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苦海无涯回头是我章节阅读[无景山天灵,]苦海无涯回头是我小说全文免费

苦海无涯回头是我章节阅读[无景山天灵,]苦海无涯回头是我小说全文免费

2019-06-12 16:40:57来源:wyy

苦海无涯回头是我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作者景七刻画的主角人物出场了。苦海无涯回头是我小说全文分享,苦海无涯回头是我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中让小编和你一起进入主人公的世界。苦海无涯回头是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佛门无涯岸进来了狐妖,还是个小女孩子。一群老爷们,看着软乎乎的小孩子手足无措,哭天抢地。众师弟:大师兄,这怎么办啊。无景山:扔了。整个无涯岸揭竿而起:大师兄你怎么可以这样,这可是香香软软的女孩子啊,出...

苦海无涯回头是我章节阅读[无景山天灵,]苦海无涯回头是我小说全文免费

苦海无涯回头是我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小宝

“回来!别走,你的伤还没好!”

不管无思达再怎么喊,那一抹银白的身影就这样消失在了眼前。

“无思达!这里是无涯岸!你私藏妖孽,还敢还在此放声大喊!”无景山立在面前,甩了甩衣袖,狠狠地瞪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无思达。

无思达闭上了嘴,抬起头,咬着的嘴唇慢慢渗出了血。

“我一直以为,你虽然严厉,但不管怎样还有一份善心,是我看错了,你!就是个冷血动物,你连妖都不如!”

无子明看见场面越发紧张,赶紧出来缓和:“思达,怎么和你大师兄说话呢,还不闭嘴。”

“我闭嘴?我说错什么了,他……”

无思达话还么说完,无景山上去对着他脖子就是一掌,他就这样昏过去倒了下来。

无景山用手托着他无力的身体,平静的声音缓缓响起:“师叔,帮我把他带回去,面壁思过,半月!”

无子明赶紧连连答应:“好好,我这就去,可这里这么多妖,你收拾得过来吗?”

“交给我就好。”

一听这话,无子明赶紧扛着那个傻小子就离开了,也不知道这小子,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勇气,敢和他师兄这么说话,他看见无景山那张臭脸,一刻都不想多待。

无景山不亏是无景山,当天晚上,所有残存的妖怪,死的死,逃的逃,没出三天,无涯岸在无景山的整顿下,马上就恢复了原样,还是和原来一样的情景,小和尚们变得和原来一样,吃斋念佛、练功。

而天灵自从那晚之后,就漫无目的地在无涯岸后面的灵山里乱转。

如果不惹那三头巨兽,这灵山还算是个好地方,不管是小兔子还是树上的果子,都够她安稳的过一阵子了。

天灵摸了摸肚子上的伤口,因为上次妖气的横冲直撞,好不容易快愈合的伤口又裂开了。

这几天没有喝药,更没有无思达的精心照顾,天灵看着慢慢化脓的伤口,不由的叹气,伤口似乎变得更严重了。

天上聚齐了几朵雨云,她得找个地方提前准备准备,灵山里吃的倒是不少,不过树木、叶子到不多。

天灵站在灵山边上,外面虽然还有不少妖魔,不过看那妖力,定然是打不过自己的。

村子后面的小山里,看起来有不少可用的木材,撑过这场雨看起来是没什么问题。

趁着天还没黑,天灵将妖气收了收,进了山里。

可没走一会,天灵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不远处一阵强大的妖气吸引了天灵的注意,不是一个强大妖怪散发出来的,更像是无数小妖聚在一起散发出来的妖气汇聚再了一起。

天灵本不想理会,可一股熟悉的味道从妖气当中传来,那味道越来越真实,还带着丝丝血气。

“救我……”

微弱的求救声传来,天灵转过身,向着那股味道的方向跑去。

另一边无涯岸里也出了事。

村子里的大娘,突然慌慌张张地跑上了山,神情焦急无比,死活要见无景山。

无星安顿好大娘,就赶紧跑去找无景山,带他去了大娘休息的地方。

“景山师傅啊,我求求你了,方丈出行,这里就你本事最大啊,我求求你了。”

“大娘,怎么了。”

大娘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泪水盘旋在她一层层的皱纹里,连话都说的断断续续:“我、我的小宝……”

无景山一脸平静地看着大娘,让她也慢慢平静了下来:“我的小宝,不见了!”

