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一手资讯 > 萌妻难追:总裁,请负责江离秦奕之小说精彩章节篇免费试读

萌妻难追:总裁,请负责江离秦奕之小说精彩章节篇免费试读

2019-12-02 13:59:55来源:WXB发布:酸辣羊肉

萌妻难追:总裁,请负责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9章 你弄疼我了

是江珊身上的香水味……

一个人的香水味要想沾染到另一个人身上,除了做过亲密的举动,江离想不到其他的理由,莫名的,她想到了午休时做的梦。

或许江承启要杀她,秦弈之真的不会帮忙。

胸口一下冷到了极致,良久,她抬起头,看向他:“姐夫,你未免想的太多了,宋彧至少还是你的准妹夫,你这样动手,多少过分了些,而且再怎么样,那也是我们三个人的事,你掺和什么?”

说完她往回抽了抽自己的胳膊,却没拽出来。

“江离,我发现你还真是一刻都不让我放心。”

她有些听不懂他的话,手腕却被他攥的生疼,皱了皱眉,她忍不住抬手推搡了他一把:“你弄疼我了。”

谁知道,他不仅没有松开,反倒掐的更紧了。

“昨天的赵澜,今天的宋彧,江离你要找多少人求救,都像昨天求我一样吗?”

挣扎的动作停住,她看着他,突然明白了什么。

一下午他应该都和江珊在一起,她那位堂姐逮到机会就要把她踩一脚,估计这场枕边风没有多少能听的,自嘲般的笑了笑,她轻声开口:“原来姐夫你看出来啦,不过那又怎样,昨晚是你把我推开的,不是我没有主动,难不成,在你这儿不行,我还不能找其他的后备军了?”

“啪……”

身后传来杯子被摔的声音,江离吓了一跳,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自己的手腕从秦弈之的掌心抽了出来。

回过头,就见秦家的保姆满脸尴尬的站在门口,脚下还有摔成碎片的杯子。

她愣了愣,就听秦弈之冷声道:“怎么了?”

“小姐她和宋先生先走了,夫人那儿……似乎有些不高兴,让我来喊你们过去。”

江离心里咯噔了一下,顿时有种今天伪装了一天的乖乖女都白装了的感觉,宋彧那个混蛋渣男真的是她的扫把星!

秦弈之脸色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嗯”了一声,嘱咐保姆将玻璃碎片收干净,便朝楼下的客厅走去。

江离再不情愿,也只能认命的跟在了他身后。

好好的家宴闹成这样,秦夫人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但也是不高兴的,加上江珊办砸了她交代的生米煮成熟饭的事儿,哭了半天,她就更头疼了。

于是装了一天的和蔼现在也装不下去了,看了看江离,她冷声对秦弈之道:“叫司机送江离回去吧,太晚了,我怕她爸妈不放心。”

上午还拉着她手一口一个阿离的喊,现在就下了逐客令,江离知道讨好秦夫人的任务算是失败了。

笑了笑,她看了一眼坐在秦夫人身边的江珊,她的脸色有些不好,一双眼睛红肿的厉害。江离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但估计也不会是什么好事。

维持着原有的礼貌道了声谢,她准备往外走,却被秦弈之揽住了肩膀。

“等等。”秦弈之的脸色不好,看了看秦夫人,低声道:“反正我也没事,不用麻烦司机了,我亲自送她。”

“弈之!”秦夫人有些头疼:“你一会儿要去送珊珊,下个月你们就要订婚了,总归是要去你未来岳父岳母家打个招呼的,家里的司机开车稳妥,会好好把江离送到家的,再说了,江离也不会想要麻烦你的,是不是,江离?”

说着,她的目光朝江离扫了过来。

后者自然懂她的意思,点了点头,道:“我还是叫司机送,你送我堂姐比较合适……”

话没说完,秦弈之已经没了耐心,揽着她的肩膀就朝外走去,后面秦夫人气的站起身,带翻了桌上的骨瓷茶杯。

眼看着两个人出了门,她才怒声道:“真的反了!”

