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蜜爱100天:总裁在上我在下苏曦秦致远小说精彩章节篇免费试读

蜜爱100天:总裁在上我在下苏曦秦致远小说精彩章节篇免费试读

2019-05-08 20:15:14来源:wxb

蜜爱100天:总裁在上我在下苏曦秦致远小说精彩章节篇免费试读,蜜爱100天:总裁在上我在下的作者包满满,最新章节目录解读。蜜爱100天:总裁在上我在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简介:只不过是一个有钱的总裁罢了,戏称他为“王”,他还真当自己是“王”,居然恬不知耻的举行选妻大会!参选人员之苏曦,相较她人,处之泰然,毕竟她相貌普通,身材偏瘦,毫无才艺,“冥王”是丑又不是眼瞎,怎么也不会看上她吧...结果却是……到底是谁陷害她?那个戴着如鬼面具的男人到底是谁?比传闻更恐怖的他,利用金钱和权势,把她留在身边,当成游戏的

蜜爱100天:总裁在上我在下苏曦秦致远小说精彩章节篇免费试读

蜜爱100天:总裁在上我在下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9章:她不适合静园

小颖想:也许自己该“好意”的推推她!

想到这里,一个鬼主意倏的冒上来,小颖一本正经的道:

“曦,也许,那个男的,真的跟你猜测的一样,天天呆在深山老林里看山,一年到头也看不到一个女人,所以一见到你,也不管质量好坏的扑上来。这样吧,我不是给了你一本书吗,你还带着吧,我估计你也不看,就送给他吧。”

提起那本书,苏曦的脸腾的红了,赶紧说道:“行了,行了,你快睡美容觉吧,我也要睡了,还要养足精力对付黑衣巫婆呢!”

“她叫什么?”秦致远语气淡淡的问,他不想再叫她14号。

连峰,静园里秦致远最信任的手下,明白主子想问什么,立即报告。

“苏曦,苏氏物流公司的三小姐,差两个月满十八。”

“未满十八?”秦致远冰冷的语气里带着一丝疑惑,虽然一开始对这次选妻大会不感兴趣,不过,他还是知道,未满十八的人是没有资格参加选妻的。

连峰据实以告:“原本苏家主选的人是二小姐苏菲,但她抵死不愿参加,只好改以家中最不受宠的三小姐顶替。”

“最不受宠?”通常么女应当最受宠爱,不是吗?

“我当时也想过这个问题,着手调查了一下,结果只知三小姐不知什么原因,从小就不得父母的欢心,在家中备受冷落,手足间的感情也极为淡薄。”

秦致远眼前浮现一张单纯娇俏的笑颜,怪不得她竭尽全力出尽洋相的想离开静园,原来,她被家人当作牺牲品。

不过,那双不含一丝杂质的瞳眸里,却丝毫看不出半点对亲人的怨恨。

她是一个会自己努力与命运抗衡的牺牲品!

他不由的舔舔下唇,她的味道还残存上头,心儿紧紧的拧成一团,渴望相信一个人的念头又开始作祟。

许久以来,他不愿放纵自己的感情,就怕午夜梦回的噩梦会再次发生,但内心深处仍有一份奢求,期待奇迹的出现。

会是她吗?

他可以相信她,可以爱她吗?

连峰见他沉默不语,相处了好几年,少爷的心思,他总算能摸透一点,想来少爷这回真的凡心大动了。

浓浓提出的选妻大会,虽然很儿戏,可他很赞成,毕竟他也不想见少爷一直被过去的事折磨,孤独终老。

可是,三小姐,会是命中注定能拯救少爷的人吗?如果她伤害少爷,他不敢想象少爷会做出什么更过分的事。

挣扎了一下,他还是决定赌一把:“少爷……要不我告诉刘姐,让三小姐留下来?”

秦致远回过神,淡淡的说:“不用!选妻大会结束,就送她离开吧!”

连峰不再多话,转身离开。秦致远怔忡的望着窗外飘落满地的黄叶,静园,不适合她,就算对她有一丝好感,他也不能自私的留下她。

……

第四天的比赛一结束,苏曦背着一个小背包,手里拿着一个保鲜盒,轻车熟路的朝后山走去,很快进入茂密的树林。

走着,走着,身后忽然传来急跑的脚步声,会不会是他?

她猛地转头想看个清楚,却见一只巨大的黑色怪兽正冲过来!

