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盛宠嫡女(顾畔之)全文完结免费试读精彩章节

盛宠嫡女(顾畔之)全文完结免费试读精彩章节

2019-05-08 19:07:24来源:wxb

盛宠嫡女(顾畔之)全文完结免费试读精彩章节,盛宠嫡女的作者公子小九,最新章节目录解读。盛宠嫡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当众演了一场活春宫,被人抓奸在床?还要被人退婚?看她如抽丝剥茧揪出幕后黑手,以趾高气昂之势,先将人给甩了!还敢暗杀赐毒酒?看她现世法医如何将人抽筋扒皮,惩治刁奴庶姐,层层杀机之中,锋芒毕露!无奈掉入中山狼手中,被调戏连累不说,还得被吃干抹净,她惹不起躲得起行吗?不放手?不好意思,解剖刀伺候!

盛宠嫡女(顾畔之)全文完结免费试读精彩章节

盛宠嫡女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选婢女

  暖香阁

  顾文薄歇在了阮氏房里,相比其他府邸中的三妻四妾,在女色上也还算收敛,而阮氏在他面前向来温顺体贴知书达理,故而盛宠不衰,那阮氏欲伺候他宽衣,见顾文薄面色阴沉,不由得惴惴不安了起来,正要开口询问之时,顾文薄却一脚踹到了她的心窝上,力道并不大,却也吓的旁边一干侍女嬷嬷跪倒在地,连去搀扶也不敢!

  “全都给我滚下去,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许进来!”

  顾文薄怒声喝斥,一时之间那些奴婢婆子便退的干净,阮氏也很快反应过来,不顾心口的疼痛跪倒在他面前,头抵地颤着声音求饶:“相爷熄怒,妾身该死!”

  这么多年甚少见他这般发怒,饶是阮氏这般洞察心思之人也慌了神,头顶上传来暴怒的质问声:“那李嬷嬷真是暴病吗?”

  “是....”

  阮氏心下骇然,他.....他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端倪?相爷向来对那贱种不喜,如今又出了这事,正好借着这机会将那贱种除了,却没料到会出岔子,之前老爷召她进了书房,难不成是那贱种告的状?

  “我要听实话!”

  “求相爷为妾身做主啊,妾好心将家乡呈上来的美酒给二小姐送去,却不料二小姐认定妾身有意要毒杀她,反而用金钗将李嬷嬷给杀了!妾身顾及她与府中名声便没声张,但那李嬷嬷与妾身几年情分,就这么死了,妾身...妾身...好苦啊!”

  说到这,她已哭的梨花带雨悲伤不已,见她如此,顾文薄心底怒气消了几分,语气也不似之前冷淡道:“她性子原本懦弱,怎敢用金钗杀人? 你送去的真是美酒?我一向信任与你,可不许骗我。”

  阮氏眼角瞥见他脸色不似之前那般阴沉,心定之下脸上又表现的甚是委屈,带着哭腔道:“相爷,你瞧她如今哪里还似从前?晚膳之上故意提及李嬷嬷,那不是故意刺妾身的心吗?二小姐一直对妾身不满,妾身顾及她是嫡女,不敢忤逆她,以后...以后哪里还有我们娘儿三人的活路啊。”

  她这么一哭诉,倒是数落起顾畔之的不是来,顾文薄之前因迁怒她胆敢毒杀嫡女,如今听她这么解释,又思及之前顾畔之威胁,忍不住又将怒火迁怒到她身上,这心还真是偏的可以。

  “夫人莫怪,是我错怪你。”神色恢复如初,哪有刚刚的暴怒?阮氏也很识实务没再啼哭,只是心口被踹的疼的紧,可见刚刚是用了力道的,心底委屈语气便带了几分幽怨:“妾身就怕相爷被人所惑,以后若是....相爷,妾身还是带珞儿隽永回娘家算了。”

  说完便做出要走的姿态来,脚却没移动,顾文薄便放柔了声音宽慰:

  “夫人误会了,你以后可是这相爷府中的主母,谁敢难为你?”

  阮氏一喜,忙轻声问:“相爷已上折子了吗?”

  扶正之事必先要上折子请示皇上的,故此她才有这么一问,况且之前丞相已透露了扶正的意思,她这么问也不显得突兀,若非一直表现的温柔贤淑,又如何承宠到现在?

