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鉴宝灵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许东牟思晴

鉴宝灵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许东牟思晴

2019-06-12 15:49:27来源:zd

《鉴宝灵瞳》完整版 (全文在线阅读),主角许东牟思晴,作者罗晓,鉴宝灵瞳小说精选:跌入人生谷底的少年许东偶得异能,能看到珍宝所发出来的“宝气”,从此鉴宝寻宝,能人所不能!珠有光,宝有气,人生就是一出美女与财富混杂的戏!。。。

鉴宝灵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许东牟思晴

鉴宝灵瞳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二十一章 疯狗

老太婆救子心切,这时候可是不顾一切了,如果古董被找出来,她儿子就铁定完了,所以她必须“拿下”这两个警察,然后马上把古董转移到更安全更隐秘的地方,即使因此犯上命案她也不怕,反正她都八十好几了,能拿她的老命换回儿子的晚年,那也值了!

黄狗虽然露着凶光,但老太婆没有命令,它也一直呆在她脚下,但老太婆一声令下,它在刹那间就有了变化!

黄狗大头一昂,低低的嚎叫一声,整个身体似乎膨胀起来。

许东更加紧张了,这黄狗四肢粗壮,身材高大,比普通的大狗身体要大上一轮,那一身的毛发呈金黄色,在灯光下看得清楚,没有卷曲发弯,笔直直的就像一根根黄色的“针”。

这显然不是普通的家犬,看样子身体外形像藏獒,但头部不像,藏獒的头像狮子,这黄狗的头脸像狼犬,整个看起来就像是藏獒和狼狗的混合体。

许东自能看到珍宝发出的宝气后,五识感应也远超以前,就像今晚来这儿一样,从一开始他就感觉这黄狗的“凶气”逼人,老太婆一下令后,黄狗的凶气瞬间就爆发出来!

许东也在一瞬间就全力防患,一双手将木棍握得更紧,盯着黄狗。

黄狗似乎也知道许东这边全力防守,低嚎声中,两条后腿用力一蹬,“嗖”的一下就窜了起来,直扑向牟思晴。

牟思晴压根儿就没在意这黄狗,她正琢磨着许东说的话是真还是假,是不是在套老太婆的话,哪料到黄狗行动如电,瞬间就向她攻击?

“小……心!”

许东来不及阻拦和细想,吓得心胆俱裂的大叫一声,牟思晴虽然没注意黄狗,但她身手还是很敏捷,眼中黄影一闪,又听到许东的大叫,她也在刹那间有了反应,几乎在同一时间沉身后退。

但黄狗的动作实在太快,牟思晴才退半步,黄狗一双粗壮的前腿已经搭在了她的肩上,大嘴张开,露出尖利惨白的牙齿直咬向她的喉咙!

牟思晴“啊哟”一声,慌乱中也来不及做什么阻挡的动作,口鼻中已经嗅到黄狗嘴里喷出来的腥臭味道,但她只能听天由命了。

黄狗的大嘴“嗒”的一声咬合拢,但却是咬了个空,牟思晴惊乱中瞄了一眼,这才发现黄狗咬空的原因是许东在后面抓着了它的尾巴,死命的拖着,所以黄狗这一下致命的撕咬并没有咬在她的喉咙上!

黄狗一双前腿搭在牟思晴肩上,用力往前挣,而后面的许东却也死命的抓着它的尾巴往后拖,牟思晴反应敏捷,挥拳就猛砸在黄狗的左眼上,“砰”的一下,黄狗怒吼一声,跃起来往前一挣。

牟思晴这一拳力道又大又猛,正砸在黄狗左眼上,一拳就将黄狗的左眼珠砸暴了,黄狗怒极,在半空中落将下来,跳跃不动,扭头就往死命拖着它尾巴的许东咬去。

“妈呀……”