啊的一声尖叫,她扔下手里的盒子,拔腿就跑,边跑边回头瞧。

四条腿的怪兽跑的极快,三两步就追上她,张开血盆大口,露出锋利的牙齿,恶心的口水顺着嘴角不断的往下流……

她吓得浑身一抖,不小心被石头绊到,跌坐在地上,眼看怪兽就要扑到身上,她本能的紧闭双眼,呆呆的等待剧痛降临——

“大黑,过来!”

一个冰冷的声音乍然响起,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降临,额头忽然传来湿滑的感觉,她睁开眼睛一看,怪兽流着口水的嘴巴正在她头顶一尺的地方。

“啊——”

她不由的大叫一声,立即往后退了退,举起衣袖擦去怪兽留在额头的口水。

“大黑!”

大黑听到男人厉喝的声音,抬起的脚只好放下,乌黑的眼睛却一直盯着她,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好像到口的肉没吃到,很不满似的。

苏曦仰起骇白的小脸,顺声望去,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站在不远处。

“是……白……手……套吗?”她爬起来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抱住他的腰,惊魂未定的声音止不住颤抖,他又救了她?

“谢谢你……谢谢……”感谢老天,让他在这里!

秦致远迟疑的抬起手,想拥住她颤抖的身子,刚才见她差点被老黑咬断脖子的一剎那,他的心仿佛被绳子狠狠的勒住,险些爆炸。

还以为再也看不到她了!

如果再也看不到她……

无法再往下想,心儿一拧,他毫不客气的一把推她,并往后退了几步。

苏曦低下头,失去血色的脸因为害羞而变得红红的,她居然主动去抱男人的腰,好不知羞。看吧,害他洁癖症发作。

他不说话,就算低着头,她还是能感觉得到,那双深邃的黑眸里的怒火都要烧穿她的头了。

“它是什么东西?”本来就惊吓过度,还要被那种恐怖的眼神盯着,她手指微微颤抖的指着远处的黑色怪物,赶紧找话说,想打破二人之间的沉寂。

他却不给她面子,依然怒视着她,一言不发,她顿时觉得,还不如被怪兽吃掉算了,总好过被他的怒火烧死。

他生什么气呢?明明是她差点被吃掉!

“你说句话行不?”

“我不是警告过你,不许再踏过奈何桥吗!你不要命了吗?”他终于开口,冰寒至极的声音里充满怒火和责备,她忽然明白,原来他这么凶巴巴的是出于关心。

“反正已经踏过二次,不在乎多几次,我原是这样想的,怎么知道树林里会有怪兽出现。”

她有些委屈的解释,害怕的眼神瞥向不远处的怪兽,原来他们说的会没命,是指落入怪兽之口啊。

“你又来这里干什么?”

苏曦抿了抿嘴角,“我是来找你的,你不要这么凶行不行?”

“找我干什么?”要不是他及时发现她,说不定她早已经尸骨无存。一想到那画面,他的手心不觉冒出一堆冷汗。

第10章:她送的另类礼物

苏曦缩缩肩膀,扯过背上的背包,从中拿出一本书递给他:“我是来送你礼物的。”

秦致远冒火的双眼终于从她的脸上移开,垂眼一瞧,差点被气死。

“你不顾性命的跑来,就是为了送我黄、色、书、刊?”

“还有吃的,可惜,我被吓得失手,吃的没了。”苏曦回想起刚才的一切,还有些后怕,远处的那个黑色怪兽,到底是什么东西?

“为什么?”

“嗯?”她回过神,想了一下,才明白他问的是什么,“怕你在山里无聊,想送你书看,可我就带了这本书。至于吃的,中午厨房做了很多乳猪蹄,我觉得特好吃,所以带一些过来,想和你一起吃。”

秦致远故作平静的黑眸,闪过一道微妙的变化,“我是问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我们不是朋友吗?”绽开真诚的笑靥,她反问,语气里尽是理所当然的意味。

朋友?

这么容易的就相信一个陌生人,这么轻易认定一个人是朋友,她是怎么办到的?秦致远必须耗尽所有的力气,才能压下心底深处泉涌的暖流。

他扯过她手里的书,随意的翻了几页,语气虽然保持着一贯的冷淡,但是怒火已经消散:“原来你喜欢看这种书!”

“不是啦!是我朋友硬塞进我背包的!她说让我多学点技术,好勾引你们家少爷!”她急急的解释了几句,忽然叹口气,“嗨,不装了,虽然是朋友硬塞给我的,不过,我确实还是看了。”

他抿着唇,才没有笑出声,一本正经的又问:“技术学的怎么样?”

