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一点一滴爱上你全文免费阅读_一点一滴爱上你小说最新章节

一点一滴爱上你全文免费阅读_一点一滴爱上你小说最新章节

2019-05-08 18:41:04来源:zsy

一点一滴爱上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一点一滴爱上你的作者步棠,最新章节目录解读。一点一滴爱上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和我结婚,你就不用嫁给那瘸子,还能狠狠报复算计你的人!”总裁大人如是说,尊贵冷酷地仿佛暗夜帝王。明知这男人是危险的,走投无路的尹施施,还是和他做了一对契约夫妻。说好的,这婚姻是张纸。他却宠她上天,出尔反尔。他说他习惯主宰一切,她只需乖乖听话。她就乖到契约结束也没有说出自己怀了身孕。四年后,她独自带着女儿生活,某天小女孩儿把一个高...

一点一滴爱上你全文免费阅读_一点一滴爱上你小说最新章节

尹施施司震小说一点一滴爱上你推荐章节

第4章 衣冠禽兽

“不喜欢,为什么哭?”韩启京轻易看到了她眼中的雾气。

-------------------------------

“我……”该死的!她说过要控制的!可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尹施施!你就是个笨蛋!

“施施,某位男星接受采访说,男人这一辈子娶的女人绝对不是他最爱的那个,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哈哈”尹施施大笑一声。

“要我明白什么?明白你虽然娶了尹如夏但其实心里有我?”

“你不这样认为?”韩启京把问题交还给她。

“呵,这话你敢对尹如夏说?敢对冯玥和我爸说吗?”

“我……为什么要对他们说!你知道就够了!”韩启京心虚地眨了眨眼。

“施施,你的心意我不是不懂,你对我的好我也全记在心里,只是……”

“韩启京,你太自私了!太过分了!告诉你,我尹施施以后再也不会喜欢你,你休想继续伤害我!”尹施施决然地转身离开,心透骨地凉。

这个人非要把她伤到骨子里才甘心?

他非要自己永远惦记着他,永远活在喜欢一个人却得不到的虚幻痛苦中,追随着他才高兴?

做梦!她尹施施有自尊!永远不会成全他的自私和无耻!

韩启京面色微冷,在沙发上坐下,迅速掏出一根烟抽了起来。

却不知道楼上走廊里的两双眼睛把这一幕看在眼里。

“如夏你不是说,只要妈把尹施施嫁出去她就不会再纠缠韩启京吗?眼下这一幕是怎么回事?”

听着尹如梦的戏谑,尹如夏精致的脸上再没有了往昔的笑容,咬牙切齿地发出一句:“她有够贱!”

眼看快到了中饭时间,院子的铁艺大门打开。

接着是汽车驶进院子的声音。

再然后,院子里响起男男女女客气的寒暄声。

“大小姐,人来了!”亚嫂听从了冯玥的吩咐到一楼的客房叫尹施施,她轻轻地敲响尹施施房间的门。

没听到尹施施的回应,发现房门虚掩着,便走了进去。

尹施施房间的桌面上,她有气无力地趴在上面。

“施施小姐!”亚嫂亲切地唤了一声施施的名字。

她从尹施施出生时就在冯家做女佣,目睹第一任夫人去世,尹远征续娶新妻。

第一任夫人待她好,所以三个女孩子中她最喜欢尹施施。

可惜冯玥总算计她。

两个妹妹也明里暗里排挤她。

亚嫂同情却又爱莫能助。

现在看她悄悄哭泣,心揪做一团。

“施施小姐”

尹施施察觉有人进门,猛地起身,纤白的手指抹掉眼中的泪水。

注意到她微红的眼眶,亚嫂一慌。

“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没有亚嫂。

”尹施施吸了吸鼻子。

“那就好。

”亚嫂松了口气。

“施施小姐,他们人来了,太太让我请你出去。”

“恩。

”她整理了一下落在肩上的发丝,看到镜子里面的头发还算齐整,抬脚走出房门。

铺着羊绒地毯的大厅前,已经坐满了人。

除了尹家的人和韩启京之外,还有两个衣着体面的六十岁夫妇,而他们中央的轮椅上,坐着一个年轻男子,他梳着油头,身着花哨的西服,那色眯眯地目光露骨地望着尹施施。

尹施施脸色陡然一变。

“梁奎,他怎么在?”

