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古武强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苏北

古武强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苏北

2019-06-12 16:15:59来源:zd

《古武强尊》完整版 (全文在线阅读),主角苏北,作者霍东,古武强尊小说精选:他是古武高手,也是超级兵王!重回都市,成为美女董事长的贴身保镖。在商场上粉碎竞争对手的阴谋,在情场上抱得美人归。与绝色女秘搞绯闻,和艳丽女星谈谈心。兵王的日子过得显然有些潇洒。在不为人知的背后,他默默“关心”着不同的杀手、高手、职业雇佣兵团,逐步走上强者的巅峰之路……。。。

古武强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苏北

古武强尊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21章 洪威的试探

洪总的办公室富丽堂皇,简直就是个行宫。更让苏北愤怒的是,在一个奢华的酒柜背后,有一张巨大的圆床,一个女人明目张胆的躺在上面,居然还在看家庭影院中播放的电影。

苏北听说过潜规则,这么毫无遮拦的潜规则发生在老总办公室内,所有人却充耳不闻,可想而知洪威根本没把柳寒烟放在眼里。

“别往被子里藏了,穿上衣服,别让我看着恶心。”苏北反锁房门,对床上的女人说。

女人冷艳羞臊的瞪了他一眼,不慌不忙的穿着衣服。

这时,洗手间里传来冲水的声音。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走了出来,中等身材略显发福,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脖颈上挂着一块开光的菩提,一手拿着雪茄,一手端着红酒。

“哈哈,苏先生来了,快请坐。”洪威转头看了眼床上的女人,“赶紧去洗手间洗个澡,替苏先生倒茶。”

“不必了,你找我有事吗?”苏北没称呼他为洪总,整个柳氏集团都是柳家的,你不过是个老鼠罢了。

洪威对于锋芒毕露的苏北早有防备,笑着迎面走来,放下酒杯,坐在沙发上,说:“哎,苏先生你应该是当兵出身吧,公司里许多事情还不懂,你是怎么把董事长给得罪了,要不是我看到人事部的录用考核报告,罗秃子险些把你开除了。”

“哦?这事我倒是不知道。”

苏北有些反客为主,也坐在沙发上,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杯酒,心里却是一番苦笑,柳寒烟这个傻妮子,居然跟人事部打招呼,想通过下属来开除自己。

“抽烟?”洪威拿出一盒特供卷烟递给苏北。

“不习惯,算了。”

“不抽好,年轻人不要那么多恶习,抽烟有害健康,不像我们这些老骨头不把命当回事。”洪威是个心机极深的人,八面玲珑见什么人说什么话。

洪威是和老董事长干起来的,当然知道柳家大女儿在部队当兵,而这个苏北,必然是柳寒雪请来的高人。所以全公司都会轻视苏北,甚至柳寒烟也不待见他,但是洪威这种人不会。

毫无营养的寒暄,洪威都是在向苏北表达好感。苏北也暗叹,这个洪威确实是个人物,不过想靠着这种方式,拉进和自己的关系,简直是痴心妄想。

“苏先生不是江海人吧,现在住哪里?生活上有困难一定要说,董事长工作太忙,难免会有照顾不周的地方。”

苏北面无表情的笑道:“多谢洪总好意,我在江海有些战友,所以生活中并没什么困难可言,我来柳氏集团工作,也只是为了生活丰富多彩一些罢了。”

苏北跟洪威说话,时刻要提防着他,这个老狐狸简直要成精了,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充满了陷阱,洪威明显是在变相的询问自己和柳寒烟的关系,甚至打探自己的嫡系。

“哈哈,那就好,年轻人总不能宅在家里,不过在公司里也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别让人背后下了绊子,这种事我都是经历过的。”洪威的老眼中闪烁着成竹在胸的精光。

“我的言行?我只会确保董事长的安全,当然有人对她图谋不轨的话,一旦让我发现,呵呵……”

洪威表现的像认识苏北好多年的朋友似的,朝着洗手间努努嘴:“男人的事我还能不了解吗,有人跟我打小报告,说什么你和董事长身边的秘书纠缠不清,当然我是不相信的。”

“是吗?”

