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脉脉春风意正浓一冰河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脉脉春风意正浓一冰河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2019-12-02 12:01:45来源:zzy

脉脉春风意正浓一冰河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这里推荐脉脉春风意正浓江晚恩商宗鹤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这本小说是由作者一冰河创作的,脉脉春风意正浓一冰河小说最新目录揭秘。岸城首富商宗鹤突然离世,留下万贯家产,身为商太太的江晚恩整日以泪洗面,伤心不已。有传言,商太太爱的商总死去活来,一心想要与其奔赴,共离人世...

脉脉春风意正浓一冰河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脉脉春风意正浓最新1-5章免费在线阅读

《脉脉春风意正浓》第1章商太太,节哀顺变

正直六月夏季,暴雨如注,豆子般大的雨水砸在地上,溅起朵朵浪花,闷热的空气并没有因为连续一个星期的大雨而变得清新起来,反而愈发燥热,像不透风的罐子,将这座城市牢牢的密封着。

兰园,岸城寸土寸金的地段,现如今却笼罩着诡异而沉寂的氛围。

后续报道,六月十九号下午六点,在前往临城的高速公路上,一辆迈巴赫刹车失灵导致事故发生,车内坐有两人均掉落海里,救援队至今搜寻了四天,依旧没有找到尸体,但由于受害人影响较大,打捞扔会继续进行,事故的起因也在进一步调查中。

沙发上窝着一个女人,漂亮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电视。

客厅里除了电视屏幕里一闪一闪的灯光之外,其余一片黑暗。

叮咚一声,外面传来门铃声。

江晚恩愣了一下,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

她拖着沉重的身子过去开门,门打开的一刹那,有亮光渗透进来,她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太太,这是顾律师,来跟您说一下遗产问题。

李肖看着面前的女人,吓得了一跳。

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面容和身材肉眼可见的削瘦,那双原本漂亮绽放着光芒的双眸此刻已是黯淡无光,双眼红肿,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具干尸。

李肖叹了口气,

夫妻恩爱不到两年的时间却阴阳相隔,实为惋惜。

苍天无眼,奈河桥下怕是又多了一对苦命鸳鸯。

江晚恩只是苍白的嗯了一声,表现的并不敢兴趣。

随行的顾律师发出一声轻叹,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对钱不感兴趣的人,岸城现在已经闹做了一团,大家异口同声,都说这位商太太享了福,商宗鹤贵为岸城首富,旗下几千亿的遗产,怕是能捞到不少油水。

但他现在亲眼所见这才知晓,再多钱的也买不回来一个人,商宗鹤和商太太之间的感情怕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情比金坚,如此鹣鲽情深的感情,真是让人羡慕之余又感到惋惜。

商总早就指定了遗产分配,您和商总的母亲会按照合同上的比例进行合法分配,这是您享有的一千亿遗产,您过目一下,还有就是因为现在商总的尸体至今还未寻到,三个月后要是还找不到,您可以向法院申请死亡,遗产会在三个月后全数划分到您的名下。

江晚恩瞳孔微震,她捕捉到重要文字,她激动道:早就指定了!?你什么意思,难道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吗,宗鹤你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为什么!

江晚恩双手捂着脸,痛苦涕零。

李肖被她歇斯底里的情绪感染到了,作为商宗鹤的助理,眼角也不由得涌出两滴泪水。

太太,您别伤心了,还是先把合同签了吧,以后遇言就得靠您了,您放心,我会一直左右在您身边,替商总保护好您的!

江晚恩已经哭到呼吸不顺,李肖立马手忙脚乱的倒好一杯水,递到她面前。

江晚恩喝了一口后,眼泪顺着脸颊簌簌滚落。

李肖和顾律师同时看愣了神。

江晚恩生的清纯,哪怕没有化妆,五官依旧精致,白到发光的底子由于这几天的悲伤绝食显得更加苍白,像一朵在风雨中摇曳的白玫瑰,轻易就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李肖大抵觉得自己的思想太龌龊,立马轻咳一声别开了头。

