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幸得有你不相负(季薇兰)全文完结免费试读精彩章节

幸得有你不相负(季薇兰)全文完结免费试读精彩章节

2019-05-08 19:17:47来源:wxb

幸得有你不相负(季薇兰)全文完结免费试读精彩章节,幸得有你不相负的作者安小猫,最新章节目录解读。幸得有你不相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金玫瑰的舞女有很多,但是能把钢管舞跳出明星境界的只有我一个人。三年前我还是衣食无忧的千金大小姐,然而丈夫背叛,父亲死亡以及公司破产,双双的把我逼成了疯子。直到遇见了他,犹如阴霾的乌云映照进一缕灿烂的光线……

幸得有你不相负(季薇兰)全文完结免费试读精彩章节

幸得有你不相负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争执

  陆子昂头上的鲜血一滴滴的朝下流,他赤红着眼睛瞪着我,掐住我的脖子讽刺道:“季薇兰,我是没有脸提他,可你又是什么好东西?”

  “陆……”

  我想要张嘴骂他,脖子的窒息让我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只得手脚无力的挣扎着,看着他的面孔越发的狰狞,一点点的靠近我低声嘶吼:“季薇兰,你去死吧!我很快就去找你,我们……啊!”

  浓重的汽油味刺激着我身上的每个毛孔,高大的身影笼罩在我的眼前,陆子昂被他像抹布一样踹到了一边,我捂着脖子剧烈的咳嗽着,身子落入了熟悉的怀抱中。

  抬起头,看见周文清那布满血丝的眼睛。

  “我来晚了”

  “周总……”不等他说话,我奋不顾身的抱住了他,双手攀上他的脖子,爬在他的肩窝里痛声的哭了起来。

  “阿兰,你没事吧!”赵奕阳从门外冲了进来,被周文清挡了一下,扶着我走出了简易房。

  “周总,工地都被他们砸了……”四周涌过来许多拿电棒的黑衣人,我这才注意到陆子昂并不是一个人的。

  “来闹事的有多少人!”

  “十多个人!”黑衣人低声说着被砸坏的东西以及机械设备,抱着我的人笔直的站着,一声不坑,静静的听他的汇报。

  下一刻,周文清大步朝身边挖掘机走去,抬腿一瞪,跳上了驾驶座,把我放在了旁边的位置。

  看着他冷漠的脸色,吓的我不敢说话,紧紧的抓着扶手,听着发动机器挂档,巨大的铲爪就像是人手一样,朝简易房开去,那里面还有被他泼了一身汽油的陆子昂。

  围观的人有人反应过来,追上来大喊道,“周总,算了吧!再怎么说他是楚家的女婿,不能做的太难看了!”

  周文清此时冷漠的如同冰块,丝毫不为所动,就在铲爪再次落下时,一个瘦小的身影挡在了正前方。

  “我看你们谁敢动手!”

  是柳燕。

  操作机器的人只是片刻的停顿,就加大了油门儿快速的朝前移动,柳燕太高估自己的身份了,却不知道周文清从来都没把她放在眼里。

  站在正前方的柳燕瞬间吓傻了,瞪着慌乱的眼睛看着越来越近的机器,好在旁边的工人眼疾手快,一把把吓傻的柳燕拽了过去,躲开了碾压的危险。

  可那举起的铲爪毫不犹豫的伸向了简易房。我不由得闭上了眼睛,眼前浮现出陆子昂压在废墟下的模样……

  突然,一声急刹车响起,铲车骤然停下,一辆白色的路虎横冲直撞的斜跨在道路的中间,驾驶座上下来了一位身着军装的中年男人。

  这时周文清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眼手机,面色平静的接通了电话。

  那端立马响起了浑厚的斥责声,“简直是混账!要不是老楚给我打电话,我都不知道你做的这些混账事,立马把人放了!”

  “砸我工地就该付出代价。”

  “我不管这些,你要是过去,先从老子身上碾过去……”

  手机像飞盘一样被周文清扔出了窗外,他烦躁的解开衬衫扣子,推门跳了下去。

  我这才注意到楚亦然来了。

  “文清,非要把事情搞成这个样子吗?你爸跟我爸都是世交……”

  “楚大少爷……”周文清指了指周边的破坏,闪过一丝冷笑“知道你们楚家财大气粗,可你也了解,来我地盘闹事的人,能有几个是活着走出去的?”

