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先婚厚爱:顾少,慢点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温绵绵顾言琛

先婚厚爱:顾少,慢点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温绵绵顾言琛

2019-07-07 20:53:35来源:zd

《先婚厚爱:顾少,慢点宠》完整版 (全文在线阅读),主角温绵绵顾言琛,作者万岁岁,先婚厚爱:顾少,慢点宠小说精选:“老公,我总觉得拍戏的时候,导演看我的眼神不对劲……”温绵绵靠在自家老公的怀里,无意地嘟囔着。第二天,剧组放假,因为导演被开除,需要招聘新导演。“老公,那个新闻是假的!我真的没有和那个男艺人私会,那是剧组聚餐。”顾言琛微微皱眉,一把扛起自家小娇妻,直接进了卧室。第二天,顾总在微博上晒出了两人的结婚证,众人哗然。“老公,爷爷老和我说,让我们快点生孩子,我现在是事业上升期,我想再晚两年……”温绵绵

先婚厚爱:顾少,慢点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温绵绵顾言琛

先婚厚爱:顾少,慢点宠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001.追你没商量

001.追你没商量

“陆铭带一队外围保护,其他人跟我来。”

瞄准镜后,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深邃淡定,正盯着气窗里那个不安分的人影。

印象中的那个女人,安静又美好,像纯洁无暇的天使。绝对不会像眼前这位一样,跳来跳去,好像一只兔子。

秦野飞放下瞄准镜,叹了口气。

副队长陆铭看了一眼他,“就为了找蒙娜丽莎,值得吗?你连人家的正脸都没看全。你知道现在全军上下都在怎么传你的?”

秦野飞挑了挑左边的眉毛,怎么传他的?还用问么。

自从三年前被一个神秘女人救下,他就不停的寻找对方,所有目标是女性的任务他都要亲自上阵,全军私下里都在说,舒少校色迷心窍,魔怔了。连同神秘女人都被亲近的人叫“蒙娜丽莎”。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他想找到的,只是那么一个特殊存在的她而已。

“呼叫老K,胖子呼叫老K!目标要逃跑!”队员杜岩在对讲机里提醒。

秦野飞拿起瞄准镜再看,果然气窗里的人影不见了。

棱角分明的嘴角向上勾了勾,逃跑?

他可是名动虹城的第一风流公子。没有女人能从他手下逃脱,就算是为了蒙娜丽莎,也不能放走任何一个。

他飞身跃下平台朝气窗所在地奔去。

到了目的地,秦野飞才发现,这里是一处公共厕所。

秦野飞握紧手中的枪,几乎悄无声息的推开虚掩的门。

一个简易的定时炸弹出现在门口的水泥地上!

秦野飞立刻卧倒,对身后的队员做出停止前进的手势!

倒计时滴滴答答的走到最后一声,炸弹爆出一片彩色纸屑。

“祝你生日快乐……”

队员们在距离他十几米的地方停住,安静的空气里忽然爆出漫天飞舞的彩带。

陆铭的嘴角抽了抽。

这次的行动目标……很不套路嘛。

秦野飞一脚踢开计时器,冲进厕所。

然而等他进来的一瞬间,整个人都呆住一秒。

白花花的好像兔子一样的女人,正在换衣服!

宽大的男式T恤还没来得及穿好,她一抬头,胸前的两团突起就跟着一跳。

“啊!流氓啊!”她飞快转身,却脚下一滑朝便池栽了过去。

秦野飞快步上前,长臂一捞,将女人抱在怀里,免了她跌进茅坑的惨剧发生。

女人的肌肤,触手软腻,滑滑的,凉凉的。

自己腰上的对讲机和枪套咯着了她,她抖了一下想要躲开,却没敢乱动。

果然,枪套还是有震慑作用的。

但是,一个半裸的女人在自己怀里瑟瑟发抖,还不敢逃跑的感觉……

秦野飞眸子里有不同寻常的亮光一过,留恋似的看了一眼,“小姐,麻烦你转过身,我还想要看下后背。”

女人惊愕地瞪大一对葡萄似的眼睛看着他,诚恳的说,“我见过流氓,真的,但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大胆直接的流氓!”