苏北惊讶于洪威耳目众多,他才来公司几天,其实只和周曼吃了一顿饭罢了,他连这个都一清二楚,看来确实不简单。

老奸巨猾的洪威说话滴水穿石,苏北心里一片狐疑,和周曼的绯闻,顶多只有柳寒烟知道。如果不是有人背后说闲话的话,那么就是周曼……

苏北摇了摇头,洪威这人请自己过来,肯定不会是为了这种花边新闻,不能因此进入误区,被他掌控了节奏。

“对了苏先生,听说董事长和唐浩的婚约说话就要快到了,我想董事长结婚后,肯定会出去度蜜月,到那时你可就放了个大长假啊。”

“或许吧呵呵。”

苏北的脑子也在飞速旋转,马上得出结论,看来洪威心知肚明,自己这个保镖绝对不是冲着那点工资来的,他不是在拉拢自己,而是在打探自己的虚实。

两人喝了一会儿茶,苏北走出办公室,脑子里反复琢磨洪威话语中的漏洞,他反其道而行之,如果自己是洪威的话,为了完全掌控柳氏集团和柳寒烟的动向,会不会埋下一个很长远的地雷呢?

“苏北,你回来啦,洪总找你什么事?”周曼关切的站起来。

“没什么大事。”

苏北淡淡的一笑,躺在沙发上,忽然脑子里闪过一个人的影子来,钟婶?对了,钟婶请假的这几天去了哪里,说什么丈夫生病了,完全是谎话。洪威是柳氏集团的老一代,会不会在柳家安插这样一颗地雷呢。

钟婶是从小抚养柳寒烟长大的人,更加容易取得信任,但是也更具危险,要知道柳寒烟的一举一动,甚至生病发烧,钟婶都是第一个知道的人。

苏北忽然紧张起来,万一钟婶是洪威的嫡系,自己和柳寒烟同居的事他岂不是也知道,却还在故意跟自己装傻。

真是件头疼的事,苏北只是怀疑到钟婶,却没有证据,更无法劝说柳寒烟开了这个保姆。

“苏北你发烧了吗?”一只柔柔的手放在苏北的额头。

“没,没有。”

苏北尴尬的坐起来,心里苦笑道,怪不得洪威听到传言咱俩有事呢,董事长一出门,办公室就剩咱俩,这时候有人进来看到这个举动,谁会不多想。

挨到晚上快下班的时候,苏北去中元商厦接柳寒烟下班,走到半路上,却接到柳寒烟的电话,她的一个同学过生日,和安琪儿去参加生日聚会了,让苏北晚一些过去。

在回家的路上,苏北看到一个瘸瘸的人正茫然的站在停车场外。

“滴滴!”

苏北摇下车窗:“姜主管去哪儿,我送你吧。”

姜涛的脚扭伤后,正犹豫着要不要请代驾,罗秃子给她下了死命令,虽然很不情愿,但是她又不能得罪顶头上司,心里正烦躁时,回头看到了苏北。

或许在之前,打死她也不会相信苏北会开奔驰,但是经过浑浑噩噩的今天,她算明白什么脚狗眼看人低了,洪总不惜得罪公司重要的客户,也要接见的客人居然就是苏北。

“还是不用了,我自己打车,你忙你的。”

“别客气了,这辆车是董事长的,理论上我这叫假公济私,原则上你还是为公司办事,送你也是天经地义,何况你脚受伤了。”

被苏北这么一说,姜涛心里越发的自责,不上车反而显得自己很小气了。

苏北替她拉开车门,顺便搀扶了她一把,不其然感叹,夏天这个季节可真奇怪,女人穿得都这么薄,摆明了是让自己犯错。

那位刘老板第一眼就看中了姜涛,就很说明这个女人的吸引力,一套白色套裙捏一抹黑色的紧身衬衣,让这个年近三十的女博士显得更加成熟端庄。柔美的鹅蛋脸,一双水润的丹凤眼,有种慵懒却很迷人的气息。

这个年龄段的女人,对男人的吸引力是无限放大的。即便没有遇到姜涛,苏北也在想,是否要提醒她一下罗秃子的预谋。

“姜主管,你脚上的伤还需要养着,你确定要去参加饭局?”

