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新游前瞻 > 《神都狂豪》(楚云苏明月)全文阅读

《神都狂豪》(楚云苏明月)全文阅读

2019-12-02 14:21:26来源:zzy发布:肥茄子

楚云苏明月小说《神都狂豪》精彩章节推荐

第13章 罪加一等!

谭丽怔了怔,心有不甘。

“他未必就有那么大背景。”谭丽话锋一转,问道。“老左,你不是跟市局的戚军很熟吗?他是方局的心腹,人脉广,也有特殊渠道。没准能帮咱们查出楚云的底细。”

略一停顿,谭丽冷哼一声:“隶属秘密机构?我看这小子更像个亡命天涯的悍匪!”

老左摇摇头,凭他的经验来看,楚云绝非寻常人。从他出手,到报警自首,包括在审讯室的反应。都印证了老左的猜想。

但谭丽不死心,老刑侦的他也有职责跟进。他是执法者,不能靠猜测断案。可还没等他联络戚军,一通电话打了过来。

是老左谭丽的顶头上司,分局廖局长。

“老左,那桩暴力案子处理得怎么样了?”电话那头的廖局长严肃问道。

“还在调查阶段。”老左挺直腰板,毕恭毕敬地回答。

“高校学区发生暴力事件,必须从快从严,对待罪犯要出重拳,绝对不能引发恐慌。”廖局长沉声说道。“够证据就起诉,移交兄弟部门严惩。”

说罢,咔嚓一声挂断电话。

老左僵在原地,眼神微妙。

“怎么了?”谭丽好奇道。

“麻烦了。”老左揉了揉眉心,苦涩道。“廖局长下令要严肃处理。”

“这不是好事吗?”谭丽双眼放光。“有廖局长撑腰,我还不信治不了这狂妄之徒!”

老左斜了谭丽一眼:“傻丫头,你长点心吧!”

谭丽撇嘴道:“老左,你这瞻前顾后的办案风格不可取啊,没点魄力。”

啪嗒。

老左烦闷地点了一支烟,皱眉道:“你动动脑子,要是没人打招呼,廖局长会重视这么个小案子?还亲自打电话督促?”

谭丽辩解道:“廖局长不是说了吗?高校区的暴力事件要从严从快,防止事态扩大。”

老左摇摇头:“依我看,楚云肯定得罪了大人物,对方要趁机整死他。”

“老左,你腐朽了啊。净想那些尔虞我诈的勾当。我们是执法者,只要依法办案,有什么可怕的?”谭丽信誓旦旦道。

“世道黑暗,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老左瞪了谭丽一眼。“真要捅娄子了,廖局长能从容脱身,你我能吗?”

“我又没违法乱纪,更没做亏心事!”谭丽正义凛然道。“谁能把我怎么样?”

老左正要教育谭丽,又有一通电话打进来。

一看来电显示,正是他想找的戚军。

摆手让谭丽安静,接通道:“戚队长,我正好有事想找您请教。”

“楚云被你抓了?”

电话那头的戚军并没寒暄,单刀直入。

老左愣了愣,也没隐瞒:“嗯。他致人伤残,触犯法律。被我们拘了。”

“立刻把人放了。”戚军掷地有声道。“我不是和你商量,是命令!”

老左有点不爽。

论级别,戚军的确高他一级。可他并不受戚军管辖,对方也无权命令他。

“戚队长,那小子犯案证据确凿,也有动机,怎么能说放就放?”老左沉声说道。

“这是方局下达的指令。”戚军懒得周旋,直接搬后台。

老左闻言心下一紧。就这点破事,连方局长也被惊动了?

“可廖局长刚给我打过电话,让我严肃处理…”老左旁敲侧击道。“戚队,我怎么觉得这事儿透着邪乎?”

戚军意识到了什么。笑骂道:“老东西,你在套我?”