“哎呀,施施你们认识啊,这就是妈对你提到的梁公子!”冯玥赶紧走过来说揽住尹施施坐下。

“什么?他?”尹施施惊悚地瞪大了双眼。

H市谁不知道这梁奎是个仗着父亲有财有势胡作非为的败类,读高中时就因为强暴一个女生而被退学,后来是拿钱和解才没至于坐牢。

到现在更是以夜店为家,每天找小姐,生活糜烂,也许是报应,前阵子开车带着小姐开房出了车祸,右腿骨折,到现在还得靠轮椅行动。

冯玥却说人品不错,她是瞎子还是聋子才看不出梁奎就是个衣冠禽兽!

尹施施抱起手臂,把脸一别:“是他我不同……”

没等她拒绝,冯玥忙笑着拉住尹施施:“事情好说,施施别太激动。”

她不是激动是愤怒!

尹施施用力挣扎了一下,冯玥却是拼命地拉住她不放,然后把怒气冲天的尹施施拉出了客厅,拉近侧面餐厅。

“冷静点尹施施!”冯玥脸色陡然转冷:“梁董事长可是这市有头有脸的人物,你不给他儿子脸,就是不给他脸,这个后果你承担不起,你爸也承担不起!公司更承担不起!”

尹施施无奈,回到沙发上,僵硬地坐下。

身旁是令她倒胃口的梁家人,对面,则是她更不愿看到的韩启京。

梁母拿起桌面上倒好的茶盏,轻抿一口茶水,目光落在冯远征身上。

“都说咱们老尹家两个小女儿生得漂亮出挑,没想到这大女儿也丝毫不逊色。”

梁奎看向尹施施,一张标准的瓜子脸妩媚和清纯并存,皮肤吹弹可破,嫩地可以掐出水来,眉眼间没有半点的风尘味,有的却是清纯和娇柔,像一朵开在江南水乡的娇嫩小花,连生气地样子都美不胜收,他玩过的那些小姐自是不能比拟的。

再看那纤细的身段,充满了骨感美,可胸前生得却一点也不含糊,高高的膨起,显得腰若扶柳,直看得梁奎光流口水,恨不得赶紧带回家放到床上夜夜欢歌。

咕噜咽了口口水。

“很好很好,很适合当我梁奎的老婆。”

韩启京深深蹙眉,丈母娘也真是的,竟然给施施找了这么个结婚对象,这眼神色眯眯的,就像要把尹施施扒光似的,让他很不爽。

“梁哥真是直性子,爸,赶紧把日子订下来呀。

”尹如夏好看的凤眼热切地望着尹远征。

“梁伯伯和您的交情那么深,生意上也往来频繁,两家若是联姻,绝对会成为市最为轰动的头条。

”尹如梦阴阳怪气地说。

“这……”尹远征有些为难,毕竟这梁奎恶迹斑斑,让自己女儿嫁给他,那不是活受罪吗?

“老尹,你不也喜欢欣赏梁奎吗?”冯玥故意说。

尹施施受了一肚子委屈,此时再也忍不下去,腾地一下站起身。

第5章 重逢在夜店

“爸,说好了只是见见面,没必要这么快做决定吧!”

梁父和梁母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

梁奎脸色骤变,鄙夷地看着她:“怎么,尹小姐认为我梁奎高攀不上你?还是说,以为我们家的家事不如尹家?”

