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混沌剑神心星逍遥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混沌剑神心星逍遥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2019-12-02 11:48:20来源:zzy

混沌剑神心星逍遥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这里推荐混沌剑神剑尘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这本小说是由作者心星逍遥创作的,混沌剑神心星逍遥小说最新目录揭秘。剑尘,江湖中公认的第一高手,一手快剑法出神入化,无人能破,当他与消失百年的绝世高手独孤求败一战之后,身死而亡。死后,剑尘的灵魂转世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并且飞...

混沌剑神心星逍遥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混沌剑神最新1-5章免费在线阅读

《混沌剑神》第1章剑尘

在一片连绵不绝的广阔山脉之中,两座足有千丈高的剑型山峰相隔百米的距离矗立在茫茫云海之下。

这两座剑型的山峰非常陡峭,看上去仿佛是两把放大版的神剑插在天地间似地,没有任何可攀岩的地方。

在这两座剑型山峰的山顶之巅,距离天空中那茫茫云海已经只有不到百米的距离了,而在山峰之巅,更是有淡淡的雾气缭绕,受到雾气的遮掩,使山峰之巅的景象都一片糊弄,朦胧不清,不过隐约间,依然可以发现在两座剑型的山峰之巅,正有两个人静静的站在那里,仿佛是一尊石雕似地,动也不动,只有天空中的狂风吹着两人的衣服以及头发随风飘荡。

这两人中,其中一人看上去只是一名年纪不过二十来岁的青年,青年长的非常的英俊,英俊的五官完美无瑕,堪称举世无双,简直是天下间所有青春少女的杀手,那一双平淡无奇的眼神却有着一股独特的吸引力,非常的迷人,彷佛能摄人心魄。

青年有着一头黑色的长发,直达腰间,长发没有经过任何的束缚,很是随意的披在身后随着那呼啸的狂风胡乱飞舞,而在青年人的背上,背负着一把长剑,长剑的剑身被一层厚厚的白布包裹着,只能看见露在外面的一个精妙无比的剑柄,剑柄上,清晰的刻着轻风二字,不过让人感到奇怪的是,那把长剑整个剑身居然没有做任何的绳索,彷佛是吸在青年人的背上似地,也没有掉下来,这一幕看上去显然很难理解。

这名青年名叫剑尘,如今江湖上名声震天的第一高手,更是被誉为剑神的称号,乃是一代剑法宗师,一手快剑法早已达到出神入化,登峰造极之境,不过他的年纪却只有二十多岁而已。

对于剑尘,江湖中人知道的底细非常的少,除了知道他是一名孤儿,并且无门无派之后,其他的一无所知,他的来历,仿佛是一团谜一样,他那一身高强的武功以及那精妙的剑法没有人知道是从何学来。

而在他对面百米处的那座剑型山峰上,一名身材高大,身穿黑色长袍的人站立在那里,与剑尘遥遥相对,这人是一名老者,年纪看起来五六十岁的样子,鹤发童颜,一双老眼炯炯有神,眼中精芒四射,那凌厉的目光犹如一把利剑,让人不敢与之对视,而在他的手中,拿着一把宽厚的黑色巨剑,不过让人感到怪异的是,他的巨剑居然是没有开刃的。

这名老者乃是在江湖中消失了上百年之久的传奇般人物独孤求败,独孤求败只是他的一个称号,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以及身份,因为早在百年前,他便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超级强者,如今,还知道独孤求败的一些信息的人,还活在世上的可谓是少之又少,尽管如此,但是他昔日那无比辉煌的光芒依然是被人一代代的传了下来,而百年后的今日他的实力更胜从前了,如今,已经没有人能知道独孤求败的实力达到何种地步了。

独孤求败一双眼睛静静的注视着百米外那年纪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的剑尘,目光凌厉之极,仿佛有刀剑般的犀利,眼中更是不时的闪过一道寒芒。

剑尘,如此年纪就怀有一身不弱于老夫的实力,而你在剑道上的造诣,更是达到了一个连老夫也望尘莫及的高度,可惜啊,你杀我唯一的爱徒,此仇不得不报,今日我无论如何都要替我那唯一的徒儿讨回公道。独孤求败沉声说道,那看似平静的语气中,却充满了一股让人不寒而颤的杀意。

剑尘面色平静无比,双眼淡淡的注视着独孤求败,身上的一袭白色长袍在迎风飘扬,而那一头齐腰的长发,更是被狂风吹得胡乱飞舞,看上去好不潇洒。

这怪不得我,是你徒弟主动得罪我,至于死在我剑下,只能怪他自己学艺不精而已。剑尘的嘴唇轻轻的开合着,淡淡的声音从他口中吐出。

独孤求败怒极而笑:好,好,好,好一个学艺不精,那我今日倒要会会你,看你有多大的能耐,能否把老夫也诛于你手中的那把轻风剑下。

说着,独孤求败一挥手中的玄铁重剑,顿时,一道强大无比的剑气脱剑而出,带着凌厉的剑气以快若闪电般的速度向着百米外的剑尘射去。

剑尘一脸的平静,随着一声刀剑的出鞘声,那背负在背后的长剑刹那间便出现在剑尘的手中,那足有四尺长,两指宽的细长的宝剑整个剑身上都散发着一层银白色的剑芒,随即剑尘手中长剑快速刺出,只见一道强烈无比剑气脱剑而出,以肉眼根本就无法捕捉的速度向着独孤求败射来的剑气击去。

轰!