秦野飞微微点头,“说的对,我一向大胆直接”。

不是他要看她后背,而是上级发给他的资料实在是太可怜了。

抓捕目标人物,却只有一张目标的远照,而且还特别模糊,难以分辨。

确认目标的唯一方法,就是她的背后那串标志性的数字和符号组成的纹身图案。

“你自己来,还是我帮你?”

他看着她笑得邪魅森森。

她抿紧的嘴唇,她的样子看起来快哭了。

那楚楚可怜的模样让秦野飞几乎不忍心再催促她。

“能不能放开我,你这样我很……害怕。”她的声音细得好像随时可以断掉。

“可以。”秦野飞看了眼地面,抱着她放在墙边的木箱上,那里看着还干净一些。

女人乖乖的靠在他的肩上,有些羞涩的笼着胸前的衣服。在秦野飞看不见的角度,嘴角却勾起一抹玩味的笑。

天底下想要抓她的人多如牛毛,她如果不是要回来陪朴美娜去闹她前男友的婚礼,她才不会回吉济民国来呢。

如果她要这么容易就被人抓住,她凌疏夏也活不到今天。

“小姐,你可以转过去吗?”秦野飞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都觉得自己特别可耻。

但是任务就是任务,他必须完成。

凌疏夏可怜巴巴的看了他一眼,“那……那你不能碰我……”

“安心,我从来不强迫女人。”

秦野飞深邃的眼看着她,还是那种漫不经心的口气。向后退了两步,抬起戴着半指皮手套的手,示意自己绝不碰她。

凌疏夏从上到下打量了他一遍,忽然觉得这男人长的还不错。挺拔的个子足有一米八五,宽肩,窄腰,长腿。

最重要的是那张脸,高挺的鼻梁,薄而坚毅的唇瓣。

薄唇的男人大多薄情。

她慢慢的转过身,背上的青色纹身刚露出一点点。

秦野飞的对讲机里忽然传出一阵焦急的喊话。

“胖子呼叫老K,一股不明势力正在向你靠近,他们都装备武器。”

“老K收到。”

就在秦野飞分心的一瞬间,凌疏夏一直紧紧绷着的腿忽然抬起,踩在秦野飞的肩膀上,借助他的力量向后一翻,纤细的身体凌空越出气窗。

“再见啦,老K同志!”

秦野飞这辈子也不会忘记那个小女人临走时看着自己的眼神,骄傲,得意,张扬。

他心里猛地一抖。

这种眼神……

和三年前的她……很像。

“老K呼叫,全体注意,目标逃跑,外围警戒!”

他也跟着翻出了气窗,那个兔子似的女人正在奋力奔跑,奈何脚下都是柔软得不像话得沙滩,凌疏夏跑起来十分消耗体力。

说实话,那女人跑的不慢,但是在他这个特种兵少校眼中看来,兔子就成了乌龟。

大长腿一迈三步并作两步就到了她的身后。

他刚把大手朝前一抓,就听见有子弹破风而来的声音,秦野飞的心一惊,跟着从后面抱住凌疏夏,往旁边一倒,两人在沙滩上滚做一团。

“不想死就别乱动,走,去那边。”秦野飞抓住凌疏夏的肩头将她揽在自己身后,拖着她跑到一处礁石后面躲起来。

秦野飞拔出枪,打开保险,保持瞄准姿态。

“你说你早点从了我,多好,省时省力。”

听着他的调侃,凌疏夏忍不住勾了勾唇,背靠在礁石上,笑得像只狐狸。

“我想过了,比起被他们抓走,还是被你抓走好一些。”凌疏夏朝他伸出一根手指,摆了摆,“不过作为回报,你请我喝杯咖啡吧。怎么样?”