  楚亦然的神情越发的僵硬,双手交握的放在身前,尴尬的看看身后,抿嘴道:“我替燕子和子昂向你道歉,人我先带回去,随后让他们来给你赔不是!”

  周文清摆手背对着他,“这歉意我承受不了,人你也别想带走!”

  楚亦然的神色越发的难看,“周文清,我看你这火发的不是为了砸工地的事吧,这一切应该都是因为她吧?”

  楚亦然突然指向我,杀人般的眼神瞪了过来,让我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随即快步的朝我走来,一把掐着我的脖子看向周文清。

  一秒,十秒……

  大约有一分钟的时间,我却如同过了一个世纪,直到那清冷的声音淡淡道:“放他们走!”

  我不由得轻吐了口气,注意到楚亦然的神色也缓和了一些。

  柳燕扶着满身是血的陆子昂出来,经过我时,鄙恨的瞪着我。

  “季薇兰,这事没完!”与此同时一把掌打到了我的脸上。

  突如其来的一把掌,我毫无防备的摔倒在地上,眼前一黑,陷入了黑暗中。

妈妈生病

  再次醒过来时,指节厚般的书都快要砸在我的脸上了,而拿书的人不是别人,竟然是若溪。

  好家伙,这个连言情小说都看的超不过十分钟的大神,竟然在看世界名著。

  我刚想要动,手背一疼,才发现手背上插了点滴管,再看看周边简陋的环境,有些不像是医院。

  若溪被我的动静惊着了,抬起头一看到我,就立马伸手摸我的额头,“谢天谢地,你终于退烧了!”

  “这是哪儿啊!”

  “这边的镇卫生院。”若溪站起来给我倒水,“不是我说你,你一个女孩子家胆子还不小,竟然跑来这么远的地方,你也不怕那姓周的把你给卖了?”

  我避开她的话,扫视了病房一周,“我手机呢?”

  若溪猛一拍脑袋,“瞧我这记性,你手机一直响个不停就被我设置成静音扔抽屉里了!”

  “既然响了那肯定就是有人找我,你别……”目光扫到熟悉的号码时,骤然停下。

  妈妈医院的电话……难道是医疗费花完了?

  我慌忙拨了回去,那端的护士接通电话一听是我,就激动的说:“哎呦……终于联系上你了,你妈妈今天早上突然出现脑溢血,医生刚送去抢救室了,要求病人家属签字……”

  “啪嗒”电话应声落下,我快速的拽掉输液管,下床朝病房外跑去。

  三年前失去爸爸时我就告诉自己,哪怕是用我的性命交换也一定要护我妈周全。

  而如今,我心神不宁,全身的血管都在蔓延,一想到躺在冰冷的抢救室里的妈妈,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就像钢锯一样拉着我的心,让我痛不欲生。

  不知何时,赵奕阳追上来拉着我上车,把我送去了医院。

  急救室里的医生来去匆匆,就在我犹如经历了漫长的一个世纪时,急救室的门打开了,医生满头大汗的走出来,看到我就露出了埋怨的神色,“薇兰,你太不像话了,怎么现在才来。”

  我勉强稳住身子站起来,“文伯伯,我妈妈怎么样?”

  “淤血已经清理干净了,后续就看你妈妈的恢复状况了。”

  第十九章

  我精疲力竭的靠在病床上,只觉得所有的神经都在此刻松散了,就在这时,护士走进来,递给我了一张手术明细,我才惊觉妈妈做手术的费用还没有交。

  手术明细下面还一张单子,本来以为是缴款单,打开后发现居然是缴款凭证,在护士离开前,我着急的拉住她,“您好,请问我妈妈住院的费用是谁交的?”

  “缴费的人已经走了……”

  “可是……”

  “不是你家人吗?这缴费单据也是前台的人给我的!”