尹施施嗤笑一声。

“梁少非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你……你……你个死丫头,我梁奎肯娶你是你的造化!”梁奎火冒三丈地一拍轮椅扶手,翻脸如翻书。

他身边圆滑世故的女子居多,大爷惯了,哪见过尹施施这样个性上有棱有角的女孩子,被折了面子,便恼羞成怒,也管不得她漂亮,更不顾她娇柔,只管大声呵斥。

韩启京蹙眉,刚要说话,却是如夏拉了他一把,给他一个噤声的眼神。

他到嘴边的话咽进肚子。

尹施施觉得这是自己有生以来最狼狈最丢脸的一天,终于站起身。

“那你不用委屈自己娶我,正好我也不愿意嫁一个变态!”背上包包,她逃似地离开了尹家。

灯红酒绿的酒吧,弥漫着劲爆的乐曲。

“韩启京……你混蛋……不爱尹如夏还娶她……”尹施施坐在吧台前,往肚子里灌了一杯又一杯,当她再度往杯子里倒酒时,杨天晴一把夺过她手中的酒杯。

“醒醒吧大姐!韩启京但凡对你有一点心思,就不会当着尹家人的面那么对你,更不会娶尹如夏,还眼睁睁看着你当伴娘!说什么喜欢的是你,放屁!”

被杨天晴这么一吼,尹施施顿时有些清醒了,她用手背抹去眼中的雾气,一把抱住杨天晴。

“现在几点?”

杨天晴低头看了一眼手机。

“十一点了大姐!”

尹施施挠了挠头低头看手机,一个机灵,从高脚凳上跳下。

“啊!时间过这么快!明天还得上班!”她身体晃了两晃,捂住快要裂开的头部。

“赶紧送我回家。”

“我命太苦啦!”杨天晴任由尹施施熊抱着一脸的:“人家也是娇柔的小女人,天天充当你的护花使者!”

“得了!下次请你吃火锅!”尹施施摇摇晃晃地搭住了她的脖子。

“两次!”杨天晴嚷着,拽着摇摇晃晃地尹施施离开吧台,往外走去。

酒吧外面,一辆黑色的经典劳斯莱斯缓缓驶来,车窗打开,露出一张带着墨镜的侧脸。

那人嘴里叼着一只香烟,隔着白雾中,两条浓黑的剑眉微蹙,刀裁般英挺的面容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干练短发修剪地一丝不苟,散发着乌亮的光泽,和黑夜融为了一体。

车子在停车场停稳,他拿下嘴里的香烟丢掉。

侧目,隔着墨镜看向酒吧上面几个霓虹大字。

男人摘下墨镜,英挺的长眉微蹙。

“确定人在这里?”阴鸷的嗓音让冬日的空气变得越发冰冷。

“是,司先生,不会错!”外面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低头应道。

“进去!”男人沉声抛出一句,推开车门。

如同蛰伏的猎豹般的优雅身姿下了车,他身穿高档的黑色皮草大衣,踩着黑色的及踝皮鞋走向酒吧。

前面车辆同时下来几位黑色西服男子,紧紧跟随在他身后。

酒吧门前本就聚集着不少谈情说爱的男女,看到这阵势,目光纷纷望过来。

为首的男子像暗夜中俊美的帝王,一旦出现,将他们这些凡人瞬间秒杀。

所到之处,立即引来一片惊艳的目光。

男人视而不见,似乎早已习惯了这样被众人关注。

酒吧大厅,走出两位女子,其中一个被另一个搀扶着,被搀扶的女人两只眼睛惺忪地半眯,呈现出似睡非睡的状态,双颊染上了两片薄红,两片菱唇微启,看起来十分妩媚。

西服男对比了一下照片。

“司先生,在那!她喝酒了!”

司震冷眉蹙起。

迈开长腿走了过去,在靠近两人的刹那,一边接过杨天晴手里全身瘫软的尹施施,动作很娴熟利索地把她揽到自己怀里。

杨天晴只觉得全身都轻松了起来,胃也舒服了很多,蹙眉地看着眼前的陌生男子。

他浑身散发着帝王般的光彩,足以让任何人自惭形秽。

“先生你是?”

“你先离开,我和她聊聊。

”司震冷冽的嗓音仿佛从地缝里窜出。

天晴刚被迷得神魂颠倒,听他这么一说,整个头脑清醒了。

“哎?你谁呀凭什么要我离开?这大半夜的男女之间有什么好聊……”

杨天晴话没说完,就被几个身穿黑西服的男人暴力地给捂住了嘴巴,强行拎出了酒吧。

一路上杨天晴呜呜啦啦地挣扎着,别人问起,那些黑西服男都说她是喝高了,并不理会。

就这样杨天晴被仍上了一辆加长的豪车前。

靠!太夸张了吧!劳斯莱斯哎!