  “这事恐怕要再拖一段时间了,那郭卫平大胜而归不出半月便班师回朝,皇上大喜,对郭家圣眷真浓,若此时将夫人扶正,对郭家也不好交代。”

  顾文薄难得耐心解释,将其中缘由说与她听,那阮氏一听气怒之极,却又不管当他面表露出来,她娘家薄弱,家中长兄如今也只是个七品,这还是顾文薄一手提拔上来的,哪里比的上郭家权势?扯过一丝笑意掩饰道:“老爷心中只有打算,妾自当听从,不过那郭家与老爷素来不和....妾身是替老爷委屈。”

  她算是会说话的,若是抱怨未必能讨的好去,这么设身处地的为他思量,自然博得好感,这也是她颇受宠爱的原因,顾文薄面色划过狠戾之色,冷哼一声:

  “夫人只管再忍耐些日子,断不会叫夫人与我儿委屈的!不过对那边,面子上得做好,让张总管去安排吧,你也要拿出主母的气度来。”

  阮氏听他这么说,也明白那贱种肯定诉苦了,又见他都这么吩咐了,便只得应下,忍着气一夜无眠,次日服侍他起身上朝之后,在房间里发了好一通脾气。

  那顾梨珞过来请安,见阮氏还在床上躺着,忙上前关切的问:“娘,您这是怎么了?”

  阮氏不好说顾文薄踢了她一脚,生怕父女两人之间生嫌隙,便迁怒在顾畔之身上,将不能扶正之事告诉了她,顾梨珞一听,的将锦帕都要揉碎了,脸色极为阴沉,寒声道:“娘,这肯定是那贱种从中作梗,女儿听下人说,今个儿,那张总管送了不少东西去她房里,还给她换了个住处,这不是打您的脸吗?这要传出去,别人会说娘苛待嫡女呢。”

  她这话戳中的阮氏的软肋,气的又将桌上青柚瓷瓶摔到了地上,眼底划过狠色,冷声道:“那贱蹄子还敢使手段了!之前将我派去的李妈妈毒杀了,现又阻拦老爷将我扶正,这样下去那还了得!”

  顾梨珞安抚似的握着她的手,压低声音在她耳边道:

  “娘,太子对女儿有意,若是女儿是嫡女,太子定会娶了女儿当太子妃,那女人已名声尽毁,还有脸面活着,不如我们送她一程?”

  阮氏眼一亮,当初她就是打的这个注意,却被反击一军死了一个心腹,不过如今这时机正好,想要她的命,有的是手段!阮氏抬手替挽了挽发丝,精致的妆容温柔之极:“这个娘自有打算,她如今名声尽毁,那太子为何还不上门退亲?”

  她这么问,顾梨珞面露愤色,恨声道:“她使了些狐媚手段,让太子对她心生怜爱之心!”

  “女儿啊,男子有哪个是常情的?若你想要当上太子妃的话,也得用些手段了。”阮氏如此提醒道。

  “知道了,娘。”顾梨珞柔声应了下来,眼底却划过一丝阴戾。

  次日,张总管便派人将这月的俸银发了过来,又添置了一些绸缎用具,将那院子又重新整修了一番,面上也不算太寒酸,那顾文薄也算是要脸面的,经她一番提醒之后,表面的功夫是要做到的,不过也仅此而已。

  自然比不上顾梨珞的‘梨落阁’,以及顾兮卉的‘卉方居’,看来她昨日的提醒虽凑效,却也让他多了几分探究之心。

  “二小姐,你看这些绸缎真好看,老爷还是疼小姐的。”红袖抚摸着那些柔软的布料喜声道,顾畔之淡淡的看上一眼,不置可否的冷笑一声,冷眼看着面前垂首而立着四位奴婢与两名嬷嬷,正襟端坐在椅上,沉声说道:“抬起头来,让我看看。”

  声音捏着不轻不重,听在人耳中却有着莫名的威慑,那六人抬起头来,迎上了一张精致到极点的脸,巴掌大的小脸,一双银月似的眼透着冰冷的凉,像是从水里浸过一般,叫人不敢逼视,心一紧便不敢随意说话。