江珊坐在那儿,脸上却挂了一抹绝望的冷笑,想到下午她告诉他江离在国外混乱的男女关系时候,秦弈之掐着她脖子的那副骇人的模样,她的后背就冒出冷汗来。

咬了咬唇,她柔声道:“算了伯母,弈之他或许真的不喜欢我,你不知道,我那个妹妹最会讨人喜欢,如果我是弈之,可能我也会选她……”

“住口!”

秦夫人已经听不下去了,江珊说的没错,江离这个丫头确实有手段,她的儿子虽然一身反骨,可到底对长辈还事孝敬的,可这丫头昨天才回国的,就已经能让他连自己的话听都不听了。

果然是红颜祸水!深吸了一口气,她总算是冷静了下来,但心里要除掉江离这个祸害的心,却更确定了……

“订婚的事,我看不用拖到下个月了,明天就叫你父母还有叔叔婶婶过来吧。”

江珊一愣,随后明白了过来:“是,伯母。”

江离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是四面受敌了,秦弈之揽着她的肩膀到了车库就直接将她塞进了车里,根本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车子开出别墅,驶入大道,江离有些不舒服,忍不住开口:“你把我放在路边,我可以找我朋友来接我。”

“哪个朋友?昨天那个小白脸?”

小白脸?江离知道他是在说赵澜,虽然有些符合,但毕竟赵澜也算是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听到秦弈之这么形容他,她多少有些不开心。

“他叫赵澜,是我朋友,你别人身攻击啊。”

“呵……”

他冷笑了一声,讽刺道:“你朋友还真多。”

“……”

车子越开越快,不知道开了多久,却渐渐偏离了市区,眼前的路越来越偏,这时江离才惊觉,这根本不是开往江家的路。

她突然有些慌了,倒不是怕秦弈之对自己做什么,她只是隐隐有些不安,咬了咬唇,她忍不住开口:“秦弈之,你要带我去哪里?”

谁知道他目光盯着后视镜看了一眼,却有些答非所问:“一群乌合之众。”

江离心里没底,伸手去扒车门,考虑要不要跳车,然而就在这时,车子突然一个急刹车调转了方向,她整个人向前扑去,胸口的安全带,勒的她差点吐血。

“秦弈之!”

她瞪向他,然而却见他剑眉微扬,目光冰凉的看着面前的后视镜,江离愣了片刻,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就见他们的车子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两三辆遮住了牌照的面包车。

“我们……被跟踪了?”

秦弈之是从出了别墅没多久后,就察觉到被人跟上了,所以他故意绕了几条路,将人引了过来,因为他知道这些人要是到了闹市区,估计会造成大麻烦。

第10章 为什么要救她?

不过现在……

看了看江离,他沉声道:“一会儿我会把车子开到小路上,你把我放下,锁好车门,开车离开。”

“他们……他们是什么人?”

秦弈之依旧没有回答她,而是冷声再次嘱咐:“记住我的话,换了位置,马上开车,不用管我。”

江离印象里的军人都是部队里练练操的那种,从来不知道军人也会参与一些国际重大犯罪案件,也处处充满了危险。

秦弈之今早去部队就是去开会,只是不成想,早上接到消息,傍晚就被盯上了。

后面两辆汽车,紧跟着不放,看那架势就像是咬到猎物的恶犬,死咬住不肯放。

江离攥紧了自己身上的安全带,一颗心跳的极快。就在这时,猛地一声巨响,一颗子弹从后面射过来,擦过江离耳畔,穿透了眼前的挡风玻璃。

“该死!”