顾律师见此,也慌乱的移开了目光。

江晚恩无力的握着钢笔,颤抖的写下自己的名字后,想到顾律师刚才说的那番话,整个人再次捂着脸轻声抽泣。

顾律师将合同整理好后站起来,面对江晚恩的悲伤,只得叹息一声:商太太,节哀顺变。

江晚恩没回应,依旧是自顾自的低头哭泣。

李肖叹了口气,辛苦您了,顾律师。

顾律师微微一笑,表示这是分内之事。

李肖整理好自己的表情,准备送顾律师离开。

走到门口的时候,顾律师回头看了一眼还沉浸在哀痛里的江晚恩,小声道:太太对商总还真是一往情深,有传言说太太哭了一天一宿,看来这事是真的。

李肖点点头:太太对总裁很好,过去一日三餐都是自己亲自下厨,总裁虽然性格冷漠,但每个月也会给太太固定的生活费,所以太太哪儿在乎钱,她在乎的

李肖回头看了一眼,语气遗憾:她在乎的自始至终都是总裁这个人罢了。

李肖和顾律师离开后,原本还维持着动作缩在沙发里的江晚恩突然缓缓抬起头。

乌黑的发丝挡住了她的脸颊,哭声在关门的那一刻便戛然而止,直到听到外面响起汽车引擎的声音,江晚恩才光脚走到落地窗面前,看着车子消失在视线里,她的嘴角慢慢弯起了一抹狡黠的弧度。

为避免李肖会因为什么事中途折返,江晚恩在客厅里足足呆了半个小时,半个小时过后,她沉沉的长吁一口气,刚才那副泫然欲泣的伤心表情瞬间消失在脸上。

哈哈哈哈哈江晚恩没忍住发出了悦耳的笑声,她双脚站在沙发上,又跳又蹦的,整个人呈现出一种疯癫的状态。

两年啊,她终于熬出头了!

商宗鹤的死是必然的,因为他只是一本小说的男主人公,而她江晚恩不知道为什么两年前突然穿越进了书本里,成为了他的妻子!

当时穿越进来的时候,江晚恩花了一个晚上才接受这个奇幻的事实。

但她后来一想,觉得穿越也没什么不好的,她无父无母,唯一值得挂念的只有年仅十五岁的弟弟了,不过弟弟成绩优秀,性格善良,所以哪怕她不在他身边,应该也会好好的生活下去。

反倒是她,莫名其妙成为了商太太,她必须得想尽一切办法留住这个位置,谁知道乱改剧情,后续会变成什么样子,江晚恩不敢赌,毕竟她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所以还是小心谨慎的好。

小说的结局是个烂尾,停留在商宗鹤死后作者便没有再继续写下去了。

所以哪怕商宗鹤这个人阴晴不定,冷漠如斯,但江晚恩还是尽心尽力的恪守妇道,维持她贤良淑德的好太太形象,因为她知道,只需要忍两年就可以了,两年过后商宗鹤离世,那她就会彻底解放!

但商宗鹤好像挺吃她那一套的,柔弱娇小,纯良单纯,就比如喝瓶水都得撒娇求他帮忙拧瓶盖,商宗鹤很乐意,更确切的说他喜欢她的小女人,全身心都依附于他的那种依赖感,他作为男人得到了强大的满足。

所以这两年以来,商宗鹤对她也不算太差,但是估计还是有所顾虑,他从来不会给她过多的零花钱。

他可以给她买一屋子的金银首饰和数不尽的奢侈品,但就是对于实质性金钱这一块,他很有分寸,每个月十万,不多不少,应付着生活绰绰有余,但作为豪门太太,可以说是十分小气了。

但直到刚刚,白纸黑字签下名字的那一刻,江晚恩才觉得这两年的忍耐一切都值得!

她,从今天开始要成为一千亿财产的富婆,想想,都还觉得不太真实呢!

《脉脉春风意正浓》第2章一千亿的谢礼

江晚恩哼着小调打开了留声机,她随便选了一张歌碟放上去。

这个留声机以前商宗鹤碰都不准她碰,她自己私底下也去查过,民国的老留声机,得不少钱。

商宗鹤虽然才二十七岁,但行为作风就像个老干部,他喜欢收藏有价值的古董字画,而且每一个都价值不菲。

也是,才不过二十七岁的年龄,就已经成为了岸城首富,心智其实寻常人能比的。

江晚恩眉梢微微一挑,但现在,可惜了。

没关系,她作为他的太太,一定会好好为他花这些钱的,决不能让他在地底下感到遗憾。

江晚恩发自内心的偷笑出声,却因为脸上毫无血色,显得苍白又无力。

她回到房间里,抽出一片面膜然后敷在自己脸上,随后躺在床上,闭上眼睛,细嫩的脚尖惬意的在空气中晃来晃去。

这两天为了演给外人看,她天天逼迫自己看那种虐的要死的电影,就是为了把眼睛哭成两颗核桃,蛊惑众人。

这两年她夹着尾巴做人,现在突然翻身农民把歌唱,这种快/感岂是常人所能够理解的!

