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玄阳仙医陈墨结局完整全文

玄阳仙医陈墨结局完整全文

2019-06-12 16:39:20来源:zzy

玄阳仙医陈墨结局完整全文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作者李尘埃刻画的主角人物出场了。玄阳仙医小说全文分享,玄阳仙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中让小编和你一起进入主人公的世界。玄阳仙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玄医门大师兄被师傅踹下山门,原本以为只能在都市摆摊治病的陈墨,却因缘际会救了千金大小姐的性命,成为她的私人医生。从此,山野小郎中遇水化龙,在都市混的风生水起!

玄阳仙医陈墨结局完整全文

李尘埃小说作品《玄阳仙医》精彩章节推荐

第十章 一次四百

刘惠兰瞪大了眼睛,拉住她的手道:“小雅,你没事了?”

女儿每一次发病的时候,不仅浑身抽搐,还伴随着剧烈的疼痛,即便吃下镇痛药,也不抵多大用处。

所以在开药的时候,医生才会在镇痛药里头加上镇定剂,服药之后使她很快昏睡过去,以最大程度的减轻痛苦。

可就算是在昏睡中,这股疼痛也无时不刻的在折磨着她。

自从发病这一年多来,刘惠兰很清楚,闺女一旦病发,浑身剧痛至少持续三个小时。

可现在距离发病之后才过了一个小时都不到,而且女儿刚刚醒来的时候还说只要一动弹,身上就会像针扎一般疼痛。

以至于刘惠兰此刻看到她活蹦乱跳的模样,还有些不敢相信。

安清雅没有去想这么多,她只觉得浑身轻松,整个人轻盈的仿佛要飞起来。

自患病之后,她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好受过。

一直守在门外的安东虎听到了动静,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当即就推开了医务室的大门。

可当他看到又蹦又跳的安清雅时,也是忍不住一愣。

“小雅!”安东虎叫道。

“爸。”

“这……你不好好休息,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蹦蹦跳跳。”安东虎说着责怪的话,可虎目中却满是溺爱。

安清雅还没开口,陈墨在一旁插嘴道:“没事,让她跳一跳,有益于血液循环。接下来只要每个月施一次针,到痊愈之前都不会发病了!”

安东虎闻言,想要出声询问,刘惠兰拉过他,将陈墨刚刚说的话尽数转达于丈夫听。

“这么说,只要每个月都按时治疗,至多半年小雅就可以康复了。”安东虎狂喜道。

“陈医生是这么说的,咱们小雅终于有救了。”刘惠兰抹着眼泪,嘴角却满是笑意。

安东虎赶紧过去,握住陈墨的手,认真道:“谢谢你,陈医生。”

“治病救人,应该的,应该的。”陈墨客气道。

他这可是有偿行医,再客气当然也要收诊金的。

“对了陈医生,你也是临江大学的学生?”安东虎好奇道。

陈墨点了点头,“嗯,医学院的大一新生。”

“这可真是巧了,我家小雅也是今年的新生。之前她虽然被病痛折磨,但也从没有放弃学习,凭着自己的努力考上了这所著名的大学。这一次我们来临江市,一方面是寻医治病,另一方面也是打算在这里定居,方便照顾她上学。”安东虎说道。

“那这么说来,我和安小姐还是同学咯!”陈墨笑道,心里寻思着既然是同学,是不是应该给人家的诊费打个折扣。

安清雅上前,大方的伸出白皙的小手,笑着说道:“以后还请陈医生多多关照。”

陈墨伸手和她握在一起,只觉得自己抓住的更像是绫罗绸缎,光滑而又柔软。

不过他也是定力十足,很快就松开了对方,并不失态。

“我和你岁数差不多,很快就是同学了,就别总叫我陈医生了,叫我名字就行!”陈墨笑道。

安清雅沉吟一会儿,点点头,“我叫你陈哥吧,不过你也不能叫我安小姐,和我爸妈一样叫我小雅,好不好。”