“喂,你们到底把我朋友弄到哪去了?”杨天晴没忘了尹施施还在这些人手中,一脸担心道。

“放心,我们司先生不会伤害她。

”司机说话间已经开动了车子。

司先生?他是谁?杨天晴不以为然。

“要我怎么放心?”

“不然小姐可以报警。”

报警?对啊!杨天晴赶紧拿出手机,转念一想,万一施施没有任何事情,她报警岂不是无端生事,而且,听这些人的口气,倒不像是要伤害尹施施。

“小姐家住哪?”司机突然开口问,语气是礼貌客气的。

“田园路。

”杨天晴到底是放下了戒备。

转而看向车子,这车子是能躺人的!这样的富豪,不至于伤害施施吧,这样想着,她依旧放心了。

包厢内灯光辉煌,长方形的桌子对面分别作了尹施施和司震,尹施施嘴里好像被灌了什么醒酒的药物,刚才还晕乎乎的头忽然就清醒了几分,她迷迷糊糊地张开了眼睛,抬头看见上方华美的俊脸,脑子迅速转动,这人好熟悉,他是谁呢?这个人就在脑袋边她却想不起来了。

“天晴呢?你是谁?”

“尹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男子轻轻启开薄唇,修长的手指把玩着一只纯金打火机,在昏暗的包厢里,一簇火苗光将他那张俊美无涛的脸显得明灭不定。

那闪烁着邪魅光芒的凤眸睨着她。

“一个月前,码头上相遇,记得吗?”

第6章 嫁给我,为期一年

码头?尹施施忽然想到了那个长得很妖孽的绑匪,再看眼前的人,嘶地吸了口气,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一下子站起身体,警惕地退后了几步:“上次你受的是枪伤,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司震看她吓得小脸变得惨白,如画的眉眼更多了几分动人的光泽,似一副漂亮的画卷,让人想要好好珍藏。

薄唇勾了勾,缓缓地走到她面前,眯起幽深的墨瞳。

“尹小姐误会了,我没有翻旧账的意思。”

“话别乱说,我可没欠你什么!”尹施施义愤填膺地纠正道。

“张牙舞爪的小东西,那天你真的没有吗?”男人挑了挑长眉,目光缓缓下落,最后停在了她的胸口处。

邪魅的眼底似乎有一簇炙热的火苗在窜动着。

咕噜尹施施吞了一下口水,想起解开了他的皮带扣,有些心虚地摇了摇头。

“没有就是没有,你到底想做什么?”

男人一只手臂扶住了尹施施身后的墙壁,俯下身子,俊美的侧脸凑近她,藏在墨发下的樱眸逼视她,薄唇发出渴求的热气,似到了她的耳边。

“嫁给我,为期一年!期限结束后,放你自由。

除此之外,你还可以得到一笔补偿。”

尹施施身子抵在墙上,抬起小脸,张大一双像含着水的杏眼,惊疑地仰望他。

“为什么是我?”她相信,只要眼前的男人肯勾勾手指头,大把的女人前仆后继。

“真要找个理由,那就是我有生以来最狼狈的时刻被你看到。

”司震意味深长地说完,眼底的眸光又深邃了些许。

尹施施目瞪口呆,她这算不算被鬼缠上?早知道那晚上就不去码头,也不会摊上这摊浑水。

他顿了顿。

“最近尹小姐的日子也不好过吧。”

尹施施的眉心拧了拧。

“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和我结婚,就不用嫁给那个瘸子,还能狠狠报复算计你的人!”男人没有一丝顾忌地开口。

那如幽潭般深邃的冰眸散发出致命邀请,像盛放的罂粟花,神秘而魅惑。

“另外,有丰厚的酬劳可拿,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

尹施施早已惊悚地张大了双眼,这个人竟然知道她的处境!她下意识地摇了摇头:“多谢好意,家里面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也不需要借助别人来摆脱那桩婚事,我自己可以应付。

