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东擎渊宋初)全文完结免费试读精彩章节

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东擎渊宋初)全文完结免费试读精彩章节

2019-05-08 20:48:11来源:wxb

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东擎渊宋初)全文完结免费试读精彩章节,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的作者梧桐树,最新章节目录解读。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宋初原本以为夫君登基之日,也会是自己母仪天下的时候,没想到却是自己的死期,喝下毒酒原只为留孩子一命,却连这样一个小小的愿望都没能做到。再次睁眼的时候已回到十年前,面对白莲花姐姐和伪善渣男,宋初冷笑,既然想利用她得到想要的一切,那她偏偏不如他们所愿,上一世失去的,这一辈子,她要一点一点的讨回来!

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东擎渊宋初)全文完结免费试读精彩章节

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十二章丫鬟云锦

  与此同时,宋芊芊精致的屋子里却是一片狼藉。名人书画,前朝瓷瓶……散落了一地,不时有碎裂的声音传来。

  宋芊芊此刻脸上是从来没有人见过的狰狞,再也不复人前的端庄温婉。明明只是一个卑贱的庶出,爹爹竟然会对她另眼相看!明明她是天命之女,明明她是天下最美丽的女人,那贱蹄子有什么,凭什么敢这么做!

  这贱人自从上次被爹爹打了以后就像换了个人一样,竟也敢学起大家闺秀的做派来。更让她气愤的是,她竟然做得丝毫不差!她怎么能?她怎么敢!宋芊芊的威严,绝不容许他人挑战!

  如果不是她,她又怎么会被爹爹训斥!脑海中再次想起今日在及笄上的丢脸的一幕,宋芊芊心中不由得怒火万丈,却根本没有反思自己是否做得对,也根本没有意识到她今天的气愤全都是因为她对宋初毫无理由的打压引起的。

  一个面生的小丫鬟轻手轻脚地走来给宋芊芊收拾东西,生怕哪里做得不周到使得大小姐生气。宋芊芊不经意间瞟了小丫鬟一眼,脸色却更加阴沉起来。

  这贱人,长得居然和宋初那个贱蹄子有几分相像!

  “你是新来的?”高高在上的美丽的大小姐眉梢也不曾抬动,淡淡地问道。明明是普通的一句话,不知怎的小丫鬟却感到了一丝危机,想到了刚进府的时候姐姐曾经告诫过她的话。

  府里的大小姐,可不是个简单的货色,莫要与她有更多的接触!

  小丫鬟忐忑不安地道:“回大小姐的话,奴婢是上周来的,今日该着奴婢在屋里服侍您。”

  宋芊芊唇角泛起一丝冰冷的微笑。“服侍?”她转过头,发上那支冰冷的金钗上闪过一丝寒光。

  “既然是要服侍我,,又离我那么远做什么?到我身边来。”宋芊芊微笑得近乎完美,小丫鬟的身躯却是瑟瑟发抖。

  “小姐……”丫鬟猛地朝着宋芊芊跪下,“小姐,是奴婢的错!求您饶了奴婢吧!”

  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丫鬟,她心中升起一阵莫名的快感。就好像,此刻跪在地上的人不是这个不知名的丫鬟,而是宋初一般。

  “起来吧。”宋芊芊有些厌恶地轻轻抚了抚手,曼声道:“我看你倒是合我眼缘。从今以后,你就在我身边近身服侍,升为一等大丫鬟。你叫什么名字?”

  “回……回大小姐的话,奴婢叫云锦。”不知怎么的,云锦心中极不踏实,仿佛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一般!明明是喜事,可她身上只觉得寒意阵阵。

  宋芊芊诡异地一笑。云锦?倒是一颗好棋子,也许关键时刻还能发挥点儿作用……

  宋初早早地起来梳洗。前世里她的祖母林氏尽管对她不冷不热,但是心里对她还是很维护的。宋进贤一向对祖母敬重有加,因此她在嫁给宇文厉之前,也算是得了林氏的多次庇佑。

  宋初也一直把这件事记在心里,想着有朝一日可以报答祖母。只是后来她嫁出没多久,祖母就去世了,根本没来得及好好报答她。

  也许,这一世她可以稍稍弥补一些吧。宋进贤轻轻叹息,唤了昨日新来的丫鬟进来。

  “我今日要去见祖母,给我挑件庄重些的衣服。”