两道剑气相撞,爆发出一声轰然巨响,震耳欲聋,强大的真气余波以爆炸点为中心,快速的向着四面八方那扩散而出,把四周那淡淡的缭绕云雾都给驱散了。

接着,剑尘和独孤求败同时飞身而起,脱离了脚下所站立的山峰,飞到了两座山峰之间,就在半空中进行了激烈的交战。

两人的出手速度奇快无比,兵器的碰撞声与摩擦声在空中响个不停,一道道强烈剑气从两人交战处向着四周胡乱的射出,把四周的山峰上打出一个个大窟窿,无数的碎石向着千丈之下的地面掉落而去。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剑尘和独孤求败两人就快速的交战了数百个回合,之后当两人重新落在两座山峰上时,只见两人的身形都略有狼狈,原本完好无缺的衣衫上,已经出现了不少裂缝,变得有点破烂了起来。

独孤求败一脸严肃的看着剑尘,神色间变得凝重无比,沉声道:好快的剑,怪不得你一手快剑法江湖中无人能破,不过却还奈何不得老夫。独孤求败语气顿了顿,继续道:我们这样打下去很难分出胜负,不如就同时施展最强的一击吧,一招定胜负。说着,独孤求败的气势突然暴涨而起,犹如一把冲天巨剑,直插云霄。

剑尘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接着,身上同样散发出一股庞大无比的气势,丝毫不比独孤求败弱。

两人的气势不断的攀升,铺天盖地,充诉整片天空,两人气势结合起来,直接笼罩了整座大山十万八千里之远,就连天上的云层,都被两人的气势给冲出了一个大窟窿,并且快速的消散着,天空中狂风呼啸,发出刺耳的鬼哭狼嚎之声,山林间,无数的飞禽走兽纷纷发出惊恐的叫声,迈开四肢向着远处飞速的逃窜着,而山峰之巅的两人气势正在不断的增强着,都在酝酿着最强的一击。

咔嚓! 咔嚓!

不远处的山林间,不少小树承受不了两人那强大的气势,纷纷拦腰折断,然后被两人那庞大的气势给冲的飞上了天空,远远的飞了出去。

随着剑尘和孤独求败两人的气势不断的攀升,而在他们两人的身体周围也出现了一股强大的真气流,环绕着两人快速的旋转着,花草树木,都被两人的强大气势给压的弯曲着腰,无数的大树纷纷摇晃着身躯,摇摆不定。

与此同时,剑尘手中的轻风剑和独孤求败的玄铁重剑,都散发着一股耀眼的白色光芒和乌黑的黑色光芒。

两人身边的真气流越来越强大,最后剑尘全身都被一层浓郁的白色光芒包裹着,而独孤求败也被一层黑色的光芒包裹着,已经完全失去了两人的身影,只在半空中看见两团颜色截然相反的耀眼光芒。

吟!

剑尘手中的长剑轻盈的颤抖着,此刻长剑上已经亮起了耀眼的剑芒,那强大的剑气让人感到心惊胆战。他一头黑色的长发在狂风中胡乱飞舞,白色的长袍更是随风飘荡,整个身躯悬空而立,看上去放佛是一尊战神似地,威武不可战胜。

当两人的气势都攀升到顶点时,骤然,两人同时发出一声惊天怒喝,声响震天,犹如一声炸雷突然响起,震耳欲聋,接着,只见一道绚丽的白光和黑暗无比的黑芒在以闪电般的速度相撞而去,刹那间交错而过

并没有想象中的碰撞声,当一切平静下来时,只见剑尘和独孤求败两人已经换了一个位置,重新相隔百米的距离站在两座山峰之巅,两人的脸色都显得无比苍白,而剑尘的胸口上,鲜红的血液快速的流淌而出,迅速把他那一声白色长袍给染红,就在刚刚那闪电般的交错而过时,独孤求败已经一剑刺穿了他的心脏。

而独孤求败,已经失去了整条右臂,失去右臂的他,已无力拿剑,那把拿在他右手中的玄铁重剑,已经向着山峰下的千丈悬崖掉了下去,在他一剑刺穿剑尘心脏之后,也同样的失去了一条手臂。

剑尘静静的站在山峰之上,嘴中慢慢的流出了一丝鲜血,而他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苍白了起来,短短片刻功夫,就已经苍白如纸了,他的心脏被独孤求败一剑刺穿,已经陷入必死无凝的绝境中。

哈哈哈..突然,对面山峰之巅上的独孤求败猛然大笑了起来,大笑道:剑尘,以你的天赋,若是在给你几年时间,老夫定然不是你的对手,可惜啊可惜,现在你的实力虽然不比老夫差上多少,但最终依然是败在老夫的手中。说道这里,独孤求败叹了口气,道:唉.一代天骄就这么的葬送在老夫之手,确实遗憾,不过为了报杀徒之仇,老夫也不得不如此。

感受到自己那正在不断流逝的生命力,剑尘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这一刻,他显得很平静,生死对于他来说,或许并不是如何的看重,毕竟这些年闯荡江湖,剑尘也杀过不少人,早已看淡了生死,心中那唯一的遗憾就是从此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去探索剑道的极致了。

就在剑尘陷入一片无悲无喜之境时,突然,一股奇异的感觉出现在剑尘的脑海中,在这关键的时刻,剑尘的灵魂仿佛与手中的长剑融为了一体,他即使剑,剑即使他,他和剑之间,不再分彼此,仿佛手中的这把剑已经成为了他灵魂的一部分似地。

与此同时,一丝丝纯净而强大的天地之气从天地间降临而下,顺着剑尘的头脑一丝丝的流入他的脑海中,与他的灵魂完美的结合在一起,随着这丝天地之气的注入,剑尘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神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的壮大着,而同时,他的灵魂仿佛脱离了身体,飞向四周那无尽的山野间,此时此刻,方圆十里内的景象都清晰无比的出现在剑尘的脑海中,甚至连到地上的蚊虫他都能清晰的感受到他们的活动。

在这即将死亡之极,他,居然突破了......

《混沌剑神》第2章长阳翔天

突然,剑尘手中的长剑脱离了剑尘的控制,这一刻这把长剑仿佛变成了拥有灵性的仙剑似地,居然自作的化为一道光芒以闪电般的速度向着百米之外的独孤求败射去。

长剑的速度非常快,快的不可思议,在独孤求败刚反应过来时,长剑就已经抵达独孤求败的咽喉了,然后带着强烈无比的剑气,在独孤求败那惊骇的目光中,直接从他咽喉上一穿而过,之后,长剑在一层蒙蒙的白色剑门环绕之下,在空中绕了一个大圈子,自动的飞回了剑尘的手中。

独孤求败的喉咙上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尽管剑尘手中的长剑非常的薄,但是剑身周围的剑芒依然让独孤求败喉咙处的伤口扩大至拳头大小。

独孤求败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已经重新返回剑尘手中的长剑,满脸的不敢相信,仿佛见到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似的,他微微张了张嘴巴,似乎想说些什么,可惜他的咽喉已经被刺穿,已经无法开口说话了,最后带着满脸的不甘和惊骇,缓缓的倒了下去。

