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仙品奇医妖刀屠龙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仙品奇医妖刀屠龙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2019-12-02 12:08:27来源:zzy

仙品奇医妖刀屠龙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这里推荐仙品奇医孙明顾海棠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这本小说是由作者妖刀屠龙创作的,仙品奇医妖刀屠龙小说最新目录揭秘。乡村倒插门一个废材女婿,谁知道惊喜连连,会武功,会治病,既上的了厅堂,又下得了厨房。更是禄东大秦财团继承人,豪婿无双。你问我是谁?我只是一个被七零八杂的...

仙品奇医妖刀屠龙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仙品奇医最新1-5章免费在线阅读

《仙品奇医》001来到村里做美女老公

名字?

孙明!

年龄?

二十一!

读了多久的书?

在校大二学生。

只看见坐在床边,比起城里面穿着不知道干净朴素多少的漂亮女人,蹙眉一小刻,淡淡开口道:就这么定了。

女人很漂亮,黛眉如含烟,身材极佳,凹凸有致,完全不比电视里的明星逊色。

孙明此刻正躺在床上,脑袋还有点晕乎乎的,却没有心情去视觉享受一番,听了女人的话有些费解,就、就这么定了,什么意思啊?

什么意思?你小子占大便宜了,什么意思。

倚靠在木门边的十六七岁姑娘没好气的说道,脸色有些难看,很不待见孙明似的。

这姑娘就像是坐在床边女人的少女版一样,两人长的很神似。

海藻!

女人提醒了声,叫海藻的小姑娘吐了吐舌头,没有在说话,脸色并没有好到哪里去。不过可以看的出来,这年轻漂亮的女人对海藻很具有威慑力。

没有多说什么,女人和海藻一前一后的离开简陋的木屋,留下一头雾水的孙明。

出了门,海藻立即焦急的问道:姐,你真的要嫁给这个家伙?你对他一无所知,就这样决定太草率了!

不行,我要给妈说去!

说着,海藻就准备朝着屋外冲去。

女人苦笑着摇摇头,也没有拦着。如今全村人都知道自己要嫁人,过来吃这喜酒,还有的反悔不成?

望着陌生的房间,孙明摇晃着脑袋回忆了下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孙明踏上火车从学校里面回家,车上遇到一对三十多岁的夫妻,男的话匣子打开了,侃侃而谈。说起话来一板一眼的,很快就和孙明混熟了。

然后快要到站的时候孙明记得男人递给孙明一瓶饮料,天气炎热,孙明不疑有他,拧开瓶盖就灌了一口。

不多一会儿,孙明只感觉脑袋沉沉的,很想睡觉,终于坚持不住趴倒在桌子上,就什么也不知道。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就被蒙上了眼睛,四周都是一片黑暗。只是凭感觉,他知道自己应该是被装在一辆货车的车厢里面,双手被结实的绳子给束缚住。

周围有其他人,孙明看不见,也不知道多少。一路上孙明以及其他人都会被定时喂服什么药物,一直都是昏沉沉的,四肢乏力。别说逃跑,就连站起来也费力的不行。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服了药之后脑袋又开始变沉沉的,再次昏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就虚弱的躺在的这张木板床上。

四肢乏力,孙明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苦涩的笑笑,又睡了过去。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也只能听之任之了。

似乎并没有过多久,孙明被外面闹哄哄的声音吵醒,感觉有不少的人来回走动,很热闹的样子。

咯吱、咯吱!

