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婚婚欲醉:娇妻爱闯祸华希沅季柏宇小说精彩章节篇免费试读

婚婚欲醉:娇妻爱闯祸华希沅季柏宇小说精彩章节篇免费试读

2019-05-08 20:53:18来源:wxb

婚婚欲醉:娇妻爱闯祸华希沅季柏宇小说精彩章节篇免费试读,婚婚欲醉:娇妻爱闯祸的作者清水亭外,最新章节目录解读。婚婚欲醉:娇妻爱闯祸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一不小心惹上腹黑旧情人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婚婚欲醉:娇妻爱闯祸华希沅季柏宇小说精彩章节篇免费试读

婚婚欲醉:娇妻爱闯祸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九章: 是上药吗?

华希沅吓坏了,倒吸冷气。

季柏宇眸色一暗,语气变得更沉:“你这是在邀请我?”

华希沅洁白无暇的身体是铺上一层淡淡的粉色。

她的脸早已经涨红,尴尬地将脸扭到一边。

季柏宇淡定地手上继续动作。

华希沅紧张的皱起眉,死死的咬住下唇,身体微微的往后缩。

愤愤地瞪着季柏宇。

季柏宇抓住她的膝盖,让她逃不掉。

她的身体便羞赧地微微蜷起,缩成一团。他神情专注,就像在做一件了不得的工作一般,反而让她到了嘴边的骂吐不出来。

“我……我自已来就行了。”她脸上红得快滴出血了,伸手去推拒他。

虽然说两人已经有了肌肤之亲,可她之前意识模糊,记忆根本不清楚。

哪里像现在,她几乎感觉到了他指纹的排列顺序。

而且他的指头每动一下,她的身体就不由自主的紧绷。

甬道变得更紧窄,让他的指头动起来非常困难。

“你这是在勾引我吗?你知道的,男人多数没什么自制力。”哪里没自制力,他现在快要崩溃了!

她像只小猫一样委屈可怜的样子,让他恨不得现在、立即,兽性大发,把她给拆吃入腹。

“那……那你出去啊!”她不安地动了动。

季柏宇倒吸一口气。双腿前的帐篷越撑越高,他身体的某处几乎要炸开了。

他不敢再跟她玩儿下去,仔细而迅速地将她的伤口,然后迅速地收手。

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华希沅一得了自由,便一把扯过被子,将自已密不透风地包裹起来。

季柏宇背对了站起来,扔了一套宽大的男式睡衣给她,便匆匆离开房间。

华希沅看着只剩下自已的房间,心里升出一股莫名的情绪,淡淡的,像是在撕扯着自已似的。

这房间以灰白黑为主。

想来,应该是季柏宇的房间!

不过她没有时间再考虑这些,而是立即从床上爬了起来,把睡衣套在身上,准备离开这里。

若是她再不回去覆命,就危险了!

幸好她临走前拿着自已的手机,里面可是有重要资料。

她悄悄打开房间的门,就见一名魁梧大汉站在门口。

旁边一位做女侍打扮的女生柔声道:“老板有吩咐,华小姐不能离开这个房间半步,请您不要难为我们。”

华希沅看了一眼手抵在她脑门儿上的黑色手枪,十分无语,心道到底是谁难为谁啊!

撇了撇嘴,为了不让自已脑袋开花,她识相地退回了屋子里。

正门走不了,就跳窗,反正是二楼!

她来到窗户边,巨大的落地窗一打开,立即又出现两个人,说了跟门口两人同样的话。

她的目光透过两人在楼下扫了一圈儿。

院子里面有三四名保镖正在巡逻……

华希沅无语,只能愤愤地回到房间里面。

这下真的被囚禁了!

不!她可是华希沅,怎么可能就这样任人宰割!

她在屋子里面坐了很久,就这样过了一天,直到第二天早上,她也没能想了逃脱的办法!

