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盛宠嫡女顾畔之小说精彩章节篇免费试读

盛宠嫡女顾畔之小说精彩章节篇免费试读

2019-05-08 18:48:30来源:wxb

盛宠嫡女顾畔之小说精彩章节篇免费试读,盛宠嫡女的作者公子小九,最新章节目录解读。盛宠嫡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当众演了一场活春宫,被人抓奸在床?还要被人退婚?看她如抽丝剥茧揪出幕后黑手,以趾高气昂之势,先将人给甩了!还敢暗杀赐毒酒?看她现世法医如何将人抽筋扒皮,惩治刁奴庶姐,层层杀机之中,锋芒毕露!无奈掉入中山狼手中,被调戏连累不说,还得被吃干抹净,她惹不起躲得起行吗?不放手?不好意思,解剖刀伺候!

盛宠嫡女顾畔之小说精彩章节篇免费试读

盛宠嫡女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锋芒毕露

  她这字字听来似乎很合理,从常理上推断,一个要出宫的宫女,是绝不会选择要自杀的,所以顾畔之的辩驳听来十分苍白无力,没有任何可信度,而这个柔儿又是目击者指控着她,如此看来,这一场局,布的倒是精妙呢。

  “我没杀她的动机,我为何要杀一个与我毫不相干的宫女?又为何要选择在这样的地方呢,要知道在杀了人,不出一刻,就一定会被人看到,我还没愚蠢到这个地步上。”

  顾畔之淡声质问,冷然的盯着那翠儿,姣好的容貌浮起温柔笑意,眼底的寒却足以让她打了一个寒颤,翠儿失神片刻之后,才反驳道:“柔儿性子善良,从不与人争执,顾小姐是主子,对柔儿打骂几句,她也一定不敢说什么,之前奴婢看见顾小姐与太子说了会子话,顾小姐怒气冲冲的走了,却没料到,您竟将气撒到柔儿身上,我可怜的姐妹啊....”

  话说到后面已经泣不成声了,顾畔之揉了揉那眉心,很好,连她与太子遇上都是算计好的,这意思是,她因与太子争执受气,所以才将是气撒在了柔儿身上?这一切算计好的是吗?那幕后之人还真高看她呢。

  “翠儿,你可得好好说话,若是说谎诬陷的话,可会按宫规处理呢。”夏辰洛幽幽说了一声,其提醒威胁之意甚浓,顾畔之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他这是...为她说话?为什么,难不成顾畔之之前与他相熟?

  “四皇子明鉴,我翠儿从不撒谎,我与柔儿虽身为奴婢,命如草芥,就算豁出这条命来,奴婢也要为柔儿喊冤!”

  翠儿清秀的脸上一片坚毅,任谁看的都要动容,夏辰洛皱着眉头,这宫女已经死死的咬着她了,这次顾畔之处境有些麻烦了。

  “顾小姐,事已至此,那就请你随我去刑司局吧。”侯季平向旁边几人使了个眼色,便有侍卫上前想要擒竹她,顾畔之站在原地,后退了几步站在了那柔儿的尸体旁,冷声道:“我是皇后请来的,要押我,先去向皇后娘娘请示吧。”

  侯季平听她所言,心底多少便有些顾虑,便唤了一个人去凤栖殿请示,而顾畔之趁着这个时候,反而蹲在了尸体旁,竟动起了那尸体!

  “住手,你干什么,难不成,连她的尸体都不放过吗?!”翠儿一脸的愤怒与惊慌,想要上前推开她,顾畔之冷冷看了她一眼,凉声道:

  “喊冤是吗?好,若是你的好姐妹真有什么冤屈,她一定会亲自告诉我的。”

  夏辰洛疑惑的看着她,见那翠儿还欲再闹,便让身边的小太监将她拖开,他倒想看看,她能看出什么端倪来为她脱罪!

  顾畔之细细翻看着尸体的耳鼻口,将她嘴巴扳开,又用银簪从她嘴里挑出了什么东西,随即用锦帕包好,又细细端详着那柄匕首,刀锋之处极为锐利,夏辰洛看着她不紧不慢的查看着,若有所思的模样,许久之后才缓缓起身。

  而那请示的人也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人,夏辰洛看着那道挺立俊朗的身影,嘴角笑意越发温润了起来,上前一步行了个礼,笑声道:“太子殿下怎么也过来了?”