两个小时前,她和搭档朴美娜约定好在河滩咖啡厅见,咖啡厅里有他们的人,到了那儿,她就能脱身。

秦野飞端着枪,笑了,“美女的邀请,我从不拒绝。”

002.腹黑男,你赢了。

秦野飞带着凌疏夏安全撤离的时候,天空开始下起了雨。

黑沉沉的大地配上黑沉沉的天。

秦野飞就这么抱着凌疏夏,一步一步从深深浅浅的沙滩上走过。

两个人,留下一行脚印。

“姓名?”

“凌疏夏。”

“性别。”

“女。”

“职业?”

“黑客。少校?你能不能问点你不知道的?”

“我还真有一个不知道的。”秦野飞立刻追问了一个问题,“比如……罩杯?”

没等凌疏夏回答,秦野飞低头,目光锁在她傲人的上围上,惊得凌疏夏往下缩了缩身子。

听那不良男人又说。

“不用凌小姐回答了,这个我现在也知道了。”

“流氓。”

他浅笑,目光落到凌疏夏的裸露的脚上,沙滩虽然柔软,但是细砂还是割破了她的脚,被海水一泡,翻起白色的皮。

他把她抱到特制的军车前,放下,脸上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转身走开。

“就在这儿,别动。”

凌疏夏最不喜欢别人威胁她,顿时顶了回去,“你不让我动,我就不动啊。”

看着她的红唇一动一动的,秦野飞忽然觉的喉咙有点干燥。

他嘴角蓦地一笑,带着些邪魅的弧度,一步一步凑到凌疏夏的耳边,呵了口气。

“凌小姐喜欢动的游戏?我刚好知道一个,你要不要一起?”

凌疏夏震惊地看着他,谁以后再告诉她,军人是一本正经的,她保证不打死他。

“你真的是军人吗?”半天,凌疏夏才从懵圈的状态中行过劲儿来。

秦野飞比她还吃惊,反问,“不是军人的话,你还能站这儿和我说话?”

凌疏夏噗了一声,“没你我照样跑的出来。”

这男人,哪儿来的自信,还真以为没有他,她会被那伙人捉住么?

秦野飞侧目看她,“我没说那个。”

“那是哪个?”

他薄而坚毅的唇朝地上努了努,“不是站着,是躺着。”

凌疏夏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痞的人,红着脸,咬得唇都快出血了。

这男人,就不能好好说话?

“穿好了。别弄得自己到处是伤,你这样子,真的让人……很难平静。”他递给她一双女士沙滩鞋,自己往军车上一靠。

凌疏夏对着那双鞋,毫不犹豫得穿上。刚一穿进去,她的脸就黑了。

鞋子不大不小,正合式!

“别不爽。”秦野飞似乎能看清她的小心思,拉着她朝咖啡厅走,“任何东西,摸过一次就会知道尺码,当然,看过也一样。”说着,又朝她的胸口看了一眼。

跑了一路的宽大体恤成了低胸,露着迷人的胸衣轮廓,偶尔还有指深的乳沟忽隐忽现。

“真的是……很难平静啊。”秦野飞脱下外衣给她裹了个严实。

两个人在咖啡厅里坐下来,秦野飞让她点餐,凌疏夏也不看餐单,直接了当的要了杯热开水。

传说中,蓝色瓢虫为了保持大脑的警惕性和精准性,从不沾染任何刺激性的食物。

她捧着开水,热气氤氲的蒙上她的眼。她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离开吉济民国有五年了吧?

和申在旭走的时候,以为外面的世界海阔天空,没有四大家族的勾套连环,也没有亲人间的貌合神离。什么礼数,教养,统统见鬼去吧!

结果呢,她除了扔掉了上流社会的教养和礼数,日子也没过得多么与众不同。

得到了数不胜数的金钱之后,申在旭离她而去。

号称“蓝色瓢虫”的黑客组合,从情侣搭档最终变成了和朴美娜姐妹搭档。

想到申在旭离开自己的原因。

凌疏夏的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疏离淡漠的笑。

“凌小姐?”

