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兵锋传奇三笑奈何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兵锋传奇三笑奈何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2019-12-02 12:05:06来源:zzy

兵锋传奇三笑奈何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这里推荐兵锋传奇楚云林曼清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这本小说是由作者三笑奈何创作的,兵锋传奇三笑奈何小说最新目录揭秘。五年前,他被岳父设计沉河溺毙,五年后侥幸未亡,他是撑起华夏兵锋的在世龙王!祖国因他而狼群尽退,佳人女儿的生活却狼藉一片,龙王回归,是赎罪也是昭告!龙王殿...

兵锋传奇三笑奈何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兵锋传奇最新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兵锋传奇》第1章时过境迁

五丈海,秦城监狱!

华夏最为神秘的狱笼所在,十入十死。

但,今日,厚重的铁门之外,一老者杵杖而立,静静的看着面前铁门,老者身后,整齐划一的站着两排黑衣军士,职位最低都是校级别!

嘎吱

一声沉闷响声,万钧铁门,缓缓拉开了一条缝隙。

一冷峻男子,叼烟缓步走出,轻轻眯眼。

阳光,好刺眼!

随即,男子看向了老者,缓步走来,一步一沉,老者身后的黑衣大汉,竟然两腿打颤,激动。恐惧的神情不一而足!

只因他是整个华夏的传奇龙王!

老者看着面前男子,轻声道:你,决定好了么?

嗯。男子点头:五年来,我一直以为,我已经孑然一身,却没想到,她,还在,我的女儿,还活着。

你老者轻叹:楚云,你得想清楚,你刚刚重伤了暗尊,又将沙俄女上将给若是你还活着的消息,流传出去,你必定会遭受天大的麻烦。

那又如何?楚云吐出一道烟圈:如今的华夏四夷暗动,鹰犬环顾,我能处理好这边才能跟你一起返回龙王殿,这不也是你所乐见么?

呵!老者苦涩一笑:很好,既然你去意已决,我不在阻拦你,不过,你是不是应该给她一个交代?这五年来,她对你可谓是付尽真心。

她?

国之谍后罗刹!

共和国勋章获得者!

芳华绝代,豪门之女!

楚云无言,唯有星眸更凝:是我对不起她,但,我不能辜负曼清。

你老者气的胡子颤抖:混账东西,那是我孙女,你现在说不要就不要了?信不信老子割了你。

楚云无言,环视了一下在场黑衣人,目光所过,无不颤抖低头。

龙王之名,莫敢不尊。

艹!老者被气的爆粗口:滚滚滚,以后别哭着回来求老子。

楚云丢下了烟头,走出三步,驻步轻语:华夏,不止有我;我的妻女,却只有我!

语落。

转身。

不曾停顿。

老者听闻,大手握紧拐杖,心有不舍,更有担忧。

诸多黑衣大汉,纷纷退开,尊敬喊道:恭送龙王!

恭送龙王!

恭送龙王!

监狱外。

一处山头,一红色披风女子,痴情而立,美眸目送着那一道孤影,有着千言万语似要言语。

楚云驻步,剑眉一挑,终究不曾转身。

既负,又何必转身乱了芳华?

一天后。

东山市码头边,楚云拦下一辆的士:师傅,南三环多少钱。

楚云归来之前,就已经派人打听清楚了,这么多年,林曼清一直都不曾离开东山市,甚至不曾离开,当初居住的小屋。

只是那一场意外,他明明看见,林曼清亦掉下了湍急大河,为何现在

司机抽了一口烟,看了一眼衣衫褴褛的楚云:要去南三环,一百块!

没问题!

上车!

五年未归,变化颇大,曾经的低矮小屋,早已开发成高楼大厦,鲜见汽车的路上,亦是变得拥堵不堪。

楚云心中不由担忧:你们母女,可还安好?

一个时辰之后,司机停下了车子:兄弟,到了,一百二。

谢了。楚云道谢下车,扔给司机一百块,快步离开。全然不顾司机暴跳如雷的谩

看着面前的高楼,已经不知如何寻找了。

苏氏集团,鼎阳大厦,楚云负手而立,心有忐忑,更有期待

但,他不曾起身,因为,情报不会有错。

她,就在这!

他蹲守了很长时间,都不曾发现有那熟悉佳人的身影。五年了?终于能再见到你了么?