”她还不想拿婚姻开玩笑。

尹施施怡然独立的姿态被司震看在眼里,他眼底波光一闪,继而面色沉了下来。

伸手,从外套口袋掏出一个真皮皮夹。

隔过厚厚的钞票,拿出一张散着芳香的名片。

“改变主意的话,可以联络我。”

司震!尹施施看到上面的名字,下意识地抓住名片,随意塞到口袋里。

当然这个时候她还不清楚,司震虽不是H市人,却足以让H市人所有的人膜拜,他一句话,便能把整个市的天和地翻过来。

“名片不可丢失。

”司震的嗓音像是嘱咐,又像命令。

尹施施仓促地点了点头,抓起门把手往外走。

脚步顿住,门口两侧,立着身着高档笔挺西服的高大男子。

这些,都是司震的人?

天呢!她牙齿一酸,迈开脚步往外走,只是身体禁不住哆嗦起来,轻易暴露出她的紧张。

司震果然是个危险的人,这样的人自然是她惹不起的,三十六计溜为上计,她加快脚步往外走,却在经过最后一个高大男人,男人伸手拦住她。

尹施施抬起眼眸,这人身形彪悍,面目冷峻,望着她的双眼充满了敌意。

她呼吸几乎停滞,脚步也顿住。

“丛光,让她走!”这时自刚才的包厢内发出一个命令的冷声。

丛光严肃地白了一眼尹施施,放下手臂。

“是。

”不甘地勾了勾唇,那高大的人退到原来的位置。

尹施施头也不敢抬,瑟缩着身体逃也似地离开了现场。

天啊,那个丛光简直就是机械人,下属都这样,司震本人就更不提了吧。

她再也不想和这个危险的人有交集。

刚想丢掉名片,一想,这里到处都是司震的人,万一被他的人捡到自己就死定了,于是随手把名片塞进了手袋里。

尹施施离去后,丛光得了司震的命令走进包厢。

司震身姿挺拔地端坐在真皮沙发上,翘起一腿,手里握着透明酒杯。

黑曜石般的眼眸闪烁着森冷的光芒。

丛光看着他的脸色低声道:“司先生,她不识好歹,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愿意签下这份契约,换个女人怎样?如果您怕麻烦,交给我,我帮您甄选,三围样貌的都不是问题!”

尹施施那娇艳欲滴却又挂着些清纯的小脸依旧回荡在司震眼底。

他狭长的眼底一缕幽光闪烁。

“不必,就她了!”

丛光诧异地皱了皱眉,那个尹施施除了侥幸救了司先生意外,身上并没有什么可取之处吧。

还很不上道,转念一想,跟随司先生这么多年,丛光知道司先生一向对太容易到手的东西没有兴致,定是尹施施的退却引起了司先生的征服欲。

“丛光”司震忽然轻抬起眼眸,略有所思地说:“我记得你给我的资料上写着,尹施施还有一个小姨?”

“是,司先生,我知道该怎么做。

”丛光颔首,毕恭毕敬道。

昏暗的灯光下,司震的唇角轻轻挑起一丝好看的弧度。

尹施施,我未来的小妻子,你逃不掉的!

次日下班后杨天晴被尹施施叫回家,她对上次的劳斯莱斯印象深刻,追问了施施一整天,得知整个事情的真相,搓了一下她的脑袋。

“你是傻了,才会拒绝司先生?依我看,光是那一大笔补偿,就值得。”

司震那么年轻,却实在太富有了,尹施施反而觉得男人不够真实,无所谓地摊了摊手:“拒都拒绝了,再说没有任何意义。

赶紧帮我搬家,这个家他来过,不能再住的!”

杨天晴挠挠头,看着满屋狼藉,撇了撇嘴。

“人家还能找上门缠着你不成?别做梦了,只要肯出价钱,找哪个女人不是找,不行让他找我!别说半年,就算半天,我也愿意,就他那颜值,一个字,值!还有一个字,赚!”

第7章 借高利贷被追杀

“你了解人家多少?谁知道结婚以后会发生什么?”尹施施点着杨天晴的脑袋教训。

“想太多了吧。

”杨天晴紧紧盯着她毫无感觉的眼底。

放下了手中的相框。

“什么时代了还守身如玉啊,为谁守?韩启京?”