老左忙说不敢。

戚军挑了些能说的说,大致分析了局势,抿唇道:“你应该上内网查过楚云的资料,有些话我不能说,你也没权限知道。总之一句话,放人顶多挨廖局长一顿骂。不放的后果,你担不起。”

挂断电话,老左吐出一口浊气,望向谭丽道:“放人。”

谭丽目瞪口呆,匪夷所思。

“真放?”谭丽咬牙切齿,极为不甘。

老左叹了口气:“你想惩恶除奸维护正义,首先得保住自己的位子。”

“给我个理由。”谭丽直勾勾地盯着老左。

老左犹豫了下,挂电话前,戚军严肃警告他不能对外泄露任何信息。哪怕廖局长追问,直接扔给方局长就行。但此刻,他不想寒了谭丽的心,更不想毁了这个优秀女警的信仰。

“他曾隶属秘密部队,并多次获得一等功勋。”老左一字一顿道。“就在昨晚,他把韩氏集团少东家韩金打进ICU,理由是韩金骚扰楚云的妻子,试图破坏军婚。”

吐出一口浊气,老左目中透出精光:“就算是破坏普通军人的婚姻,保底也是三年有期徒刑。韩金手段卑劣,有胁迫嫌疑。往大了说,可以判强-奸罪。”

谭丽内心万分惊骇。

“功绩卓著,或有重大贡献者,可记一等功。”老左一字一顿道。“和平年代,荣获一等功的军人凤毛麟角,他却多次授勋。就连身份过往包括家庭,也被列为国家机密。”

老左深深看了谭丽一眼:“这级别的战斗英雄,家人是受军队和国家高度保护的。动他的家人,本身就是犯罪,而且罪加一等!”

谭丽倒抽一口凉气,接受老左的命令:放人。

哐。

审讯室大门被推开,谭丽独自走了进来。

内心复杂的她想和楚云单独聊两句。

“姓名。”坐下后,谭丽开始走常规流程。

但她知道,老左已经在办放人手续了。

“楚云。”抿了口咖啡,楚云风轻云淡。

“籍贯,父母职业。”谭丽望向长相普通的楚云。

楚云一如既往地平淡:“你查不到就意味着你不该知道。不该知道,就不要问。”

第一次审讯,她觉得楚云很狂,很没素质。

现在,却觉得这男人真傲,傲得还有点男性魅力。

女人就是这么三心二意,水性杨花…

“你当过兵?”谭丽没反击,径直问道。

楚云点头,摸出一支烟点上。

“什么兵种?”谭丽问道。

楚云连拒绝回答的兴趣都没有,慵懒地抽着烟。

“身份证上的年龄是真的吗?你二十六岁?”

“为什么这么早就选择结婚?”

谭丽如同一个问题宝宝,接连问了七八个问题,均没得到楚云的回答。

“你能正常点吗?”楚云掐灭了烟蒂,皱眉道。“你依法审问就好了。我又不是来和你相亲的,问些乱七八糟的问题干什么?”

谭丽被挤兑得俏脸滚烫。

“你知道的,我结婚了。”楚云喝光了杯中的咖啡,摇头道。“我们不合适。”

第14章 你太霸道了!

谭丽霞飞双颊,难以自禁。

亏得老左手续办得快,要不她都想钻地缝了。

“你可以走了。”

老左进屋时,手里拎着袋子。里面装的是楚云进来时被没收的“作案工具”。

对此,楚云毫不意外。

他起身与老左握手,笑道:“给你们添麻烦了。”

老左哭笑不得,无言以对。

“不想给人添麻烦就收敛点。”谭丽刚被挤兑得很不爽。“这是法治社会,有特权也不能胡作非为。”

楚云看了谭丽一眼,面不改色道:“我只是做一个男人该做的事,仅此而已。”

也不想跟谭丽计较,楚云接过老左递来的物品袋:“给谭警官找个对象吧,她精力太旺盛了,连我这种有妇之夫都不放过。”

“你胡说八道!”谭丽俏脸通红,银牙紧咬。“你以为你是谁?我会打你主意?”