  小丫鬟还算机灵,没多久就拿了一件暗红的来。宋初瞟了一眼,虽然颜色有些显老,但就这样她也已经很满意了,便点了点头。

  “就这件吧。”

  她没什么华丽的衣服,每年府里的布料发到她这里的时候都只剩下了几匹早已过时的旧料子。能有这样一件上得台面一点儿的衣服,宋初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和云晓走在路上的时候不断有隐晦的打量的目光,宋初仿佛不觉一般坦然地走在路上。

迎面一个和她梳着一样发髻的女孩子撞入她的视线,满脸敌意,身后跟着两个丫鬟。是二夫人的大女儿宋蓉,宋初心下了然,前世宋蓉帮着宋芊芊做了那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看来这一世还是要与她为敌了。

  “呦,这不是四妹吗?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宋蓉似乎不好意思地掩嘴一笑,“对了,我忘了,昨晚四妹在宴会上大放光彩,就连大姐都要让你几分呢,当真是让人羡慕啊。”

  宋初沉默,心中冷冷一笑。不愧是二夫人的女儿,将二夫人的心机和嘴皮子学了个十成十。可是二夫人和宋蓉到底是低估了大夫人的狠心程度,最终宋蓉也只是被草草嫁给了一个花心的将军,根本不得宠爱。

  把自己磨得再锋利又怎么样?不还只是一把只能被人利用的刀。等到没有用处的时候,又有谁在乎呢?

  云晓见到小姐不说话,心中大为着急。眼见二小姐不怀好意,若是出了什么事,谁能担待得起!

  宋初垂下长长的眼睫毛,随手自身边轻轻拈来一朵粉色花瓣。

  “二姐看见了吗?这花儿是爹爹专门从南疆移植来的。据说只能开一周,闻之可令人忘忧,但是一周之后就要凋谢。”

  宋蓉闻之不免有些诧异,更多的却是不耐。

  “没学问还敢学大姐咬文嚼字,当真不嫌丢人。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花儿最美丽的时候甘愿被人利用,一旦过了最美丽的时辰却要沦为花泥,这也未免太不公平了。”宋初低声道,表情惋惜,好像是在说一个与她无关的故事一般。

  宋蓉神色大变。

  她一向和宋芊芊十分交好的样子,可实际的原因只有她自己知道。没错,她马上就要及笄了,自然要为自己做打算。大夫人承诺了可以让她好好选择,这也是她心甘情愿成为大夫人的棋子,为大夫人做事的原因。

  没想到,这个宋初不显山不漏水,却是轻易地看穿了她的想法!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宋蓉声音里强行压制着怒火,还有一丝隐藏得极深的恐惧。她转身走得极快,似乎连和宋初说话的目的都忘了。

宋初望着宋蓉的背影,淡淡一笑。她只是好心给宋蓉提个醒而已,至于信与不信自然要由宋蓉自己做决定。究竟是给他人做棋子,还是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宋初相信宋蓉一定会选择后者。

她不相信宋蓉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一旦在心里种下了怀疑的种子,也许在未来就会出现重大的变数。

第十三章初见祖母

  云晓上前细心地给宋初整理了一下衣襟,宋初朝着云晓一笑。也许,现在的她只有云晓可以相信了。

  大老爷去世后林氏就一直住在宋府的东南角,平时整日里吃斋礼佛,与外界也没有了太多的来往。只是昨日突然唤了小丫鬟来请宋初明天来她这里用早饭,想必一定是有什么话想要单独和宋初说。

  宋初神色平淡。该来的始终都会来的,况且林氏也并非是什么恶人,相反却对她颇多照顾。这一世,她一定会偿还林氏对她的慈爱之情。

  走进大殿的时候一股厚重的香料味道扑鼻而来,这是只有常年礼佛的人才能有的味道。宋初微微有些晃神间两个精明的嬷嬷上前,恭恭敬敬地道:“四小姐来了。”

  看来林氏已经在等她了。宋初沉静地朝着两位嬷嬷点点头,笑道:“两位有心了。”

  四小姐出落得也是越发标致了,虽比不上宋芊芊貌美,但却自有一种沉静的气质。两位嬷嬷心中暗暗点头,嘴上越发谦虚:“哪里,小姐可是折杀老奴了!”