“嗯,嗯……那个……”她脸上的红晕一下扩散到脖子以下,磕磕巴巴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她还真想回答啊!该说她诚实,还是该说她呆傻呢?

不忍见她窘迫不堪,他转移话题的问:“你昨天带什么吃的来了?”

昨天,他隐在树立中,好像看到她一直抱着一个白色的盒子。

“啊?”苏曦抬起羞红的俏脸,诧异的问:“原来你昨天看到我来了!那为什么不出来见我……”

她猛地噤声,莫名的失落感顿时占据整颗心,他一定是讨厌她,所以才不肯出来见她了。

深吸一口气:“我明白了,我以后不会再来找你了!”

说完,她拔腿就走,原来,“自作多情”这四个字被造出来就是用来形容她的。

就在她从他身边穿过去的一刹那,他条件反射的抓住她的手,“别走!”从未有过的急切的口吻一出,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他紧紧的握住她柔软的手,细腻又温暖的感觉从两人手掌之间涌上来,灌进心里,他希望自己鼓起勇气踏出的这一步,没有错。

“你干什么?”她想甩开他的手,可他握得那么紧,怎么也甩不开,抬眼却发现他投向自己的眼神很奇怪。

“你……”

他突然扭过头,指着不远处的黑色怪物,淡淡的说:“它只是一条藏獒,是这个树林的主人,虽然比恶狼还凶猛,但不是怪兽。”

原来他只是害羞,不愿意直接说出挽留她的话!苏曦一想明白这点,高兴的忍不住裂开嘴,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手微微动了一下,反握住他的。

见他奇怪的目光又落回自己的脸上,她鼓起勇气问:“我能看看你长什么样吗?”

他寻思了几秒,现在还不是告诉她他真正身份的时候,“今天不行!”

话落,见她有些失落,他立即追加了一句:“不过,很快就可以了。”

他们结婚的那一天,他一定会摘下面具。

……

苏曦独自一人沿着山路往山下走,脑海里飘来飘去的都是他说的那句“很快就可以了”,这是什么意思?

装神秘?呵呵,这个家伙,也有可爱的一面吗!

她正胡思乱想,忽然,前面的树林中跳出一个高大的男人,他穿着黑色的西装,脸上也带着奇怪的面具,拦住她的去路,声音低沉的问道:

“是苏曦苏小姐吗?”

苏曦茫然的点点头,还没来的及问他是谁,他说了一句,“那就对不起了”,一个手刀砍在她的后颈,她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曦慢慢苏醒,头痛欲裂。

她睁开眼睛,四周一片漆黑,丁点光亮也没有,一股莫名的恐惧迎上心头,双手四下里一摸,发现自己屁股下方是柔软的大床。

她被绑架了吗?一边寻思着,一边挣扎的坐起身,左侧忽然传来开门声,她惊恐的立即问道:“是谁?”

话一出口,她不由的吓了一跳。不知为何,嗓子里痒痒的,带着浓重的刺痛感,发出的声音,全变成沙哑的啊啊声。

她迅速抬手卡住脖子,咳了一下,再说一句话,毁坏的声音依旧没变回来。

她根本没时间去思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男人粗重的呼吸声已经在头顶响起。

他是谁?想干什么?

她条件反射的往床后退去,下一瞬间,脚踝一下被人用力抓住,顺势往回一拉——

啊——

“你是谁?要干什么?”她惊恐的喊道,却话不成声,手脚乱挥拼命踢打压在身上的男人。

“贱女人,敢陷害我!”男人怒骂,粗重沙哑的声音里满满的都是愤怒。

他大掌一挥,抓住到处乱打的双手,力道之大,疼得她差点忍不住流出眼泪来。

“放开我,放开我!”脱口而出的话,全变成沙哑的啊啊声。

黑暗的房间内,视觉失去作用,其他的感官就变得无比敏锐。

耳边是她哭喊,紧握的手臂,他邪魅的一笑,只需一只大掌,就把她两只手腕紧紧的扣在她的头顶,另一只手随意一扯——

第11章:悲剧的起点

苏曦张着惊惶的大眼,被他急切又粗鲁的举动骇住,紧张的抓住残存的衣服,惊恐的问:“你是谁?放开我,快放开我!”

但他的大手紧紧的钳制着,无论她怎么挣扎,也挣不开他的桎梏。

“啊——”

她吃痛的尖叫,他的力道极大,夹着一股强烈的怒火,可她甚至不知道他是谁,又怎么可能把他惹恼?

