看旁人的态度,尤其是宁泽风和孙晨阳等人的诚惶诚恐,可见孙老地位不低。她是没想到厉殇居然安排如此一个大人物。又或者是,他是把左膀右臂都安排给自己了。

这种深度的信任,让她心底一软。自从重生之后,她何尝有过被人信任,被人珍而重之的感觉。她一路上,有的是背叛,是被恐惧包裹的不安。

“好,好,好。”

孙老听到脆脆软软的孙爷爷,喜悦溢出胸膛,蔓延在正常脸上。他连连道了三声好,又恨不得将鹿悦然请了回去,日日夜夜和厉殇面对面。

孙老还想再多问一些,来得太急,还没了解鹿悦然的事情。尤其是她和厉殇的事情,让孙老左思右想了一晚上,念念不忘,只想要知道个中详情。依他多年的阅历,鹿悦然自然不是那种浪荡之人,举止端庄又规矩。孙老越发觉得那些在一旁瞠目结舌的众人,实在是碍眼至极。他本来怕问的太刻意,让鹿悦然心生间隙,这白鹿坊的人又拢在这里,外面也竖起耳朵,恨不得和宁泽风一样,直接进来听上几句。

孙老暗叹时机不对,虽然有遗憾,却也知道此行确实不算白来。他小心翼翼地问到,“下次有机会吃个饭。”

“好啊。”

鹿悦然灿烂一笑,这孙老可真有意思。看他纠结的样子,显然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上几句,可又纠结时机不对。看来是和厉殇有关了。而且,他分明自己是长辈,却对自己这个初次见面的小辈友善不已。即使是厉殇让他帮自己,这眼底的善意却是孙老自己的。

鹿悦然心生感激,若不是在白鹿坊,又在众目睽睽之下,她还真想和孙老多聊一会儿。可此时,她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她只能抱憾地说道,“谢谢孙爷爷送来的药材,您什么时候有空,只管打个电话,我保证是随叫随到。”

孙老满意的直点头,端详了四周,瞧见白起一旁渴求又忧伤的眼眸,满心满意都是鹿悦然一人。他想起白家和鹿家的事情,又想到这小辈的恩怨纠葛,锋芒一闪而过。

这小丫头刚来到白鹿坊,居然混的是风生水起啊。那混不吝的宁泽风和赵晨阳,此时,不也服服帖帖地跟着鹿悦然走。回想鹿悦然的表现,孙老越发满意。

虽然以他们的实力,护住一个小丫头,娇惯着也不是不可能。但,一个能独当一面的女主人,在他看来,才是厉殇最适合的身边人。

鹿悦然将孙老送到门口,围观的众人尚未散去。其中还有一些值班的中品药师和下品药师,他们闻风而来。早就听闻孙老大名,却未曾见过,心底好奇,也来看上一眼。其中,自然对受到孙老接待的鹿悦然,也生出不同的感受。这些人好奇的很多,嫉妒的很多,羡慕的也很多。毕竟,这番机遇,可不是一个小门小户的学徒能有的,谁不想受到贵人青睐从此一步登天呢?

“怎么会?”魏虹始终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忍不住暗自低语,心底话竟然脱口而出。鹿悦然的身份背景,她从魏芸哪里听的是耳朵起茧。魏芸的语气之中,满满都是高高在上的鄙夷。一个落魄的没落家族,人口寥寥数人,还惹了深不可测的势力,十几年不敢落足沧州。连安身立命的自家药铺,也被白志轩牢牢握在手中。虽然白志轩的所作所为,容易被人诟病,可这也是鹿家自己没有本事。弱肉强食,本就是这世间的道理。但如今,鹿悦然居然和孙老相谈甚欢。那位高高在上,连大太太都要刻意恭维的孙老。

魏虹震惊之余,又多出一份诡异的念想,假如说,鹿悦然都能受到孙老的青眼相待,那是不是,自己也能如此。她可不比鹿悦然差在哪里,甚至比鹿悦然更加优秀。她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下品药师,虽然今年的药师大典,冲击中级药师入门有些难度,但也有不小的胜算。