楚云心有呢喃,思绪不由飘荡到了五年前的幕幕。

那一夜雨夜,他被林家趁河溺毙!

她不顾生死,跳河捞尸!。

自己的五年,生死沉浮;她这五年,还好吗?

如何相待?唯有护持一生。

心绪之间,却见面前不少白领走出,却无佳人在内,不少人路过楚云身边,难免露出一抹嫌弃之色,楚云虽换衣着,却是难掩贫苦。

你们看这家伙,是在等谁啊?会不会是我们部门有人处的对象啊?

不知道啊?不过看他这认真的样子?倒是像极了备胎呢?

我看也是哎,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我们部门的人呢?

其实我时候,他寒酸是寒酸了点,倒是也不丑呢?

咋的?你看上他了啊?要不你去吧?

我才不要呢?

周围之言,楚云亦不在意,只在等心中那一道倩影出现,终于,楚云剑眉一挑,眼流一丝温柔,门口,一道白衣倩影,拎着小包,走了出来。

她,一袭白裙,满是圣洁!

她,倾城无双,赛过仙子!

楚云看着远处的倩影,嘴角不自觉的上翘,眼眶忍不住泛红。

就是这个女人,在他最绝望的时候,闯入了他的生活,彻底的改变了他的一生。

亦是这个女人,让他五年来,不断厮杀,不断变强,就为了遗忘掉那伤感一夜!

楚云下意识的迈出了脚步,心中有着千言万语想要诉说,此时却是唯有一丝忐忑,涌入心头。

林曼清刚走出公司大门,心中莫名其妙的动了下,刚抬头,却见闺蜜李欢挡在了面前:曼清,我刚收到了周浩的邀请,你应该也收到了吧?

我林曼清点了点头,有些苦恼。

你怎么了?李欢搭了下包带:周浩这两年对你的用心良苦,我们可是都看在眼中啊?你难道就不打算给周浩一个机会?

好了,不说这个了!林曼清白了李欢一眼:我现在只想给琳儿看病,我希望她能早点康复。

林曼清说起楚琳,脸上就浮起一抹忧伤。

哎!李欢摇头,她对林曼清的事情,知道的不是很清楚,就知道和一个废物,生了个女儿:你说说你,也真是的,当年你要是能听你家里的话,不让小琳

够了!林曼清有些生气,吓的李欢吐了吐舌头:好好好,我不说就是了,不过,三天后就是同学聚会的日子,你可不能不去啊?而且周浩这一年,对你和小琳的帮助可不小呢?

我知道了。林曼清有些烦闷:时间不早了,我得先回去陪小琳了,不然她会着急的。

林曼清说完,搭着包走了,刚走没两步,林曼清就险些撞上一人,连忙道歉,唯独抬头一瞬,林曼清看清了眼前人,神色一变,红唇轻开:是你!

楚云看着近在迟尺的佳人,温柔一笑:你,清瘦了!

话语落下,楚云伸手,想要轻抚佳人面庞,却见林曼清慌乱的躲开了,似乎是避之不及,楚云手掌呆滞半空,心中轻颤:曼清,你

林曼清美眸通红,不断摇头后退,似乎不敢置信楚云还活着,轻声呢喃: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李欢见情形不对,连忙挡在了林曼清面前,挺起胸脯,质问楚云:喂,哪里来的叫花子?你想干啥?

她下意识的觉得,楚云也是来催债的,毕竟林曼清为女治病,四处借钱,她是清楚的。

楚云无视了李欢讥讽,目光不曾离开林曼清丝毫,林曼清美眸之间,满是悲痛,似是不能接受楚云的到来,李欢看在眼中,心中着急,却是不曾离开,一副凶巴巴的模样:混蛋,我可告诉你,你别乱来,小心我报警抓你。

《兵锋传奇》第2章多年误解

我楚云想说点什么,却见林曼清突然跑开,直接登上了一辆出租车消失无踪,李欢这才稍安,倒是周围不少人,指指点点的。

你们说说,这林曼清也真是造孽啊?年纪轻轻的,四处都是外债。

这能怪谁呢?还不是怪她自己不检点?好端端的一个大小姐,来我们这小地方上学,就玩什么一夜情?弄大了肚子,那男人还跑了?

