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总裁的狠辣小甜妻(安琪柯腾)全文完结免费试读精彩章节

总裁的狠辣小甜妻(安琪柯腾)全文完结免费试读精彩章节

2019-05-08 18:53:33来源:wxb

总裁的狠辣小甜妻(安琪柯腾)全文完结免费试读精彩章节,总裁的狠辣小甜妻的作者离上七月,最新章节目录解读。总裁的狠辣小甜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安琪在地狱里滚了一圈后,重生了,然后她觉得,是时候该让那些渣渣们下地狱了。某傅总一脸高冷:‘大腿给你抱,仇我给你报。’安琪(微笑冷漠脸):‘不用,谢谢。’某傅总两脸高冷:‘家产给你,命给你。’安琪(大写加粗嫌弃脸)‘我都资产过亿了,离过百亿,超过千亿,成为世界首富还会远吗?到时候左手小奶狗,右手小狼狗,走上人生巅峰不好吗?你的命?给我判刑啊?’某傅总三脸高冷:‘呵,

总裁的狠辣小甜妻(安琪柯腾)全文完结免费试读精彩章节

总裁的狠辣小甜妻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一十二章 总归命还在

第一十二章 总归命还在

低头,安琪将心里的万千思绪如数全都收了起来,状若随意的开始喝起了粥,一边等着他们的回答。

“可是你身上还有伤,而且也受到了惊吓,还是在医院休息一晚比较好。”对于刚刚的那一幕,傅迟还是有些心有余悸,不怎么想要让柏烟染今天就这么回去。

“对。”康成一脸赞同的连连点头,话说完后又好像觉得自已表现得太过热切了一点,毕竟人家现在都还板着一张脸呢。

就像是为了找回点面子,显得自已也不怎么愿意搭理柏烟染一样,康成掩饰性的清了清嗓子,抬着下巴板着脸:“反……反正你自已也照顾不了你自已,现在都已经快十一点了,你顶着这么副狼狈样回去反而让柏叔他们担心,索性在医院里呆一晚还能省去不少麻烦。”

康成故意的硬着嗓子,一句话说得很是没好气,可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睛却总是偷偷的在打量柏烟染,那有点怯怯的样子,很明显就是生怕自已语气过重了,或者话说重了,柏烟染又不高兴了或者哭了。

柏烟染一抬头,他就连忙别过了头,装出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

柏烟染也装作没看见,拨拉了一下碗里的粥:“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回去了会麻烦到他们呢?就算我自已照顾不了我自已。”

在说最后一句话时候,柏烟染故意停顿了一下,语气和神态都是轻描淡写,很不在意的样子,可是话里透露出来的意思,只要稍微用心仔细想一想,就能够听得出来。

刚刚还挺坚持柏烟染今晚留在医院的傅迟,神情一怔,看着柏烟染在说话的时候,微微垂下的眼帘,眼底神色复杂。

然而康成很明显没有去想,也没注意到那么多细节。

“那不然还会麻烦到你啊?”一句话,他几乎是脱口而出的。

他这话一出,柏烟染就安静了。

看她那样子,刚刚还一副很理直气壮的样子的康成,突然有点心虚,然而没等他开口说几句补救的话,就听得柏烟染开口了。

“从根本上来说,确实从头到尾都会麻烦我自已啊。”抬着头,安琪眨了眨眼睛:“而且,我相信,我这副样子回去,远比我一夜未归带来的麻烦要小很多。”

这回轮到康成哑了喉。

“你们不用担心我身上的伤,只是手臂擦伤到了一点,医生已经包扎好了不是吗?不严重的,总归命还在,我还活着不是么?”说着,她竟然冲着康成他们笑了起来,像是在安抚他们,让他们宽心。

康成看着,更加觉得别扭了。

只要她安琪,不,柏烟染,只要她柏烟染还活着,这么一点点的伤又算得了什么?