剑尘手握长剑,默默的看着比自己先一步倒下去的独孤求败, 心中暗暗的叹了口气,没想到在这最后的时刻,他居然再次突破,达到了以神御剑的境界,不过此时,他已经离死不远了。

暗暗的叹息一声,剑尘眼中的神色逐渐的变得暗淡了起来,尽管实力再次突破,但依难逃一死,毕竟,他的心脏已经被独孤求败一剑刺穿了。

随后,剑尘也步入了独孤求败的后尘,身子缓缓的倒了下去。

就在剑尘刚倒下去的那一刻,他和独孤求败分别所站立的那两座剑型的山峰突然发出一声惊天巨响,整座山峰都爆裂了开来,无数的碎石纷纷朝着四周激射而去,随即漫天的紫青两色的光芒充满天空,照耀天地,这一刻,整片天空都被紫青两色光芒给填满了,可惜,剑尘和独孤求败已经无法知晓随后发生的事情了......

在一个宽大而豪华的府邸内,一间装饰的金碧辉煌的房子里,此刻正有一大群人聚集在一个房门前,而当先一人是一名青年男子,在房门前走来走去,脸上有着说不出的焦急和几分担心的神色,青年男子年纪约三十岁左右,相貌堂堂,尽管已近接近中年,但依然掩饰不了脸上那年亲时的帅气,只见他身穿一袭绣着金丝边的白色长袍,身上具备着一股属于上位者的气息,满脸的刚毅,一双眉头此刻已经紧紧的皱成了一团。

而在距离房门三米距离之外,一群大约有三十多人的队伍也满脸忧虑的站在那里,其中有老有少,年纪大的看起来已经足足有六七十岁了,满头白发,脸上布满了皱纹,尽管如此,但那一双眼睛却闪烁着让人惊颤的神光,从他们眼中的神光来看,甚至会以为他们根本就不像是一位年迈的老人,而是一位身材健壮,龙精虎猛的中年男子。其余的大部分都是年纪在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个个气宇轩昂,目露精光,一看就知道都是不凡之人。

而在他们对面的房间里,不断的传来一名女子夹着着痛苦的呻吟声。

夫人,用力,用力,马上就要出来了,马上就要出来了..一道有点急切的声音紧接着响起,声音略显得苍老,一听就知道声音的主人年纪已经不低了,而且还是女性。

房门外,那名在房门前焦急的走来走去的中年男子猛然停了下来,急切的道:唉.这都整整一天一夜了,云儿怎么还没有生出来啊,如果在这么拖下去,恐怕对云儿也会造成不利的现象啊。青年男子的声音中充满了忧虑,显得担心不已。

家主,你放心吧,云夫人一定会没事的,你可别忘了云夫人可是一名光明圣师。一名满头白发,脸上布满皱纹的老者劝解的道,语气中虽然充满了自信,但是神色间依然掩饰不了那抹担心的神色。

唉..身穿白色长袍,身上具备着一股上位者气质的青年男子再次重重的叹了口气,脸上那丝焦急夹杂着忧虑的神色依然未减分毫。

随后一群人又在房门外等候了两个多时辰,终于,一道兴奋的声音从房间内传了出来:家主,家主,云夫人生了,云夫人生了,母子平安,是一个男孩。声音中充满了激动。

闻声,在房门外焦急等候的青年男子脸上那忧虑的神色终于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兴奋和激动,接着什么话也没说,直接推开房门一个闪身就消失不见,速度当真快的不可思议,绝对不是一名平凡之人所具备的能力。

青年男子瞬间便来到房间内的一张大床前,坐在床边,满脸关切的注视着躺在床上的妇女,道:云儿,怎么样,你没事吧!声音轻柔,充满了关切之意。

躺在床上的是一名年纪约二十多岁的妙龄女子,相貌美艳,倾国倾城,简直是天姿国色,一张美艳的脸庞上已经是香汗淋淋,脸色略微发白,一脸的疲惫之色。

女子用疲惫的眼神望着青年男子,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道:夫君大人,我没事,还是让我看看我们的孩子吧。

好!好!好!云儿没事就好。青年男子脸上露出一丝高兴的笑容,随即转头看向旁边正抱着孩子的接生婆,刚要说话时,却见接生婆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一脸奇怪的盯着正被他抱在怀中的那名婴儿,双手不停的摆弄着,嘴里还不停的嘀咕道:哭啊,哭啊,你这孩子,怎么不哭啊,奇怪了,我接生这么久,在我手上出生的孩子没有上千,但也有几百个吧,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刚一出生居然不哭的孩子。

而这时候,外面的一群人也不分先后的进入了房间里,一个个脸上都挂着笑容,纷纷对着躺在床上的那名女子道喜。

中年男子脸上挂着高兴的笑容,对着躺在床上的那名女子柔声说道:云儿,你先躺一会,我去把孩子抱过来。随后,青年男子起身来到那名接生婆身前,道:怎么回事,难道这孩子有什么问题不成。青年男子的语气微沉,一些孩子刚出生就会带上天生的急症,这是很常见的事情,而且发生的次数还并不少,他还真怕自己的孩子身上出现了什么问题呢。

闻声,那名接生婆一脸的苦相,目光看着青年男子,语气恭敬的道:家主大人,小少爷有没有什么问题我不知道,但是根据我这几十年接生的经验来看,每一个孩子刚一出生都会大哭的,可是贵少爷的情况就有点不同了,你看,他刚一出生居然没有发出半点哭声,这件事情非常的奇怪啊。

闻言,青年男子皱了皱眉头,目光看向被接生婆抱在手中的婴孩,只见婴孩一双明亮而没有丝毫杂质的大眼睛正四处的转来转去的,一会盯着这里看,一会盯着那里看,非常的可爱,看上去,并没有什么问题。

不过,他却没有看出来,在婴孩那明亮没有丝毫杂质的眼底深处,却带着深深的震撼和不敢相信。

随后,青年男子一手放在婴孩的身上,只见手掌上突然出现了一层蒙蒙的土黄色光芒。

见青年男子的动作,接生婆脸上的神色也变得有点不安了起来,她只是一个小小的接生婆,是属于生活在最底层的人物,她还真怕怀中的婴孩有什么问题呢,否则的话,青年男子怪罪下来,那后果可不是她能担当的起的,尽管这件事情和她无关,可她却没有丝毫辩解的能力。

青年男子很快就收回了手,心中那提着的心终于是放了下来,脸上露出一丝高兴的笑容,道:孩子一切都安好,根本就没有任何问题。说着,青年人就从接生婆手中抱过婴孩。

听了这话,接生婆顿时松了一口气,那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脸上也露出一丝高兴的笑容,道:家主大人说的是,或许这是代表着小少爷的不凡之处吧,将来小少爷一定会成为一名绝世强者的。

青年男子听了接生婆的这句话之后,尽管知道这一切都非常的渺茫,但是依然忍不住的大笑了起来,道:好,好,好,但愿如此吧,来人,打赏洪妈妈一百金币。

闻言,接生婆面色大喜,顿时语气激动的道:多谢家主赏赐,多谢家主赏赐!

