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地主家的小娇娘》江边月林三郞全文免费阅读

《地主家的小娇娘》江边月林三郞全文免费阅读

2019-06-12 16:13:08来源:zzy

新书《地主家的小娇娘》由千言画梦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江边月林三郞,文中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在现代,她是受父母宠爱的独生女,在父母眼中一无所长的她,意外穿越到重男轻女的偏远山村,在女人一文不值的时代,她靠着自己的现代所学一步步成为众人羡慕的对象,成为地主家的小娇娘。

《地主家的小娇娘》江边月林三郞全文免费阅读

地主家的小娇娘小说精彩推荐

第一章 穿越了

“小月,你整天呆在家里什么也不干,也不出去,这样对身体不好啊。”

一个穿着时尚的美貌中年女子,正站在自家女儿门外无奈的喊着。

“小月,你在听吗?你还在听吗?小月?”

房间里,粉色的地毯上,一个穿着短款睡衣少女模样的女子,正躺着玩手机。外面妈妈的唠叨声已经持续了整整两个小时了,她拿下耳机不耐烦的对着门说:“妈,你烦不烦?都说了两个小时了,你不累吗?”

听到女儿终于说话了,站在门外的中年女子脸上一阵喜悦急急说道:“小月,小月,你听妈妈说……”

房间里的少女不满的大声说:“不要听,我不要听,妈!你烦不烦?你就别管我了,求你给我一点自由吧,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好吗?别一直叨叨叨叨叨叨的,你就去歇一会儿吧妈妈!”

门外的女子一脸小心的说道:“好好好,妈不管……你能把门打开吗?妈妈想看看你,你都一早上没出来了,饿坏了吧?想吃什么跟妈妈说,妈妈给你准备,好吗?”

少女不耐烦的说:“不饿,我不饿,妈妈,不是早上出来吃过早点了吗?”

说完她又戴上了耳机,不再管外面唠叨的妈妈再说什么了。

这时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推开妈妈一边敲门一边大声骂:“小月,怎么这么跟妈妈讲话?都二十岁的人了,一毕业就整天呆在家里,连房门都不出,也不出去找找工作。”

妈妈拉住他劝道:“咱家又不缺那点钱,女儿不想工作,就不去嘛,你别发火了,注意身体。”

中年男人叹口气道:“慈母多败儿啊……”

“好啦,别生气了,我在餐厅定了位置,女儿不去,我们俩去吧。”

“嗯”说着两出去了。

房间里的女孩全然不知外面发生的事,连重重的关门声都没有听到,一边听音乐,一边玩手机。今天是她的生日,她的父母从小就一直很疼爱她,她也很爱她的父母,只不过有时候她会觉得父母对她的爱太深沉了,有时候会让她喘不过气。

妈妈早早跟她提过要给她庆祝生日,可被她拒绝了,她不喜欢与人正面接触,她喜欢一个人。

她玩着手机,玩着玩着竟然睡着了。等她再醒来时,看看手机已经晚上十一点了,肚子咕噜咕噜叫着,提醒她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

她从床头柜里拿出一袋零食一边吃,一边推开窗户,看着天边的月亮,住在高楼就是有这个好处,视觉不会被其他的高楼遮挡住。看着月亮,她突然想到,自家爸妈真的好烦,让她完全没有一点自由。

一只野猫莫名其妙的从她的窗前窜过,吓了她一跳,她急急往楼下看去自言自语道:“这可是三十二楼啊,这猫是什么猫啊?这么牛?”

这时一个奇怪的细细的声音传来“你不喜欢你的父母吗?”

她想也没想答:“不喜欢,他们管得太宽了,严重限制了我的自由。”

那个声音继续传来:“真的吗?那我给你换一对父母,你愿意吗?”

她鬼使神差的答道:“好啊。”

那个声音阴笑道:“这可是你说的……”

一阵阴风吹来,她不由打了个寒颤,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谁!你是谁?!”

她突然感到头顶有奇怪的声音,一股强烈的恐惧感突然席卷了她的全身,她鼓起勇气缓缓抬头。

她刚刚抬起头就感觉头被什么东西重重敲击了一下,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恍惚中,她感觉到身边有人,她努力想要睁开自己的眼睛,可怎么都睁不开。

这时一个温和的声音传来:“小月,小月?你终于醒了!”

她在心里想,这声音是谁?谁是小月?是我吗?我是小月?她有些迷糊了……

她闭着眼睛努力回想自己到底是谁,可怎么也想不起来,她只隐约记得自己好像被什么打到头然后就晕倒了,可这之前的事,她是一点也记不起来了。

这时那个温和的声音急切的问道:“小月,你好些了吗?别吓妈妈啊。”

妈妈?她想,这人说是自己的妈妈,那么自己应该就是小月了,她努力睁开眼,可眼睛还是很模糊。动动嘴发现可以发声,她说道:“妈妈?是妈妈吗?”