  “原来是四弟,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夏辰洛见此也没多加隐瞒,三言两语便将整件事解释了清楚,夏辰晔抬眼看了看那站在尸体旁若有所思的顾畔之,眼底划过一丝复杂情绪,冷声问:“你杀了那宫婢?”

  “皇后娘娘的意思呢?”顾畔之理也没理会他,反而问了一声那去向请示的侍卫,侍卫小心翼翼的看了脸色阴沉的太子殿下一眼,低着头小声道:“娘娘说,按规矩办事。”

  这意思就是,她需得随他们去那刑司局了?顾畔之唇角的笑意越发灿烂,她未曾指望那皇后会帮她,如此做法也只是为她争取一点时间罢了,不过也因如此,这一串联发生的事情,也总算让她弄明白了,到底是谁设计如此桥段,意图陷害于她了,人了那刑司部,她还有出来的可能吗?

  “既然如此,顾小姐,请随我走吧。”侯平之说着便要让人上去擒她,夏辰洛与夏辰晔两人眼色各有异样,而这时,顾畔之忽然不紧不慢道:“等等,我有证据证明我不是凶手。”

  “什么?”诧异的可不仅仅是侯平之,其他人皆一脸惊讶,证据确凿,还有证人指控,她如何还能翻案呢?

  “大人,你请看,这女子腹部中刀,刀却只入一寸,并未伤及脾脏,所以她死因并不因中刀。”

  “那柔儿就是淹死的,你用匕首伤她,然后将她推入水中,所以她才会被呛死的!”翠儿尖声反驳,步步紧逼,决意不打算放过她!

  顾畔之微凉的眼看了那翠儿一眼,似笑非笑着道“不,她也不是淹死的,一人若是淹死的,喉咙鼻腔之处会泥水进入,人若是窒息而死,死状会十分狰狞,但这柔儿不是,她死相安详的很,鼻子口腔之内也少有泥沙,所以在入水之前,她就死了!”

  “她既不是淹死的,也不是被匕首杀死的,那么她是怎么死的?”

  夏辰洛疑声问,眼底兴味十足,就连那夏辰晔也多了几分兴趣,顾畔之深深的看了那翠儿一眼,随即道:“她啊,中毒死的,你看她指甲泛青,口中有异味,嘴里还有残渣,喏,看看,这残渣看样子应是个甜枣,这毒应是下在了这甜枣之上,让太医验验便知。”顾畔之将锦帕之物摊开,让他们瞧了瞧。

  “呀,柔儿姐姐之前是吃了几个甜枣,还是翠儿姐姐给她的,说是芸贵人赏的,我们几个都没有呢。”旁边聚了不少丫鬟太监,其中一小丫鬟惊声叫道,顾畔之拿着那锦帕向那翠儿走过去,紧盯着她的眼,细声道:“翠儿,你看,你姐妹都亲口告诉我凶手是谁了呢,你说你是不是该感谢我?”

  翠儿霎那心如死灰,脚一软,身子跌坐了地上,满眼惊慌之色,怎么会这样?

  “大人,现在我的嫌疑洗清了吗?至于凶手是这个翠儿,还是那什么芸贵人,那就是大人的事情了,我无需再去刑司部了吧?”

  这等拙劣的手段,对于身为法医的凌而言,实在不够她看的,不过,将这毒发的手段算计如此精准,这环环相扣的暗算,若是旁人,只怕就算是冤死也难洞察三分吧?

  “这...”侯季平出了一身冷汗,事情牵扯到后宫,他一个六品的带刀侍卫若是行足踏错一步,那可是掉脑袋的事,思虑片刻道:“稍等,这事还得再去请示下皇后,这尸体也得由仵作检验,若如顾小姐所言,必定会还你清白。”

  他这话听来有些蹊跷,一入那刑司局,谁知会出什么变数?这侯季平也不知是谁的人,若做个什么手脚,她就算死在里面,也没人知道,故此顾畔之纵然脾气再好,此刻脸色也阴沉下来,夏辰洛皱了皱眉,却也没说什么,太子也意识到这件事情并不简单,昨夜那件事也算是水落石出了,却不知为何谣言四起,陷顾畔之于不利之地,如今这事,到底有几人在其中搅合尚未可知。

  正在这时,一太监走来,对夏辰晔夏辰洛请安,随即尖着声音说:“离王正与皇上下棋,听闻顾小姐进宫,差奴才来传话,请顾小姐稍后与离王一同出宫。”

  侯季平一听立即变了脸色,脸上挤出一丝笑意,对顾畔之的态度也温和了不少,忙恭声道:“顾小姐既要与离王一同出宫,属下就不叨扰了,来人,将这宫女押入刑司局重审!”