“成。”陈墨也不矫情。

“对了,你这病需要养,平日里饮食注意营养搭配,瓜果蔬菜牛奶一样也不能少,忌食辛辣刺激的东西,冷饮海鲜烧烤这些也不能吃。一个月后我再给你施针。”

“陈医生,小雅这病不用吃药吗?”刘惠兰出声问道。

“不用吃药,最好还是采取食疗。注意多补充营养,每天坚持少量运动,这样可以加快康复的速度。”陈墨掏出纸笔,边写边道:“养病期间有什么禁忌我都写下来,你们回去多注意一下就可以了。”

等到陈墨写完,列车的广播也随之响起。

列车即将到终站了。

收起了医嘱,安东虎忙问道,“陈医生,那这诊费是多少?”

“刚才我用的针法,叫烈阳十三针。第一针激发穴位,第二针疏通经络,前者是一百块钱一针,后者是三百块钱一针,共计四百块。”

说到这里,陈墨看向安清雅,补充道:“不过我和小雅以后也是同学,我就给你们打个折,三百五就行!”

在青霞山上,师傅和师叔给人看病,几乎没有使用过烈阳十三针。

因为这针法消耗不小,效果强悍,价格也死贵死贵。

烈阳十三针,第一针定价一百,第二针定价三百,第三针定价五百……

除非是重病,否则师傅和师叔一般不会动用这门针法。

毕竟这一针下去,可相当于村民好几天的收入。要是用到第三针,那人家一个月的收入都要搁在这治病上了。

不过安清雅这病属于先天缺陷,不施针的话,单靠药剂草方的话也不是不能治,只是治疗周期太长。

这样折算下来,费用可不比施针要少,而且见效也慢。

所以选择针灸才是目前最好的疗法。

不过,如果被师傅师叔那俩老抠门知道,这总计四百块钱的诊费,随口就被他给打了五十块,一定会顺便给他的腿也打个折。

陈墨心绪飘飞的时候,安东虎一家子却是久久无言。

自从女儿患病以来,哪一次进医院不要万把块钱?而且这还仅仅包含检查费和住院费而已。

一年多来,他们花费了十几万不说,连女儿到底得的是什么病都不知道。

而陈墨确诊了病因,还施针治疗,效果立竿见影。

这样的医术,收费竟然如此低廉!

治疗一次不过数百块,一个月一次,至多半年可以痊愈。那样算下来,把这病给治好也不过才两千多块钱。

这点钱相比较他们之前在医院的花费来说,简直就是毛毛雨啊!

不,连毛毛雨都算不上。

“陈医生……这……”

安东虎和刘惠兰都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最后还是安清雅出言疑问道:“陈哥你是不是说错了,这诊费只要四百块钱?”

“三百五十吧,说好了给你打折的。”陈墨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过只有这一次是打折喔,下次要按原价收费的。”

第十一章 挑食的安清雅

这烈阳十三针的价格是师傅师叔,陈墨偶尔打一次折扣可以,但可不能每次都如此。

倒不是他贪财,而是施展这门针法的消耗着实不小,这价钱已经很公道了。

更何况,他这一次来读书,学费可还没有着落呢!

也不知道读个大学需要多少费用,再加上生活费等等杂七杂八算下来,他的经济压力也是不小。

“陈哥,那样算的话,治好我的病只需要两千多块钱?”安清雅不确定的问道。

陈墨点了点头,“诊费是这样算的。不过这期间你还必须要好吃好喝,注意调养,算下来应该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这时,列车到站的广播传来。

陈墨稍作整理,然后对安东虎夫妇道:“如果没有其他问题的话,这诊费就结一下吧!”

安东虎如梦初醒,对妻子道:“惠兰,拿钱。”

刘惠兰拿出钱包,抽出四张红钞,犹犹豫豫的递上前。

陈墨接过手,熟练的甩了甩,又揉了揉。

哟,土豪金新币!