木门缓缓被推开,顺着目光过去,只看见那个叫海藻的姑娘和身后另外一个女人进门来,女人抱着一套折叠好,显得非常喜庆火红火红的衣服。

孙明的目光落在这个陌生女人的身上,她看上去年龄应该有二十五六的样子。

很漂亮,那女人装作简朴,比海藻的姐姐还要质朴,但这份质朴并没有给她胜雪肌肤、精致端庄的容颜减分。反而平添了一份返璞归真的自然之美。

峰峦叠起,仿佛随时可能把衣服给撑破一样。

孙明心里暗暗的感叹,这户人家里面的女人怎么水准都这样的高。放在大城市里,都必然会成为万千男人追捧的对象。

当然,这并不是孙明直勾勾盯着人家看的理由。那女人再漂亮,孙明也清楚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道理。

而是孙明捕捉到女人对自己流露出一闪而逝的妩媚笑容,媚到骨子里的那种,与她的端庄形象完全不符。

孙明可以肯定,不是错觉!

看什么看,信不信把你的眼珠子给挖出来?

海藻娇喝一声,表达出自己的不满。看待孙明的眼睛里充斥着怨恨。

虽然孙明并不知道海藻和这女人什么关系,也不清楚为什么她会表现的这么讨厌,甚至是憎恨自己。但还是识趣的把眼睛挪开,闭嘴不言。

见孙明没有搭理,海藻也没有继续说什么,把女人手里捧着的衣服拿过来,扔到床上。

换上!

言语简洁,干净利落。让孙明一头雾水,眼睛盯着火红火红的衣服诧异的问道:换这个?什么意思?

叫你换就换,少啰嗦!等下我回来的时候,你还穿着这身,有你好看的。

SZ,我们走。

海藻并没有表现出什么耐心来,不耐烦说完,就率先离开。

女人跟在海藻身后走到了门口,转身关门的时候,突然又对孙明露出了那种妩媚的笑容。像是在挑逗!

孙明坐在床上,很莫名其妙。无缘故被拐到这陌生的地方,这几个人也是莫名其妙的,言谈举止处处透露出奇异来。

怕,他倒是没有生出多怕的感觉,对这样的几个美人,很难生出畏惧敢。

迷惑,仅仅是迷惑。

想不透,孙明没有继续想下去,时候到了,自然就会知道自己该知道的事情。

伸手触摸到火红衣服,将这套衣服给打开,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套民国时期样式的新郎服!

孙明忽然想起来第一次醒来时和海藻姐姐的对话。

她的姐姐说就这么决定了。

她说孙明占了大便宜。

一点一点的捋着,孙明心里升起一个荒诞的想法,难道是

他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脑袋里浮现出海藻姐姐的绝美容颜。

不会吧?

尽管这样的可能仿佛是天方夜谭,可孙明还是愿意去相信。因为,这样的美事和天上掉馅饼有什么区别。

想起海藻姐姐的精致容颜,孙明心思就泛滥了。

二话不说,就抖了抖衣服,准备换上。没有什么好犹豫的,过了这村,什么时候才能有这店。

就在这个时候,衣服里突兀的抖了个小小的纸条在地上。

孙明迷惑了下,就弯腰将纸条给捡了起来。

轻轻的展开,只看见纸条上用圆珠笔写着歪歪扭扭的一个字。

逃!

《仙品奇医》002倒插门

残阳西下,天边烧起一片红云。

俯瞰下去,这是一座大山里面的村庄,错落着上百户人家。

他们的家基本上都是由黄土或者是木头铸造而成,没有一点现代化建筑的色彩,很是复古。

其中靠西边一户人家,大结红灯笼,村民门有的进进出出,有的三五成群,聊着村中趣事,有的几人坐在方桌上玩叶子牌。

可以看出,这户人家在操办喜事。

海藻和她SZ拿着贴墙上的大红喜字,以及一些红蜡烛之类的东西,走到孙明的门前。

敲了一阵,里面没有传来任何的声响。

觉得奇怪,怎么会没有人呢?

又敲了几声,依旧没有任何声响传出。

海藻心里一紧,直接就破门而入,左右张望,人不见了!

急的猛跺脚,慌乱的在屋内角角落落的寻找,却始终不见孙明的踪迹。

着急不已,人呢?人去哪儿了?

