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爱似烈酒入喉》小说在线阅读-(白微杜晏)小说完整版

《爱似烈酒入喉》小说在线阅读-(白微杜晏)小说完整版

2019-06-12 16:10:25来源:WXB

《爱似烈酒入喉》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这里有!小说《爱似烈酒入喉》主角是白微杜晏,爱似烈酒入喉主要讲述:她爱他,爱到不顾一切,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他恨她,恨到无法自拔,碧落黄泉也难以转寰。她与他的心上人被一同推到生死边缘,他冷笑着让她有多远死多远,至此,她对他只有痴怨,再无爱恨,可他偏偏抵着她,咬牙切齿地问她,“你说爱我一辈子,你的一辈子,就这样短吗?”

《爱似烈酒入喉》小说在线阅读-(白微杜晏)小说完整版

爱似烈酒入喉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1章 我们离婚吧

 

  安静的高档别墅,白微低着头,把她精心插好的一束花摆在餐桌上。

今天,是情~人节,也是她和杜晏结婚七周年的纪念日,为此,她也特意推掉了公司的全部工作。

卸下了所有的包袱,像是最普通的小女人一样,洗手作羹汤。

但,就在白微小心地盛出她煮好的浓汤时,门外,突然传来砰的一声巨响。

又喝醉了么?

白微顾不得太多,举着勺子便想去开门,但门却吱呀一声,开了。

随之而来的,还有女人那魅惑动人的……。

白微的脸色猛地苍白下来,看过去,果然,是杜晏那张俊美如铸的脸。

这就是他给她的周年礼物。

当着她的面,和别的女人亲热。

结婚七年,他不曾碰过她一根手指头,却在外风~流债一堆。

现在,竟然做到这种地步。

白微手里的勺子,应声落地,摔成了无数碎片。

犹如,此时此刻白微一颗活生生跳动的心脏。

痛得已然失去知觉。

“哎呀,杜总,有人在看啦,人家不要了~”那千娇百媚的女人看到白微,语气娇嗲,欲拒还迎。

杜晏冷眼过来,看到白微那兀自强撑着的神情,目光微冷,却一把将手掌探入女人的怀里。

“不用管她,那是我家的下人。”他的声音,冷漠,如冰。

下人?

闻言,白微一怔,手狠狠地捏紧。

他家的下人……原来,她在他眼里,就是这样不堪又低贱的模样。

毫不犹豫地,白微冷唇相讥。

“杜总真是好兴致,这样的货色也吃的下去,不怕啃一嘴玻尿酸吗?”

女人闻言,脸色尴尬片刻,“杜总,你家的下人都是这么没礼貌的?不过正好,你那么猴急,人家都没来得及去买套套,不如让她去买吧,记得哦,要买大号超薄的,要玫瑰香型,要不然,人家不喜欢。”

听她这话,杜晏也低低的笑了出来,目光毫无怜悯的在白微精心准备的烛光晚餐上掠过,勾起嘴角,“刚才的话你听到了,快点买回来,我急着用。”

说完,一叠粉红色的钞票,扔在了白微的脚下。

接着,那两个人竟干柴烈火从门外,边走边宽衣解带的进了主卧室。

白微没有动,她看着那散落一地的衣物,眼神空洞得可怕。

七年了,她已经,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相互折磨了这么多年。

在这期间,她曾经无数次努力地想靠近他,温暖他。

结果现实给了她狠狠地一耳光。

白微突然觉得很累,捧着真心被人踩在脚下当做尘埃。

那样的卑微,她已经受够了。

面无表情地回身,白微走到那扇传来淫靡声响的门前,砰的一声,把门踹开。

“怎么,东西买回来了?”杜晏的声音是不屑的。

白微却没有说话,她大步地走过去,拿起桌边的一杯凉水,猛地泼在了两个纠缠不清的男女身上。

“啊,你做什么!”女人尖叫。

“还要吗?锅里还有刚烧开的汤。”

妖艳女人看了看白微那张平静的脸,一时间竟然猜不透她说的是真是假。

但,她终究是不敢赌,尖叫了一声神经病,就飞也似的跑了出去。

杜晏的身上也还在滴水,可这丝毫不影响他作为一个男人的魅力,他裸露出的上半身,反而性感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怎么了,我这份礼物不喜欢?还是说,你想,和我们一起玩?”