哎,话是这么说,倒是也怪可怜的,女儿还得了白血病,四处借钱呢?现在还有不少老板想包养她呢?

咔擦!

楚云心中暴怒,铁拳紧握,幽寒目光陡然扫过在场之人。

嘶!

众人无不是一阵胆寒,不敢对视楚云的目光,纷纷走开了,李欢倒是无惧,瞪着楚云:你凶什么凶?不就是点钱嘛?你说曼清欠你多少?老娘替她想办法!

楚云星眸一闪,摇头轻语:她,不欠我,是我欠她的太多了。

李欢见楚云面露伤感,不由一愣,心中莫名一疼,正想问话,却见楚云亦是离开消失无踪了,不由撇嘴:真是个怪人?

楚云离开公司,沉默的点上了一根香烟,来到了南城一处小公园,刚刚进入,就见凉亭之下,一道绝美身影独立,正是林曼清。

佳人在前,楚云心有苦楚,消失的这五年,林曼清独自一人,到底承受了多少非议?经历了多少挫折?

他,无从可知!

两人而立,一时静默。

呵!林曼清轻笑转身,面有泪痕:你,还是找来了?

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来这。楚云按下心中涟漪:对不起,这五年,你受苦了。

受苦?

林曼清摇头:不,我很好,我应该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我现在还活在羁绊之间,可是,你为什么要出现,来打搅我平静的生活?

林曼清后面的话,几乎是吼出来的。

质问夹杂着一丝怨恨,涌向楚云,抨击着灵魂,一丝压抑让楚云险些喘不上气,这样的感觉,就算是曾经孤身遭围,都不曾有过!

或许,只因面前的人是林曼清!

呼!

楚云长出一口浊气:曼清,这五年发生了很多事,我也是才知道你还活着的消息。

是么?林曼清摇头一笑:这五年,所有人都觉得你已经死了?你为什么要再出现呢?

楚云心中有愧,向前一步:曼清,我知道你一时接受不了,不过这五年,的确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以后再讲给你听,现在既然我回来了,那谁也不能欺负你,还有小琳。

就你?

林曼清摇头:楚云,你就是一个懦夫,你五年前就想抛弃我和腹中胎儿,独自逃生,现在又来找我?你这是在羞辱我么?

曼清,当年的事情

够了!林曼清轻喝一声,看向楚云的目光中,带着一抹失望:楚云,你可知道?我对你很失望?当初我来到东山读书,认识了你?并且鬼迷心窍的和你在一起?我本想过平静的日子?可是你呢?你自己都做了什么?

林曼清美眸通红,五年前的事情,历历在目,如梦魇一般,挥之不去,尤其是那女人的阴笑

曼清,不是你想的那样!楚云心中狂痛,五年前,得知林曼清的真实身份,楚云倍感震撼,却是从未想过离开林曼清。

哪怕是过普通人的日子。

可是,五年前的一个雨夜,楚云得到消息,林曼清有难,他急忙携带了所有财务前往,谁知这只是一个套?

一个林家针对他的套!

林曼清只是看见了,他带着财物逃离和林家之人碰面!

而且对方是一个女人!

一个打扮精致而又妖艳的女人,甚至对方都脱光了衣服。

推搡之间,林曼清推门撞见,林曼清夺门而出,他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唯有追上,护城河边,却被林家之人使诈推下了浪潮。

被大浪吞噬之前的最后一眼,他只看见,林曼清也栽下了浪潮,被巨浪吞噬?

呵!林曼清摇头,一脸全是失望:楚云,不是这样?那是什么样?那你卡上的那一百万?你要如何解释?

当年,林曼清心灰意冷,跟着跳河,却被救起,想要相信楚云,无意发现楚云账上多了百万巨款?不由觉得讥讽,更发现自己已经怀有身孕。

心善的她,坚持离开家族,独自在东山生活。

一百万?

楚云皱眉,心中巨怒,不用想都知道,这一百万,也是林家给自己泼的脏水?

怎么?无话可说了么?林曼清摇头轻笑:楚云我初见你时,你虽在众人眼中是废物,但你在我眼中,却是这天下最善良,对我最好的人,然而你也终究逃不过财色两字?

这五年来,你既然已经死了?你又何必要回来?

