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一手资讯 > 傲娇宫少:小妻送上门温南枳宫沉小说精彩章节篇免费试读

傲娇宫少:小妻送上门温南枳宫沉小说精彩章节篇免费试读

2019-12-02 13:49:09来源:WXB发布:如素

傲娇宫少:小妻送上门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九章 服侍我

房间里还残留着原始欲望发泄过后的气息,厚重的床帘投不进一丝光线暧昧的灯光下将宫沉的身影照得影影绰绰。

温南枳稍稍抬起眼皮看床上的人起身,吓得立即将目光放在了脚尖的地板上。

宫沉毫不遮掩的起身精壮的体魄展露无遗,随手抓起一件睡袍便搭在了肩头,连袖子都没有穿好。

“滚过来。”

充满戾气命令的声音落下,随即便是咯哒一声宫沉的指间多了一支烟,烟头晃晃上下移动着走过温南枳面前时刻意吐了一层云雾。

温南枳呛得想咳嗽,但是在猛兽面前她除了臣服战栗之外,只能憋着一切的不适。

她迟疑一下,跟上了宫沉的脚步脑海里那些不堪的画面折磨着她身上所有的感官,下身的不适越发明显,身体摇晃一下略微抬起比常人生病后更加苍白的脸颊。

房间配套的浴室很大,帝王般的按摩浴缸横在窗前,里面的水翻滚着热气。

宫沉在她低头之时已经撇开身上要掉不掉的睡袍,踩着台阶直接躺进了浴缸原本宽大的浴缸,瞬间被他修长高大的身躯填满。

热水覆盖了宫沉身上每一道肌肉纹理,像是抹了一层油一样光亮剑拔弩张,势头骇人。

温南枳站在一旁,头低得后颈都绷直了,呼吸压得很低,深怕惹到宫沉。

眼前的男人对她而言,像个恶魔,阴晴不定,黑暗危险,却有着一张性感邪魅的脸。

恶魔的双眸扫过窗外的樱树,嘴里压了一口烟,猛然瞥向温南枳。

“服侍我。”

三个字像把利刃一样贯穿温南枳的身体。

但是一想妈妈的命还在温祥和钱慧茹的手里,她只能战战兢兢的走到浴缸前蹲下。

可她不知应该做些什么,只能抬首看向宫沉却对上了他那双阴沉的眸子,她抬起的手来不及缩回就被他抓住了手腕。

宫沉几乎没有用力,就把虚弱的她拉进了浴缸里。

温南枳挣扎着起身,却被宫沉强硬的压在腿上贴着火热的源头,她又开始发颤,周遭包裹的水也跟着她的身体幅度不大的泛着涟漪。

宫沉一用力便撕了温南枳身上老旧的格子衬衣,扣子在水面打转便沉了下去温南枳搂紧上身。

宫沉的目光不由得愈发加深,想起了刚才床上肖蓝的表现热情奔放,甚至足够的放荡配合,但是他觉得……不够。

温南枳不如肖蓝美艳,身材也不如肖蓝丰满却是宫沉见过女人中最白的一个,因为皮肤白所以身上别的颜色显得特别明显,哪怕是指腹稍稍用力揉擦那红印都像是娇艳的花朵一样,催人采撷。

温南枳如今身上除了被温祥用鸡毛掸子抽打的红痕,就属他留下的印记最多像是白瓷上点缀的朱砂,勾人回味。

宫沉抬起温南枳煞白的脸颊,双眸黑白分明却异常的恐慌这是他想要看到的眼神,温家的人看到他就应该害怕。

因为皮肤白,所以唇色才显得红润,也因为皮肤白眼眸上上下睫毛漆黑根根分明,比别人擦了睫毛膏画了眼线还要浓郁,带着楚楚可怜的颤动。

如果温南枳不是温家的人,或许他会对她温柔一些,偏偏她是!

