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穿越之嚣张丑妃花做的雪茄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穿越之嚣张丑妃花做的雪茄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2019-12-02 12:15:10来源:zzy

穿越之嚣张丑妃花做的雪茄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这里推荐穿越之嚣张丑妃慕容瑾萧衍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这本小说是由作者花做的雪茄创作的,穿越之嚣张丑妃花做的雪茄小说最新目录揭秘。一朝穿越,她成了御医世家的嫡小姐!丑八怪?不过是小小胎毒,轻而易举就能清除!医学白痴?废物?那就让他们看看,废物是怎么逆天的!姨...

穿越之嚣张丑妃花做的雪茄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穿越之嚣张丑妃最新1-5章免费在线阅读

《穿越之嚣张丑妃》第1章虐打,丑八怪

残破的屋门被来人一脚踢开。

丫鬟小凌看到来人,一脸惊恐地喊道:二小姐!二小姐我求您了......随即被来人的贴身丫鬟秋菱捂住了嘴。

来人便是慕容府二小姐慕容瑶,她此刻犹如来自地狱的黑白无常,手里拿着一根特制九节鞭。

与一般九节鞭不同,慕容瑶手里拿着的九节鞭上有密密麻麻的倒刺,在清冷的月光下,尖尖的倒刺看起来阴森森的。

慕容瑶扬起手中的九节鞭,十五岁少女的脸上带着狠劲,一双丹凤眼透着嫉恨,瞄准躺在掉漆的木床上的人,使出五成力鞭打下去。

床上的人倏地睁开眼睛,九节鞭上的倒刺一下子刺入肉里,刺痛传入神经,令人不自觉地痉挛。

九节鞭随着慕容瑶的拉扯,被鞭打的人背上的皮肉便绽开来,鲜红的血迹很快就染上白色的亵衣。

而床上的人为了防止自己喊出声,咬住枕头,抱紧自己不断地往单薄的被子里缩。

慕容瑶被她举动惹怒了,一甩九节鞭,桌上的水壶应声落地,碎成了一地,慕容瑶却视若罔闻,上前把床上的人拽到地上。

你还敢躲?慕容瑶看着地上的人被鞭打的地方噙出红色的鲜血,顿时红了眼,胡乱地挥着鞭子:我让你躲!我让你躲!

慕容瑶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的人如老鼠般四处逃窜,心情大好,下手更是狠了几分。

你以为你真的是燕王妃吗?你以为皇上赐婚你就会顺利嫁给燕王吗?

慕容瑶想起燕王那冷峻的脸庞,看向自己时清冷的眼神,再想到他会用这种眼神看地上那个丑八怪,一时之间控制不住自己,发了疯地鞭打地上的人。

啪嗒慕容瑶手中的九节鞭终于断了,破烂的屋子才恢复了安静。

被捂住嘴的小凌早已泪流满面,无力挣扎了。

而躺在地上的人缩成一团,不断抽搐,衣服早已被鲜血染红了。却始终不敢出声,死死地咬住嘴唇。

哼!你以为我会让你如愿以偿,风风光光地嫁给燕王?做你的春秋大梦!慕容瑶居高临下,甩掉手上只剩下的一截九节鞭。

屋内油灯火焰微弱闪烁,此刻脸上溅到血迹的慕容瑶表情扭曲,犹如从地府来索命的恶鬼。

即使是贴身丫鬟秋菱,也被她此刻的凶恶的模样吓得寒毛竖起。

而就在此时,慕容瑶瞪了秋菱一眼,秋菱愣了一会儿反应过来,拽着还在做垂死挣扎的小凌出去了。

慕容瑶看秋菱离去,才回头看着地上犹如蝼蚁般的人,冷笑着蹲下身,发觉地上那人死死地拽着一抹红。

慕容瑶冷哼一声,用力从她那血肉模糊的手上抢过来,发现是一块帕子,上面绣的竟然是一副鸳鸯戏水图!

而刚刚一直没吭声的人,因为一直护着的手帕被抢走,下意识地挣扎着要抢回来。

慕容瑶见状气得差点咬碎一口银牙,呸了一声,胡乱地撕烂了这块手帕。

随即抬脚就往地上的人的腹部踢去,一边踢还不忘咒骂:

贱人!你也不照照镜子,还想跟燕王鸳鸯戏水?简直就是厚颜无耻,不要脸!

你以为你真的是这慕容府的嫡小姐?你不过是商贾之女的贱种!是个没用的废物!

如果不是你,今天被赐婚的就是我!我才是这慕容府的嫡小姐!我才是燕王妃!

怒发冲冠的慕容瑶早已失去理智,口不择言,不断地踢着地上蜷缩的人,直到脚酸了才停下来。

躺在地上的人早已没有了动静,全身衣不蔽体,血肉模糊,没有一寸肌肤是完整的,看起来犹如一具被饿狼撕咬过的尸体。

想一死了之吗?求我啊!哈哈哈!想死可没那么容易!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来人!

慕容瑶又不解恨地往地上的人踩了一脚,然后一甩水袖,秋菱就带着喝得烂醉的陈顺进了屋。

陈表哥,记住!这可是慕容府的嫡小姐,攀上了她,你就是慕容府的嫡女婿,荣华富贵,升官晋爵,都不在话下!