你又何必要出现在琳琳面前?

还是说,你还想着在我身上得到什么?

《兵锋传奇》第3章岂能放过

林曼清越说越是失望。

呼!

楚云摇头:曼清,我知道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不过今天开始,我向你承诺,这世间,无人能动你母女丝毫!

楚云话语沉稳,心如磐石,坚不可摧!

纵使误会,那又如何?

五年亏欠,终须弥补!

我还能相信你么?林曼清一脸失望,随即坚定:不过,我希望你别去打搅小琳。

楚琳!他的遗腹子,如今,五岁了。

楚云摇头:她是我的女儿,我必须参与她的成长!

你林曼清气的抬手,似乎是想打楚云两巴掌。

楚云直视林曼清;曼清,不管怎么样,我都是琳琳的父亲,我,有义务照顾她!

呵!林曼清讥讽一笑:你觉得琳琳会接受你么?

一定会的。楚云话语自信。

林曼清看了楚云一眼,不由讥讽:呵,你还是那样,大话连篇,不过,你说的没错,你的确是琳琳的父亲,琳琳虽然小,但是很懂事,她有自己选择的权利。

林曼清说完,拎起包包就走了,楚云跟了上去。

南三环!

居民楼。

曾柔正喂楚琳吃了晚饭,看着动画片,平日中唧唧喳喳的楚琳,今晚却是格外沉默,坐在沙发上面,晃着小腿,一言不发,似有心事。

小琳,你咋了?曾柔摸摸楚琳的小脑袋。

我想妈妈了。楚琳蒲扇大眼珠。

曾柔看了看时间,都要九点了,平时林曼清早就到家了,难道又被哪个狂蜂浪蝶缠上了?

嘎吱!

房门突然就被推开了,林曼清笑着走了进来,楚琳一下就扑到了林曼清怀中:妈妈,你可算回来了?我都担心死了,今天下午

楚琳话没说完,就看见了门口的楚云,不由缩了缩脖子,藏在了林曼清身后,明亮的眸子,看着楚云,有着一股陌生,以及防备。

楚云看在眼中,心中针扎的疼,是什么样的经历,会让这么小的孩子,有着对外界如此强的戒备心。

她如果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又会怎样看待自己这个父亲呢?

小琳乖!林曼清摸摸楚琳的后脑:你有没有惹你曾阿姨生气?按时吃药了么?

我很乖的呢!楚琳嘟嘴,唯独眸子有些慌乱的偷看着楚云。

妈妈,这是谁呀?

这就是爸爸呀,你现在可是有爸爸的小朋友了呢!林曼清压抑着自己的哭腔,眼中噙着泪水,装作平常的说道。

父亲?

爸爸?

对她来说,这是多么陌生而又熟悉的词?

她会时常幻想自己的爸爸是什么样的?

然而当一切来临的时候,她,又感觉好陌生。

对楚琳的眼神,楚云也有些拿不定主意,好想摸摸她,却是没有勇气。

更想搂搂她,却是无从下手。

未曾陪伴的亲情,让楚云变得有些笨拙。

不!

楚琳猛然摇头:他不是我爸爸,我才没有爸爸呢?我只有妈妈,他们都说我爸爸是个坏人,早就死掉了。

楚琳一下就跑了回去,将自己关在了小屋,林曼清很是担忧,连忙跟了上去,无奈房门上锁,林曼清转身瞪了楚云一眼:这下你满意了?你也看见了?小琳根本就不认你,你可以离开了么?

林曼清面色很冷,却是更有心虚,她只希望楚云早点离开,不然她怕自己绷不住,会改变主意,会念起往日的好。

会原谅他!

爱之深,恨之切!

她很清楚,这几年,她一直都不曾忘记过楚云,虽然楚云做出了那样的事情,但,面前这个人的身影,就像是梦魇一样,挥之不去!

是甜蜜!

也是噩梦!

不!楚云摇头:我这次回来,我就不会走的。

你林曼清很生气,曾柔却是拉过了林曼清:曼清,你先去看看小琳吧,他,我帮你搞定就是了。

林曼清也担心小琳的安全,这才去找钥匙,曾柔看着楚云:要不你先走吧,小琳这丫头,嘟嘟囔囔的一下午了,怕是还不知道怎么接受你。

曾柔虽然很痛恨楚云,不过今日下午,楚云的作为,却是让她感觉,也许听闻并不一定都是真相。

同为女人,她能看出,楚云一说起林曼清的时候,眼中就有一丝令人动容的温柔!