许东吓得心胆俱裂,慌忙扔开了黄狗的尾巴,将木棍横着顶上去,但求将黄狗拦腰顶住。

黄狗受伤之下,暴发力更猛更凶,反身扑过去,前腿扑在了许东横挡的木棍上,巨大的冲击力把许东一下子就冲倒仰倒在地。

黄狗发狠,张开大口就咬,“咔嚓咔嚓”几下就把许东握着的那根酒杯粗细的树枝棍咬断了,跟着再狠咬向许东的喉咙。

许东和牟思晴当然不知道,这条狗是黄发花了二十万从西藏买回来的藏獒杂交种,凶狠如狮,厉害得很。

黄发走的是见不得光的路子,养这条恶狗就是为了“防身”,牟思晴来过几次,但每次这条黄狗都没有什么凶恶的举动,所以她和同伴们都没在意。

这当然是老太婆控制着不让黄狗露出形迹,因为警察又搜查不到藏匿着的东西,所以她没必要让黄狗护主行凶。

牟思晴这几下动作几乎耗光了她瞬间能爆发的能力,眼睁睁的看着黄狗咬向许东的喉咙,刚刚许东拖着狗尾巴救了她,但她这时候却来不及救许东!

许东一偏头,黄狗一口咬在了他左肩上,钻心的疼痛瞬间就传到了大脑感应中。

黄狗是受过专门的训练,知道咬肩不致命,嘴一松,缩嘴再重新往许东的喉咙咬去,但却没料到一根头尖尖的棍子从它嘴里插进去,从喉咙直插到腹中,黄狗“嗷”的一声惨叫,往后滚开,疼得在地上打滚惨叫。

一米多长的棍子几乎有七八十厘米的长度从黄狗的嘴里插进了腹中,留在嘴外边的只有三四十厘米。

这根棍子是许东头先拾来防身对峙黄狗的,黄狗反扑向他把棍子咬断后,尖利的牙齿将木棍咬断后,反而将木棍的断裂口弄得尖利了,许东忍着钻心的疼痛奋力将尖棍迎着黄狗咬向他的大嘴里直插进去,反倒成了他的致命一击!

牟思晴这时候才醒悟过来,急切中摸出手枪来,打开保险,对着在地上翻滚的黄狗“砰砰砰砰砰”一连开了五枪,将枪膛里的五粒子弹全部打光!

为了防止老太婆有过激的反应,牟思晴又赶紧掏了手铐上前将她铐在了大门旁边的窗户铁栅上,这才又急急的去看倒在地上呻吟的许东。

“许……许东,你怎么样了?还好吧……”

许东肩上给黄狗狠咬了一口,肩上的衣服给咬穿了几个洞,血染红了整个左肩,但又看不到伤口的利害程度。

见到危险解除,许东松了一大口气,松懈下来后才感觉到肩上的伤口特别疼,忍不住呻吟道:“什么还好吧?要不你给它咬一口试试看……”

牟思晴“噗”的一声忍不住笑,又好笑又好气的道:“你呀你,这时候还要跟我顶嘴,好了好了,今儿个算我对不住你,赶紧给我看看伤口……”

牟思晴一边说一边扶着许东坐起来,在科帕奇的大灯下,亮堂堂的很清楚,许东肩上的血很明显的看得到还在很厉害的往外“冒”。

牟思晴赶紧把许东外套的拉链拉开,然后小心的抬着他的左手脱掉,衣服轻微的扭动中,许东都忍不住呼痛:“哎哟妈呀……哎哟好痛……”

牟思晴把动作放得更柔和了些,但嘴里却毫不留情:“瞧你,一个大男人破了点儿皮就像个小姑娘哭鼻子叫痛,以后干脆叫你许小妹好了……”

外套除下来后,牟思晴见许东左肩上尽是鲜血,上下两排伤口,尤其是下排两个口子撕裂很大,其中一个还露出来一点白骨!

这伤可不轻,也怪不得许东忍不住呼痛!

牟思晴心里揪痛了一下,很有些感动,今天可以说把这个少年得罪得透了,但却又偏偏是靠他反救了她的命,瞧那黄狗的凶狠,要不是许东当时舍命救她,只怕她这会儿喉咙大开,早躺在这儿变成一具尸体了!