不会是跑了吧?SZ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声音清脆如黄莺一般。

这么一说,海藻更加慌神,外面如火如荼的,这个时候新郎官不见了,叫个什么事儿啊!叫他们顾家以后还怎么在村子里抬起头来。

慌乱的海藻却是没有注意到,背后的SZ明显松了一口气。

这一口气还没有落下,忽然听见一个弱弱的男人声音,SZ的脸色瞬间难看了。

你们这是在找我吗?

你刚才去哪里了?知不知道

海藻质问的声音很愤怒,两手叉腰,犹如一只盛怒的小豹子一样。

可当海藻的眼神看见穿上了新郎服的孙明,明显一滞,竟然忘记了骂下去。

别说,人靠衣装马靠鞍,换了身行头的孙明隐隐间竟然有了几分电视里唐伯虎的韵味,书生气浓浓,好似一个浊世佳公子。

孙明侧脸刚好是海藻看不到表情的位置,若有深意的对着SZ笑了笑,一闪即逝,仿佛是回应SZ之前了两道笑容一样。

换上一副无辜的面容,我、我去找厕所去了。

海藻毕竟是一个小丫头,脸颊唰的一下变的红润,不知该说什么。

只要人在就好,也没有过多的斥责孙明。喊上SZ就开始装扮起屋子来,没有理会孙明。

孙明只能局促不安的伫立在原地,一双手无处安放,显得局促,还有些许的迷惘之色。

若是没有那道隐蔽的笑容,说不定SZ还真信了这人是一个胆小的家伙。但这个时候,SZ只会更加的觉得孙明城府心思深沉,不是省油的灯。

不过孙明倒是不担心什么,都是心里有鬼的人,她也不敢乱去嚼舌根子。

海藻,出来下。

外面传来一个声音,海藻对SZ说了句我去去就回,就快步离开。

屋子里就留下SZ与孙明两个人,见海藻离开,孙明也就放开了手脚,没有之前的局促,一步一步的靠近着SZ,略显玩味的问道:SZ叫什么名字?

两人一下子就隔的很近,SZ嗅着扑面而来的阳刚气味,有些心猿意马,只是感觉这个男人此时很有吸引力,连带着他们声音也非常的有磁性。

薛、明珠。她低声回答到,头也微微放低,有些个娇羞,柔荑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心里犹如少女般小鹿乱窜一样。

孙明露出邪异的笑容,轻声细语道:好名字,刚刚,给我留纸条是你吧?为什么要叫我逃呢?明珠姐,你给我说说呗!

孙明继续循循善诱的拉进着两人的关系。

忽然,薛明珠一个恍神,清醒了过来,

什么纸条?没有纸条!

孙明心里暗自叫苦,功力还是不够啊!也知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道理,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换了个话题,那明珠姐,我老婆叫什么名字啊。

这个问题不是什么秘密,倒也说的,顾海棠。

顾海棠孙明默念了下这个名字,还待再问些什么,这时候咋乎乎的海藻回来了,也只能作罢,恢复自己老实巴交的样子。

薛明珠也没有开口说什么,两人仿佛形成了一种心照不宣的协议一般。

很快,海藻和薛明珠就把屋子给弄好了,吩咐了下让孙明老实的在屋里待着就离开了。

没多时,门外守了个人,是个五大三粗的大婶,也是女人,这就没有她们三个那么养眼了。

孙明知道,这是海藻担心自己又乱跑亦或者逃跑特意安排过来看着的人。

孙明也没有管这么,坐在焕然一新的床上磨皮搽痒,想想顾海棠的容貌就心中兴奋不已。

人美,名字也很美。在孙明的意识里面乡里姑娘的名字都应该是一些什么小花啊,琴琴之类的。

海棠!海棠!一朵梨花压海棠!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一副的猪哥脸。

想着,等洞房花烛时,自己是吃点亏从了呢?还是从了呢。

时间很快,夜色袭来,这时进来了一个浓妆艳抹的大妈,很容易就可以看出来,这个是媒婆。可自己和这个顾海棠之间有媒妁之言?