杜晏的笑容,嘲讽极了。

原来,他记得。

只不过,这么重要的日子,对他而言,只是报复她最好的武器。

白微深深地看着他,看着他那张让她爱了七年,守了七年,痛了七年的脸,目光里满是平静。

原来,失望的尽头,竟然是这样波澜不惊。

白微那样的眼神,杜晏还是第一次看到,竟然,让他的心猛地不安了片刻。

“已经够了,我累了,我们还是,离婚吧。”白微轻轻地开口,转身,走了出去,“去外面签协议,然后,你就自由了。”

第2章 看到她,你羡慕吗?

 

杜晏闻言,撑起身子,露出大片结实的胸膛,脸上的笑容却极尽嘲讽。

“杜太太,你真爱开玩笑,你为了杜家少奶奶的宝座,可以给妹妹扣上莫须有的罪名,可以故意在妹妹面前炫耀把她气的精神失常,甚至不惜带着你白家所有的身家倒贴,要你放弃,你舍得吗?”

杜晏的唇,凑近了白微的耳边,吐出的气息,温热撩-人,但却像是冰做的刀子,扎得白微心头千疮百孔。

“杜晏,我说过,那天泄露了你家工程标价害的爸爸心脏病发的不是我,是白冉冉,她才是和……”

“闭嘴!”白微的话没有说完,杜晏的眸子却已经泛上了淡淡的红,一把伸出手,把她的喉咙掐住。

“你这样的人怎么配叫我父亲爸爸!冉冉已经被你逼得自杀了好几次自证清白,你这个做姐姐的,就没有半点良心不安吗?”

白微有些想笑,白冉冉自杀?她怎么会舍得死?

那时候,她在书房里把白冉冉抓了个现行,本想着姐妹一场把她送出国就算了,可没想到白冉冉当天就因为自杀进了急救室。

杜家因为那次的意外而一蹶不振,她带着白家的全力支持去帮他,却只换来他七年来一次又一次的背叛。

她的心不是铁打的,怎么可能始终无动于衷。

杜晏被白微那失望的眼神看得心烦,松开手,厌弃的在床单上擦去了她的体温,“算了,和你这种女人说什么都没用。”

“信不信随你。”白微终于能够正常的呼吸,眼底却掠过半分悲凉,手下的动作慢了半拍,咳嗽着拿出已经准备很久的协议书,啪的一声拍在他面前,“那就签字吧,你不屑我,我也没必要和你继续耗着。”

杜晏垂眸,不屑的扫过上面的一行字,却在听到她这话的时候眸光微暗,想也不想,他把那张纸扔在了地上。

七年了,白微从未提起过离婚二字,不管他再怎么故意羞辱她都不曾松过口,现在倒是突然想开了?

男人眸光微暗,想到某种可能,手捏紧,“白微,你是在外面找到安慰了?”

“哦?难道你还对我恋恋不舍?”白微的语气淡淡的,眼底却有掩饰不住的疲惫,“不过我已经看够你的戏码了,和那种女人共有一个男人,我嫌脏。“

结婚七年,杜晏的花边新闻就没断过,她曾幻想某一天他会累会想回家,等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今天的一切,不过是压垮骆驼额最后一根稻草。

“脏?”这个字眼引燃了杜晏心头的怒火,他一把捏住了白微的下巴,“你这种女人有什么资格说这个词?”

白微的眼神安静地看着他,那样的神情,像是一种无声的嘲笑,杜晏被那股邪火灼烧得难耐极了,按着她,手毫无温柔可言地探进了白微的裙底,修长的身躯逼近。

他邪笑着勾起唇角,“嘴上说的动听,怎么,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嘴上说瞧不起那个女人,其实你是不是也很羡慕?”