慕容瑶笑得阴险,对着醉的不省人事的男人说道,顺手便把他推进破烂的屋子里。

好好守着,出了岔子我唯你是问!慕容瑶对着秋菱说道,然后毅然离开了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破旧的屋子传来淡淡的催情香,秋菱用湿手帕捂住了口鼻,静听屋子的动静。

嘿嘿!美人儿!大爷我来了!

秋菱听到这差点吐了出来,就她那丑陋的模样,还美人?果然这催情香要人命!

救命啊!救命啊......

秋菱守在门口,听到少女微弱的呼叫声,心想,大小姐这次死定了!二小姐这一计可真高,要怪只怪这大小姐上辈子投错了胎!

是重物碰撞的声音,屋里一时恢复了宁静。

守在屋子外面的秋菱全身警惕,竖起耳朵,贴在门口。

嘿嘿,性子竟然这么刚烈,我喜欢!

然后便听到陈顺的淫笑,秋菱打了个冷战,陈顺对着那张癞蛤蟆脸还下得了手,当真是饥不择食。

突然,一声杀猪般的尖叫突破屋顶,直冲天际,慕容府内院也有了些动静。

秋菱急得跺脚推门而进,然后被眼前的情形所震惊:

陈顺捂住命根子在地上打滚,口中还不停地喊着我的宝贝儿,我的宝贝儿。

而那少女低着头,凌乱的头发遮住了她的神情,看不清她此时的情绪。

表少爷!您这是怎么了?

秋菱顾不了那么多了,看着在地上鬼哭狼嚎的陈顺,怕他提前把老爷夫人招来了,坏了二小姐的好事,想要上前扶住陈顺。

谁知刚走出一步,膝盖一酸就跪了下去!

抬头正好对上屋里一直没出声的少女的双眼,深绿色的双眸散发出寒冷的光芒,令秋菱全身不寒而栗。

大.....大小姐?秋菱看着眼前面容丑陋的少女,犹豫地喊了一声。

大小姐?什么大小姐?少女似乎迟疑了一下,然后脑海里的记忆一下子涌了上来。

原来她没死!而是穿越了!

《穿越之嚣张丑妃》第2章穿越,慕容府

半跪着的是少女身子渐渐地有了知觉,此刻全身像被车轮碾轧过一般。

巨大的疼痛,眼前的陌生人,令她不得不从脑海里搜索可用的消息。

原来,她穿越到这具身体的原主也叫慕容瑾,是御医世家慕容府的嫡小姐。

慕容瑾的父亲慕容盛是大萧国的皇帝首席御医,年轻下江南游学时,医治了江南首富沈浩天幼女沈婉清的顽疾。

沈婉清是当时江南有名的才女,还是貌美的才女,慕容盛对她一见钟情。

而沈婉清则是感激慕容盛的救命之恩,便接受了慕容盛的追求。

一开始双方家里都不同意里两人的婚事,慕容家自持是御医世家,不屑与商人结亲。

而沈浩天则是怕自己的掌上明珠,会因为商贾之女的身份被欺凌,不愿把自己女儿嫁过去受苦。

可这天底下哪有不爱孩子的父母?

沈浩天最终还是拗不过最疼爱的女儿,同意了这门婚事。

于是沈婉清满心欢喜地随慕容盛回到京都,也顺利嫁入了慕容府。

沈婉清以为这是幸福生活的开始,谁知慕容盛早已有了两个通房,三位姨娘。

而且个个年轻貌美,手段了得。

成亲半年后,沈婉清怀孕,慕容盛说了一句夫人安心养胎后,便再也没踏入过她的清林院。

怀胎八月,沈婉清因为孕吐得厉害起不了床,慕容盛不闻不问,还纳了慕容瑶的生母柳姨娘。

沈婉清在床上听到这个消息,竟当场晕阙了过去!

曾经的山盟海誓早已崩塌,沈婉清这时也意识到自己将真心托给的并非良人,终日郁郁寡欢。

沈婉清生下慕容瑾不久便去世了,这等同于把在襁褓中的慕容瑾扔进龙潭虎穴!

而慕容瑾,一出生左脸上有巴掌大的黑色印记,奇丑无比!加上刚出世就丧母,慕容家给她扣上了克母的罪名,然后就把她丢给奶娘。

长到五岁,慕容盛念慕容瑾是慕容家唯一的嫡女,怎么也得学一些医术。

却无奈慕容瑾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怎么教都记不住,还把祖传的药秤给折断了,气得慕容盛下令她不准再学医!

御医世家的嫡女是个丑八怪,还是个医学白痴这件事情,很快就传遍了京都大街小巷。

无论什么时候,都被京都百姓拿来当作饭后茶余的笑资,这对御医世家的慕容家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污点!

所以慕容瑾这十六年来,爹不疼,姨娘和庶妹处处打压欺凌她,而且就在刚刚,还差点被一头肥猪毁了清白!

在古代,清白对一个女孩儿来说简直比生命还重要!所以原主宁愿一头撞死,也不愿意被玷污!