“什么?小宝不见了?”无星在一旁听见,脱口而出。

无景山一个眼神杀过来,无星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大娘,你慢慢说清。”

“好好,前天满月,小宝就很好奇,我没让他出门,昨天他还是想出去玩,我想着满月过去了,就放他出去了,可谁知,我在家等啊等,就是等不到我的小宝回来啊!”

“昨天就走丢了吗?”

大娘哭得嗓子都哑了:“嗯,昨天就不见了,我等了很久,实在是等不下去了,我怕我的小宝……”

大娘说着说着,不知又想到了什么,掩面痛哭起来。

无星看着大娘这样子,也是无能为力,只能拍了拍大娘的背,安慰安慰。

“无星。”

无星没听见他大师兄在叫他,还沉浸在小宝丢了的悲伤中难以自拔。

“无星!”

无景山的音量稍稍提高,吓得无星一机灵:“在呢在呢,弟子在此。”

“去找几个功夫还不错的弟子,三人一起,去山下寻找小宝,快点!”

“是,弟子领命。”无星慌慌张张地赶紧跑开,回头看了一眼,大师兄将大娘扶了起来,递过手帕,便坐下念起了经。

无星偷笑,平日里看着大师兄不食人间烟火,没想到还是有点人味。

就在这时,一个石子飞来,正中无星的额头。

“看什么!还不快去!”

算了算了,还是很可怕,无星不敢再停留,赶紧跑去练功房,说明了原因,分派了下去。

可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月色慢慢爬上柳梢头,明亮的月光照着越来越黑暗的世界,大娘看着无涯岸的大门,多希望她的小宝马上就会出现在那里。

可是夜已慢慢深了,下去寻找的弟子们渐渐返回,大娘望眼欲穿,可上来的弟子看见大娘,只能摇摇头,便离去了。

最后一批人回来,可还是没见小宝的身影,大娘瘫在地上,绝望的哭声响彻无涯岸,无景山走过来,扶起了她:“大娘,别急,我亲自再去看看。”

说完,无景山便想离去,可突然间,一阵熟悉的妖气传来,慢慢向着这里靠近。

“无星,结界修好了吗?”

“修好了,昨天就修好了。”

“那这狐妖是如何进来的?”

“什么?狐妖?是天灵回来了吗,我这就去告诉思达师兄,他一定很高兴。”无星说完就想跑,被无思达呵斥住。

“不许告诉他!”

可是妖气越来越近,无思达在屋子里,也感受到了,他赶紧跑了出来,四处寻找着。

看见大师兄在外面,他赌气,当什么都没看见一样,就是不理会。

不一会,顺着妖气,一行人来到了厨房,无子明还睡得正香,被一阵骚乱吵醒,赶紧起来,看见一群人都来到这里,赶紧穿戴好。

“无星,发生什么了?”

无星兴高采烈的跑过来:“师叔,是天灵,天灵回来了。”听他这么一说,无子明才感觉到一阵妖气,看来自己还真是老了啊。

厨房后面的千年松柏后面,妖气就是从哪里散出来的,一行人赶过去,不仅仅看见了天灵,还看见了在天灵旁边昏过去的小宝。

大娘看见小宝,扑了上去,天灵被吓了一跳,赶紧向旁边跑了过去,一路上留下滴滴血痕。

无思达看见天灵受伤了,就想靠近:“过来,让我看看你哪里受伤了?”

许久未见无思达,天灵也是想念不已,可他头上的伤口,却还是那么触目惊心。

“别过来!你个妖孽!”

大娘抱着昏迷不醒的小宝,挥舞着手臂,让天灵无法靠近。

“就是你,偷走了我的小宝啊,就是你!我不让小宝和你一起玩,你就对小宝怀恨在心,真是妖孽,妖孽啊!”

天灵看着大娘那眼神,呆呆的愣在了原地,她何时伤害了小宝?明明……

“大娘,你在说什么,你哪里看见她伤害小宝了!”无思达看见天灵的腹部涌出了血,手臂又添了新伤,心疼都来不及。

“苍天啊,你看看小宝,都成什么样子了,不是她还能有谁?你看看她,一副狐媚子的样子,连和尚都被她夺了魂啊!”