媒婆手里有张小手帕,走路一扭一扭的。说话的声音有些尖锐,新郎官,吉时到了,快跟我走,别让乡亲们等久了。

孙明没有说话,起身就跟着媒婆出门,显得拘谨的四处张望,眼睛里带着好奇。

走进大堂,落在孙明身上的目光顿时就多了起来。颇有万众瞩目的感觉。

大堂很空,孙明注意到就三个人,加上自己和媒婆才六个,大堂正中坐着一个中年妇女,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薛明珠和海藻站在中年妇女的两侧,低声劝慰着妇女。

这应该就是丈母娘了。孙白有些无语,你说你哭什么,看这架势明显是倒插门的意思,该哭的是我才对。

其他客人都围聚在门口,那叫一个热闹非凡,道道目光都打量着新郎孙明,神色各不一样。

孙明有些为他们担心,这么热的天,挤在一起,真的舒服么?

当然,这不是孙明该去关心的事情。

他更关心的是新娘子怎么还没有来,也没有让他久等,一身火红衣裳的新娘在一个春闺少女的搀扶下走进了大堂,头上盖着一张红盖头。

看着这具凹凸有致的身材,孙明非常不雅的抿抿嘴,忽然玩笑似的想到,莫不是穿越了吧!

他的心里却是明白,没有!

《仙品奇医》003捣乱的张老虎

他当然没有穿越,这一点心里再清楚不过。

孙明任由人贩子将自己绑架到这里,非常配合。但这不代表他什么也不知道,真的是一路昏沉沉过来的。

这样的古时婚礼应该是这村子里保留下来的习俗。

接下来孙明如提线木偶一样,说什么应什么。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

等等!

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一道声音打断了婚礼仪式的进行。孙明明显感觉到这个时候,新娘的娇躯明显的颤了下,也不知道是愤怒还是畏惧。

村民直觉的分出一条路来,眼眸中带着些许的畏惧,还有畏惧掩饰下的不快。

孙明还听到了人群中些许骚动的声音。

张老虎!

来者不善啊!

不是来捣乱的吧?

不然还是来道贺的?

很快孙明就看到了过来的人,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长相没有什么特别,看上挺普通的。眼睛笑眯眯的,笑面虎的那种,一步一步的朝大堂迈进,身后跟着两个小弟。

这时,人群中走出了个黑大汉,很壮硕,剃着个小平头,看起来挺老实的。挡住了张老虎的去路。

你走!

村里围着的人没有吱声了,一时间静悄悄的,只是看着黑大汉的目光有些担心。

张老虎的笑容僵住,很明显是不开心的,抬头看着比自己高了一个脑袋的黑大汉,不满的吭声道:李阿大,你敢拦我?

黑大汉,也就是李家阿大没有说话,只是依旧如一座巍峨高山一样的伫立在哪里,一动不动,表达着他的态度。

人群里面,一人轻轻拉了一个看起来有些瘦弱的中年妇女的衣袖,小声说道:刘婶儿,快去把你家老大给拉回来,得罪了张老虎可不得了!

刘婶儿有些意动,内心挣扎了一番却还是摇摇头,孩子大了,做娘的管不了。

真不让?张老虎很显然是动了火气,沉声下通牒道。

让!说话的不是谁,而是披着盖头的新娘顾海棠。来者是客,请张村正进门坐!

闻言的李阿大虽不情愿,还是让到了一旁。

张老虎哈哈大笑,大步就跨了进门,仔细的看着孙明,嘴里还噗嗤噗嗤的,评头论足道:这就是大妹子买回来的男人?粉头滑面的,不怎么样嘛,看来不像是带种的货色。

大妹子呀,要不这亲就别成了。你看人来朱公子对大妹子一片真心,跟朱公子多好,要是朱公子还满足不了大妹子,不是还有我呢?