数目点完,他往自己口袋一拍,这才想起自己兜里只剩下三十块不到,根本没法找零。

这他娘的就很尴尬了!

“不好意思,我没有零钱!”陈墨有些讪讪道。

“呃……不用不用,陈医生按原价收费就行,不需要折扣的!”安东虎赶紧摆手道。

“那怎么可以!”陈墨推脱道。

“可以的,可以的。”不等陈墨拒绝,安东虎接着又道:“对了陈医生,现在差不多是饭点了,下了车我们一起去吃个便饭怎样?”

陈墨下意识的想要回绝,因为他背包里还有二丫做的大馒头和热豆浆没喝呢!

却听见安清雅也道:“陈哥,就一起吃个饭吧!好歹以后我还要找你看病,而且未来四年我们可都是同学哩!”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陈墨便点头答应下来。

一行人出了医务室。安东虎一家拿了行李,陈墨也下了车,然后就近选了一处饭馆。

饭馆里,安东虎点了一大桌子菜,还要了几瓶啤酒。

本来他是想点白酒的,可陈墨表明自己不怎么会喝酒,于是安东虎只能退而求其次,要了啤酒。

“陈医生,这次真的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小雅还不知道还要吃多少苦头,我敬你一杯。”

安东虎举起酒杯,豪迈道:“我干了,你随意!”

说罢,安东虎将大杯啤酒给灌进肚子,面色丝毫未变,一看就知道是酒中豪杰。

陈墨也干了。

他之前说的不会喝酒只是推脱,在青霞山的时候,他随着那两老头可没少喝酒。

不过喝的都是各种自酿的药酒,不伤肝,不伤胃,喝多了还强身健体,那才叫一个滋润。

一杯酒喝完,刘惠兰也来敬酒了。

陈墨来者不拒,又干了一杯。

安清雅脸上红扑扑的,也举着酒杯到陈墨面前,说道:“陈哥,我也敬你一杯。”

“你可不能喝酒。”

陈墨直接将她的酒杯拿了过去,“不过这酒我替你喝,算是你敬我的。”

酒过三巡,大伙也都饿了,也就边吃边闲谈,气氛热烈。

桌上,菜肴甚佳。

麻辣小龙虾,麻婆豆腐,剁椒鱼头,香辣蟹等,都是安清雅的最爱。

可正当她留着口水,拿着筷子往小龙虾伸过去的时候,手背忽然被一双筷子打了一下。

“陈哥,你干嘛打我?”安清雅停下筷子,疑问道。

陈墨没好气道:“你忘记我刚才跟你说什么了,生冷辛辣,海鲜烧烤,一律忌口!”

“啊!”

安清雅这才想起之前陈墨说的话语,努力的咽了咽口水,终究还是不甘心的收回了筷子。

刘惠兰则从手提包里拿出陈墨写的医嘱,仔细看了看之后说道:“小雅,听陈医生的。我看看菜单,再给你单独挑几样。”

“不用那么麻烦,这清水白菜,胡萝卜炒肉,芹菜炒百合就不错,营养比较丰富,对她也有好处。要是喜欢,多吃点也无妨。”陈墨指着桌上的几道菜,说道。

要说这安东虎夫妇请的这顿饭,可谓是颇大的手笔。足有十几个菜,荤素搭配得当,跟吃家宴似得。

除了一些重口味的菜品安清雅要忌口之外,多数菜色她还是能吃的,所以陈墨才制止了刘惠兰去点菜。

毕竟这些菜已经足够多了,再点下去可吃不完。

“陈医生,你是不知道,小雅她挑食。这芹菜和胡萝卜她打小就不吃,还有这白菜,五花肉……”