“你!”

“好了,都别说了。”

无景山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眉头紧蹙,他真是厌烦透了这永无止境的争吵。

“小妖,我问你,他,是你带走的吗?”

天灵看着面前的男子如此生气,低下了头,双手揉搓着衣角。她不知道什么才是对的,什么才是真的。

“快说话啊,你这时候犹豫什么。”无思达冲到天灵面前,蹲下来紧紧握着她的手臂。

“无思达!闭嘴。”

“好了,师叔,赶紧带小宝去看看吧。”

无子明从大娘手里接过小宝:“大娘,走吧,和我去看看小宝怎么样了。”

大娘瞪了一眼天灵,还是急忙和无子明离开了。

“无思达,这妖是你带进来的,现在,她做的事,就是无涯岸做的事。”

“可这不是她做的啊!”无思达眼睛中含着泪,握紧的拳头快被自己掐出了血。他不服,这事情,绝不可能事天灵的所作所为,为什么大家都不信!

“我放她一命,但,她永远都不要再踏进我无涯岸的大门了。”无景山看了一眼天灵,缓缓闭眼,转身离开了。

天灵抬头看着离开的男子,那一眼,分明就是在告诉她,下次再见,就是她的死期。

说什么都是无用的了,只要她一天是妖,一天留着妖魔的血,一直就会是这般。

天灵身上的血还在不停的流下,剧烈的疼痛让她快要撑不住了。

“你为何不说话!我知道不是你干的!”

无思达看着天灵痛苦的样子,自己心里更是一阵阵的痛苦,不由皱紧眉头。

天灵看见无思达这副样子,伸出了自己的手,轻轻的摸了摸他的头,这是她唯一能给他的安慰了。

天灵看着无思达笑了笑,挣脱了他的手,那男子的话她听得很清楚了,她也明白,自己是妖,终是不属于这里的。

离开这里,可能是最好的选择了。

她掰了掰无思达的脸,硬生生掰出了一个难看至极的笑脸,随后,天灵摇身一变,变成小狐狸的样子,从他的身边溜了过去,消失了。

妖气消失的那一刻,回到禅房里的无景山缓缓闭上了眼睛。

另一方面,无子明把小宝上上下下的查看了一番,除了一些擦伤,就是手上有个巨大的咬痕。

大娘看见了,担心的不得了:“大师,我孙子他没事吧,我可就剩这一个孙子了,这是我唯一的希望了。”

“无事,大娘无需担心,只是些皮外伤罢了,养上两天就能痊愈了。”

“好好好。”大娘拉着小宝的手,不断地端详:“可是他怎么还不醒呢,真的无事吗?”

无子明调着药方,转过身对大娘笑笑:“真的无事,您放心吧,小宝可能就是被吓到了。”

听见无子明这么说,大娘才终于安下心来。

无子明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又赶紧跑出去看了看外面的情况,就看见那傻小子,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思达,进来吧,她都走了。”

“为什么没有人相信啊!为什么?”

“我相信。”无思达一听这话,吃惊地转过身来:“真的吗?你真的相信?”

“不光是我,你大师兄也相信,只不过,她不能留下。”

“为什么?”

无子明拉起摊坐在地上的无子明:“来,你和我来。”

他带着无思达来到了小宝和大娘在的房间:“你看。”无思达往里面看,他大师兄正对着大娘弯下了腰,那个冷漠无情,天地最大的无景山,弯下了腰,正在道歉。

“明白了吗?”

无思达看着里面,默默低下了头,泪流满面:“明白了!”

 

 

真相

小宝昏迷了三天,一直没能醒过来,大娘就在一旁守了三天,谁劝都不肯离开,这样下去,小宝没事,大娘估计都快撑不住了。

无思达每天来给他们送吃食,看着祖孙俩这副模样,心里也不是滋味。

“师叔,你说咱们这还有芝幽草没,不行我再去找一株。”

“找什么,你以为那东西那么好找,更何况,那是仙草,你给小宝吃,你是想害死他吗?”

无子明也纳闷,按道理,小宝的病情也不重,应该马上就能醒,这么久不醒,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两人一起来到了屋子里,大娘已经醒了,正在一旁用湿毛巾给小宝擦拭着身体。

“大师你来了啊,我家小宝真的没事吗?这、这怎么还不醒啊?”