秦野飞的呼唤将她游走的神思拽了回来。

“你就不好奇,我们为什么到处找你?还不惜和黑火集团的人对上?”秦野飞揣着胳膊,看她。

“你不是正打算给我说吗?”她喝了半杯热水,服务生走过来,又给她填满。

在秦野飞看不见的角度,一脸稚气的服务生,对她比了一个逃跑的口型。

服务生的前心上,隐约可见一颗极小的蓝色瓢虫形状的胸章。

凌疏夏停顿片刻,站起来,“在你说之前,我先去一下洗手间。”

秦野飞半仰着头看她,目光好像清冷的月光,清凉的,深沉的,没有一点温度。

“去厕所向我汇报?咱们有必要那么生疏吗?刚才不还挺熟络的吗?”他说着话,有意无意地拂过自己的胸口。

凌疏夏忽然觉得,这个年纪轻轻的什么少校,从头到脚完完整整就是一个腹黑体质!

看她憋红了脸,秦野飞好心没有再说什么出格的话来刺激她。目送她去了卫生间。

“少校。”陆铭看了一眼手表,报时,“已经五分钟了。”

秦野飞出神五分钟,凌疏夏去厕所五分钟。

足够那个小女人翻出后院的高墙了。

陆铭适当开口,“后门在四点钟方向。”

秦野飞镇定站起往那个方向走,同时卷起了袖子。

敢在他眼皮子底下一次又一次耍花样,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已经成功的勾起了他的兴趣。

“少校干什么去?”胖子杜岩跑了过来,手上拿着一个对讲机,“司令官的电话。”

“陆铭吗?叫秦野飞听电话。”

“报告司令。少校追女人去了。”陆铭诚恳的对着对讲机回答。

从后厨房的围墙跳出去的凌疏夏,直接跳进了一个宽阔精壮的胸膛。等她抬起头看见那人的脸的时候,整个人僵在原地。

两道黑长的剑眉,黑亮闪闪的眼睛,薄而性感的唇,还有那比自己高出一头半的挺拔身板,再加上英气十足的帅气劲儿,可不就是那个流氓了自己的男人吗?

这个人明明是在咖啡厅的前厅里好好坐着喝茶才对。

诶……

凌疏夏翻了个白眼,看那男人双手叉腰,帅气的要死的走到自己面前,掏出手铐,把她的一只手塞了进去,另一只手铐则铐在了他自己手上。

“我一般不给什么女人,锁住我的机会,你是第一个,恭喜你,凌小姐。”

003.真是初吻吗?

凌疏夏被带上车的时候,朴美娜正与她擦身而过。

“雨下的很大。”秦野飞想要伸手替她关掉车窗。

凌疏夏心里一惊,这个角度,秦野飞只需要再往前多探出一寸的距离,就正好能看到朴美娜。

就她那副慌慌张张的样子,也实在太容易露馅了。

她手上用力一拉,想要拽过来秦野飞,但事实上,秦野飞坐在那儿一动没动,反而是凌疏夏自己扑到了秦野飞的怀里,顺便……

唇上忽然而至的温凉让秦野飞惊了几秒钟。

就是这几秒钟,朴美娜已经跑进了咖啡厅。

凌疏夏瞪大眼睛,看着贴在自己脸上的男人。

那男人也看着她,浓黑的好像黑墨水一样的眼睛此时正带着点暖暖的笑意,也在看她。

陆铭从后视镜里看的一清二楚,他们队长大人的脸色……怎么看,那表情都还有点……享受。

“你们两个,在干吗!”

一声女人的大叫打破了两个人的尴尬。

凌疏夏慌忙抽回身体,脸上阵阵发烫。

“凌……凌疏夏?”