  一旁站着的张总管多看了她几眼,抿下色光开口道:“二小姐,这是夫人赐给小姐的,若还有什么事,来找老奴便可。”

  顾畔之嗯了一声,便细细打量起这几人来,那张总管见她衣衫朴素却端着一股子千金大小姐的架子,心生鄙夷,他是顾文薄的心腹,对他的心思足够了解,知道顾文薄不待见这嫡女,他对她态度自然也不怎么恭敬,选来伺候她的奴婢也是经过夫人授意的,就不知她有没有那个福气收了。

  “自我介绍下吧,说说自己叫什么名字,会什么。”看到那六人的面貌后,顾畔之不动声色的扬了扬眉头淡声道。

  那六人面面相觑之后,其中一嘴有裂唇的丫头便先开口,哆哆嗦嗦的道:“奴...奴婢叫兔儿..奴...奴婢...”这话还没说完,口水便流了一地了。

  第二人向前一步,口齿倒是清楚伶俐,只是那左脚一直在颤抖,细眼瞧去,左右两脚长度不同,竟是个坡子。

  第三个面相粗鄙的很,一开口便是个震锣嗓子,吵的人耳疼,顾畔之面色渐渐冷了下来,这哪里是给她找婢女?明明就是来刺激她的,她不歧视残疾人,毕竟有些人天生如此便已是不幸,但这般有心机的放在她面前来,这就是存心来膈应她的!

  “奴婢名叫墨香,十六岁,擅女红茶道。”那第四个说话的人,声音听来脆爽清澈,神态落落大方,畔之眼色一亮,对她左脸上的一大块红斑也就视而不见了,来了几分兴致,轻声问:“你是自愿卖身?为何要来相府中当婢女?”

  “双亲亡故家道中落,墨香相貌丑陋为人所不喜,为求生计只好卖身为奴。”畔之眯了眯眼,又上下细细打量了她,不卑不亢神色淡然,眼神清澈倒是个好苗子,微点了点头。

夏景容,你无耻!

  轮到那两个嬷嬷上前回话,都是四十多岁的样子,一人看起来精明的很,抬头看她之时神色却甚是倨傲,仿佛她才是主子一般,红袖低头在她耳边提醒道:“小姐,她本是我们院的王嬷嬷,后来去了夫人那。”

  畔之勾起唇角笑了笑,还是个相熟的有点意思,另外一个赵嬷嬷一直躬着身子,面色看起来甚是苍老,抬头看她之时,神色有些激动又暗自压抑着,这种情绪反而引起了她的一些兴趣,她似乎认得‘她’?状似不经意的问:“她是我们府中的?”

  “不,是从府外召过来的粗使嬷嬷。”

  看起来就老实本分许多,畔之纤手一指淡声道:“留下那个叫墨香的丫头,赵嬷嬷与王嬷嬷也留下吧。”

  那张总管见此不赞同道:“小姐,这些是夫人给你选的,那三个人你若不要,夫人那不好交差呢。”

  这意思是让她将这六人都留下来?畔之不怒反笑扬声道:“张总管,我可不信整个相府就找出这样的人来,我是相府嫡女,身边的侍女若是这般,旁人如何说我?夫人吩咐下来的事情,你就是这么办事呢? ”

  张总管被她这么一说脸色有些不好看了,除了那两个嬷嬷,那四人都是在府外随便找的,他也是为了给她难堪讨好夫人,才这么安排,若闹起来了也不好,姿态却依旧放的很高:“二小姐,要买好的婢女,这银子得花费不少,老奴跑断了腿也就找到这么几个。”言下之意便是,我就找到了这么几个,爱要不要!

  “既然如此,那便不劳您费心了,你带那三人出去吧,对了,还望张总管将这三人的卖身契送来。”有了卖身契才好控制下人,她从不喜欢将控制权放在别人手中。

  直接被这么请出去,张总管的脸色便有些挂不住了,冷哼一声带着另外三人拂袖而去,红袖有些不安的在她耳边低语道:“小姐,张总管是老爷的心腹,得罪了他,以后的日子就难过了。”

  “不得罪他,以前的日子何时好过?”