没有谁能够卸下她身上的战甲,也没有谁,没有任何事,能够阻制她斩杀一切敌人,将他们推进地狱的决心!她的重生,注定着他们往后的生活,将一点一点变成炼狱!

柏烟染脸上的笑像晕开的墨水,一点一点的扩大,可是她张望着的眼神,却没有焦距,就连脸上的表情,也都是苍白而空洞的。

旁边原本还想说些什么的傅迟和康成两个人对视一眼,到最后把到了喉咙里的话全部都咽了下去。

傅迟没有再开口说什么,算是默认了柏烟染的话,但是那心里的思绪,却已经是如同排山倒海一般,看向柏烟染的眼神更是复杂。

等到康成开着车,跟傅迟一起把柏烟染送到柏家的时候,虽然已经将近十二点了,但是柏家别墅却依旧是一遍灯火通明。

只一眼,柏烟染就知道了她进门后,接下来将会唱一出怎么样的戏。

看了一眼身后的两人,柏烟染略微思忖了一下,随即道:“不介意的话,进去坐坐,喝杯茶再走?”

傅迟扫了柏烟染一眼,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一边的康成听了她的话,却是满脸错愕。

要知道,早些年她柏烟染跟他们断了联系的时候,他可没少跑过来关心,但是却处处碰壁,就连今天傅迟回国办的接风宴,他也给柏烟染打了电话的,起先各种不接,到最后接通了也就一句身体不舒服来不了,他知道多半是借口,也只当是她依旧不愿意跟他们这些人接触,却没想到到最后出了那么一茬子事,而现在……今天这风,没有吹偏了啊,怎么就冒出来这么多让他琢磨不透的事情呢?

康成在心里暗自嘀咕着今天冒出来的这一场剧,傅迟不过是看了一眼就不紧不慢的跟在了柏烟染后面。

柏烟染是怎么出现在他车前他是记得清清楚楚的,特别是在医院的时候,她陷入恶梦时嘴里一直在喃喃喊着的那句话,还有清醒之后的种种表现,都让傅迟心里的那一团疑云越团越大。

堂堂的柏氏集团千金大小姐被弄成那个样子,甚至是还营养不良,这其中的弯弯绕绕,他还真有兴趣想要探一探。

“爸,你先别着急,我已经给我寝室的小姐妹打过电话了,让她帮我问姐姐室友的电话,看她们会不会知道姐姐去哪里了,再不然的话,到时候我给康成哥打个电话,看他知不知道姐姐的消息,您身体要紧,可千万别着急上火……”

“小染小姐?你可算是回来了小染小姐!”柏烟染刚走进门,一直站在门口等着吩咐的黄妈一眼就看到了她,当下又惊又喜的迎了上去。

站在柏远东身边的柏烟然,那劝解安慰的话都还没说完,一耳一听到这声音,下意识的一抬头,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柏烟染,那一瞬间瞪大的眼睛,那一闪而过的失落,都没有漏过柏烟染的眼。

“你……”

“烟染,你回来啦!”柏烟然几乎当即就要摔手质问柏烟染怎么就回来了,怎么就不一直呆在外面,还回来干什么,好在一边的桐雪反应迅速,及时出声这才没有让她失去仪态。

桐雪的出声提醒到了柏烟染,脸上的表情一收。

第一十三章 瞧你把孩子吓得

第一十三章 瞧你把孩子吓得

“姐,你终于回来了。”像是很担心柏烟染一样,柏烟然连她那一套假模假样的大家小姐一贯的矜持也都抛到了一边,小跑着跑到柏烟染面前,一把抓着她的手,一副着急担心得不得了的样子看着她:“我跟爸妈看你一直都没有回来,打电话你也一直不接,还以为你因为晚上的事生爸爸的气,离家出走了,都担心得不得了,你要是再不回来,妈都快要报警找警察去找你了。”

