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小妻别逃:霸上冷血总裁席睿滕卢颀爽小说精彩章节篇免费试读

小妻别逃:霸上冷血总裁席睿滕卢颀爽小说精彩章节篇免费试读

2019-05-08 20:22:10来源:wxb

小妻别逃:霸上冷血总裁席睿滕卢颀爽小说精彩章节篇免费试读,小妻别逃:霸上冷血总裁的作者厘舞大头,最新章节目录解读。小妻别逃:霸上冷血总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菜鸟娱记混进豪门宴会,本想偷拍几条八卦周边捞点外快, 没想到竟被陌生男人扑倒! 霸道总裁:“女人,你敢对我下药!我要办了你!” 天呐噜!他是不是误会了? 等等!他要做什么?他的手怎么搂上她的腰,还亲上了? …… 一夜强宠,浑身无力,她刮花他的超级跑车泄恨。 男人一纸契约拍到她面前:“做我的女人,国民老公头条随你爆!” 为了头条她忍了,谁知某人出尔反尔

小妻别逃:霸上冷血总裁席睿滕卢颀爽小说精彩章节篇免费试读

小妻别逃:霸上冷血总裁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9章 席少的恶趣味

两人纠缠许久,卢颀爽拖着疲惫的身子在浴缸里泡着。

卢颀爽听到席睿滕进门的声音,说:“席少,我洗好了,请问这里有衣服给我穿吗?”

“没有,这里只有我的衣服和睡袍,下午你就在这里呆着,等下班你和我一起走。”

卢颀爽看到席睿滕拿完浴巾消失了。

双手握拳,气呼呼的拍打着水面。

霸道,自私,无理取闹。

席睿滕听到浴室里的声音,笑了,这闷骚的女人太有趣。

“小东西,赶紧出来,不然你的皮都要发白了。”

席睿滕对着浴室里喊了一声。

卢颀爽慢悠悠的裹了浴袍出来,看到席睿滕已穿戴完毕正在戴手表和袖扣。

席睿滕看到裸露在外的大白腿瞬间咽了咽口水,这女人实在是个磨人的小妖精。要不是下午有重要会议他才不会放过她。

卢颀爽如一只被欺负的小白兔一样站着,擦着湿润的头发,她走到玻璃窗前俯瞰楼下的远胜,看到那霸气的大门,她早上就是站在那,被这混蛋看到抓到他的黑洞里。

“在这里乖乖等我。”

席睿滕出门前捏了捏卢颀爽的白嫩的脸。

直到席睿滕消失在屋子里,卢颀爽走到通往楼下的门。可是这扇门由密码锁和指纹共同连用,她根本打不开。

电梯更别想,自己的衣服已被撕了,这么到一楼出门会被所有人笑死,她可不愿意连自己最后的一丝尊严都扔掉。

“fuck!”

在楼下的办公的席睿滕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抬头看向楼上,一笑,一定是那女人在咒骂他。

“对了,那讨厌的卢记不知跑到哪去了,我把她扔掉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谢杰西怕的是那女人在远胜走丢了

“不用找了,随她去。”

席睿滕毫不脸红的说瞎话,要是楼上的卢颀爽听到非气死不可。

“是,我先出去,2点在50层有个a市开发区会议,对手是ym传媒,负责人上官易晖。”

“嗯,下去吧。”

席睿滕心想上官的脑子不够精,要是把他玩的太狠,老爷子上官魏非气死不可,再且早上欠了他一个人情。

一个下午就这么过去了,席睿滕心里总会冒出那小东西的身影,连会议上都走神。

席睿滕进了办公室便往秘密楼梯上走,拿上吩咐谢杰西买的衣服,心想那小东西一定闷坏了。

一开门,就看到那穿着浴袍的女人坐在阳台上打电话。

“等会我们在公园里相见,老时间老地点。”

……

“嗯好,就这么约定了。”

卢颀爽转过身,脸上那灿烂的笑容还来不及收敛,全部尽收席睿滕的眼底。

卢颀爽看到他,脸上立马冰冷,能有多冷就多冷。

“怎么我很难看,需要你摆出一副死人脸?”

席睿滕想到她的表情就火,她从来没有在他面前笑的那么正常舒服过,顺手将衣服扔在沙发上。

卢颀爽还是硬挤出一个笑容看着她。

“呵呵,换上衣服,跟我下楼。”

席睿滕说了一句,便往自己的酒柜走去。

卢颀爽拿过袋子进了浴室,一拿出来,惊呆了,水手服?

这么短,这么露,情趣衣服,让她穿着下楼还不如穿着自己的破衣服,太侮辱她了!