无子明来到床边,又仔仔细细的查看了一番,确实没什么毛病啊。

“大娘,我们再耐心等等吧。”

“哎,好,再等等。”大娘坐下,继续看护着小宝。

“师叔,小宝还没好吗?”

无思达听见声音,头皮一阵发麻,赶紧躲到一旁去了,无景山踱步进来,看见无思达,也没说什么,就坐到了小宝床边。

“没好呢,都三日了。”

小宝原来胖嘟嘟的小脸,如今变得消瘦了许多,无景山拿起小宝被咬伤的手,仔细端详了许久:“师叔,这难道不是蜂蚁妖的咬痕吗?”

“蜂蚁妖?”无子明凑上去看了看,这么大的咬痕,怎么会是蜂蚁干的呢?

“景山,你看错了吧,蜂蚁妖还没有我指头大,而且是微毒,怎么会是。”

无景山抬起头来,指了指小宝的伤口:“师叔,这一只蜂蚁妖可能咬不出来,但要是十只、百只又如何?”

无景山的话,让无子明恍然大悟,这就是小宝为何不断消瘦还迟迟不醒的原因了。

“月圆之夜,估计招惹来了不少蜂蚁妖,只是这中间,没被咬伤罢了……”无景山看着伤口,似乎想到了什么,却又止住了口:“好了,快去给孩子把解毒药熬上吧。”

无子明带着无思达出了房间,不一会,就端着一碗药进来了,大娘给小宝喂下,没过几个时辰,小宝就睁开了眼。

“小宝?小宝你醒了?”小宝迷茫的看着外面,仿佛记忆还停留在三天之前。

“啊,不要过来,好多啊,不要过来!好可怕。”小宝突然在床上挣扎起来,神色惊恐地看着空中,不停地挥舞着手臂。

“小宝乖,不怕了,没有东西了,是奶奶,这里只有奶奶在。”大娘抱住小宝,不停地安抚着小宝的情绪,他才慢慢回过神来,看见是奶奶,小宝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奶奶,好可怕,小宝以后再也不乱跑了,好可怕啊。”小宝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看得所有人都不由得心疼。

“好啦好啦,小宝最乖了,没人会伤害小宝的。”

“嗯!”小宝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又抹了一把鼻涕,无景山看见小宝没事了,搓着手里的念珠,就想离开,谁知小宝瞪着大眼睛,叫住了无景山。

“景山哥哥,是你发现的小宝吗?”

无景山脚步一顿,转过身来看着面前变瘦的小肉团子,不由的放缓了语气:“是,怎么了?”

“那和我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呢,就是之前和思达哥哥在一起的那个女孩。”

无思达听见在说天灵,立马来了精神:“怎么了,小宝,你找她干什么啊。”

小宝瞪着大眼睛:“我当然要找她,是她救了小宝!”

这话一出,几家欢喜几家愁,大娘当场就不乐意了:“小宝,你说什么呢,不是那妖怪把你拐跑伤了你吗,你怎么还给她说话呢!”

小宝一脸疑问的看着奶奶:“奶奶,您在说什么啊,明明是她救了我!”

大娘的脸瞬间红了,这可怎么办,是她之前一直说是那狐妖伤了小宝,现在小宝这样说,她这张老脸往哪里放啊!

“小宝,真是她救了你吗?”一直不说话的无景山开了口:“这是佛门,不可撒谎的。”

小宝看着无景山,平时笑嘻嘻的小胖脸,现在严肃无比:“我没说谎,我被一群大蜜蜂追来追去,都要咬我,刚好碰见了她,她赶紧过来帮我,可是蜜蜂太多了,她只能用自己的身体帮我护住,没过一会,我就有点晕了,只能感觉到她拉着我向前走,之后的,我就不知道了。”

无思达听见这话,高兴得都快哭了出来,不是天灵伤了小宝,是她救了小宝啊!

“景山哥哥?她现在在哪里啊,我想谢谢她。”

“谢什么谢,走了小宝,我们回家。”大娘收拾好东西,拉着小宝就准备离开。

“我不要我不要,我要见她,景山哥哥!我要见她!见不到我就不走了!你们把她藏到哪里去了,她还受着伤呢!”