尹施施心底一酸,低头叠床上的衣服。

“哪有,我准备忘掉他。”

杨天晴切了一声。

“大小姐,这已经是你第十遍保证。”

尹施施抿了抿嘴角,眼帘垂落。

没错,爱一个人,嘴上说地再漂亮,心里到底是没那么容易放下。

搬完家后已是夜晚,尹施施送走天晴,刚要上床睡觉。

“喂,施施!”“小阿姨?”尹施施困意再无,心中一紧。

“怎么回事?你怎么了?”

“施施,快救我!”李玄美冲着手机就大声哭喊。

“豹哥要剁了我的手!”

“豹哥?”尹施施一懵:“豹哥是谁?为什么这么做,小阿姨你在哪,我这就报警!”

“不能报警!”李玄美低咒一声。

“施施,别分不清楚情况?是我欠了……欠了……高利贷!”

“什么?你是不是又去赌场?”尹施施一阵气恼。

“都说不让赌钱的!”她这个小阿姨,和她贤惠的母亲完全是两种类型的女人。

四十多岁了还单身,期间几段恋情都无疾而终,不知什么时候染上了赌博。

“别提了!”李玄美也是后悔莫及,可是赌瘾一上来,和毒瘾是一个道理,她就控制不住自己,若是不赌牌就浑身难受。

绝望地说:“施施,他们找上门……啊!”

紧接着手机就被人挂断了,尹施施不敢耽误,把手机揣在衣兜里出了家门。

赶到时,李玄美租住的旧楼里单间大门敞开。

尹施施走进去,室内一片狼藉,显然是被那些人翻过。

李玄美就独自坐在凌乱的床上抱着手臂哭泣。

“小阿姨!”她飞奔过去查看里李玄美的手指。

还好,她修长的手指完美无缺。

“怎么办?怎么办?他们说下次要是再不还拿一百万就剁手……施施这次你一定要救救小阿姨!小阿姨没有女儿……一直把你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小阿姨心里是疼你的……施施……救救小阿姨……我不想失去手……阿姨不想变成残疾……”李玄美害怕地大哭大嚷。

“我知道!我都知道,小阿姨你先别哭!”关好门,她掉头回去,扶住小阿姨的肩膀,眉心紧拧。

“一百万啊,怎么欠那么多?”少一点她还可以凑,可是现在一百万对她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

“本来没有那么多,利滚利,才一个月就那么多!”李玄美哽咽着说:“施施,要不阿姨跑路吧……”转念一想,她用手拍一把前额:“没钱能跑到哪去?到处都是豹哥的眼线,即便侥幸逃掉,他迟早会把我找出来!到时候就不是剁手了!”

“这……”尹施施看她哭的凄惨,心里难过,也自责。

小阿姨出了这么大的事,自己竟然毫无办法!

她紧咬着下唇,转而望向李玄美。

“把那人的电话给我,我和他联系。”

尹施施用李玄美的手机拨通了豹哥的电话,电话一接听。

“你这个臭男人,深更半夜打来做什么?”

吓了一跳,她忙说:“我是李玄美的侄女……”

“李玄美还有侄女,凑不到钱,你丫地给老子出去卖!听见了没?”

尹施施直接吓出了一声冷汗:“豹哥,我不行,我人很丑!”

“脱了衣服还不都一样,要不,老子先验验货?”

听着男人粗犷的嗓音,施施身体一缩,砰地一声挂断手机。

眼泪顺着眼眶落下。

不要!她不要出卖身体!可是怎么办?要怎么办才能在短期内凑齐一百万?