我楚云想要拒绝,曾柔却是轻踹了楚云一脚,递给楚云一个眼色,小声说道:对面的房是空的,租户刚走,你想留下来,就先住在那吧,别给曼清和小琳太多压力了。

楚云看了眼打开房门的林曼清,和屋内小琳的抽泣,心中一软:谢谢!

曾柔见楚云答应,也松了一口气,带着楚云到了对面。

房屋不大。

但也不错,重要的是,能爬窗户到隔壁小琳的屋子。

曾柔给出了钥匙:这钥匙就是你的了,房租每月一千二,水电另算!

可是我暂时没钱。楚云也没隐瞒自己的现状。

没钱?

曾柔嘟嘴,不由多看了楚云两眼,心中暗道:难道他真的如外面传言那样?是个贪慕虚荣的小人?可是他的眼神

曾柔摇头:算了,这一千二我先帮你垫着吧,不过你十天之内,若是不能还我,你就自己搬走吧,我还要准备钱帮曼清那傻丫头分担呢?小琳的药物,又快没了。

好!楚云答应,曾柔这才离开。

午夜!

楚云打开了窗户,徒手攀着墙壁,到了隔壁小琳窗户外。

屋内亮着灯。

小琳正躺咋床上,搂着一只绒毛熊,睡得很香,似乎是忘记了所有的烦恼。

在小琳床沿,林曼清坐在凳子上打着盹,不放心小琳,一只手还搭在小琳胸口,楚云心中愧疚更多。

难以想象,这几年,林曼清是怎么过来的。

呼!

楚云压下心中念头,蹑手蹑脚的进入了屋子,没有丝毫声音,看着两女,楚云心中思绪万千:林家,你害我不浅,我又岂能放过你?

《兵锋传奇》第4章校门起争

不过

楚云星眸一闪,看向了床榻上的小琳!

白血病?

楚云心有坚定,不管付出多大代价,都要治疗好小琳的病,心念至此,楚云不由将手搭在了小琳胳膊,想要看看小琳的病情,到了什么地步?

可是这么一探脉,楚云却是心起寒霜,杀伐之气,止不住的散发开来!

锤子的白血病!

这压根就不是病!

是毒!

此毒名为桃花败!

毒如其名,乃是在每年桃花盛开的季节,只采取每朵桃花正中的花蕊,进行提炼出桃花液,再加入血虫粉,熔炼而成的毒药。

这样的毒药,如同跗骨之蛆一般,可以寄存在受害人的体内一到五年的时间。

一旦发作,患者最先会乏力,嗜睡,接着会高烧,再然后就是梦魇,一直到死去,所有症状都和白血病,极为相似!

甚至是一模一样!

但,世人岂能知晓,他不仅是龙王,更享有医仙圣名!

如此小伎俩,他一眼就能看出。

不过,桃花败不是一般毒药,寻常人等,很难拿出,能拿出此种毒药,还来对付小琳的,除开林家,楚云不做他想!

呵呵,真是好狠的心啊!楚云眼露一抹凶光:林家,你真的激怒我了。

收起心思,楚云又为楚琳整理了下被子,仔细端详了下这小家伙的脸蛋:五官像我,脸蛋像曼清!

楚云不由伸手摸了下小琳的脸蛋:你若是能叫我一声爸爸那得多好?

呼!

按下心思,楚云转身拿起了床单,轻轻披在了林曼清肩头,或许是动作大了点?

林曼清动了动身子,好在并未开眼。

楚云不由一笑:安心睡吧,今后有我在,谁也不能动你们一根汗毛!

楚云又仔细看了看林曼清,睡梦中的林曼清,虽然能暂时放下烦恼,却是难掩疲惫,楚云更是心痛,控制不住伸手,轻轻划过了林曼清的面颊,为其撩起了耳边发丝,想到当年的误会,不由烦恼:你为何始终不肯听我解释呢?