小宝躺在地上打滚,说什么都不愿意离开,大娘的脸,一阵青一阵红,最后也没了办法。

“各位大师,是老妇当时弄错了,误会了那妖,我、我也是实在没想到啊,这妖,她还能救人啊。”

大娘看了看在地上打滚的小宝,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无景山:“景山,你看,那妖,还能找回来吗,让小宝见见,让我也……道个歉。”

无思达瞅准机会,立马跑上前,拉住了无景山的袖子:“师兄,你看,这么多人都求情了,你就答应吧。”

无景山看了一眼被拉住的袖子:“你不是要躲着我吗?”

“我!师兄你最好啦!”无思达准备实行臭不要脸模式,拉着他的袖子,就再也不放开。

无景山被他缠的没了办法,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找她回来可以,但治好病,她不能留在我无涯岸。”

“太好了,师兄你最棒了!”无思达蹦起来,给了他师兄一个巨大的抱抱,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无子明看见这一幕,笑着摇摇头:“哎,你们俩,真是。”突然,他又想到了什么:“对了,景山,那妖……”

无景山拨弄着念珠:“怎么了师叔?那妖?”

“算了,无事,我去给你们做点吃食。”无子明拍了拍他的肩膀,离开了。

另一方面,无思达得了应允,跟脱缰的野马一样,围着无涯岸四周跑了一圈又一圈,每一个角落都不肯放过。

突然,他想来第一次见到她的地方,赶紧往后山跑去。

此时的天灵躲在草丛里,觉得这个场景实在是太熟悉了。

看来她终将是要死在这山上。

旧伤没好,又添上了密密麻麻的新伤口,之前是她运气好遇见了无思达,现在只有绝望笼罩着她。

忽然,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熟悉而安稳的味道让天灵不由安下了心,昏睡了过去。

无思达赶紧扒开草丛,果然,天灵就在里面躺着,她白色的衣服已经变得污浊不堪,血迹凝固在上面,散发出阵阵腐烂的味道。

天灵已经失去了意识,蜂蚁妖的毒素已经开始顺着血液流到全身,无思达小心翼翼把她抱起,赶紧往回跑。

“师叔,师叔,快点再帮我熬点解药,我把她找回来了!”

无思达像找到了宝贝一样,紧紧把天灵护在怀里,生怕她再跑不见。

“那就赶紧把她给我放下,你抱着她,我怎么给她治病。”无子明嫌弃地看了他一眼。

无思达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才发现,不仅仅是蜂蚁妖新咬出的伤口,她原来腹部的伤口,竟然也裂开了,新伤旧伤加在一起,看得他心疼不已。

把衣服剪开,满背都被蜂蚁妖咬出了密密麻麻的伤口,看起来触目惊心,无子明调好了药,先给她喂下,又准备好了涂抹的药,二人一起,轻手轻脚地为她疗伤。

药刚碰上,天灵就被疼得不停抽搐,两个人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经过了两三天的治疗,天灵终于醒了过来,淡淡的禅香味飘进鼻子,天灵皱了皱鼻子,啊,真好闻。

“欢迎回来。”

天灵看着无思达的笑脸,也不由笑了起来。

小宝听到天灵醒了过来,赶紧从自己的房间哒哒哒的跑了过来,扑到天灵床前,眨巴着大眼睛,心疼的看着她。

“对不起!你都是为了救我才成这个样子!”小宝越说越自责,泪水说来就来,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

这小肉团一哭,天灵瞬间就慌了,用自己的小手赶紧牵起他的小肉手,笑着摇了摇头。

大娘也随之赶来了,看见这一幕,想起之前自己怎么对待小妖的,就愧疚不已。

看着大娘慢慢向她靠近,天灵急忙向后退,躲在了无思达身后,她知道,这个老奶奶一直都很讨厌自己。

“小姑娘,你不要怕,我不会对你再做什么了,我……是大娘误会你了,大娘向你道歉,谢谢你救下了小宝,真的谢谢你。”