“别动别动,我给你包扎伤口,先止止血,一会儿就送你回城里医院去!”牟思晴脱了自己的外衣,“刷刷刷”的撕成了几片,然后给许东从腋下到肩上的斜绑着,用布条紧捆伤口止血。

许东又累又痛,别看动作就那么几下,但跟黄狗对峙以及最后的撕拼,这几乎耗尽了他全部的体力。

牟思晴好不容易才给许东把伤口包扎住,不过肩上的位置处,鲜血依然从紧扎的布条下渗出来,只是要轻缓了许多。

不过流的血实在很多,牟思晴看看一双手已经被鲜血染得通红,许东此前倒是没有在意自己肩头流出的血,毕竟是在肩头,这时看着牟思晴一双染得通红的手却异常恐怖,就像恐高的人在万丈悬崖边上探头看下面,头中一阵晕眩,“啊”的一声竟然晕了过去!

牟思晴又气又笑,这家伙有时候傲骨凛凛,有时候又略显幼稚,有时候又高深莫测,但总的说来他还算是个硬朗的男子汉,虽然自己“骂”他像小女人,但那实是违心反话。

不过怎么也想不到,许东居然会“晕血”,而且自己手上沾的还是他的血,疯狂的凶狗致命撕咬没吓晕他,反而被自己的血给吓晕了!

但是牟思晴马上又被感动铺满全身,眼睛有些湿润,起先就看得出来他明明很怕狗,但却为了救她而舍命跟黄狗死拼,这样的行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实在是很难!

何况,许东又不是跟她一样是个受过训练的警察,他只是个普通人!第21章结束

第22章开始

第二十二章 立功

高一飞领着七个队员开了两辆警用越野车过来,虽然是夜里,但过了凌晨的乡郊道上既没有人也没有车,所以车速可以开到很快,只用了半个小时就赶到黄发的住宅处。

他们在半路上的时候,牟思晴已经打电话粗略通知过他们了。

高一飞跳下车就看到“惨烈”的现场,牟思晴扶着晕倒的许东坐在地上,一条身体显得又长又壮的黄狗嘴里插了条木棍瘫在地上,牟思晴和许东脸上身上尽是血迹,而地面上也到处是血迹,黄狗肚子上连肠子都流了一截出来!

八十多岁的黄发老娘给铐在窗口的铁栅上,高一飞来过这儿搜查几次,认得老太婆,无论如何他都想像不出来这样的惨烈场景!

“小何,小朱,你们两个送小许赶紧回城医治,其他人随我搜查……”高一飞当即命令下属行动,然后又问牟思晴:“思晴,发现脏物藏匿地点了?”

牟思晴摇了摇头,急急说道:“高队,我……先救醒许东再说……”

牟思晴这是想说只有许东才知道脏物藏匿地点,但他现在晕倒了,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真的知道,但现在也只有唤醒他才能弄清楚。

不过牟思晴大致也是明白的,许东晕血可能是有一点,但更主要的还是他失血过多,伤口不轻,否则不会昏迷这么久。

来的都是刑侦大队的刑警骨干,侦查和行动能力很强,但都不是医生,简单的伤势处理还行,像许东这个程度以及这样的伤势,他们都无能为力!

还好许东这会儿恰好悠悠醒来,没睁眼已经听到高一飞跟牟思晴的对话,微微一动,牟思晴就察觉到了。

“许东,你……你醒了?”牟思晴又惊又喜的问他。

许东嘴唇动了动,用低得只有牟思晴一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你伸头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牟思晴一怔,猜不到许东要说什么,怔了一下赶紧把耳朵伸了过去。

许东附着她的耳朵低声道:“东西藏在两个地方,一个就在你停车旁边那棵老槐树上,在老槐树上面七八米高那个树桠分岔口处,那儿有个树洞,表面用树皮胶水沾盖住,另一个藏匿地点在前边的菜地里,地面上是三四米大小的薄膜种子地,东西就在那下面,你带人去……去挖出来,不过千万别说是我说的,就说是你自己找到的……”

牟思晴呆了呆,许东这话说得又明白又糊涂,明白是两个藏匿地点说得很清楚,只要藏匿地点真有东西那就百分百找得到,但糊涂的是,许东怎么可能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许东说这些话都觉得很吃力,呻吟着又说:“你……你千万不要……不要说是我跟你说的!”