“是,是妈妈,小月,你没事吧?”

“嗯,妈妈,我眼睛看不清了,我是不是瞎了?”

这时,另一个男人沉沉的声音传来:“没事,不用担心,休息一下会好的。”

那个温和的自称是小月妈妈的声音舒了口气说道:“那就好,没事就好,小月,你别着急,休息休息,再试试。”

听了这个温和的声音小月松了口气,缓缓的试着再次睁开她的眼睛。这一次,她终于睁开了,看清了身边的人。可是,她惊奇的发现,她竟然完全不认识眼前的这个美貌妇人。而且,这屋里的装饰也很陌生,他们穿的衣服也怪怪的,她莫名在心中想到一个词古代。摇摇头,她想自己的脑袋一定是坏掉了,最糟糕的是,她完全不记得她母亲的长相了,所以她竟也无法确定眼前妇人是不是自己的母亲。失忆了?

“妈妈,我好像,失忆了。”

“什么?你说什么呢?”

看到女儿这般模样,美貌妇人向一旁的中年男人看去“大夫,我女儿,真的,好了吗?”

那个中年男人一边收自己的药箱,一边说:“没事,可能是晕迷的时间有点长,记忆有点混乱,一时没有完全恢复,这种情况很正常,不用过于担心。”说着便告辞离开了。

那中年人一走,从妈妈口中她得知,她叫江边月,前几天和好友去打猪草时不小心从山坡上滚了下去,从那天起就晕迷不醒的,大夫也请了,药也吃了,就是不见醒,已经晕迷好几天了。这几天妈妈可操碎了心,她的那几个哥哥也四处帮她找好医生。

哥哥?她还有哥哥?她不是独生女吗?

第二章 消失的女孩

真奇怪,那种记忆混乱的感觉真不好,不过这时的她已经确信自己是因为晕迷,产生了副作用,脑子出了点问题,对过去的事完全不记得了。

反而偶尔在脑海中会闪现一些奇怪的画面,在那些神奇的画面中,她能看到一些这个世上根本没有的东西。慢慢的她潜意识里否定了那些奇怪的画面,开始专心记忆这个世界有的东西,可不论她怎么想,就是想不起一点点记忆。

妈妈看她一直头疼,温柔劝她别着急慢慢想,一边安慰她,一边帮她梳头。

看到镜中这个清秀漂亮的小姑娘,江边月这才注意到,自己竟然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她一直在心里莫名其妙的以为自己已经二十岁了,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才十来岁而已。

妈妈一边给她梳头一边和她讲起了这个地方的事,讲起了她以前的事。

然后交待哥哥们带着她去她平日去过的一些地方,帮助她回忆以前的事。

在妈妈和哥哥们的帮助下,江边月了解了自己的身世。

她后面慢慢发现,自己出生的这个小村子是一个很奇怪的地方,是一个极度重男轻女的地方。

在大家的口中她得知,自己竟然不是妈妈的亲生女儿。

现在的妈妈是她亲生妈妈的二姐,在她很小的时候被亲生妈妈送给这个二姨养的,哥哥们自然就不是她的亲哥哥了。

江边月在亲生父母家里排行老四,人称她张四妹,她上面有三个姐姐。连生四个女儿,她的亲身父亲张阿四沉不住气了,每天就是打老婆女儿为乐,就因为老婆不会生儿子就打她。

后来他们听说把多出来的女儿送人就能换来一个儿子,江边月的妈妈陈小妹毫不犹豫的把不到一岁的她送给了已经有三个儿子的二姐陈二妹。

果然江边月一送出去,第二年,陈二妹就生了一个儿子。这下她更觉得江边月这个女儿是多余的灾星了,灾星一送出去,果然就生了宝贵的儿子。

大部份被送出去的女儿,都是被人当做奴隶使唤的。不论是炎热的夏天还是冰寒的冬天,养女们都要下地干活,洗衣做饭什么都要干。挨打受骂,饥一顿饱一顿那是常有的事,有好多都活不过十岁。

唯有江边月不同,她的二姨虽然不是她的亲妈,却对她比亲妈好得多,村里没有人不羡慕的。

隔壁一家收来的女儿小红英平日里和江边月最要好,听说江边月醒来了,高高兴兴的跑去找她。

一开始小红英觉得她醒来后怪怪的,听说她失忆了,就帮着回忆以前的事,相处几天后,她发现江边月比以前更有意思了,气质也有所不同了。

江边月一开始也觉得这个地方和这个地方的人都怪怪的,可慢慢的在生活中,她一点点接受了自己的身份。在妈妈和哥哥们的帮助下,也适应了这里的人和事,还交了很多朋友,当然了,其中好多是以前就和江边月要好的。

在聊天中江边月得知小红英经常吃不饱饭,有时还会被打,所以每次去见小红英时,她都会特意带一点吃的给她。江边月提过帮她去跟她养父母讲讲公道,都被小红英制止了,他们只不过是两个小女孩,有什么本事和大人,和规矩和风俗抗衡?