大娘声泪俱下,她实在是自责,竟然对恩人这个样子。

天灵愣了愣,这个结局是她怎么都没想到的,天灵拉起了小宝和大娘的手,对着她们点了点头,就算是重归于好了,一老一小笑做一团,就像一家人一样。

半个月过去了,大娘想带着小宝下山回到村子里,可小宝整日围在天灵的身边,说什么都不愿意离去。

就在天灵每天被小宝逗得乐呵呵的时候,无景山出现在她的房间中。

“狐妖,这不是你能呆的地方。”

清冷的声音让天灵不自觉的害怕她还是摸不透这个男子,看见无思达来了,天灵赶紧钻到了他背后。

“思达,该送她走了。”

无景山的话语不容置疑,无思达紧紧的把天灵护在身后:“师兄,无涯岸这么大,就容不下她了吗?”

“容不下,这是佛门。”

“可她不会伤人,她救下了小宝啊,自己受了伤都不顾啊!”

看见无思达不肯送走,无景山慢慢失去了耐心:“无思达,我当时说的什么,你是如何回答我的!”

看着男子越来越紧凑的眉头,天灵不由又缩了缩身子。

“我!可是……”

就当两人争执不下的时候,房间的门突然被推开,小宝从门缝中探着头看着房间中的三人:“天灵是不能住在这里了吗?”

无思达看见小宝天真的样子,急忙辩解:“小宝,不是你想的那样……”

哪知道小宝圆圆的小脸激动得泛红,兴奋地看着三人。

“太好了!天灵,跟我回村子吧!”

 

 

下山

此话一出,三个人同时都愣住了,房间里瞬间安静得可怕。

无思达摸了摸自己的光脑袋,走到小宝身边矮下身子,摸了摸小宝的圆脑袋:“小宝就不要在这里添乱了,哥哥姐姐们正在说事情呢。”

“这怎么就是添乱了呢!”小宝有些生气地拍下无思达放在他头上的手,“既然你们都不要天灵,那小宝要!”

小宝嘟起嘴,气哼哼地跑到了天灵身边,抱住了天灵纤细白嫩的胳膊,昂起自己的小脸:“天灵,跟我回家吧!”

听见这话,天灵的眼眶不争气地红了,太久没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了,她都忘了,什么才是算家了。

她低头看了看比自己还矮了一头的小宝,还是笑着摇了摇头:“谢谢小宝,但我不能和你回去……”

“为什么啊!和小宝回去不好吗?”

天灵又何尝不想和他回去,可就算她答应了,大娘也不会同意的。

“可是……”

“这不是挺好的吗?”就在天灵犹豫不决的时候,站在一旁一直没有发话的无景山缓缓在凳子上坐了下来。

“千载难逢。”

“师兄,你瞎说什么呢!”无思达有时候真是一点都想不明白自己的师兄到底在想些什么,连天灵都知道的道理,他不明白吗?

“村子里都是些普通的寻常百姓,天灵怎么能……”

“无妨,就这样定了。”

说完,无景山拿起桌子上有些凉的茶,品了品,便饮了下去,淡淡茶水留在那紧紧抿着的嘴,在阳光下闪着光。

喝完茶,无景山一言不发就离开了天灵的房间,留下三个人大眼瞪小眼。

“太好了!天灵能跟我回家里了!”小宝高兴得蹦了起来。

小宝一声惊呼,让愣神的天灵一怔,那个无景山,竟然让她去到人类的村庄?

无思达看着天灵呆愣愣的样子,叹了口气,他不知无景山这样的决定,对于天灵来说,不知道究竟是好还是坏。

“走吧,天灵,回家吧。”

小宝跑过来拉天灵的手,却发现怎么都拉不动她。

“怎么啦?”

小宝看向天灵,他觉得天灵似乎有些不太高兴,可自己很想和天灵在一起玩啊……她不愿意吗?

“天灵不愿意和我一起住吗?景山哥哥都答应了!”

天灵还是有些为难,毕竟大娘之前一直都很怕自己:“可是小宝,你奶奶那边,我怕她不愿意……”

“我这就去和奶奶说!”

小宝刚想出门,和跑进来的无星撞了个正着,两个人砰的一声摔倒在地。

“哎呦喂,你干啥呢!”

无星揉了揉阵阵发疼的臀部,生气地瞅了小宝一眼:“这话我还想问你呢!”