“瞧,被揭穿了心思恼羞成怒。”楚云拎着物品袋走出审讯室。

留下两位警官大眼瞪小眼。

……

苏小小心情复杂而矛盾。

被送往警局后接受了缜密的盘问。她有问必答,不偏不倚。并没因为楚云是她姐夫而有所隐瞒。

让她撒谎?给假口供?

道德和修养不允许她这么做。

录完口供,她被送往休息室。好巧不巧,同学林霜也在。

姐夫打了林霜小叔,她心中有愧。进屋后打招呼,林霜冷哼一声,并不理睬。她只好无奈坐在角落。

随后,警方人员送来茶水。一人一杯。

再然后,苏小小面前摆满了水果、饮料。进出的警员也格外和蔼可亲,嘘寒问暖。仿佛挨打的人是她。

待遇上的悬殊让林霜极度不满,也心生疑惑。

直至楚云毫发无伤地来到休息室,彻底令林霜炸毛。

反观苏小小,也是满脸惊愕。

把人打成那样,他居然没事了?甚至比配合调查的自己更早获得自由?

“小小,我们走吧。”楚云走上前,轻声软语。

苏小小怔愣不动,摸不着头脑。

“你们是怎么查案的!?我小叔白挨打了?”林霜大发雷霆,质问跟在楚云身后的老左二人。

老左使了个眼色,谭丽会意,颇为抗拒地将其带走。

“楚先生,你们随时可以离开。”老左说罢,很礼貌地关上了房门。

楚云没事了,他还得擦屁股善后。

休息室只剩这对男女,见苏小小不动,楚云很贴心地为她倒了一杯热茶,说道:“他们没为难你吧?”

“我要说为难了,你是不是还要在这里动手?”苏小小直勾勾盯着楚云,娇躯微微后倾。

她想和这个有严重暴力倾向的男人保持距离。

半年而已,他怎么从一个懦弱无能的废物变成了嗜血野兽?

面对XY子凌厉的质问,楚云莞尔一笑,将热茶放在他的面前,点头说道:“我会。”

苏小小娇躯一颤,脱口而出:“你真是个疯子!”

“我已经很克制了。”楚云点了一支烟,缓缓坐在苏小小对面。那原本散漫的眸子里,跳跃着漆黑的光芒。仿佛浩瀚星辰,深不见底。

苏小小用力咬着红唇,生平头一次放肆凝视楚云那平凡无奇的脸庞。

她想知道,这窝囊姐夫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如此心性大变,让人恐惧。

而且,连警方也奈何不了他!

苏小小不傻,她知道林霜的小叔对自己有想法。可不管如何,他还没实施行动,言谈举止也很礼貌。哪怕楚云看出什么端倪,口头警告一下不行吗?非得用这么极端的手段?

“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吗?”苏小小盯着楚云,娇躯发颤。

“他对你不怀好意。”楚云抽了一口烟。

“可他什么都没做!”苏小小提高了音量。

“想也不行。”楚云面色平静。

“你太霸道了!”苏小小很生气,甚至愤怒!

可不知怎地,她心中始终脆弱着、敏感着的某个地带,莫名充实。

“你是第一个夸我的苏家人。”楚云面露微笑。

苏小小差点气晕。

他还是如此的厚颜无耻,但不一样的是,曾经的他懦弱无能。现在,他变成了野兽。

“不早了,你明天还要上课。”楚云起身道。“姐夫送你回学校。”

苏小小接受这个建议,却与楚云保持了距离。比曾经厌恶他时,距离更远了。

楚云笑了笑,没放在心上。

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对危险的判断和处理手段也截然不同。

楚云拥有超乎常人的执行力和坚不可摧的意志,这也是他曾缔造传奇的基石。

不知不觉,二人来到学校门口。

苏小小停下脚步,默默转身道:“你真有本事,就去分担我姐工作上的麻烦。”

“我说过了,你姐并没有解约。”楚云说道。

“那我婶婶——”

“你宁愿相信满嘴跑火车的陈秀玲,也不信杀伐果断的我?”楚云满脸严肃,尊尊教诲道。“小小,做人不能听什么就信什么,你得学会判断,要识人认人。就说陈秀玲和你的关系能有咱俩亲?她儿子不过是你堂弟,我和你姐的儿子可是你亲外甥。得喊你姨。”

苏小小头都听晕了,将信将疑道:“我姐真没丢工作?”