  看着护士离开的背影,手里的纸张变的千斤重,送我来的人是赵奕阳,毋庸置疑,这钱一定是他交的,只是他在我妈妈推出手术室之后,就突然不见了,拨打他的电话,也是无人接听。

  我只得给他发了短信,表达谢意,并表示会尽快把钱还给他。

  晚些时候,若溪来了,看着她穿着晚上出场的衣服,我想也不想的就让她与我换衣服,求她在医院帮我照看妈妈,我好去夜场挣点医疗费。

  却不然换好衣服刚走出门,就与查房的文伯伯撞了个正着。他委婉的告诉我妈妈的病情,却让我如同五雷轰顶。

  妈妈的脑溢血不是意外,而是脑癌细胞的病变引起的……

  回病房的路上,我的眼泪控制不住的一直流,到了病房门口,转而拐去了一旁的步梯间。

  一推门就被里面站着的身影吓了一跳,他身形笔直,模样俊冷,听到身后的开门声,回头看我。

你那么好

  目光对视时,我的心猛地抽紧,看着他挑起的眉头,惊讶的反问:“周先……周总,您怎么在这儿?”

  问完话,我后知后觉的避开头,此时的我满脸泪水,因为压抑着哭泣,说出的话都带着些哽咽,而我从未在外人面前如此放肆的哭过,不由得尴尬的有些手足无措。

  “那个……赵奕阳已经回去了,他不在我这儿……”

  他摁掉手里的烟头,淡淡的看着我,就像是看陌生人一样的神色让我错以为是我认错了人。

  气氛诡异的沉默,越是如此,我心里越是没底,不由得侧过身子,“周总,不如去病房里坐坐,站在这里……”

  “薇兰……”

  清浅的声音让我疑惑的抬头看他,空气里的烟雾减少了许多,能清楚的看到他线条分明的脸,俊俏的让人心动,尤其是那双清澈透明的眼睛与他的办事风格完全不搭。

  这样的他,让人迷惑,却更让人后怕。

  “工地的事情我已经交代给奕阳了,让他出面跟楚家交涉,对于你受到的伤害,我也会补偿的。”

  我鼻子一酸,险些破功哭出声,勉强的笑了笑:“你太客气了,我这边没事,不需要什么补偿……”

  眼前黑影笼罩,熟悉的体香扑面而来,在我惊愕诧异时,周文清冰凉的手指擦了擦我脸上强忍的泪水,“别太好强,人不可能一辈子挺腰走路,该低头的时候要学会低头。”

  周文清手指抚过的地方,带着淡淡的烟草香,这个味道让我有些莫名的安心。

  送走周文清,回去病房,看到若溪在摆弄头部按摩仪,这台仪器是按小时收费的,护士跟我提过多次,我一直推脱不需要,却没想到今天被推来了病房。

  我指着仪器,正要问是怎么回事,若溪就指着桌子上的水果,挑眉说:“咦,你怎么又回来了。刚刚姓周的来了,然后出去没一会儿,护士就把这个给送来了。”

  我心下一动,看到仪器上挂着缴费条子,拽下来一看,赵奕阳走前已经帮我交了三万块钱医疗费,现在单子上竟然又多了五万块钱。

  五万块?我赶紧拿起手机给周文清打电话。

  “喂?”

  不知为何,本还急躁的心,听到这沉稳的声音,平静了下来。

  “谢谢您给我妈交医疗费,这钱我不能要!”

  那端没有说话,我疑惑的看看手机,见还在保持通话中,就再次问他,“周总,您如果没走出太远的话,我现在去找您!”

  不多时,就在我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电话那端的人淡淡道:“我已经上高架了!”

  “那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去找您……”

  嘀嘀嘀……

  电话断了,听着盲音,我长出了一口气,迎上若溪见鬼的表情,就不耐烦的瞪她了一眼。

  若溪像看精神病一样的看着我,“季薇兰,你他妈的是有病吧!这五万块钱对于他姓周的来说就是吃顿饭的事儿,你至于这么较真吗?”

  “他再有钱,也不是我的,这钱我不能要?”

  若溪恨铁不成钢的瞪着我,“你就给我死鸭子嘴硬吧啊,阿姨正是用钱的时候,别的不说,你从哪来五万块钱还他?”

  若溪说的很对,我拿什么去还他?

  “你别管,我自有办法。”

  我原本还打算把美甲店开起来,现在看来,开店是来不及了,我还是得找更多的工作,先把周文清的钱还上,至于赵奕阳的……只能慢慢来吧。

  后来的几天周文清的司机老韩给我打电话,说是周文清喝醉了,让我去夜总会接他,被我以别的借口给拒绝了。

幸得有你不相负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幸得有你不相负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幸得有你不相负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7024501号-2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