虽然有点不真实,但是她得淡定,千亿富婆,得冷静点,可是

哈哈哈哈!江晚恩没忍住,撕开面膜捂着肚子笑着在床上打滚,这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她真的想大叫一声!

卧室房间最隐蔽的角落里有抹微不可察的小红光一闪一闪的。

监控画面里女人在床上又跳又笑的画面悉数没入两个男人的眼底。

旁边站着的男人已经是脸色苍白,冷汗直流,大气都不敢喘一次。

坐在椅子上的男人看不清神情,静默片刻后,他身子微动。

站在身旁的庞特助吓得双腿一软,差点栽在地上。

但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只是慢条斯理的轻叠双腿,骨节分明的手指交叉放在大腿上,墨黑色的双眸里此刻已经布满了星星点点的寒意。

两片菱形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男人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冰冷气场似乎将整个房间都冻成了零度。

商商总庞助理忐忑出声。

坐在椅子上的男人不为所动,眼阔轻缩,死死的盯着屏幕里的女人,犀利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锋芒。

***

第二天天还没亮,江晚恩就起来了。

其实她昨天一晚上没睡,因为过于兴奋,导致今天起来一照镜子,憔悴的面容又在无形当中增添了不少。

也好,这个时候就得越颓丧越好。

自从商宗鹤去世过后,江晚恩就把手机关机了,这么大个事她作为商太太,电话肯定会被打爆,幸好她有先见之明,所以这几天也落得不少清净。

但其实她虽然是商宗鹤的妻子,却鲜少人知道她的身份。

因为商宗鹤从来不在外面人面前提她的名字,也不对外公开秀恩爱,所以大家只知道商太太的妻子姓宋之外,其他的一无所知。以前对此,江晚恩表示很生气,觉得商宗鹤不在乎她,但现在,她觉得尤为庆幸,因为这为她省了不少麻烦。

江晚恩心里再次感谢商宗鹤当时对自己的不在乎。

不能吃早餐,她得饿着,那样效果才会最真实。

江晚恩捂着肚子,也行,就当是减肥了。

门铃再次响起,江晚恩愣了一下,然后皱着眉头走过去,踮起脚尖从猫眼里看见是李肖。

江晚恩整理好自己脸上的表情后,神情恹恹的拽开把手。

太太早上好!

李肖表现的精神十足,他昨天晚上回去想过了,太太作为一个柔弱的女人,要撑起这么大的公司,实属不易。

而他身为总裁生前最得力的助手,在这个时刻更应该发挥自己的本领,替总裁守护好公司和太太,现在岸城虎视眈眈,觊觎公司的人不少,正是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他不能辜负总裁的信任!一定会陪着太太撑起遇言,他相信自己,更相信太太!

江晚恩侧过身子,让人进来,纤弱的身板走在面前,李肖觉得风一吹,人就会倒在地上。

他还是第一次看见一个人女人瘦成如此地步,就像个皮包骨一样。

看来总裁的离世对太太的打击很大。

李肖不由得叹了口气。

江晚恩扯出一抹无力的笑容,两个眼窝深陷,看起来像个病入膏肓的病人。

她问:有事吗?是不是找到宗鹤的尸体了!

李肖遗憾的摇头:没有太太,总裁的尸体现在还没有找到,我是过来告诉您一声,夫人醒了,给您打电话您手机关机,所以我就亲自过来告诉您。

妈醒了?江晚恩的脸上这才扬起丝丝笑意,走,送我去医院!