  林氏正在镜前挑选簪子,闻言笑道:“初儿,快来帮你祖母挑一支来!青桃总喜欢给我用这样鲜艳颜色的簪子,倒好似是和你们这些年轻人争艳似的。”

  一屋丫鬟都轻笑起来。宋初笑着上前挽着林氏的胳膊:“祖母说哪里话,您可一点都不老!”

  青桃朝着宋初福了一福,笑道:“四小姐您看,青桃可没有用很是鲜艳的簪子,这沉金的簪子再适合老夫人不过了。”

  宋初似是随意一般拈了另一支簪子:“祖母不喜欢那个,试试这支小叶紫檀木的!”

  这簪子上的花纹繁复而不并不显得多余,触手温润,一看既不是凡品,宋初一眼便喜欢上了这支。林氏接过簪子,眼中闪过一丝赞赏的光芒:“初儿眼光一向不差,今日就用这个吧!”

  “我让厨子今早做了几样时兴的糕点,等会让青桃去拿了给你尝尝!”林氏转而说道。

  宋初心中舒了一口气,暗道她应该是押对宝了。顺从地跟着林氏净了手,边吃饭边说起闲话来。宋初对林氏还算是了解,没几句便将林氏逗得大笑,眼泪都笑出来了。

  饭罢,林氏看似不经意地说道:“我老了,有些年轻人的玩意也用不到了,放在我这里也是浪费,倒不如给了你们。青桃,你去将那些个琉璃镶银的簪子拿出来,赏了四小姐罢!”

  宋初连忙站起来推辞,“祖母,这可怎么使得?”

  林氏笑起来。林氏本就生得慈眉善目,此刻笑起来更有几分慈祥的感觉。她示意青桃去拿,随即转头说起别的话题来。

  这是祖母执意要给她了。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首饰,宋芊芊那里这样的首饰也不知有多少。宋初便含笑应了,陪着林氏讨论起绣花的样式来。

  临走林氏突然道:“初儿有空多来陪陪祖母,可莫要嫌弃祖母啰嗦惹人烦!”宋初心中一暖,心知得到了林氏的承认和保护,心头竟泛起酸涩来。

  宋初的眼眶罕见地有些发红,低声道:“谢谢祖母。”

  傍晚时分,青桃竟然主动找到宋初得住处来。

  宋初有些意外,她是林氏身边的一等大丫鬟,没想到竟然会亲自来给她送簪子。青桃放下手里古色古香的小盒子,笑吟吟道:“老夫人说了,那琉璃簪子是老夫人年轻时候最爱之物,还望四小姐常常佩戴它。”

  宋初神色如常:“这是自然,我也正想着要如何沾一粘老夫人的福泽呢。”

  青桃大有深意地一笑,福了一福道:“四小姐,如此奴婢便先回老夫人那儿了。”

  宋初含笑示意丫鬟向青桃手里塞了块银两。青桃不动声色地受了,转身离开。

  宋初想着青桃临走时说的话,陷入了沉思。云晓着急道:“小姐,青桃姐姐平日里惜字如金,断不会莫名其妙地说那句话。想来会不会是有什么深意在?”

  宋初忍不住笑了笑,轻轻点了点云晓的额头。

  “不错,终于开窍了。”

  宋初沉思着,打开了青桃放在桌上的小盒子。里面果然放着两支闪闪发亮的簪子,一支是今日青桃所拿的沉金簪子,沉沉的手感透出一股富贵大方的气息;一支便是青桃特意强调的琉璃镶银的簪子,琉璃做成桃花的形状随着日光的变幻而不断流出各种颜色来。

  宋初将簪子取出的时候方才发现装簪子的木盒仿佛分外沉重,不由得大为惊讶。转念一想,宋初便将盒子轻轻拆开来,露出内里的夹层。

  宋初和云晓,俱都惊呆了。

  金灿灿的金子在灯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刺得宋初眼睛一酸。果然,祖母最懂她。

  现在的她,最缺的正是金钱。月例根本不够花销,何况她的月例在没有搬来之前一直是被克扣的。现在的宋初如果说最想要什么,那一定是钱!