青年人抱着婴儿来到躺在床上的那名女子身前,一脸高兴的道:云儿,你看,这是我们的孩子,长得多可爱啊。

被称为云儿的女子伸手抱住婴儿,亲昵的在婴儿的脸上亲了一口,满脸幸福的道:夫君,既然孩子是个男孩,那按照我们之前的约定,给孩子取名为长阳翔天吧。

青年人大笑道:不错,现在我正式给孩子取名而长阳翔天,来人,邀请洛尔城中各方贵客,明日我在我长阳府大摆宴席,好好庆祝一番

转眼间,时间就已经过去一年了,在一座大庭院的小湖前,一名身高不足一米的小男孩正呆呆的站在那里,双眼有点出神的盯着小湖正中央的那座假山,小男孩身穿一身华丽的衣衫,脸上的神色非常复杂,如此神色出现在一名年纪一看就不足三岁的小男孩身上,显得相当的另类。

这名小男孩正是长阳翔天,此刻,在长阳翔天的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出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画面,犹如在放电影似地缓缓的晃过,那是在一片连绵无尽的山脉里,两座剑型的山峰上,一名年纪不过二十来岁,长的非常英俊的青年正手持长剑,与百年前便纵横江湖无敌手的绝世高手独孤求败的激烈战斗,最后在即将死亡之时,实力再次突破,达到了以神御剑的境界,把独孤求败一剑穿喉,使两人最终都同归于尽。

《混沌剑神》第3章炼身

长阳翔天看了看自己这具矮小的身躯,心中暗暗的叹息了一声,神色间充满了复杂,在这一年的时间里,脑中的这些画面已经不知道浮现过多少次了,现在想起,这些事情仿佛就发生在昨日,记忆是那么的清晰,仿佛深深的烙印在他的灵魂深处似地,怎么也忘不了,如今,他早就明白了,他的前世就是剑尘,死后带着灵魂和记忆莫名其妙的转世过来了。

由于剑尘刚一出生就保留了前世的记忆,所以在刚出生不久,就已经学会了这里的语言,随后更是根据旁人口中的交谈,已经大致的了解了自己出生的这个家庭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同时,也大致的了解了这个世界根本就不是自己原来所生存的那个世界,而是另外一个崭新的世界,是一个剑尘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世界。

剑尘身处的这座偌大的府邸名为长阳府,长阳府,乃是洛尔城中四大家族之一,在整个洛尔城中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而自己的父亲,正是长阳府的家主,名为长阳霸,而自己的母亲,名叫碧云天,是长阳府家主长阳霸的第四妾,并非正房,虽然如此,但自己的母亲在长阳府中的地位却并不低,就因为她是一位光明圣师的身份。

虽然剑尘不清楚光明圣师到底是什么,但是也明白自己的母亲就因为光明圣师的身份,在整个长阳府的地位都非常高,受不少人尊敬。

而剑尘本身,则是长阳府的四少爷,有着非常崇高的身份,而在剑尘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分别是大哥长阳虎,二姐长阳明月,三哥长阳克,他们和剑尘都是同父异母而生。其中除了大哥长阳虎之外,二姐长阳明月和三哥长阳克剑尘都见过几次,都是比剑尘大不了几岁的孩子,其中年龄最大的二姐,今年刚好满四岁,比剑尘大上三岁,而三哥长阳克比剑尘大上两岁,今年刚好满三岁。除了他们之后,长阳府中还有很多属于嫡系弟子的小孩。

这时,一名管家打扮的老者来到剑尘身后,用带着几分柔和的声音说道:四少爷,时间不早了,夫人叫你该回去了。

闻声,剑尘才恍然回过了神来,一看天色,才突然发现天色已经蒙蒙发挥,正是夜晚即将来临的迹象,不知不觉,剑尘已经在这里站了一下午了。剑尘微微点头,道:知道了,常伯,我马上就回去。

这名被剑尘称为常伯的人正是长阳府的管家,几乎长阳府中日常的所有事物都是他在打理,在长阳府中的身份并不低,尽管常伯只是一个管家的身份,但在长阳府中却不对任何人露出恭敬的神色,其身份简直和长阳府一家之主长阳霸平起平坐。

常伯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看向剑尘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期望的神色,剑尘以不足半岁的年龄就能做到不靠人搀扶而独自在地面上行走,而更是在第八个月里就能开口说话,而且吐字清晰,已经能够和人正常的交流了,单单凭着这两点,剑尘在长阳府中就已经隐隐的挂上了天才的称号,目前已经成为长阳府中期待最高的人。

夜晚,剑尘随同母亲碧云天一同去餐堂吃晚饭,他们所使用的餐堂乃是特殊的餐堂,只有长阳府的家主以及他的亲生孩子和几门妾室才能使用。

当剑尘和碧云天来到餐堂的时候,在那张圆形的餐桌上已经坐好了三名相貌美貌,年纪都在二十多岁的女子,除了他们外,还有两名年纪看起来比剑尘大不了多少的孩童,一男一女,男孩看起来也就三四岁的样子,长的白白胖胖的,此刻正安安静静的坐在板凳上,他正是长阳府家主的第三子,同时也是长阳府的三少爷长阳克。