  就这么放了她?顾畔之眨了眨眼,还以为山穷水复疑无路,却不料柳暗花明又一村呢,那离王是什么人,竟让那侯季平惧怕如斯?

  “你何时识得九皇叔?”夏辰晔冷声问,眼紧盯着她,似要从她脸上看出什么端倪,九皇叔何许人也?一向远离朝野,也不过问世事,这女人何时与他有了交情?对顾畔之,他不禁又深看了几眼。

  “不知道,这皇宫小女子可不敢再呆下去了,太子殿下,四皇子,告辞。”

  夏辰洛笑言晏晏,对太子行了一礼,便朝着内宫走去,戏看的差不多,没料想一个顾家小姐,会生出这么多的是非,看来,京城从此不太平了。

  宫门处,顾畔之静守在一旁等候着,神色一片淡然,心绪却有些不安,这种焦躁不安之感,等到一袭白衣身影出现在宫门口之时,到达了顶峰!

  此时,天色已渐渐暗沉,一太监在前面持宫灯引路,那人徐徐漫步而来,薄雾萦绕之下,有一种别样风流写意,初春时分,却披着厚厚的月牙白锦袍 ,墨发轻挽,风姿清俊,似微微散发着银白莹光一般,顾畔之一见那人真颜,胸口如碎大石,咔嚓一声,全成渣了啊,怎么会是这混蛋?

调戏与反调戏

  马车之上,夏景容半眯着眼侧靠着车壁之上,手中还捧着一本书,顾畔之僵硬的坐着,眼角时不时扫他一眼,浑身就像是被针扎着极不舒服,马车轱辘之声转着,空气中流淌着甜腻的香,半响之后,却听得那夏景容道:“本王好看吗?”

  那声调微扬,面上却清朗俊逸之极温润之极,姿态尊贵中透着一股子东晋潇洒之风,顾畔之闻言嗤笑一声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夏景容听了也没动怒,勾唇浅笑,似那琼花玉宇的高雅,又透着一股慵懒来,笑道:“顾小姐牙尖嘴利,昨晚已经领教了,不过,本王护你出皇宫,你总该心存感激吧。”

  “切,就算没有你,我也走的出来!”

  “顾小姐精通仵作之能,一眼道破真相,不过,本王听说,顾小姐向来体弱多病,甚少离开丞相府,如何习得那仵作之术?” 言语之间透着猜忌与试探,顾畔之冷声质问:“你调查过我?!”

  今日在宫中发生的事情,这人必定一清二楚,昨晚之后,这男人也肯定调查过她,这种感觉,她就是被狼盯着的猎物,让人极不舒服!不过猜忌也罢,窥探也罢,他若有本事,尽管来查便是,毕竟她身上的这副皮囊确是那顾畔之,这一点,可绝不作假,他能查出什么来?

  夏景容丢掉手中的书,慵懒笑道:“虽然性子变了不少,不过也算多了几分韵味,勉强还能入眼?”

  顾畔之扬了扬眉疑声问:“王爷这算是表白吗?”她如玉双颊染上桃红之色,本就是美艳无双,夏景容勾动着唇角,笑意越发温柔了些,蛊惑般道:“是又如何?”

  “离王难道不知我已声名狼藉?”

  “有人故意推波助澜而已,况且,本王岂会在乎?”

  畔之身子稍微坐直了些,瞟了他一眼,凉声道:“离王竟能如此不计前嫌,真真是....无耻!”

  趁着他惊诧还没回过神来,顾畔之又继续说:“与一闺阁女子如此亲昵,对我看似表白实为勾引,此为无耻之一。妄图以为三言两语便能攻破我的心防,此为无耻之二。无皇上之命,我与太子婚约依旧算数的,离王此等行径算不算陷我于不清不白呢?此为无耻之三!”