  红袖沉默了,以前二小姐性子懦弱没少被欺负,那张总管又是个捧高踩低的势利眼,被苛刻俸银是常有的事情,又见小姐一脸的淡然便就不说话了。

  “王嬷嬷,你不是去夫人那享福了吗?怎么又回了我院子?”

  忽而扬起的声音似含着一丝冷意,那王嬷嬷一听,脸上便流露出几分尴尬,挤出一丝笑意来说:“二小姐,再怎么说,我也是你院子里的人,以前你还吃过我几口奶呢。”

  她这话还有些居功的意思,毕竟奶娘一般对官宦小姐二言也算的上是半个娘了,她这是在提醒她,该要好好敬着她才是。畔之不置可否的冷笑一声,红袖愤怒的瞪了她一眼欲要出言奚落她,却被畔之一个眼色给制止了。

  “我这院子不大,事务不算多,红袖会安排的,你们各司其职便可,都下去吧。”

  王嬷嬷面露不忿之色,要知道之前她在这院中之时,她可是管事嬷嬷,如今反而让红袖那丫头管着,她又怎能甘心?但一想着在这也呆不了多久,便也按捺下来,赵嬷嬷与墨香则安静本分的多,行了个礼便出去了。

  畔之端起一旁的清茶抿了几口,余光见红袖欲言又止的模样,颇感好笑道:“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

  “小姐,那王嬷嬷不是个东西,之前在我们院中的时候,作威作福不说,还总暗自克扣俸银,不仅如此,还帮着外人给小姐下绊子。又贪富贵去了夫人那,她就算是夫人的人了,小姐你怎么还她留下?”

  红袖性子率直泼辣有些藏不住心思,这一番话可见她对那王嬷嬷十分反感,畔之鼻尖嗅着那清茶的香味,半响之后才柔声道:“这是夫人塞进来的人,我怎么敢不要呢?以后这院子还会塞不少人呢,你心思细致些,红袖,有些时候,对于一些别有用心的豺狼,要先忍她,容她,等到她露出马脚才能动手清除,明白吗?”

  “小姐的意思是...那王嬷嬷是夫人的人?那赵嬷嬷和墨香呢?”

  听畔之这么一提醒,红袖立即反应过来,神色变得严肃而谨慎,那略显清秀的小脸蛋紧绷着,透着一股子可爱,畔之心下莞尔,将手中茶杯放下细声道:“那赵嬷嬷未必是,你可以去探查一下她曾在哪个府邸呆过,至于墨香,那丫头应该是从外面买来的,她还算知进退,你暗中多看着些就是了。”

  “知道了小姐。”红袖笑着应下了,小姐依仗她信赖她,这就足够了,畔之见她这般喜不自禁,忍不住掐了掐她的俏脸,摇头叹息:“丫头,你以后是我院子里管事的,要沉稳些,知道吗?”

  “好,我听小姐的,要是有什么不稳当的,小姐教我呗。”红袖娇嗔的抱着她的手,看起来还真像个不懂事的丫头,心下对畔之又亲近了几分,主仆有别,就算是贴身丫鬟也有许多规矩在的,之前小姐弱懦依仗她,对她也不似如今这般亲近,如今她见识了她的手段,心生崇敬之心。

  “别贫嘴,下去吧。”

  红袖笑着出去了,畔之起身直接走进了内室,这几日要应付一些突发状况累的慌,身子一沾这床便睡过去了,直到入夜时分,红袖来叫她才醒,带着几分起床气问:“什么时候?”

  “戌时了,小姐,已准备好晚膳,起来吃点吧?”

  “嗯..”口中嗯了几声,身子也坐了起来,眼却还闭着,红袖脸上憋着笑意扶她起身,她外衫没脱,娇嫩的肌肤上被压出了几个印子,本就绝艳的脸,此刻多了几分妩媚娇艳越发明艳不可方物,红袖忍不住脸红心跳,将她起来伺候她漱了漱口之后,才将她扶在外室的桌边坐下。

  晚膳比平常丰盛了许多,畔之困意犹在,红袖帮她布菜之时,多夹了一些荤食,畔之也没怎么挑食吃了少许之后便又直接到内室去睡了,红袖没法,便只好随她。

  夜半时分,畔之鬼使神差的忽然醒了过来,一睁眼便见一人伸手在她...胸前?采花贼?