一看到剑尘进来,长阳克的一双小眼睛中就怀着一丝敌意,充满了挑衅的意味,很显然,他的心中对于剑尘有着一丝成见。

虽然包括剑尘的母亲在内,那四名女子都看出了长阳克眼中对剑尘生出的那丝敌意,但是他们四人都没有在意,在他们看来,这只是小孩子玩玩的事情,根本就无伤大雅。

而另一名小女孩看起来也就四五岁的样子,头上扎着两个小鞭子,一双明亮的眼睛中充满了古怪精灵,那浅浅的笑容上,挂着两个小酒窝,长的非常的可爱,光是从她年幼时的容貌上来看,几乎就能肯定等她长大以后,定然是一会容貌倾国倾城的大美女。她正是长阳府家主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也是长阳府的二小姐长阳明月,乃是长阳府家主四个孩子中唯一的一个女儿。

四弟,你来了,快来座!看见进来的剑尘,长阳明月脸上那浅浅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了几分,连忙摆手招呼道。

剑尘对着长阳明月微微点头,也算是打过招呼了,随即便跟着自己的母亲来到圆桌的两个空位置上坐了下来。

剑尘的母亲碧云天一脸溺爱的看着剑尘,轻声道:翔儿,快见过你的几位姑姑和二姐三哥。

剑尘无奈,目光看向那几名面容娇贵的妇女,道:见过大姑姑,二姑姑,三姑姑,二姐,三哥。自从在知道剑尘已经学会说话之后,他的母亲碧云天在高兴地同时,也硬拉着剑尘学习一些最基本的礼数,而剑尘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念头,对于自己母亲的提议也没有任何的反抗,因为他也知道,自己以后会在这个新的世界中成长。

在刚来到这里时,剑尘对于自己身份的问题也进行了一番激烈的挣扎,毕竟他是前世转世而来,既然保留着前世的记忆,那他依然还是剑尘,而对于自己现在的这个身份,在剑尘的内心深处,还是有点排除的,尽管如此,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最后他还是逐渐的接受了自己现在的身份,不管怎么说,碧云天毕竟是生自己的母亲,虽然自己死后莫名其妙的保留了前世的记忆,但是那个记忆却是在另外一个世界中所发生的,和这里牵扯不上任何的关系,如今,剑尘已经把自己以前的事情藏在脑海深处了,打算用一片诚坦的心来接受这里的一切。

三名妇女都一脸微笑的看着剑尘,其中一名身穿黄色华贵服饰的妇女微笑的说道:云儿妹子啊,翔天现在真是越来越懂事了,唉.实在很难想象他是一个刚满一岁的孩子,我真是羡慕你啊,居然有一个如此聪明的儿子。这名身穿黄色华贵服饰的妇女正是长阳府家主长阳霸的第二房夫人白玉霜,长阳明月的母亲。

是啊云儿妹妹,二姐说的不错,现在我都发觉我是越来越喜欢翔天这个孩子了。坐在剑尘身边的那名女子也一脸微笑的说道,虽然如此,但是她看向剑尘的目光却是一片平静,她是长阳府的三夫人御风燕。

翔天的确是我所见过最天才的一个孩子,半岁就独自走路,八个月就能开口说话了,这可是其他同龄孩子绝对无法办到的,真的很期待翔天快点满三岁进行体内的圣力和潜力测试,希望到时候他能给我们大家一个惊喜。说话的这名女子年纪略比较大,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高贵的气质,她正是长阳府家主的第一任夫人,名叫玲珑。

玲珑的话音刚落,一道略显得浑厚的男子声音突然响起,:是啊,我也很期待等翔儿满三岁进行圣力测试的时候,能给我们大家一个惊喜。随着话音,只见一名年纪近三十的青年男子走入了餐堂中,青年男子浑身散发着一股上位者的气质,身穿一袭嚷着金丝边的白色长袍,一头黑色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上,给人一种十分飘然的感觉。

夫君!

爹!

一见到这名青年人,坐在餐桌山的七人同时站了起来,纷纷开口叫道,而剑尘也毫不例外,轻声的叫唤了声。

这名青年正是长阳府的家主,长阳霸。

长阳霸直接来到餐桌上的一张空位置上坐了起来,脸上挂着柔和的笑容,目光看向剑尘,柔声说道:翔儿,在府中还过得快乐吗?

剑尘轻微的点了点头,道:还行!

长阳霸脸上挂着一丝微笑,继续道:翔儿,如果觉得府中比较闷的话,就去外面散散心吧,顺便也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

知道了,爹!剑尘轻声说道。

见剑尘如此懂事,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刚满一岁的幼儿,长阳霸心中就有着说不出的高兴。

一家人晚饭吃的其乐融融,一顿饭很快就吃饭了,饭后,剑尘独自一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按照他这个年龄,本来是因该随同他的母亲碧云天一同睡觉的,但是剑尘却主动要求自己要单独住一间房间,对于这个问题,剑尘的态度非常的坚决,最后他的母亲碧云天实在是拗不过他,最后只好无奈的答应了下来。

夜晚,剑尘盘膝坐在床上,双手平稳的放在膝盖上,掌心向上,正做着五心朝天姿势,默默的运行着紫青剑典的第一层心法。

紫青剑典,乃是前世中剑尘在短短二十多岁便纵横江湖的最大筹码,这是一部修炼秘籍,上面不仅记载了一门非常高深的心法,而且还有一些威力强大的剑招。

这部紫青剑典,乃是剑尘小时候进山玩耍时,无意中跌入一处万丈悬崖之下的水潭中未死,醒来之后在一处山洞中发现的,随后天天以鱼为食,经历十年时间剑尘学艺有成,已经有能力飞跃万丈悬崖时,才从崖底上飞了上来,重新的回到了地面上。

剑尘本是一名孤儿,父母都死于战乱时代,小时候被一名好心的老爷爷收养着,当他从悬崖之地出来之后,已经整整过去十年的时间了,重新回到那处平困的小村中,那名收养它的爷爷已经去世多年了,最后,无所依靠的剑尘在祭拜了下收养自己的爷爷之后,就离开了小山村,独自一人闯荡江湖。

剑尘自从接受了这个世界以及自己现在的这个身份之后,就在开始修炼紫青剑典,如今他已经修炼了大半年的时间了。

《混沌剑神》第4章练步

紫青剑典一共分为十二层,其中一层是炼身,熟话说,要想拥有高强的武功,首先就要拥有一个强壮的体魄,毕竟任何武功招式都是依靠身体来施展的,所以,紫青剑典的第一层就是关于炼身的法门。