她迷迷糊糊才睡着,就被人摇醒了。

季柏宇那张帅脸放大了出现在她面前。

她吓得倒吸一口气,抬手就甩给季柏宇一个巴掌。

小手被季柏宇稳稳接住。

“起床吃早饭了。”季柏宇好像并不生气,“给你五分钟洗漱,我在楼下等你。”

华希沅是真的饿了,昨天折腾了整整一夜,体力消耗太大。

她乖乖地下了楼,季柏宇已经在餐厅里等她。

两人默默无言吃过早餐,季柏宇拿起手帕擦了擦嘴,一双带着寒气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她看。

华希沅被他看得极不自在:“你……干什么!”

季柏宇挑了挑眉毛:“我要去上班了。”

华希沅心里面只喊谢天谢地。

“所以。”季柏宇又说。

“所以什么?”华希沅心说你怎么还不滚,杵在这里面影响我胃口。

“做为我的女人,你不是应该给我一个分别的吻吗?你一点也不尽责!”

华希沅气得头顶都冒烟儿了。

刚夹起来的煎蛋朝季柏宇脸上甩过去。

季柏宇轻松躲过,府身一把掐住了她的下巴,然后猛地一下吻住了她。

华希沅的双眼倏地瞪大:“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季柏宇,你这个王八蛋。

她所有的骂声全都变成了唔唔声!

一个深吻完毕,季柏宇满意地放开华希沅,见她嘴角沾着一点蛋液,又俯身过去,伸出舌头舔干净。

轰!

华希沅的脸,整个的红了!

季柏宇却潇洒地转身而去,只留下恨不得把他碰过地方的肉都割下来的华希沅!

当日下午三点半,季柏宇接到的别墅发生火灾的电话。

大火整整烧了一个多小时。

第十章 春光乍现

华希沅纵火把季柏宇的家给烧了,好好出了一口恶气,然后逃之夭夭。

穿着一身宽大得要命的男装,懒了两块钱公交车钱,一路回到公司给她安排的公寓里。

在车上打了个话。

刚到楼下就被经纪人给拦住,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痛骂:“你死哪里去了?一天一夜联系不上,昨晚你居然把老板一个人扔在宴会!”

不提昨晚还好,一提昨晚华希沅就恨不得把季柏宇挫骨扬灰。

不过她还来不及反应,就被经纪人抓住拖走。

“你要拉我去哪里!”

经纪人扭着被包臀裙裹得溜圆的屁股,头也不回的说:“晚上有个珠宝发布会,你别说你忘记了!”

呃……

好像还真是!

被经纪人粗暴地塞进保姆车内,车子轰的一声就驶出去了。

华希沅的经纪人叫鲁笙,长得美丽又性感,但大家都喜欢在背地里叫她鲁智深。

鲁智深是乐星娱乐当家花旦裴云娜的经纪人,她对接手华希沅这个新人小白非常不悦,所以每回对着华希沅都没什么好脸色。

华希沅也不在意,鲁智深抱怨了一路,华希沅把她的咆哮当成背景音乐催眠曲,径直靠在椅背上就睡着了。

半小时后便到了会场,在车里面换了衣裳,简单化了个妆,这才允许下车。

然后便是直奔后台,换衣、化妆,然后再佩带上价值几百万的珠宝。

按理说像她这样的身份,根本不可能来参加这种顶极珠宝发布会的,也不知‘姐姐’在后面使了什么手段,竟然能让她平步青云。

不过这些都不是她需要担心的,她只需要听众‘组织’的华排,做好自已的‘工作’就成。

与她一同展示珠宝的还有另外几位当红影星,全都是一线的有名明星,唯独她一个刚出道的新人小白。

她走压轴,准备后一出来,便连收了好几个白眼。

站在她前面的谭诗韵,是以清纯玉女形象而出名女演员新晋红人,听鲁智深说她现在片约不断,挑本挑得手抽筋儿。

只是此时她双眼紧扣在她颈的珠宝上,羡慕嫉妒恨尽现无疑,银屏上的清纯半分看不出来。

站在她旁边的助理,很会看主子的眼色,立即道:“有些人啊,自以为出卖身体,博得几次出镜机会,就自以为不得了了。”

她分明就是眼红自已这次佩带上了超有分量的珠宝,压过她一头。

她装出一脸无知,摸着胸前金光闪闪的宝石项链:“真的有这种事吗?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潜规则?姐姐你了解得这么清楚,难道有亲身经历过?”