  “主人要见你。”那黑衣人生怕她叫出声来,一手捂住她的嘴并出言说道,畔之诧异之极,还没等她有什么反应呢,那人便伸手点了她身上的几处穴道,然后就像是扛麻布袋一样,直接将她给扛走了。

  畔之被颠簸的头昏脑胀。解了穴道之后直接被扔进了....温泉?咕噜喝了几口水,人直接往下水底沉下去,这身子水性极差,她就算是想扑腾也扑腾不起来,脸憋的通红,胸腔内的空气渐渐的消失,就在她以为自己会命丧于此的时候,一只手将她捞了起来!

  那人拎着她的后领,畔之像一条濒临死亡的鱼,不断的咳嗽喘气,等回过神来后转过头看他,条件反射般的一巴掌就拍过去了,可惜手腕被他擒住,她被水浸湿的身子曲线毕露,却像个小鸡崽一样被人领着,样子实在不雅!

  “夏景容,你无耻!”

  畔之恼羞成怒,恨不得咬死眼前这人!他眉眼间透着风流不羁,墨发披散在水间,流荡出些许魅惑与春色,五官无一处不精致,眉梢一挑薄唇轻启便勾人摄魄,手一松,畔之便又咕噜咕噜的往下沉。

  该死的!畔之咒骂着,手脚并用像八爪鱼一样抓着他不放才狼狈的浮出水面,夏景容被缠的紧了,身子绷紧的厉害,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他向来厌恶女人近他的身,手拎着她的领口,将她推离的远些,勾起嘴角冷声道:“如今....是谁无耻纠缠呢?”

  畔之面上一僵,却依旧抓着他,她惜命的很,不想就这么把自己交代了,白了他几眼哑着声音道:“你一个个王爷,三更半夜让人绑我过来,又差点呛死我,你脑子有病还是有虐待倾向啊?你要有病就赶紧治,拖太久可就是绝症了。”

  夏景容身子一僵,朝某个角落扫了一眼,鬼影很识相的望天,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他什么都没看到也什么都没听到。

  “本王说过,你欠我一个人情。”

  “所以呢,就让我以身相许了?欠债肉偿?我说,这人情也忒重了吧。”畔之气急,真想咬死眼前这厮,就说这是只吃肉不吐骨头的狼,可恨她实在太弱,就算他真让她委身,她也挣扎不了!

  “你想多了,胸前没二两肉,腰肢如水桶手感太差,你还想抱本王到什么时候?”夏景容一脸嫌弃之色,似要甩开她,畔之缠的更紧了些,要就这么放手,她就真的直接沉下去了好吧?

  “你把我送上岸,我绝对不缠着你,快点!”

  夏景容勾唇一笑,魅惑之极,一点一点的扒开她的手,然后...蹿到老远,就那么冷笑着看她在水里挣扎,畔之惊慌之极,人在水里太过无力,脚下一片空荡口中又呛了好几口水,人还是一直向下沉,挣扎...不断挣扎,朦胧之中她似乎看到夏景容那讥笑的脸,不甘之极!而此刻她的脚似乎踩到地?!

  死亡阴影下的勇气让她像抓着最后一根稻草一般,踩着那地直起了身子,勉强能露出半个头,再往前一点便能呼吸了,憋着最后一口气踩在那地,上半身总算脱离了地面,而她整个人就像是从鬼门关走了一趟,筋疲力尽的趴在那斜面之上,而夏景容则半倚在池边,手指间还捏着月光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似乎觉得很有趣?

你有病,得治

  畔之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踩着那微斜的池底直接就向夏景容扑去,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还好,她直接扑到了人怀里,然后...以金钗直刺他喉咙处,其力度足以在他那划个窟窿放血,但可惜她不是武林高手,只是个操手术刀的,所以,手腕被人捏在手心,那金钗...落在了别人手里被一折两段。

  “想杀我?你还太嫩了。”

  畔之紧咬着唇,恨不得咬下他两块肉来,冷哼一声道:“这般折辱我有意思吗?你喜欢看人临死的挣扎?喜欢将人玩弄在手心?离王,是不是离开权利中心太远了,所以你只能从中找乐?”