白微的瞳孔微缩,挣扎,却怎么也逃不开男人那有力的手臂,杜晏似乎铁了心要羞辱她,竟然一把把她的衣服扯了下来,眼神落在她精心准备的情趣衣服上时,他的笑容愈发讽刺。

“杜晏,你给我放手!”

白微的身体都在发抖,现在的她,就像是砧板上的肉,任由杜晏去评判和挑拣,没有一点尊严。

“我要是放手,岂不是辜负了杜太太的一番心意?”杜晏冷哼一声,便要提枪上阵,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男人脸色一沉,接起来,眸光却愈发的深暗,白微隐隐约约的听到里面白冉冉的哭声,心底一片冰凉时,杜晏已经毫无留恋的抽身。

“你要去哪儿?”白微颤抖着声音开口,还有什么比现在的她更屈辱?

“白微,别犯贱。”杜晏头也不回,穿好衣服,开车离开。

第3章 怎么样,感谢我吗?

 

  白微保持那样的姿势在床上躺了许久,她想到杜晏的话,只觉得自己十足可笑。

犯贱吗?

她最犯贱的就是被他羞辱了七年也不肯走。

现在,梦也该醒了。

楼下,传来杜晏发动引擎的声音,白微看着他绝尘而去,眼泪掉了下来。

看一次,彻底死心,然后不回头地离开。

驱车,白微跟上了杜晏的那辆跑车,一阵风驰电掣,停在了城郊一家酒店门口。

白微甚至门都没进,就已经看到了那两个依偎着的男女,杜晏把他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披在靠在他怀里的女人身上,脸上的神情无奈又宠溺。

那样的神情,白微只在她的梦里见过。

呵,不自觉的,白微冷冷地笑了,眼睛却在这样的冬夜里愈发的模糊,她告诉自己是因为天气太冷,可却怎么也止不住眼角的湿润。

被杜晏死死护在怀里的白冉冉眯着眼睛看过来,眼神在瞧见某个熟悉的身影时一亮,然后,她轻轻地踮起脚尖,在杜晏的脸上吻了一下。

白微远远地看着杜晏脸上绽开笑容,却连呼吸都觉得压抑。

原来,最痛的不是看着他与别的女人翻云覆雨,而是,看着他因为另一个女人的一个笑容就开心地像个孩子。

明明应该离开,明明理智告诉自己不要再自取其辱,可是白微竟然怎么也挪不开步子。

是不是再心痛一些,她就不至于再有留恋?

就在她看着那两个人亲密时,手机却响了起来。

一条短信,来自白冉冉。

“姐姐,你看够了吗?”

多自然的语气,好像白微才是那个不道德的第三者。

“我身体有点不舒服,所以姐夫特意来陪我,嘻嘻,今天是情-人节哦!”

白微被她那故作天真的语气堵得难受,杜晏却已经牵着白冉冉的手进了酒店,里面是一片华丽奢侈的烛光晚宴,看起来,用了不少心思。

白微站在路灯下,看着杜晏小心翼翼的拿出一束空运来的玫瑰,看着他拿出一枚戒指,套在羞涩的白冉冉手上。

明明是那样和谐的画面,却刺得她眼睛酸痛极了。

够了吧,白微,她这样对自己说,杜晏哪里是冷,只不过他暖的不是她而已。

自取其辱的戏码,到此为止。

转身,白微逝去眼角的一抹水光,手机铃声却再一次响了起来。

“就这么走了吗?姐姐,这一点也不像你,难道你一点都不好奇当初你和晏哥哥睡了的第二天,是谁把记者叫过去,拍下了妹夫和姐姐上-床的画面?”

白微的语气轻轻柔柔,却让白微霎时间瞪大了眼睛,满眼不可置信的看了回去。

“是我,当时我给了记者这个消息,让他们把你们之间的好事拍的清清楚楚,然后让你在新闻头条上大大的出风头了好久呢,那时候你可成了名人,怎么样,感谢我吗?”