“求求你,求你放过我!”所有的搥打都是徒劳无功,最后只能无奈的哀求——

可惜,话不成声!

他不仅不放过她,动作反而越来越急切。

泪水瞬间决堤,顺着眼角汩汩流下,她哭着喊着求着,绝望声音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上空盘旋。

绝望中,白手套的脸倏的浮现在脑海!

白手套,你在哪,救救我,救救我……

黑暗中,他阴沉的绽唇低笑,宛如恶魔。

苏曦仰着白皙的脖颈,绝望的泪珠自耳畔滑落。

“这不就是你要的吗?”低哑却饱含磁性的声音在漆黑的室内乍然响起,然后,他毫不客气的进攻!

苏曦像只受伤的小鹿,只能从喉中发出可怜兮兮的呜咽声,眼泪狂流不止,承受他的粗鲁侵略。

娇弱的身子一直在颤抖,犹如波涛汹涌的大海中的一叶小舟,毫无反抗之力,只能任波逐流,被惊涛骇浪打的残破不堪!

“不知过了多久,她缓缓的回过神,发现他虽然身子微微颤抖的还压在自己身上,力道却没有之前那么大了。

募地,她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猛地推开身上的重压,不顾身体的剧痛,迅速朝床下滚去。

下一刻,左腿却又被抓住,男人暴怒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想跑?”

“滚开!滚开!”她啊啊啊的大喊,黑暗中根本看不清他在哪,就凭着感觉,抬起右脚朝他用力踢去,胡乱的踢了两脚,忽然,脚下传来软绵绵的感觉——

咦?

“呃!”男人痛呼出声,握着她左脚的大掌一下松开。

她赶紧趁机滚到床下,双手在地上乱挥了几下,终于抓到一件衣服,也不管是谁的,包住身子拔腿就往外跑。

没记错的话,门应该在这边。

“该死!你给我回来,否则你就死定了!”

刚才一定是踢到他的子孙根了,所以他才不能立即追来。她不顾男人愤怒的爆吼,头也不回的逃出漆黑的房间。

她根本不知道这里是哪,也没时间去管这里是哪,只是顺着走廊疯狂的奔跑,寂静的房子里,啪啪的脚步声显得异常响亮。

一轮弯月斜挂在夜空,清冷的月光,透过高大的窗户照进走廊,就算没有灯光,走廊里也比那个房间亮太多。

泪水夺眶而出,一定要逃得远远的,一定不能被魔鬼追上!

终于看见楼梯,很快的,她就从三楼跑到一楼,推开大门,从房子里逃出来。

她不敢回头,脑袋里乱成一片,根本无法思考,双脚像有意识似的,停不住的往前跑。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来到山上。

“啊——”忽地,脚下一滑,她再也站不稳,顺着山坡往下滚去——

……

早晨的阳光透过树叶之间的缝隙,洒进树林,也洒在倒地昏迷不醒的女人身上。

鸟儿们唧唧喳喳的叫着,在树林中跳来跳去,寻找果腹的小虫子,声音清脆又欢快。

有一两只小鸟,好像不知道倒在地上的庞然大物是危险的人类,不知死活的跳到她身上,误以为她长长的,披散开来的头发是茂密的草丛,抬起尖利的嘴,毫不客气的啄上去。

“好痛……”头上传来剧痛,苏曦终于醒过来,身子一翻,鸟儿们被吓到,尖叫着扑腾翅膀,飞奔到树上,瞪着圆溜溜的眼珠子看她。

“好疼……”不仅头上疼,身上疼,下身私密的地方更疼!

她艰难的爬着坐起来,往身上一瞧,原本白皙的皮肤上,现在布满青色的瘀痕和流血的刮痕不说,一行干涸的血迹还粘在大腿根处。

愣愣的盯着大腿根处刺眼的红色血迹,原来,这一切都不是梦!

昨夜的那个男人是谁?

她猛地抬头,四处看了看,前面不远处就是大海,头上的石头平台看起来好眼熟,好像是她每次和白手套见面的地方。

原来,她还在静园,昨夜被强.暴的时候,也是在静园了?

那个男人也是静园的?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曦裹紧身上的宽大的黑色男衬衫,痛苦的泪水又止不住的流下来。她彻底的慌了,乱了,不知道该不该找静园的人帮忙找凶手,更不知道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做?

蜜爱100天:总裁在上我在下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蜜爱100天:总裁在上我在下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蜜爱100天:总裁在上我在下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