“都快要报警了,看来确实是挺担心的。”柏烟染笑着,反手握住了柏烟然的手:“不过你放心,我没有生爸爸的气,因为我知道爸爸是为了我好,要气,也只能够气我自已不争气,还有,我怎么也不会离开出走的,你尽管放宽心。”她握着柏烟然的手轻轻拍了拍,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那样子就像是在告诉柏烟然:我死也不会离开这个家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柏烟然读懂了她话里的意思,脸上的虚情假意一下子僵住了,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抽回了被柏烟染握住的手,抽回之后又好像觉得自已动作太过急切,有些担忧的往一边柏远东的方向看了一眼,见柏远东并没在意,脸上的笑脸变了变。

“姐姐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没有别的什么意思的,我一直都知道这里是姐姐的家,只是我们参加完宴会回来没见到你人,黄妈又说你急匆匆的出去了,问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爸爸担心你,妈妈担心你,我也担心你而已。”

柏烟然话里话外的都是变相的在控诉着柏烟染把好心当作驴肝肺,脸上的神情更是说着说着就变得委屈了,那睁着的一双柔情似水的眼睛在随着这句话出口之后浮上了一层水雾,明明柏烟染还什么都没做,从刚刚进来到现在就只不过是说了一句话而已,她那副样子却像是柏烟染拿着藤条当着无数人的面往她身上抽一样,委委屈屈的,别提有多招人怜了。

“混帐东西,你是怎么跟你妹妹说话的?!”果然,柏烟然这副样子一摆出来,那边胸口一直都堵着一口气的柏远东一下子就爆发了,‘腾’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指着柏烟染的鼻子,开口就是怒斥:“小然她是担心你,让你跟我们一起去参加宴会你死活不肯去,结果自已一声不吭跑出去鬼混,深更半夜都不回来,打电话也不接,也就是你妹妹跟你妈善良担心你在外面的安危,要我说,你死在外面算了,省得一天天气我,丢我的脸!”

“爸爸,我也没说什么啊。”本以为柏烟染又会像以前那样梗着脖子,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跟柏远东顶嘴,彻底引发柏远东这座移动的火山,结果没想到,柏烟染眨眨眼,看着柏远东的眼神,比柏烟然刚刚那副模样还要无辜可怜:“妹妹说让我别生您的气,我确实没生您的气啊,虽然我平时可能不太懂事,但其实我心里一直都知道爸爸你是为了我好的,想要让我去参加宴会也只是想要让我多结交几个朋友而已,这些我都知道的,我也知道妹妹是在关心我担心我,所以我向她保证我绝对不会做出离家出走这种事,想宽她的心,我说错话了吗?”

柏远东那团火都已经在头顶上开始燃烧了,眼看着就要烧成熊熊烈火,只差那么一丁点就要全缠到柏烟染身上去,将她烧个遍体鳞伤,结果柏烟染温温柔柔一句话,委屈又小心翼翼的眼神,愣是让柏远东那团火就卡在那里,烧也烧不旺,烧也烧不过去。

桐雪和柏烟然更是一脸不可思议,尤其是面对着柏烟染的柏烟然,那表情跟活见鬼了没有两样。

“是啊是啊,烟染说错话了吗?你可真是的,一开口就冲着小染凶。”桐雪反应得最快,见柏远东站在那里也没接着发火了,本来是一副看热闹的样子站在那里的,连忙快步走了过来,一把揽过了柏烟染的肩膀。

像是做好了柏烟染会挣扎的准备一样,手在拽住她的胳膊的时候,就跟一把钳子一样,直接一把钳住的,又揽着她的脑袋往怀里压,那架势一上来柏烟染就知道她这是要强行跟她上演一出‘母子情深’,她索性连挣扎都懒得挣扎了,就顺着桐雪的意思,打算看她怎么把这‘母子情深’的戏给唱下去。

柏烟染一放松身体,就感觉到桐雪的身子明显的僵了一下,抬头迎上桐雪略有些错愕的表情,柏烟染眨了眨眼睛,脸上的神情更加楚楚可怜了。

“瞧你把孩子吓得。”桐雪不自然的扭过头,强行的把自已拉开的戏给接着往下唱,一脸嗔怪的看了柏远东一眼,手不停的在拍背柏烟染的背,像是在安抚正处于受‘惊’状态的她:“再说了,人家烟染不过是跟朋友出去玩了而已,哪里是出去鬼混了?你说是不是,烟染?”