慕容瑾想到这些,周身的寒气就冷了几分。

她慕容瑾可是二十一世纪的美女神医,是年仅二十岁就以独创的针术疗法闻名医学界的奇才。

无论是疑难杂症还是各种奇毒,她都能运用针术一一化解。

不仅如此,她还是世界上第一杀手组织旗下唯一的女杀手!冷血无情,下手准狠,业界都称她为女撒旦,同行遇上都避之不及。

而她这次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小心中了埋伏。

慕容瑾以为自己就那么命丧黄泉了,没想到她穿越重生了!

医学白痴?不尽其然吧?她的脑海里可是有着二十一世纪最系统的中医知识!

废物么?呵,那就让他们看看,废物是怎么逆天的!

还从来没有人敢在她慕容瑾面前说她是个废物!

慕容瑾一咬牙,勉强站起身,扯过放在床边的外衣,一挥手便披到自己身上。

冷眼看着还未回过神的秋菱以及在地上滚了不知几百遍的陈顺。

哼!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也好意思拿出手?

慕容瑾嘴角微扬,苍白的脸与猩红的血迹形成鲜明的对比,竟然比刚刚慕容瑶那扭曲的表情更令人不寒而栗!

如果说慕容瑶是索命的恶鬼,那么慕容瑾此时就像地府的阎王!无形的强大气势让跪着的秋菱身子不由地颤抖。

啊我的宝贝儿在地上挣扎的陈顺见到有人来了,不管不顾的喊叫着。

来人正是听到慕容瑶说内院有贼人,带着十几个护卫一同赶来的慕容盛和慕容瑶的生母柳美娜。

啊!老爷!夫人!秋菱也被陈顺这么一吼,回过神来。

这是怎么回事?慕容盛皱着眉头,这情况是哪里是偷盗?分明是捉奸!

咦?表少爷怎么会在这?怎么在躺在地上?站在慕容盛旁边的柳美娜佯装诧异道:老爷,无论如何,您先帮表少爷看看是怎么回事吧!

柳美娜保养极好,皮肤紧致光滑,看起来与二十七八岁的姑娘无异。生有一女一儿,女儿便是慕容瑶,今年十五岁,儿子慕容珉今年十三岁。

此时她那一双柳叶眉紧皱,眼里满是担忧地看着慕容盛:还有大小姐这是怎么了?怎么浑身是血啊?还衣冠不整?

由于柳美娜好心地提醒慕容盛,慕容瑾此时衣冠不整,慕容盛脸色变得铁青。

其他人在门外守着!没有我的吩咐不得轻举妄动!慕容盛转身对十几个护卫下令。

慕容盛从头到尾没有正眼看过慕容瑾,而是径直走到陈顺身旁,查看了陈顺的情况,皱了眉头之后,隔着手帕把扎在陈顺命根子上的银针拔了出来。

不堪入眼的东西!慕容盛把那银针和手帕一把拍在桌上,声音之大连守在门口的护卫都吓了一跳。

这时,一直低着头的慕容瑾也终于抬头看了来人。

只见七尺高的男人眼底冷漠地看着她,脸上表情极其难看,这就是原主的亲生父亲慕容盛?

大萧皇帝的专用御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哼!不过是个喜新厌旧的种马!

慕容瑾想到他对沈婉清的所作所为,心中不由地对这个父亲鄙夷:简直就是古代版的渣男!

而站在慕容盛和柳美娜身后的慕容瑶,此时搀着柳美娜,脸上的得意之情溢于言表,毫不掩饰。

蠢货!慕容瑾在心底冷笑一声,随即便低下头。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秋菱,你说!柳美娜紧皱眉头,一副担惊受怕的模样。

《穿越之嚣张丑妃》第3章打脸,慕容瑶

秋菱想起刚刚陈顺突然就被人伤了,还有自己不受控制下跪的事情,有些犹豫地看了慕容瑶一眼,慕容瑶凶狠的眼神让秋菱不得不做出选择:

夫人!奴婢也是听到动静赶来的,没想到撞见了......撞见了大小姐和......和表少爷的好事!

秋菱特意把好事两字咬得极重。

秋菱!这话可不能乱说!大小姐可是皇上赐婚的燕王妃,你这话要是传出去,可是要杀头的!

柳美娜保养得当的脸上表情凝重,连忙上前一步,阻止秋菱说下去。

到底怎么回事!都给我说清楚!慕容盛听到柳美娜的一番话,由严肃变为盛怒。

瑾玉院的下人呢?出了这么大事情,一个人都没有!慕容府是养了一群废物吗?

慕容盛正值壮年,因为是医者,身体极好,这一声怒吼中气十足,把在场所有人都吼住了。

老爷息怒!可别气坏了身子!先听听秋菱怎么说吧?

柳美娜立刻上前,拍着慕容盛的胸膛,微皱的眉头表露出她的担忧,而轻拍的手却是极其温柔,一副善解人意的柔弱模样,是个男人看了都会心软。

哼!慕容盛甩了甩袖子,坐在了屋子里唯一的椅子上。

秋菱,你还不赶紧把你看到的都说出来?要是有半句假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慕容瑶立刻跳出来,背对着慕容盛和柳美娜,对秋菱使了个眼色。

奴婢不敢!老爷!夫人!奴婢......