这段时间白天她都和小红英两人一起相约去打猪草,然后两人约好第二天再去。

这天,江边月在他们约好的地方左等右等也没等来好友小红英。

心里着急的江边月硬着头皮上门问了,结果被那家人骂了一顿。幸好那家女主人看在她是江家人养女的份上,最后才骂骂咧咧的说:“小红英这个短命鬼,白天活没干完,晚上让她去江边洗衣,她不好好洗衣跑去玩,结果被水冲走了不知死哪去了。可怜我一大盆的好衣裳,白白给这个短命鬼给糟蹋了!”说完也不等江边月说话就重重的关上了门。

江边月知道小红英常常挨饿,这次一定是因为又累又饿晕倒在江里了,这样死掉的女孩还有好多。一般家里都懒得捞尸,大家心里都知道这人是已经死了,回不来了的,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小红英的音容相貌在江边月的心里挥之不去,想到她的好,江边月眼泪就止不住的掉。小红英最爱说的话“小月,你真幸运,你妈妈对你真的好好,我好羡慕你啊。”

“小红英!”江边月在山谷里大声呼喊小红英的名字“你要好好的!”

江边月被送到她二姨陈二妹家后,陈二妹又一连生了三个儿子,在村子里儿子多的人家威望是很高的。现实点来讲,如果在村上和人起什么争执,人家上来几个人高马大的儿子,你家就几个弱女儿,或者就一个独儿子,那是不够人家打的,所以一般人家是很怕得罪儿子多的人家的。加上二姨夫江家几个兄弟家都是生的儿子,男丁比较多,所以二姨家的势力比较大。在镇上都比较出名,一提到凤凰山江家,大家都会竖起大拇指“江家人大善啊!”仿佛江家人做了什么不得了的大好事,十里八乡的人都特别敬重江家人。

大家都说:“如果不是做了了不得的大好事,怎么可能生那么多儿子?这是大福报啊!江家人是被老天爷保着的人,谁敢惹江家人,那就是与老天爷为敌,是大不敬!是要倒大霉的!”

在这种氛围下,很多女人在生下女儿后,都会自感愧对夫家低人一等。如果女婴生下来体弱的话,还会为了节约成本直接杀掉,不敢亲手杀的,就由男人和老婆子带出去扔到江里,这么多年来死在江里的女婴数都数不过来。

所以像江边月这样体弱的女子能被养大,都会对父母充满感激,感谢父母没有把她们掐死或者丢到江里。可惜这些女孩就算逃过了刚出生时的危机,被养下来的也只是被当作奴隶。还有一部分会被送走,还会有像小红英这样最后还是逃不脱死在江里的命运。

第三章 凤凰山的女子待遇

陈二妹自己没有女儿,所以对江边月很是疼爱,几个哥哥也很喜欢长得像瓷娃娃一样可爱的江边月。哥哥们有什么好吃的,都给江边月留着。

快过年的这几天,大家带着江边月去赶集买漂亮的布回来给她做新衣裳。

这时的村中人,别家的姑娘都穿的脏兮兮,破破烂烂的,唯有江边月穿得没有一个补丁,干干净净的像个千金小姐。

江边月的亲妈陈小妹听说二姐又要给江边月做新衣服,很不满意,特意上门给二姐做思想工作。

堂屋中,陈小妹坐在垫了垫子的竹椅上,看着端坐在上方的陈二妹她媚笑着问道:“二姐,听说你又给江边月扯花布了。”

陈二妹面无表情的喝了一口苶淡淡说道:“嗯,小妹,这是今年的新苶,你尝尝。”

陈小妹急忙端起苶一口饮尽又说道:“好苶,不过二姐……”

她话还没说完陈二妹看着她说:“好苶?你这一口饮尽,能尝出味来吗?”