好的。

商宗鹤出意外那天,婆婆一时无法接受,得知噩耗后立马就送进了医院,得亏命大,今天终于醒了过来。

江晚恩来到医院的时候,医院门口还围着里三层外三层的记者,各个都拿着长枪短炮,看样子来势汹汹,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一副势必要挖到头条新闻的表情不可。

李肖带着她从医院后门进去,这省了不少麻烦。

除了双方家人和公司的一些高层知道除外,其实没人知道商太太的真实身份,但为了保险起见,江晚恩还是全副武装,帽子口罩全戴在了脸上。

VIP高级病房。

李肖站在门口守着,江晚恩推开门缓缓进去。

见到婆婆的一刹那,江晚恩两行清泪顿时喷涌而出。

她声音沙哑的叫了声:妈

邱翠萍躺在床上,听到声音抬起头来。

江晚恩依次摘掉脸上的伪装,邱翠萍看到EX妇几日不见,形如枯槁的憔悴模样,心里揪成了一团,一边招手,一边说。

晚晚来来来,怎么变成这样了,瞧瞧你这小脸,让妈好好看看。

江晚恩摇摇晃晃的跌进了邱翠萍怀里,俩婆媳抱坐一起,眼泪一下子没绷住,哭的泣不成声。

门外的李肖听到声音,鼻头一酸,低低地叹了口气。

哭了差不多快半个小时,江晚恩觉得时候差不多了,吸了吸鼻子,抽出纸巾给婆婆擦眼泪,安慰道:妈,你别哭了,你才醒过来,得好好照顾身体,这样宗鹤才放心

提到宗鹤两个字,江晚恩又变得哽咽了起来。

邱翠萍其实一开始对这个EX妇并不满意,但是这两年的相处下来,江晚恩性格温柔,做家务也利索,这么大个别墅都是她自己在打扫,也不请佣人保姆什么的,说是为宗鹤省钱,除了家世不门当户对之外,江晚恩也是尽到了自己EX妇的本分。

外加上今天亲眼所见,江晚恩对儿子的情深义重这世间更是少有,她愈发满意这个EX妇,只是可惜了,今后就只有她们婆媳相互照拂着了。

商父去世的早,所以邱翠萍对这个儿子疼爱有加,只是苍天无眼,英年早逝,白发人送黑发人,实属让人惋惜。

江晚恩让李肖把婆婆的出院手续办了过后,就偷偷的从后门一同离开。

江晚恩说:妈,您放心,以后就由我来照顾您,宗鹤的尸身我会继续让人去打捞的,这段时间您先养好身体,别让宗鹤担心好么?

邱翠萍泪眼婆娑的点点头:辛苦你了晚晚。

妈,您说什么呢,我们是一家人。

邱翠萍握着江晚恩的手,和蔼的拍了拍。

邱翠萍身体不好,江晚恩怎么说也是人家的EX妇,现在婆婆伤心过度,没人照顾她,她理应照顾,也算是那一千亿的谢礼了。

《脉脉春风意正浓》第3章怀了宗鹤的孩子

邱翠萍住进来后,江晚恩不敢再像过去那样肆无忌惮,只得收敛点,但好在的是婆婆一直待在房间里,不经常出来,这让江晚恩松了一口气。

为了照顾婆婆的身体,江晚恩一日三餐换着花样做,也是藏有私心,因为这样自己也能理所当然的吃到一点,不然,她真的快饿死了。

日子算是进入了正轨,直到出现不速之客,打破了别墅里的平静。

大门响起门铃的时候,江晚恩正在厨房里洗碗,婆婆在楼上午睡。

江晚恩起先并没有在意,直到门口的人似是极其没有耐心,一遍又一遍,铃声反复在客厅里回响,就跟追债一样。

江晚恩不由得眉毛微蹙,用毛巾擦干手走过去。

门打开的瞬间,一个长发的女人低着头不由分说的冲了进来。

江晚恩愣了一下,直到女人梨花带雨的抬起精致的脸庞,她才赫然反应过来。

唐曼,她怎么会来这儿?

唐小姐,你江晚恩怔怔开口。

唐曼哭哭啼啼道:我是来看宗鹤的

江晚恩心里发出一声冷笑,唐曼是商宗鹤的初恋,两人曾经在一起过,但后来唐曼为了追求事业,同当时还一事无成的商宗鹤分手,小说里她曾经得知商宗鹤有权有势了过来巴结,但都遭到商宗鹤冷漠拒绝。

商宗鹤什么都不好,但唯有一点,江晚恩觉得还挺男人的,那就是他有志气,不吃回头草。

嘴上说的漂亮,看起来是过来哭丧的,但江晚恩心里头跟明镜一样,怕是这女人借着幌子想过来瓜分点遗产罢了。

但是就凭她,也配?