白冉冉微笑着回到座位上,冲着白微比了个v字手势。

明明她笑的那么灿烂,却只让白微感到恶心……

第4章 你是第一个

 

  白微只感觉血涌上了大脑。

当年,她在酒吧里喝醉了,被人送去房间以后就完全昏死过去,可第二天醒来,她看到的便是一脸铁青的杜晏。

白微甚至来不及解释,便眼睁睁的看着杜晏拉开门,被一群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团团围住。

“白微,你真让我恶心。”

杜晏眼神里的厌恶和憎恨,白微始终忘不掉,午夜梦回,丝丝缠绕着她,几近窒息。

“白冉冉!”看着里面那个女人那得意的笑容,白微狠狠地捏紧了拳头,顾不得所谓理智冲了进去,抓着那洁白的桌布猛地一扯,精致的菜品和昂贵的红酒便应声落地。

一地狼藉,白微努力平复着呼吸,拿起旁边放着的红酒,还未来得及一气呵成的泼过去,手已经被杜晏牢牢地牵制住。

“白微,你来发什么疯?”杜晏的眸里,有着深深地怒火。

白微却笑了,“发什么疯?杜晏,我们还没拿到离婚证呢,你这样大摇大摆的和我妹妹偷-情,还要脸吗?”

偷-情两个字一出,白冉冉的脸色瞬间变了。

她满心的扭曲和嫉妒几乎要满溢出来,却还是深呼吸着压抑着,“姐夫,我没事的,我真的没事了,今天是情-人节,你应该和姐姐好好在家过节的,我不应该打扰你们,我先走了。”

说着,白冉冉急匆匆地迈步,却一脚踩在了刚才白微打翻的玻璃杯子上,身体一个踉跄,眼看着就要摔倒。

杜晏下意识的一把推开白微,冲上前,惊险地把白冉冉抱在怀里,他的语气里,满是不可忽视的担忧和关切,“你没事吧,冉冉?”

白微被他推得站不稳,坐倒在地上一地玻璃渣子上,可是那人的目光,却没有停在她身上一刹那,哪怕是一秒。

白微低下头,借着阴影掩饰住她眼底的狼狈,独自爬起来,碎玻璃深深地刺入了她的手心,明明痛的要命,可她竟然没有半点知觉。

身上再怎么疼,也不及心里的疼。

“姐夫,你放开我,我已经是个废人,不要再管我了。”白冉冉小声地抗议,但与其说是拒绝,不如说是欲拒还迎的挽留。

“我先送你回家,这里被疯狗弄脏了。”杜晏温柔的笑了笑,在白冉冉的头上轻轻揉了揉,就好似没有白微这个人一样,转身离开。

白微捏紧了拳头,血滴的更加欢快,“就这么走了?杜晏,你到底是不是瞎子,我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你一点也不想知道吗?”

白微的声音,绝望,凄厉,已经破了音,有些刺耳。

“我没兴趣。”杜晏看着白微的眼睛,看着她眼底深深地痛苦迟疑了片刻,然后开口,干净利落。

“杜晏,你知不知道白冉冉以前就有偷窃癖,我要送她出国是为了给她治病!你知不知道她早就和你对家的公司有勾结,如果她真的那么干干净净,为什么杜叔叔死前怎么也不同意她进门!”

白微的话艰难的说完,杜晏回过头,把她从地上提了起来。

杜晏眯起眼睛,“白微,你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我只相信我自己的眼睛。”

他只记得,那天在杜家的书房里,是白微惊慌失措的在那里,而他的父亲,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样的眼见为实,怎么会错,怎么可能错。

“记住了,再让我听见这种荒谬的笑话,我一定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

第5章 反悔

 

白微在原地不知道站了多久,她才大梦初醒似的,回过神来。

伤口火辣辣的疼,让她恍惚的精神清醒了许多。

一步一步,强撑着走出去,白微却不知道应该去往何处。

街头的大电视里,播放着爱情片,白微听见上面的女人在说,“让我把他让出来,凭什么,凭什么有人可以花着我的钱,睡着我的丈夫,看着我的笑话?”