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军官出现在车窗外,看见两人亲在一起的脸,顿时开始发飙,等再看见凌疏夏那张清纯无害的小脸的时候,更大声的叫了出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女军官的声音里带着嘲弄,“几年不见,怎么成了阶下囚?”

她看了一眼凌疏夏手上的手铐,笑得更得意,“是不是被在旭哥甩了?一个人在米国活不下去才跑回来的?”

“我被没被人甩,关你屁事?”凌疏夏一看是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在这里遇见她,简直是冤家路窄。

女军官忽然伸手从凌疏夏口袋里掏出她的手机,按下几个号以后,她的手机响了。

“我会对你的号码进行监听,这是程序,不是我公报私仇。”她说的冠冕堂皇。

凌疏夏盯着她看了几秒,轻蔑一笑,戴着手铐的手趴在车窗上看着她的眼睛。

“我说,你还记得我有一项特异功能吧?”

女军官刚才还得意洋洋的脸,立刻愣住了。

“你的银行卡密码是553929。”凌疏夏撅起嘴,朝她坏坏一笑,“再不离开我的视线,我就告诉他们你的内衣号码。”

“你还是那么可恶!”女军官咬着唇,眼神愤怒的剜了她一眼,又看向秦野飞,气得跺脚,“表哥,这女人一身坏心眼,你得小心她!”

凌疏夏缩回头,拢了拢头发,坐的规规矩矩。

秦野飞看了一眼手表,“姬中尉,我只有三分钟的撤离时间,已经被你耽误了一分半。”

姬云恶狠狠的大声嚷嚷,“我就是替她收拾残局来的!黑火那伙人,我负责摆平。”

秦野飞正要说话,姬云敬了个军礼,“这是司令官的命令。”

司令官?秦野飞皱了皱眉,但是无条件的服从了。

“开车!”他带着凌疏夏直接开往警备司令部。

车上,他看着昏昏欲睡的凌疏夏,忽然开口,“凌小姐,黑火集团的人为什么追你?”

“大概是因为我长的太好看了吧?”她侧目,朝他抛了个媚眼。

秦野飞摘下头上的安全钢盔,放在手上一弹。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凌疏夏。

“干吗威胁我?”凌疏夏向后一躲,“我可胆子小。”

秦野飞忽然玩心大起,一只胳膊撑在车壁上。

凌疏夏缩成小小的一团,惊惧的看着他。

“干……干吗?”

秦野飞朝前排吹了个口哨,陆铭非常得体的把后视镜掰弯了。

“的确挺漂亮。”秦野飞居高临下,看她小兔子似的样子。就她这副可怜巴巴的模样,今天晚上他都见了两次了,再也不会上当。

凌疏夏咬着唇,淡红色的唇更红了几分。

秦野飞的脑子忽然一热,瞬间想起了刚才她扑到自己身上的那个……算不上吻的吻……

“喂。”她缩在车子一角,被他困得死死的。“你还不放开?”

“报告队长”陆铭忽然出声,“车子好像出了问题,我需要下车检查一下。”

“同意。”

陆铭如获大赦,从车上窜了下去。

“最后一个问题。”秦野飞盯着她涨红的脸。

“干吗?”凌疏夏心里忽然莫名地紧张起来。

秦野飞再向下一点,快要贴上她的唇。

“刚才那个不会是初吻吧?”秦野飞点了点自己的唇,笑得痞痞的,“那么青涩,还得练练。”

“你这样的男人,不做军人的话,也就是个流氓。”凌疏夏挥出一拳,打在他的肩头。

“不过,你真的能看出别人银行卡的密码么?”秦野飞很好奇。

凌疏夏笑着指着秦野飞的脑袋,“怎么连你这个军人都相信特殊功能啊?”

“当然不能,只不过是因为我太了解姬云,她喜欢用自己手机号的后六位做密码。”凌疏夏谦虚的笑了笑,“谁让她刚才抢我手机。”

“你是姬云的表哥吗?”她忽然响起刚才姬云叫他表哥。

秦野飞“嗯”了一声,没多做回答。

凌疏夏看着窗外掠过的树影,唇边默默勾起一个玩味的笑。

虹城四大家族之一的军界秦家……吗?