  宋初只觉得心里暖暖的,忍不住笑了。

  第二日早晨小丫鬟给宋初梳头的时候宋初便拿出那支琉璃簪子,让小丫鬟给她插在发上。既然祖母已经这样说了,无论如何她也要戴上。

  刚刚梳妆完毕,便见青桃来请宋初。宋初一怔,青桃落落大方地笑道:“老夫人昨日听老爷说咱们的四小姐临摹的功夫是一等一的,便遣了奴婢来请小姐。老夫人那儿存着几本前朝的佛经,四小姐若是能够临摹了挂去咱们的祠堂,那可是大大的功劳一件!”

  宋初推辞道:“青桃姐姐,只是不晓得我的字是否能入了老夫人的青眼,若是抄毁了……”

  “那也无妨,只当是平时练字消遣。”青桃像是早已得了老夫人的嘱咐,含笑说道。

  宋初虽是这么说,心里却有着十成的把握。先不论她的字本身如何,前世她可是苦练了十年的临摹功夫。当年宇文厉为了夺取皇位,多次伪造文书,甚至伪造皇旨。仅仅是因了他一句为难的话语,她寒暑不懈,整整苦练十个年头。

  她双手可写梅花篆字,意境极高;况且临摹画像,字迹无一不相像。宋初点点头,便净了手随着青桃一同出去了。

  还未进林氏的房间,便看见两个丫鬟小心地打着帘子,宋芊芊小心地从门槛上迈过。抬起眼看见是宋初,脸色变了几变,最终还是温婉地笑道:“妹妹怎么也来了这里?”

  “我来给老夫人抄佛经。”宋初云淡风轻地答道,却在下一秒看见了宋芊芊发上插着的那只簪子。

  那支簪子,和她发上的一模一样。都是通透的琉璃制成,只不过一个镶银,一个镶金。宋芊芊簪子上镶着的那抹亮闪闪的金,亮得晃眼!

  宋初垂下头,心中了然。原来老夫人是在用这种方式告诫她,嫡女就是嫡女,庶女就是庶女。嫡庶之别,永远不能跨过!

  

第十四章初进私塾

  “大热天的,仵在外面干什么?有事就进来吧。”大夫人眼带厌恶地看了一眼站在外面的两人,不紧不慢地端起上好的碧螺春抿了一口,不咸不淡地说道。

二姨娘像是没听见大夫人话里的厌恶一般,扭着水蛇腰走进来,看似不经意一般地打量了一下屋里新增的装饰,心中便添了少许醋意。南方那蛮子这次来送了老爷不少好东西,她稀罕得紧,大部分却都被老爷拿来了大夫人这里。三姨娘紧接着走进来,妆容精致,淡红洒金的裙子衬得整个人都鲜活了许多,腰身细得不盈一握。虽说一看便是刻意打扮过的,但生过三个孩子的人身形仍是毫不走样,到底刺痛了大夫人的眼。

“哎呦呦,这西洋摆件我求了老爷许久老爷都不舍的松口,原来是送到姐姐这儿来了……”三姨娘一进门便心直口快地嚷嚷起来,二姨娘更是脸色阴沉,狠狠地瞪了一眼三姨娘。

三姨娘眼见形势不对,讪讪地笑了两声,站到了二姨娘背后。

大夫人命小丫鬟上了茶,只等着两位开口。二姨娘是个沉得住气的,倒也不急着说话,只是拿起茶盏盖子慢慢地撇去杯中的茶末儿,用余光撇着大夫人的神情。

三姨娘是个沉不住气的,见两人像是哑巴了一般不说话更是着急,只是这话儿直接问了却显得突兀。只好把话题绕来绕去,眼见大夫人露出不耐的神情才问到关于宋初的事情上来。

“要说宋初也是老大不小了,怎的行事便如此莽撞。要送这样一幅珍贵作品也不预先通个气儿,贸贸然便拿出来,也难怪大小姐一时猜不出。”

因着宋芊芊及笄的事儿,大夫人这几日心中本就郁结,听了这话儿更是气得太阳穴一突一突的疼痛,没好气地道:“说到底是四姨娘管教不严,一心只放在没要紧的事上,才出了这等幺蛾子。你等若是仔细教导了女儿,也好教我放一半的心。”