张老虎说话很脏,孙明终于确认了,这是砸场子来了。

张大海,你不要脸!

海藻这丫头听不下去了,骂了起来。

张老虎也不生气,说话愈加的口无遮拦,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海藻,海藻妹子,张哥哥我句句都是大实话啊。你还小,男女之间的妙事不懂。等你大几岁,哥哥再好好的和你谈谈。

海藻脸色一下子变的羞红一片,恶狠狠的盯着张老虎,眼泪挂在了框里。

张村正,如果你是过来吃口酒,海棠欢迎,如果你是来捣乱的,就只能送客!顾海棠开口了,说话有些不客气。

不过换谁大婚的时候被捣乱,想来也不会太客气。

只能说谁也低估了张大海不要脸的程度,当然是过来热闹热闹的,不过怎么,话都不让说?

这时候,门外走进来一个年纪已经到了颐养天年的老人。

三爷爷!海藻看了急忙过去搀扶住。

三叔!

三伯!

三爷爷,您怎么来了?

多数人都急忙恭敬的打着招呼,三爷爷没有回应,脸色阴沉的难看,不阴不阳道:都被外村的人欺负到家门口了,就没一个敢吱声的。还您怎么来了。不害臊!这把老骨头要再不来,都没脸下去见那些哥哥兄弟!

说的外面看热闹的村民都垂着脑袋,很是汗颜。

骂咧一通过后,三爷爷看着张老虎,张大海,乡里乡亲的,做事不要太绝,要遭天谴的!

张老虎脸色很不好,他真的很想给这倚老卖老的家伙狠狠的两拳!

可此时他不敢,他要是真这么做了,今天未必能完完整整的回去。老家伙在这村里可是真正的是德高望重!

好汉不吃眼前亏,再闹腾下去也占不到便宜,张大海咬咬牙,成,顾三爷爷,今天卖你个面子。我这就走,不过走之前,和新郎官说两句话总是没问题吧?

三爷爷,不行!海藻急忙道。

好。没有理会海藻的话,三爷爷点头。说白了,他也只是说话还有人听的老骨头,没别的本事。

张老虎走到迷惑,且身体微微颤抖着的孙明前,附耳低声威胁道:对于顾海棠那娘们,你就是一个挡箭牌。她是一个你惹不起的贵人看上的女人,招子放亮敞一点,别做什么让自己后悔的事?

孙明显得很害怕,一双腿直打颤,什么是后悔的事啊?

少给我装疯扮傻,我们大石镇穷乡僻壤,山高皇帝远,每年都总会莫名其妙的消失几个人,自己掂量就是。

说完,张老虎也相信这胆小如鼠的新郎官明白自己的意思了,转头露出笑容,行了,良辰美景,就不耽搁大妹子的好事了。哥哥我这就走!

张老虎大摇大摆的离开,众人虽不知道两人说了些什么,不过看看张老虎恶狠狠的模样,再看孙明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大致心里都鄙夷着,怂货一个,顾海棠真是瞎了眼了,要嫁这么一个没有卵的货。多少硬气那么一点儿也好啊!

顾海棠眼眸里滑过失落,虽然也没有对孙明抱什么期待。可真到这时候,难免也是很失望。

海藻,她娘,三爷爷都是一副差不多的表情。

唯有薛明珠看待孙明的眼神有那么一点儿特别,大概所有的人当中,也只有她知道,这家伙不是看上去那么的简单。

《仙品奇医》004间谍

被张老虎一闹腾,喜庆全无,草草的走完了过场,就把一对新人送进了房。闹房什么的全部都省略了,全都没什么兴致。就连几个酒鬼,都快速离开的顾家,回自个儿家去。

俗话说春宵一刻值千金,可这个春宵却是难受的紧,至少孙明是这么觉得。

孙明有很多办法张老虎灰头土脸的离开,而不是耀武扬威的。可他现在都是两眼一抹黑的状态,强出头不是什么好事。

其实他也很不舒服张老虎的嘴脸,可是这又怎么样?与自己有关系吗?