陈小妹陪着笑脸说:“二姐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妹妹我就是一个粗人,哪懂这些啊。”

陈二妹看着她摇摇头不再说话。

陈小妹小心看了看陈二妹,见她也不说话,想了想谄笑着语重心长的说道:“二姐,这江边月再好早晚也是要嫁出去的,这一嫁出去就是别人家的了。把钱浪费在早晚要嫁出去的女儿身上多不划算啊,女儿就是赔钱货,不值得对她那么好,还给她做新衣服,简直浪费了一身好布料啊。”

二姨笑笑回她:“谁说女儿是赔钱货了?你大女儿江大女被你嫁给邻村赖痢头,人家不是给了你两大箱彩礼吗?得了这么大个好处,还说女儿是赔钱货?听说你给女儿的陪嫁就是一口破空箱子,这事都传开了,现在谁不知道你亏待女儿,亏待的狠?”

陈小妹尴尬一笑,眼珠一转理直气壮的说;“什么两大箱彩礼啊,就是两口袋粮食和一匹布。要这么说,这村子里谁家不亏待女儿?我可是一个女儿都没弄死过,每个都养着呢。”

陈二妹摇摇头:“不说了,你不就是想为你儿子争块布吗?讲这些作什么?你们啊,你们都不想要女儿,我是想生个女儿都没有啊。”说着,转头叫出大儿子去房间里取布。

陈小妹一听二姐说要给她布,脸上马上推满了谄媚的笑道:“唉呀,我不是这个意思啊,我是真心为了二姐好啊。二姐命好,嫁得好,还一连生了四个儿子,村里人谁不羡慕。哪像我这个苦命的,我们……”

话还没说完远远一眼看到布,陈小妹眼睛都亮了,想说的话早全忘了,拿了布千恩万谢的笑哈哈的走了。

看着陈小妹的拿着布开心离开的背影,陈二妹无奈的摇了摇头。

话说江边月晕迷后再次醒来,陈二妹发现她变聪明了不少,从来不爱学习的江边月,竟然突然对学习有非常浓厚的兴趣。见她如此好学,哥哥们也乐意主动教她,没有多久江边月竟识了好多的字。

很快江边月识字会看书的事就不胫而走,有些小伴求她给大家讲书里的故事,还会请她教着写自己的名字。

在这个识字的人都没几个的村子,女子会读书是不得了的事。大家普遍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他们更认为有才的女子是无德的。就算是大户人家也有不给女子上学的,更不要说那些饭都吃不饱的小户人家了。

江家虽说在本村势力不小,也受附近村子人的敬重,可也只是普通人家。因为江父脑筋活而得地主老爷看重,为主家办事得了不少好处,比普通人家更有钱一些。

但也还是连个仆人都请不起的平民百姓,所以江边月是从来没有上过一日学堂的。

这个时候的山村,就连比较有钱的人家,请得起很多仆人的大户人家,也有不让女儿识字的。他们觉得女儿一旦识字,就会有主见,有了主见就会不安分,那会很不方便管理,为免麻烦,就干脆不让女儿们识字了。

所以能识字看书的江边月就成了好多人最最厌恶的对象,特别是村中的男性和中年妇女,私下里都骂她江边月不守本分,不是好女子,很多人都认为识字的女子不适合做妻子。

他们普遍认为那些只会女红,懂得三从四德,会生儿子的女子才是最好的妻子人选。

可当他们看到那些打扮得文雅端庄,知书达理的夫人小姐时,又会特别的敬畏,不由自主的觉得那样的人更高人一等。

在凤凰山,平民是彻底的讨厌识字的女人,就连陈二妹这样在夫家的帮助下识得一点点字的妇人,他们暗地里也是看不起的。他们讨厌那种看着柔弱的女子,虽然那样的妇人很温和,但是做自己的老婆是不够的,他们更喜爱强壮泼辣的女子,只有那样强壮泼辣的女子才实用。

他们对一个女人价值的定义就是她会不会生儿子,仅此一点而已。

他们认为,一个女人不管她多漂亮,多有本事,如果不会生儿子,那就是无用的。反过来,只要她会生儿子,那她就是最好的。

这一点上陈二妹是好的,她生了四个儿子,而且个个聪明健康,只凭这一点,就足够了,足够令所有女人羡慕。

话说回来,有讨厌江边月识字的人,就也会有一小部分人却很是羡慕,喜欢她的。识字的女孩天生的书卷气质是很美好,很优雅,很吸引人的,有些少年更是暗中对她倾心,每每看到她都会不由自主的偷偷多看几眼。当然,这些江边月是不知道的。

有些姐妹嫁出去后还想和本村的姐妹联系都会请人写信,之前都只能在赶集的时候请先生帮忙看信回信,有时候闺蜜间的话很不方便说。现在得知同样身为女子的江边月能读信写信,女子们自然就都私下里结伴找她了。

很快江边月这个女子会写信,甚至偷偷帮村中女子写信的事传了出去。

地主家的小娇娘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地主家的小娇娘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地主家的小娇娘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8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7024501号-2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