  这句句咄咄逼人的质疑与那渗人心魄的冷意,令夏景容看畔之的眼色也暗沉了几分,四目相对之间,这边审视阴沉,那边淡然以对,甚至还透着讥讽之色,半响之后,夏景容抚额轻笑出声,玩味道:“真有趣,你倒是真勾起本王几分心思了呢。”

  畔之皱了皱眉,这样子明显就是嫌弃,夏景容随即又凉声说:“不过,就是这性子太野了,本王不介意调教一番。”

  顾畔之不怒反笑,淬着冷意的眼瞥了他一眼,身子向他靠近半分,他的手下意识的捏紧,身子后退少许,顾畔之饶有趣味的勾起唇角,手顺势要覆在他手背上,这还没触碰,他一个分经错骨差点就废了她的手!

  “疼,放手啊!”顾畔之叫了一声,他立即放手,手似沾染什么脏东西似的,用素白的帕子擦了擦,畔之脸一僵,靠,她又不是细菌,至于这么嫌弃?

  顾畔之眉头微蹙,心底正七上八下来着,这时马车却停住了,帘外传来恭敬的声音:“王爷,丞相府到了。”

  夏景容嗯了一声,身子却没动,他坐于外侧,眉梢微挑,似笑非笑的笑着她,却流露出危险气息来,顾畔之起身也没再吭声便要下车去,错过他身之时,却听见他凉声道: “这次你欠下本王一个人情,准备何时偿还?”

  “.....”她怎么就忘记了,这是条黑心狼,他既出手便是因为有利可图,人情这东西可大可小,尤其是他....顾畔之忍不住眯着眼看他,试探似的问:“你想怎样?”

  “不久之后你会知道的....”

  夏景容眼角扫过她眸眼幽深,后面那几个字说的太轻,她听的不是很清楚,等她想问的时候,他却已偏过眼去, 顾畔之暗瞪了他一眼,恨恨的看了他一眼,随即便跳下车去,走的有些急像是怕身后有狼追一样,夏景容勾起唇角,抚摸着大拇指上的于扳指,神色晦暗如深,狠辣冷静伶牙俐齿,这样的女人有些意思。

  顾畔之踏进丞相府的门之时,已是入夜时分,府邸之中灯火通明,门口有小厮等候着,低垂着头小声说:“二小姐,丞相有请。”

  她轻点了点头,垂眸跟在小厮身后,直至行入一大厅之上,抬眼扫过那圆桌之上的众人,唇角流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来。

  “张总管,添一双筷子来。”一端坐在正位之上的中年男子如此吩咐着,抬头之时锐利的眼神扫过畔之,眉宇之间甚是儒雅,看来年岁不过四十,气质成熟而稳重,这便是南风国的丞相,也是她这具身子的父亲顾文薄。

  此话一出,那顾兮卉头一个便忍耐不住了,尖着声音道:“爹,她凭什么能上座!”她下巴还青肿着,舌尖还有伤,这一说话又扯的生疼,一看顾畔之就恨不得要扑上来。

  “三妹,可别这么说,她好歹也是顾家小姐,爹这么做自有他的道理。”顾梨珞端坐一旁轻声提醒着,顾文薄听此,看向顾梨珞的眼色微暖,三子四女之中,这顾梨珞为家中长女,一向知书达理又生的美丽,为他所喜,而至于顾畔之....

  “哼,爹,她做出如此伤风败德的事,她的存在就是给顾家抹黑,外面都不知传成什么样子了,爹爹,你难道还要包庇她吗?”顾畔之眉梢一挑,玩味看了看她,这女人也不算太笨,她这一声声质问,极容易惹得顾文薄恼怒,毕竟有辱门风的确实是她顾畔之!