兴许是陈墨展现的超绝医术征服了刘惠兰,现在当着陈墨的面,她也丝毫不顾忌的数落着自己的女儿。

陈墨听得眉头大皱,道:“这胡萝卜富含多种维生素,营养价值极高。芹菜又被称为‘药芹’,具有平肝清热、祛风利湿、降低血压、健脑镇静等功效。两样都是好吃又有营养的食物,现在正是养病的时候,哪里还能够挑食。”

“可是……”刘惠兰拿着菜单,一脸为难。

“陈医生说的对,都怪我们平时太娇惯着小雅,所以才养成她这个挑食的臭毛病。”

安东虎三杯酒下肚,豪迈直爽的脾性显露无疑,“惠兰,我早跟你说,孩子不能这么惯着,你偏偏随着她。从现在起,都听陈医生的,吃什么,不吃什么,照着医嘱来。”

“爸……”

“东虎……”

看得出来,在这个家安东虎还是颇有威严的,他摆摆手,毋庸置疑的说道:“小雅,你是陈医生的病患,再怎么也是要遵守医嘱的,否则就算是神仙来了,也治不好你的病。还有惠兰,你也要多加约束管教她,老是这样惯着对她将来是没有好处的。”

刘惠兰知道丈夫说的有理,也就顺着台阶下,对安清雅斥道:“听见你爸和陈医生说的没有,这挑食的毛病,从今往后都要给我改了。”

安清雅一脸的委屈,只能闷声吃饭。当然,期间在安东虎刘惠兰凌厉的目光逼视下,她还勉强的吃了好些胡萝卜和芹菜。

一顿饭吃完,除了安清雅之外,其他人都是酒足饭饱。

“陈医生,不知道你现在住在哪里?你别误会,我是想说过几天,正式的去拜访你一下,毕竟以后小雅的病,还需要你多多照看。”安东虎认真的说道。

第十二章 私人医生

陈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他没有半点准备就被师傅和师叔给踹下山,初来乍到的,连个落脚点也没有,哪里有什么住的地方。

“陈医生家里可是有什么不方便?”安东虎见到陈墨的表情,以为是自己的要求为难人家了,顿时歉然道:“不好意思陈医生,如果家里不方便的话,那我请你来我们家做客,如何?”

“安先生误会了。”陈墨想了一下,还是老实道:“不是我家里不方便,而是我刚来这临江市,住哪里还不确定呢!”

“喔?”

安东虎眼睛一亮,说道:“那正好,我那里的空房间很多,陈医生如果不嫌弃,可以先住在我那里的。”

“那怎么好意思。”陈墨饶头道。

他的口袋里只有四百多,刚才他也看了周围的旅馆,只是价格实在让人无法接受。

住一天就要八十块。他口袋里的钱加起来,还住不到一个星期,更别说还要吃饭。

所以,听到安东虎这么说,他着实是有些意动。

虽说这学费还没有着落,但总归能将住宿给搞定不是?

“陈医生,这有什么关系。反正接下来的几个月,小雅还要找你看病,住在一起也方便。”安东虎热情邀请,顿了顿又道:“对了,其实我还有点事情想跟陈医生商量一下,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

“什么事情,你尽管说。”陈墨说道。

安东虎看了眼自己的女儿,认真道:“我想请陈医生做小雅的私人医生,直到她康复。这孩子从小就娇生惯养,虽然没有那些大小姐的脾性,但小毛病却是不少,比如这挑食就是一项。我和孩子她妈平时工作很忙,养病期间也不可能时刻陪在她身边,所以想烦请陈医生能够帮忙照看一下。当然你放心,薪资方面,绝对按照陈医生的意思来。”

这是要请自己当保姆的节奏?

陈墨面色古怪的看着安东虎。

“小雅养病期间,在饮食,作息,锻炼等不是颇多禁忌么。我和惠兰要工作,所以希望能够聘请陈医生,负责她日常饮食搭配,调整生活作息,还有维持日常锻炼等等,让她得以更快康复。”安东虎解释道。

一旁的刘惠兰闻言,赞赏的看了丈夫一眼。她还真没想到这份上。

刘惠兰自己有一家小公司,之前为了女儿的病,到处奔波,工作扔下了不少。

如今女儿的病有治愈的希望,她也不必每天担惊受怕,时刻陪伴在女儿身边,可以抽出时间来重新打理公司了。

陈墨如果能够答应留下来,那她和丈夫在外工作也能更加安心一些。

原来是这个意思!