江晚恩虽然心里头一清二楚,但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懵懂模样,柔声道:唐小姐有心了

唐曼看着她一副好欺负的样子,更觉得自己这一趟稳操胜券,抹掉眼角的两颗用眼药水假扮的泪珠后,她终于开始直奔主题。

江小姐,宗鹤的律师过来找过你吗?

江晚恩怯弱的看着她:律师?他为什么要过来找我?

唐曼看着她的表情不像是装的,心里腹诽道,难道她不知道遗产的事?

怕打草惊蛇,唐曼装作一副大姐姐的样子,苦口婆心的说:江小姐,你也知道,我跟宗鹤在一起三年,我们俩感情深厚,当初也只是因为一些误会所以才错过了彼此,我本来还想等电影拍完后就向宗鹤解释,不曾想他却

唐曼适宜的吸了吸鼻子:对此,我真的很伤心,宗鹤可是我唯一爱过的男人啊,我在他身上花了多少心思,这你应该知道,所以他现在走了,我觉得我理应拿到自己曾经付出的那一份感情,你觉得呢?

说白了,就是要钱。

江晚恩看着她大言不惭的说的这一番话,心里直泛恶心,她的人品还真跟她的演技一样,令人作呕。

见江晚恩迟迟没反应,唐曼心里咯噔一跳,心想难不成这女人想独吞?

正打算发火,江晚恩却往后退了一步,怯弱的样子像只受惊的小白兔:唐小姐难道是想分遗产?

唐曼看着她胆小懦弱的模样,缓缓压下心中的怒火,就这种没脑子的女人,她还犯不着跟她生气,当务之急,拿到钱才是正事。

江小姐,我和宗鹤好在曾经在一起过,我想得到一点青春损失费这不过分吧?

那那你想要多少?

怎么说也给个一半吧。

还真会狮子大开口,商宗鹤也只是给了她一千亿而已,这女人倒好,竟然开口就要一半!

江晚恩小心翼翼道:我我没有那么多钱。

唐曼迫不及待的握住她的手腕,冷声道:这样,你现在就给宗鹤的律师打电话,看看他遗产到底是怎么分的,然后你再把我的名字加上去!

江晚恩想挣脱她的桎梏,没想到这女人手劲还挺大。

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唐曼没了耐心,她今天可是推了好几个行程过来的,就怕遗产已经分完了,趁现在都还没有成定局,得立马把这事搞定下来。

否则让这个女人独吞遗产,她心里头一百个不甘心,凭什么,她哪点比她差了!

商太太这个位置要不是她一时没抓住,又怎么可能会轮到她坐!所以按照这么说,她还得谢谢她,否则她连商家的门槛都进不去!

一想到这些,唐曼的力气逐渐收紧,江晚恩吃痛一声,皱着眉头委屈道:疼

唐曼瞪了她一眼,一把推开她:别磨蹭,快点给律师打电话!

江晚恩没站稳,踉跄两步后,脚尖绊了一下脚后跟,整个人向后摔去。

邱翠萍被楼下动静吵醒,一出来就看到了这个画面。

晚晚!

江晚恩和唐曼闻声看去,唐曼率先脸色一变,邱阿姨怎么会在这里?

江晚恩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狠狠地掐了一眼自己的大腿,眼眶里瞬间蓄满了泪水,她吃力的站起来,委屈道:妈

邱翠萍立马站在江晚恩那一边,一边柔声询问她有事没事,一边生气的看着唐曼,冷冷道:唐小姐什么意思,真当我们商家没有人了,堂堂商太太什么时候能轮到你来欺负了?

唐曼慌乱解释:不是的阿姨,是江小姐自己摔倒了,不信你问她。

江晚恩红着眼眶,说:嗯,是我自己摔倒的

邱翠萍明显不相信,语气更冷:我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了,但这不代表我老眼昏花,刚才发生了什么我这双眼睛可是看的清清楚楚,晚晚,别为这种人解释!