“本来我也不想去,但是罗总监的话你也听到了,我虽然在人事部负责,但是也一直想进入运营部,可是像运营部这种部门,想要做到负责人这个位置,手里是需要有资源的。”

“呃……”苏北意识到这是个刚烈的女人,而且是女强人,在人事部坐办公室不好吗,非要自讨苦吃。

“我也可以找借口推掉饭局,可是以后呢,我也得锻炼一下自己,在社会人脉方面,就是我的缺陷。对了,你呢,有什么奋斗目标?”

苏北平淡如水的开车,不是不回答,而是不知道如何启齿,半晌才说出一个正确答案:“好好活着。”

姜涛有些惊讶,她偷偷的注视着苏北的眼睛,那一缕说不清道不明的苍凉感,还投射着一股坚韧,似乎再用倔强,锁住自己的心灵。

这绝对不是一个好吃懒做的小保镖,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很幼稚的在以貌取人,没有对金钱和权势的渴望与追逐,如果不是经历过风浪冲刷,是不可能有这份蜕去浮华的淡然。姜涛辅修过心理学,相信这次没有看错。

“到了,需要我送你上去吗?”

“啊?”姜涛没想到时间过去的这么快,从胡思乱想中缓过神后,脸上有些发烫,她觉得自己刚才的走神,一定被他看出来了。

“不用了,我就在这儿下车就行。”

苏北看着她下车笨拙的模样,隐隐有些担忧,从车上跳下来,坚定的扶住她的胳膊:“正好我也没吃饭,一起吧。”

“那个,要不改天我单独请你?”

苏北笑道:“姜主管,说句冒犯你的话希望你不要介意,如果单单是商务宴,罗秃子根本不会找你。放心,我自有分寸。”第21章结束

第22章开始

第22章 往死里灌

姜涛属于那种知性美女,对于商场上的尔虞我诈却是个外行人,她看到苏北诚恳的眼神后,心里隐隐有些感动。

进入大饭店的包厢,罗秃子看见姜涛来赴约,正要站起来迎接,忽然又看到后面跟着的苏北。

“罗总监、刘老板,抱歉让你们久等了,我因为脚受伤了,正好看到苏北在楼下,就顺便一起叫来了,不会给大家添麻烦吧?”

罗秃子不屑的看了苏北一眼,目光很不友善,但是今天洪总请苏北去面谈,导致他的心也悬着,不好蔑视的太明显,虚情假意的谦让一番,“都是柳氏集团的同事,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服务员,加一套餐具。”

因为有了苏北,姜涛对男人们的警惕性反而放松了,随和的和几位老总聊着天,时不时的也会敬大家一杯酒。

“刘老板,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我敬您一杯。”姜涛虽然没什么酒量的,但是必要的饭局规则还是要遵守,很恭敬的举起酒杯。

但是敬酒的时候,刘老板那个老色狼的手,有一个很明显的另类接触动作,苏北淡哼了一声,想必今晚这顿饭没什么商业可谈,纯粹是为了泡姜涛。

一口辛辣的剑南春下肚后,姜涛有些醉了,她没有周曼高,但是比周曼要丰满,再加上高高在上的博士后学历,平时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现在居然也有了些抚媚的神色。

“哈哈,好酒量,畅快,够给面子。”刘老板带头鼓掌。

罗秃子会意他的意思,连忙又给姜涛倒酒:“小姜啊,难得你和刘老板这么透脾气,酒桌上的规矩,要敬酒可不能敬一杯哦,三杯。”

“我……”姜涛无法跟这些老油条拼酒,喝一杯已经非常实在了,让她喝三杯别说是醉了,恐怕要当场吐血。

“姜主管,你的酒我带了。”苏北忽然按住姜涛的手说。

这话一出口,罗总监和刘老板等人脸色刷的沉了下来,这人明显是让大家下不来台,如果不是看在洪威的面子上,你有什么资格出现在这张酒桌上。

桌子下,罗秃子踢了羞怒中的刘老板一脚,两人递了个眼色。

罗秃子装作没事人似的笑道:“代酒当然可以,难得苏北英雄救美,咱们必须得成全,给年轻人这个机会。”

“老罗,话可不是这么讲的,要代酒一杯顶三杯,否则免谈。”刘老板说。

罗秃子一呲牙,看向苏北:“这就为难了……”

“没关系,我随意就好,喝酒嘛,大家进行。姜主管敬酒要一赔三,我代酒也是一赔三,折算下来,你们喝一杯酒,我喝六倍对吗?”