呵呵,夫人?

秋菱正要想说出真相,却被一声冷笑打断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料到慕容瑾会开口。

我竟然不知道,母亲在这屋子里?

慕容瑾渐渐地抬起头,溅到鲜血的苍白脸上,有一大半脸皮肤粗糙,泛着紫黑色。

顶着这么一张令人作呕的脸说出这句话,令这屋子顿时阴冷了几分。

你.....你在胡说些什么!慕容瑶到底是个十五岁的少女,一听到神鬼的事情,惊恐失色地躲到慕容盛旁边去。

大小姐,这可不能乱开玩笑,都吓到二小姐了!柳美娜一脸心疼地抱住慕容瑶,把心软的慈母形象演绎得淋漓尽致。

我像是在开玩笑吗?慕容瑾嘴角微微扬起,幽幽的眼睛看着慕容瑶,看起来十分诡异。

够了!慕容盛拍了桌子,制止了慕容瑾。

慕容瑾心底一阵冷笑,这柳美娜有点手段,慕容盛有三个姨娘两个通房,她不仅拿到了慕容家后院管理权,还能让慕容盛如此维护她,看来要替原主出口恶气,还得从长计议。

夫......

啪!

秋菱看慕容瑾被慕容盛吼住,突然底气十足,恶毒地看了慕容瑾一眼,想要再次开口,却没料到自己只说了一个字就被人狠狠地扇了一个耳光。

你没听到柳姨娘说的吗?吓到二妹妹了!

慕容瑾虽然打的是秋菱,可眼神却一直盯着慕容瑶,仿佛是打在慕容瑶的脸上。

咬文嚼字的游戏谁不会?

在场所有人被慕容瑾的举动震惊了!

传说中的废物大小姐竟然打人了!

虽然打的是个丫头,但要知道她虽然是慕容府的嫡小姐,慕容府的下人谁人不知,无论是二小姐还是下人,都可以打骂慕容瑾。

而如今,她竟然当着慕容盛的面,打了慕容瑶的贴身丫鬟!

这一巴掌不但让人错愕,更像是在打慕容瑶脸。

咳继续说!慕容盛示意秋菱说下去。

慕容盛斜眼看了一眼自己的嫡女,容貌还是那么不堪入目,性子也不像是柳美娜说的温良,没教没养的,心中对慕容瑾又厌恶了几分。

是!老爷!

秋菱捂着被打得生疼的脸颊,抽泣地说:今夜轮到奴婢当值,奴婢伺候好二小姐更衣,准备回房的时候就听到了瑾玉院传来了声响。

还以为是贼人,于是禀告了二小姐,二小姐说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便去告知老爷和夫......柳姨娘。

秋菱原本想说夫人,结果被打断了两次加上脸上还火辣辣地疼,不敢再说夫人。

然后奴婢先赶了过来,没想到.....没想到竟然看到了表少爷和大小姐在.....在......老爷恕罪!奴婢实在是无法启齿!

秋菱说到最后,憋红了脸也没说出来。

慕容瑾看在心底,嘴角冷笑的弧度却是越大,一个个都是戏精啊!这大萧国欠他们一座小金人啊!

慕容瑶则是在一旁看了一眼慕容盛的脸,黑云密布,是暴风雨前的征兆!于是立刻给陈顺递了个眼神。

XY丈,您可要替我做主啊!

这时,一直在一旁打滚哼哼的陈顺依旧捂住命根子,脸上的肥肉因为喊的用力而甩动着,涕泗横流的模样令人生厌。

陈顺,我念你是亡妻胞姐的独子,独自北上京都谋事,才让你在暂住慕容府,可不是让你干出这等偷鸡摸狗的事!

慕容盛没想到当初心软收留了陈顺,竟然会闹出今晚的事!

XY丈!冤枉啊!是.....瑾表妹让我来这......瑾玉院找她的!我以为这是您默许的,要不然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做出这种忘恩负义之事!

陈顺贼眉鼠眼的模样,还不忘看了慕容瑾一眼。

他没想到这个慕容瑾丑八怪竟然对自己下毒手,想到她差点害得自己以后不能人事,断子绝孙,一想到这,陈顺就气得两颊的肥肉直抖。

还有!是瑾表妹给我下了药,我才会这般糊涂的!我要是.....要是清醒的,看到这.....这瑾儿表妹的脸,我也下不去手啊!

陈顺伸出胖手指着慕容瑾桌子上的香炉。

爹爹!我刚刚进门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原来是催情香!

慕容瑶见状立刻就拿起那已经燃尽的香炉闻了闻,惊讶道。

混账!慕容盛这次不仅拍了桌子,还把那香炉给摔在地上。

老爷!您先别生气!大小姐或许有她的苦衷呢!毕竟燕王府也不是平常人家,规矩自然比慕容府要多得多,大小姐想不出别的法子拒绝这门亲事,就用这种作践自己的方法......

柳美娜说到一半,便拿着帕子捂住了嘴,一双凤眼蓄满了泪水。

大小姐!你有多大的委屈都可以说出来!没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为何要出此下策呢?这让妾身以后如何下去见夫人!