陈墨明白过来,心里有了计较。

再过几天,就是入学报道的日子,到时候可就要交学费了。如果可以赚点薪水,那倒是极好的,能减轻一点压力是一点嘛!

“可以,我答应你。”安东虎讲明白之后,陈墨毫不犹豫的点头。

安东虎大喜,说道:“那陈医生每月想要多少薪资?”

一个月多少工资,这个倒是让陈墨犯难了。

他虽然并没有与社会脱节,但也实在不懂现在的行情,于是便反问道:“现在临江市的人均月收入是多少?”

安东虎想了想,回道:“临江市虽然不比那些一线大城市,但人均月收入也在七千以上。”

七千,一个月?

好家伙,难怪青霞山下的村子很多年轻人都想来城里打工。这一个月的工资,都抵得上大山里的村民忙活一年了。

“陈医生,你放心,薪资方面可以详谈。这平均工资做不得数,说到底还是看个人的能力。”刘惠兰接口说道。

平均工资做不得数?

也是,自己就一个乡下来的野医生,人家会开价好几千一个月,那才叫有病呢!

陈墨这样想着,却听刘惠兰话锋一转,说道:“以陈医生的能力,至少月薪也要万元以上。当然,我这只是顺嘴一提,具体多少薪资,还要请陈医生一起商量。”

月薪万元以上?

陈墨掏了掏耳朵,又仔仔细细的回想刘惠兰刚才的话。可以确定的是,自己没有听错。

一个月上万块钱的薪资?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值钱了?

要知道师傅和师叔医术比自己还要高明,在山上给人看病,一年也就赚个万把块顶天了。

现在自己还没有开口呢,月薪就至少上万了?

简直难以置信!

对于陈墨来说,这薪资绝对是丰厚无比,大大超乎预料的。可他也是个实在人,这个薪资他受不起,也自认不值得人家给这么多。

安清雅的一次治疗费用才四百,这病要治好,还用不了三千块钱。

现在自己给人家当看护,帮着人家调理身体,一个月就要收上万块薪水,他自认是黑不下这个心。

“这薪资就按照临江市的平均工资来吧!”

陈墨顿了顿,又说道:“因为我也是学生,过几天就要入学读书,并不算是合格的私人医生,所以这薪资,应当在平均工资的基础上减半。再者,为了方便照顾安小姐,我会搬过去住,这房租自然也是要付的,薪资应当再减半。还有,这伙食费……”

陈墨的话还没有说完,安东虎就急忙打断他道:“陈医生,这怎么行?按照你这样的算法,一个月还剩多少钱啊。”

“怎么不行!这治病的费用本就不多,我负责给安小姐调理身体,帮助她康复,至多也就收一点辛苦费。算下来,每月给我一千块就足够了。”陈墨认真说道。

这个价格对于他来说,其实还是觉得有点拿多了。不过想到这临江市平均工资比较高,也不好要个三百五百的。

再说,他过几天还要交学费呢!

所以也就开出了这么一个平易近人的价格。

听他这么说,对金钱没有什么概念的安清雅没说什么,安东虎夫妇却是愣了三愣,感觉脑子都有些转不过来了。

他们的家境殷实,安东虎在开口请陈墨做女儿私人医生的时候,心里就有了计较,即便每个月要支付三五万的薪资,只要能够请到陈墨,那也值得。

可是现在一番交谈之下,却见陈墨非但不讲价,还将薪资一压再压。

最后定格在每月一千块钱!

玄阳仙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玄阳仙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玄阳仙医小说全文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