白微抬起头,看着看着就笑了,笑着笑着,却哭了。

是啊,凭什么呢?

她和杜晏这么多年,帮他摆平绯闻,扩张事业,可她到头来只换来这么个结局。

白微却好像浑然不觉似的,她起身,再没有半点犹豫,拿出手机,拨了杜晏的号码,“杜晏,我决定了,我不离了,白冉冉想踩着我上位坐享其成,做梦,这辈子,只要我不死,你们就是姐夫和妹妹的乱-伦,就是一辈子都见不得光的狗男女。”

说完,白微垂眸,眼底尽是疲倦。

这一天,她太累了。

电话另一端的杜晏,安抚好白冉冉后,接到这个电话,脸色深沉的几乎要滴出水来。

白微这个女人,果然是在耍心机,试探他吗?

啪的一声,男人手里昂贵的手机应声落地,“白微,你会付出代价的。”

……

杜晏从不食言。

第二天,白家现在正在投资建设的几块地皮纷纷被曝出偷工减料,使用不达标的建筑耗材的丑闻。

白家股票大跌,市值几乎在一夕之间缩水了近一半。

白微的父亲一夕之间白了头发,愈发衰老。

这接连几重打击,几乎让白微手忙脚乱,而让她几近崩溃的,是一向身体不好的母亲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突发脑出血住院。

白微已经无暇去理会白冉冉和杜晏之间的纠葛,但是,母亲的病愈发的严重,而家里的钱则是被已经濒临崩盘的股价套牢。

“再不缴清医药费,你母亲就只能停药了。”

医生冷冰冰的话在白微的耳边回响着,旁边有人经过,嘲讽,“不是杜太太吗?竟然连医药费都交不起?”

“你不知道吗?白微,她是抢了自己妹妹的男朋友小三上位,要我也不想给她钱呢。”

白微看着收费单据上的数字,好似听不到那些人的冷嘲热讽。

再这样下去,医院一定会把妈妈的药停了,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出事。

闭着眼睛,想起以前妈妈对她的关怀和爱护,白微咬紧了嘴唇,顾不得所谓的尊严,亲自去向杜晏借钱。

杜家别墅门口

“我是白微,杜晏,我有事和你说。”白微按下了门铃。

她才刚走,家里的钥匙已经全部换了,防她好像防贼似的。

没人回应,白微看着窗台透出来的灯光,低下头,“前几天的事情,我认错,你能不能,借我钱?”

“这就是你你认错的态度?要我找人教教你怎么道歉吗?”门依旧没有开,杜晏打开窗子,低哑的声音冷冷传来。

男人的冷漠,让白微心如刀绞,可是想起妈妈那张没了血色的脸,她只能强忍着心里的不甘,一点一点的,跪了下来。

“杜晏,我求你,不要再对付白家了,是我错了,你有什么,都冲着我来,我什么都可以忍。”

白微一向傲慢,如果不是被逼到极限,她怎么可能这么践踏自己的尊严。

杜晏没有开门,白微也没有起来,慢慢地,天上开始飘起了雨点。

春寒料峭的时节,雨点打在她身上,冷得她浑身都在发抖。

就在白微咬着牙坚持时,电话响了起来,是杜晏。

“现在你明白失去亲人的感觉了?白微,这是你自作自受。”杜晏看着白微跪在地上的卑微姿势,眼里掠过一丝报复的快感。

“你知道我为什么娶你?我就是为了这一天,你以为白家当时对我的支持是天大的恩惠,但我每一天都在幻想着这一天,幻想着把你们虚伪的面具撕下的那一刻。”