江湖中的习武之人,大多数都是依靠锻炼,以及做一些强制性的动作来使自己的体魄变强,从而使自己身强体壮,甚至一些人身上的肌肉都是一大块一大块的隆起,使全身上下的肌肉块快分明,肉眼清晰可见,甚至一些人的身体坚硬程度犹如钢筋铁骨。

这种锻炼肉体的方法在剑尘的看来,那和摧残自己的身体没什么两样,简直是在压窄自己身体的机能,这样虽然会使自己的肉身强度远超常人,但是同样的,对自己的身体也会造成很大的伤害,这种人,寿命往往都非常的短,特别是在进入老年阶段,身体上更是会出现一系列的毛病。

江湖中的习武之人中,虽然也有些人以及门派有着自己的炼身之法,但是这些炼身之法在剑尘看来,都是一些不入流的,走的根本就不是正确的道路,就连少林寺的易筋经也毫不例外。

虽然易筋经是内外兼修,内,可练内力,外,可练皮肉筋骨,但是易筋经中所记载的对于锻炼皮肉筋骨这一类的,还没有深入骨髓,在剑尘看来,易筋经只不过是能够锻炼人体表面上的皮肉胫骨而已,根本就没有达到真正的炼身效用。

紫青剑典上所记载的炼身之法是一种非常高深而又神奇的法门,讲究的是吸收天地之气,然后把天地之气通过转化,融入肉身骨髓之中,让人体的每一个部位,每一个细胞,甚至是体内的五脏六腑以及各种器官都达到强化,从本质上进行脱变,这样不仅能够起到很好的炼身效果,而且对身体还有无尽的好处,能够最大限度的延长寿命,而且修炼到后期,你的肉身还会随着你不断增强的内力而变强着,在紫青剑典上更有注明,若是能够把炼身之法修炼到最高境界,甚至能起到与天地同寿的地步。

不过炼身之法是与你本身的实力相关的,只有你体内的真气越强,才能够使你的肉身越强,毕竟紫青剑典上所记载的炼身法门是用体内的真气融入整个肉体之内,一旦你体内的真气和肉身的强度达到了一个平衡点,那就必须要尽快的打破这个平衡,努力的提升真气的强度,这样才能进一步的让你的肉身增强。

天地之气源源不断的被剑尘所吸收,在体内经脉中按照特定的循环运行着,然后在剑尘的控制下,融入体内的每一个细胞以及五脏六腑之中。

自从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之后,唯一一件让剑尘感到兴奋的就是这里的天地之气,这里的天地之气非常的浓厚,比他以前生存的那个世界浓厚的百倍不止,和这里比起来,他以前生存那个世界无疑成了一个山穷水尽的穷乡辟岭,简直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两者之间,根本就无法相提并论,这也是唯一让剑尘值得高兴的地方。

不过这其中让剑尘感到不解的是这个世界中的天地之气和他前生世界的天地之气比起来,两者之间虽然大致相同,但剑尘还是细心的发现了这个世界的天地之气中多了一些特殊的能量,这种能量只占了天地之气的一小部分,而且和天地之气紧密的相连在一起,仿佛浑然一体,两者之间不分彼此。

当这种能量被他吸入体内,也没有产生任何不适应的状态,所以,剑尘也没有排除这种明显和天地之气不同的特殊能量。不过对于这种能量,剑尘也感到十分的好奇,脑中总有一个念头在盘旋,那就是这种能量绝非那么简单的。

随着被转换的天地之气源源不断的融入肉体之中,剑尘也非常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肉身的每一个细胞以及体内的奇经八脉和五脏六腑都在不断的增强着,这种被转换的天地之气对于它们来说仿佛是一个大补品似地,它们一个个仿佛活了过来,都在拼命的吸收着这些天地之气,仿佛是一个饥渴的老虎。与此同时,剑尘也感觉到浑身上下舒爽无比,有着说不出的舒畅感,这种感觉飘飘欲仙。

转眼间,又是一年的时间过去了,如今,剑尘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已经整整两年时间了,这两年时间里,剑尘没有出过长阳府一步,整天空闲时间,都是在自己的房间中修炼紫青剑典的第一层心法炼身。

或许是因为这里的天地之气比剑尘前身所在的世界浓厚百倍的原因吧,这一年时间在炼身上就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现在剑尘毫不怀疑,如果是普通的兵器,在普通人手中根本就对自己造不成丝毫伤害,甚至是连他身体最外围的一层皮都刺不破。

当然,这只是剑尘的感觉而已,他可不会为此而傻乎乎的去尝试一番。

这一年来,剑尘的身体也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发育着,年仅两岁的他,身高已经足足有一米二了,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两岁的孩子,反而更像是一名五六岁的孩童。

这一幕,让长阳府上下所有人都感到非常的惊叹,几乎所有人对剑尘都抱着非常高的期望,期望他真的是一名潜力无限的天才,不过这一切都要等他三岁的时候才能够证实。

对于这一切,剑尘感到非常的无奈,他也不明白自己的身体长这么快是不是因为修炼了紫青剑典中炼身法门的缘故,因为前世中他在这个年龄阶段还没有接触过紫青剑典。

当剑尘随同自己的母亲碧云天去餐堂吃过晚饭之后,依然习惯性的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紧锁着房门,盘膝所在床上,双手放于双膝,闭着眼睛,摆着五心朝天之势。

不过这时候剑尘可没有修炼,而是在思考,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两年的时间了,这两年里,剑尘没有踏出长阳府一步,整天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房中修炼度过,到现在为止,他对于这个世界了解的还是太少了,几乎可以说,除了长阳府外,他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个怎样的世界,甚至连外面是什么样也不知道。

他心中也十分清楚,他现在别人眼中还只是一个两岁的孩子而已,一个两岁的孩子,通常都是在父母的怀抱下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成长,还根本就接触不了这方面的事情。

在床上闭目思索了会后,剑尘终于决定等明天天一亮,就去问问自己的母亲,他觉得自己有必要知道这个世界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剑尘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下了床,今晚,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的坐在床上修炼,而是身子笔直的站在房间的正中央,微闭着眼睛。