“呵呵,年轻人不要意气用事,我们朋友之间出来是寻开心的,你六杯六杯的喝,传出去岂不是说我们欺负小朋友了。”

“六杯,苏北这可不是啤酒,更不是可乐。”

苏北笑了笑,别看罗秃子他们再劝自己,实际上不过是拙略的激将法而已,不过他个人来讲是无所谓的:“那就不用杯子,对瓶吹,我喝一瓶,你们在座的喝一杯。”

罗秃子和刘老板交换了一个眼神,计谋达成,这才唏嘘道:“既然苏先生这么痛快,我们不成人之美的话,就说不过去了,上酒!”

苏北对服务员说:“先给我开六瓶。”

服务员跟见了鬼似的,她见过喝六瓶啤酒的,没见过说开六瓶白酒的,还是四十八度的白酒。

既然苏北要挑战六瓶,剩下的几人,每人面前就要放上六杯。罗秃子看着溢满的六杯白酒,心里也打怵,他们都是酒腻子,六杯白酒差不多一斤多,可以承受,但是需要慢慢喝,这么喝下去要人的老命啊。

不过,谁也没有打退堂鼓,毕竟他们喝六杯,而苏北喝六瓶,恐怕苏北一瓶没喝完,就趴在地上像狗一样吐起来,到时候丢的可是董事长的人。

“我先干为敬!”

“苏北!你干嘛啊!”姜涛都快哭了,但又不能扫了大家的“雅兴”,她当然知道苏北在和这些人斗气,就因为他们逼迫自己喝三杯白酒,苏北就要逼迫他们喝六杯,她心里感动,但是知道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姜涛在车上,还用她丰富的心理学知识揣摩这个男人,认为他是那种大隐隐于市的人,在公司里淡漠的表现就很能说明问题。但是,她没想到,苏北居然做起事来这么极端,咄咄逼人,也在逼迫他自己。

苏北一只手一瓶白酒,放在嘴边,咕咚咚咕咚咚,白酒瓶中的水位正在快速下降,还冒着气泡涌入苏北的喉咙中,看的其他人目瞪口呆,这是喝酒还是喝水。

一分钟干了两瓶白酒,苏北没有做任何停留,一口气完全喝完六瓶白酒,把酒瓶子倒着竖在饭桌上,挑衅的看了罗秃子一眼。

“这……”

“罗总监,你该不会是出尔反尔,拉出去的屎想坐回去吧?”

罗秃子很想反悔,甚至找一个圆滑的方式化解这种危机,但是他看到苏北那个不容置疑的眼神,背后有些冒凉风,他想起那天在董事长办公室里,这个小子差点杀了自己,想起来不寒而栗,咽了口唾沫,端起一杯白酒。

刘老板等人还沉溺在思维僵硬的阶段,他到底是不是人啊,喝了六瓶白酒,连个嗝都没打,脸不红心不跳,就那么坐在那里。

苏北当然不是干坐着,他也是人,喝多了也吐,但是别说区区的白酒,就算是毒酒又奈我何。暗暗的从丹田之中运起一股内气,贯穿全身,冲刷着经脉,酒气快速被分解挥发,变成汗液,从鬓角和手指尖流淌出来。

“刘老板,你应该向罗秃子……哦,罗总监学习,快喝啊,总不会是想让我给您拿个奶嘴儿吧?”

刘老板恼羞成怒,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开什么玩笑,喝掉这六杯白酒,小命就没了:“罗总监,你们公司的这位苏先生,似乎不太懂规矩?!”

罗秃子终于找到一个喘息的机会,放下酒杯笑道:“小伙子年轻气盛,刘老板别放在心上啊,苏北还不赶紧给刘老板赔礼道歉?”