白微闻言,心里愈发得冷,明明身上冷的几乎都动不了,可竟然都抵不过她心里的寒意。

他明知道她家里对他有多支持,只因为她爱他,所以几乎是毫无保留的将他的杜家振兴成了现在的豪门世家。

可他不领情,他只想报复她,只想让她死。

“你跪下谢罪也没用,一命偿一命,这时你的报应。”杜晏看着白微那颤抖着的身体,心里却有了一抹不适,几乎是下意识的,他薄唇轻启,冷冷吐出伤人的字句。

白微听着,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良久,她才抱着头,大声而凄厉的喊了出来,“我恨你,我恨你,杜晏,你记住,我们还没离婚,我不会离婚的,就算死,我也要拖着你一起死。我不会再求你了,我就是死我也不会来求你,哪怕一句。”

第6章 这就是你要的吗

白微离开后,果真就没有再去找杜晏,白家的情况每况愈下,

纸醉金迷的交际场,白微穿着紧身的短裙,眼神早已经再酒精的麻痹下变得迷离,可她还依旧大口大口的灌着酒。

没办法,她总不能看着母亲被停了药吗,死在自己面前。

“阿晏,你老婆还挺开放的。”杜晏的好友看到白微那迷离却惑人的神情,调笑地拍下了照片,发了过去。

“白微!”杜晏看到她被老男人搂在怀里满脸绯红的样子怒吼出声,出去和野男人鬼混,她是不想活了?

明明应该不在意那个女人的,但是,杜晏想到她真的有可能出去和其他人做爱做的事情,竟然也不快极了。

白微嘶哑着嗓音敬酒,仰头喝下一杯,胃里却已经翻江倒海。

“白小姐好酒量,不如今晚我们出去继续?”猥琐的男人搂住她的腰,语气满是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响,白微拉开门,还未看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一阵粗暴地力道却把她直接推进了卫生间。

抬头,对上的就是杜晏那张暴怒的俊颜。

“哟,杜总也来这里买醉,不过我今天有约了,麻烦你让一让。”白微看也不看杜晏一眼,冷淡地想绕过去,却被一把抓住了手腕。

“你就这么自甘下贱?”男人的语气,十足的危险。

他衬衫的衣襟打开了大半,露出大片结实的胸膛,侵略性十足的模样。

白微抬头看着杜晏,眼底却嘲讽极了,“下贱?那杜总主动跑过来找我这么下贱的人,是不是更贱?”

杜晏深戾的眼睛在她那红红的眼睛上扫过,手指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白微,你真恶心。”

“是吗?不过,我应该比杜总好上那么一点,好歹,我没有乱伦的恶习,被上过白冉冉的人碰,我嫌脏。”

“脏?”这个字眼,是第二次从白微口中说出来,却依旧能激起杜晏心头的怒火,“那你觉得谁不脏?嗯?”

杜晏手上的力道愈发的加重,白微白皙的肌肤上已经多了一道红印,痛的说不出话来,她只能以眼神反抗,但却丝毫没起到威慑的作用,反而,只是更加激起了男人的征服欲。

嘶啦一声,白微身上那件饱经磨难的衬衫便被撕了下来,杜晏一手控制住她微不足道的挣扎,另一只手,却已经粗暴地探进了她贴身的衣物内。

手上的触感,柔滑如同丝缎,杜晏的眸色愈发的深暗下来,如果说方才他的一举一动只是为了惩罚她,那么现在,他是真的想要这个女人。

“放开,你给我放开!”白微奋力挣扎着,杜晏的身上,还有着若有似无的白冉冉的香水味,那味道就像是梦魇一般,让她几欲作呕。

“装什么贞洁烈女,刚才不是还喊着要出去找男人?现在是你的老公,你的合法丈夫在和你做,你应该很自豪才对。”杜晏根本不把白微那点挣扎放在眼里,撕开她的底裙,没有丝毫顾忌的长驱直入。

白微的身体被杜晏死死地抵在洗手间的洗漱台上,,她却只能死死地咬着牙,承受着男人那粗暴地动作,娇嫩的嘴唇甚至都被咬破,流出了殷红的血。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酷刑一般的折磨才停下。