“我骗你有什么好处吗?”楚云掷地有声道。“反倒是你姐没了工作,我就真要喝西北风了!”

“无耻!”

苏小小痛心疾首,苏家到底造了什么孽,招了这么个上门女婿?

目送苏小小回学校,楚云这才打车回家。

在警局折腾了一晚,刚好符合他聚众酗酒的晚归时间。

只是刚进家门,他就被客厅摆放的几个行李箱吓到了。

他回明珠可没什么行李,所以不用不考虑被苏明月扫地出门。可那几个行李箱是怎么回事?

苏明月坐在客厅看电视,穿着很单调的居家服。保守、刻板,大夏天的长衣长裤,明显充满警惕心。

“这是干什么?”楚云换了鞋,好奇问道。

“卖房子还债。”苏明月目不斜视地盯着电视,液晶屏幕散发的荧光辉映在脸庞上,梦幻而迷人。

楚云腹诽:薛朝青还没打电话通知吗?

“就算要还债也不用卖房子吧?”楚云急了。“你要把房子卖了,我去哪儿住啊?”

面对楚云自私之极的疑问,苏明月仍是万分平淡:“有我住的地方,就不会让你露宿街头。”

第15章 讨厌的嘴脸!

苏明月的回答很仗义,楚云却并不买账。

“明月,说到底我们是一家人。卖房子那么大的事,你怎么也不跟我商量一下?”楚云振振有词道。“咱俩新婚燕尔,正是培养感情的时候。没大别墅住我能理解,毕竟苏家遭遇财政危机。可你连这么一套小房子都要卖,未免太落魄了吧?搞的好像我很克妻一样。”

如果是半年前的楚云说出这番毫无底线的话,苏明月或许还会有些情绪波动。但现在,她波澜不惊。

见苏明月没兴趣继续对话,楚云信誓旦旦道:“你放心,我会找一份稳定的工作贴补家用。往后你主外我主内,携手建设一个和谐美满的家庭。”

苏明月仍是盯着液晶屏幕,静默无言。

楚云也没再卖房上做过多纠缠,只要薛朝青打电话通知,露宿街头的危机也就迎刃而解了。

他摸摸肚子,问道:“你饿吗?我晚上净喝酒了,想吃个宵夜。”

苏明月摇头,惜字如金。

“吃点吧,这半年你瘦了。”楚云口吻变得温柔,仿佛一个深情的丈夫。

他也不管苏明月是否同意,径直钻进了厨房。

可没过两分钟,他手捧着瓷碗走出来,腰上还系着围裙:“蒸鸡蛋羹是加冷水还是热水?”

“温水。”苏明月说道。

“哦。”楚云点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那盐和葱花是现在放,还是蒸好了再放?”

盐现在就放,葱花得蒸好了放。

苏明月觉得回答太麻烦,她眉头微蹙,起身道:“我做吧。”

楚云也不客气。两口子过日子,没必要你推我让。

“我帮你切葱花。”

二人进了厨房,楚云一边切墩子一边问道:“明月,你会做杂酱面吗?鸡蛋羹也不饱肚子。”

苏明月将调好佐料的鸡蛋放进蒸笼,又煮了一锅水准备食材,并不理睬楚云。

“真香。”