楚云摇头,轻轻的离开了屋子,翻墙回去。

却是不知,在楚云离开的时候,两女的睫毛,都轻轻的颤抖了下,尤其是楚琳,嘴唇轻动,楚云若是在,定能看出,这乃是爸爸的唇形。

翌日一早,楚云刚起身,就见林曼清急匆匆的上班去了,曾柔也早早的带着楚琳走了出来,看样子是要去学校了。

今天我去送吧。楚云挡下了曾柔,看着楚琳的目光,更显温柔。

奈何楚琳不领情,直接扭过了头,蹬蹬蹬的就跑下楼了。

曾柔迟疑了下,始终是答应了楚云的要求,毕竟他是小琳的爸爸!

一路上。

楚云想方设法,想逗楚琳开心,都没成功,楚琳一双小脚跑的飞快。

到了校门口,远远就见一女子在迎孩子进去。

小琳也很有礼貌的问好:孙老师好!

小琳好。孙渺渺亲和一笑,看见楚云的时候,不由愣了下:小琳,他是

他是坏叔叔两字还没说出来,就见一个圆滚滚的小胖子跑了过来,指着小琳道:就是她欺负我!

楚云皱眉,小孩子天真,起点争执很正常,不过看体型,小琳还能欺负这个小男孩,倒是让楚云蛮意外的。

念头刚起,却见一身着华丽的女子,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站在小琳面前,居高临下的:好啊,原来就是你这小野种欺负我家小胖,看我今天不替你老娘教训教训你!

女子说着居然抬起了大手,要打楚琳。

嗯?

楚云皱眉,挡在了小琳面前,夺人心神的双眼,直灌女子灵魂:你,骂谁呢?

你女子被楚云这么看着,心中大慌,楚云的眼神,就像是刀子一般,贯穿她的内心深处,令其不敢造次,不过当着自己儿子,和孙渺渺的面,她又不愿意弱了自己的名头,下意识的挺了挺胸脯,色厉内荏的看着楚云:你想干啥?我骂她又怎么了?一个有人生没人养的野丫头,打了我家儿子,还不让我说了不是?你凭什么来管我?

女子使劲挣开了楚云的大手。

楚云剑眉一挑,小孩子家家的有点争吵,那不是挺正常的事情?

毕竟童心未泯。

他并不在意,楚琳和小胖之间,对错如何,反倒是小胖母亲,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倒是惹得他心中不快,再次挡在了楚琳面前,习惯性的点上了香烟,吐出一口烟圈:我是楚琳的爸爸,你说我是否有权干涉呢?

楚琳躲在楚云身后,心中很是安稳,这样的感觉,从未有过,小琳不由诧异的看了楚云一眼,心中狐疑:这,就是父爱么?

甚至这个时候,小琳心中还在渴望着,楚云变身成为超人,一拳就将这女的打飞,再抱着她飞起来。

父亲?

孙渺渺也是诧异的很:小琳,他真的是你爸爸么?

我小琳嘟嘴,有些不高兴的扭过了头,倒也算是默认了。

孙渺渺怎能不懂,看向楚云的眼神变了变。

怜悯?

感伤?

鄙夷?

她在东山市,呆的时间也算是比较长了,之前楚云和林曼清处对象的时候,她也在东山市,对楚云和林曼清的事情,多多少少的也听了不少。

对楚云的遭遇,她感到无可奈何,毕竟毫无背景的毛头小子,想要得到神女一般的林曼清,毫无疑问,是在痴人说梦。

不过,对林家的做法,她也感到很愤怒,居然强行处理。

可是现在见到楚云,她却是更加生气,既然楚云还活着,为什么不早日回来?非要等到现在才回来?这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

还是说,在外面遭人抛弃了?

亦或者就是不负责任呢?

总之,楚云让林曼清母女,遭受五年屈辱,不闻不问,这就是小人行径,没有一点点男人的担当,是个十足的

懦夫!

《兵锋传奇》第5章好心告诫

小胖母亲亦是在惊诧之间回神,摆起一副高高在上的神色:哟,我当是谁呢?

原来你就是这野丫头的父亲?

就是当年那个为了钱财,就想要抛弃林曼清的男人?

现在看来,果然也就那样嘛?帅也不帅嘛?

真是不知道,当初林曼清咋就看上你了?

现在林曼清身边的追求者,谁人不比你强上百倍啊?

真是的,就你这样的人,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模样?