“席少,能别这么践踏我?这种情趣用品我欣赏不来,还是请您送给需要它的的女伴吧。”

卢颀爽还是穿着一身浴袍的出来。

“这衣服怎么了,要么穿好跟我下楼,要么今晚就呆在这,你自己选。”

席睿滕听到情趣用品就明白了,谢杰西这不牢靠的。

“这衣服怎么了,要么穿好跟我下楼,要么今晚就呆在这,你自己选。”

席睿滕背对着卢颀爽自信的笑,小东西一定会穿的。

卢颀爽瘪瘪嘴,上衣,裙子什么都被他撕烂了。

心想穿这个衣服总比裹着浴袍好,轻轻骂了句:“变态!”

还是拿着衣服再次进去。

“好了,走吧。”

卢颀爽对自己的身材还是很自信的,这水手服一穿上,所有该突该凹的都展现出来,b罩杯在这衣服的小挤下变得更大了。

席睿滕挑眉,听到她的声音转过身,被她惊到,这白皙小脸微微低头,头发都高高的扎着,双手一直在扯短到不行的裙子。

席睿滕放下手中的酒,走过去,抱着她,闻着她身上的沐浴露的味道。

卢颀爽被席睿滕的动作惊到,这禽兽转性了,这么乖的温情的抱着她。

“你一定在想我为什么不碰你?”

席睿滕抚摸着她的背,激起卢颀爽一身的鸡皮疙瘩。

“若不是晚上我有事,我一定让你出不了这里,原来你穿这种衣服这么漂亮,以后我会给你常备着。”

“走吧,我送你回去,晚上我有事就不需要你陪了。”

太棒了,我都不用找借口了!

卢颀爽在席睿滕的身后哑声大笑,就差欢呼鼓掌了。

席睿滕一回头,看到卢颀爽不断拢紧自己的衣服,笑了,说:“别躲了,你身上哪块地方我没有看过。”

“我矫情。”

卢颀爽收拢了外套没好气的说。

“我也觉得。”

席睿滕看着她小白兔一般躲在角落里,邪笑。

第10章 席少吃醋了

“夜天辰!”

可是纵然人多,卢颀爽还是一眼就看到一身黑衣休闲装的夜天辰,笑着朝着他挥手。

夜天辰阳光运动男,国贸的校草,是她高一届的学长,大学篮球队的,人高健硕,不少女生都追求他,可是偏偏选中她。

“颀爽,我来的晚吗,等的不久吧?”

夜天辰笑着摸着她的头,拉着她往河边走。

“是我来早了,怕你久等。”

卢颀爽贪婪的靠在他身上。毕竟等会她要说的不是什么开心的事。

“最近工作怎么样,累不累?当初让你听我的我给你钱让你继续读,可是你一意孤行偏要休学。”

夜天辰也享受着她的怀抱,已经有一个月没有见面,两个人相互挽着腰绕着河边走。

“我知道你心疼我,对我好,但我最近工作还好,也许三个月后就可以返校。”卢颀爽想到三个月后的美妙日子嘴角就止不住的往上扬。

“是嘛?那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上下课……”

席睿滕在酒吧的阳台上到那一抹熟悉的身影,旁边还站着一男的,卢颀爽依偎着那男人,笑的一脸开心。

“你在哪?”

席睿滕怒火冲天的向卢颀爽打电话。

很好,才离开他不过两小时,就另找新欢,当他是摆设是吧!

卢颀爽拿出手机,躲开一脸深究的夜天辰,走到一边人少的地方,说:“席少,今晚我有事,你如果有事的话,我们明天说。”

卢颀爽挂断电话。

席睿滕听到手机挂断的声音,当即就将手机摔了,这辈子还没有人敢挂他的电话。

小东西,不见棺材不落泪,不给你点颜色瞧瞧,真当我席睿滕是空气!

席睿滕的反常让包厢里的所有人一惊,纷纷侧目不敢大喘气说话。

“是谁的电话?”

夜天辰看卢颀爽一脸疲惫担忧又好奇问。

“一位经纪人,我给他们的艺人写的东西他们不喜欢,找我投诉。”

卢颀爽抬头憋出一个笑容随便编了一个借口。

“你是不是老被他们欺负?”

夜天辰有些心疼,刚才那人的火气连他都可以感受的到。

“没有啊,这种人我也第一次见,嚣张霸道,态度差,怪不得红不了。”

卢颀爽尴尬笑笑,实际上遍地都是这样讨厌的人。

“喂,妈,怎么了?”