在剑尘的脑中,逐渐的浮现出一套非常玄妙的步伐,接着,一副画面突然出现在剑尘的脑中,画面犹如在放电影似地不断的流动,只见一名身穿白色长袍,背负长剑的青年人脚踏玄妙的步伐在地上极快的穿梭着,青年人的速度非常的快,若是普通人的话,恐怕根本就看不清青年人身形,因为青年人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尽管只是在一个范围不大的空间内移动,但是他的身后却隐隐的拖起了一连串的幻影。

这名青年人正是剑尘的前身,而这套步伐也是紫青剑典上所记载的,非常的玄妙。

当天际间的月光透过窗户的缝隙照射进屋内时,陡然,站在房间正中央的剑尘突然睁开了眼睛,在这一刻,他终于动了,只见他双腿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快速的滑动了起来,几乎已经形成了一片幻影,要想双腿保持如此高速的运动,就算是一些习过武的人也绝对无法做到这种地步。

剑尘的双腿带着一股玄奥而又有规律的轨迹不断的地面上踏步着,随着步伐的高速移动,连带着他的身体也在以一种非常快的速度在房间中快速的穿梭着,那速度之快已经在房间中刮起了一阵旋风。

不过这一幕没持续多长时间,剑尘很快就停了下来,此刻他脸色已经有些发白,微微喘着粗气,而双脚更是忍不住的微微颤抖了起来。

剑尘慢慢的走到窗前座了下来,弯下腰,一双手不停的捏着双腿。踏着那玄妙的步伐就持续了那么一小会的时间,剑尘的双腿就无比的酥软,感觉已经用不起丝毫力量了似地。

剑尘无奈的摇了摇头,无论是练什么武功,首先就要练就一身好的筋骨,这句话果然没错,而越是高深的武功,其要求也越高,就刚刚他踏出的那套步伐,若是没有一个强壮的体魄和强大的真气支持,根本就坚持不了多长时间,毕竟一具普通的肉体不仅无法发挥出那么快的速度,而且一旦移动的速度超出了肉身的承受极限,对自己的身体都会造成一些损害。

要想练就一身高深的本领,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坐在床边活动了会双腿,待双腿恢复正常之后,剑尘便盘膝坐在床上,再次进入了吸收天地灵气炼身的状态。

夜晚匆匆而过,转眼间,天色就已经大亮了,而这时候,一道声音从剑尘的房门外传了进来。

四少爷,天亮了,该起床了!听声音,明显是一名女孩子的声音。

闻声,盘膝坐在床上的剑尘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用那童稚的声音说道:知道了,红花姐姐,我已经起来了!说着,剑尘便起身下了床。

于此同时,房门也被打开了,只见两名年纪约十八岁左右的少女从门外走了进来,两人手中都端着一个大大的托盘,其中一个托盘上放着一个盆子,盆子旁边整整齐齐的叠着一张崭新的毛巾,正是洗脸所用的家具,而另一名女子手上的托盘摆放的都是刷牙涑口的一些用具。

《混沌剑神》第5章天元大陆

红花姐姐,冬梅姐姐,真是辛苦你们了。看着两名年纪不过十八岁左右的少女,剑尘轻声的说道。

这两名少女都是长阳府中的丫环,乃是专门伺候剑尘日常事务的人,自动剑尘独自一人住一间房之后,他的母亲碧云天就特意派了这两名丫环来伺候剑尘。

听了剑尘这话,两名丫环甜甜一笑,其中一人开口道:四少爷,你千万别这么客气,作为丫环,这些都是我们因该做的。

是啊,四少爷,以后你可千万不能说这话了,要是让总管大人听见了你这句话,我们可是会受到非常严重的处罚的。另一名丫环也开口说道。

剑尘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我可不会在外人面前这么说的。剑尘也非常明白,长阳府中的等级观念非常强烈,作为堂堂长阳府中的四少爷,这句话若是被外人听见了,说不得这两个丫环还真会受到一些处罚。

洗漱过后,剑尘就离开了自己的房间,和往常一样向着自己母亲碧云天的房间走去,他母亲的房间距离他的房间并不远,只有短短二十多米的距离。

刚进入房门,剑尘一眼就看见了正在梳妆台打扮的母亲,而在旁边还有两名丫环在伺候着。

翔儿,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一看到剑尘,碧云天脸上就露出柔和的笑容,看向剑尘的目光中充满了溺爱。

看着碧云天眼中那溺爱的神色,剑尘的心是彻底的软了下来,前世中,剑尘从小便失去双亲,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母爱,也从来没有体会过,但是自从来到这里,他却真切的感受到了母爱的力量,同时,在剑尘的心中,隐隐的有些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母爱。

剑尘来到碧云天身前,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孩儿肚子饿了!经过昨晚的那番运动,现在剑尘的肚子还真有点饿了。

碧云天伸手摸了摸剑尘的脑袋,笑道:那待会就随娘一起去餐堂吃饭吧。

嗯!剑尘微微点头,脸上露出一丝满足的神色,心中却十分的享受这份母亲的关爱之心。

顿了顿,剑尘再次开口叫道:娘!

碧云天目光柔和的看着剑尘,柔声道:翔儿,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

剑尘迟疑了会,整理了下脑中的思路,而后双目看着碧云天,说道:娘,你可不可以告诉孩儿,外面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世界啊。

听了这话,碧云天明显愣了下,随即开口道:翔儿,难道你对外面的世界感兴趣了吗?

孩儿只是好奇而已!剑尘说道。

碧云天微微一笑,道:翔儿,外面的世界非常的广大,而且也非常的复杂,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的清楚的,如果你想要知道外面是什么样的世界,那最好是去藏书阁中阅览一番书籍。说道这里,碧云天一脸的无奈,道:不过翔儿你又不认识字,就算到了藏书阁,书上面所写的文字你也一个都不认识。

娘,那为什么不派一个人教我识字呢?剑尘的语气隐隐的有点不满。

闻言,碧云天扑哧一笑,道:翔儿啊,你现在可才两岁啊,两岁的孩子就要开始识字,这件事娘可从来没有听说过的,而且在我们天元大陆上也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一般来说,就算最早开始识字的孩子,也要等到四五岁去了。

剑尘恍然,接着道:娘,孩儿现在想要识字了,那你可不可以找一个人来教我啊。

听了这话,碧云天猛然呆了一下,随即便露出一丝高兴的笑容,道:翔儿,识字可是很辛苦的事情哦,而且又非常的枯燥,要知道我们大陆上的文字繁多,根本就不是短时间能够习完,你确定现在就要开始识字吗?