秦弈之暗骂了一声,抬起一只胳膊快速的按住了江离的脑袋,冷声嘱咐:“趴着,不准抬头。”

江离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安全带勒的她生疼,额头被秦弈之按下去的时候撞到了前面的中控台,她耳朵里嗡嗡直响。

目光不经意扫过副驾驶的后视镜,她看到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正举着一把枪,对准了正在开车的秦弈之。

心里一紧,她来不及多想,猛地扑向了身边的男人:“小心!”

“砰”的一声,子弹穿透玻璃,身下的车子失了控,朝路边的排水沟驶去……

“江离!你没事吧?”

秦奕之即使打开了安全气囊,但她额头还是撞破了一块,鲜血直流。

他抱起江离,见她目光有些迷离,但好在身上没有受伤。

一阵停车熄火的声音传来,秦奕之拧着眉,将江离从车里抱出来,借着昏暗的月光,连忙向树林深处跑去。

“别让秦奕之跑了,一定要将他抓到!”

一个阴险的声音传来,伴随着细细嗦嗦的一阵脚步声。

秦奕之四周张望,找到一处隐蔽的茂密草丛,将江离藏进去。

“你在这里躲着,不许出声。”

四周满是压抑的气息,江离点了点头,将头缩进了草丛中。

“等我。”秦奕之将草丛盖好,转身走向另外一边。

“他在那里!”

几道手电筒的光线打向秦奕之的方向,脚步声追随着秦奕之而去。

四周寂静起来,江离并没有任何轻松的感觉,反而心中涌上一抹酸涩。

明明之前说过她是最下贱的人,为什么又要救她?

不行,他还有大好前程,不能死在这个地方,江离想着,目光坚定地追了上去。

秦奕之给江离拉开了足够的安全距离后,作战经验丰富的他很快甩开了那些人,但没想到前方突然窜出来个杀手。

他顿住脚步,一脸的冷漠,心里估算着救援赶到的时间。

“啧啧,大名鼎鼎的秦上校,应该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如此的狼狈吧?”

男人将冰冷的枪口对着秦奕之,眼底满是阴狠。

“你们到底是谁派来的?是蒋勤新,还是顾长远?”

男人并没有将自己的面目遮掩,显然是对刺杀这件事情势在必得。

“等你到了阎王殿前,自己去问一问阎王爷呗!”

他阴狠地说完,便直接扣准了扳机。

嘭的一声,子弹飞出。

几乎是同一瞬间,秦奕之一个翻滚,躲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大石头后面。

子弹落空,男人眼底闪过一抹狠辣。

他持枪缓步向前靠近,不让秦奕之有任何机会反击。

不远处,江离看到这对峙的一幕,不加思索就猫着身子走过去。

秦奕之注意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靠近,眉头不由得一皱。

男人也察觉到身后异动,正准备转头的时候,秦奕之快速的喊道:“是顾长远吧!”

男人明显一愣。

电闪雷石之间,一个小巧的身影直接冲了出来,一棍子打在了杀手的头上。

可没想到,棍子应声而断,江离当即懵在了原地。

男人额角有血缓缓流下,嗜血的目光转过去,对着眼前女人就要扣动扳机。

一个黑色的身影极快地跳到了男人面前,秦奕之一个抬脚,直接将男人手中的枪一脚踢飞。

“你!”话还没有说完,脸上就一阵火辣的疼痛,男人倒地。

其他的杀手发现了秦奕之的身影,立刻向这里跑来。

秦奕之一把拉住江离的手,就向更加幽暗的地方跑去。

“砰,砰”的枪声不断在身后回响,江离慌不择路地被秦奕之拉着狂奔,突然后背一阵发麻,脚下一软,就跌在了地上。

秦奕之手刚一放到她的后背上,就感到一阵温热的粘稠感,心底一沉。

“你先走吧,他们要抓的人是你。”

秦奕之幽暗的眼眸在黑夜中更加深邃,他直接将江离拦腰抱起,只不过看着身上的人儿强忍着痛楚,动作缓慢了许多。

视线锁定到不远处的灌木丛,他过去将江离放下,身后追杀的脚步声似乎也听不见了。

“不许睡!”