十分钟后,车子到了警备区大门口。

警备区大门两侧已经站了两排特种兵,穿着整齐的军装,标杆似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样的场景,她似曾相识。

一些回忆涌上心头,凌疏夏抿紧唇,脚停在原地,迈出去一点点又退了回来。

秦野飞抱着肩,在她身后痞痞的笑,“害怕可以逃到我怀里来。我这儿安全。”

废话,就数他最危险好吗?

“欢迎你加入,蓝色瓢虫。”秦野飞忽然转过身,走在了她的前面,顺手拉起她的一只手。带她穿过那一排排站的笔直的兵。

“不用训练啊?都跑出来站着?都散了!”秦野飞松松垮垮的往前走,那两派人不知怎么的,迅速的向后退,听见他一声令下,立刻解散了队伍。

凌疏夏刚才周身萦绕着的紧张和恐惧,和她之前骗自己时伪装出来的胆怯,完全不同。

他甚至能感受到凌疏夏一下比一下猛的心跳。

秦野飞忽然把她的手放在她自己胸口上,自己的手垫在上面。

凌疏夏一愣,“干吗?”

“感受一下你现在的心跳。”秦野飞说的很严肃。

凌疏夏眨了眨眼,“我自己的心跳我自己知道。”

“我对凌小姐忽然变得如此猛烈的心跳很好奇。可我也确实不好……直接把自己的手放上去。”

秦野飞说的还是那么轻飘飘,一边好看的眼眉忽然跳了一下,他抬手压住,一边往里走。“女俘虏归主将,多么好的传统,居然说丢弃就丢弃了。”

“你刚才说欢迎加入,加入什么?”凌疏夏没被他骗过去,问的很清楚。

秦野飞回身,凌疏夏猝不及防撞到他的胸口。

那男人带着邪魅的笑容,好心的弯下点腰,鼻尖快要贴上她的。

“我加入你,或者,你加入我,有什么区别么,凌小姐?”

第21章 小学生身材

顾言琛先回过神,眼疾手快地拿起茶几上的浴巾,直接围在了温绵绵的腰间。

温绵绵抓紧浴巾,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闷着头,一声不吭。

主要是,她快窘迫死了,真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心里把自己骂了一万遍。

就不应该参加剧组的杀青宴,就不应该喝醉酒,就不应该走错房间,就不应该和顾言琛发生关系……

“温绵绵,你是小孩儿吗?裤子都不会穿?”顾言琛知道温绵绵此时此刻正在想什么,所以故意激怒她:“还是说,你是想勾引我?”

“才不是!”温绵绵抬头看着他,怒气冲冲地说道:“谁让你的裤子那么大,还没有松紧,我才会……”

才会走光!

顾言琛弯下腰,脸凑到温绵绵的面前。

她身子赶紧往后仰了仰,警惕地问道:“你想干嘛?”

“你睡吧。”顾言琛转头,将沙发上的电吹风拿起,然后转身走了。

看着顾言琛的背影,温绵绵拼命地挠了挠头,内心无比抓狂。

顾言琛放下吹风机转身,温绵绵便赶紧停下了动作,赶紧躺到了沙发上,一动不动。

然后,她就看着顾言琛什么话都没说,直接走到了那柔软的大床上,掀开丝绸被子,躺在了床上。

温绵绵此时此刻不尴尬了,她居然涌起了羡慕的情绪。

她好羡慕顾言琛睡在舒适的床上,而她……苦逼地睡在沙发上。

“唉。”温绵绵情不自禁地叹了一口气,暗暗感慨自己的命苦。

刚刚室内太安静了,所以顾言琛很清楚地听到了温绵绵的叹气声。

“你叹什么气?”顾言琛开口问道:“反正都看光过,你不用太难过,毕竟也没什么看头。”