白微迷蒙着双眼,却只看到镜子里她满脸潮红的狼狈,撇过眼神,而她身后的杜晏衣装整齐,完全没有丝毫激情后的狼狈。

看到她那躲闪的眼神,男人勾起一个冷冽的笑容,“杜太太,你还真是饥渴。”

 

第7章 拿着这些钱,滚

白微本来因为方才的一场折腾而泛着绯红的脸色立马苍白了下来,强撑着已经没有力气的腿,她抬起头执拗地看向那个居高临下的男人。

“让开。”白微艰难的将身上已经七零八落的衣物收拾了一下,绕过杜晏想要离开,却被男人一把抓住了手腕。

“去哪儿?”杜晏看着她那衣衫不整的模样,虽然不愿承认,但是却不得不说这样的白微很有让人保护的欲-望。

“去哪儿和你有什么关系?”白微的手挣扎着,但是杜晏的力气很大,半天也没有脱离半分,反而刚才喝下去的酒意上了头,一阵阵的眩晕感袭来,让她整个人眼前都模糊了。

“你是我名义上的夫人,杜家的女主人,你在外面不检点,我当然要管。”杜晏的语气冷下来,想到那张照片上白微那被人占尽了便宜的模样,只觉得心底有把火在燃烧。

“我怎么样,和你有什么关系!”

白微挣扎了两下,眼底尽是愤怒和不甘。

她不是没有求过他,可得来的不过是他一次又一次的刻意侮辱。

杜晏没有松开手,死死地拉扯着白微的身体,把她从卫生间里拽了出去。

“放开,放开我!”白微那微弱的声音被淹没在凌乱地声音里,没人听见。

杜晏冷着一张脸把那始终在挣扎地女人一把扔在了副驾驶位置上,白微原先有些涣散的精神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疼痛而清醒许多。

几乎是下意识地,白微想要打开车门逃跑,杜晏低沉的声音却如影随形的响起,“你敢下车,我就让白家的股价再跌一半。”

白微的手停住,眼底原先些微的亮光也彻底熄灭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爱你的时候你不肯碰我,我想离开你,你却不肯放开我?”

白微的语气很轻,轻的几乎像是一片羽毛一样,但是压在杜晏的心口,却让他呼吸都变得不顺畅。

他想起白微为了杜家的某个项目通宵加班时候的样子,想起她为了让他多休息一会儿宁可累得自己病倒的模样。

一丝心软闪过,杜晏伸出手,想要握住白微那冰冷苍白的指尖,眼前却突然浮现出当年父亲大张着眼睛,倒在地上死不瞑目的模样。

那画面在他未来的日日夜夜都在折磨着他,让他不能安眠。

方才的那点动摇被一瞬间打散,杜晏冷哼一声,“这就是你的报应,白微,这是你自找的。”

自找的吗?

白微笑了笑,心里苦涩的几乎可以滴出水来,她只是在笑自己太愚蠢,杜晏这么多年的忍耐,不过是等待着这一天,把白家,把她狠狠地踩在脚下的那一天。

可她竟然还在等待他有回心转意的那一天,真是,可笑极了。

“我懂,杜晏,你就是犯贱。”白微轻声的呢喃着,“你其实也没多喜欢白冉冉吧,在你眼里,你得不到的就是好的。”

杜晏听到这话,却好像心脏被狠狠地捏了一把,说不出道不明的烦躁感,让他脸色愈发阴沉下来,捏住白微那纤细了许多的下巴,“闭嘴。”

白微冷笑一声,“怎么,被我说中了?你就是看不得原本属于你的东西被别人拿走罢了,只不过这些,如果白冉冉知道了会怎么样?知道了她心里的王子竟然和她最恨的姐姐上了床……”

“闭嘴!”杜晏神色难看极了,有力的大手掐住白微细嫩的颈项,微微用力,扼住了她的呼吸,“管好你的嘴,如果她听到一点风声,我不会放过你。”