想着,宫沉比女人还要尖细的手指已经在温南枳胸前落下了红色手印。

温南枳疼得呜咽一声,抓着他向下的另一只手,用力摇着头,“疼,真的疼。”

宫沉却一笑,眼角流转着致命的笑意,“疼就对了。”

宫沉翻身将温南枳架在浴缸旁,身体的冲动已经等不到他完全扒光温南枳了本能的寻着发泄口宣泄着。

碰撞的身体,溅起的水花,洒的浴室到处都是水,交织的喘息声此起彼伏。

而此刻房门外的一双高跟鞋微微跺了一下地面,怨恨的面容直勾勾的瞪着里面的一对人。

高烧才退的温南枳,身体承受着成倍的蹂躏,结束后却还被宫沉压在浴缸旁跪着继续服侍他。

温南枳手里捏着毛巾,身上的衣服已经扣不住了只能拢紧贴在潮湿的身体上,短发上的水珠顺着后颈带着凉意划过她的后背。

即便如此,她还是咬着已经破皮的唇瓣忍着眼角的湿润。

“用点力!”宫沉愠怒的开口,一手随意的搭在边沿,肌肉随着怒气发紧。

温南枳强撑着意志,用力的擦拭着他的肩头。

宫沉稍稍一动,露出了肩头的纹身。

见状,温南枳浑身发怵,纹身上的鹰眼像是活了一样直勾勾的盯着她,像是睥睨微贱的猎物,目光阴鸷冰冷。

像极了眼前的宫沉。

第十章 随便玩

宫沉起身走出浴缸,露出了整个背上的纹身。

刚才温南枳一直低头,如今却看得十分的真切,手里的毛巾掉进了水里。

宫沉看了她一眼,她立即抓起干毛巾替他擦干身上的水渍,动作不敢有一丝怠慢。

栩栩如生的鹰纹身上有些凸起感,她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才发现鹰身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伤口,遮盖下变成了鹰的羽翼,每一道都特别的鲜活。

纹身只是遮盖伤痕吗?

为什么他身上会有这么多伤痕?

宫沉察觉到了温南枳停留的目光,抽过她手里的浴巾,随手一围,“滚。”

“好,好的。”

温南枳像是巴不得一般,立即冲出了房间。

几步之外,肖蓝等着她,讥笑道,“哟,舍得出来了?现在宫家的女佣都这么胆大了吗?连主人的床都敢爬?”

温南枳抿唇,瑟缩的想要避开肖蓝靠近的身体。

肖蓝抬手赏了她一巴掌,重重的一巴掌落在温南枳白嫩的脸上,声音脆响。

肖蓝揉揉掌心后,冷笑着盯着她警告道,“也不照照镜子自己是什么货色,还敢勾引宮先生?”

温南枳捂着脸颊,苍白的脸上立马留了掌印,嘴角渗出鲜血触目惊心,她却咬紧牙关,逼着自己吞回眼泪。

房门一开,已经穿戴整齐的宫沉看着眼前的两个女人。

肖蓝美目巧笑的贴着宫沉,“宮先生,难道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吗?找个女佣恶心我?”

宫沉一笑,随肖蓝刺激温南枳,他只是伸出手指挠了挠肖蓝的下巴,笑言,“她怎么惹你了?”

言语暧昧,仿佛充满在意。

温南枳不敢吱声,捏紧了手中的随时都会敞开的衣服,半垂着脑袋,脸上除了苍白之外,更多的是无神,眼角的泪水悬着就是不肯落下。

宫沉见温南枳不哭,心有不满。

会看脸色的肖蓝见宫沉皱眉,似乎有些明白了,上前挽着他笑道,“这么一个不会做事儿的女佣,惹到我就算了,不过我看她好像是惹宫先生不高兴了呢。”

“今晚上宮先生不是有个应酬吗?我看她嫩得很,长得也还凑合,说不定很合那些老总们的口味呢。我可是替宫先生的生意着想,玩个女佣总不会让宮先生心疼吧?”