  她这话太直白,似乎戳中他心底那阴暗的角落,他捏着她的手慢慢捏紧,力量之大让她似乎听到骨头咔嚓脆裂的声音,手腕极痛,她嘴角边的讽刺笑意却不减,终于夏景容放开了她,从容起身,随手捡起衣衫披上,赤脚在软塌之上坐下,一把拿起装着清酒的玉壶,仰头灌下大口烈酒。

  畔之弄不清他的心思,抬眼看了看四周,墙围深深树影丛丛,脚下池底用鹅卵石铺就,池水温热似从外引入,四周静寂,仿佛天地之间便只剩下他与她两人,畔之眯眼细细打量着他。

  这人性子凉薄手段狠绝,那股上位者的气息深入骨髓,擅掌控他人,看似行径潇洒放荡,眸眼却幽暗深邃,让人看不清其心思,此人极度危险,惹他的话,其下场会相当凄惨。

  想到这,畔之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她不仅惹了,还动了杀心,下场又哪里是一个惨字了得?这池水虽温热,但这冷风一吹,寒气入骨的冷,只有将身子全浸在水里才好些,但总不能就这么泡一晚上吧?那皮还不得泡的起皮了?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夏景容在喝酒,顾畔之在水里泡着。

  一个时辰过去,夏景容继续喝酒。顾畔之依旧在水底泡着。

  啊切...啊切,顾畔之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冷风嗖嗖吹过,她定眼看夏景容身下软塌上的红狐皮毛许久,除此之外,他身上该盖着一床极薄的被褥,皎洁月光之下隐约可见上似有光泽划过,身子越来越冷,这样下去不大病才怪呢,尊严重要还是小命重要?

  顾畔之头重脚轻终于忍不住从水中起身赤脚向那软塌走去,从他手中抢走那玉壶,往嘴里灌了几口烈酒,然后将身子挤进那软塌之上,将那被褥抢过来一大半,身子依旧忍不住的哆嗦着。

  藏于暗处的鬼影冷眼看着,想着稍后要毁尸灭迹,得挑个远一些的地方,坑得挖的深一些才好。

  “认输了?” 这一句话差点让鬼影泄了气息,主...主人从不容忍人近身一丈之内,那女人喝了他的酒,还盖了他的被褥,不是该一剑封喉?然后他来毁尸灭迹?

  月光之下,他那脸越发俊美勾人,墨发如绸缎般,前襟处开的较大,能看见那精致的锁骨与疤痕,他姿态慵懒,嘴角处的笑纹略显冷冽。 “认输?不,我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能让那木头人送我回去吗?”畔之哆哆嗦嗦磨牙道,身上衣物都湿了,就算用被褥裹着也没什么用,身子还抖的不成样子,应该将那湿衣服脱下来再泡个热水澡才好,奈何这是人家地盘,她只能忍着。

  “恨本王吗?”他这么问,幽暗深邃的眼淡漠的扫了她一眼,凉薄之极,畔之忍着心火摇了摇头沉声道:“不,是我没用,怨不得你,若我不怕水,武功再高些也不至于这么狼狈。”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没本事就得受着,还有,女人该乖巧些才好。”

  畔之听他这么一说,身子一颤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他这意思是...他这么欺辱她,她就得毫无怨言的忍受着?这人是脑子有病还是自信心太过膨胀,导致于内分泌失调?

  “就算欠你一个人情,也未必要忍受你的折磨吧,离王,你有何目的直说了便是。”

  夏景容眉梢挑了挑,嗅着她身上那淡雅清香,盯着她苍白的侧脸看了几眼,伸手抚上了她的脸,畔之没摸清他诡异的脑回路,想要将他的手拂开,而轻触之下他很快便将手收回,恢复一贯的慵懒疏离,淡声道:“你是女人,本王不讨厌你,这就是你存在的价值。”

  “.....”

  鬼影紧咬着银牙才控制没嚎叫出声,主...主人不讨厌女人了?主人还能触碰女人了?一定要将这件事告诉幕僚中的几位大人,他们可为此愁白了头,这是史诗般的一夜!证明了他家主人是真男人的一夜!