小胖母亲越说越是得意:老话说的可真是没错?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会打洞呢?你看看你女儿,果然和他老爹一个德行。

啥事都干不好,就会惹事了呢?

还敢推我家小胖了?

若是摔坏了,就你这野丫头的贱命,白条不够赔的呢?

呼!

楚云吐出一道烟圈,戏虐一笑:你说够了么?

咋的?女子双手叉腰,嚣张的看着楚云:你这样的下等人,说你还不舒服了咋的?你敢打我,还是咋的?

来啊来啊,有本事你就来打我啊?

女子唾沫横飞的,一脸鄙夷:就你这样的小货色,你敢么?

楚云挑眉,对打女人这事,他一向都没啥忌讳。

啪!

楚云二话不说,抬手就打了女子一巴掌。

这一巴掌,清脆响亮。

一下就把女人打懵了。

你女人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楚云,疯了一般的咆哮:可恶,你敢打我,你等着,看老娘不找人弄死你!

她说着就要打电话叫人了。

孙渺渺一见情形不对,连忙上前阻拦;好了好了,马上就要上课了呢?而且孩子也在呢?

女人更不愿了,满脸委屈:孙老师,这可不能怪我呢?他女儿在学校里面,无法无天,将我家小胖都打成什么样了?

现在还不让人说了不是?

你说是不是刁民?

今天我一定要找我当家的,给这家伙一点教训。

女子不听劝阻,继续拿手机,孙渺渺连忙说道:周家长好了,我让他给你道歉还不成么?

孙渺渺对工作尽责,对每个孩子家长都摸得清楚,这小胖的父亲,可是有些实力呢?

小胖的母亲在医院上班,小胖的父亲,则是当地小有名气的药材大亨呢?

而且还有一家药材公司呢?

这样的人,可不是楚云能得罪的。

甚至弄不好,还会给学校,带来罪责呢?

孙渺渺心中这么想的时候,不停的给楚云打眼色,楚云并未放在心头,而是看了小胖一眼:看在你儿子和我女儿,是同学的份上,我给你一句忠告,你儿子已经病入膏肓了,你若是再不医治,就早些准备吧。

你可恶!

女人就像是被踩到痛处一般,暴跳如雷:孙老师,你也看见了,这混蛋有多歹毒?他居然诅咒我家小胖去死?

真是可恶啊!

我家小胖的确是身体不好,我也说她女儿了?但是我有让她女儿去死么?

孙渺渺皱眉,很是不悦:楚家长,你不要太过分了,琳琳还在呢?

楚琳亦是看了看楚云,神色有些复杂。

这个就是爸爸?

咋那么坏呢?

妈妈不是说,爸爸是最好的人么?

楚云摇头:我已经付出了我的诚意,信不信在你,小胖因为长久的不运动,再加上自小落水所患上的风湿,导致他外阳凌弱,你若是不拿出动作,那就准备承受痛苦吧。

楚云话语说完,转身来到小琳身边,伸手去拉小琳:小琳,我们进去吧!

不要!小琳手一缩,往后一退,呆呆的看着楚云,感觉很是陌生!

这个坏人,真是自己的父亲?

孙渺渺亦是皱眉,还没回神,却听女人一下惊呼了起来:小胖你咋了?

小胖这个时候,突然小脸苍白,额冒冷汗,四肢抽搐,吓的女人六神无主,楚云瞟了一眼,淡淡轻语:看来,是病发了!

发病?

女人一听这个就受不了,咆哮吼到:你闭嘴,都是因为你,我家小胖才这样的,你说是不是因为你,对我家小胖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不然为什么,我家小胖一直都好好的,被你一诅咒,我家小胖就不行了?

我一定要报警将你抓起来。

女子很笃定,小胖就是楚云害的,她本就是大夫,给小胖的检查,可是密集的很。

这个时候,突然出错,不是楚云害的,那又是什么?

孙渺渺这个时候,亦是拿不定主意了,她一直都关注着每个孩子的身体情况,小胖平日身体,尚算可以,怎么楚云一说,就跌倒了?

还四肢抽搐?

莫不是楚云的嘴巴开了光?

还是说这其中,有什么不知道的秘密?

《兵锋传奇》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兵锋传奇》即可哦,想看更多章节关注V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7-2019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