闻着苏明月爆炒的酱料,楚云竖起大拇指。

半小时后,杂酱面做好,鸡蛋羹也早早出笼。

楚云把宵夜端到餐桌,邀请苏明月共同进餐。

“你吃吧,我不饿。”苏明月平淡摇头,坐回了沙发。

楚云见她实在没什么胃口,只好独自享用。

吃饱喝足,他惬意点上一支烟:“能娶你这么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脸蛋漂亮身材性感的XF儿。我祖上肯定没少积德。”

“去阳台。”苏明月皱眉。

楚云反应过来,一口烟含在嘴里,到了阳台才吐出来。

她烟酒不沾,连闻都恶心。

楚云吃饱了有点飘,倒是忘了这茬。

抽着烟,欣赏小区内的夜景。地段不差,房子的装修也还不错。但跟半年前住的大别墅一比,高下立判。

偏头看了眼静坐不语的苏明月,楚云内心有些微妙。从别墅换小屋,从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富二代沦落如此,她竟没有半点变化。恬淡、寡言、素净,她依旧用自己的生活态度过好每一天。不因贫富而焦虑,不因落魄而狼狈。

真是个内心强大的美丽女人。

抽完烟,楚云有些扭捏地来到客厅,试探道:“明月,我房间的空调好像坏了,昨晚睡的我满头大汗。”

“明早请师傅来修。”苏明月说道。

楚云探头探脑,委婉道。“我看你房间冷气挺足的。我这人什么都能凑合,就是怕热…”

“别得寸进尺。”苏明月口吻清淡,却透着一股严厉。

楚云忙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顿了顿。他继而说道。“我就想在你房间打地铺蹭冷气。”

“晚安。”

苏明月起身,脸色不善地走回房间。

也许有被侵犯的嫌疑,关门声颇大。

楚云讪笑两声,灰头土脸回房。

他大抵掌握了与苏明月的相处关系:有名无实的陌生夫妻。

她不在意楚云做什么,也不关心他是什么人。他优秀或者无能,成功或者失败,都不会改变她对他的态度。

苏明月奉旨成婚,当初同意了,而今就不会主动离婚。但若是楚云提出,她会立刻点头。

这就是这对夫妻寡淡而生冷的关系。

一夜无话。

天一亮,苏明月就出门了。

她要去纵横娱乐签署解约文件,然后独自承担那高昂的解约金。卖了房子,她还要凑一千万才能偿还第一年的欠债。

她有压力,也感到疲惫。但自从苏家企业倒闭,她就习惯了高压生活。她从不抱怨,也不屑抱怨。她的自负与骄傲决定了她是个不惧苦难的女人。至少看起来如此。

在经纪人的陪同下,她重回纵横娱乐,并直奔高层会议室。公司法务和有关人士会在那等她。

可还在走廊,一把尖锐的讥讽声不期而至。

“苏明月,公司给你机会了。可你不中用!”

说话者,是一名打扮时尚,气质出众的女人。二十七八岁的模样,身后跟了四五个工作人员,颇有众星拱月的气势。

她叫姜媛,是纵横娱乐当之无愧的一姐。入行近十年,参演数十部影视剧作,在圈内称得上一线明星。只是绯闻太多,风评一直不太好。也耽误了纵横捧她做新生代花旦的决策。

苏明月进纵横不久就资源逆天,得薛朝青重点栽培。自然被姜媛视作死敌,欲除之而后快。

面对姜媛的落井下石,苏明月神色淡定,径直走向会议室。道路却被姜媛拦住。

“哟,都要失业了还在这假清高呢?”姜媛刻薄尖酸,阴阳怪气道。“在娱乐圈混,你还想当圣女?”

原本跟在苏明月身后的经纪人为势所迫,悄悄拉开了距离。

她是纵横员工,拿的是纵横薪水。如今苏明月即将倒台,她自然不敢跟纵横一姐对着干。

“真有骨气就别干这行,想赚钱就收起你那惹人厌的嘴脸!”姜媛冷笑一声。“当婊*子还想立牌坊?”

神都狂豪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神都狂豪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神都狂豪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