“顾言琛!”温绵绵本来都不想着这事儿了,结果顾言琛又故意挑起,气得她牙痒痒。

“难道我说错了?”顾言琛反问:“你觉得你身材怎么样?小学生身材。”

毕竟这个丫头说他技术太差,他也找到机会反驳了。

“你——”温绵绵被气到了,她伸手指着床的方向,本欲怒吼,顿时又灭了气儿:“算了,睡觉。”

要是她惹毛了顾言琛,就真的要睡到甲板上去了。

温绵绵翻了个身,背对着顾言琛,紧紧地闭上眼睛,数起羊来。

大概是有些累的原因,没过多久,温绵绵就睡着了。

……

等她迷迷糊糊地想来,外面又是艳阳高照,显然已经到了第二天了。

温绵绵坐起身来,突然发现有哪里不对劲。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居然是从床上醒来的。

等等,她没记错的话,她昨天不是睡在沙发上的吗?

掀开被子一看,身上居然穿了件女士的睡裙,完全不是昨天的男士短袖配浴巾了。

温绵绵望向窗外,顾言琛正坐在露台上喝咖啡,她急急忙忙地下了床,然后走了过去。

“顾言琛,你给我说清楚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温绵绵双手叉腰,怒气冲冲地质问道。第21章结束

第22章开始

第22章 他帮她换了衣服

顾言琛看了她一眼,然后慢条斯理地放下杯子,望着蓝色的大海,慵懒的口吻说道:“昨天半夜,你突然爬到我身上,非说要睡床。反正床挺大,我就让你睡了……”

“那你不早说?”温绵绵翻了个白眼儿,无语地说道:“还有,你语文怎么学的?你应该说你让了一半的床给我睡,什么叫你就让我睡了?要是被人听到,还以为我对你霸王硬上弓呢……”

“嗯啊……快啊……”

温绵绵的话语刚落下,却突然听到女人的嘤嘤声。

她闻声看去,隔壁房间的落地窗前,一对男女正站着进行最激烈的动作。

“疯了!真的疯了!这个世界是怎么了?”温绵绵抓了抓头,不想再看,直接进了卧室。

“自从被顾言琛睡了之后,我怎么老遇到这种事情?老天爷你是故意的吗?”温绵绵只以为顾言琛还在露台上,她继续自言自语道:“显示看到佳萱和男人在房间里,然后又看到叶明轩和温雨晴在泳池,现在又看到一对儿在露台上……都是因为顾言琛。”

“因为我?”身后,传来男人幽幽的声音。

“啊!”温绵绵吓了一跳,赶紧转过身,惊吓道:“顾言琛,你不是在露台的吗?”

“你看到这些人做这种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顾言琛不满地问道。

又不是他让这些人做这种事儿的。

怎么温绵绵怪起他来了?

顾言琛表示自己很无辜!

“当然和你有关系。”温绵绵撇了撇嘴,暗暗瞪了一眼他,说道:“都是因为你,因为你……我才被辣眼睛的。”

“因为我什么?又不是我让他们乱搞的!”顾言琛生气地将温绵绵抵在了墙上。

温绵绵没了气焰儿。

她确实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了。

毕竟,也确实不是顾言琛让他们那啥那啥的。

“不对啊,顾言琛,你为什么说人家是乱搞?”温绵绵觉得哪里不对劲,想通后立刻纠正道:“我只是说我被辣眼睛了,可没说他们是乱搞。隔壁的那对儿万一是正儿八经的男女朋友,也不算是乱搞吧!只能说野—战有点不雅观。”

“还有,为什么我会穿着这个睡裙?”她继续质问道。

“我问一个女人买的,谁让你睡姿不雅,浴巾都掉到地上了,我只好帮你换个女士睡裙。”顾言琛的脸部露出勉为其难的表情。

“你……”温绵绵的脸色涨的通红。

又一次被看光光了。

顾言琛看着她害羞的样子,忍不住起了调—戏的心思,低下头凑近她,反问道:“既然你说人家是男女朋友,不算乱搞,那我这个做丈夫的帮你换个衣服,你作为妻子有什么好生气的?”