牟思晴一时弄不明白许东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是真的藏匿地址,那他为什么不承认是他发现的?这明明就是一件大功!

或许他还是在胡说吧,是不是给黄狗咬伤得了疯狗病头脑糊涂了?

呆怔中,许东头一偏又晕了过去,他的体力实在支撑不住了,牟思晴醒悟过来,赶紧招手叫两个同伴过来:“你们把他抬到车上去,要小心点,他伤很重,赶紧送到医院急救!”

两个同伴抬了许东往车上去,牟思晴又想起来件事,赶紧又添了几句话:“记着,叫医生先给他打狂犬疫苗针剂!”

牟思晴还担心那黄狗有疯犬症,这个病症只要在二十四小时内打了疫苗的话就没事,但是如果没打疫苗针剂的话,只要超过二十四小时病症发作那就无救了!

牟思晴看着两个同事开车带着许东离开后,这才对高一飞说道:“高队,你带两个人上老槐树,在第一个杈口那儿检查有没有暗洞,其他人拿挖掘工具跟我到菜地那边去!”

高一飞看了看表,已经是凌晨两点四十分了,再过一个半小时就得释放安思成,不知道牟思晴的发现有没有价值,但眼下有发现就是好事,至少还有一线希望,如果发现了脏物,就算还不能确定是真品还是又是赝品,但只要查找到就能再申请延期拘留二十四小时的时间!

爬树难一点,因为没有带爬树的工具,一个警员到屋里搬了个木楼梯出来,搭在大槐树树干上,八米长的楼梯正好搭在树杈口的位置。

高一飞一摆手,吩咐另一个下属:“郑强,你上去查看,要小心,别弄坏了东西!”

警员郑强答应一声,带了镙丝刀等工具攀着楼梯上去,他知道高一飞吩咐别弄坏了东西是指发现古董文物后别弄坏那些东西,可不是指不能弄坏老槐树!

郑强用手电照着树杈处仔细检查,这一看倒真看出痕迹来了!

粗大的树杈位置,仔细检查后就能看出来,树表皮层有一团直径三十厘米大小的圆形裂痕,裂痕缝中用树脂油补过,天衣无缝一般,如果不是像他这般有意有目标而来,谁会发现老槐树上有这样的秘密?

郑强打了一个口哨,左手拿手电,右手拿镙丝刀,然后沿着树脂油缝隙撬动,把一圈的树脂油撬开后,用手一扳,那树皮就松动了。

郑强一喜,抓着树皮小心的揭开,下面就露出来一个黑黑的洞口,用手电一照,洞里边比洞口大多了,里边给挖了一个一尺见方的空间,不过只放了一只黑黑的小碗在里面。

“高队,有树洞,里面有一只黑碗,跟上次在黄发城里住宅中搜到的那个黑碗一模一样!”郑强把黑碗小心翼翼的拿了出来,然后探头对下面的高一飞说。

“好咧!”

高一飞兴奋的拍了一下大腿,忍不住就掏了手机出来准备给胡局长汇报情况。

菜地那边的同伴这时候也朝这边兴奋的叫道:“高队,挖到了……我们这边挖到东西了!”

高一飞大喜,毫不犹豫的就拨了电话出去:“胡局,思晴在黄发老宅这边查到藏匿地点了,我们赶过来已经取到了东西,只是我们不能证实是真东西还是赝品……”

胡局长在电话里就能听得出来他兴奋的语气:“好,不管是真是假,至少我们有理由再拘留安思成二十四小时,至少又增加了一天的时间!”

高一飞挂了电话后再想起来他还忘了汇报许东受伤的事情,想了想一挥手道:“郑强,你跟小何留在这儿看守,严防有人来破坏现场证据,其他人跟我回局里!”

老太婆年纪虽然大,但也涉嫌包庇她儿子黄发,牟思晴带了她上车,在车上,牟思晴在有时间细细回忆今天的事情。

老太婆表情很惨然,瞪着牟思晴的眼光像要吃人,毫无疑问,是这个漂亮的女警察跟那个被黄狗咬伤的年轻人让她和她的儿子落到了“险境”中!