二姨娘只仔细观着大夫人的神情,便已得了想要的答案,至于大夫人话里话外说她们二人狐媚老爷全不在意。三姨娘讨了个没趣,倒也没脸坐在这里。两人不约而同地起身告辞。

看着两人消失在门外,宋芊芊阴沉着脸自隔间里出来。大夫人神色已经恢复如常,只声音里还是有一丝隐藏得极深的恨意:“不是她们。”

“一日不揪出宋初背后那个人,我便一日寝食难安。”宋芊芊将头埋在大夫人肩上,低低地说道。大夫人眼中满是宠溺和怜惜,“好孩子,你看你最近又瘦了不少。这件事放心交给娘就好,娘一定不会让你吃亏。”

“夫人,曹川在外面候着呢。”大夫人身边的绿意匆匆走进来,含笑说道。

“让他进来。”宋芊芊连忙从大夫人肩上抬起脸来,大夫人又恢复了以往的端庄气度,整了整略有凌乱的衣摆说道。

“夫人。”曹川进来先是行了个礼,“老爷说了,让四小姐进府中的私塾念书。”

气氛凝滞了几秒,大夫人拿起茶杯却发现手在微微地发抖,只好又将茶杯放下,平了平有些紊乱的呼吸才道:“我知道了,你去吧。”

“不可能,我绝对不同意!”曹川方才走到门口,便听得大小姐在屋里大声道。曹川苦笑一声,大夫人倒是有心计有能力,只是小姐却有些太过骄纵了,日后未必如愿。四小姐虽是庶出,样貌平平了些,但论气度心机却绝不亚于大夫人。

被这个消息惊呆了的,不仅仅是宋芊芊母女两个。

云晓张大嘴巴,连问了两次才敢确认这是真的。她家小姐也能进私塾跟着那些个学问渊博的夫子读书、做事,这是她做梦都不敢相信的事。

宋初倒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淡淡地道一句“知道了”,便命人赏了曹川。曹川再次咂舌,以前怎么没发现府中还有一位这样深藏不露的小姐呢?

第二日宋初走进私塾的时候时辰尚早,夫子还没有来。宋蓉独自坐在靠里的窗边背诵昨日夫子教过的文章,听得脚步声还以为是宋芊芊,欣喜而又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讨好地笑着转过头。

竟然是宋初。宋蓉不禁沉下脸来,刚刚刻意做出的笑容全然消失不见。

“呦,原来是最近风头正盛的四妹。”宋蓉毫不留情地挖苦道,“据说四姨娘大字不识一个,想来今日便知这消息的真假了。”

“二妹这话说的有些过分了。”宋芊芊掩嘴轻笑一声,“四姨娘唱戏文那般行云流水,想来识文断字必然不在话下。”

这般言语挑拨无非是想让宋初闹起来,在夫子眼中留下不好的印象。宋初冷笑,这样的伎俩她还不放在心里。直接无视了宋芊芊和宋蓉不怀好意的讽刺,宋初径直选了个位置坐下。眼见夫子进来,两人也不好再说下去,只是都坐得离宋初远远的,生怕沾了宋初的霉运一般。

王老夫子字若愚,世人称其王若愚。正所谓“大智若愚”,王老夫子在江南一带颇有贤名,做得一手好文章,言辞常常出人意料又意味深长。宋进贤能够请了这样一位老师来,可是花了大价钱和大力气的。

宋进贤昨日已和他打过招呼,因而看见宋初他也只是仔细地看了一眼,并没有丝毫惊讶。眼见娇滴滴的小姐们陆陆续续地坐好,王若愚咳了一声,便拿起书本开始授课。

宋初认真地听着,时不时便拿起笔在书中记上两句。为了不引人注意,宋初犹豫了一下,还是用了她最不擅长的行书。

王若愚讲得出神,起初并未注意到宋初。授课间隙看到宋进贤今日新送来的小姐听得认真,便有意看看宋初功底如何,走到宋初桌旁准备提问她几句。

其余的人一怔,都露出几分幸灾乐祸的表情来。王先生的严格是出了名的,若是晓得了宋初一字不识岂不是要气得翘起胡子来?宋芊芊美眼中流出几分讥讽笑意,只等着看宋初如何被赶出私塾。

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7024501号-2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