“……”温绵绵竟然无言以对了。

“我还帮你买了一套衣服。”顾言琛指了指沙发上的粉色运动套装,问道:“所以,温绵绵,你该怎么感谢我?”

“我谢谢你。”温绵绵脱口而出,说道:“你买了多少钱?我还钱给你。”第22章结束

第23章开始

第23章 我能不能先欠债?

“一共是八万。温绵绵,你是支付宝还是微信?”

温绵绵瞪大了双眼,恨不得一拳捅死顾言琛,愤愤道:“你勒索啊!就这两套衣服,你要我八万?”

“温绵绵,你要搞清楚,这是在游轮上,不是在城市里。”顾言琛一副淡然的口吻,说道:“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模特,愿意卖衣服,而且这两套都是奢侈品,原价四万,但是她要双倍才肯卖。”

顾言琛也是心酸,大半夜的跑到外面去找女人买衣服。

当时一个模特在甲板上守株待兔,看到顾言琛的时候惊为天人,得知他要买女士衣服,便以为他是暗示那方面,就把顾言琛带到了自己的房间。

顾言琛是和模特来拿衣服的,谁知道那模特就想和他做那事儿,被他严肃拒绝。

于是模特凌乱了,她没想到顾言琛是真的要买衣服,而不是话里有话地钓美女。

她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帅的男人,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奇葩的男人。

最后模特坐地抬价,原价四万的两身衣服,最后八万卖给了顾言琛。

“……”听完顾言琛说的,温绵绵也彻底凌乱了。

她现在觉得,宁愿被顾言琛看光光,她也不想穿这两身天价女装了。

“顾言琛,能退吗?”温绵绵咬了咬唇,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他,问道:“那个模特是谁,我和她去谈谈……”

“你都穿了,人家让退?”顾言琛眉尖微挑。

“可那一身没穿啊!连摸都没摸过,总能退一身吧?”温绵绵指了指沙发上的粉色运动套装。

好歹退完一套,就能挽回四万块。

四万块啊!

她拍了整整五个月的清宫戏,炎热的夏天穿着厚重的清装,每天身上都大汗淋漓,因为空调房她进不去,那是主角待的地方。

最后,她分到手的片酬是两万块,整部剧。

而剧中女主角的片酬是,八十万,一集。

这就是差距。

所以,温绵绵不是物质,也不是舍不得买,主要是她没钱。

因为她兜里只有两万块了。

“那模特说,概不退换。”顾言琛就等着温绵绵向他求饶呢。

温绵绵腿一软,差点跌坐到地上,但她还是镇定住了。

“顾言琛,那我能不能……先欠债?”她满脸讨好地看着顾言琛,期盼着他的回答。

顾言琛微微挑眉,凑到她的耳边,呼出一口热气,问道:“既然还不上钱,那就肉、偿?”

“啪嗒”一声。

这一次,温绵绵是真的腿软地直接坐到了地上。

然而,好巧不巧,她的脸正好对上了顾言琛……

“你这么迫不及待?”顾言琛身体一僵。

他虽然知道温绵绵是无意的,但是她呼出的热气撒在上面,让他浑身都绷紧了。

温绵绵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张开双手,一把抱住了顾言琛精装的腰,哭喊着:“顾总,顾大少爷,顾美男子,求求你宽限我时间,我一定会把钱还清的!”

顾言琛本来就是逗逗温绵绵的,可是现在……她的脸搁在他的腹部,还不断地磨蹭着向他求饶,彻底把他身体里的火焰给点着了。

而某个小女人全然不知,只顾着在给自己求情。

先婚厚爱:顾少,慢点宠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先婚厚爱:顾少,慢点宠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先婚厚爱:顾少,慢点宠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9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