最起码,他还没有把自己代入到顾海棠丈夫的角色。而且他也不认为顾海棠会真的把自己当作男人来看待。

他什么也不清楚,可心里却还是明白,这村子里的水,深的很!

张大海和你说了什么?

突然,双腿并拢坐在床沿上的顾海棠开口了,声音谈不上多清脆,可是很好听。

孙明没有隐瞒,一五一十的全抖了出来。

听完,顾海棠出奇的没有表露出不满或者其他,而是沉默了阵。当然,红盖头遮挡着,孙明也看不出来她是怎么的一副表情。

先把我的盖头掀开吧。顾海棠再次开口。

孙明蹑手蹑脚的过去,也坐在窗沿上,两手抬起,微微的有些抖,咬牙还是慢慢的掀开红盖头。

顾海棠绝美的容颜一点一点的露了出来,灯光很昏暗,可顾海棠那无暇的脸颊却是那么的耀眼,孙明只是看着,便再挪不开。

顾海棠忽然说道:我美吗?

美、美极了。孙明非常猪哥的承认,嘴里使劲的咽了口唾沫。

谁知道到接下来顾海棠的动作让孙明瞬间瞪圆了眼,再挪不开。

只见顾海棠妩媚的笑着,玉手放在自己的胸前,将衣服上了纽扣一颗一颗的解开,映入孙明眼睛的是一大片白花花的肌肤。

当解到第三颗的时候,顾海棠突然停止了下来,柔声道:想吗?

被顾海棠这么一说,孙明此时只感觉人都酥了。

吃力的说道:想、想!

或许孙明此刻的表情有做戏的成分,但也未尝没有顺水推舟的意思。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他虽不是什么色中饿鬼,但也绝对和所谓的正人君子不挨边。

不怕张老虎让你消失?

不怕!孙明斩钉截铁。

顾海棠咯咯的笑了两声,媚眼一抛,那你来呀,还等我主动不成?

孙明闻言,喜上眉梢,做势就扑了过去。

谁知道异变又生,顾海棠腰肢一扭就躲了过去,解掉的纽扣又一点点的扣上,淡淡的说道:若是你今天在大堂上的时候,稍稍的露出那么一点儿男子气概来,我也就认命了,从了你就是。可是

还有什么好可是的,孙明自然是明白,没有女人喜欢一个窝囊废。升起的火焰瞬间熄灭,孙明尴尬的笑笑,没有露出一点点生气的神色。

这并没有让顾海棠的脸色缓和些,而且更加的难看。

那我睡地上?孙明从床上起来,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用,你就睡床上。不过别想着动手动脚,不然你不会想知道后果的!顾海棠清冷的说道。

屋里一片忽然寂静了下来,谁也没有开口,或许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一会儿,顾海棠让孙明上床躺着,她也睡下,然后熄灯。

美人在侧,孙明心里难免有点异样,睡不着觉。

感觉到孙明有些磨皮搽痒,顾海棠淡淡的说道:早点睡,我们的婚事你就当做戏好了,本来你就是被绑来的。

过两天我带你去城里面,给家里打个电话报个平安,时候到了,我就放你回去。

不过别起什么心思,并不是只有张大海能让人消失。

孙明知道,这就是警告了,只是点点头,没有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孙明的耳角动了动,外面有人,全身下意识的警惕起来。

不过没一会儿,那个人就悄悄的走了,孙明这才明白顾海棠让自己睡床上的意思。

讲真的,孙明其实更愿意睡地上,身边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却又不能碰,那种如蚂蚁在心爬动的感觉很不好。