深夜氏最为著名的七星级君悦酒店某间总统套房,浴室响起沙沙的水声,玻璃浴室的墙壁上,满是水雾,依稀可见里面一具强健有力的男性身体。

约么半个小时候后,一个裹着浴袍的男人推开门,微微敞开的浴袍露出一截沟壑明显的蜜色肌肤,他左肩的浴袍滑下了肩膀,肌肉隆起的左肩上,古老神秘图案的刺青露出了一角。

这是一个俊美的男人,上天给了他一张可以让无数女人尖叫的脸,并且更给了他一具可以让无数女人流口水的躯体。

他的躯体,健美、修长,全身无一丝赘肉。

肌理分明,却不夸张,尺寸有度。

两条长腿踏在地板上,比欧模还要健美。

他一面擦着发,一面坐到了吧台前,从无数倒挂着的高脚杯架子上拿下一直,倒了杯红酒,轻抿一口,连喉头都彰显了男性的魅力。

敲门声响起。

“进。

”冷酷冰寒的嗓音响起。

不苟言笑的丛光带来一位同样身强力壮的光头男子。

“司先生,照您说的办了。”

司震轻轻摇晃着酒中猩红色的透明液体,唇也似乎染了一层嗜血般的红,冷沉阴郁的嗓音响起。

“有没有伤到人?”

“不敢不敢!”阿豹紧张兮兮地道。

“只是吓唬吓唬她们,连一根头发也不敢碰。”

“办的好,鹰爷那边,我会提起你。

”他冷冷地抛出一句,薄唇轻抿一口红酒。

阿豹一双豹眸大亮,抚摸着光头憨笑:“谢谢司先生!司先生还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我,我一定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

”要知道,鹰爷是他们道上的大哥大,是他见都没机会见一眼的大人物。

但即便是鹰爷,也要看这位司先生的脸色,至于原因,他们不清楚,只知道,这个司先生,在黑白两道,都是个狠角色。

没听到司先生的回应,只最后看了一眼他那没有任何表情的冷峻侧脸,丛光已经把阿豹带离了房间。

韩氏大厦坐落在氏的CBD商务区,冲天的大楼直冲入云霄,显得势不可挡。

尹施施紧张地踏进了大门,在前台小姐的指引下来到了副总办公室,正在给几位高管开会的韩启京面斯文的面色极为严肃,像是在训斥着众人,不经意抬眼瞥到了门外拘谨地抓住包包的女子,眼底一亮。

第8章 无故惹身骚

不经意抬眼瞥到了门外拘谨地抓住包包的女子,眼底一亮。

-----------------------------------------

“该写检讨地写检讨,该拿方案地拿出方案,你们都是行业中的精英,被人牵着鼻子走脸上不会好看的,所以别让我把想通的问题重复一遍!都散了!”韩启京匆匆摞下一句,便支走众人,自己因为迫不及待,打开门走出办公室。

韩启京修长的身形穿了一件香槟色的休闲西服,搭配灰色的休闲裤,棕色皮鞋。

鼻梁上架着浅金色的眼睛,越发显得斯文俊逸,眉眼含笑地望着她。

“周一不用上班?”

尹施施仍旧是有些放不开地抓紧了身前的包包,摇了摇头。

她手里拿着大衣,穿乳白色的毛衣,把皮肤衬得越发晶莹剔透,在灯光的照耀下竟显得楚楚动人。

韩启京看了好久才回过神。

“进来,到办公室坐。”

话落,引着尹施施走进办公室,还刻意拉上了玻璃墙壁前的帘子。

一转身,他面带微笑地望着尹施施:“梁奎的风评在本市是有目共睹的。

和他结婚的女人不会幸福,施施你那天的选择是正确的。

”一面说着一面走到饮水间前倒了杯热水放在她面前。

尹施施就坐在他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默默地捧起了那杯子。

低声道:“我不会嫁给他!”

韩启京越发满意地笑了笑。

在尹施施看起来十分刺眼,他就那么想拖住她?让她永远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念头一转,她没忘记今天来的主要目的,有些为难地启开双唇:“启京,我现在遇到点麻烦,你能不能帮我?”

“好,你说,我很愿意为你效劳,只要你别整天想着嫁人!”

尹施施秀眉微蹙:“那是我自己的事情,不要你管!”

“我是你妹夫,妹夫担心姐姐天经地义。

”韩启京忽然蹲身下来,隔着镜片注视着她一双水眸。

“施施,知道吗?你能来找我,我很高兴。

至少明白了你遇到事情还是能想起我的,证明你在意我。

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看把你难为的,真让人心疼。

”说着一双白皙的手已经抚上了尹施施握着水杯的雪白小手。

妹夫?她幡然醒悟,刚才心底的那丝喜悦早已消失地荡然无存。

手向后撤去甩开他的手,放下茶杯。

“你这是想做什么?脚踩两条船?让我心甘情愿地委屈下去?甚至,做你的情妇?”