“道歉?”

苏北冷冷一笑,你们真以为我脾气很好是吗?

把凳子踢开,苏北径直来到刘老板身前,看了眼吓得魂飞魄散的罗秃子:“自己喝,还是我让你自己喝?”

罗秃子心说有什么区别吗,忍着火气,端起一杯酒,慢慢的喝,察言观色,不知道苏北想要干什么。

姜涛已经完全呆滞住了,心里莫名的害怕起来,苏北是不是喝醉了,这种血气方刚的程度,根本不是自己多次邂逅的他。

“喝,还是不喝?”

“放屁!老子……”

砰!

轰!众人脑袋轰的一下,异口同声的惊呼起来,无不震惊的看着苏北。

苏北不等刘老板的话说完,抓着他的头发,猛然间甩在墙上,一手卡着他的两片厚厚的香肠嘴,一手拿起酒杯,咕咚咚硬往里面灌。

咳咳咳!刘老板被几口白酒呛得,肺管子都快炸开了,顺着鼻孔往出冒血。

这时,苏北从他的衬衣兜里,拿出一个餐巾纸的纸包,在桌子上展开,里面是一撮白色的粉末。

苏北冷冷的一笑,稍微松开他的嘴巴,将他放在地上,踩着他的手爪子问:“解释一下,这是什么?”

“药……咳咳……”刘老板灌了超过一斤量的白酒,已经觉得天旋地转。

“药?什么药?”

“治心脏病的药!”刘老板强打起精神说道,在他的意识中,至少说出自己有心脏病,苏北会因为忌怕出人命,从而饶了他。

“心脏病?是治疗黑心的,还是治疗脏心的。很好,既然是你吃的药,我来喂你吃下去。”

“别!”

根本没有刘老板拒绝的余地,苏北将药沫抖搂进半杯茶水里,药沫在里面迅速分解,居然没有沉底,就和茶水融为一体。这种药如果是什么心脏病的药,那才是骗鬼呢。

“喝!”

刘老板吓坏了,一张嘴,半杯药全进了肚子,就算是想呕出来,也没有这个力气了。

苏北把刘老板扔到一边,鄙夷的瞥了眼另外的几个人:“给你们一分钟时间,谁的酒喝不完,我帮他喝。”

“我喝……”

“我也喝……”

好汉不吃眼前亏,他们终于知道罗秃子为什么第一个喝酒了,原来是有前车之鉴。

眼前的景象,让喝了几倍酒的姜涛感到头晕目眩,捂着嘴,踩着高跟鞋冲出包厢,到了洗手间就哇哇的吐了起来,镜子中,自己的面色苍白,洗了把脸,惊慌恐惧还有些无可奈何。

“姜主管,你没事吧?”苏北倚着洗手间的门问。

姜涛拢了拢头发,淡淡的说:“苏北,你闯了多大的祸知道吗,早知道你这样,我就不带你来这个饭局了,我好后悔,真的……”

“姜主管你听我解释。”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

苏北欲言又止,叹了口气,离开饭店,直接去停车场开车,他不是义工,更不是死气白咧的男人,不过是路见不平而已。第22章结束

第23章开始

第23章 选择回家

姜涛不仅后悔带苏北来,闯出这么大的祸,也后悔自己出言不逊赶走了他,心里矛盾极了,整理好衣衫,她的腿已经有些发软,五脏六腑都是火热的感觉,她发誓以后再也不喝男人喝酒了。

当姜涛回到包厢,准备和罗总监认个错,把责任自己背下来时,眼前的场面,再度让她震惊的无地自容。罗总监等人因为被强制喝了六杯酒,已经醉的不省人事。

唯一清醒的人居然是刘老板,他像一个魔鬼似的,自己把自己的衣服脱掉,正在抱着桌子腿舔,恶心急了。

姜涛忽然明白了什么,那包药沫有问题!原来罗总监他们想给自己下药,因为苏北的到来,这个阴谋没有得逞。

想到今晚如果苏北没有来,自己肯定会在不知情的状况下喝掉这包药沫,她会是什么样的下场,当着这些无耻的败类脱衣服搔首弄姿?如果是这样被这些男人亵渎了,她宁愿选择去死。

姜涛潸然泪下,觉得自己再次曲解了苏北,疯了似的冲出去,苏北对不起!难道自己这么多年的书都白读了,居然不止一次的断章取义以貌取人,想起她前几次和苏北在电梯间里的偶然邂逅,每一次都是以自己的一个反感的白眼而告终,她就觉得很愧疚。

当姜涛火急火燎的冲出饭店时,大街上哪里还有苏北的影子,有种莫名的失落感,虚脱的坐在台阶上,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滴滴!”