眼睛朝床里边望了过去,借助着月光,孙明看见顾海棠闭上眼睛,犹如睡美人一样,让人有种忍不住想要去亲一口的冲动,这个晚上铁定了要失眠了。

夜色下,薛明珠悄悄了离开了屋子,神色仓惶的出了门,小心谨慎的快步走到了一处田野前。

只见一个男人蹲在坎上咂吧着烟,看见薛明珠,不满的说道:为什么那家伙没有跑?我的人都在外面了,等了一个下午,都没见他出来。

我也不知道啊,我都给他留了纸条,正常人被绑,惊魂未定,稍稍不对第一反应就是逃跑。谁知道薛明珠急忙解释。现在他都在怀疑我,要是给海棠说的话,我都不知道怎么解释的好!

这么一说,张大海倒也没有继续发火,而是摸着下巴,自言自语的揣测道:难道是被吓傻了?想想很有可能是这样,毕竟他见过孙明,就是一个胆小鬼。

行了,这事不怪你。他们睡在一张床没有?

睡一起,不过没有做别的事儿。

意料之中的事,正事谈完,张大海忽然眼神邪邪的盯着薛明珠,明珠,顾海云死了三年了,想男人了吧。要不,我帮帮你!

说着,就一点点的靠近薛明珠,薛明珠眼神慌乱的急忙后退,警告道:张大海,你别逼我。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我明早就进城到海云那个拜把子兄弟面前自尽

张大海停止了动作,似乎真的被吓着了一般,尴尬的笑笑,行了,就开个玩笑,看把你紧张的。

快回去吧,不然她们该起疑心了,有情况再联系。放心,你妈的病朱公子已经在联系省城那边了,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把你妈安排过去。

不过,明珠啊,哥哥得提醒你一句,要是事情办不成。这天价的医药费,把你给卖了也还不上!

《仙品奇医》005你真的有办法

回到家,薛明珠把自己给扔在床上。脑袋里忽然想到下午和孙明独处一室的时候,脸颊有些火烫火烫的。

不得不承认,孙明的卖相真的是不错,足够引起很多女生的兴趣。

就连薛明珠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对张大海隐瞒孙明有问题的事情。

想起自己下午时像是被勾了魂儿的样子,薛明珠越加的觉得这人很诡谲。也不知道他的到来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她却又没有办法给海棠说这情况,彼此都有秘密,揭开了,最后没有办法自圆其说的还是自己。

翌日清晨,明显精神不足的孙明被顾海棠给叫了起来,包括三爷爷在内来了许多的长辈。按照这里的习俗,要一一奉茶,然后长辈一人一个给红包,有百年好合之意。

反正孙明是不以为意的,也就是过场。

顾海棠逐一介绍这些个长辈该怎么称呼,三爷爷,五姥爷,六叔婆。但没人给了孙明什么好脸色,大概和昨夜的事情有关系。

孙明也乐的自在,依旧一副憨厚老实的模样。换来的,只是更加的鄙夷之色。

这娃,没出息!早知道还不如就村里找一个将就。虽然是没那么好看的,但好看顶个屁用。

谁也不得不承认,孙明卖相极佳,剑宇星眉,唇红齿白,一张脸庞菱角分明。稍稍一拾戳,比电视里那些个偶像剧主角也不差了。

可惜,就是一个空有其表的脓包。人家都欺负到你老婆头上了,大气都没敢喘一口。

大致这就是这些个长辈的想法。

不顺眼,非常的不顺眼!

爷爷奶奶辈的走完,又是叔叔婶子辈的,最后,两人才到顾海棠的妈跟前跪下。

妈,喝茶!

妈,喝茶!

顾海棠的妈妈没好气的瞥了孙明一眼,还是接过茶小喝了一口,叹了口气,开饭吧!

大概这是这早上以来孙明听的最动听了一句话,昨夜桌上虽然有麦饼,可秀色可餐,他真没有吃什么东西。

事实证明,秀色是不能可餐的。

咕噜!