“继母这是想要让我承认我是出去玩了呢?还是想让我承认,我是跟朋友出去鬼混了呢?”她一脸天真,询问的语气别提有多认真,多无辜了。

“这……”桐雪惺惺作态的表情就那样僵在了那里,刚刚才有所缓合的场面,再次陷入了更深一层的尴尬。

尤其是柏烟染那一声响响亮亮的继母,听得桐雪难堪极了。

“柏烟染!你还有没有家教?!”桐雪还没有反应,柏远东却是暴跳如雷了,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柏烟染,那一声怒喝,直让人心头狠狠一跳。

“烟染,我知道你被你爸爸说了心里不好受,但是……哎,算了,我也管不了你。”桐雪趁势放开了抱了团刺似的让她浑身都不舒服的柏烟染,眉心皱着一个结,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欲言而止,那一副为此痛心却又无有能力管教的样子,做得可是十足十。

柏烟染站直了身子,拍了拍身上的衣衫,那动作做得十分漫不经心,却很直接的给桐雪一种很直接的她就是在嫌弃她脏了她的衣服的感觉。

“我有没有家教,这不应该要问您自已吗?”

第一十四章 我确实是过分了点

第一十四章 我确实是过分了点

“混帐!”猛的一掌拍在沙发上,柏远东被柏烟染这一句话气得脸红脖子粗的,直接冲过去就要打人。

桐雪和柏烟然却是悄悄松了一口气。

这才像柏烟染。

刚刚那副顺从无辜又可怜的样子,实在是太让人毛骨悚然了。

“姐,你要是出去玩了就出去玩了,就算是跟的一些不怎么好的朋友,这也没有什么好遮好掩的,爸和妈也是担心你,毕竟你一个女孩子,这么晚了都还没有回来,要是被外人知道了难免会说些什么闲话,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欢我跟妈妈,可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能这么对妈妈啊,我们真的都只是担心你,关心你而已,你这样,多伤妈妈的心啊,”

看柏烟染跟以前一样,依旧蠢的只知道惹怒柏远东,柏烟然立马就站了出来,一张口就暗示柏远东,柏烟染这么晚才回来肯定是去做一些不好的事情,跟一些不入流的人在一起,后面一句句更是在把柏烟染往一个乖舛,叛逆的方向推。

柏烟然那句话音刚刚落下,又一副义正辞严的模样:“我跟妈无所谓,也不指望你能够懂得我们的一片苦心,你就跟爸道个歉吧,别让他气坏了身体。”

“我打死你这个混帐东西算了!”

柏烟然口口声声的在那里劝解着,可是那人却离得柏烟染远远的,一句话不说还好,一说,就把两人这差异显露出来了,让柏远东看着柏烟染更加生气,冲到柏烟染面前,那手直接就扬了起来。

刚刚还在那里‘维护’着柏烟染维护得起劲的桐雪和柏烟然,此时此刻没有一个人再出声,更别提阻制了,而柏烟染也没有躲,一双眼睛只盯着柏远东,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他那一巴掌落下,打得她耳朵嗡嗡作响。

柏远东被柏烟染气得不轻,下手自然也就没有留情,使出了十成的力气又带着满肚子的火气,一巴掌下去,柏烟染那半边脸一下子就红了,素白的脸上清清楚楚的印着一个五指印。

傅迟和康成两个人都站在门口,一直在等着一个合适的机会进去,结果没想到机会没找到,却将里面的对话听了一个全。

在看到柏远东扬起手要打柏烟染的时候,傅迟想要阻制,结果人进来了,却还是晚了一步,最后眼睁睁的看着柏烟染挨了那一巴掌。

“康成哥!傅……傅迟?”原本还在暗自得意的柏烟然,一眼一看到他们两人,愣了一下反应过来,顿时欣喜若狂,连忙就朝他们小跑而去:“康成哥你怎么来了,还有傅迟哥,你什么时候从M国回来啦?”