  畔之皱眉,好吧,她碰到了一个很强大的神经病,这人惯常目空一切,又习惯性的将旁人掌握在手,仅凭借着自己喜好行事,典型的沙文猪,顾畔之眼底划过锐利之色,抬眼看他之时眼神亮的惊人,那是她...解剖尸体之时才有的兴奋!

  “离王,我知道你有病,而且病的很厉害。”

  唰的一声,一把弯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冰冷的刀刃贴着她的肌肤,微动一下脖子上便被划破了浅浅的口子,握刀的便是将她擒来的那人,全身上下一身黑,面瘫似的一张脸好像别人欠他钱似的。

  “鬼影,把刀放下。”

  刀在空中划过锐利的弧度被收回,那鬼影却依旧睁着他那双琥珀色眼盯着她,眼神麻木的就像是看个死人,顾畔之忍着那毛骨悚然之感,眼神看向了夏景容,神色严肃道:

  “你杀人的时候,惯常用一剑封喉,从不在其他部位下刀,你只会喜欢一种颜色,只喝一种酒,并有严重的洁癖,不喜旁人触碰,对吗?”

  夏景容手支着额头,饶有趣味的打量着她,轻声道:“继续。”

  “不仅如此,房间内的摆设不允许有任何偏移,手下之人不能偏离你的掌控,看似潇洒肆意,实际长居高位之后,依旧习惯掌控他人,你心思细腻谋略无双,你享受这种布局下棋的优越感,所以看似闲云野鹤的离王,实际上依旧未脱离朝权半分。”

  “你可知,当你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你已一脚踏入了阎王殿?”

  他声音不轻不重,低沉中透着些许暗哑,却极具压迫感,顾畔之心一紧,却冷笑一声,继续道:“不,我刚刚说过,你有病,而我是救你的唯一良医,你不能杀我。”

  “什么病?”

  “严重的偏执症最后引起的精神分裂。”(简称:神经病)

  “听来倒有趣,说说。”夏景容被勾起了几分兴致,她的猜测分毫不差,这女人审时度势极擅长观察,有点意思。

  “比如说女人,你的洁癖已经让你接受不了与女人肌肤相亲,更严重一点可能会导致某种功能的退化。”说到这夏景容已危险的眯着眼,眼神在她脖间游离,这是他要出手的预兆,旁人从不知离王的剑在哪,等看到剑光之时,早已被一剑封喉了。

  鬼影依旧板着那张面瘫脸,手掌握着的弯刀刀锋轻颤泄漏了他的情绪,主人对女人真的很厌恶,难道那方面的功能真的退化了?曾记得幕僚中的几位大人为主人惊心准备了美人,人都送到床上了,还下了极品催情药,他将自己在水中浸泡三天才挨了过去,而那堪称尤物的美人已化为白骨。

  “再严重下去,你会觉得世界上的一切都极为肮脏,你受不了任何人的触碰,甚至每天沐浴好几次,还有你的偏执,失眠,对任何人产生不信任感,多疑,怀疑一切,慢慢的甚至会产生幻觉,暴怒,渐渐的失控最终...要么杀人要么自杀。”

  顾畔之说完之后,又拿起一旁玉壶灌了一口,酒能壮胆,她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要么恼羞成怒杀人灭口,要么以礼相待,嗯,这算一场豪赌,要么杀身成仁舍身取义,要么...他能成为她的靠山。

  身为法医,心理学是必修学科,她与他接触三次,自然观察入微,他对人的靠近有着近乎本能的抵触,她解剖过那么多尸体经手过那么多案列,对这些症状自然了然于胸。

  夏景容神色微变,眼神从她的脖子游离到了那张脸,手指摩挲着玉脂环处,幽声道:“你觉得本王会相信?”

  “信也好,不信也罢,那是你的事情,”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畔之似乎能听到她的小心脏狂跳的声音,她看似冷静实际上还是很怕的好吧,讳疾忌医是上位者的通病,她还真没把握他会信,若非厌恶他这般折辱她的手段,她也不至于走这一步险棋。

  “有点意思,好,本王信了,你以后负责治愈我,如若不然,本王会让你尸骨无存。”

  “......”顾畔之又打了一个哆嗦,有必要这么恐吓人么?

盛宠嫡女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盛宠嫡女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盛宠嫡女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