“你说谁呢?”谭诗韵怒道。

华希沅一脸无辜:“我没有说谁呀!前辈,您这么激动干什么呀!”

“你!”谭诗韵一反驳,正巧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恨得牙痒痒,却又拿华希沅没办法。

正巧前面的工作人员说走秀开始了,华希沅立即一本正经地看着前方,再不搭理这位清纯玉女谭诗韵。

走秀完毕,便是大家一起上前谢幕。

当主持人说到珠宝公司的负责人时,华希沅的脸一瞬间变得刷白。

还好她化了厚厚的妆,别人发现不了。

她看到季柏宇优雅地走上台来,漆黑的双眸像一潭幽深的泉水一般,在众模特儿脸上一扫而过。

华希沅看到他的目光在看向自已时,嘴角轻轻勾了一勾。

她心里更加拔凉拔凉的,她下午才把季柏宇的房子给烧了,他不会……

脑子里面回想起昨晚的画面,她忍不住一个寒颤。

心里面怕得要命,想往后缩,但她又倔强地迎视上他的目光,大胆地一挑眉,挑衅他。

季柏宇眉毛一挑,目光便从她身上挪开。

华希沅重重地吁出一口气。

身边响起女生小声的惊呼!

“天呐,他就是季柏宇啊!”

“顾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传言果然非虚。人帅钱多智商高。”

“嗯,钻石五老伍中的粉钻。”

帅个毛线啊!还钻石,分明就是茅坑里面的臭石头!华希沅在心里咆哮。

真想把这些花痴女生摇醒,不要被他的外表迷惑,他骨子里面根本就只一个不折不扣的大恶魔!

一段简短的发言之后,季柏宇便下了T台,只是他那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却一直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弄得她浑身发毛!

模特紧跟着退幕,华希沅一紧张,便迟了半步,她还没来得及转身,便觉身后有人推了她一把,身体直直地朝前倒下时,本能地伸出手去想抓住什么。

紧跟着,只听‘刺啦’一声,华希沅倒在地上,手上拽着一块丝滑布料。

会场里顿时响起一阵惊呼。华希沅一抬头,正巧看到因被她撕掉一块衣料,而春光乍泄的国际巨星林敏慧。

一时间,台下的闪光灯狂闪。

华希沅茫然地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自已撕掉了她的衣裳。

第十一章 无价之宝

慌张地想道歉。

季柏宇已经率先一步冲上台来,用自已的西装外套将林敏慧整个包裹起来。

不知为何,华希沅心里一阵难受。

她从地上爬起来,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林敏慧的脸色非常难看,华希沅识相的没再说什么。

季柏宇扶着她:“我先扶你进去换衣裳。”临走之前扫了华希沅一眼。

华希沅咬着下唇,看了看手里面的布料,一阵心塞。隐约听到后面传来得意的冷笑。

她猛地扭头,那笑声猛地止住。

走秀结束后,紧接着又是酒会。

华希沅一分了秒也不想再这里面多呆,换了衣裳拔腿就想跑,没想看到对面房门半开的房间里面,林敏慧正勾着季柏宇的脖子,深情拥吻。

而季柏宇似乎也很忘情,长而有力的手臂扶在林敏慧的腰侧。

华希沅眨了眨眼,忽略掉心底的不适感,正转身向走。

已经与林敏慧分开的季柏宇一眼便看到她:“华希沅。”喊他时的声音冷冰冰的。

华希沅猛地顿住,回头看他:“干什么?”语气没来由的恶劣。

“你是不是应该来跟敏慧道个歉?”

敏慧!敏慧!叫得还真亲热!

真恶心!