正当姜涛不知所措时,马路边传来喇叭声,抬头一看,苏北居然没有走,倚着车门,还用一只手放在车顶,另一只手按着喇叭。

姜涛后悔的要死,本以为苏北一走了之,没想到他还在等自己,再想想自己的心胸,深深的觉得有些愧疚。

“对不起苏北,是我误会你了。”姜涛心里像被刀扎了一下似的。

“请。”苏北做出一个请的手势,他也想走,开车的时候才想到姜涛的脚伤还没好,又喝了这么多酒,大晚上的一个女人总是觉得不安全。

“你原谅我了?”

“呃,我压根就没生气,何谈的原谅,倒是你,琢磨琢磨怎么向高层反应罗秃子的所作所为吧。”

“嗯,大不了我辞职,也不受这份窝囊气。”

苏北像个陈年老友似的,半扶半抱把她放在副驾驶上,捆上安全带,听到姜涛反击的豪言壮语,不禁有些无语:“错的是罗秃子,打人的是我,你有什么错,为什么要辞职,何况你辞职了,公司里多少人会说你闲话呢,没事也要编派出些什么。”

“喔。”

苏北不慌不忙的挂档开车,无意间摸到她的手,两人都像触电了似的迅速回收。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自从在电梯里见到她,苏北就被她的身材和气质所吸引,当然这不是爱的层面,是男性对女性单纯的审美感。

而醉酒后的姜涛,蜕去职场上的铅华,更显出一份知识女性的温柔和含蓄,这种含蓄中又流露出三份让人心潮澎湃的抚媚。

苏北开车,姜涛看着他,这次不是偷偷,而是“明目张胆”的看,对于误会他的事虽然很不是滋味儿,但是对于他豁达的胸襟,又有一种女性对男性的天然崇拜感,甚至在她的心里,给这种感觉定性了一个期限,父系氏族公社之后自古有之。

姜涛心里世界改变的如此大胆,虽然有酒的因素,但她心里却非常的想靠近这个男人。

“家住哪儿?”

“啊?”

“家庭地址。”苏北重复一遍。

“清河小区。”

苏北一个急转,绕过十字路口的摄像头,从排队等红灯的路口穿梭过去。后面的司机都愣神了,这哥们儿也太聪明了,居然用这种方式过红灯。

随着车子的疾行,姜涛终于意识到一个问题,苏北喝了六瓶白酒,为什么一点事情都没有,反而开车这么溜。

一个问题接着另一个疑惑,苏北是怎么知道罗秃子他们要给自己下药的?还有他雷厉风行比电影的武打动作还夸张的伸手,以及他给自己治疗脚伤的手段,姜涛意识到这绝不可能是普通人。

姜涛不会冒然的去打听一个男人的秘密,从心理学的角度上来讲,女人都喜欢有秘密的男人。

“到了,需要我送你上楼吗?”

“喔,我住三楼,既然来了,上去喝杯水可以吗?”姜涛脸上有些发烧,这还是第一次有男人进她的家,如果让远在国外的父母知道,不知道他们得有多开心。三十岁的她被社会扣上剩女的帽子,加上她优越的家庭条件,还有本身的高学历,让一般男人望而却步,有一部电视剧曾经说过,人类只分为三种,男人,女人和女博士。

姜涛所住的清河小区,自然是没法和柳寒烟的富人别墅区相比,但也绝对属于中产阶级的水平。复式装修设计,简单却很精致,最显眼的就是对门的几十平米书房,看的苏北有种淡淡的忧伤,这么多书,光看目录就看不过来吧。

“姜主管,你的这些书是用来撑门面的,还是真的看了,真吓人啊。”

从厨房给苏北烧水的姜涛笑道:“我是装学问人。”

苏北耸了耸肩,假的,因为他发现好几本经济学著作的笔记,显然都是她亲手写的。

“你一个人住?”