白微冷冷的笑了出声,眼神却是不屑的。

杜晏的目光冷冽的在她身上扫过,良久,才勾起一个厌恶的冷笑,从怀里抽出一张支票,大笔一挥写下一串不菲的数字,高高在上地扔在了白微的脸上。

“这些拿去,拿着这些钱,滚。”

 

第8章 没有任性的资格

白微的身体轻轻地抖了一下,如果是以前的她,一定会把这张意味着侮辱的支票扔回去。

可是现在的她,没有这样任性的资格。

强忍住内心的不平静,白微跌跌撞撞的逃离了杜晏的身边,冷风吹过她身上凌乱不堪的衣衫,让她狼狈地打了个寒颤。

冰凉的眼泪掉了下来,白微狼狈地擦去,却还是没有丝毫犹豫地选择离开,离开这个让她屈辱的地方。

……

杜晏开车离去,整个人却心不在焉,电话响起,上面白冉冉的照片让他怔愣片刻,却还是压下了心底的烦躁接了起来。

“晏哥哥,我一个人好怕,你能不能过来陪我?”

白冉冉的声音带着哭腔,惹人怜爱极了。

杜晏耳边却没由来地想起了方才白微那满是恨意的声音,却在听到听筒里那微弱的哭泣声音时回神,垂眸,深呼吸,“好,我马上去。”

杜晏很快就到了他专门为白冉冉准备的公寓,抬头,就看到那女孩儿一袭单衣站在门口等他,脸上还带着些未干涸的泪痕。

“晏哥哥!”白冉冉看到杜晏的身影,立马欢欣雀跃的扑了过来,一把跳到了男人宽阔的怀里。

杜晏的手顿了顿,却还是在她柔软的头顶轻轻地拍了拍,白冉冉正要说话,却猛的嗅到了杜晏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那样独特的味道,让她本来带着甜美笑意的脸一下扭曲了。

这独一无二的香气,是白微当初专门找人设计的!

难道那个贱人还是阴魂不散?她必须赶紧把白微赶出去,把杜家少奶奶的位置牢牢地把控在自己手里。

白冉冉的身体僵硬着,紧咬牙关发出了难听的声音,杜晏察觉到,“冉冉,你怎么了?”

白冉冉这才如梦初醒一般,敛去了那些和她平时不符合的神情,露出了一个稍显疲惫的笑容,“没有,我只是,有些累了。”

杜晏没有追究,揽着她的肩膀走了进去,却忽略了白冉冉那紧握着,用力到青筋暴起的手。

……

接下来的几天,白微的生活难得的平静。

那天,白微拿着那张支票为母亲支付了接下来的治疗费用,总算是暂时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微微,杜晏他怎么一直都不来?”病床上的白母心疼的看着明显消瘦了一大圈的白微,有些不忍和愧疚。

白微正在削苹果的手停住片刻,以前的她,总是报喜不报忧,她不想让家人知道她死活要嫁过去的那个人对她是这样冷漠的态度。

所以,母亲心里的杜晏,一直是个爱她的好丈夫,殊不知,那也不过是白微编织出来的善意谎言罢了。

“他……”

现在母亲的状况这么差,她怎么忍心打破她心里的那点幻想和希望?

白微恍惚一下,刀子直直的切到了捏着苹果的手上,鲜血立马就涌了出来。

“微微!”白母心急如焚,白微挤出一个笑容赶紧冲了出去,用冷水冲刷着流血的伤口时,却忍不住自嘲的笑出了声音。

她是不是活该,为了杜晏把整个白家赔进去,现在还有挂着假笑说谎来圆她曾经的那些欺骗。

“你怎么这么狼狈?姐姐,这一点也不像你啊。”

就在白微勉强把伤口处理好,不再流血时,一道嘲讽的声音响了起来。

回头,白微看到的便是白冉冉那趾高气昂的脸。

 

爱似烈酒入喉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爱似烈酒入喉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爱似烈酒入喉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