  “闭嘴,怎么这么没规矩!”顾文薄语气凌然,一旁的三姨娘赵氏脸一红,愤怒的瞪了顾畔之一眼,怪声怪气的说了一句:

  “她丑事都做了,还不许别人说吗?”这丑事指的是什么,在场之人都心知肚明,这赵姨娘年方过三十,长相倒不差,只是眉目之间的刻薄破坏了些美感。

  “好了,都别说了吃饭!”顾文薄似是有意偏袒顾畔之,那赵姨娘虽然泼辣却也是个有眼力劲的,憋了一肚子的抱怨没继续骂。

  那顾兮卉似乎没料到顾文薄会训斥她,一脸愤怒的死死盯着畔之,却因怕再被训斥,也不敢再当众发难,顾畔之面色淡然的坐下,抬眼扫视了一眼桌上之人,落坐于顾文薄左侧的妇人,想必便是那阮氏了,柳叶眉丹凤眼,似那江南水乡的女子,怎么看都不像是那心狠手辣之人,

  至于那二姨娘文氏则显得低调内敛些,她身边还坐着一个五岁小男孩,粉雕玉琢的样子极为可爱,神色之间却显得怯怯的,好似很怕生,顾文薄生有二子三女,长子顾隽永于华台山习武尚未归来,那便是他的二子顾清辉,顾梨珞为长女,比之顾畔之,身份却依旧要低一等,因顾畔之虽是二小姐,却是个嫡出。

  而至于那阮氏,纵然被人尊称一声夫人,却依旧是个妾室,就连她的一双儿女顾梨珞与顾隽永也只是庶出而已,嫡庶之尊卑则像是一根刺,时时扎着某些人生疼,而那稍显年轻的四姨娘章氏则年轻许多,婀娜妖娆,眉目之间却流露着一股风尘之气。

  之前顾畔之也从红袖口中探听了一些消息,一眼扫去,便也了解个大概,朝着那空出的位置坐下,也不顾那些或讥讽或愤怒的眼神,只顾自的吃了一口饭,顾文薄深沉的看了她一眼,沉声道:“吃完饭来一趟书房。”

  如此让人不容置喙的命令口气让畔之下意识的皱了皱眉,随即又应了一声是,又抬手夹了一块五花肉放在碗里,一口咬下了一大半,嚼了几口之后吞下,这滑而不腻之感,甚为她所喜。

  “二妹,今夜送来回来的可是离王?”

  原来这才是他们的目的?阡陌心底冷笑一声,面上却不动声色,停下筷子优雅的用那锦帕擦了擦嘴,淡声道:“正巧在宫门外碰上的,离王好心送我一程而已。”

  她这番说辞鬼都不信,那离王什么人?出了名的冷心冷情,担了个王爷名声又是个神仙一般的人物,搅乱了多少春水?要在街上走几步都有几十个姑娘假装摔倒的,就没见他好心扶过!

  “二妹何时认识离王的呢?”顾梨珞脸上依旧温婉的很,但掩在桌下的锦帕却是遭了殃,被捏的不成样子了。

  “啊,这个嘛...”她故意扬长了声音,眼角从桌上那几人脸上划过,噗哧笑了一声道:“忘记了。”

想扶正?做梦

  “你!”饶是忍性好的顾梨珞此刻也被气的跳脚,顾兮卉在一旁暗自看笑话,少见的没有出声帮腔,那顾梨珞这个大小姐一直深受宠爱,从小这用度便是按照嫡女娇养的,而她一直低她一等,何时见过她吃亏?如今见被噎着,生了几分快意来。

  顾畔之气定神闲的紧,眼角扫过那上座的顾文薄与阮氏来着,忽而凉声问:

  “阮姨娘,李妈妈还好吗?”她并未称呼那阮氏为夫人,纵然她再如何得宠也不过是个偏房,这古代嫡女哪有称呼一妾室为夫人的道理?这些东西她原先是不懂的,不过红袖对她细说了一下而已。

  那阮氏眼角一跳,眉目间划过一丝阴冷,随即又是一副温婉的模样,朝顾畔之不清不淡的看上一眼,随即回答道:“近日暴病,已遣出府外了,今个儿有人来禀,已不治身亡了。“

  顾畔之心中一紧,随即意识到赐毒酒这事,是这阮氏一手安排,恐怕这顾文薄也不知情,否则她也不必扯出这谎来,但就算她真被毒杀了,依着她如今的名声,恐怕她这爹也不会怎么追究,真是好手段!

  “李妈妈服侍姨娘多年,就这么死了,实在太可惜了,夫人莫要伤心啊。”

  阮氏一听她假心假意的说这话来,气血翻腾了,偏偏还不能立即发作,纵然得丞相宠爱成为家中主事,却终究是个妾室,当着人面也做不出打骂嫡女的事来,只得看着那小贱种耀武扬威,气的心口直疼!