不过华希沅自知理亏,便走了进去,对着林敏慧诚恳道歉:“前辈,对不起,刚才我真的不是有心的,希望你能原谅我的冒失。”她以后还要在这个圈子里混,得罪林敏慧并不是个好选择!

“道歉的话,至少也该拿出一点诚意来吧!”季柏宇不咸不淡地说着。

这人分明就是在找茬儿!

“那你觉得我应该怎样?”她尽量让自已的语气平静些。

“跪下也是有必要的吧!”季柏宇说。

华希沅顿时朝他冲了上去,一拳朝他脸上招呼去。

季柏宇抱着林敏慧轻轻一转身,华希沅扑了个空,身体收不住,直接朝前扑去,狼狈地摔了个四脚朝天。

华希沅最终还是没逃掉,不过她实在讨厌这种酒会,一个人端了一杯酒,缩到酒店后面的庭院角落里,打死也不要再出去了。

仰头喝下一口酒,抬头看天空的皎月,也不知脑子里在想些什么,脸上的表情忽晴忽阴的。

身后有脚步声靠近,她没在意。

突然有一个女人朝她扑过来,一杯红酒泼在她脸上。

华希沅猛地转身,看着眼前这位三十多岁,打扮光鲜的女子,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生气地看着对方,还未开口,对方已经抢先高傲地说话了:“华小姐,我弟弟有未婚妻了,你也算是公众人物,如果你不想身败名裂的话,我不介意帮你宣传宣传。”难道觉得眼熟,这个女人正是季柏宇的姐姐顾月。

七年之前,季柏宇抛下她离开时,她见过她。

当时她美得就让人不敢直视。

又是季柏宇!

华希沅看到站在顾月身后的曾枚,嘴角微微挑起来。

“顾夫人,你好,昨晚我们在酒店里面见过面的。”她越过眼前这位高傲雍容顾月,看向曾枚。

曾枚不自在地捌了捌脸,没理他。走到顾月面前,小声地说:“昨晚在酒店的女人就是她。”

华希沅冷眼旁观,看看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你要多少钱?开个价吧。”顾月冷着脸,一脸嫌恶,连多看她一眼都不愿意。

华希沅反问:“多少钱?不如你开个价?”

曾枚迫不及待地道:“一百万怎么样?”

华希沅讥诮地笑了起来:“一百万?原来季柏宇在你们的心里就值这个价!”

曾枚恼羞成怒:“你想要多少?”

华希沅歪着脑袋想了想,任由脸上残留的红色液体顺着脸颊、颈项、锁骨流下去,蜿蜒出一道诱人的痕迹。

她一派天真:“可是季柏宇在我心里是无价之宝,一百万怎么够。”

“还真是会狮子大开口!”相比之下,顾月更沉得住气,“既然你要钱,那还不好说,你开个价。或者说!”她的目光在华希沅身上一扫。

“给你铺个星途怎么样?你是聪明人,娱乐圈儿的潜规则家常便饭,相信你应该知道有我们顾氏帮忙,你不但可以免于这些,还可以让你前途不可限量。”

华希沅仍是那副天真表情说:“可是我很喜欢季柏宇的脸,就算被潜规则怎么样?而且我相信季柏宇对待他的女人,是不会让我遭受任何不合理的对待的吧!”

曾枚早沉不住气:“你怎么这么贱,居然宁愿给人当小三,当情妇。”

华希沅反讽道:“那也是你这个正牌无能,给了我这个机会!曾枚,我劝你一句,有空在这里面掐着无辜的人不放,不如好好想想自已哪里做得不够好,才让的自已男人出来牛花惹草!”

她说完这句话,笑着擦掉脸上苦涩味道的酒液,错身离开。

不料却迎上季柏宇那张冷冰冰的脸,以及站在他身边一脸苍白的林敏慧。

心里的委屈被无限放大:“而且,要抓小三你也要把眼睛擦亮了,别让真正的情敌逍遥法外。”

婚婚欲醉:娇妻爱闯祸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婚婚欲醉:娇妻爱闯祸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婚婚欲醉:娇妻爱闯祸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7024501号-2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