孙明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一下。

孙女婿是昨夜操劳过度了。六叔公这个老不羞说了一句,本没什么的,却是越描越黑。

孙明还好,反正脸皮厚实,没觉得什么。可顾海棠脸色就没那么好看了,感觉再一次被这个便宜老公把脸给丟尽看看,羞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吃饭了。三爷爷恶狠狠的瞪了六叔公一眼,开口说了句,一笔带过。

孙明笑了,第一次觉得这个三爷爷是那么的和蔼可亲。

可惜天不遂人愿,不知那个天杀的叫了一声,不好啦,村正,出大事了。二狗子他爹被蛇咬了,毒蛇!

远远的传来声音,众人一下子神色就绷紧了。

顾海棠急忙出门,其他人紧随其后,对着两手杵在膝盖上大口喘气的小伙问道:李虎,怎么回事?

二狗子他爹、他爹

别着急,你慢点的说。

李虎缓了口气,才快速将事情的始末交代出来,二狗子他爹,马开富今天一早,出门到临近岩石村的地里搬包谷,谁知道突然踩着了条蛇,蛇立马就咬了他一口。起初还不觉得有什么,过了一阵被咬的大腿就紫青紫青的。

已经送到了老欧哪里去了,可是老欧说,他说必须两个小时内把马叔给送到城里去打什么血清,镇里都不行。不然就会像去年幺、幺娃一样。

众人缄默了,也失了分寸,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里走到镇里面要一个半小时。然后再包个面包车进城,又要一个多小时,根本赶不到!

除非

除非借道!我们村没有马路,岩石村有。

问题是张大海他不一定愿意啊!自打他当上岩石村的村正,两村的关系闹的很僵,指定是没戏!

那可怎么办

众人七嘴八舌,一人一句,场面好不热闹。

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孙明突然对着李虎问道:知不知道是什么蛇?

他的开口引起了注意,都用迷惑不解的目光看着他。

多数人心里升起了一个想法,难不成他有办法,也只不过是一闪而逝。想想也可笑,这样年龄的小娃怎么可能有办法,连老欧都束手无策!

孙明没有理会他们的目光,眼睛认真清明的盯着李虎。

顾海棠没有开口说话,忽然间心里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忽然觉得孙明变的有些不一样了起来。至于是哪里,她又说不上来。

金环蛇!李虎肯定的说道:马叔说是金环蛇。

孙明露出诧异的目光,金环蛇?你确定!

我确定!

孙明没有再废话,立即对着李虎说道:带我去看看。

你能救!!

孙明点点头,我能!

李虎把征询的目光瞥向了顾海棠,意思是村长你的意思。

胡闹!不知是谁开了口,一时间又热闹纷纷起来。

就是,不懂别瞎添乱,人命关天。

年纪轻轻的,别的本事没有,就知道乱吹牛,说大话!

海棠,你说咋办?

顾海棠瞪了孙明一眼,示意他不要添乱了。又对着村子里的长辈们说道:劳烦各位长辈快去把马叔给抬到低坝那边来,我去和张大海交涉。

人命关天,由不得他不借道!

说完,低声给孙明交代了下让他回家里呆着就风风火火的离开。

内心里,她有一点点相信孙明有办法,可人命关天,她也不敢赌。要真因为孙明出了什么问题,谁也担待不起这个责任。

顾海棠说的办法不是多好,但也没有别的更好的了,众人也只能够同意,朝着老欧诊所的地方去,谁也没有再理会孙明,他又给长辈们多留下了爱吹牛的印象。

留下閤眉看着的村民离去背影的孙明和身后的薛明珠和海藻三人,显得有些落魄。

他想去救,却没有人相信他。微微的叹了口气,孙明转身就准备回到屋子里面。

这时候一个轻灵的声音响起,他顿住了脚步,

你真的有办法?

《仙品奇医》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仙品奇医》即可哦,想看更多章节关注V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7-2019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