“施施,别说的那么难听。

”被尹施施一言戳穿,韩启京站起身体,面色有些难堪。

“你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尹施施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就是以为,她尹施施只配做情妇?

韩启京自是轻易看清楚了尹施施眼中对他的不舍,他抿了抿唇,十分为难道:“娶如夏时,我也很纠结。

我妈那个样子你是知道的,如夏会讨她喜欢,把她哄得团团转,外界也都知道我和如夏在一起,要是和她分手,我麻烦,你也麻烦,到时所有人都会认定,你这个姐姐是第三者,所以我只能和如夏完婚。

但是施施,这些天我想很怀念我们以前在一起的日子,我知道,再不会有人像你对我一样好了,如夏也不会!”

“现在提这些有什么意义?”尹施施内心发出一阵战栗。

一直以为,韩启京喜欢上了尹如夏。

如今听到他口中的真相,才知道是自己错了。

她为自己可悲,连一个自己爱的男人都争取不回来!她抬起眼眸,对上了韩启京的眼眸:

“不只你妈看不起我,你韩启京的心里也觉得我不如尹如夏。

尹如夏是尹家受宠的女儿,又有一个光鲜亮丽的名人身份,将来很可能继承尹氏集团,她身上所有的一切能充分满足你身为男人的虚荣感!可一个男人的荣耀不是靠女人给的。

启京,我一直以为只有你对我不同,现在才发现,你和所有尹家人没有区别!算我尹施施看走了眼!”

他举起双手,面色也变得不悦:“算了我们先不讨论这个话题,我知道因为那个梁奎,你心情不好,我不想再惹你生气,说说,找我做什么?”

“没有!我没有找你!”她来韩氏根本就是个错误!韩启京若是真的把钱借给她,说不定又会以这为借口纠缠她,他想脚踩两只船!做梦吧!她尹施施的自尊绝对不允许自己这么做!“好好和你的尹如夏生活吧!不要再纠缠我!以后我不会和你有任何瓜葛!”

“施施,别这样……”见她转身要走,韩启京张开手臂握住她不盈一握的柳腰。

“你放开我……”

“不放!永远都别指望我放过你!”说着一把把尹施施推到了墙壁上,她白瓷一般的脸,似乎因为大厦里的空气温暖而染着薄红,那般的自然,又是那般的浑然天成。

轮廓柔美的瓜子脸,镶嵌在如瀑布一样披散的黑发当中,让她介于清纯和妖媚之间。

因愤怒睁大的双眼上面覆着一层卷翘的睫毛,扑扇着,仿佛像翩跹的蝴蝶,她的鼻子,就像她那张白玉的脸一样的小巧,挺翘着,是很令人惊叹的完美。

其下粉嫩的唇,分明没有上唇膏,却依然红的那般的娇脆欲滴,质地仿佛玫瑰花瓣一样有人。

这样的脸多年也存在过他梦里,再也忍不住,韩启京附身,对上她的唇吻了下来。

哗!门开了!两抹光鲜亮丽的身影就愣在门口。

一个是身披dior最新款西装外套的尹如夏,另一个则是一袭贵妇艳丽打扮的冯玥。

尹施施眼睛里还含着氤氲的雾气,身体一僵,她记得刚才办公室没锁,而尹如夏和冯玥母女站在这个位置,难道她们刚才已经听到了,听到她和韩启京在办公室说的话。

韩启京一愣,立即放开了怀里的尹施施。

“啪!”冯玥一个巴掌打在尹施施的脸上,她脸上一热辣的疼痛,捂住了灼烧般疼痛的脸,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

“不要脸的东西!如夏和启京都结婚了!你还在惦记着自己的妹夫!兔子尚且不吃窝边草,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廉耻,连自己妹夫都不放过?”冯玥浓妆艳抹的脸上,尽是冷漠。

一点一滴爱上你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一点一滴爱上你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一点一滴爱上你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