  这又怨得了谁?那郭氏死了这么多年,娘家却势力滔天,就算老爷贵为丞相却忌惮着那郭家势力,不敢将她扶正,连她所出子女也低人一等,这让她如何不恨?就算私底下变着法子折磨那小贱种,人前还得要装出恭良孝悌的样子。

  本想着借这事,将她给毒杀了,反被她将一军,这么多年一直懦弱不堪,如今再看,竟锋芒毕露,让人心生寒意,阮氏戒心渐起,心却是通透的,虽说没除掉那小贱种也不妨事,她很快就是这顾府中真正当家主母了,到时她还不是随她拿捏?

  “还是二小姐心善,还记挂着二姐呢。”四姨娘章氏娇笑道,像是为顾畔之说话,阮氏阴狠的瞪了她一眼,那章氏毫不示弱一副笑语盈盈的模样,她进门最晚如今却是最受宠,只是进门一年多还未曾有孕,性子却张扬的很。

  顾畔之淡笑着,那掌氏看似帮她实则为了与那阮氏争锋而已,相比之下那赵氏与文氏则低调安静多了,尤其是那文氏一心只照料着顾清辉,对争风吃醋这事一概不理,通身内敛温良,倒让顾畔之高看了几分,能在阮氏的眼皮子底下生下儿子已算本事了。

  一顿饭吃的众人各存心思,晚饭用过之后,顾畔之随着顾文薄进了书房,一进去便顿感压力,顾文薄端坐在书案之上,顾畔之垂眸作乖巧状,如今还在人家府邸,还是低调些的好。

  “你与那离王如何相识?”

  嗯?他要问的就是这个?顾畔之抿下眼底的诧异,抬眼看他随即淡声道:“曾碰巧见过一面而已。”

  “当着为父亲的面,你也敢如此敷衍?!”

  周身气势低沉的让人透不过气来,声音不高不低,那锐利的眼色却叫人不敢对视,顾畔之抬眼看着他,神色清冽清淡的很,淡笑道:“我说的是实话,若父亲不相信那便罢了。”

  “身为顾府的小姐,行事要谨慎些,否则旁人还以为顾府没规矩。”

  “是。”顾畔之柔声应下,顾文薄看着眼前的女儿,依旧是那柔柔弱弱的模样,周身风华却越发像那女人,烛光之下,那双眸眼隐隐透着嘲讽,这令他如鲠在喉十分不悦,脸色又阴沉了几分,冷声道:

  “顾家门风严谨,断不能出什么幺蛾子来,外面那些流言已传入宫中,中宫那位对你十分不满,恐怕你与太子的婚事会出现差池。”

  他这话说的委婉,顾畔之却听的明白,那未来婆婆对她不满意想要退婚呢,切,今日入宫她差点就出不来了,那位可不止想要退婚,所谓皇族内宫还不知掩了多少肮脏的事,她避之不及呢!

  “那父亲的意思是?”

  “好生在家呆着,哪儿也不许去!”

  “是。”

  “还有,为父决意将夫人扶正,今后在夫人面前要乖巧些,对你大姐也要恭敬些。”

  “父亲是觉得女儿声誉被毁,所以打算弃了我吗?”顾畔之扬唇浅笑着,嘴角的弧度略显冷冽,顾文薄似是被戳中心思,怒声道:

  “怎么说话的?一点规矩都没有!”

  “父亲,我不是傻子,你将姨娘扶正,那大姐岂不是也成了府中的嫡女?太子早对大姐有意,如此一来,那太子妃之位想必也不会旁落了,是吗?”

  顾文薄浑脸色阴沉之极看起来甚是吓人,顾畔之嘲讽似的笑着继续道:“反正是顾家的女儿,对父亲而言,谁坐在那个位置上也没什么区别对吧,况且,父亲一直喜欢大姐,这样更称了父亲的意了,不是吗?”

  啪,一声清脆之声响起,顾畔之偏着头,软玉似的面颊之上红痕明显,顾文薄满脸怒容显然被气不轻,在顾畔之看来,用恼羞成怒更为贴切些,她扬起头来看他,唇角勾着冷意,眼底微红翻腾着杀人的欲念,好不容易才按捺下去。

  笑意浅浅,继续柔声道:“父亲啊,夫人派人赐来毒酒,这事你知道吗?”