柳美娜说完便哭了起来,哭得一脸梨花带雨,看得慕容盛心中一软。

慕容瑾,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这慕容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慕容盛气极了,走到慕容瑾跟前,扬起了手。

呵,我没什么好说的!

慕容瑾就这么挺直腰板,身上披着的衣裳也被染得血迹斑斑,手背上都能看到皮开肉绽的伤口,看起来伤得不轻,而慕容瑾仿佛全然不觉,只是冷眼淡淡地看着慕容盛。

慕容盛被慕容瑾看的怔住了,刚刚那个眼神,实在是太像了!扬起手的一掌迟迟没有打下去,看得慕容瑶在一旁很是捉急。

大姐,你不想嫁给燕王也不能做出这种不知羞耻的事情,这么做是在违抗圣旨,这是不忠!还把慕容家推到风口浪尖上,这是不孝!

慕容瑶果然是柳美娜一手调教出来的,几句话就给慕容瑾安上了不忠不孝的罪名!

慕容盛原本消散的火气一下子冲上了头顶,眼看着手就要落在慕容瑾的脸上。

谁说我不嫁给燕王的?

《穿越之嚣张丑妃》第4章辩解,还清白

慕容瑾话音一落,这破旧的小屋子竟如死寂一般。

慕容盛眼看就要落在慕容瑾脸上的手竟也收住了。

你说什么?你疯了不成?你嫁给燕王?痴人说梦!慕容瑶一个箭步走到到慕容瑾身前,狰狞着表情欲要拽住慕容瑾的领口。

痴人说梦?我可记得这是皇上赐婚,这痴人说的莫非是皇上?

慕容瑾抬头,如幽井般深不可测的眼眸气势逼人,一字一句地从她那被鲜血染红的唇中吐出。

慕容瑶被这气场震得硬生生地停在了距离慕容瑾一步之外的地方,无法再向前。

放肆!慕容盛一甩宽袖,指着慕容瑾,凛冽的眼神竟然有了杀意,即使只是一闪而过,也被慕容瑾捕捉到了。

我说得不对么?难道那摆在供奉慕容家历代先祖的祠堂里的圣旨是假的?又或者,慕容家想违抗皇命?

慕容瑾话里带着笑意,声如莺啼,清晰明亮,句句反问。

一时之间,屋内寂静得极其诡异。

大小姐说的是什么话!这皇上赐婚,自然是慕容家的荣耀!怎么会违抗呢?大小姐以后莫再说这些大逆不道的话了,让有心人听去了,可是大罪啊!

柳美娜上前抓住了慕容瑶的手腕,把她拉回自己身边。

二小姐也不是那个意思!二小姐的意思是,燕王是何其尊贵之人,既然皇上赐婚,大小姐应洁身自好,而不是......

柳美娜说到一半,便没再说下去,而是一双狭长的凤眼如秋波般看向陈顺。

XY丈!是我糊涂了!我不该听瑾表妹的话就来了!可是我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我虽然喝醉被下药了,但是我也会对瑾表妹负责的!

陈顺匍匐着爬到慕容盛跟前,他爹的遗产已经被他吃喝嫖赌挥霍得一干二净还欠了一屁股债。他已经无路可走了,所以才会北上投靠慕容盛,想靠着慕容盛的关系进入官场。

可陈顺都来到京都一年多了,慕容盛一直把他晾着,他见到慕容盛的次数屈指可数。

陈顺再怎么蠢也知道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想拿着身上仅剩的三百两去找柳美娜,慕容盛看不起这点钱,可不代表柳美娜不心动。

没想到他还没跟柳美娜开口,那位貌美的瑶表妹倒是提醒他,只要娶了慕容府的嫡女,哪里还愁荣华富贵?

陈顺原以为慕容瑾是个好欺负的,便答应了和慕容瑶一起毁了慕容瑾的名声。陈顺想着只要破了慕容瑾的身,她那个胆小性格一定不敢不从!

可陈顺没想到,他不仅没碰到慕容瑾,还差点把子孙后代的根本都赔进去了!想到这陈顺就恨不得把慕容瑾这个恶毒的女人千刀万剐!

但是他的目的还未达成,为了升官发财,他现在还不能轻举妄动,他得先把这贱人娶回家。反正慕容瑾到时候进了他的后院,有的是办法让她生不如死!

是啊老爷!如果这事只有你我知道,还可以瞒着。可如今这院子里里外外,都有百来人知道了,众口难封啊!要是被皇上或者燕王殿下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啊!

柳美娜移着莲步,担忧地挽上了慕容盛的手臂,柔声分析着其中的利害。

柳姨娘口口声声说我与他有染,可有证据?慕容瑾听着他们一唱一和的,实在听不去了。

都捉奸在床了,还需要什么证据?慕容瑶想起自己刚刚竟被她唬住了,脸上因为愤怒而扭曲。

在床么?我怎么记得在地上?慕容瑾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起来。

你慕容瑶看着那丑陋的脸庞,笑起来竟然如火焰般,晃痛了眼!

你们说,有人带着皮开肉绽的伤,与人苟且吗?还用催情香?我是医学白痴可你们总不是吧?