江晚恩一副知错的样子低下头。

唐曼嘴角尴尬的挂在两边,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无事不登三宝殿,唐大小姐今天过来有什么事吗?邱翠萍不多看唐曼一眼,径直的拉着江晚恩坐在沙发上。

她对唐曼没有好感,当初和自己儿子分手的原因她也是略有耳闻,像这种趋炎附势,拜金的女人,得亏当时没进商家,否则现在宗鹤走了,她还指不定会这种女人虐待成什么样。

唐曼支支吾吾难以开口,邱翠萍不像江晚恩那么好对付,要知道自己是来要钱的,肯定会将自己打发走,不行,她得想个法子。

唐小姐是来要钱的。一直没有说话的江晚恩却突然温声开口。

唐曼一僵,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却正对上她温柔单纯的表情。

整个人嘴角一抽,这女人是故意的吧

听到钱这个字,邱翠萍立马清楚了唐曼此行的目的,表情不由得冷漠起来。

钱,要什么钱,唐小姐难不成还惦记着我儿子的遗产?她冷笑一声,你跟我儿子什么关系,他凭什么给你钱,唐小姐,当初

不是的!唐曼立马出声打断,装着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她小声抽泣道:阿姨,我不是来要钱的,我今天过来只是想告诉你,其实我怀了宗鹤的孩子。

《脉脉春风意正浓》第4章宗鹤他没有生育能力啊

江晚恩弯腰给齐翠萍倒茶的动作一抖,水渍差点溅在了茶几上。

幸好她及时收住,没有将自己真实的情绪暴露出来。

邱翠萍原本发怒的表情也全被震惊所代替,她看着唐曼的肚子,目瞪口呆:你说什么!你怀了小鹤的孩子!?

唐曼吸了吸鼻子,点头:两个星期前的事,其实我也不知道,要不是这个月的生理期没有来,我去医院检查,我都不知道我竟然坏了宗鹤的骨肉,阿姨,这是检查报告你可以看一下。

说着她就从包里抽出一张事先就准备的单子,然后递到邱翠萍面前。

邱翠萍捏着检查报告,身形颤抖,这

监控屏幕面前,庞特助听到这个消息,差点吓得从椅子上摔下来。

他立马走到书房,激动道:商总,不好了,唐小姐来了!

过了两秒,门才被人缓缓拉开,男人身形颀长,穿着白色的衬衫显得意气风发,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他面无表情的摘掉眼睛,声线玄寒:怎么了?

唐唐小姐说怀了您的孩子!

闻言,男人狭长的黑眸微眯,俊美异常的脸庞上浮现丝丝寒意。

庞特助咽了咽口水,觉得周围温度骤然下降。

男人来到监控器面前,屏幕上方的三个女人均没有说话,僵硬的气氛蔓延在空气里。

男人精深的瞳孔落在江晚恩脸上,看着她表情淡然,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庞特助颤颤巍巍的开口:商总,要不要出面帮帮太太和夫人啊?

男人墨色的瞳仁散发着犀利的光芒,沉声吐出两个字眼,不用。

他到要看看她有什么能耐。

唐曼轻声啜泣的声音还在客厅里萦绕,邱翠萍手里握着报告,脸色发白,一时之间无计可施,宗鹤走了,留了一个商家香火这是好事,可是晚晚

邱翠萍看向江晚恩,幽幽地叹了口气:晚晚,这事你怎么看?

江晚恩原本以为这是唐曼情急之下撒下的谎言,但直到她拿出那张检查单的时候,她才恍然大悟,原来她竟然还做了两手准备。

她淡淡一笑,声音寡淡干净:妈,有孩子是好事

邱翠萍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深明大义,心里有些安慰,她愈发觉得自己儿子娶了一个好XF:晚晚,真要委屈你

唐曼也没想到这个江晚恩这么大方,看来这女人果然对她不构成任何威胁,这个遗产她是拿定了。

妈,我话还没说完呢。江晚恩欲言又止,将为难启齿的表情表现的淋漓尽致。

邱翠萍:怎么了,你说,有什么要求就跟妈说。

江晚恩看着唐曼,视线慢慢往下移,最终停在女人平坦的小腹上,她叹息一声,语气忧愁:有孩子是好事,但是宗鹤他没有生育能力啊

一直盯着监控屏幕的男人:???

庞特助的冷汗在这一刻终于从额头上滚落了下来。

《脉脉春风意正浓》第5章豪门太太不好当

邱翠萍吓得脸色惨白,她把检查报告摔在地上,怎么可能,晚晚你不要胡说,小鹤怎么可能没有生育能力!