卢颀爽又拿起手机接起,他担心父亲的身体。

“颀爽,医院的人不让爸爸住,他们要赶我们走,怎么办?”

李丽声音里带着哭腔,电话里都是嘈杂的声音,还有爸爸的嘶吼声。

“妈,我马上就到,等我到了再说。”

卢颀爽奇怪他们没有拖欠医院一分钱,平白无故的赶人有没有王法。

“夜天辰,我有事先走,下次再聊。”

卢颀爽来不及多说告别的话,匆匆说完便跑了出去。

卢颀爽打的赶到医院,看到爸爸的病房里站满了人。

“颀爽,你来了,你看怎么办?”

卢颀爽走上前。

“这医院由不得你,你爸的病根本没法治,在这里浪费床位,趁早出去。”

“有本事继续躺着,我们从今天晚上开始不再用药,看谁硬的过谁。你们就耗吧,你爸的病除了这里没有任何地方可以治。”

那些医生阴险笑了笑,一脸轻松的说,再带着一帮子的医生离开病房。

“颀爽,怎么会这样,爸爸的病不能耽搁啊!”

李丽拉着卢颀爽满是冷汗的手问。

卢颀爽看了病床上大口喘气的父亲,说:“妈,有我在呢,我去找院长。”

一进院长办公室的门,黑乎乎一片,只有一个人影在那里吸烟,烟头上的红光一闪一闪,像极了野兽的眼睛。

“院长?咳咳。”

卢颀爽试探的问问,可是烟味实在太浓呛鼻。卢颀爽关上门,摸到开关,啪的一声,灯全亮了。

“院,怎么是你。”

卢颀爽看到坐在椅子上的是席睿滕怒视看着她。

“呵呵,小东西,你不听话了,要是我不使点手段,你是不是要和哪个男人在外面鬼混?”

席睿滕露出魔鬼般可怕的笑容,看着前面全身都是怒火的女人?

“你……?”

卢颀爽不敢肯定,难道席睿滕看到他和叶天辰?

“这次只是小小的教训,如果你再敢给我戴绿帽子,那么下次到医院里看到的是你父亲的尸体。”

席睿滕笑的更开心了,灭掉烟头,起身走过去。

“你!你答应我不会碰我父母的。”

卢颀爽指着那魔鬼,她好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嗯,我是说过,但是你不听话在先。小东西,你说该怎么办?如果我是你,就会假装听话顺从,然后趁其不备反击。没有足够大的本领,就别打肿脸充胖子。”

席睿滕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打着卢颀爽的脸。

“你想怎么样?”

卢颀爽悠然抬头,双眼通红的看着他,眼里有一闪而过的恨。

“很简单,分了。”

席睿滕从卢颀爽的包中拿出手机,在卢颀爽的面前晃荡。

“……好。”

卢颀爽拿出手机,给夜天辰大了电话,一口气说完,便挂断。

双手战战兢兢拿着手机看着席睿滕。

“很好,今晚是跟你父母待在一起最后时光,从明日开始做一个名正言顺的情人。”

“好的,席少。”

卢颀爽想不出其他的词来回答,难道要谢他的大发慈悲?

席睿滕满意的笑了,捏了捏她的脸,放开她,独自离去。

第11章 大胃王

一整天卢颀爽都木讷的站着,脑袋晕乎乎的,很想睡。

好不容易等到下班,卢颀爽站在办公室的外面,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席睿滕才慢悠悠走出来,而且换了一身新的外套。

“走吧!”

席睿滕面无表情的向她勾勾手。

“是!”

卢颀爽和随从一样跟在后面,倒也没多大脾气。

她的性子向来来的快去的也快,刚才和母亲打电话,母亲说父亲的病情稳定,而且又加派医生治疗,加紧寻找新的肾源。

这些都是这位席阎罗给的,真是该谢他还是谢他。

两人从总裁专用电梯直下,狭小闷闷的环境里,卢颀爽躲得远远的,不说一句话。

今晚开始要跟他同居,呸,是包养,想想就头大。

“我们现在去哪?”

卢颀爽坐上了席睿滕的白色玛莎拉蒂,害怕的抓着把手,车速实在是太快她的心都快要飞出去。

“去我家。”

“是,席少。”

卢颀爽声音里一丝丝的悲怆,还有一丝丝的绝望。

卢颀爽不高兴的转过头,眼里似乎闪着波痕,她想要的自由理她越来越远,从今天开始是真的归他管了吗?