是了,孙老只是没有机会见过自己,不晓得自己的出众才华,被鹿悦然蒙骗过去罢了。她一直以来,为了在魏家有一席之地,不被虎狼一般的大太太起疑,都隐藏在魏芸的背后。何况,她自问除了出身,自己比魏芸也更优秀。她从来不认为厉殇会看得上魏芸,一切,不过是大太太的痴心妄想罢了。

“有什么事,就来找我。我老头子虽然年纪大了,还是能撑场子的。”孙老在离开之前,拍了拍鹿悦然的肩膀,春风和煦说道。随即,他有意无意地往宁泽风等人所在之处,扫了一眼,目光温和却带着凛冽,让他们心生敬意和恐惧。

这分明是在帮鹿悦然立威,可这个下马威却无人敢心生质疑。以孙老的地位和权势居然如此看重鹿悦然,这让很多人有了全然不同的改变

“孙老,您慢走,招待不周,全是我张兰未曾见过世面。被您的威势震撼,万望您见谅。”

张兰眼看着孙老快要上车,冲出人群恭维起来。她恭敬的弯下腰,折出标准的九十度角。张兰自知刚才的失误,在白鹿坊肯定是待不下去的。她自然知道早已经错过最佳的弥补时机,可如果此事只是自己被辞退就罢了,最让人恐慌的是得罪了孙老。

她不敢想象自己居然做了这种蠢事。如果没有得到孙老的原谅,不,她不敢奢求孙老的原谅,只要孙老不介意,把她当做一根草芥无视。她至少还能站得住脚,在别处某得一条生路,守住自己打拼来的荣华富贵。

孙老没看她一眼,步伐稳重的踏上车。鹿悦然也没有留意张兰一眼,她只不过是自作自受罢了。先不论孙老的亲自来访是如何措手不及,接待客人居然请到药师间,这可真是太过于荒谬了。

“对孙老不敬的人,白鹿坊绝不会再留。”

宁泽风同样无视一旁的张兰,这次,孙老是否生气,他虽然不知道,可张兰是绝无可能留在白鹿坊。放任一个得罪孙老的人,无疑就是和孙老对着干。他冒不起这风险,宁家冒不起,白鹿坊也冒不起。

路过魏虹身旁的时候,宁泽天冷冷一勾嘴角。魏虹刚才的神情,他可是看的明明白白,虽然不清楚魏虹的打算,可也多少猜出来几分。他一直都知道,魏虹虽然名义上是他的未婚妻,却从未将自己放在眼里。或者说,自己于她,不过是一块垫脚石。

绝望从张兰眼底滋生而出,怎么办?她可怎么办?难道真的一无所有,仅仅不到一个下午,自己就彻底被赶出了那个富丽堂皇的世界?

跟着散去的众人,有的看到张兰的惨状,心生同情,谁能想到在白鹿坊威风八面的张兰,居然短短时间,就落得如此惨状。有的却幸灾乐祸,张兰仗着自己得了上层的青睐,可做了不少的混事。自己再有不满,也只能忍气吞声,如今她这般落魄,全是她自作自受。不过,他们想到孙老对鹿悦然的青睐,难免有了接近之意。

鹿悦然看着药师间陡然转变的和善气氛,那些看似热情不少的众人。冷意在心底泛滥成灾,真不愧是白志轩管理的地方,原本清廉正气的白鹿坊,如今却成了一群小人钻营取巧的地方。张兰只不过是其中一个罢了,踩地捧高的人,何止她一个。

白鹿坊在建立之初,祖父不止一次说过,他希望白鹿坊能容纳天下医者,为他们在乱世留一份圣地。这是祖父的心愿,是鹿家子子孙孙铭记于心的教诲。而如今,鹿悦然深吸一口气,她不会让白志轩毁了白鹿坊的,她要让白鹿坊重归辉煌,甚至远胜于前。

鹿悦然冷静下来,这才低头看着眼前的药典,尽量转移注意力,思索魏虹下午要诊断的患者。

“你是鹿悦然吧,初次见面,我是魏虹。”

民国娇宠:长官,夫人要毁婚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民国娇宠:长官,夫人要毁婚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民国娇宠:长官,夫人要毁婚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7024501号-2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