柏烟然语气熟稔,傅迟却根本理都没理会她,在她过来的时候,他不动声色的别开身子走到了柏烟染身边,在看到她脸上的红印的时候,那清冷的眼眸明显的暗沉。

“柏叔。”

“柏叔好。”傅迟和康成两人一一向柏远东打了招呼,不知不觉一个站在了柏烟染左边,一个站到了柏烟染的右边,看着就跟左右护法似的。

“傅迟,你不是在国外吗?”看到傅迟,柏远东虽然依旧怒气未消,但是在面对他的时候,那脸色明显好看了不少。

“今天刚回国,晚上本来几个朋友给我办接风宴,特意让康子把小染叫上,结果没想到小染路上出了点意外,就只好去了医院,医生说小染有些营养不良,原本我还想让她今天在医院住一天,但她坚持要回来,就怕您担心。”

康成刚准备开口就被傅迟给抢先了一步,他这一句话轻描淡写的,但柏烟染出门的原因,不接电话,晚归的原因全都不动声色的替她解释了,那里里外外隐着的意思和透露出来的信息更是让柏远东那原本黑得跟锅底一样的脸蒙上了一层尴尬。

转过头看到柏烟染那犟着一张脸,眼里有着明显的委屈的样子,柏远东心里刚刚才有所熄火趋势的那一团火又烧了起来。

营养不良?

他柏远东的女儿竟然出现了营养不良的情况!而且还是由一个外人在这里说的,这不是在往他柏远东脸上扇巴掌,让他难堪吗?

她还在这里装出这么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这是在装给他们看,故意暗示他们说他柏远东平日里亏她吃亏她穿苛刻她了,让人好戳他柏远东的脊梁骨,让人有机会骂他柏远东不仁不义,想要报复他,丢尽他柏远东的脸吗!

“你看看你这孩子,傅迟回来了,你跟他们一起聚聚这是好事,干嘛要瞒着家里人,让我们担心呢……”见到傅迟和康成,原本坐壁旁观的桐雪立马又迎了上来,语气带着几分嗔怪的指责着柏烟染,像是在为自已解释,又像是在暗示着柏烟染是故意要隐瞒让她们误会她的。

桐雪像是跟柏烟染很亲密一样,伸手就要去握她的手,这次柏烟染却没有心情陪她唱戏,直接就躲开了,丝毫脸面都不顾及。

桐雪的动作和脸上的表情就那样僵在了那里,半晌,垂下的眼帘掩去了眼底的怒意,伸出去的手收回来,双手交握在一起,略有些尴尬的搓了搓,她什么都没说,甚至是还笑着转过头,但也正因为这样,那种尴尬,那种心酸,落寂,那种为人继母被人刁难却只能默默承受着的忍气吞生,全都被她演绎了出来,跟蜘蛛盘丝一般,紧扣人心。

“染姐,你别太过分了!”果然,桐雪那一番生动的演绎之后,柏烟然这个十分孝顺的乖乖女立马就站出来替自家妈妈打抱不平了,清秀的小脸像是因为气极,有些泛红,怒瞪着柏烟染,指责她的时候,那双圆润的眼睛更是一点一点的聚齐了泪水,几乎下一秒就要流下来了,可细白的贝齿却紧紧的咬着下唇,整个人脆弱却又倔强。

“对不起,我确实是过分了点。”在柏烟然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甚至是包括脚指甲盖都在控诉柏烟染的所做所为有多么无情多么冷酷多么无理取闹的时候,柏烟染没有反驳,甚至是还一脸抱歉的跟柏烟然道了歉。

总裁的狠辣小甜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总裁的狠辣小甜妻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总裁的狠辣小甜妻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