唐曼也没想到江晚恩竟然会来这一招,身子微微侧开,有些心虚的挡住自己的小腹。

江晚恩一边安抚着邱翠萍,一边哽咽道:妈,其实这事我本不应该告诉你的,怕您老人家伤心,但是宗鹤那里确实有问题,要不然我们两个都结婚两年了,我这肚子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动静,当然,您要是不相信的话,等唐小姐孩子生出来,给您和孩子做个血缘鉴定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她叹了口气:宗鹤他是个男人,要面子的,所以这事我们谁也没告诉,您看,这还有我们买的药呢,为了治这个病跑了好多名医

她说着就去厨房的橱柜里抱出来好几包中药,系数放在茶几上,表情郁闷又悲痛。

邱翠萍看了一眼江晚恩,又看了一眼茶几上的证据,心里倒是信了几分,江晚恩嫁进商家这两年,她早就摸透了这女孩的性格,胆小懦弱,要说她拿这件事情来骗人,她倒觉得她没有这个胆子。

莫非,是真的?

说实话,她也觉得这几年来,儿子变得愈发奇怪,性格更是越来越孤僻,连她这个亲生母亲都摸不透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不成想原因竟是因为自卑!

邱翠萍沉沉地叹了口气,老天爷啊老天爷,你真的不给我们商家留条活路啊!

唐曼还在挣扎,不甘心道:不可能,我这孩子绝对是宗鹤,你别骗人,阿姨,你相信我!

江晚恩在旁边幽幽补充了一句:两个星期前,唐小姐好像上过一个新闻,说是和电影里的某个男导演

后面的话不言而喻了,唐蔓惊慌失措的瞪了江晚恩一眼,江晚恩立马委屈的低下头。

邱翠萍听出了江晚恩那句话的言外之意,直接拿起一杯茶泼向了唐曼,冷声训斥:唐小姐,我们宗鹤虽然没有生育能力,但还用不着去当别人的接盘侠,你自己在外面造的孽自己收拾,请你马上离开!

阿姨

马上给我离开,你要是不走,我立马打电话报警,说你骚扰我们!邱翠萍难得发火,商宗鹤生的像她,母子之间的眉眼如出一辙,这一生气,江晚恩倒是觉得邱翠萍被商宗鹤的魂魄上身,气场有些瘆人。

唐曼哪儿还敢狡辩,红着眼眶,不甘心的离开,领走前还恶狠狠地剜了一眼江晚恩。

势必要将今天的这个仇报复回去。

唐曼走后,江晚恩像只小白兔一样挪到邱翠萍身边,睁着大大的眼睛,语气温软道:妈,你别生气,宗鹤在天上肯定也不希望看到您这样,来,我扶您上去休息好不好?

她琉璃般晶莹剔透的美眸饶是有再大的火,同她一对视都会被熄灭,邱翠萍心头一软,拍着她的手说:晚晚,妈身边辛亏还有你,你真是妈的好EX妇。

江晚恩小嘴甜道:妈,晚晚有你才觉得幸福,现在咱们相依为命,我一定会替宗鹤好好照顾你的。

好好好!

屏幕外。

庞特助端正的站在一旁,背僵硬的挺着,他用余光偷偷的瞟了一样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感觉有一股寒意从前方缓缓袭来。

总总裁

呵。男人唇角突然发出一声冷笑。

庞特助立马紧闭嘴巴,视线慌乱的向天花板看去。

完了完了,庞特助在心里用手指在自己胸前做了个祈祷,上帝保佑,阿弥陀佛。

气氛沉默片刻过后,男人突然站起来。

好,很好,非常好。

他不行?没有生育能力?

商宗鹤气笑了,绷紧的下巴在无声的抽搐。

哐当一声巨响,商宗鹤一脚踢翻了椅子,眼底渗着凛冽的冷意。

从身边越过的时候,庞特助感觉半边身子刮起阵阵寒风,他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

这股瘆人的恶寒似有感应一般飘进了别墅里,江晚恩替邱翠萍关上房门后,捂着嘴突然打了个喷嚏。

感冒了?

江晚恩瑶瑶头,然后下楼,将茶几上那几包的药系数扔进了垃圾桶里。

只是一些养生的药材而已,倒是没想到,竟然会在今天发挥这么大的用处。

江晚恩秀眉轻挑,想用孩子来分遗产,唐曼倒是想的出来,得亏她今天机智,否则还真拿这女人没办法。

反正商宗鹤死了,死无对证,她作为商宗鹤同床共枕两年的妻子,自然是说什么是什么,就算唐曼心有不甘,她也没办法。

呼江晚恩吐出一口气,看来这个豪门太太真不好当。

《脉脉春风意正浓》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脉脉春风意正浓》即可哦,想看更多章节关注V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7-2019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