慕容瑾笑容不减,走到慕容瑶跟前,看着她闪躲的眼神,继续道:

据我所知催情香发挥作用时能人体促进血液循环,我身上口子那么多,难道是想放血自尽吗?

慕容瑶听到自尽二字,猛地抬起眼睛,透着恶狠与慕容瑾对视。

如果我想自尽,又怎么会让他来侮辱我?我好歹也是一个云英未嫁的女子,何必费这么大的劲自取其辱?

慕容瑾居高临下如女王,看着匍匐在地的陈顺,冷冷问道。

谁知道你......

够了!还嫌事情闹得不够大吗?

慕容盛一脚踢开陈顺,冷眼看着慕容瑾身上确实伤痕累累,听到这里,他还有什么还不明白。

慕容盛转身看着亭亭玉立的二女儿。

慕容瑶不仅生得貌美伶俐,最重要的是她的医学天赋极高!这对于有一个草包嫡女的慕容家来说,无疑是上天赐予慕容家的最好礼物!

所以慕容盛从小视慕容瑶为掌上明珠。而慕容瑶也不负众望,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曾被皇后称赞是大萧国第一才女!

就连安昭寺的住持清远大师都说慕容之女,乃凤凰之相!。

因此京都世家都在说,慕容瑶会嫁给当朝太子萧鸾。

可慕容盛却不以为然,早在皇上还未赐婚,柳美娜就不止一次跟他提起过,慕容瑶仰慕燕王。

慕容盛也认为,他的宝贝瑶儿在世人眼中,可是当得起太子妃的人,嫁给燕王又有何难?

慕容瑶今年才及笄,燕王上个月也才行冠礼,他以为来日方长,所以还未在皇上面前提起过这件事。

可皇上突然赐婚,燕王妃竟然不是慕容瑶,而是那个令慕容家蒙羞的慕容瑾!

而这次赐婚让一向稳重大方的慕容瑶慌了,才想出了诬陷慕容瑾的法子,这让慕容盛痛心不已!

要知道他的瑶儿是那么单纯善良,要不是被逼的没办法,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你!从今天开始到出嫁之日,不准踏出瑾玉院一步!好好反省待嫁,再出什么乱子,我定不饶你!

慕容盛正眼都没看慕容瑾一眼,他虽然心疼慕容瑶了,可是如今慕容瑾是皇上赐婚的燕王妃,怎么也得给皇上和燕王面子!

想到这不能替慕容瑶出气,慕容盛气极了,转头视线落在陈顺肥头大耳的脸上,实在令人心烦!

陈顺!我不管你抱着什么目的,没把你送官府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滚出慕容府!

啊!XY丈!陈顺一听,自己的前途计划泡汤,便惶恐地爬到慕容盛跟前,想要死皮赖脸地求他。

表少爷!您就不要再惹老爷生气了!

陈顺看懂了柳美娜眼中的意思,立刻噤了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慕容瑾,你等着,早晚有一天我一定要弄死你!陈顺恨恨地想着。

可是......爹!慕容瑶见慕容瑾三言两语就把这件事情撇得干干净净,只是得了禁足这样的惩罚远远不够,这不是她想看到的结果!

瑶儿!别胡闹!回房休息吧!

慕容盛原本盛怒的语气此刻带着几分疼爱。

好了!闹了大半夜,都散了吧!

慕容盛甩着宽大的袖子离开。其他人也只好跟着离开,慕容瑶临走前还不忘挖了慕容瑾一眼。

慕容瑾看着那些人离去的背影,松一口气的同时突然眼前一黑,全身乏力软瘫在地上。

小姐!小姐!来人!快来人

刚刚被秋菱拖出去绑住的小凌这才被放出来,刚走到屋门口就看到的慕容瑾浑身是血,瘫在地上没有动静,便急得大喊起来。

而此时,一直在瑾玉院屋顶上看好戏的黑衣男子纵身一跃,消失在无尽的黑夜中。

京都某一府邸书房里,明亮的灯光照映着。

坐在书案一边的男子,手持书卷,灯火照在他那棱角分明的脸上,竟然比平时多了几分柔和。

男子大约弱冠年纪,此时低头专注书卷,一双剑眉几乎飞入鬓中,高挺饱满的鼻子,薄唇微抿。

如此豁达俊美,令人不得不去想象他的眼神。

主上!黑衣男子悄然落地,而读书的男子应声抬眼。

那是一双如黑曜石般熠熠生辉的眼眸!

黑衣男子一时看得愣了,但很快便反应过来,垂下头,低声把刚刚看到的一五一十都告诉了他。

无妨!退下吧!

男子放下手中的书卷,站起身,把视线从黑衣男子身上移开,看着窗户外面的漆黑夜空。

是!黑衣男子不敢怠慢,退出了书房。

慕容瑾?窗外丝丝凉风入骨,男子用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念着这三个字,醇厚绵长,令人回味。

《穿越之嚣张丑妃》第5章识破,他人毒

翌日清晨,瑾玉院。

掉漆的木床上,慕容瑾眉头紧皱,额头冒着豆大的冷汗,神情严肃,似乎在梦里挣扎得辛苦。

小姐!老奴只是昨日告假一天,您就被人欺负成这样!您让老奴以后怎么下去跟夫人交代......