席睿滕偏头看了她一眼,风中凌乱的发气这挡住了她的脸,看不真切她的表情,可是整个人呈现的是大写的不开心。

席睿滕将车开到城郊的一处豪华别墅区,然后再最里面靠巨大人工湖一处停下。

卢颀爽看四周好奇,坐在车上打量迟迟没有下来。

“这里很漂亮!”

卢颀爽进门时发自内心的说。

“废话!”

席睿滕吃了枪药似得,对卢颀爽没有好话,一个好脸色也没有给。

卢颀爽无语,说什么都是废话,那她就闭嘴不说了!

“会做饭吗?”

席睿滕边脱外套,没有施舍一个眼神。

卢颀爽点了点头,不出声。

席睿滕回头,皱眉看了她一眼,不悦。

怎么一脸忧愁,还不回话?

“去做饭。”

席睿滕不耐烦命令道,卢颀爽依旧没有说话。

“刚才嘴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现在成哑巴了。”

“席少,你不是嫌弃我话太多吗,那我就闭嘴,不打扰你的耳朵。”

“……滚,做饭去。”

席睿滕气急,这小东西向来就是这么牙尖嘴利。

卢颀爽看席睿滕滕径直走向二楼,登登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卢颀爽打开冰箱,冰箱里什么都有,可是他的口味她一点底都没有,烧什么都不知道。

她只会烧中餐,牛排什么的一点都不会。

“乱发脾气,吃什么都不说一下。一把火烧死你。吃吃吃,吃空气去。”

卢颀爽从冰箱里拿出蔬菜,一边拿一边发泄脾气。

卢颀爽在家过去不会做菜,自从爸爸身体不好后也慢慢的学起来,既要照顾自己又要照顾父母,总不能让一家三口都饿肚子。

卢颀爽忙着做菜,没有看到后面席睿滕走下来。

席睿滕换了一身居家服,一身白色上衣,黑色裤子,手中拿着笔记本电脑。席睿滕走到转角处,站住不动,就这么看着她忙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席少……”

卢颀爽将做后一个汤弄好转身就看到席睿滕面无表情看着她。

卢颀爽一个手抖,汤水溅了出来,疼的马上喊出来冲水。

席睿滕没有走过去,淡淡说了句:“真笨!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卢颀爽耳朵好着呢,听到幽幽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就知道他在讽刺她。

“下次我也这么吓你,看你怕不怕。”

“你在嘀咕什么,还不把饭菜端出来。别躲在我背后说坏话,我听得到。”

卢颀爽气急,什么主啊,就不能将餐桌放在厨房里还要让她端来端去。

卢颀爽做了炒山药,肉末茄子,糖醋排骨,油焖虾,清蒸鱼,鱿鱼炒芹菜,海带排骨汤。

她只能做这些菜,再好一点的高档食物她不会了,而且这个味道还不知道怎么样。

席睿滕看着她来来回回忙碌放好所有菜和餐具,挑眉,还不错,至少还会做菜,看样子还行。

“给我去酒柜那拿瓶红酒过来倒上。”

席睿滕看她端完最后一个汤,不给她一刻歇息,马上吩咐。

“是。”

卢颀爽就差欣喜坐下,偏偏那个人不如她愿。

看到席睿滕的酒柜,卢颀爽呆了。虽然没喝过,但是在圈子里混久了还是知道的,这个酒柜里的各种酒差不多有7位数,真是豪!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

卢颀爽哦了几声,连忙拿着酒,开瓶器,酒杯过去,经过一阵子的忙活终于可以坐下,可是桌上的菜都快被洗劫一空,罪魁祸首还在不断的吃着。

“席少……”

卢颀爽是想问他菜够不够,要不要再烧点。

这胃口实在是太恐怖了,席少你是有多久没有吃过东西了?

席睿滕便打断她:“闭嘴,吃饭。”

卢颀爽只好拿着筷子吃那盘没怎么动过的海带汤。

席睿滕吃完,开始发表自己的点评。

“菜的味道还行,不过有值得上升的空间,改天我让五星级的厨师教教你。以后就这么清淡点,我不喜欢吃辣,所以以后你注意点。再者,我很讨厌海带,所以以后餐桌上不要出现。”

“不喜欢海带那买来做什么,你不喜欢,我喜欢吃啊。”

卢颀爽扒着碗里的饭,低低的说了一句。

“你说什么?”

席睿滕的声音高了一度。

“我再说你不喜欢吃什么,以后我不烧就是。”

卢颀爽挤出笑脸问他,阳奉阴违谁不会啊。

“我不喜欢的?”

小妻别逃:霸上冷血总裁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小妻别逃:霸上冷血总裁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小妻别逃:霸上冷血总裁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