牟思晴不理会老太婆的怨恨,干她这一行被人恨是正常的,她压根儿就不在乎,只是许东这个少年让她惊讶震撼并感动!

白天她爷爷的寿宴中,龙秋生对许东的另眼相看就让她觉得不解,而许东后来帮她们家“找”到了被小叔合谋盗走的金蚕玉衣后,她才对许东有些好奇,但还不是特别重视。

晚上把许东带到局里做“专家鉴定”,这多少有些赶鸭子上架的意思,但她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太晚找不到别的专家,再说局里有联系并知道的鉴定专家们几乎都在她爷爷的寿辰宴会中喝了个烂醉如泥,就算把他们抬到局里去也是没办法做事的!

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就是这个她屡屡“欺负”和“得罪”的少年却帮了她的大忙!

在黄发老宅这儿发现文物藏匿点,虽然她仍然想不明白许东是怎么发现到的,但确实是他指出来的,另外看起来“弱弱”的许东却在关键时刻救了她的命!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中,牟思晴忽然牵挂起许东的安危来,黄发,文物古董,案子,这一切忽然间就变得渺小而微不足道起来!

铜城人民医院住院大楼十二楼的十七病房中,许东挣扎了一下,睁开眼来只觉眼睛亮得刺眼,闭了眼再缓和了一阵才再睁开。

其实不是特别刺眼,只是天亮了。

这是一间单人病房,许东左右看了看,病房中也没有别的人在,动了动,感觉左肩仿佛没有了的感觉,一片麻木,侧头看了看,左肩上已经裹满了雪白的绷带,身上的血迹血衣都给清理了,穿的也是医院的卫生病服。

显然是动过手术,许东依稀也还记得,只是当时半昏半迷,又打了麻醉剂的,就像做梦的感觉,明明记得,却又不清楚!

右手手背上有好几个针口,输过血输过液,虽然左肩的感觉麻木,但脑子里却是相当清醒,再没有晕眩和疲乏的感觉,体力是恢复了。

“糟了!”

许东忽然想起来,龙老和牛向东还在铜城酒店中,如果他们醒来不见了自己会不会着急?

但是他没有手机,又没有龙老和牛向东的电话号码,想联系都没办法。

挣扎了一下后再坐起来,许东感觉着看自己能不能离开医院去酒店,要不去酒店的话,牛向东和龙老还不知道会怎么说他!

“别动!”

许东正挣扎着时,门口传来一个女子清脆的声音,许东抬眼一看,说话的女子竟然是牟思晴,提着一个餐盒子和一袋水果,俏生生的脸上含着嗔怒。第22章结束

第23章开始

第二十三章 门当户对

牟思晴把水果袋和餐盒往床边的柜子上一放,薄怒上脸,斥道:“许东,你真是任性,医生说伤到骨头了,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你是不想要你的膀子了是不是?”

许东一听对膀子有危险,当即又缩了回去,靠着床头垫子不动了,不过嘴里却有些担心的说:“龙老和牛叔还不知道我去哪里了……”

“就知道你会说这个事,放心吧,我已经跟龙老打过电话了,龙老现在正在市局里呢!”牟思晴拿了一个苹果出来,一边削皮一边说。

许东应了一声“哦”,然后垂了眼沉思。

牟思晴见许东并没有追问龙老到市局去干什么,甚至连昨晚的事都不问一下,有没有找到藏匿古董的地方,找没找到古董等等,还有古董是不是真的这些事,他一句都没问,似乎半点儿都不关心!

但是奇怪的是,他昨天明明是主动要跟她去的,如果说他是想抢风头立功的话,但他当时却又是偷偷跟她说了地点位置,还叮嘱她千万不要说是他发现的,这又明明是不想出风头,到底是为什么?

而牟思晴心里更奇怪的是,许东究竟是怎么知道那几件东西藏匿位置的?

应该说许东与黄发的案子毫无关联,而且他跟黄发一伙人也是素不相识,但是他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个秘密的?