宫沉明白了肖蓝的意思,目光落在温南枳身上,唇角勾起弧度,“好。”

肖蓝看宫沉没有一点犹豫,就知道温南枳也不过如此,今晚上就让那帮男人玩死她算了,也算是替她分担了。

温南枳贴着墙,浑身没有一丝温度,僵硬的比旁边的绿植都要笔直。

她只看到肖蓝贴在宫沉的耳朵边上有说有笑,并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不过很快的,宫沉就发话让她滚了。

回到杂物间,温南枳又开始发烧,身体的温度起起落落,睡了一觉又一觉,大量出汗让她像是泡在水里一样。

傍晚的时候,两个女佣冲进来架着她,替她换了一身衣服又将她推到了宫沉面前。

宫沉正要出门。

挽着宫沉的肖蓝,看到温南枳一身红裙,肤质细腻凝白,心生一阵妒意,不等宫沉看清温南枳就拽着上了车。

温南枳昏昏沉沉被带进了灯红酒绿的场所,推进房间后,看清眼前的状况,她脸上立刻煞白一片。

七八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起身恭敬的对着宫沉喊了一声,“宮先生。”

肖蓝仰着高贵的头,贴着宫沉坐下,像是宣誓她的身份一般,拨弄了两下红色的指甲,点了点红唇,目光指向温南枳,“这次宜市的工程能顺利拿下来,大家都辛苦了,这是宮先生的心意,虽然比不上往日小明星,小嫩模,胜在会玩,懂吧?”

男人的目光在视觉上已经把温南枳扒光了,温南枳恐惧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不停的退后着。

她的后背贴在冰冷的墙面上,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在颤抖。

男人们在宫沉面前还不敢乱来,都有些胆怯的望向宫沉,就等着命令一般。

“不要,宮先生,不要……”

温南枳哀求的看向宫沉,吓得双腿发软。

“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我保证,我保证以后听你的话,呜呜呜……”

温南枳想要跑过去求宫沉,却被房间里的保镖给拦下来了。

“我给过你离开的机会,是你自己跪着求我要留在我身边的,温家的小姐,这样的小场面,就受不了么?”

黑暗里,宫沉的嘴角蓄着微笑,眼眸之中,全是寒冰。

“不是的,宫沉,我……”她是为了妈妈才留下来的。

没有人跟她说过,宫沉还有把自己的女人送给一群男人享用的癖好。

宫沉看到了温南枳的惶恐,捏着盛着酒的水晶杯,微微挑眉,整个人都隐匿在了昏暗的灯光下。

唇瓣微启,“随便玩。”

第十一章 救救我

随便玩。

这三个字,就像是瞬间给温南枳判了死刑。

温南枳不战而栗,想要转身逃跑时,被人从后面抓住了裙角,从背后拦腰抱起扔在了沙发上。

“放开我!”温南枳大喊着,声音都破了音。

“嘿嘿,小美人儿,真白真嫩。”

“不要!啊!!”

温南枳被压在沙发上,宫沉就坐在一侧,双腿叠放,无比矜贵。

她的视线绝望的扫过他那张满是阴寒的脸,她疯狂的挣扎,抗拒着那些在她身上乱摸的男人,全身的血液像是冲到了头顶一样。

此刻,她恨不得拉着他一起下地狱去!