看着江离的眼皮沉重的样子,秦奕之立刻严声呵斥,给她做了一个简单的止血包扎。

江离无力的笑了笑,“还真是霸道……”

没一会儿,就爆发出一阵枪战声,他们终于将救援队等来了。

江离扯动了一下嘴角,感觉自己身上的体温在一点点的抽离,仿佛生命在耗尽一般。

秦奕之察觉她身体冰凉,将她紧紧抱在自己怀里。

“你说我们还能回到以前那单纯的日子里吗?”

此刻的江离没有了平日里的铠甲,就是一个虚弱的小女孩。

秦奕之看着此刻的江离,就像是随时要消散在山林中的精灵般,心底五味杂全。

“秦奕之,当初......我是真的喜欢你......包括......现在。”

江离断断续续的说完,就再也撑不住了,晕了过去。

“江离!没有我的命令,你不许睡!”秦奕之的心仿佛被挖去了一块。

副官慌张的带人赶到,发现秦奕之的身上满是鲜血。

军医焦急的拿出急救箱,准备检查伤口的时候,却被秦奕之挥手制止。

“先给她检查!”

军医抿着嘴,看了看她身上的伤口,大概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没有多言,军医将江离后背的子弹取出。

“上校,这位姑娘没有什么大碍,送往医院进行输血就可以了。”

“嗯,小王,把那些人带回去审问。”

秦奕之一把将江离抱起,在离开的时候还不忘对副官提醒。

这背后的人查出来后,他绝不会放过!

第11章 真情实感?

深夜,医院中。

江离因为失血过多一直没有苏醒,所幸子弹没有伤到重要部位,所以没有生命危险。

秦奕之坐在远离灯光的地方,一双如鹰的双眸紧紧的盯着江离。

“江离,这究竟是你的一出苦情戏,还是真情实感?”

秦奕之声音透着无限的疲倦感,低哑的在病房里回荡……

天已经蒙蒙亮了,可是江离还是不见苏醒,秦奕之在副官几次催促下,才缓慢地从江离床边站起来。

拧眉的看着江离苍白的脸颊,掏出手机,给江家打了一通电话。

“奕之啊,怎么这么早打电话过来呢?江珊还没有来我家呢!”

秦奕之低沉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来:“江离受伤了,还在昏迷中,麻烦您让伯母来照顾她一下。”

“嗯?江离怎么受伤了呢?”

江承启蹙眉,秦奕之又和江离扯上关系,这让他有种浓浓的不悦。

“还希望您能够让伯母尽快到医院来照顾江离。”

秦奕之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江承启微微一愣。

“哦,好,我现在就让她过去。”

顾惜刚下楼,就看到江承启满身戾气,而江珊的出现让他立刻收起了脸上的阴狠,转眼就成了一副慈善的长辈。

江珊听说秦奕之竟然亲自打电话让人照顾江离,心里恨意更甚,决定和顾惜一起过去。

他们到医院之后,秦奕之才准备离开。

江珊见秦奕之一句话都没有和自己说,身上的衣服还带着血,立刻关心地冲上去。

秦奕之看着挡在面前的江珊,脸上满是冷漠。

“没什么事的话,就把路让开。”

江珊的脸色一僵,虽然秦奕之一直都对自己没有任何的温柔可言,可他如此直白,心里还是非常不爽,她紧咬牙关侧身让开。

从医院的护士那里,江珊也了解了一些昨天晚上的事情。

呵呵,江离,还真是不得不佩服你啊!