“来,吃苹果!”

牟思晴把苹果削了皮,然后递给许东。

许东一见削皮的苹果就忍不住想笑,那苹果给削得惨不忍睹,简直不成“果”样了,再看床边的垃圾筒里,那苹果皮扔得满筒都是,果皮有大有小,没有一条是成整的!

对于削果皮,许东的手艺不错,削得又薄又快,一个水果削出来,皮儿就是一条整的,毫无零碎!

牟思晴递得不耐烦了,偏着头瞟着许东:“是不是膀子动不了要我喂你?”

许东一怔,跟着脸刷的就红了,赶紧伸了右手去把苹果接过来,小小咬了一口,这才回答:“左手动不了还有右手呢!”

牟思晴见许东小小的咬苹果吃,忍不住又讽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吃个东西也像个小脚女人,男子汉大丈夫要的就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许东愕然一下,吃水果怎么又惹着她了?但给一个女人这么嘲讽,总是有些尴尬!

牟思晴嘿嘿一笑,说:“别那么小气,我就是喜欢说笑,嗯,昨晚谢谢你救了我!”

看牟思晴的表情还是相当诚恳真挚,许东摇摇头道:“也不用谢,换了谁都会那样做的吧!”

“说得容易!”牟思晴叹了一声,也不想再纠缠这个话题,沉吟半晌冷不禁又问道:“许东,这里没有其他人,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发现那几件古董的藏匿地点的?”

许东一愣,正要喂进嘴里的苹果也停滞在嘴前,支吾一阵也没能找到解释的理由出来!

牟思晴瞄着他又正正经经的说:“你最好给我个能说服我的理由,要不然我只能把你当成黄发的同伙,要不然你是绝无可能知道黄发藏匿古董的秘密地点!”

许东本来是挖空心思想找理由解释的,但听得牟思晴说得生硬了,心一横,冷冷道:“随你便!”

牟思晴一怔,许东牛脾气又上来了,她也拿他没办法,忍不住又是气恼又是好笑,看来跟这小子来硬的是行不通了!

“算了,不跟你说烦心事!”牟思晴话风一转,盯着许东笑吟吟的又忽然问道:“许东,你是喜欢我妹妹思怡的吧?”

“呃……”

许东给牟思晴这一句话顿时梗得难受,一块苹果碎片呛到了气管中,一时间咳得面红耳赤,好学难受!

牟思晴忍不住摇头:“真是没出息,我才说这么句话你就成这个样子,那等会儿她来病房这里我看你又怎么办?”

许东一怔,咳嗽着诧问道:“她……她要来这儿?”

牟思晴点点头:“是啊,她找我有事,我就让她来这里会面了,最多几分钟就到了!”

“……”

许东一下子就慌乱起来,苹果也不吃了,挣扎着坐起身来就要下床。

牟思晴恼道:“你干什么?不能动!”

许东也急了,抬头脸红脖子粗的恼道:“我要撒尿,你让我撒床上吗?”

牟思晴难得脸红了一下,明知道许东是找借口,但她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

许东的伤其实并不是特别严重,主要是失血多了点,伤口虽然较深,但那始终是皮肉伤,来医院做了手术后又输了血,补充了营养素抗生素之类的药物,再醒来后确实不是多严重。

许东伸脚踏了鞋子,径直往门边过去,牟思晴又忍不住提醒他:“洗手间在里面,你到门外去干什么?”

许东头也不回的道:“这里我拉不出来,去公共厕所行不?”

牟思晴真是又气又笑,正准备跟着出去,但是许东忽然又停顿下来,站在门口不动了!

牟思晴一眼就瞄到原来是她妹妹牟思怡来了,正站在门口往里望,见到许东时忍不住诧问:“咦,你……你怎么在这儿?”

许东陡然见到牟思怡时已经有些手足无措了,结结巴巴的连话也说不出来!

牟思怡穿着一身淡绿色的套装,脚上穿着白色的网球鞋,梳着马尾,脸上不施脂粉,但却清丽脱俗,无与伦比。

当姐妹两都出现一起时,许东还是感觉到了两个人的不同处,牟思怡清纯,牟思晴成熟,相貌虽然极像,但一样还是分辨得出来,两个人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美丽”!