慕容瑾进迷迷糊糊,仿佛听到有人在低声抽泣,眉头更是皱成一团。

守在一旁的人看到慕容瑾眼皮子动了动,立刻喊道:小姐醒了!快,小凌,去打盆水来!

慕容瑾这回听得真切了,确实有人在说话,便努力地想要摆脱梦魇。

李嬷嬷,水来了!小姐醒了么?

慕容瑾听到少女的声音,终于微微睁开眼,便看到一个三十一二岁的妇人,穿着粗布曲裾,一头黑发挽了个妇人髻。

小姐!您终于醒了!真是谢天谢地!一定是夫人在天之灵保佑您!

慕容瑾认得,这妇人就是沈婉清当初的陪嫁丫鬟,自己的奶娘,李嬷嬷!

对啊,小姐!您昨晚晕倒了,可吓死了小凌!都是奴婢没用!没能拦住二小姐,否则您也不会......

慕容瑾闻声抬眼,便看见一个十五六岁的丫鬟端着一盆水,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蓄满了泪水。

好了,小凌!以后就别在小姐跟前提伤心事了!

李嬷嬷早上回到瑾玉院,看到慕容瑾一身伤痕累累躺在床上,脸色惨白,毫无生机,再听到小凌的描述,差点都要晕过去了。

小姐,您醒了就好!老奴帮你擦擦身子吧!

李嬷嬷没想到自己只是告了一天假,竟然发生了这样凶险的事情!要是慕容瑾有个三长两短,她怎么对得起死去的沈婉清?

慕容瑾看了看泪流满面的李嬷嬷和抽泣的小凌,在心里叹了口气。手撑床板欲要坐起身,李嬷嬷便立刻上前扶着慕容瑾。

慕容瑾任由李嬷嬷帮她擦身子,陷入了沉思。

她不明白自己为何会穿越,而且是穿越到这副身体上!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

慕容瑾想,按照昨晚的情形,原主的处境不容乐观。

既然她代替了原主活着,就得快点了解和掌握原主的情况,才能与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抗衡。

而不是任人宰割,坐以待毙!

否则,她就不是杀手界的女撒旦慕容瑾了!

李嬷嬷,这屋里的镜子呢?

慕容瑾想起,她穿越之后,还不知道这具身体原主长什么样子。自穿越之后听到不少明嘲暗讽她长的奇丑的话,可是她脑海里却没有关于自己容貌的记忆。

小姐!您要镜子做什么?

李嬷嬷听到慕容瑾这话,擦身子的手一顿。

没事,我也好久没看过自己了,把镜子拿来吧!

慕容瑾不容置喙的语气让李嬷嬷一愣,她看到慕容瑾坚定的眼神,还是走到梳妆台,在最底下的抽屉里,把镜子拿出来。

李嬷嬷拿着镜子走到慕容瑾跟前,她还记得七岁的慕容瑾懵懵懂懂,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竟然吓哭了。

从那之后,她就把屋子里的镜子收了起来,不想慕容瑾看了伤心。

慕容瑾看着李嬷嬷犹豫不决的神情,伸手把铜镜拿过来,缓缓举起铜镜。

镜子中的自己,一双细长的弯眉,眼睛略带水汽,眼角泛着红晕,形若桃花。

小小坚挺的鼻子,有些干裂的小嘴,应该是个美人胚子,可惜......

她的左脸有一块巴掌大的印记,遮去了大半个脸,在面黄肌瘦的脸上十分醒目,甚是狰狞。

不过......

这印记分布不均匀,且集中在左脸,慕容瑾用手摸了摸,左脸有印记的地方不平坦,像是一些痘印或者伤痕。

从出生就有?慕容瑾一边摸着一边心里疑惑,那可能是胎毒!

哼,真是可笑!堂堂御医世家,医学人才济济,连胎毒都看不出来吗?怕是有人故意为之吧!

既然有人不想让她以真面目示人,想让她成为天下人的笑柄,她还就偏偏要跟这人作对!

她慕容瑾二十一世纪的美女神医的称号可不是白得的,虽然古代条件简陋,但是清除这小小胎毒是对她来说易如反掌的事情!

慕容瑾刚放下镜子,就看到门口有人闯了进来。

哟!没想到丑八怪也会照镜子啊!可真是稀奇!

来人二十五六岁模样,穿着绿色对襟襦裙,后面还跟着两个穿着浅蓝色对襟襦裙的小丫鬟。

绿萍姑娘,你来瑾玉院有什么事吗?李嬷嬷也看到了来人,开口问道。

你以为我愿意来啊?我是奉夫人之命来送药,还不赶紧把药端上来!

绿萍指挥身后两个小丫鬟,一脸嫌弃地对着慕容瑾说:

也就是夫人好心,才会给你送药,你快喝了我好回去复命!

谢谢柳姨娘的好意了!药放着吧!

慕容瑾漫不经心说道,左手还拿着镜子,右手则摩挲着镜子垂下来的络子上的两颗珠子。

夫人吩咐过,要看着大小姐喝完才行。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伺候大小姐喝药!