“嗯,我爸妈都在国外。”姜涛瘸瘸的走出来。

“那你为什么不留在国外发展?”

“还不是逃……逃离父母的束缚,哈,我在家一天,他们就愁容满面一天,总觉得我嫁不出去砸在他们老两口自手里了。我回国呢,他们心情反而好了许多,这就是眼不见心不烦。”

苏北被她的幽默逗笑了,讪讪的说:“以你的条件还愁嫁不出去,是眼光太高了吧。”

苏北示意她坐在沙发上,在书房里拿出一个刚发现的急诊箱,帮她脱掉高跟鞋,脚踝肿的老高,看样子也是个倔强的角色,用碘酒擦了擦,拿纱布麻利的固定好错位的关节。

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就算柳寒烟没打电话,他也应该离开了,毕竟没有任何事能比柳寒烟大。

“我送你。”

姜涛光着脚丫,当她开门的时候,突然后悔了,砰的一声又关上,翻身顶在防盗门上,肩膀一挪恰好关掉了客厅的灯。

苏北脑袋轰的一下,姜涛也好不到哪去,两人彼此的呼吸和心跳,都能够清晰的听到,甚至彼此的心里活动都一清二楚。

黑暗中,姜涛的影子走过来,无法想象她此时是怎样的表情,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抱住了苏北的腰。

苏北的呼吸比平时要快几倍,巨大的诱惑就在眼前,可是,这算是趁人之危吗?姜涛今晚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绪失控是可以理解的,但自己呢。

“就这样让我抱五分钟好吗,苏北?”

“我……”

“求求你别说话。”姜涛忍着剧痛点起脚尖,她没交过男朋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不懂得矜持,但是这种强烈的愿望,让她不忍心就这么错过。

这种一刹那就要冲动的感觉,让苏北终生难忘,两人的头正在渐渐的靠近,彼此的呼吸都能感觉到。

姜涛和苏北的感受一样,浑身失去了力气,灵魂都被抽空了,脚有些疼,腰麻麻的嗡嗡的,咦,不对,是手机响了。

一阵手机系统自带的铃声响起,中断了两人的温柔,苏北尴尬的掏出电话,姜涛也开亮了灯,咬着嘴唇走回客厅。

电话那边,是柳寒烟刁蛮任性的命令:“极品哥,江海银行总部对过接我,给你二十分钟,不到的话,我自己回家,哼。”

“等等。”苏北还没问清楚,柳寒烟已经挂掉了电话。

“是谁找你?”姜涛学富五车,这句话问得特别没水平,充分暴露了一个女人吃醋时的神态。

“我……”

苏北想了想,眉头舒展开来,有些话再不说的话,两人的关系不知道会朝着何种方向发展,毕竟办公室里已经传出他和周曼的绯闻,当然这是子虚乌有,但姜涛可是不一样。

“我老婆。”苏北坚定的说。

果然,姜涛瞳孔瞬间放大,脸色突然变得特别红,难道我险些成了小三,可是苏北怎么结婚这么早?苏北的老婆是谁?

苏北不想解释,柳寒烟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而且是他最爱的人,像妻子一样,不可替代。

“姜主管,我先走了,一会儿记得锁门。”

“好。”

姜涛没有任何力气,呆坐在沙发上,她知道自己的内心很嫉妒苏北的老婆,险些做出拆散别人家庭的事情。但是苏北的坦诚相见,更加让姜涛吃惊,为什么不骗我,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你有老婆。

姜涛不自负,但是也自信自己是个美女,苏北或许和他老婆撒个谎,对自己再编造一个谎言,今晚会有另一种结果,可是他还是选择了回家。

苏北下楼后平复呼吸,发动车子驶出小区,他知道,三楼的窗帘后,姜涛躲在后面看着他,心中掠过几分歉意闪过。

古武强尊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古武强尊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古武强尊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7024501号-2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