“好了好了”无思达把两个气哼哼的小孩扶了起来,“无星,这么急急忙忙干什么啊。”

“哦,对了,差点我都忘记了!”五星一拍手:“大师兄叫你们去大堂,说是有事情要和你们说。”

三个人听见这话,便都心知肚明了几分。

另一边大堂里,大娘已经到了,她迈过高高木的门槛,对着金色的佛像拜了三拜,才缓缓走到了正在打坐的无景山身边。

“景山师傅,你叫老妇有何事啊。”

大娘笑着看着无景山,这两天小宝精神的不得了,饭都多吃了几碗,她看在眼里实在是高兴。

“贫僧有事想拜托大娘。”无景山站起身来,整了整红金色的僧伽梨,双手合十对着大娘鞠了一躬。

“哎呀,景山师傅,你这是干什么,上次老妇就冤枉了那小妖和无涯岸,你这样老妇可是万万受不得啊。”

说罢便急忙想将无景山扶起,可她哪能犟得过无景山啊,二人便僵持在了那里。

“还请大娘听完贫僧地请求再做定论吧。”无景山微微抬头,那眼神看得大娘不由放开了手。

“那妖本性不坏,她救了小宝的事大娘也知道,贫僧想拜托大娘……”

“什么?”大娘听完连连摆手,“这怎么能行呢!她不管怎么样都还是妖啊!就算她不会伤人,可还是那个满月就是她闹出来的吧!”

“我们一个平凡人家,”大娘不断摇着头,“万万不行!”

“若大娘紧紧担忧这些,那贫僧有法子……”无景山靠近到大娘耳边,嘀嘀咕咕了一阵,“大娘觉得如何呢?”

大娘看了看无景山,这个小师傅虽说年岁不大,但将她的担忧却考虑得清清楚楚,她想了想,确实是这个道理。

“那……小师傅就把她放到我这里来吧,我绝不会亏待她的。”

“阿弥陀佛。”

就在二人谈话的时候,无思达一行人也正好到了,小宝看见大娘,急忙跑了过去。

“奶奶,奶奶!我有事情要和你讲!”

小宝摇晃着大娘的手,逗得大娘脸上都笑出了皱纹。

“好好好,小宝要讲什么啊?”大娘温柔的摸着小宝的脑袋,小宝现在可是她唯一的支柱了。

小宝脸瞬间红了不少,他抿着嘴,低下头绕了绕手指,又有些不好意思地抬起了头:“奶奶,我想带天灵回去和咱们一起住!不知道可以吗……”

大娘听见这话,缓缓将目光转向天灵方向,天灵看见大娘朝她看来,眼神急忙躲闪个不停。

可谁知大娘突然笑了起来,她捧住小宝的头脸,轻轻将头抬了起来:“当然可以了!”

听见这话,天灵有些不知所措,她金色的眸子不由的紧缩了一下:“大娘,你说的是真的吗?”

“这还能有假?”大娘拉着小宝的手向天灵这边走了过来,大娘骨感而粗糙的手温柔地把她的手牵起。

那微微带着些干枯的手,手心却异常的温热。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孙女了。”大娘抬头对着无景山笑了笑,无景山微微点了点头作为回应。

下山的事情这样便算是定了下来,无思达虽说有些不舍,但对于天灵来说,这也算是个好归宿。

他看见天灵那么高兴的样子,也不由觉得欣慰,默默从大堂退了出去。

“思达师哥,你去干啥啊?”无星见到他一个人默默跑了出去,便急忙跟了出去。

“无事,我去师叔那里一趟。”

无星加快了脚步小跑了几步,终于追上了无思达:“师哥,你就这么舍得让天灵走啊,整个无涯岸就属你最疼她了。”

听见这话无思达地脚步顿了顿,紧紧跟着的无星砰的一声撞到了无思达的身上。

“哎呦!”

无思达回头看了看大堂里紧紧抱在一起的祖孙三人,无奈的地笑了笑:“就当我舍得吧!”

无星看了看无思达那张苦瓜脸,撇了撇嘴,跟在他身后小声逼逼:“嘴上说得轻巧,谁还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啊……”

两个人来到无子明地房间,里面传来震天响的呼噜声,两人不约而同的翻了个白眼。

无星刚想进去,被无思达拉住了,他对着无星使了个眼色,让他别说话,带着无星悄摸摸地跑了进去。

两个人顺手采了两个狗尾巴草,一人拿一个对准师叔的两个鼻孔,就是一阵轻挠。

“阿嚏!”