牟思怡往里面瞄了瞄,看到姐姐牟思晴了,这才往里进去,一边走一边问许东:“许东,你怎么在这里?老师说你退学了,你成绩挺好的,明明就要高考了干嘛要退学?”

许东让开了些路,牟思怡并没有追问他要答案,进了里面就跟牟思晴叽叽咕咕的说起话来,牟思晴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她闲扯,心思儿却还是在许东身上,昨晚那想不透的问题还没得到解决呢,不过看许东很“抗拒”这个问题,想要套他的话还得想别的办法!

许东确实很有些害羞和不自在,以前跟牟思怡同学几年,但却从来没跟她说过话,心里虽然喜欢她,但从来都是自卑的,如果不是牟思晴说破了他的心思,恐怕不会再有别的人知道,而他自己也绝对是不会说出来的!

牟思怡回头瞄了瞄许东,又看了看空着的床铺位,很好奇的问牟思晴:“姐,你不是说有朋友受伤了在医院照顾吗,是谁啊?你跟许东也认识?”

牟思晴苦笑着也不知道先回答哪个问题,瞧着很不自在的许东,忽然心里一动,笑道:“我当然认识他啊,怎么,你也认识他?”

“认识,他是我同学!”牟思怡点点头回答,“平时没怎么说过话,嗯,许东,老师说你退学了,我也觉得挺可惜的,是因为学费问题吗?如果是这方面的问题,我帮你解决吧,还是回学校吧!”

牟思晴一听妹妹这话就知道只会起反作用,别看许东文文静静不多话,但自尊心特别强,妹妹到底没受过什么磨难,是朵温室里的花,心意虽然好,但却会让许东“受伤”!

果然,许东心里莫明的疼了一下,表情顿时冷了起来,如果牟思怡是个他觉得无关紧要的人倒也罢了,偏偏却是他暗恋几年的梦中情人,她这番话让许东越发的感觉自卑!

原本手足无措的感觉也消失了,许东一颗心冰冷起来,好一阵才淡淡回答:“谢谢你了,各人有各人的原因,各人有各人的前程,我跟你这样的千金大小姐原本就不同,哪有可能走同样的路,我也不可能再走回头路!”

牟思怡虽然没受过什么苦难,但脑子却是聪明得很,许东这话明显有抵触感,她怔了怔,随即摇了摇头,也没放在心上,跟着对牟思晴笑着说道:“姐,是秦方哥让我给你送一封信的,嘿嘿……我猜肯定是写得很肉麻的情书了!”

牟思怡一边说一边从挎着的包包里取了一个白色的信封出来,信封是封了口的,她显然是没有打开看过。

许东在旁边越发的觉得没趣,牟思怡压根儿就没把他这个人放在心上过,转眼就忘了他这个人的存在,这让他更加的想离牟思怡更远!

牟思晴脸色黯然,接过信封也不去撕开看,好一会儿才淡淡道:“你何必来当这个传声筒?我现在是什么处境你还不知道?”

牟思怡哼了一声说:“姐,你自个儿喜欢就好,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来包办婚姻?再说那个什么乔家俊见都没见过,谁知道他是什么歪瓜裂枣?要是他是个瞎子,跛子,你也嫁给他不成?”

牟思怡也没想过还有许东在旁边,没等姐姐说话,她又说道:“姐,现成的,秦方哥挺适合你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从小就喜欢你,再说他长得俊,人又能干,我听爸说秦家的方圆地产今年利税有二十几个亿,起码有一半儿是秦方的功劳,你说铜城的青年俊才中有哪个比他更强?”

说到这儿,牟思怡又微笑着再加了几句:“姐,爷爷和爸不是最讲什么身世身家,门当户对吗?秦方哥跟我们家难道还不算门当户对?”

一听到“门当户对”,许东心里头更像被千斤巨石塌着堵住了,说不出来的难受!

鉴宝灵瞳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鉴宝灵瞳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鉴宝灵瞳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7024501号-2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