中午时分,江离缓缓地睁开眼睛,看到的是顾惜那关切的目光。

“不用这么看着我,我还死不了。”

江离冷声开口,声音透着虚弱。

顾惜心底一冷,张了张口,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叹息道:“我去叫医生。”

顾惜刚一离开,坐在后面的江珊眼底满是讽刺地看向江离。

“江离,你真是见缝就插针啊!稍微一不留神,就让你钻了空子。”

江离勉强地从床上坐起来,却一下子扯动到伤口,痛得倒抽一口冷气。

“呼,江珊,我真的觉得你应该抽时间去看看精神科,治疗一下你这个爱幻想的毛病。”

江珊刚准备要破口大骂的时候,病房的门却被推开。

进来的不单单有医生、护士、顾惜,还有秦奕之的副官。

当看到副官一直紧紧地听着医生的嘱咐时,江珊的脸色更加的难看。

谁都知道秦奕之的副官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他,可是此刻却特意出现在江离的病房,可想这是秦奕之授意的。

听着医生做完检查,确定江离无大碍之后,秦奕之的副官脸上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江小姐,你没事就好了,我也好回去给秦上校复命,让他放心了。”

江珊心底满是怒火,再这样下去,恐怕她最后就会被秦奕之抛弃,看来只有让江离彻底消失才可以!

顾惜每天会按时来照顾江离一阵子,只不过母女两人在一起的气氛却是愈发的阴沉压抑。

江离只觉得胸口压抑得喘不上来气,想要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她在医院楼下的小公园闲逛着,觉得心中的郁结得以缓解。

就在这时,赵澜突然间从身后悄悄地走近江离,吓了她一大跳。

“学长!你走路不出声的啊!”

江离无奈地撇了撇嘴角,看着赵澜上下打量着自己。

“为了让秦奕之帮你,这代价未免也太大了?”赵澜无奈地轻叹一声,“哎,算了,我带你出去开个荤,好好补一补吧。”

江离笑着点了点头。

餐厅中。

赵澜特意给江离点了鸡汤,并且看着江离一滴不落地喝完,才舒展眉头,放心一笑。

面前的这个男人虽然表面上给人一种随意公子哥形象,但是谁又能知道他当初竟然因为交往了八年的女友狠心地抛下他,而选择跳河自杀。

当时若不是江离正巧晨跑路过,救下了赵澜,恐怕就不会有两个人坐在一起的场景。

也是因为这样的渊源,赵澜才会这样全身心地帮助江离,将她从监狱里保释出来,甚至还为她回国铺路。

“想什么呢?”

赵澜看着江离一直专注地看着自己,连手中的食物都忘了吃,不由地轻笑起来。

江离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就看到了两个深情拥吻的狗男女。

真的是冤家路窄,狗改不了吃屎。

宋彧也一眼看到了江离,脸上立刻堆上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对着身边的女伴小声地说了些什么,女伴便乖巧地走到了旁边的空桌前。

宋彧仿佛没有看到赵澜一般,直接笑着坐到了江离旁边的空位上,还十分亲昵地直接将手放在了江离的肩膀上。

江离鄙夷地看了眼宋彧,一把将他的手拍开。

“宋彧,你就不怕秦思月知道吗?”

“她哪里有你的味道甜美啊!江离,要不要考虑投入到我的怀抱中,我保证让你欲仙欲死。”

宋彧的嘴角扯出一抹猥琐的笑容,眼底满是戏谑。

赵澜眼底幽暗地直接走到宋彧的旁边,一脚将他身下的椅子踢开。

“哎呦,江离,还真是小瞧你了,这周围还都是护花使者啊?想来应该是你这床上功夫了得,才会让大家都对你念念不忘吧?”

宋彧故意将念念不忘四个字念的格外重,江离缓缓地拿出手机,放在桌子上,只见上面停留在录音的界面。

“若是不想让着录音明天就到秦家人的手里,就立刻滚出这里!”

江离冷漠的声音响起来,宋彧一下子愣住,没有想到江离竟然在他还没靠近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录音了。

“哼,好!江离,这一次算你厉害!”

宋彧满心憋屈地转身离开,赵澜看着江离淡漠的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

.....

萌妻难追:总裁,请负责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萌妻难追:总裁,请负责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萌妻难追:总裁,请负责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