绿萍故意把伺候两字咬得极重,呵斥着小丫鬟,眼里的恶毒没有逃过慕容瑾的眼睛。

小丫鬟连忙端着药上前。

一时之间,尖叫声冲破屋顶。

待众人反应过来,绿萍一身绿色对襟襦裙染上了黑褐色的液体,冒着热烟,露出的手背发红,瑟瑟发抖。

原来是小丫鬟端着药路过绿萍的时候,突然失去平衡把手里的碗连带着药都泼在绿萍身上。

所有人都被着突然的变故吓得愣在原地。

没有人发现,慕容瑾摩挲的络子上两颗珠子不见了一颗,而那小丫鬟摔倒的地方,多了一颗珠子。

你想死吗?

绿萍看着自己被滚烫的药烫得发红的手背,气极了,反手就给端药的小丫鬟一巴掌。

绿萍姑娘饶命啊!绿萍姑娘......小丫鬟吓得跪地求饶。

饶命?你看我会不会饶你的命!

绿萍对刚刚那一巴掌不解气,又抬脚踹了小丫鬟的胸口。

绿萍姑娘,小丫鬟不过是不小心打翻了药,你就要置她于死地,是不是太过分了!

小凌到底是个小姑娘,看着小丫鬟才十一二岁的年龄,便忍不住开了口。

你算是哪根葱?也敢来质疑我?

绿萍听到小凌的话,看向小凌的眼光凶狠毒辣,然后又看到了床上的慕容瑾。

哼!没错,这确实不是小丫鬟的错!是大小姐不知好歹,不但拒绝夫人送来的药,还把药倒在我身上!我可是代表夫人来送药的,大小姐这么做,明显就是在羞辱夫人!不把夫人放在眼里!

绿萍眼珠子在慕容瑾身上转了转,脸上渐渐地挂起来阴险的笑容。

你......小凌没想到绿萍竟然会乱咬一通,把莫须有的罪名加到慕容瑾身上,一时急得脸都憋红了。

不把夫人放在眼里的人是你!

慕容瑾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此刻才慢悠悠地开口。

我母亲什么时候需要你来代表了?我记得你是柳姨娘的丫鬟,怎么就变成了夫人的了?再满口胡言,就别怪我不给柳姨娘面子了!

慕容瑾从床上站起来,小凌立刻上前扶着,走到绿萍跟前。

你敢!绿萍看着这个平日唯唯诺诺,连头都不敢抬的大小姐,怎么突然伶牙俐齿起来了?一定是在装腔作势!

慕容瑾抬手就是一巴掌,用了十足十的力气,打得绿萍一时头眼昏花,站都站不稳摔倒在地上。

昨晚我替二妹教训了她的丫头秋菱,今天我就替柳姨娘教训你!这慕容府的下人都这么没规矩吗?要是都不懂规矩,我不介意替柳姨娘管教管教!

慕容瑾站在绿萍跟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捂着被打肿的脸,笑得十分好看。

你疯了吗?绿萍没想到这个废物大小姐竟然会出手打自己,一时乱了阵脚。

看来你还是欠管教!李嬷嬷,掌嘴三十!

你敢?

绿萍一听慕容瑾的话,立刻站起身来,全身戒备地看着李嬷嬷。

我......我一定会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夫......柳姨娘的,你等着!

绿萍原本想说夫人,看到欲要打人的李嬷嬷,立刻改口。

还不快走!绿萍突然怕待在这瑾玉院了,觉得周围空气冷飕飕的,于是踉踉跄跄,迫不及待地走出屋子。

慕容瑾看着绿萍落荒而逃的背影,冷哼一声,转身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两个小丫鬟。

你们俩听到我刚刚说的吗?记得原话不动地转告柳姨娘!下去吧!

慕容瑾看着那两个小丫鬟也仓皇而逃的样子,不禁在心里冷笑。她慕容瑾还未曾任人宰割,别人容不下她,她也不会坐以待毙!

小凌,把这地上的碎片收拾一下!小姐,你身上还有伤,回床上吧!李嬷嬷上前扶着慕容瑾。

慢着!

慕容瑾突然停下脚步,深吸了几口气,浓重的药材味便钻入鼻尖。

然后神情变得十分难看,眉头也紧皱着,霎时周围的气压低了不少。

小姐,怎么了?李嬷嬷看着慕容瑾的表情,疑惑问道。

以后送来的药,都倒了!慕容瑾冷声道。

小姐,是不是这药不对劲?李嬷嬷好歹也是个妇人,哪里不懂这内院女人的那些把戏?

这药,如果我喝了,伤口就永远不会愈合。不出一个月,伤口就会流脓腐烂,感染而死!

慕容瑾就知道,柳美娜会有那么好心,给自己送药?原来送的是毒药啊!

谁在门口!

慕容瑾刚刚要从地上那摊毒药收回视线,而长久养成杀手的直觉让她看向门口,发现门边上有深蓝色衣角。

大姐,是我!

慕容瑾皱眉着眼前穿着深蓝色华服的少年,慕容珉?

《穿越之嚣张丑妃》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穿越之嚣张丑妃》即可哦,想看更多章节关注V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7-2019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