肖蓝讨好似的替宫沉点烟,宫沉面色阴霾,目光里倾泻着危险的气息,“温家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宮先生,你放心,你照应我们,我们自然是会帮宮先生整垮温家。”其中一个男人奉承到,手却抚着温南枳细致的肌肤,露出了猥琐的笑意。

宫沉夹着烟的两指放在唇边,看着挣扎大喊的温南枳,“用温家的女儿,换一笔整垮温家的生意,不亏。”

温南枳唇上的血色退的干干净净,看着坐在对面面无表情的宫沉,呼救的声音像是被人掐了,卡在喉间。

她抓起桌上的洋酒瓶砸在桌角,碎渣扎进她的手背,殷红的血迹比身上红裙还要显眼。

她挥动着尖锐的碎片,撑起身体躲开靠近自己的男人。

这些男人已经迫不及待的脱了大半的衣裳,露出肥硕的肚子,一个比一个恶心。

“……别,别靠近我。”温南枳艰难的吐出一句话,一张脸上全是泪痕。

身体却被卡在了男人们和宫沉中间,她踩着沙发,后背已经贴上了玻璃窗。

宫沉起身,眼底依旧没有任何波澜,“滚过来。”

“不!我不!!”

温南枳手掌心被玻璃瓶割破了,鲜血滴滴答答的从手里滴落。

她嘶吼着回答着宫沉的要求,脑子明确的只有一个想法。

那就是——要她伺候这些男人,她不如去死!!

“宫沉,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怎么可以这么无情!!”她都已经卑微到极点了,为什么他还要这样变本加厉的侮辱她。

难道只是因为温家跟宫家的仇恨!!

“呵,收起你那虚假的眼泪。”宫沉无情冷哼。

无情么?

比起当年温家打压宫家的时候做的那些事儿,他现在做的这些“无情”的事情,只是千万分之一的皮毛而已。

“还愣住干什么?不喜欢女人么?”

宫沉扭头,阴沉质问那些肥肠满肚的男人。

这些男人瞬间惊醒,快速的围拢,将温南枳包围了。

温南枳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她逃不过宫沉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

她看着满手的血,“妈妈,对不起。”

她绝望的看了一眼宫沉,眼里全是绝望的憎恨。

宫沉脸上表情鲜少的一怔。

“宫沉!你凭什么这么对我!温家凭什么这么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尖叫吼出这句话,下一刻,温南枳推开窗户,直接跳了出去。

宫沉手里的烟被攥进手心,烟头滚烫,他却毫无知觉,只是盯着眼前的窗口。

肖蓝捂着脸尖叫,“啊!死人了!”

……

温南枳也以为她死定了,但是她的身体却落在了花哨的雨棚上,弹了一下,砸在了满是草的草丛里。

只是腿撞在了花坛上,钻心的疼让她冒了一身的汗。

她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仰着头是那被砸得摇摇欲坠的雨蓬。

再往上,便是探出脑袋的宫沉,他目光深幽冷血,即便是隔着三层楼的高度,在霓灯下都带着不战而栗的锋利。

宫沉对着身后的人说了什么,温南枳忍着剧痛害怕的在草地上滚了一圈,整个人滚到了人行道上。

她对宫沉的恐惧,光是想都觉得比这腿上的痛要恐怖百倍。

在温南枳的认知里,她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矛盾的男人,可以邪魅随性,也可以嗜血成性。

前一刻笑得人心神摇曳,后一刻便残虐暴戾。

宫沉,是个极度危险又阴晴不定的男人。

温南枳意识到后,她拖着受伤的腿,一路蹦到了别处,在力气耗尽的时候,一双手托住了她。

她抬头便看到一双充满担忧的眼眸,没有多想她便开口求救,“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我不能被他抓到!”

“小姐,你冷静一点。”男人略微诧异的盯着眼前惊恐的女人,受惊之下,女人浑身都苍白像白瓷,伤痕点点却十分的诱人。

男人看了一眼她,将她塞进了就近停靠的车里,然后自己上了车。

男人没有着急离开,而是掏出手机拨通了某个电话,“我有点事,今天不聚了。”

温南枳缩在后座位下,双目瞪大的看着驾驶位上的男人,带着几分恳求,声音也跟着哑然,“救救我。”

男人看了看车后面靠近的几个大汉,一脚油门把车子驶了出去。

傲娇宫少:小妻送上门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傲娇宫少:小妻送上门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傲娇宫少:小妻送上门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