无子明一个喷嚏从床上惊醒,他揉了揉鼻子,就看见不远处两个小鬼头正拿着狗尾巴草笑得直不起腰来。

“小兔崽子!有这么玩你师叔的吗?也不看看你师叔多大年纪了!”无子明气得把枕头扔了出去。

“哎呦!师叔啊,这都几点了,我也没见过睡到现在还不醒的师叔啊!”

无子明抹了一把脸,清醒了几分:“找我做什么!”

无思达跑到师叔身边,一把环住他的胳膊,一脸坏笑地看着他:“师叔~”

“别,千万别,你这一下,我就知道没什么好事情发生了!”

无子明匆忙推开他,可谁知这傻小子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大力气,他硬生生没有掰开那牢牢环住他的手臂。

“师叔,真的有事情求你。”无思达的眼神突然认真起来,让无子明也正色起来。

“有什么事就说吧。”

无思达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师叔,你知道花篮怎么做吗?”

无子明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什么?花篮?”

“对,花篮!”

日月转息,就好似一瞬的事情,天灵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小宝也早已经迫不及待想下山和往日的小伙伴一起玩耍了。

今天就是下山地日子,天还没亮,天灵便睡不着了,她睁开了眼睛,裹着自己的小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

她实在有些激动,没想到她终于也有一天也可以有这样的生活。

刚从里面滚到外面,一双白布包裹着的腿突然出现在面前,吓得她尖叫起来。

“啊……唔……”

可声音还没发出,自己的嘴就被一双冰冷的手堵了起来,突然,天灵感到后脖子一痛,她还没来得及呼救,便慢慢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到有人推了一下她,天灵挣扎着慢慢睁开了眼睛,脖颈后面的阵阵酸痛依旧没有消除。

“该醒来了。”

这清冷的声音让天灵不由打了个冷颤,她忍着痛,缓缓坐了起来。

面前闭着眼正在打坐地男子正是他最讨厌的人,无景山坐在暗红色的垫子上面,眯着眼大量着天灵。

“这是哪里?你……你将我带过来究竟有何意图!”

无景山的嘴角微微扬了扬,可看像天灵的眼神依旧是冰冷无比,他站起身朝天灵这边走来,带着丝丝凉意,就如同刚从冰窖子里走出一样。

天灵已经开始怀疑他究竟还是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了,一个活人,一个人类,那里会身上带着凉气?

“小妖,这话该我问你,不是吗?”

无景山来到了天灵面前,他微微倾斜下腰来,那副冷峻的面孔看得天灵害怕。

“我……我怎么了。”天灵慢慢向后退,可谁知后面竟是面白墙,她贴这冰冷的墙,这下算是无路可逃了。

“你究竟是什么来路?”无景山看着面前的小妖,看样子也没有多大妖力,除了化人型早了点之外,并无其他特殊之处。

无景山抬头看了一眼跟了自己多年的降魔杵,他除妖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过降魔杵拒绝了他的意思,这也是他为什么为什么敢将这妖放进村子里的原因,他还是相信降魔杵的选择的。

天灵壮了壮胆子,抬头死死盯地着无景山:“我就是只妖,剩下的我记不得了,我失忆了,懂不懂!”

“失忆了?”

无景山淡淡一笑,那笑容中充满了不屑,天灵敢打赌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相信她的一言一语。

“爱信不信,我天灵骗你能有能有什么好处!”

无景山绕有趣味地打量了这小妖一番,这辈子还是第一次有妖敢这么对他说话。

“小妖,你是不想活了吗,敢这样和我说话。”

天灵仗着身材小,从他的胳膊下钻了出去,对着他吐出来粉色的小舌头:“谁怕你啊!你要是想杀我!我早就没命了!”

“有意思!”

正当天灵沾沾自喜地时候,无景山一个箭步冲上来,用手一下卡住了天灵纤细的脖子,将她按在了墙上,五根修长的手指直入墙体。

“那我就让你看看!”

 

苦海无涯回头是我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苦海无涯回头是我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苦海无涯回头是我小说全文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