  顾文薄面上表现一丝浅显的诧异,待要说话,顾畔之继续道:“父亲即便要将夫人扶正,也该知晓一点,她阮氏配不配的正室之位!父亲政务繁忙,对后宅之事甚少理会,也从未去过女儿的偏院,便不知女儿这些年受的苦楚,但再怎么说,女儿总归是相府的嫡女,这一点决不可变!”

  “畔之啊,你误会了,就算扶了阮氏为正室,你依旧是相府嫡女。”顾文薄以为她这是嫉妒他过度宠爱顾梨珞,忙出言安慰,想着毕竟是刚及笙的女子,之前又懦弱无为,如今被激出了些许泥性而已,不足为惧。

  顾畔之面色依旧柔和,眸眼中却透着冷意,抿着嘴角柔声道:“父亲啊,您这么做,你猜,郭家知不知道呢?哦,对了,你想郭家对女儿不理不睬这么多年了,就算知道了也未必在意,不过那日在太子府出事之时,三表哥也出现了,你说这代表什么呢?还有郭将军十日之后就要回来了,听说郭将军大胜而归呢。”

  她一字一句锐利的话,刺得顾文薄老脸铁青,顾畔之捏着藏在袖口中银钗,胸口涌动的愤怒与怨念太过浓烈,或许这是这具身子的残念?可惜那‘顾畔之’太过懦弱,就算被欺负被算计至死都不敢说一句,但是,她敢!委蛇委蛇她做不出来,还不如将事情给挑破了,他能如何?

  她明里暗里向红袖打听了不少利于她的东西,那郭家才是她的靠山,对有些人就该用些手段,否则,要真将那阮氏扶正了,她要如何自处

  顾文薄盛怒之后反而冷静下来,看着这个变化巨大的嫡女,沉声道:“你这是在威胁我?”

  寒意冷冽,不愧是在官场打滚十几年的,一个阴冷的眼神逼得人呼吸不过来,顾畔之眯了眯眼,那眼神除了憎恨还有....杀意?就因为她的威胁,所以他就想杀了她?身子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脸色如常继续道

  “不敢,只是提醒一下父亲而已,就算女儿对父亲而言是枚棋子,如今也还算有些用处,况且,流言只是流言而已,你觉得女儿若不清白了,那太子应早就上门来退婚了吧!”

  她这话是提醒他,既还没退婚,那她依旧是未来太子妃,他想若出歹意如何对王室交代?这般敲打,终于让顾文薄眼底的寒意消了不少,多了些许疑虑与猜忌,盯了她半响幽声道:“你母亲泉下有知,若知晓你如今这般伶俐想必会很开心,下个月初二是你母亲的忌日,你要好生准备供奉。”

  “父亲记错了,母亲的忌日上个月初四已经过了。”

  果然是老狐狸,借机试探她么?若非这几日在红袖那旁敲侧击了一些消息,她还真不一定能过的了呢。

  为防止他继续试探,顾畔之又道:

  “流言总会停止,父亲大人不如先揣摩圣意再作决定的好,毕竟这婚是太后定下的,太后虽先逝,做主的该是皇上才对,哦,对了,身为炒府中嫡女用度若太差的话,传出去也不好听,府中事务虽归夫人管,但当家的还是父亲,对吗?”

  步步紧逼又拿话压他,又字字珠玑不可谓不老道,她审时度势的很,之前这身子的本尊实在太懦弱,所以才被欺压到死,就算被亲生父亲厌恶,她身上有些可以依托的东西,就算是那顾文薄也不得不好好掂量一番了!

  撂下这句话,顾畔之便没什么心思与他周旋了转身退了出去,她的话一定会让他好好思量一番,嫁给太子?她没那想法,但就算退婚也由她来,至于这嫡女的位置,她的东西也容不得别人惦记,扶正?哼,想也别想!不过瞧那顾文薄对她这么厌恶,莫非她不是他亲生的?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便被她抛之脑后了,被谁暗算她还没查清楚,不过她向来睚眦必报,欠她的自然要双倍奉还的好!

盛宠嫡女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盛宠嫡女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盛宠嫡女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7024501号-2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