剑尘肯定的点了点头,道:是的!

得到剑尘肯定的答复,碧云天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了,高兴的道:既然是翔儿的主动要求,那为娘也十分的支持你。说着,碧云天微微转头,道:小柳啊!待会你就去把洛尔城中最有名的教书先生给请到府上来吧,让他来教导我翔儿识字!

是,夫人!在身边帮碧云天梳理头发的那名丫环恭恭敬敬的应道。

翔儿,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还是去餐堂吧,可别把自己给饿着了。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第二天一早,剑尘的母亲碧云天为他请来的那名教书先生就早早的来到了府上,开始教导剑尘知识。

而从此以后,剑尘白天的所有时间,几乎都在认真的识字中度过,由于剑尘保留了前世的记忆,精神前空的强大,所以认识这个新大陆的文字对于剑尘来说并不困难,特别是在有人的悉心教导下,那就显得更加的轻松了,而且他还有着几乎过目不忘的强悍记忆力,所以学习文字进展非常的快,居然只用了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就把大陆上通用的文字给完全的学会了。

剑尘学习文字的速度之快让那位教书先生都感到惊叹不已,随即当他的母亲碧云天知道剑尘居然在短短三个月内就完全习得文字之后,更是感到不敢相信,最后还是经过亲自考验才接受了这个事实,毕竟要想习得大陆上所有的通用文字,按照正常速度来看,至少也要花上一两年甚至更多的时间,而剑尘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别人一两年时间才能完成的功课,没有一个天才般聪明的头脑是根本就不可能完成的。

这件事情很快就被剑尘的父亲长阳霸知道了,长阳霸更是亲自到剑尘的房间中来看望他。

翔儿啊,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接下来就好好的放松一下吧,而为父也可以给你一个奖励,作为你这几个月努力识字的辛苦所得,不知道翔儿你想要什么奖励啊。长阳霸一脸微笑的看着剑尘,轻声说道。有了如此一个天才的儿子,他的心中也感到非常的自豪,自然而然对于剑尘就更加的显得关怀了。

听了这话,剑尘眼睛一亮,不假思索的就开口说道:爹,不如让孩子到藏书阁中去阅读一些书籍吧,顺便也可以增长一些见识。

长阳霸眼睛一亮,看向剑尘的目光带着一丝欣慰,大笑道:这当然没问题,翔儿,你有一颗如此的上进之心,为父也为你感到高兴,现在我批准,藏书阁以后你可以自由的进入。

谢谢爹!剑尘脸上也露出一丝高兴的笑容,能进入藏书阁,对剑尘来说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毕竟这段时间他也慢慢的明白了,藏书阁并不是随随便便的什么人就能进入的,必须要六岁以上的嫡系弟子才有资格进入其中,当然,如果是得到了家主的允许就不算在内了。

随后,长阳霸又对剑尘嘘寒问暖了一番就离开了这里,当长阳霸一离开,剑尘也坐不住了,立刻就出了房间,向着藏书阁走去,毕竟这三个月来他努力的识字,一切都只是为了能够进入藏书阁中阅览关于这个世界详细资料的书籍。虽然关于这个世界上的一些信息,剑尘也可以去问自己的母亲,但是书籍中记载的毕竟要详细的多,而且也要全面一些,所以,剑尘才会这么看重这些书籍的。

藏书阁的位置剑尘早就打听到了,就在家族后院中一个高塔中。当剑尘踏入后院时,立刻就感受到了在四周居然隐藏了大量的高手,一双双眼睛犹如毒蛇似地纷纷落在自己的身上。

剑尘昂首挺胸,装作毫无所觉的样子向着前面的高塔走去,如果让人知道他能够感觉到那些隐藏在暗处的人目光注视,恐怕立即会为他引来一系列的麻烦,毕竟他如今的外表只是一个两岁的孩子而已,而且自身又不懂丝毫的武艺。

长阳府中的嫡系弟子虽然不少,但是这个藏书阁却是很少有人来往,所以一路上剑尘除了看见几名负责站岗的护卫外,就再也没有看见其他人了。

很快便来到高塔的门派,剑尘止住脚步,微微抬头,只见在入塔的大门上挂着一个非常大的牌匾,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三个大字藏书阁,而在入搭的大门前,正有两名护卫在守护着,不过剑尘一眼便看出,这些护卫都有着不弱的实力。

剑尘径直走到了入塔的大门前,推开门就直接走了进去,而在门口站岗的两名护卫也没有任何的阻拦,他们仿佛是一个木雕似地,笔直的站立在那里一动不动,甚至在见到剑尘的时候,连个招呼也没有打。

当剑尘进入塔内,映入眼帘的是一条长长的走廊,此刻外面明明是白天,阳光明媚,但是在走廊中却显得昏暗无比,而在走廊两旁的墙壁上,每隔一段距离都会嚷着一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以此来提供这里的光亮。

这条走廊很长,估计贯穿整个高塔,把高塔分为两个区域,当剑尘来到走廊的尽头时,才遇见了两个岔道。

四少爷,家主有令,你有进入左边区域的权限。正在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随着话音,一道高大的身影逐渐的再黑暗中浮现。

闻声,剑尘下意思的转头看去,尽管这里的光线非常昏暗,但是却能够清晰无比的看见黑暗中那人的相貌,只见那是一名非常苍老的老者,满头的白发,而一张老脸上更是布满了皱纹,身穿一件成色已旧的灰色长袍,而一双眼睛也平淡无奇,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非常平凡的老人。

虽然老人无论怎么看起来都非常的平凡,但是剑尘却不敢丝毫小看这位老人,他能清晰的感觉到眼前这名老人是一位实力非常强大的高手,而且还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以来,所见过的实力最强的人,就算他的父亲长阳霸,也远远无法与眼前这名老者相提并论。

《混沌剑神》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混沌剑神》即可哦,想看更多章节关注V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7-2019 www.82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游戏下载站 版权所有

 

82游戏下载站订阅号